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ㄟ……妳同學怎麼這樣子……」
「………」
「現在怎麼辦?要一起去嗎?」
「………」
「我看我陪妳一起去好了…」
「………」
「咦?還是妳想自已去?我是沒差啦…」
「………」
「這……今天天氣真好…」
「………」
喂喂喂!同學,怎麼突然低頭故作害羞狀?妳剛才不是這樣的…
哼哼!這也難怪啦,在我蘇某人的魅力之下,妳會害羞,那也不能
怪妳。只是如此一來我可尷尬了,再這樣「相對無言」下去,我可
能真的要「唯有淚千行」了。

於是我只好學一休和尚在頭上畫三個圓圈,閉上眼睛想解決之道。
不一會兒,腦海立刻浮現剛才她談到投稿時的興奮神色,呵呵,有
了!

「嗯…對了,我剛剛的話還沒說完,我投稿的是小說,妳呢?」

此計馬上奏效,她抬起頭,滿臉興奮:「是小說?哪一篇?」
「就是那篇科幻小說『黑洞』囉!」
「真的假的?你的筆名是不是『藍狐』?

我有點訝異她竟會知道:「咦?妳看過嗎?」
「當然了!寫的很棒耶!我反覆看了好幾遍說……」她立刻吱吱喳
喳起來,完全不是剛剛那個害羞模樣。

「沒那麼好啦!妳不是也投稿了?咦……」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也想起來了,有一個筆名叫『青青』的,寫了好幾篇新詩,是不
是妳?」

「你看到啦……」她笑笑說:「寫的不是很好……」
「妳也別謙虛了,全部新詩有一半以上都是妳投的,還說寫的不好
?那是要叫其他人都去跳樓喔?」
「哎唷,才沒那個意思,你厚……」

我們就這樣聊了開來,話題一轉到文學上面,她的話比我還多,大
概是興味相投。巧的是,我們在寫作上也有許多地方看法是一致的
,這更讓我有他鄉遇故知之感。

畢竟同樣喜愛寫作的人已經不容易遇到,更何況對文字的觀感如此
相近者?所以一聊起來可說是沒完沒了。以前這些事只能放在心中
想想,或表之於文字,或在BBS上和人討論,絕少在日常生活中談
及,真的提起了,不是被當成神經病,就是被摸摸額頭,然後換來
一句:「奇怪?沒發燒啊?」

記得有一次我寫小說到半夜,正在苦思該如何讓男女主角因誤會而
分開,嘉宏走進來,我千不該萬不該問了他一句:「喂!你覺得該
怎麼讓一對熱戀中的男女朋友分開?」

嘉宏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嗯……馬的,硬要把人家分開,
是很不道德,不過法子還是有的,那要看當時雙方是使用什麼體位
而定,如果%$#&^%$#&的話,那就$#%^@#^%^%^%&…………」

(以下省略,如果您已經滿十八歲,作者可提供完整解碼版,來信
請附年齡證明。)

總之,您可以想像當時還是純情少男的我,受到的打擊有多重,而
那一篇小說,就再也沒有心情把它寫完了。我也學到一個教訓,那
就是別跟興趣不同的人提到這些話題。日常聊天時,也最好配合他
們,講一些AV女星,或路上看到哪個檳榔攤的妹妹裙子比較短……
之類的話題,否則人家不是說你偽君子,就是憐憫的拍拍你,然後
告訴你:「沒關係,我知道哪家醫院可以拿威而鋼……」

凡此種種,只想說明,現在有一個可以聊聊文學的人陪我聊天,是
多麼令人高興的事!

我們就這樣聊啊聊的,從小說聊到詩,從金庸聊到徐志摩,從麥當
勞聊到校邗社………最後我們都領到了稿費,站在校邗社門口,我
知道她和我一樣不想道別。

「妳要回宿舍了嗎?」
「嗯……」
「我送妳。」
「好……」

我們慢慢走在校園堙A夜晚的空氣涼涼的,聞起來好舒服。青青看
著手中的信封袋,嘆口氣道:「稿費真少!看來真要靠寫字過日子
,好像會餓死。」

我笑了笑,靠寫作過日子?想都沒想過。比如現在我手中這篇近兩
萬字的小說換來的稿費,就連拿來付前幾天那兩張罰單都不夠!想
到這兒,不禁又開始緬懷起偉大國家元首的好處來……

「喂!你在想什麼?」
「啊!我突然想到,國父革命十一次才成功,真是偉大!還有先總
統 蔣公在開國之初南征北討,更是偉大……」

青青瞪我一眼,當然是帶著笑意的那一種:「又在鬼扯了…」她哪
堛器D,我是真心的想到這兩位先烈。

「那妳又在想什麼咧?」我反問她。
「我在想啊,今天運氣不錯,平常要遇到有看校邗的人都很難,今
天居然被我碰到一個同樣在寫的。」
「其實我也不常看校邗,投稿是因為有錢領啦!雖然是少的可憐,
若是要看文章的話,我倒寧願上BBS,不但文章多,品質也不差。

她有點驚訝的看著我:「BBS?那不是交友聊天用的嗎?」
聽到這話讓我啼笑皆非:「拜託!妳有沒有上過BBS啊?」
「沒有耶……」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還有大學生沒玩過BBS的喔?妳……」
「因為我覺得在那種虛幻的世界堬嶀恁B交朋友是很愚蠢的事嘛…
…」
「厚!是誰告訴妳BBS是專門用來聊天交友的啦!」
青青很無辜的說:「沒有啊,我看思嘉她們都會用BBS聊天,然後
見網友啊什麼的……」
「拜託!那只是功能之一啦!唉……」

我看看錶,才八點鐘不到,於是轉頭問她:「現在去電腦教室,我
介紹一個可以看文章和寫文章的好站給妳,好不好?」

她歪著頭想了兩秒,就說:「好,你不會騙人吧?」

五分鐘後到了工學院的電腦教室,運氣不錯,還找到兩個相鄰的空
位。

一坐下來,我立刻打開電腦,連上貓咪樂園,用自已的帳號登入後
,直接進入小說版。

「妳看,這些都是人家POST上來的小說,還有別人看完的感想…」
「哇!好多喔!」

我再切換到詩版:「這是專門給人家發表詩的……怎麼樣?沒騙妳
吧?」
她用力點頭:「趕快教我玩啦!」表情真像小孩發現新玩具,一付
我不教她玩就要嘟起嘴來哭的樣子,我看的有點發呆…

「首先要註冊一個屬於妳的帳號,帳號是英文,妳有沒有英文名字
?」
「沒有耶…」她把頭湊過來看我的螢幕:「你用什麼帳號?」

「我啊…就直接把筆名翻成英文,bluefox,我懶得想嘛!」
「對了,為什麼你要叫藍狐呢?一定有什麼依據吧?」
「這……狐狸是我最喜歡的動物,然後剛好那時想筆名時心情有點
blue,所以就……說穿了也沒什麼啦……」
她想了一下,笑道:「那這樣,我最喜歡的動物是燕子,我的名字
有個『青』字,我就叫青燕吧!」
她說著,輕輕在id那欄敲入greenswallow這個長長的字。
「喂喂!版權所有,禁止盜用!」
「是嗎?那版權證明書拿來看看。」
「………」
「哈哈哈,說不出話了吧?再來呢?」
「然後是暱稱,我直接用藍狐了…」
「那我當然叫青燕囉…」

就這樣,她註冊完後,我開始教她基本操作技巧,快九點時,終於
教的差不多了…

「喂,電腦教室要關門了,改天再玩吧……」
「等一下啦!這個Query是什麼功能?」
「喔!妳可以看別人的名片檔啊……妳還沒設定自已的名片檔吧?
改天再……」

話沒說完,我看到她很快輸入我的id。
來不及阻止,螢幕上已經出現我的名片檔: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是落葉,妳是風∼
    妳掌管我的何去何從…

我是雨滴,妳是彩虹∼
    我的存在,只為妳燦爛美麗的笑容…

我是毛蟲,妳是飛鴻∼
    我最好的歸宿,是妳腹中…

我是牛糞,妳是芙蓉∼
    但願人們踩過我,也會把妳好好的捧,好好的捧………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青認真的看了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道:「好棒!原來你也會寫
詩啊?」

「只是隨興寫的啦………」

她眼堸{過一絲頑皮,問道:「真的嗎?是不是有什麼人讓你有這
樣的感觸?」

我想,她大概沒有發現,我失去笑容的表情已經洩露了答案……

「沒有啦…」
「真的?」
「真的沒有………」
回女生宿舍時,青青一路上吱吱喳喳,BBS這個新發現顯然讓她興
奮不已。

「喂!我如果用E-MAIL寄信給你,你會回吧?」
「姑娘客氣了,能收到姑娘的來信,是在下的榮幸……」

她似笑非笑的看看我,也學起我的口氣:「公子何必多禮?奴家還
有許多文章上的疑問,要向公子請教。」

「不敢不敢……」看來是和我槓上了,沒問題,兵來將擋:「小子
乃是一介不成材書生,姑娘如此謙虛,豈不令小子惶恐?」

「公子一表人才,所交遊者又多是出口成『章』的文人雅士,奴家
確實比不上公子,請公子不要再客氣。」她特別把「章」字加重音
,分明是在諷刺我身邊那群熟讀台灣版唐詩三百首的朋友。

這個公道我當然要討回來:「姑娘此話雖也言之成理,但小子身旁
庸庸碌碌之輩,又怎比得上姑娘那位以顛倒天下眾生為已任的閏中
密友?」

我們同時哈哈大笑,青青接著說:「公子如此看得起奴家的好友,
想必她聽到一定很高興……」
我忙道:「這個大可不必知會她,那位小姐個性奇特,小子是萬萬
招惹不起的。」
雖說思嘉頗以能招蜂引蝶自豪,但以她陰晴不定的個性,誰知道她
會不會又莫明其妙翻臉。

正在邊走邊說,越說越高興時,突然間背後有一個頗為蒼老的聲音
把我和青青嚇了一跳:「請留步,老朽已留意兩位許久了。」

驚魂未甫的轉過頭,只看見一個頭髮和鬍子都已花白的老先生站在
那兒,看他的神情,顯然很激動,好像我和青青是他失散多年的兒
……嗯……孫子和孫女似的。不過奇怪的是,他竟也學起我們的調
調說話,真是天下事無奇不有……

他似乎還激動的說不出話來,我只好問道:「敢問前輩有何指教?
」不知不覺,居然還是順著他的語氣,青青在旁邊聽到,忍不住笑
了出來。

他顫抖著開口:「唉…老朽尋覓了半生,終於…終於還是找到了…


什…什麼跟什麼?還真的是來半路認孫子的喔?

「這個…晚輩實在不懂前輩的意思…」

老先生呵呵的笑了兩聲道:「此地並無外人,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我等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我還「洞房何必曾相識」咧!看在對方年紀一把了,只好還是保持
禮貌說道:「晚輩並不識得前輩,敢問前輩可是認錯人了?」

「唉!」他嘆了一口氣:「小兄弟,在老朽面前,你大可不必掩飾
,聽你們說話,你們也不是這個朝代的人吧?」

咦?什麼叫不是這朝代的人?

正要開口詢問,他又道:「老朽乃是一次南柯夢醒後,突然發現身
邊全都變了,竟是莫明其妙,來到這個不知其所以然的朝代……」

哇哇哇!這是消遣我們來著?今天又不是愚人節!

青青拉拉我的袖子小聲道:「喂!他好奇怪,我們快走啦!」
我也小聲回答她:「姑娘稍等,且看小子和他周旋一番……」
「唉唷…」她強忍著笑:「公子有此雅興,奴家自然奉陪。」

哈,居然肯陪著我胡鬧,我越來越欣賞她的個性了。

於是我正色道:「不瞞前輩,晚輩亦是在一次熟睡醒來後,不知為
何的就發現身在這個朝代,所幸不久就遇到一位舊識…」我比了比
青青:「她亦是胡里胡塗的來到這個朝代……」

老先生瞇著眼睛,一付「朝聞道,夕可死矣」的模樣,嘆口氣道:
「為何會有如許怪事發生?唉……若非今日在此遇到兩位,老朽可
就死不瞑目了。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

「晚輩姓藍,單名一個狐字…」越說越像真的,我忍住笑:「敢問
前輩的名號?」

「呵呵…」其實他看起來挺慈祥的:「小兄弟不必多禮,老朽姓杜
名甫。」

我靠!杜甫?我還李白咧!把我當白痴啊?正要開口罵人,突然不
遠處有人大喊:「爸爸!你怎麼跑到這堥茪F?」

老先生皺起眉頭,一個微胖的中年人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對著老
先生道:「該去醫院了,醫生吩咐您不能亂跑的!」然後轉過頭來
對著我和青青:「對不起,我爸爸精神不太正常,沒有得罪你們吧
?」
說話同時,兩個穿著白袍,像是醫院工作人員的年青人也跑了過來
,一左一右的架住老先生的手。

咦?原來是精神病患?我不禁對剛剛的行為感到有些抱歉,正要說
話,老先生卻先氣急敗壞的開口:「豈有此理!藍狐小兄弟,勿聽
信此人胡說八道!此人一直自稱是老朽之子,實則老朽從未婚娶,
何來子嗣?」

我衡量一下情況,只好道:「晚輩相信前輩所言,請前輩不要跟他
們一般見識。」
這時老先生已被身旁兩個年青人往校門口方向拖著走去,聽到我這
樣說,露出一臉欣慰的表情,一邊走還一邊對我喊道:「今日萍水
相逢,老朽心願已足,小兄弟,自已多保重!」

我也大喊道:「前輩珍重萬千,他日終有重逢時!」

只聽得遠遠傳來老先生吟詩的聲音:「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我還陶醉在這兩句本來就極喜愛的詩句堮氶A那中年人用一種疑惑
,還帶點憐憫的眼神看看我,說道:「這位同學,要不要一起去醫
院檢查一下?……」

Shi…t!竟然把我也當神經病?不過想想自已剛剛說的話,難怪他
會這樣想,只好急忙分辯:「不用了!我是正常人……」

「那幹嘛學我爸說文言文?」

「這……對了,令尊為什麼會這樣子?」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再來
轉移話題這一招。

「唉……」他嘆口氣,語重心長的道:「我爸以前是教詩詞的大學
教授,幾年前發了一場高燒後,就一直以為自已是古代人……」他
說到這,仔細打量了我一下,續道:「年青人,要小心………」然
後就搖著頭走了。

我發了一會兒呆,直到青青出聲:「你在想什麼?」
「嗯…」這才回過神來:「我在想啊……以後走在路上可不能講文
言文了……」

「還說呢!都是你啦!」
「這…姑娘不也配合的天衣無縫?」
「你厚……又來了!」她噗嗤一聲笑出來。

想想也真是好笑,半路有人跑出來攔住我,說他是杜甫。

我們就這樣一路笑到女生宿舍門口,經過這一番波折,都快十點了

停在門口,青青跳上階梯,回頭笑了笑:「再見。」
我深吸一口氣,因為要緩和突然加快的心跳。
「今天才發現妳蠻活潑的,我本來以為妳很『閉數』……」
「ㄟ……」她的臉又在瞬間紅了起來:「我本來就不太習慣和男生
說話…」
「咦?那是說我不像男人嗎?…」
「不是啦!你……」她嘟起嘴:「你實在很痞耶!」
「哪堙H姑娘過獎了。」
「你……我不想理你了!」她說完,轉身就往宿舍媔]。
「喂!」我急急道:「等一下嘛!」
青青回頭喊了一句:「我再寫mail給你吧!」然後逃難也似的上了
樓梯,一下子便不見了人影。
我在原地站了不知多久,才慢慢一個人走回男生宿舍,路上一如往
常的經過夜市,然而我卻不像平常一樣的讓視線繞著滿街的辣妹打
轉。
因為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一直在想……青青的事。
走到宿舍門口,聽到樓上傳來嘉宏殺豬也似的叫聲,這才猛然發覺
已經到了。
「我不想活了!馬的!不要攔我!」
「喂,不要想不開啦,天涯何處無芳草…」
「馬的!又不是你被甩!在那邊說什麼五四三!」
「可是,你想死也不要拿我的名牌美工刀,那很貴的耶……」
「%$&^$#&!馬的!老子撞牆可以吧!」
「不行不行,要撞去別的地方撞,到時還要擦你的血跡,很累的…
…」
「我他馬的跳樓,不用你善後!」
「嗯……不過這堣~二樓,我怕你可能死不了,猴子他們的寢室在
五樓,我陪你去………」
「^#&%$#^%$^$#&$^#…………」
聽到這堙A我打開門進了寢室道:「不用去五樓了啦,我的美工刀
是便宜貨,咱們朋友一場,就借你吧!」
「馬的!」嘉宏指著我的鼻子,一副急怒攻心的模樣:「你這樣還
能算是朋友嗎?」
「拜託,你如果真的會自殺,早就已經死了幾十次了。」
「你……馬的……你……」他捧著心口,氣的說不出話來。
我不理他,直接攤在自已的床上,折騰了一整天,實在是累壞了。
「喂!山地人,」桃太郎一屁股坐在我的床沿:「你怎麼那麼久才
回來?和思嘉她們在一起嗎?有沒有遇到小龍女?」
「沒有。」我閉上眼睛。
如果告訴他我在路上遇到杜甫,他可能會打電話叫救護車。
「我把信放在她們系上的信箱了……喂,」他的聲音透露著一絲焦
慮:「你覺得她會不會………」
「不知道…」我打斷他。
「哎……」他看了看已經縮在角落,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兼之口
角留涎的嘉宏,續道:「我可不想變成那樣。」
這時電話響了,桃太郎跑去接,我則端起臉盆準備洗澡。
還沒走出門口,就聽到桃太郎道:「咦?藍狐?對不起,我們這
沒有這個人…………」
我趕緊說道:「是我啦!」
這還真是奇怪,知道我宿舍電話的人已經不多了,而知道我筆名的
人更是沒幾個,怎麼會有人打到這堙A指名要找藍狐的?
接起電話,我仍是想不通:
「喂……」
「喂……藍狐嗎?」咦?這聲音有點熟悉……
「請問妳是哪位?」
「我嗎?我是那個以顛倒天下眾生為已任的奇女子啊……」
哇咧!不會吧!竟然是思嘉?看來剛剛對她的「稱讚」也已經傳入
她耳中了。
「啊……妳…妳怎麼會知道這個電話?」
「哼!你那群色瞇瞇的室友留給我同學的啦!真謝謝你的稱讚啊…
…」
「小…小子口無遮攔,還請姑娘不要介意……」
「不要跟我來這一套,喂!和青青還談得來吧?」
「當然啊!想必我們剛剛的談話都已傳入您的耳中了……」
「廢話!我和青青之間是沒有祕密的。」原來如此,我在心底暗暗
發誓再也不輕易相信女人。
「那……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
「哼!我只是要確定一下,你這小子是不是又在玩弄青青的感情。

「我…我哪敢啊?我們只是談得來啊……」她有妳這個可怕的靠山
,我就算真的圖謀不詭,也要考慮自已的生命安全。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她?」
「這…這……」
「幹嘛結結巴巴的?你平常不是很會說話嗎?」
「我……」

「算了!我只問你一件事,你喜歡青青的個性嗎?」
「喜歡啊!一點都不做作,我們很合得來……」呼!終於問了一個
可以回答的問題。

「那就好,唉……還真是便宜了你這小子,我告訴你好了,青青她
……」
她說到這兒,電話那邊突然傳來青青的聲音:「思嘉!妳在說我什
麼?」
思嘉很快說了一句:「拜拜!」就掛了電話。
我呆了好一會兒,才把話筒放回去。還在想思嘉是什麼意思時,桃
太郎問道:「是誰打的啊?」
我漫不經心的答道:「是思嘉。」
話一出口,正在心底暗叫不妙,只覺一陣勁風襲來,嘉宏已經迅雷
不及掩耳的閃到我身前,顫抖的聲音問道:「她…她說什麼?」說
話同時,那張雙眼佈滿紅絲、嘴角口水未乾的臉孔不停向我靠近。

我向後退了一步:「沒…沒說什麼跟你有關的事啊…」
他再逼上前一步:「不可能,她為什麼要打給你?」
我又退了一步,這時背已靠上了牆,眼看無路可退,只好狠下心道
:「唉…櫻木……不!嘉宏,我本來不想說的,其實……其實她告
訴我,她早已有喜歡的人了,而且她很討厭你……」幸好及時把「
她喜歡的人是流川楓」這一句收回來。

「你還是早早忘了她吧!這樣才像你啊……」

話一說完,嘉宏的動作一瞬間靜止了下來,我趁機閃出牆邊,也不
管身後逐漸軟倒在地上的他,就去洗我的澡……

這會兒終於可以好好放鬆一下,結束這疲勞的一天。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