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自從那一次的聯誼後,我可說是忙的不可開交。

西瓜太郎不出所料的宣布要追小燕子;桃太郎則是以小龍女為目標
;而嘉宏不顧眾人勸解,一定要追思嘉……
至於野狗和猴子,兩隻…不,兩人不約而同的為了林秀瑜而神魂顛
倒,還因爭論誰比較適合她,導致大打出手,最後雙雙送到醫院包
紮。不巧在醫院又一言不和,連手術刀和針筒都拿來當武器……
事情差點鬧大,醫生還責備我們為什麼把精神科的病人送到外科…

我沒告訴醫生,他們其實該送獸醫院。

山雞喜歡的是曉玲,在向我問了一大堆她高中時的事後,也宣布「
參選」…
總歸一句話,每個人都找到目標了,雖說我實在很想告訴他們,他
們的目標實在是「高處不勝寒」,後果恐怕是「尋尋覓覓,冷冷清
清,淒淒慘慘淒淒……」

但基於良心的譴責,我沒有說出來,因為既然有機會看他們被拒絕
後的衰樣,不成全他們也太對不起自已的良心了。

那為什麼是我忙得不可開交?

是這樣的,我在成功嶺時,曾幫一位排長寫了幾封情書給一個在泡
沫紅茶店打工的女孩,結果他真的追到那女孩了。

面對這次「不可能的任務」,這些人自然就會想到我的英勇事蹟,
以為只要我一出馬,必定「同理可證」。於是乎我便不得不幫他們
六個人各寫一封信給不同的對象,並拍胸脯保證一定不會失敗,然
後事後還得能解釋其之所以失敗是他們自已的錯。可以想像這種信
有多難寫吧?

你也許會問我為什麼不乾脆拒絕算了?

當你光著屁股睡覺的照片落在別人手中時,我想你也不會拒絕的。

那天是聯誼後的第五天,台北的天空飄著絲絲細雨,剛練完球的我
,拖著一身疲憊走出體育館,赫然發現一群人全都集合了在門口等
我。

「嗨!山地人,練完球啦?」西瓜太郎用一種小孩要糖吃時的可怕
語氣向我打招呼:「我們要請你吃飯,順便討論信的事,還記得嗎
?」
「哎唷!我今天很累,改天啦!」這是實話,快比賽了,每天都被
操到軟腳。
「馬的,」嘉宏惡狠狠道:「每天都說改天!我咧#$^&#%$#^$#%…」
桃太郎也道:「不能再拖了啦!她們身邊每天都有一大堆蒼蠅在飛
來飛去,要是再不快點…」
說的好,至少你還知道自已是蒼蠅。

臉上還貼著OK蹦的野狗和猴子,一左一右的走到我旁邊,把手搭在
我肩上,野狗冷冷的道:「隨便你,反正我不在乎再去一次醫院。


哼!我蘇某豈是臣服於惡勢力之下的人?正要揮手打掉肩上的髒手
,山雞不疾不徐的說:「大家不要再逼他了,我們自已去吃麥當勞
吧!」

嗯嗯,果然只有山雞算得上是朋友。

「反正他待會兒如果沒有出現,那這張照片就會在麥當勞門口出現
。」山雞臨走時,拿起手中一張照片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依稀可以
看到自已最引以為傲的那件印著麥可喬登的NIKE四角內褲,和……
………………

(基於此時無聲勝有聲的道理,所以用…………留給讀者一點想像
空間。)

「我去!我去!」唉!認命了,人生就是這樣的。

不久,我便拖著疲憊的身心,和他們一起坐在麥當勞堣W次聯誼時
坐的位置上。面對著滿桌的食物,還來不及吃,西瓜太郎便忙著拿
出信紙道:「我先!」

「為什麼是你先?我和山地人認識最久,是我先!」嘉宏不服氣。
「喂!你也不想想那張照片是誰拍的?我先啦!」桃太郎不甘心道

「喂喂,把他褲子脫下來的是我,我犧牲比較大耶!我先…」野狗
也來發話了。
「不對!在他屁股上寫字的是我,我精神上受創最嚴重!先寫我的
…」猴子也是面紅耳赤。

此時山雞大吼一聲道:「都不要吵!先讓他吃東西嘛!不然他怎麼
有力氣寫?」
大家終於靜下來,山雞又道:「我管你們誰的功勞大,反正現在照
片在我手中,所以當然是我先。」

順序就這樣敲定,我默默的吃著雞塊,開始考慮老爸要我參加轉學
考的事…

不一會桌上的食物風捲殘雲般被一掃而空,山雞笑嘻嘻的把一本信
紙放在我面前,說道:「來吧,既是高中同學,你應該比較了解她
的心態。」

這真是從何說起?姑且不論她的改變,就算她真的一點都沒變,我
也是無從了解起。

眼看大家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只好嘆一口氣提起筆開始寫:

== == == == == == ==

曉玲:
  我是山雞,妳還記得我嗎?也許妳不會記得我,因為山地人實
在是搶盡風頭。如果,我是說如果,妳稍微注意到的話,妳會發現
那天聯誼時,有一雙眼睛從頭到尾都停留在妳身上。
  是的,雖然我沒有讓人驚豔的外表,也沒有花不完的錢,更沒
有一張天花亂墜的嘴……但是我有一顆心,堶掘侉“盚鴭p的愛慕

  寫到這堙A實在不明白,以前的我,看到這樣噁心的文字,一
定會把正在吃的東西吐出來。可是現在,卻是我自已把它寫出來了
……而且是發自內心的。
  還是不明白。
  也許是真正墜入情網時,就會有這樣的症狀出現吧?
  妳願意在這個星期天和我一起去看電影嗎?

                    一隻病危的雞
== == == == == == ==

寫完,山雞拿起信紙搖頭晃腦唸了一遍,似乎頗為滿意。然而就在
他唸完的同時,其他人不約而同的往廁所跑………

不多時廁所傳來「噁…」「噗…」「噁耶……」的聲音,想來是在
嘔吐。

山雞不以為意,拍拍我的肩膀道:「真有你的,山地人,我覺得應
該會成功。」
咦?比我想像中還好混。

「那還用說?除非她真的很討厭你。」
這樣說是伏筆,當他被拒絕時,就會自然的以為真的是因為被討厭
的關係。

山雞馬不停蹄立刻離去,嘉宏等人才陸續從廁所出來。

「喂,先說好,我不要寫得那麼噁心的信!」桃太郎心有餘悸的說
道。
「那你想要怎麼樣的信?」
「嗯…」他想了一下,道:「要有一點幽默的,這樣才能打破她的
戒心。」

幽默?沒問題,我立刻提筆:

== == == == == == == ==

龍姑娘:
  提筆寫這封信給妳,實在不知道待會兒有沒有把它寄出去的勇
氣。妳是那麼的飄忽若仙子,能配的上妳的,大概只有人稱神鵰大
俠的楊過。
  可是,我不但沒有楊過那般高強的武功,也不像他那般俊俏,
更加別提在武林上的地位………就連跟在身邊的寵物,我也是遠遠
及不上人家,他有一頭雄壯威武的神鵰陪伴,而我呢?只有自以為
是的山雞、慾求不滿的野狗和娘娘腔的猴子跟著我……
  雖然如此,有一件事,我有自信不會輸給他!那就是我對妳的
仰慕之心……如果願意,妳可以叫我過兒嗎?

               正在斷腸崖邊徘徊的 桃太郎

== == == == == == == ==

我把信塞給桃太郎,小聲道:「不能給他們看到。」

桃太郎看著信,忽而大笑,忽而搖頭嘆息……最後不說一句話,只
是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後離去。

太好了,又擺脫一個了!

這會兒西瓜太郎道:「換我了。」
「你又想要怎麼樣的信咧?」
「我早就想好了,女孩子最須要的是安全感,所以要寫一封讓她覺
得跟我在一起有安全感的信!」

安全感?我打量一下西瓜太郎,嗯,這確實是他現在唯一的武器。
於是想了想,寫道:

== == == == == == == == ==

小燕子:
  那次的聯誼,妳就像隻燕子般滑進我的生命,才一眨眼,妳又
飛走了…
  多麼希望妳能停留,但,我只是一顆躺在瓜田堛漣b瓜,除了
靜靜看妳來了又去,就只能任憑思念在瓜殼埵釆禲B腐敗、再乾枯

  所以只能幻想,如果有一天,有人吃了我肚子堛澈銎嚏A他會
消化、再排出來,然後成了小草的肥料,最後小草終於也成了乾草
………
  到那時,妳會不會啣著我,去搭建可以遮風避雨的窩?
  不用問我的意見,因為,打從一見到妳,我就知道,成為妳的
依靠和歸宿,是我生存唯一的目標。

                   還在瓜田堛漲镼吨茩

== == == == == == == == ==

西瓜太郎拿起信,看完之後,皺著眉頭道:「這……什麼消化再排
出來?太噁心了吧!」

「哎…連這個都不懂?這表示你可以為了保護她,被吃進肚子,再
變成大便都甘願,如果我不強調你保護她的決心,你一定會出局的
啦!」

他歪著頭想了一下,傻呼呼的笑了笑道:「好像有道理,我就拿去
寄吧!」

「記得,表現的浪漫一點,小燕子就抵抗不了。」
西瓜太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也不再停留,一陣風似的走了。

我在心媢臚F口氣,這個不解風情的呆子,明明小燕子是最好追的
一個,可是看他這猴急的模樣,恐怕失戀慶祝會是少不了他一個了
。不過也好,我也實在無法想像他和小燕子在一起的樣子。
反正我已埋下了伏筆,到時就可歸咎於他不夠浪漫,而不能怪到我
身上了。

正在出神,忽然覺得身旁吵鬧了起來。回過神一看,卻是野狗和猴
子又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來。

野狗:「#@$^%$&#$&^&*$&*&^%^&………」
猴子:「……$#&^$*&%*%$&^%*&%*^%#&$%&^……」

(可不是作者偷懶,詳情請參考第七章。)

再這樣下去還得了?我忙制止他們道:「不要吵了啦!又在吵什麼
?」

野狗:「#@*&$&^&*^#%&**%^&………」
猴子:「$&*&&%#$$%@#@^&*%&%&^……」

這…?我只好向嘉宏投以求救的眼神。因為這是他們同類間的語言


嘉宏蹺著二郎腿,慢吞吞的說道:「喔,他們是在吵說誰的要先寫
……嗯…好像是說追同一個人的信,先寫的比較有利……」

原來是這樣,我忙道:「我一定一視同仁,絕對公平,不然乾脆我
兩封一起寫完……………喂!幫我翻譯一下。」

嘉宏:「#$^&$&*&*&#$&^&^%*&**&$*#&$#&^$%……」

那邊終於靜下來,一會兒,野狗才道:「好,你寫。」

我提起筆不假思索就寫:
第一封:
== == == == == == == == == ==
林秀瑜同學:
  如果妳覺得以前看過類似的信,那不意外,我相信我不是第一
個寫這種信給妳的人,在我提筆時,我已經有心理準備。
  妳記得我嗎?我是野狗,打鬼五人組之一。
  其實,我真的很不喜歡別人叫我野狗,因為那實在不怎麼好聽
。可是,妳若願意如此叫我,我反而會很高興,我有自知之明,能
當一隻寵物跟在妳身邊,那是我這一生唯一想做的事!
  妳願意讓我陪著妳嗎?

                         野狗

== == == == == == == == == ==
第二封:
== == == == == == == == == ==
同上,將「野狗」換成「猴子」
== == == == == == == == == ==

很快寫完後,我先將野狗的信拿給他,附在他耳邊說:「不要被猴
子看到你的信,其實我比較看好你。」

然後再把猴子的信拿給他,附在他耳邊說:「不要被野狗看到你的
信,其實我比較看好你。」

野狗拍拍我的左肩,猴子拍拍我的右肩,兩人均是高興萬分的離去


我吐出長長的一口氣,呼!
橫豎是不可能追到,我當然是儘量節省體力。

正陶醉於自已的鬼才時,嘉宏說道:「馬的,這一群白痴,其實最
後一個寫,才能讓你有充份的時間慢慢想……」
「嗯…」
「所以最有希望的一定是我!」
「嘉宏,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說……」
「什麼事?」
「基本上,說真的,我覺得他們都沒有機會。」
「怎麼說?」
「第一:對方條件太好,選擇太多;第二:他們在這眾多追求者之
中,一點都不突出,這個遺撼不是一封情書就可以彌補的;第三: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哪還有人在用寫情書這種古老的方法?所以…
…」
「狗屁!那以前那個排長不是追到了?」
「非也非也,排長之所以追到,是因為那個在泡沫紅茶店打工的女
生基本上品質就比較……那個遜色一點,可是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
群外貌和學識均屬上乘的高級品,就好比你可以一拳打昏路上的小
混混,卻不見得能挨得了拳王泰森輕輕的一拳,是一樣的道理。」
「嗯……」

嘉宏似乎有些動搖,只差臨門一腳了。

「所以呢,以我看,他們可以追到手的機率,就有如在大海塈鉹@
艘沈船那麼的渺茫……」
「可是,」嘉宏不服氣道:「我的機率應該比他們高很多…」
「唉…」我憐憫的拍拍他的背:「你想想看,思嘉那個脾氣,聯誼
那天又是不歡而散,你真的認為你的機會比較大?這樣說好了,如
果他們是在大海找一艘沈船,那你就是在銀河系找一架墜毀的玩具
飛機……」

「這……結論是什麼?」
「結論就是,既然明知無望,那就不要再白費力氣…」
「………」
「你也不要太傷心,思嘉那種女孩子,真的追上了只會讓你痛苦一
輩子,她那種火爆的脾氣………」

話沒說完,背後突然有人冷冷的哼了一聲:「脾氣火爆又怎樣?」

猛一回頭,只嚇得我魂飛天外,三魂七魄不知所蹤……

思嘉和青青手牽著手,就站在我們背後。

「碰!」
思嘉老實不客氣的把東西往我們桌上一放,就和青青坐在對面吃起
來,我不敢接觸她的眼神,只好低下頭陪笑道:「啊,真巧…」
腦海中浮現的竟是一群嚼檳榔開賓士、戴墨鏡的黑道份子踹開宿舍
的門,把我和嘉宏架出去的情景……

嘉宏在一旁陪著笑了一會兒,用手肘推推我小聲道:「馬的,山地
人你看她的眼神好恐怖……」

咦?嘉宏竟然也會注意她的眼神,好奇心使我抬起了頭,原來思嘉
今天穿普通的牛仔褲和T恤……

「喂!」她突然出聲,嚇了我一跳,趕緊把視線從那件被撐得飽飽
的T恤移開,無可避免的就和她四目相交…
哇!
那個眼神,我終於可以體會看到貞子從電視堛戎X來的恐怖……
「你該不會想追我吧?」這…?我抬起頭,原來她在跟嘉宏說話。
唉……看來剛剛說的話還是被聽到了。

「嗯…ㄟ…唔……」嘉宏結結巴巴說不出個所以然,還頻頻對我施
以求救的眼神。真衰,人家是送佛送上天,我看我今天得送一隻色
鬼下十八層地獄。

「其實嘉宏不錯啦!」我只好強裝笑臉,做一件『明知山有母老虎
,偏向虎山行』的事:「他的體格不錯啊,很能給女孩子安全感;
再加上心腸好,每次我在宿舍有什麼事須要幫忙時,他總是第一個
出現的……」

其實呢,他幫我的忙還真不少,比方說我買了滷味回宿舍時,他會
立刻像風一樣出現,然後基於為我健康著想的理由幫我吃掉一大半
;又或者我租了什麼好看的VCD回來,他也會很熱心的幫我「檢查
看看有沒有什麼兒童不宜的畫面」……

「還有呢?」思嘉竟然沒有叫我閉嘴?

「還有…還有…還有……」我咧!這種無解的題目叫我怎麼回答啦
!嘉宏的優點?這個問題比誰殺了甘迺迪還難咧!

「你剛剛不是說,他追到我的機會像在銀河系找一架墜毀的玩具飛
機嗎?」
「這……」哇哇哇,連這一段都聽到了?

「其實也不能這樣比喻啦……」思嘉道。

嘉宏眼睛一亮,這真是太神奇了,莫非還有機會?

「應該說,像在全宇宙找一根針吧!」思嘉嘴堳r著漢堡,若無其
事的說出這句話。
嘉宏還在發呆,他老兄也許不知道宇宙和銀河系哪個大…

「對不起,我不喜歡你這一型的。」

這一句他聽懂了,我看著他漲紅的臉,不禁想到連續被五十個女孩
拒絕的櫻木花道,唉……自古多情空餘恨,你有那麼「多」發「情
」的對象,也只好空餘恨了……

「思嘉,妳說得太絕了啦…」一直不說話的青青扯扯她的衣角道。
「哎唷!要是不說的絕一點,對方再糾纏不休豈不是麻煩,像妳以
前就是不夠狠………」
她再也說不下去,因為青青伸手要摀她的嘴,沒料到正好把整個漢
堡塞進了她嘴堙C

「噗!妳幹什麼啦!」
「哇哈哈!啊…對不起,我幫妳擦!」
「…………」

看她兩人打打鬧鬧,氣氛好不快樂,我身邊卻是愁雲慘淡,只差沒
有吹來一陣蕭瑟的冷風,順便落下一片楓葉在嘉宏頭上。再這樣讓
思嘉打擊下去,只怕嘉宏又要每晚在宿舍唱那首「心…事…若無講
…出嗚嗚嗚來……」
到時候,不僅失戀的人痛苦,我們這些室友更痛苦。

於是我連忙站起來道:「妳們慢慢吃吧,我們要先回去了。」邊說
邊拉起嘉宏。

思嘉擦了擦嘴角:「喂!你等一下,我們還有帳沒算!」她看一眼
嘉宏,續道:「他可以先走,你不行!」

咦?我…我…

嘉宏拍拍我的肩膀,勉強擠出一句:「那我先走了……」然後就低
著頭,腳步沈重至極的往外走,這是我今天最後一次看到他了,他
就這樣輕輕的來,又輕輕的走,揮揮衣褌,不帶走一片雲彩,卻帶
走了一大片烏雲和一臉大便………

思嘉的話打斷我的思緒:「你還在發什麼呆?坐下來啦!我們的帳
該算一算了!」
對喔!我哪還有時間憐憫別人?都自身難保了我。

「請問……」
「請問什麼?你該不會還想裝傻?」
「可是……」
「還可是?我跟你說,男子漢要敢做敢當!」
「我……」
「我什麼我,是男人講話就不要結巴!」
「………」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

不是沒話可以說,實是有話說不出也……

「喂!思嘉,妳這樣他當然沒辦法講話啦!」
「什麼?妳居然幫敵人說話?妳…妳……這個傢伙是玩弄妳感情的
人耶!」
「妳不要亂講啦!哪有這種事?」

青青面紅耳赤的把蕃茄醬往思嘉臉上抹,兩人又開始打打鬧鬧起來
,好似忘了我的存在。原來搞了半天,是要跟我算聯誼那天「白日
夢事件」的帳,想來想去,這件事還真是莫名其妙到極點,我所背
負的「莫須有」罪名,恐怕岳飛爺爺復生,看到了也要大嘆三聲無
奈。

這種事辯也不是,不辯又像是默認,想來想去,還是只有用這一招
了。

「對了,妳們待會兒要去哪堙H」

青青立刻中計:「我們要去校刊社啊……」

咦?不會吧?這麼巧?

「真的?我也是要去校邗社耶……」
「什麼?你是校邗社的嗎?」
「不是,我只是要去領稿費。」

「真的?」青青眼睛突然一亮:「是這一期的校邗嗎?你有投稿?
是哪一篇?你的筆名是什麼?」
「我……」

「等一下!」思嘉突然大叫一聲,我和青青都被嚇了一跳。

「喂!妳幹什麼啦?」青青瞪她一眼。
思嘉用面紙擦擦臉,若無其事的說:「既然這樣,那你們兩人一起
去好了,我先走了。」說著就站起來。

青青急忙拉住她:「喂!妳說要陪我去的!」
思嘉看我一眼:「現在有人陪了,那我不如回去睡覺。」不知道是
不是錯覺,我總覺得她的眼神堣懷好意。

「可是……」
「就這樣,我走了,拜拜。」

還沒回過神來,思嘉已經走了出去,留下麥當勞堣@臉錯愕的青青
和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