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第二天,大專盃籃球比賽的賽程表寄到了。
而籃球隊的集訓也正式開始。
為了即將到來的比賽,變態的隊長每天都把我們留下來練球到晚上
十點多。而一年級就成為先發球員的我,練習份量更是學長們的兩
倍。

在這樣的情況下,別說還有什麼休閒娛樂,連上課都是去睡覺的多


所以,自然也沒有上BBS站去逛的時間。

不知是集訓開始後的第幾天,下午四點多,我一如往常的提早到了
體育館,熱身完後,開始我每天必做的練習:跳投二百球。

隨著球落入籃框,再穿過籃網的聲音「涮、涮」不停傳來,我也漸
漸專注,彷彿眼中除了籃框和球,其它什麼都不存在似的。

一球一球往下數,汗溼透了前額的瀏海,不久跳投練完,開始練習
三分球,這時其他人也一個一個出現了……

不過奇怪的是,這些傢伙不像平常一樣懶懶散散的坐著閒聊等隊長
出現,而是個個精神飽滿,一來就使出渾身解數練球。換手上籃、
勾射、拉桿……一一施展,
記憶中,就連比賽時也很少看到他們這麼認真。

好奇心使我暫時停下手邊的三分球練習,這時正好阿義學長吐著舌
頭投進一個轉身跳投,我趁他一甩頭撥撥頭髮,做出他的招牌動作
時,道:「阿義學長,今天很猛喔,投籃的動作還是那麼帥嘛…」

正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他果然立刻露出難得一見的和藹神色
:「嗯,那還用說?不過下次不要忘了,在籃球場上,不要叫我阿
義,叫我麥可喬登,懂不懂?」

「是是,」我忙道:「喬登學長,怎麼今天精神這麼好?」

「有美女來看我練球,我精神當然好了。」

美女?我怎麼沒發現?忙揉揉眼睛四處張望,奇怪,放眼望去,只
看到Amy學姐在那兒手叉著腰走來走去啊……

我憐憫的看了阿義學長一眼,正要開口,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
喂!蘇君竹……」

咦?這個聲音,莫非……

轉身抬頭望去,果然,觀眾台上,那個前幾天才認識的高中同學何
曉玲在跟我揮手,小龍女和小燕子也站在她身邊。

三人邊打招呼邊走下階梯,我向著她們跑過去,笑道:「我說為什
麼今天大家練球特別賣力,原來是有美女駕到。」

小燕子立刻接口:「哎唷!我們哪算什麼美女啊?跟青姐比起來…
…」

話沒說完,小龍女打斷她:「夠了妳!上次害得人家還不夠慘嗎?

小燕子伸伸舌頭不敢再說,我笑了笑:「沒關係啦!我們也已經和
好了……ㄟ…妳們今天這麼有空?來看我們練球嗎?」

「那才不是,」小燕子靜不下來,又搶著道:「我們是拿信來給你
的,你實在很過份耶!怎麼可以幫別人寫情書?」

「我哪有啊…」怎……怎麼會被發現的?

「太明顯了,」小龍女微笑著道:「先不說別的,單看那五封信的
字跡都一模一樣,就猜到了。」
「還有,」何曉鈴也說話了:「寫給秀瑜的兩封信,根本就是你在
偷懶對不對?實在太好笑了,哈哈……」

三個人說著笑成一團,唉……我再怎麼也想不到,那五個白痴居然
嚴重到連自已重抄一份都不會,真是叫我這個做他們室友的情何以
堪啊……

「可是那也不代表就一定是我寫的啊……」

「還想狡辯?」小燕子得理不饒人:「連青姐都說那一定是你寫的
,真可惡!我本來還有點感動的說……」
小龍女也道:「青青可是我們的軍師呢……」

「你還是快承認喔,」何曉鈴拿起手堣@本冊子晃了晃:「我這
有你高中時簽過的畢業記念冊,上面有你的筆跡,賴不掉了吧?」

連…連證據都帶來了?這……現在的女孩子還真不是好惹。

「唔…對了,妳們寫了回信嗎?」最近常用這一招來逃避,唉…真
是的。

「我們才懶得寫呢!是青青幫我們回的啦!」小燕子倒是每一次都
第一個中計。
小龍女拿出一疊信封:「喏,拿去……」

我接過來一看,五個相同的標準信封,上面都是白白的一片,連忙
問道:「喂!上面沒寫收信人,我怎麼知道哪一封是誰的?」

「哎唷!」小燕子笑道:「有回就不錯了,反正五封的內容都一樣
,你就每人發一封嘛。」

我把信紙抽出來一看,哇咧!信的內容都一樣也就算了,居然是用
影印的!

內容是這樣寫的:

=====================================================
打鬼英雄:
  收到你的信實在訝異,現在居然還有這樣純情的男孩子,真是
太難得了。從你的外表和行為舉止,實在看不出你有如此細膩的一
顆心。
  不知你有沒有看過「小王子」這本書,應該有吧?
  書中有一隻狐狸,牠在第一次見到了小王子後,就要求小王子
馴服牠,即使小王子並不願意……
  最後,小王子還是馴服了狐狸。
  結果,到了小王子必須離開時,狐狸哭了,只因為牠已經被馴
服。從此,狐狸只能仰望星空,因為天空中的某一顆星星,住著曾
經馴服牠的小王子……

  說這個故事的目的,只是想說,現在你要求我馴服你,我並不
願意,那就最好不要勉強。傷害和被傷害都不是我願意的,我不希
望將來你只能在記憶中尋找我……
  去找一個可以彼此馴服的人吧!

             …祝你早日遇到生命中的那朵玫瑰…
=====================================================

喝!果然不愧是青青,好文筆!我不禁讚道:「寫的真好!」

小燕子道:「那還用說?我們青姐才不會輸給你。」
「可是,」我搖搖頭:「寫的是很好,可惜沒有用…」
「為什麼?」
「別說那些人沒看過小王子,就算看過,他們也體會不出信中的含
意。搞不好還會死纏爛打喔!」

這番話顯然頗具說服力,她們三人都靜了下來。

一會兒,小龍女才道:「其實思嘉寫了另一個版本,只是我們覺得
不太好…」

「拿出來看看嘛!」我倒是挺好奇思嘉會怎麼寫。

小龍女拿出一張信紙給我,一看之下,大吃一驚。信紙上只寫了兩
個大大的字外加一個標點符號:

=====================================================
我呸!
=====================================================

哇靠!雖然說這樣一來,意思就再清楚不過,可是……也太狠了些
……

再轉念一想,這又何嚐不好?若是他們不死心,那倒楣的人還是我
。看來不能心軟了。於是我堅定的對她們說:「就用這封吧!」

「可是……」
「我太了解他們了,若是不這麼做,他們不會罷休的。」這是事實
,所以我一點也不覺得有罪惡感。

她們還在猶豫,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警覺到,原本一大堆人在練
球的吵鬧聲怎麼都不見了?四周一片安靜。
轉頭一看,只見所有人停下手邊的動作,都在看我們這邊,也不知
看了多久了。

我心媟t道不妙,果然,阿義學長慢慢走過來………

「啊!阿義………呃…喬登學長,我馬上回去練球。」說著邊跑邊
轉頭對小龍女她們丟下一句:「就這樣決定吧!」

「喂!等一下……」任由小燕子在後面大喊,也只好不去理她,顧
不了那麼多了,我可不想背上「見色忘球」的罪名,到時候不知又
會慘遭什麼折磨。

「等一下!」阿義學長突然伸出手攔住我。

說著又是一甩頭,撥了撥頭髮,說真的,阿義學長那旁分的頭髮留
的很有型,髮稍染成金色,平常前額的瀏海一定是垂下來蓋住左眼
,只有在做出招牌動作,手將瀏海往上撥時,才會看到他完整的臉
孔……不過我個人認為,他不做招牌動作時比較帥…

「啊……我正要回去練球……」
「何必那麼急呢?介紹一下你同學嘛……」阿義學長邊說邊拚命做
著招牌動作,左手、右手、左手………

「呃……她們有事要先走了耶……」我可不想再淌這個渾水了。

「誰有事要先走啊?」小燕子不知何時已跑到我身後:「你這人怎
麼這樣,話講一半就跑掉…」

回頭一看,小龍女和何曉鈴也走了過來,糟糕!

「其實不錯了,」何曉鈴邊走邊道:「至少他還肯跟妳說話,這個
人高中的時候啊,根本不和女生說話的,整天笑也不笑,目中無人
到極點,又自以為很酷………」

哇哇!又在抖我的過去了!

「原來如此,」小龍女微笑著道:「難怪他剛才在練球的時候妳不
敢叫他……」
「可是…」小燕子一臉的不相信:「可是我覺得他現在很耍寶……

「呵呵…對啊,人都是會變的啦……」
「呵呵…對啊對啊,」輸人不輸陣,我怎麼可能保持沈默:「想當
初妳高中的時候,不也曾經是個害羞的女孩?我還記得有一次,我
們班一個男生不小心把妳撞倒在地上,他不過是想扶起妳,居然就
被妳賞了一巴掌…………」

「啊……!蘇君竹!」她直跳腳:「你敢……!」
「是是是……」我忙陪笑:「那我們都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吧?」
誰知小燕子嚷著道:「不行,我想聽……」
「這……不要揭人瘡疤比較好……」
「不然這樣,」小燕子湊過來小聲道:「等曉鈴姐不在時,你再偷
偷告訴我……」
「小燕子!」何曉鈴漲紅了臉大喊,而小燕子早已躲到小龍女身後
笑成一團。
這時我一瞥眼看見身邊飛揚的髮絲,才想到阿義學長還站在一旁不
停做著招牌動作,只好忙道:「對了,這位是我籃球隊大四的學長
……」
阿義學長立刻對著小龍女伸出手:「很高興認識妳…」
小龍女看一眼他伸出的手,淡淡說道:「難道你不知道嗎?男孩子
主動向女孩子要求握手,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伸出的手停在空中,阿義學長突然臉色一變,變成了……大便的顏
色。

我只好忙著打圓場:「對不起,我這位學長的個性一向豪放不拘,
所以不會注意這些繁文縟節……」

「沒關係…」小龍女笑了笑。

還好她不怎麼在意,我續道:「因為他球技高超,所以我們都叫他
麥可喬丹………」

「麥可喬丹?」小燕子疑惑的道:「可是我記得,麥可喬丹比他帥
多了,嗯……如果把頭髮剃光,可能會比較像一點……」

只見阿義學長渾身一震,當場呆住,這個打擊實在太大了。也難怪
啦!要知道,在台灣,雖然每個打籃球的人都希望自已有像麥可喬
丹一般出神入化的球技,但是大概不會有多少人希望自已和他一樣
帥……

更何況被人說,比不上他帥……

眼看小燕子還有話說,我忙打斷她:「也不能這樣比較,怎麼能和
外國人相提並論呢?……」

阿義學長不發一語,低頭轉身慢慢踱回球場去,看來,我的安慰是
沒有用了。

「咦?他怎麼了?」小燕子或許還不知道,她剛才的童言無忌,雖
是實話實說,但已經深深的傷害了一個純情少男的心靈。

「算了,」小龍女道:「我們得走了,那兩封信,隨便你要用哪一
封吧!還有,青青說她寄了mail給你,叫你去看……」

「喂…好幸福喔…」小燕子話一出口,馬上惹來小龍女的白眼,嚇
得她不敢再說話。

「嗯,拜拜……」我這才想起來,好幾天沒上站了。

送走她們後,一走回球場上,所有人馬上圍過來,除了臉孔垮下來
的Amy學姐,和獨自坐在籃架旁,瀏海遮住全部臉的阿義學長之外

「喂!她們是什麼系的?」
「你同學嗎?」
「幫我介紹一下啦!」
「看在學長平常對你那麼好的份上……」
我咧!這是什麼情形啊?眾人團團把我圍住,我正在不知所措時,
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解救了我:

「你們在幹什麼!」

呵呵!隊長總是在我最須要的時候伸出援手,身邊那群蒼蠅一哄而
散,各自練球去了,我也繼續練我的三分球。

不久,隊長將大家集合,臉上表情似乎心事重重。

「我剛剛從教練那媗巨鴗@個不太好的消息,」隊長語重心長的道
:「我們第一場比賽所碰上的淡江大學,聽說他們今年有四個體育
保送生,都是二十二歲級的國家代表隊………」

大家聽到這堙A群情聳動。

「蛤!」
「三小?」
「那A按呢?」

「安靜一下!」
隊長道:「有沒有什麼好戰略?提出來討論看看。」

大家都沈默了,畢竟對方是國手,哪能說有辦法就有辦法?隊長看
大家沒反應,於是向坐在角落的阿義學長道:「阿義,你的看法呢
?」

阿義學長聞言抬起頭來,空洞的眼神媮晲拑}可見剛剛所受的傷害
,他呆了半晌,緩緩道:「那還不簡單?他們有四個國手,我們只
要派四個候補球員……」
他說到這頓了一下,續道:「四個候補…嗯…從現在起到拳擊社去
受訓,一個月後,必定可以一拳擊倒他們……」

本在認真聆聽的大家聽到這,都笑了出來,隊長也笑道:「阿義,
現在在討論正經事,不要開玩笑。」

阿義學長不語,又低下了頭。隊長續道:「我有一個想法,據教練
說,這四個人堸ㄓF一個控球後衛之外,都是三分射手型的球員,
所以我打算從頭到尾用人盯人的戰術,讓他們的長射無法發揮……


人……人盯人?有打籃球的人大概都知道,這種防守方式,要從頭
到尾緊跟著自已防守的那個人,是非常累的。

「所以,」隊長掃視了一下低頭不語的大家:「從今天起,有一個
多月的時間,我會好好的加強你們的體能。」

大家聽到這句話,都是臉色一變。

「什麼?」
「現在這樣還不夠操喔?」
「哇苦啊……」
「會死人啦!」

不顧底下一片反對的聲浪,隊長大吼道:「不想練的,就退出籃球
隊!現在,繞籃球場跑五十圈,蛙跳十圈!」

四周哀號聲此起彼落,我跟著大家開始跑,心中卻是湧起一股莫名
的鬥志。

哼!對手強,打起來才有意思,即使對方是國手。

一邊跑著,一邊在心媟t暗發誓,一定要打敗他們。

這個雄心壯志很快受到考驗,跑完五十圈和蛙跳完十圈後,早已累
到忘記現在是民國幾年了,更不用提接下來的防守腳步練習及跑籃
等……還有,分組對抗居然就叫我們用人盯人防守……

也不記得晚上是怎麼走回宿舍的,一路上,腦海中只迴繞著解散時
隊長說的話:
「今天這樣算很輕鬆了……算很輕鬆了……很輕鬆了………」
打開寢室的門,看到桃太郎那一剎那,突然腳一軟,還好及時抓住
床沿,慢慢走回自已的床位。

丟下背包,整個人就往床上一摔,我已經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偏偏桃太郎又在耳邊問道:「喂,你今天有沒有……」

「沒有…」我直接打斷他。

啊!不對,有………

只好勉強坐起來道:「她們有回信託我轉交,去叫山雞他們下來吧
……」
「先給我看啦!」
「去叫,不然就不給。」

趁桃太郎跑上五樓去叫人時,我從背包拿出思嘉寫的信和空白信紙
,快速複製了四封,這並不用花多少時間,因為只須要寫八個中文
字和四個標點符號。所以當他們破門而入時,我早已經倒回床上。

隨著房門被「碰」的一聲撞開,一群人跑到我床邊,氣喘吁吁的說
不出話來,好一會兒,山雞首先道:「喂!信呢?」

我伸出手指了指書桌,站在桌旁的西瓜太郎拿起信看了看,嚷道:
「又沒有寫收信人的名字,哪一封是我的啊?」

眾人正要去搶他手中的信,我道:「不用搶了,每人一封,反正內
容都一樣。」

「什麼意思?」桃太郎不解的道。

「看了就知道…」擠出這最後一句話,我把棉被蓋住頭,只想他們
快點滾。

那邊七嘴八舌吵成一團,大概正爭先恐後的打開信。

不一會兒,卻又慢慢安靜下來,也難怪啦,我想他們現在應該可以
體會前幾天嘉宏的心情。

真的好累,我連爬起來恥笑他們幾句的力氣都沒有了,就這麼不知
不覺,慢慢睡去…………

*********************************************

「喂喂喂!山地人!快起床!」

迷迷糊糊中,聽到嘉宏的大嗓門,睜開眼,咦?好大的太陽……

「馬的!你怎麼還在睡?」
「怎……怎麼了?」
「都中午了啦!你早上不是有課嗎?聽說你們教授有點名喔!」
「點名就點名嘛……」半撐著身子坐起來,才猛然想起今天早上不
就是基礎物理,那個「明教教主—開膛手馬丁」的課?

這下睡意全消了!

之所以叫他「明教教主—開膛手馬丁」,第一個原因是他那個大禿
頭。有一次我們在地下室的教室上物理課,突然停電,大家一片尖
叫聲中,正在伸手不見五指時,赫然發現講台上有一點微弱的光明
,定神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教授的頭頂散發出來的,為了記念此一
不可思議的物理現象,於是有了明教教主的說法。

至於第二個原因,乃是他催眠的功力幾可比美催眠大師馬丁,只要
他一講課,幾乎無一倖免,大家都被催眠回到古代去找周公了……

壞就壞在第三個原因,這位明教教主個性奇特,你可以在他的課堂
上睡到流口水講夢話,他也不會理你。但是你若被他點名不到,很
抱歉,即使期中考期末考都考一百分,學期成積依然只會有59分,
叫總統來說情都沒有用……其殘忍的程度殊不亞於曾名震一時的變
態殺人魔—開膛手傑克。

(不知道以上所述人物者,請參考你家的電視機和金庸小說。)

我在床上呆了半晌,依然無法相信這次被開膛的竟然是我……

「對了!」突然想到跟我同班的桃太郎:「桃太郎呢?他為什麼沒
有叫我起床?」說著跳下床。

「匡噹噹」腳下似乎踩到什麼東西,低頭一看,整個寢室地上丟滿
了台灣啤酒的空罐和雜七雜八的垃圾……看來他們昨天在這媔}失
戀慶祝會……

就在這時候,正好桃太郎低著頭走進來,顯然他去上課了。

我不禁有氣:「喂!太不夠意思了吧?就算你失戀心情不好,去上
課好歹也叫一聲嘛!又不是我害你失戀……」

嘉宏插嘴道:「他有叫你喔,可是你不知道在做什麼夢,馬的,一
拳就往他臉上K去…」

桃太郎抬起頭,我這才看到他眼角的黑輪。他看了我一眼,就走到
自已的床沿,一語不發的坐下,看來這次失戀是嚴重了,不像嘉宏
,隔天就對著泡沫紅茶店的辣妹流口水。這應該就是所謂經驗上的
差別吧!

我不禁覺得有些內疚,仔細一想,好像是做了一個把那些淡江籃球
國手痛扁一頓的美夢………

「喂,桃太郎,對不起啦,還會不會痛?……」
「痛啊…」他沒有抬起頭:「可知在鋸子下被拉扯著的,是我易碎
的心……」

哇娘喂……這個人現在精神不太正常,我看我還是快出門吧。草草
洗了個澡,就拖著昨天留下來的全身痠痛往學校走去。

在校門口附近的簡餐店叫了一客雞腿飯,可是一想起那註定被當掉
的三個學分,就怎麼也吃不下……

正征征的看著那隻雞腿時,眼角瞄到一旁的報紙,斗大的標題吸引
了我:

『XX大學四年級學生跳樓身亡』

又有大學生自殺?而且還是四年級?我拿起報紙就開始往下讀:

『XX大學四年級學生XXX,昨日下午由該校資訊館頂樓往下跳,送
到醫院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據該校某教授指出,此名
學生曾在當日上午,穿著一件紅色套頭衫來找他,為一門即將被當
的學科求情,他並沒有答應,豈知下午就發生這樣的悲劇………』

看到這堙A不禁搖搖頭,天底下竟有如許的白痴,為了這種小事就
放棄自已的生命?唉……

再想到自已註定被當的學分……

咦?

腦中迅速閃過一個念頭,我立刻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飯。

然後,很快的,我在附近的服飾店,就找到了我要的—紅色套頭衫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