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剛掙扎著站起來,隊長走過來扶我一把,笑道:「其實我這人是很
公正的,既然你是因為不可抗力的因素才遲到,算了!每個學長敬
一杯就好。」

「真的?」我果然沒看錯,隊長是好人。
「我騙過你嗎?」
「沒有啊。」

仔細回想,確實是沒有。
隊長一向是說到做到,比如說教練宣布我當先發球員那一天,他說
,為了慶祝,要『請』我吃飯,然後我們就去吃牛排。付錢時他說
:「我跟教練說了很多你的好話,因為我看得起你。還有我『邀請
』你來吃晚餐,也是因為看得起你。」想當然耳,為了感謝,出錢
的是我。
還有,我們大一剛加入球隊時,訂做的那套球衣要二千塊。隊長跟
我們拍胸膛保證一定會去殺價。果不其然,我們只用一千六就買到
了。雖然後來逛夜市時,發現它已經降價到一千元,但隊長的愛心
還是不變的。

邊想著隊長以前對我的好,邊心懷感謝的跟著他走到桌旁,大家都
已經就坐了。Amy學姐親切的幫我拉開椅子,我就坐在隊長的旁邊


「我知道你不喜歡啤酒的味道,對吧?」
言下之意,莫非我可以用「麥仔茶」來混過去?趕緊用力的點了點
頭。「有一種酒的味道很像果汁,這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來來,
嚐一口看看。」他倒了一杯紅色液體給我,我嚐了一口……
咦?這根本就是果汁汽水嘛!
「這個叫玫瑰紅酒,加了蘋果西打,味道跟果汁一樣。」啊啊!隊
長,你對我這麼好,我無以為報!竟然為了我,騙大家說這是酒,
還取了一個這麼詩意的名字……

太好了!這種果汁,喝再多也不怕!我拿起杯子向著隊長:「今天
第一杯,先敬我們的隊長!」

「你等一下,」隊長叫來老闆不知吩咐了什麼,不多久,老闆拿來
一個裝生啤酒的玻璃杯。
「你用這個杯子,每個學長敬一杯,就可以走了。」果然是說到做
到。「咦?可是這個杯子少說有500cc,我…我可不可以用小的杯子
每人敬三杯?…」

隊長扳起臉:「男子漢的約定怎可不遵守?難道你想……?」

我在他的眼神中看到阿魯巴三個字,忙道:「沒有沒有!當我沒說
!」反正是喝果汁,大不了多跑幾次廁所。

「來!乾杯!」隊長替我倒了滿滿一杯,我二話不說就一仰而乾。
沒時間浪費了,還得趕回去,眾美女都在等我呢!

我索性站起來,一個一個敬過去,這什麼「玫瑰紅」還滿好喝,除
了覺得肚子有點漲之外,也沒什麼感覺。

「祝隊長事業順利……」
「你祖媽咧十八歲啦!你是咒我考不上研究所喔?」
「不是不是,祝考試順利…」

「志強學長,我會想你的…」
「你又不是女人,你想我,我也不會高興。」
「那我會努力忘記你的,雖然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是那麼重……」
「$$%媽#&*$%,噁心死了!」

「阿義學長,聽說你要當兵了,軍旅愉快…」
「#$&娘#&*&%,你爸抽到海陸仔,愉快個屁!#%*祖媽%&*#$……」
「對不起…」

(PS:馬賽克的部分,不便解碼,若有須要,請查閱『唐詩三百首
—台灣版』,記得作者好像是陳松勇、萬梓良…等人。)

就在這離情依依的氣氛下,我向即將畢業的學長們一一敬酒,空氣
堨R滿了TNT炸藥的味道,唉,醉不成歡慘將別……

喝完最後一杯,一看手錶,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再不趕回去,搞不
好那些女孩已經遭了毒手了。
我放下杯子,拱手道:「各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今日終須一
別,他日江湖重逢,再行杯酒言歡,小弟先告辭回去探望得心臟病
的曾祖父了……」
「咦?……你剛剛不是說中風?…」
「……是嗎?…啊…是…是…是併發症!」

說完,也不管背後紛紛大聲背誦「台灣版唐詩三百首」的學長們,
就施展輕功奔出,快速跨上機車發動,往麥當勞衝去。

一想到搞不好剛剛那位警察大人還偷偷在跟縱我,就不敢再闖紅燈
,到了路口,對面就是麥當勞,我停下來,抬頭看著燈號等綠燈。

咦?這個紅綠燈怎麼變成三個?還一直在旋轉?
頭也變得好重!怎麼搞的?我明明只喝果汁……

旋轉的紅色燈變綠色,迷迷糊糊跟著其它車子過了馬路,麥當勞也
變成三間,只好朝中間那間騎去。

也不知是怎麼停好車的,剛剛還可以施展輕功的腳步現在卻沈重無
比,這倒底是怎麼了?

我舉起手用力甩了自已兩巴掌,企圖藉此清醒過來。才剛覺得回復
了些神智,猛然警覺身旁站了一個人,而且是個高大,留落腮鬍的
外國人。
竟然連身邊有人都沒發現?這是怎麼回事?這種感覺怎麼那麼像喝
醉的感覺?

又甩了自已一巴掌,身邊的外國人操著一口破中文說話了:「這位
小弟弟,你怎麼了?是不是覺悟到自已的罪惡了?…」

是我的腦袋有問題還是他的腦袋有問題?為什麼他說的話我都聽不
懂?…

「這位小弟弟,你要不要『性交』呢?只要和我一起『性交』,你
就會得到解脫………」

哇!這句我可聽懂了!馬的,大變態!我可沒有這種「屁好」!本
來想罵他一句:「Fuck you ass hole!」但轉念一想,這不正順了他
的意?

(若看不懂,不代表英文程度不好,千萬不要特地去翻字典。)

我…我……居然敢如此侮辱我!我要讓你知道,我們中國人不是東
亞病夫!於是我伸出了我的拳頭,咦?他…他怎麼變成了三個人?
居然會分身術?莫非是日本忍者喬裝的?
哼!那就三個都扁!我踏前一步,突然腳一軟,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
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Oh!上帝…」……

不知過了多久……
身體像是在一片茫茫的霧媞}浮了好久……

朦朧間,聽到一聲叫喚:「皇上!」

睜開眼睛,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金色的天花板,上面刻著一幅飛龍
在天的景象。懷埵陪茯X軟的身軀動了動,那熟悉的聲音又傳來:
「皇上,該起床了,文武百官都在等您上朝呢。」

我很自然的親了親她的額頭,笑道:「不去了,也沒什麼事。」
「皇上,這樣好嗎?」
「嗯,青青,我情願陪著妳……」
她抬起頭,我沈醉在那對幾乎吸入我整個靈魂的眸子堙C眼前的世
界又開始模糊起來……

又不知過了多久……

漸漸的,眼前又慢慢亮了起來,我只覺得頭好重…意識模模糊糊的
…整個思緒好像要炸開一般!渾不知身在何處……身邊好吵…不知
什麼跟什麼的聲音在耳邊轟轟作響……

直到那聲音又傳入耳中:「他好像醒了耶!」

我脫口而出:「青青,妳在哪堙H不要離開我。」
說話同時,我張開了眼睛,一陣不適應的強光過去之後,慢慢坐了
起來。這才發現,我是躺在麥當勞的沙發椅上,不是在唐朝的皇宮
中。大概麥當勞的沙發真的很舒服,才會讓我夢到睡在皇帝的寢宮


轉過頭,原來是回到聯誼的地方了,大家都還在。我拍拍仍是痛得
厲害的頭,說了聲:「哎…我怎麼怪怪的?」

沒有人回答,所有人表情幾乎都一樣的看著我,那眼神,彷彿第一
次看到侏儸紀公園的恐龍般,除了青青是低著頭……我開始懷疑自
已還在作夢。

拍拍右手邊離我最近的西瓜太郎,道:「喂!你們是看到鬼喔?」
西瓜太郎露出比平常痴呆的表情:「你…你…你…你…」
他支支唔唔的說不出所以然,思嘉倒先講話了:「你剛才說什麼?


「我…我不是在睡覺嗎?」
「你不記得?」她的語氣像是我再不承認就要砍死我一樣。
「我說了什麼嗎?」實在是不記得,頭還是痛得要命。
「呼…………原來是夢話!」她像是鬆了口氣般。旁邊眾人開始交
頭接耳起來,還有人指指點點,笑著不知在說什麼。其中又以小燕
子笑得最大聲。

「我倒底說了什麼?是不是說了什麼得罪妳們的話?」實在是一頭
霧水。
小龍女微笑道:「那才不是……」
她還沒說完,小燕子插嘴道:「你啊…嘻嘻…剛剛喔,深情款款的
說:『青青,妳在哪堙H不要離開我!』…哈哈…好浪漫喔……」
思嘉啜了一口飲料:「我還以為你告白了呢…」

猛然想起剛剛的夢境,臉上一陣發燒。我怎麼會做這種夢?

林秀瑜撥了撥頭髮:「這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原來你早就喜
歡青青了,那就不能怪你不想載我了…」

嘉宏走過來拍拍我肩膀:「馬…嗯!山地人動作很快嘛!看你平常
忠厚老實樣…」

哼!還在那講什麼五四三的,難道你看不出來我現在是騎虎難下嗎
?若是否認,會傷了人家女孩的心;不否認嘛…流言更是可怕。

這個話題再持續下去還得了?雖說我淡泊名聲,但女孩子家可是有
名節的。我立刻向平時還講點義氣的山雞使個眼色。

山雞接受到我發出的訊號,清了清喉嚨道:「喂!山地人你是怎麼
了,喝的這麼爛醉?你不是不喝酒嗎?」

小燕子接口:「對嘛!愛酗酒的男生最沒水準了…」她果然第一個
中計。

「哪有啊?我只不過喝了一種叫玫瑰紅的果汁……」
「厚!馬的!你是白痴喔?玫瑰紅是一種後作力很強的酒啦!」嘉
宏再也無法憋住他的口頭譂了。
「哼!別想騙我!那明明是果汁!」想讓我對隊長失去信心?門都
沒有!

「是真的喔!」思嘉悠閒的道:「我也很喜歡喝,可是不敢喝太多
。不然你想你為什麼會醉?」

嗯,美女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特別有說服力。可…可是難道我
最信任的隊長竟會出賣我?不…不可能的。

「還好有那個老外在,及時扶住你,不然你可能會摔得鼻青臉腫。
」思嘉仍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看我。

那個老外?我猛然憶起昏倒前的情況…

「什麼!是那個落腮鬍嗎?」
「對啊!要不是他送你上來……」
啊啊!天啊!我的貞操還在嗎?手不自覺的摸了摸屁股……

(問我為什麼摸屁股嗎?這個問題很難,下課後再個別來問。)

「可惡!那個王八蛋!」情不自禁罵出口。

「咦?為什麼你也那麼討厭他?剛剛嘉宏還差點和他打起來……」
小燕子好奇的問道。

我回頭感激的看了看嘉宏,只見他仍是一臉的憤恨。沒想到,雖然
平常顧人怨的要死,有事時卻是最可靠的……好!那麼你在成功嶺
偷我內褲的帳,也不跟你算了……

小龍女說:「到底什麼事讓你們那麼生氣?」她的音量雖不大,但
只要一開口,所有人都會不自禁的聆聽。

「對啊!快說!」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我不禁悲從中來,莫非我真
的已失身於他?而嘉宏為我打抱不平,才……

「這種話在淑女面前不方便說……」

聽到這個回答,我的心又涼了半截…

「我們又是什麼狗屁淑女了?快說!」思嘉不耐煩了。

「嘉宏,你不用顧慮我的感受,說吧…」我已經萬念俱灰,第一次
竟是被那樣的野獸給摧殘了,我的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馬的,干你什麼事?」嘉宏豁出去似的,憤憤道:「他扶你到樓
梯口,我去接過來時,他竟跟我說:『小弟弟,你的臉長得很罪惡
,只有跟我一起「性交」,才可以免去你的罪惡……』,幹……啊
…幹什麼講這種話?我又不是同性戀,這不是欠扁嗎?」

咦?原來是這樣,看上我也就算了,竟然連嘉宏都要?這老外也太
不挑了。

「噗!」小燕子突然連人帶椅子往後倒,小龍女忙扶起她。她已經
笑得快失去控制,小龍女邊拍她的背,邊說:「你們別耍寶了好不
好?要是害小燕子沒氣,誰要負責?你們沒看到他穿著摩門教傳教
士的制服嗎?他是說『信教』不是『性交』啦!唉…你們的腦袋倒
底裝什麼?……」

我們這才恍然大悟,不禁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那邊廂桃太郎等
人有的跳腳,有的拍桌子,早已笑的不倫不類,完全不顧兄弟道義
和紳士形象……

「哇哈哈哈……」
「當美少男也很辛苦啦……」
「須要驗孕片的話,便利商店就有賣了……」
「也不錯,看能不能生個混血兒……」
「喂喂!我們和他們睡同一個宿舍,他們會不會對我們……」

………真是夠義氣的朋友!

再繼續給恥笑下去,這形象可真的要一絲不存了!幸好,轉移話題
是我的特長之一……

「咳!對了,我不是在樓下昏倒的嗎?怎麼會?……」

「妳要感謝青姐啦!要不是她正好要先走,在樓下看到你,你可能
已經被那老外帶回家了,說不定已經失身了喔……」小燕子不放過
我,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對嘛,你們兩個真的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林秀瑜大小姐也開
口了。哇哇,妳這又是提的哪一壺?

我看了青青一眼,她從我醒來後一直沒有再抬起頭,想來我那句「
告白」實在給她太大的震撼。

其實我心堣]很矛盾,青青絕對不算一個美女,除非瘦下來。可是
為什麼我看她的時候會有被「電」的感覺?……一旁美女如雲,反
而都沒讓我有這種感覺。

正確說起來,是從高中之後,就再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猛然胸口一緊,算了,不要再想下去。

「我想,我是不是該把剛剛沒做完的事做完?…」不快轉移話題不
行,我想到還沒幫最後兩位取綽號,立刻說道。

「咦?」小燕子突然眼睛一亮:「你要繼續你愛的告白嗎?」她轉
向青青:「青姐,妳好幸福喔……」

「不是啦!我完全沒有那個意思,妳不要亂說……」
「唉唷,臉都紅了還在否認…」
「真的沒有,我臉紅是因為喝酒的關係……」


「碰!」思嘉突然將手中的飲料重重往桌上一放:「哼!難道青青
會配不上你嗎?講得好像人家拚命想倒貼,而你根本不屑似的!」

大家都被這番話嚇住時,她一把拉起青青:「我們走!」

兩人站起來,真的就往樓梯口走,我忙跟著站起來道:「也不是那
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思嘉回頭掃了我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跟垃圾
說話。

我把沒說完的話吞進肚子堙A默默看她們走下樓梯,思嘉沒有再回
頭,青青也沒有。

沒有人說話,氣氛凝結了十秒鐘左右,小燕子細得幾乎聽不見的聲
音打破沈默:「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她一雙汪汪的大眼
睛頓然失了光釆,眼看就要滴下淚來。

西瓜太郎急忙道:「這又不是妳的錯,都是山地人亂說夢話啦!喂
喂!山地人你還不快道歉?」
「馬的,山地人你看你幹的好事!」嘉宏也來發話了。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娘娘腔的猴子今天第一次開口,就說了
很欠揍的話。

喂喂!你們這樣算什麼朋友?就算我真的講了一句該死的夢話,就
算人家美女珠淚欲垂的模樣確實讓人不忍……那也不用把砲火都集
中在我身上吧?

好好,咱們這個樑子結下了。

他們的安慰顯然造成反效果,小龍女邊拿面紙擦小燕子眼角一串串
滾下的淚珠,邊說道:「不能怪他啦!思嘉的脾氣也太大了些…」

哈,我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唯一幫我說話的人竟是今天才認識的,
大概我真的做人失敗。

「厚!你實在是做人失敗,竟然讓女孩子哭……」西瓜太郎直跳腳
,一副想找我單挑的樣子。

「好啦!都是我的錯,行不行?」我偵探可不是幹假的,西瓜太郎
這小子,八成是看上了人家小燕子。
「我不該喝酒、不該做那個夢,如果我夢到的是小燕子,現在早就
皆大歡喜了………」

「哎唷,你少臭美了,誰跟你皆大歡喜?」小燕子總算是破涕為笑
,邊擦眼淚邊說道。

「真是的,」林秀瑜挽了挽頭髮,一臉的不高興:「氣氛都被破壞
了,乾脆早點回去算了。」其實我也深有同感,剛剛醒來到現在頭
一直痛得要命,再不快點回去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的微積分恐怕
又要再翹了。那怎麼行?都快期中考了,至少也該去看看微積分教
授長什麼樣子。

我正想附議,一個聲音先說了:「也好啦!實在是沒什麼氣氛了,
明天一早還有課,我看今天就到此結束吧。」
說話的是坐在林秀瑜旁邊的第六個女孩,要不是她在這最後一刻說
了這句話,恐怕我今天完全不會注意到她。
她綁著兩條烏黑的長辮子,五官雖不如林秀瑜那般豔麗無雙,但多
了一份平易近人、容易親近的感覺……
而且她的笑容,好熟悉好熟悉……

「咦?妳們真的要走了嗎?」看到女孩們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嘉
宏等面露驚慌之色。
「對!不用送了。」林秀瑜打個哈欠。

一干人等無助的向我看來,只有這個時候他們才會想到我。不過這
一次愛莫能助了,一來不能強留人家,二來我自已也想回去。

「唉,真可惜,人家還以為你會認出我的說……」剛那女孩手中玩
弄著自已長長的辮子,突然對我說了這一句。

什麼?難道我以前見過她?不可能吧?本人雖健忘,但曾輸入資料
庫的美女不可能會忘的才對……
這下醉意去了幾分,忙仔細再看看她……
是有一點熟悉的感覺,但又那麼模糊…說是曾在街上擦肩而過的美
女,倒是比較像……我快速搜尋腦中所有檔案,嗯……上大學至今
所見過的諸多美女,她肯定不是其中一個,我敢以爺爺的名聲發誓


「這…我真的記不起來,請問妳是…?」
「哎……蘇君竹,你竟然連高中同學都不記得?雖然我們不同班啦
……」

高中同學?那就有可能,那時的我除了打籃球,很少注意其它的事


只見嘉宏摸摸頭:「咦?等一下!『蘇君竹』這個名字好耳熟…」
桃太郎接著道:「對啊對啊,真的好像在哪聽過……」
西瓜太郎問道:「這是男生還是女生的名字?」

哇咧!你們這算什麼朋友?

眼看野狗一臉疑惑正要講話,他的狗嘴又能吐出什麼象牙了?我正
要阻止,山雞搶先道:「厚!是山地人的名字啦!雖然很久沒有人
用了。」

我正在感動時,猴子一臉茫然的說:「你說什麼?他的名字不是叫
山地人嗎?」

女孩們笑成一團,我則是笑不出來也哭不出來。

好一會兒她們才恢復正常,林秀瑜道:「喂!人家記得你的名字耶
!你竟然一點都不記得?快點想起來!」

哪有說想就想起來的?我笑著做了一個投降的表情。

「還是不記得?……哎唷!我是何曉玲啦!我以前常和你們班的王
香慈在一起,想起來了嗎?」

王……香……慈……?

所有的思緒隨著這三個字在腦中「轟」的一聲炸開……

想是想起來了。

當然想起來了,她,這個叫何曉玲的女孩,以前是清湯掛麵的短髮
,還戴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鏡,自閉到極點,從不跟男生講話……要
不是鼻子和嘴巴的輪廓依稀可見當時的模樣,恐怕即使福爾摩斯復
活,名偵探柯南從漫畫婺鶗X來,也猜不到殺人兇手就是她。

「喂!你真的很差勁耶!會不會明天在學校遇到,你也認不出我們
了?」小燕子眼淚都還沒乾,又開始吐我槽。

「現在想起來了。」
「終於想起來啦?我是變了不少啦,對了,你還有沒有在跟香慈聯
絡?」

「沒有……」
「你也沒有嗎?真是的,她就這樣斷了音訊,不知道現在在哪…」
「對啊…」

林秀瑜拉拉她:「曉玲,走了啦……」
嘉宏忙道:「我們送妳們回宿舍。」
曉玲道:「好啊,我們路上再聊吧。」

「對不起,我頭痛,要先回去了。」走到麥當勞門口,我對她們揮
揮手道別。

「喂!」小燕子嚷道:「你竟然不送我們喔?是不是因為青姐不在
……」她說到這猛然閉嘴,小龍女瞪了她一眼,對我說:「你臉色
怪怪的,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不要管她。」

「嗯…」我目送一群人有說有笑的離去後,跨上了機車。

回到宿舍,立刻將身體往床上一摔,希望明天睜開眼時,能將不小
心被開啟了的回憶,再度封閉起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