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由聯誼而開始的故事似乎已經是老套了,我這一個故事也不能免的
必須用聯誼來做開頭。
因為,我們這些讀工科的男生,好像除了聯誼外也沒什麼機會認識
女生了,說起來還真有些悲哀!

*********************************************

「山地人,你還在幹什麼?」我正蓋上了被子打算睡大頭覺時,一
群人衝進我的寑室,當頭一個對著我的鼻子大吼的,正是不同系的
好友嘉宏。
「睡覺啦!你可不可以把臉挪開些?」我沒好氣的推開他。
「你知道現在幾點嗎?」好可怕的音量。
「七點……本大爺習慣早睡,你管得著嗎?」我雖然剛躺下,其實
已是睡意十足。
口氣自然好不到哪兒去。
「媽了個巴子啦!你昨天不是答應我們今天一起去聯誼嗎?」

他這麼一說,我倒想了起來,不禁有氣的道:「我是說『考慮看看
』,而不是說『好』吧?」
嘉宏又把音量提高不少:「我們已經把你算進去了,七點半校門口
集合,是朋友的話就給我來!」說完一票人又碰碰磅磅的走了。

我咧!我就這樣抱著枕頭發呆了有一分鐘之久,才邊咀咒著下了床
穿衣服,為什麼我那麼倒楣,明明不同系,卻在成功嶺時和他睡鄰
床而結下了這段孽緣!死嘉宏、爛嘉宏、一輩子把不到馬子的自大
男!………

一邊穿衣服,一邊把想得到的惡毒字眼通通罵完,穿戴完畢後,心
情終於好多了。我不喜歡聯誼,大概是因為遇到了太多次被野獸追
殺的慘痛經驗,尤其嘉宏找來的聯誼對象,每次都讓我深夜被惡夢
驚醒,想來上天也不願看到稍具姿色的女孩被嘉宏摧殘吧!
順道一提,嘉宏老愛叫我山地人,我可是完全沒有原住民血統。只
不過因為五官輪廓較深,在成功嶺時曾一度被班長誤會罷了。結果
這卻成了我大學的綽號,說來還是全拜嘉宏所賜,光是這一點就夠
讓我圈叉了。

圈叉歸圈叉,我仍是不怕死的騎車往校門口去。

哇靠!到了校門口居然空無一人,我看看錶,七點二十八分,那自
大男和一票白痴室友跑哪兒去了呢?
慢著!我不正可以趁現在觀察一下這次的"野獸"兇殘程度,如果太
駭人的話,乾脆落跑算了,跟友情比起來,我寧可選擇生命。
於是我開始遊目四顧,但不敢露出在找人的樣子。

校門口有不少人,是該發揮天生的偵探才能了。
首先,女孩子比較不會遲到,從左到右掃瞄了一下,扣掉落單的,
大約有三群的人數比較接近,所以,沒錯!兇手……不!對象就是
這三群女生其中一群!

我的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本人果然沒有辜負爺爺的名聲。接
著就剩下仔細觀察,然後抽絲剝繭找出真正的兇手了。
到底人是誰殺的?我用眼角一個個掃過那三堆人……不!那三堆…
…那三……

得意的笑容逐漸凝結,這…這…恐怕我就算猜得出來,也不想猜了
!實在很難去形容,打個比方好了。

最左邊那一群笑得特別大聲的,看來個個眼神銳利,一副精明幹練
樣,活脫便是成群出來覓食的迅猛龍!迅猛龍非常聰明,懂得群起
而攻的戰術,而且牠不殺死你就開始吃你,換句話說,你是眼睜睜
的看著自已被吃的慘狀!中間靠近門口的那群就安靜多了,可是隻
隻是龐然大物,這可不是行團體生活的腕龍嗎?我彷彿可以聽到牠
們行走時所發出的轟轟巨響,雖說是草食性的,但誰擔保不會不小
心被踩到一下?
而右邊,很不幸的,正是我停機車的地方,那一群,全穿著柔道服
,還在那練習互摔!看那體格,很難讓人相信她們拿不到全國冠軍
。嗚呼哀哉!雷克斯霸王龍有一隻便已天下無敵,此番一次來了六
隻,我們怎夠牠們塞牙縫?

看過「侏儸紀公園」嗎?還記不記得一群人剛到島上,第一次看到
恐龍時,張大嘴巴和眼睛的那種表情?
對了!那就是我當時的表情。

這可好,是該選擇被生吞活剝?或被踩成扁扁的人乾?還是乾脆給
一口吞了,落個乾淨?

我並沒花半秒鐘去考慮這個問題,回過神來時,我已朝著自已的機
車挪去。幸好雷克斯霸王龍只能看見移動中的物體,所以我用非常
慢的速度一步一步走,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然而偏偏在這時聽到我最不想聽到的聲音。
「馬的,山地人你居然先來了喔?和我們聯誼的會計系呢?」
雪特!嘉宏你真是不知死活!你不知道此刻發出聲音會引來殺身之
禍嗎?

太遲了!身後傳出一個女孩的聲音:「我們在這堸捸I你們很差勁
耶!竟然遲到!」
OH NO!這下成了被盯上的獵物,跑也跑不掉了,就只差死的方法
是哪一種而已。為了怕突然而來的刺激過大,我趕快摘下了眼鏡,
幸好今天沒有戴隱形眼鏡,希望這一招眼不見為淨可以讓我晚上少
做一些惡夢。
近視700多度的我,一摘下眼鏡,立刻伸手不見五指,轉過頭,我
勉強的說了聲:「妳們好呀!」面前只有一些模糊的影像,我這是
長這麼大第一次如此慶幸自已有近視眼。

剛剛那女孩的聲音又道:「初次見面,我們是會計系一乙的,你們
看起來不像一年級耶!」
哼!這隻不知什麼品種的龍聲音倒還不錯嘛,這不也給了我們一個
教訓,那就是:少打色情電話。
我又開始虛應一番:「喔!妳是在暗示說我們該買歐蕾了嗎?」
只聽得群龍齊聲大笑,我留意到身旁的嘉宏及白痴室友們到現在連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怪不得他們啦!雖說見過了許多大風大浪,但
今天非比尋常,可說是群龍聚首,真難為了他們的眼睛了。

「喂!我們要去哪兒?對了,我們都沒有機車,你們得當司機!」
說話的是另一個女聲,雖然沒有剛剛的那個好聽,但嬌媚之氣,更
有過之,看來這一個更適合去當0204妹。
啊?她說什麼?當司機?天啊!這可不幹!我的老爺車哪受得了這
種折磨?要是她們伺機施暴,我…我…我的貞操不就毀了?
正在埋頭苦思脫身之計,0204妹又說了:「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我
看用最古老的方法好了,抽鑰匙吧!我們女生少一個人,可憐你們
有人要落單喔!」

女生少一個人?嗯!這難得的一線生機豈可錯過?我立刻將手伸入
口袋,暗運內勁用最快的速度將鑰匙圈上所有裝飾品一一拔下……
這一招果然奏效,五個女孩子抽完後,只剩下最後一個未抽,而我
,還沒有被抽到,躺在地上的,是我和嘉宏的鑰匙!
嘉宏站在我旁邊,只見他口中唸唸有辭,右手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一副虔誠基督徙的模樣。
我在肚媟t暗好笑,這不是臨時抱「主」腳嗎?可能這一隻特別大
隻,否則以嘉宏的「獸」性,恐龍正是他的絕配,他一樣是來者不
拒的。然而他的禱詞卻嚇了我一跳:「馬的,主啊!我從不相信你
的存在,如果你肯讓這大美女抽我的鑰匙,我他馬的從此當你的信
徙,千萬不要讓山地人撿到狗屎運………」

唉…可憐的嘉宏,竟然思春過度而精神錯亂了,是不是長久以來一
直交不到女友,讓你的腦筋「爬帶」了呢?望著表情嚴肅的他,善
良的我開始憐憫起他來,雖然以前曾不下數百次想將他分屍拿去餵
野狗,此時見他如此模樣,似乎也沒什麼好計較的了。
好吧,我原諒你,包括你以前在成功嶺,好幾次睡到半夜把我踢到
床下,這些不共載天的仇,都不跟你計較了……(為什麼這樣就不
共載天?因為我們睡的是上舖!)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先前那隻…不,那個聲音很好聽的女孩說話了
:「啊,這串鑰匙上有kitty耶!」
雖然我現在眼前什麼都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覺到,嘉宏的嘴角泛起
一絲有如野獸正要撲向獵物前,伸出舌頭舔舔嘴唇的獰笑。
唉!可憐的傢伙,難道你不知道將被獵殺的是你嗎?
那女孩接著道:「我最討厭kitty,選這一串好了………喂!這一串
什麼都沒有的鑰匙是誰的啊?」

哇咧!有沒有搞錯?
我突然想起某個學長曾經說過的話:
「恐龍啊!一般都喜歡hello kitty,只有雷克斯霸王龍除外,因為kitty
太小隻了,不夠牠吃……」
啊啊!難道因為我一直都不信上帝,現在報應終於來了嗎?那我現
在開始信了行不行?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有人說在將死之前,人的大腦會劇烈活動,發揮出不可思議的思考
能力,我想我現在正面臨了這樣的情況。
腦海中迅速閃過一個念頭,不及細想,我已經把嘉宏推了出去:「
是他的,那是他的鑰匙……」

不能怪我,就像有兩個人在一艘快沈的船上,船只能負荷一個人的
重量,沒道理叫正想自殺的人留在船上,對吧?何況那被推下去的
人還回頭對我露出感激的微笑。
天有不測風雲,當我正以為一切都將有個美好結局時,白痴室友中
不知哪一個說話了:「咦?可是嘉宏你的不是這一串hello kitty嗎?
我記得…」他還沒說完,我和嘉宏所發出的殺氣已經把他嚇得不敢
再往下說,可是太遲了……

女孩道:「喂!不准賴皮!你!」她指著我的鼻子:「你這麼不想
載我嗎?」
「當然不…」我忙道,(當然不想載!)
「那就走吧!」

我瀕死的腦再度快速運轉,正當她走到我的機車前時,又是靈機一
動:「等等,我們還沒決定要去哪堜O!」
「對喔!」她停下腳步:「去哪兒好呢?」
「有一個提議,」我說著指了指馬路對面:「到麥當勞去坐下來聊
聊天好了。」

所有人的動作都停了下來,看著我,我突然感到白痴室友們傳過來
的強烈殺氣,好像我搶了他們的老婆似的。
哼!你們這些慾求不滿的思春野狗,竟然為了載恐龍和我對上了?

女孩說:「可是這樣鑰匙不就白抽了?」
我忙道:「沒關係!下次還有機會嘛!何況現在這麼晚了,跑太遠
不太好。」
另一個女孩笑道:「對啊,我們長得這麼危險,而且他們看起來一
副飢渴樣,我看我們就去麥當勞坐坐好了。」幾個女孩紛紛附和下
,原先要讓我載的女孩也同意了。我鬆了口氣,今番真是死堸k生


為了避免過馬路時被車撞,我戴上了眼鏡。(小說不都常用這種劇
情嗎?讓主角死於車禍,然後一大堆人哭哭啼啼結束故事,聽說本
文作者也是個愛寫悲劇的變態。)當然不可避免的,看到了那一群
女生。

啊?
這這這……
就算看到了比之前那三群「史前生物」更兇惡百倍的怪物,我也不
會這麼吃驚!

哇靠!現在該不會是在舉辦選美大會吧?平常走在街上也難得一見
的美女,一下子全集中到這兒來了!這怎麼會?我的推理一向都不
會錯的,可惡!都是被那些史前生物嚇的啦!這下失去了香車載美
人的機會了!嗚嗚~~爺爺,我對不起你!

(她們也只是站在那兒等人罷了!怪誰呢?推理失敗,也和爺爺沒
啥關係吧?)

正失魂落魄時,嘉宏拉了我一把,原來大家都已經往麥當勞走了。
這一下,所有的謎底都解開了!
為什麼他們一看到對方時,會說不出話來?為什麼嘉宏會為了被抽
中而祈禱?為什麼我提議去麥當勞,會遭到殺氣攻擊?……
因為這次的聯誼對象,是我們作夢也想不到的美女!
所有的謎底都解開了。
人是我殺的!
就像所有的金田一少年故事,謎底解開也沒啥意義,因為人都已經
死了。

走進麥當勞二樓,我們找了一排長桌坐下,女生坐一邊,男生坐一
邊。嘉宏首先打破沈默:「咳!我先介紹一下我們這七個人……」

別看嘉宏平時滿嘴髒話,一到有女生出現時,他可是完全變一個人
的。還有,他每次一定會找我那五個白痴室友一起來,還堅持要幫
所有人做自我介紹,因為這是他難得可以發揮口才的機會,只聽得
他開始淘淘不絕。

「首先介紹打鬼五人組………」
「打鬼五人組?」
「沒錯,仔細聽好了!這一位是來自基隆的陳宏基,外號山雞,電
機系一甲……」
「再來是雲林的林雲笱,綽號野狗,電機系一乙……」
「然後是台南的侯任男,外號猴子,電子系一甲……」
「至於這一位………」

「莫非是桃園的桃太郎?」女生有人忍不住問道,正如同以往的聯
誼對象,她們早已笑得東倒西歪,不同的是,美女一笑可以傾城,
何況數個美女一起笑?我們早已看得呆了。

「恭禧答對!」嘉宏忍住快滴下的口水繼續背他的台詞:「這位正
是來自桃園的陶泰安,外號桃太郎,電機系一乙……」
「最後一位成員,西螺的鄭西平,人稱西瓜太郎,電子系一甲…」

「哇哈哈,笑死我了!」女孩們笑成一團,我們則是用那種蒼蠅看
到大……嗯…應該說是蜜蜂看到花蜜時的眼神,貪婪的看著她們。
不能怪我們,一來身在工科,不要說美女,連女人都很少有機會接
觸,何況眼前這一群美少女,個個是萬中選一,可說是環肥燕瘦,
各有各的美……咦?說到這個「肥」字,好像眾美女之間夾雜著一
個確實有點肥了些的。不過我們的視線早已被其他的幾個塞滿,沒
有人注意到。

嘉宏清清喉嚨,繼續道:「至於我和我身邊這位,」他說著比了比
我:「算是比較正常,他是阿里山來的山地人,本名已不可考……
電機系一甲。」
我咧!這個小子,果然又這樣介紹我,什麼本名不可考?我又不是
古人!分明是你這個不算朋友的朋友,連我的名字都從來不記得吧

「最後是我,住在嘉義的王嘉宏,叫我嘉宏就好了!我是工管系一
乙,目前是橄欖球隊,還喜歡空手道和游泳……」

「喂喂,可以了吧?」桃太郎忍不住出聲:「換她們自我介紹了啦
!」

「馬……麻煩妳們自我介紹吧。」幸好是在美女面前,否則他最常
掛在嘴邊的那隻動物,可能已經請出來送給桃太郎了。

「你們的綽號都好好笑喔!比較起來,我們的自我介紹就沒什麼意
思了……」坐野狗對面的女孩揉揉已笑出眼淚的眼睛道。

「那這樣吧!」山雞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們這兒有個才子喔,『
打鬼五人組』就是他想出來的,不如讓他幫妳們每個人取個綽號。


「好耶!」女孩們拍著手,我只好站了起來。這種場面見多了,同
學們喜歡找我一起去聯誼也是為了我的這種「特異功能」。

「那先請妳們一個一個簡單自我介紹,我在後面接下去。」我笑看
著最右邊那個女孩說,卻突然覺得有些緊張。
啊啊!這個時候怎麼可以緊張?奇怪!很久以前就不會緊張了啊?
一定是美女當前,讓我背負了更大壓力!

不行,我立刻使出獨門的「豬頭戰術」。

所謂豬頭戰術,是當面對著會令我緊張的人時,所採用的戰術。方
法是:開始想像對方長了豬鼻子、豬耳朵……乃至變成一個豬頭,
那時就會覺得很可笑,進而不會緊張了。

這招果然奏效,第一個女孩開始講話時,我只看到對面有六個豬頭
對著我微笑,不過,這些豬頭還是很可愛的。
最右邊的那隻,輕啟「豬」唇道:「我叫葉佳純,住在苗栗…嗯,
我們都是會計系,……就這樣子吧。」她說完,所有人看著我。
緊張感已全消失,我趕緊將眾豬頭恢復原形,打量著剛剛說完話的
女孩。

她留一頭垂肩的長髮,長長睫毛下是有如罩了一層煙霧般朦朧美麗
的眼睛,穿著一身的白。表情自始至終都是淡淡的,但感覺一點也
不做作,在眾人笑得東倒西歪時,她也只是微微的笑著,有如脫俗
的仙子。我的腦中迅速閃過一個念頭……

「龍姑娘妳好!」我突然沒頭沒腦對她說了這一句,所有人來不及
反應之際,我續道:「啊!對不起,我認錯人了!姑娘妳這一身的
白衣,很像江湖上聞名的小龍女,那份飄然若仙、心若冰清的美,
更是像啊!」
眾人盯著她看了一會兒,才恍然大悟,紛紛笑道:「真的,好適合
喔!」……「以前都沒發現!」…………
她微微對我笑了笑道:「這就不敢當了。」仍是那麼的怡然自得。
「姑娘此言差矣!可否讓我們稱妳一聲『小龍女』?雖然這個稱號
最近在江湖上頗為被人濫用,但姑娘妳活生生是從金庸小說中走出
來的人物,絕對不同於那些來自侏儸紀的小龍女!」我這是肺腑之
言。

旁邊立時又是笑得東倒西歪,但小龍女不愧是小龍女,仍只是給了
我一個淡淡的微笑道:「喜歡就這樣叫吧!接下來該她了。」她拍
拍身邊的女孩。我隨著她的手轉移了視線,開始觀察第二個女孩。
呵!好個亮眼的女孩,她似乎還沒笑夠,一手拍著桌子,另一隻手
忙著擦眼淚。
還是小龍女邊拍著她的背,邊說了一句:「別再笑了,該妳自我介
紹。」她才慢慢恢復正常。
這會兒終於說出話來:「我…我叫陳雁琳,住在…住在台中…」唉
!又不是被點了笑穴,怎麼笑成這樣?看她大大的眼睛,眼角還有
淚水,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短短的學生頭,一臉稚氣未脫,
說是國中生我也相信。
她一雙大眼睛望定了我,顯然正期待著我會幫她取什麼綽號,嘴角
微微翹起,掩不住的頑皮嬌憨模樣,看得我心花怒放。
我沒有想太久,便道:「小燕子,這回又闖了什麼禍啦?可別以為
撒撒嬌就沒事了。」說真格的,她若去演「還珠格格」堛漱p燕子
,搞不好比趙薇更像!
這次大家倒是一聽就懂,紛紛拍起手來,西瓜太郎頻頻點著他大大
的頭道:「對嘛!我剛剛一看到她,就覺得似曾相識……」

誰知小燕子卻嘟起了嘴:「不公平,不公平!」
小龍女問道:「怎麼了?小燕子很適合妳啊!」
小燕子紅著小臉指著我:「他剛剛對妳必恭必敬,可是對我說話時
,好像在哄小孩似的!我跟妳同年耶!」
我故意睜大眼睛和嘴巴,做出不敢相信的表情說:「真的?我一直
以為妳是哪位同學帶來的妹妹呢!」
她看了我的臉,又哈哈大笑起來:「你的表情好誇張喔!」

哼哼!這妳就不懂了,見過不下數百次恐龍的我,要做出這種「好
萊塢」級的表情,又有何難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