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跑到資訊館的教授辦公室看了一下,眼見明教教主不在座位上,於
是將準備好的報紙,打開社會版大學生跳樓那一頁放在他桌上,再
換上剛剛買的紅色套頭衫,一切準備就緒,只等魚兒上鉤了……

等呀等的,晃來晃去,晃到隔壁的電腦教室,這才突然想起昨天小
龍女說青青寄了mail給我……

唉…若不是最近真的累到無法好好思考,也不會忘得如此乾淨的,
忙占住窗邊一個座位,火速連上了貓咪樂園。果然,有新信件的訊
息閃爍著。

正要讀信,突感走廊上一陣強光襲來,定神一看,嘿!這可不是教
主駕到嗎?果真是好大的氣派,讓人不敢逼視。只見他和另一個教
授有說有笑的走進辦公室。

信也來不及看了,立刻閃到辦公室門口,剛藏好身,就聽到教主的
聲音:「咦?是誰把報紙放在俺的桌上?」

偷眼向堶惇搘h,教主瞇著眼睛在看我送給他的報紙。

太好了,第一步已經成功,接下來就是祈禱他會看到那一則新聞了
,我一邊唸著:「阿彌陀佛,阿拉真主保佑我,阿們!」,一邊仔
細觀察他的眼神,準備在他露出愧疚之色時開始我的行動。

不一會兒,教主果然臉色大變,拉著他旁邊的教授道:「喂喂!你
看!居然有大學生………」後面的話越來越細微,根本無法分辨。
但這也無所謂了,看他兩人湊在一起不知講什麼悄悄話,想來是正
在為自已以前當掉無數人的行為感到惶恐……

哈哈!一切竟是如此順利!真是天助我也,此刻不現身,更待何時
?於是調整心情,一改平日抬頭挺胸的軒昂之氣,用彷彿已經了無
生趣的眼神和最沈重的腳步慢慢向教主走去。這並不難假裝,只要
想像桃太郎今天早上的樣子就可以了。

一步步接近,他們的對話也逐漸清淅……

「真是想不到……這種事……」
「對啊!不知道……哪堻寣K…」
「搞不好我們學校也會有……」
「現在的年青人真是……」
「可是……要不要去看看?…」
「真的?好啊!反正俺最近股票賺了不少…」
「嘿嘿……搞不好會遇到教過的學生喔!」
「光是想就覺得興奮,嘿嘿……」

咦?怎麼越說越不對勁?此時我已走到教主背後,凝神向他們手中
的報紙看去,他們正對著角落一則不起眼的新聞指指點點,仔細一
看,那小小的標題竟是:
『大學女生援助交際,最好賺的打工?』
這……天哪!旁邊那麼大篇幅的跳樓事件你們沒看到嗎?你們還有
沒有良心啊?

更糟的事發生了,就在我正打算腳底抹油落跑時,教主猛然回頭看
到我,眼中露出的兇惡眼神,彷彿準備殺人滅口一樣。

「你是誰?在這媟F什麼?」
「啊…教主…不!教授,我…我是你物理課的學生……」
「要做什麼?」
「我…我是來解釋今天早上缺席的原因…」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喔…」他瞇起眼睛,慢條斯理的上下打量我一番:「說說看。」

「這…這個…」原本想好的台詞全忘了個一乾二淨,只好道:「我
…我今天早上,回去探望突然中風的曾祖父……所以……」

「嘿嘿……這樣啊?」他看了看手錶,續道:「不錯不錯,現在這
麼孝順的年青人不多了……好了,俺要去上課了……」說著收拾東
西就要往外走。

「教授!」我急道:「那,可不可以把缺席的記錄改掉?」

教主頭也不回:「俺會慎重考慮的。」

什麼慎重考慮?連我的名字都沒問,這也敷衍的太明顯了吧!

看著他的背影走遠,我的心情也隨著那一片光明在走廊盡頭消失而
陷入了黑暗。看來當初給他取了「開膛手」這外號還真沒取錯。

嗚嗚……三個學分耶!

唉…好歹我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垂頭喪氣並不適合我,凡事往
好處想是我常用來處理挫折的方法。

很快便想到,這不正代表了這學期往後的物理課我都不用去上了嗎
?也省得每星期都被周公臭罵:「不成材小鬼!何又來報到耳?」

就這樣一邊想著,一邊走回電腦教室,重新坐回電腦螢幕前時,反
倒覺得心情奇佳無比。

然後我開始看那封來自greenswallow的信:

=====================================================

狐兄:
  想來你在看這封mail的同時,該知道幫人寫情書的事已經穿幫
了吧?真是的!怎麼可以把你魔鬼般的文筆用來做這種事呢?
  看了那幾封信,不禁要想,只是短短的幾個小時相處,竟然就
可以讓他們這樣不擇手段的追求一個根本不瞭解的人?……就單純
只是因為外表嗎?
  還真的有一見鍾情這回事?
  不懂。
  不懂,但不代表我不相信啦!畢竟自已沒有親身體驗過的事,
做不得準的,你認為呢?
  可能我這一輩子,是很難去理解這種心理了。
  Anyway!想寫信給你,是因為有些話,只能跟你講,有些東西
只能寫給你看…………

-----

誰來告訴我
為什麼落花選擇了流水?
一瞬間的
卻怪江水奔流到海不復回?

誰來告訴我
為什麼藍天總常伴白雲?
恆古不變的
卻見雲聚雲散無處尋

誰來告訴我
為什麼天雷時而勾動地火?
電光火石的
卻從不曾燒起我心中那把火?

-----

哈哈,看懂了嗎?小女子獻醜了,沒辦法,詩興一來,就會胡言亂
語一番。這可不是在思春喔!只不過是表達我對愛情的一點疑問。
還請公子不要見笑,最好大大批評一番。
要回信喔!

                   青青

=====================================================

信是二天前的日期,看她信中的語氣,肯定是沒有談過戀愛。搞不
好,連「心動」的感覺都沒有過。這樣的稀有動物還真是少見,我
忍不住笑出聲,引來隔壁兩個女生竊竊私語。

看了一下手錶,離練球時間還早,於是我開始回信:

=====================================================

青姐:

  這個「兄」字如何敢當?我們同年紀,我還不見得老過您呢…
…那些信確實是我寫的,但妳可知我是受了何等的恐嚇威脅,才含
淚答應他們的嗎?唉……說起來真是男人的悲哀,不說也罷!
  一見鍾情肯定是有的,而且就在我們的周遭不斷發生。許多的
經典小說、電影……不也一再肯定它的存在?
  所差別的,應該只是境界上的不同。比如像我室友嘉宏的情況
,就比較不適合用「一見鍾情」來形容,那還真有些沾污了這四個
字。
  照我的看法,那個叫做「一見發情」,屬於野獸的境界………
  不知妳有沒有看過村上春樹的「遇見100%女孩」?那堶惘酗@
段話,大概是我看過對「一見鍾情」最好的註解。
  他是這麼說的:

  『一個清朗的早晨,我在原宿的一條巷子堙A和一位100%的女
   孩擦肩而過。並不是怎麼漂亮的女孩,也沒穿什麼別致的衣
   服,頭髮後面,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的痕跡,年齡很可能
   已經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我已經非常肯定,她
   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從第一眼望見她的影子的瞬間
   開始,我的心胸立刻不規則地跳動起來,嘴巴像沙漠一樣火
   辣辣地乾渴。』

  一見鍾情,通常沒有什麼理由。再來說說我所看過最浪漫的一
見鍾情,發生在電影『Somewhere in Time』(似曾相識)的劇情
,那是很久前的一部片子了……
  主角在一間旅館的歷史陳列室堙A看到半個世紀前的一張劇團
演員照片,就無法自拔的愛上照片中的女孩,甚至想盡辦法倒轉時
光,回到1912年去找尋他心目中的100%女孩……

  一見鍾情,通常就是那麼偶然,像妳所形容的,落花飄在水面
、白雲掠過天空……那樣的偶然。至於燒不起妳心中的那把火,只
是時機未到,點火的人還沒有出現罷了……

  林林總總說了一大堆,但是,以上言論不代表打鬼五人組立場
,我一點也不想幫他們辯解。套一句妳說的話,滿腹牢騷一來,就
會胡言亂語一番,只是表達自已對愛情的一點看法,還請姑娘不要
見笑,最好大大批評一番。
  我得去練球了,下次再聊吧!

                          狐兒

=====================================================

  大概是寫得太投入了,信寄出去,才發現時間緊迫,急忙拎著
包包往體育館走,全身仍是從頭到腳的疼痛。

  待會兒可還有一番地獄般的滋味要受呢!想到這堙A什麼一見
鍾情、100%女孩的,都拋到了九宵雲外……
接下來的日子,只要是能翹的課,那是絕對不會客氣的。因為每天
的精力,光用來應付籃球隊練習都不夠用了。

每次早上賴床時,總會夢見一個白髯飄飄的老人對我發牢騷:「嗚
呼!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而今汝等小子竟捨求學之樂,效那懶
人之舉,寧不自愧?」

我總也會這樣答他:「先生有所不知,子曰:『身體髮膚,受之父
母,不可毀傷。』小子若不充份休息,如何養好身體?」

他老人家聽到這話,照例吹鬍子瞪眼大怒道:「豈有此理!居然曲
解老夫說過的至理名言!那句什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屁話,就當
老夫沒說過!」

管他什麼至聖先師,由得他罵,我仍是睡我的覺,不過中午是一定
會起床的,一來是肚子餓,二來,每天中午上BBS看青青的信,然
後回信,已經成了我的生活作息之一。


=====================================================

狐兄:
  根據可靠消息來源指出,您是8月22日出生,小女子我是8月23
日,所以這個「兄」字可不是亂叫的。呵呵,好險!差一天,我們
就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了。
  本來以為你回信也會寫首詩的說,害我有點失望呢……
  為什麼在BBS上找不到你寫的詩和小說咧?你不是常寫嗎?我
很想看看你寫的詩耶……
  感謝您對一見鍾情精闢的見解,想必閣下經驗一定不少,這一
點小女子望塵莫及呵!
  對了!說到『似曾相識』這部電影,我也很喜歡,第一次看完
時,還寫了一首詩,是站在女主角的角度寫的……
  沒錯,又要請您指教了:

-----

你是浪跡宇宙的流星,
穿過時間的河,
閃電般劃過我的天空,
我不知道你~
下一秒會在哪個角落、照亮哪個黑夜?

我是漂流大海的魚,
游在思念的汪洋,
苦苦找尋失去的翅膀。
我不知道我~
明天又在將哪個深淵、找尋哪個希望?

天知道~

是不是風總往我不知道的方向吹?
 是不是雲總往我不知道的方向飄?
是不是水總往我不知道的方向落?
 是不是你
總往我不知道的方向游?

也許~

某一天,
我飛到遙不可及的邊緣,
看到你又擦身而過,
和我一起照亮那片無盡的空間~

-----

總覺得自已寫的詩還很笨拙,所以向你討教討教,一直很想寫出像
「牛糞」那樣的意境,卻老是好像少了點什麼似的,但又說不上來
……
以一個觀看者的立場,狐兄覺得呢?
還有,寫首詩來看看啦!

                     青青

=====================================================

=====================================================

青青:
  既然小子虛長一天,那也不好意思叫青姐了……
  這樣也不錯,我們生日時可以一起慶祝,哈!
  說指教就太看得起我了!我哪會寫什麼狗屁詩啊?
  倒是妳這首詩,嗯,不論用字、修辭、比喻、表達方式……都
沒話說!一級棒!居然還說不滿意?唉………可叫我這老臉往哪兒
擺?真要雞蛋堿D骨頭,大概有一點吧!由於這是妳看了電影而滋
生的情感,怎麼說都是外來的;也就是說,因為寫的是別人的感受
,所以感染力比較沒那麼強……但這跟寫詩的功力無關,妳若是寫
自已內心深處的感情,大概就不會有這個缺點了。
  真正的好詩,應該是在內心情緒澎湃洶湧時,就會自然湧上心
頭吧……其實我覺得,妳已經快要達到那個境界了。
  而在BBS上看不到我的詩,那是因為我根本就不寫詩,早說過
了,妳又不信;我只寫小說,至於為什麼小說沒發表,是因為還不
滿意吧。要我寫首詩來看看?不是不寫,實在是寫不出來啊!
  很想再多聊一些,但是練球的時間快到了,就只好等下次囉…
…我們籃球隊快比賽了,每天都被操得半死,練完球回到宿舍,上
床不用一分鐘就會睡得跟豬一樣,所以我都是利用中午的時間上站
寫信。
  因為這個時間,我通常剛睡醒,哈!

                         狐兒

=====================================================

也只有在看青青的信,和回信時,我才會暫時將籃球比賽的事拋在
腦後。

從集訓開始後,腦子奡X乎只有比賽這件事。睡覺會夢到,走路也
在想,連上課時,筆記本上寫的畫的,都是各種籃球戰術。

除了星期三得上課到五點半,其它的日子,下午四點我一定準時到
體育館報到,自已先練個兩小時的跳投。

以一個得分後衛來說,我183公分的身高,再加上90公分的跳躍力所
發揮出來的旱地拔蔥式跳投,對方通常得派中鋒或是前鋒出來防守
我。如此一來,他們籃下的防守力量就會減弱,那時就可以把球傳
給籃下的學長們單打得分。但前提是,我的投籃必須很準,否則構
不成威脅,所以我把每天的跳投練習加到五百球,為的就是怕扯學
長們的後腿。

其實我們的陣容並不弱,控球後衛是隊長,身高178公分,他有冷
靜的判斷力和優越的控球能力,最重要的是,他瞭解球隊堥C一個
人的打球習性,只要有他在場上,我們常可以發揮出水準以上的實
力。當然,他也是我們的精神領袖。

再來,小前鋒阿義學長,身高186公分,麥可喬登的外號可不是叫假
的,其單打能力之強,我從未看過有人一對一防守可以守住他。不
管中距離跳投、切入上籃、轉身投籃、勾射……無一不會,要說他
有什麼缺點,大概就是有時候太過一意孤行,老想往防守嚴密的籃
下衝。幸好隊長總會想辦法讓他冷靜下來。

至於中鋒和大前鋒,更是我們不可少的戰力。

中鋒是大三的學長林子項,外號大象,身高196,體重90,魁梧的體
格,連摔角俱樂部都曾經來挖角,有他在籃下,我們可以放心的把
籃板球交給他。另外他籃下單打也很有一手,硬漢式的打法,常讓
他的對手摔得人仰馬翻。
大前鋒吳向榮學長,今年大二,外號小象,身高192,體重78,雖不
如大象學長那般勇猛,但爆發力強,速度快動作靈巧,時常出奇不
意的蓋對手的火鍋,可說是在我們防守的籃下加了一道牆。

身為一年級菜鳥的我是最後一個先發球員,教練大概是看中我的跳
投和三分球準度,那正是隊堹吨眭滿A我想我的運氣算是不錯。

所以,再怎麼累,都算是值得,事實上,即使面對的是擁有四名國
手的球隊,我也不認為我們就一定輸……

真的,除了籃球和青青的信,腦中裝不下別的東西了……

=====================================================

狐兄:
  哇!上床不到一分鐘就睡著?這…不是常人可以辦到的吧?在
我的印象中,好像只有唐三藏的某位高徒有此能耐……呵呵!
籃球比賽快到了啊?我也很喜歡看男生打籃球,到時我會拉著思嘉
去幫你加油的,你可不要丟臉喔!
  看了你的信,不禁恍然大悟,這就是我一直缺少的嘛!發自內
心的真正感動化成文字,就是最好的詩……小女子受教了。
  好,馬上就來試試看:

-----

那猛烈燒著的火啊!
燃著了胃壁…
竄出了食道…
大腦也被焚化,剩一片荒蕪的沙漠,
只看到────
炸雞薯條可樂的──
海市蜃樓。

我向渺茫的邊緣望去,
猶見黃沙駱駝老。
但是……
上帝!
我看不見麥當勞。

-----

  哈哈哈!對不起,實在沒什麼水準,可是現在的我,唯一可以
說得上「澎湃洶湧」的,就是飢餓的情緒了……
  都是思嘉啦!沒事說什麼要發起「不吃宵夜運動」,還說不陪
她的就不是好姐妹……嗚嗚……好難過喔!
  「真正的好詩,應該是在內心情緒澎湃洶湧時,就會自然湧上
心頭……」真是當頭棒喝!我以前總是刻意的去模擬出一種情境,
然後強迫自已寫出一首詩。
  這一段話,我會把它寫成座右銘,時時提醒自已的。
  寫到這堙A突然想到,當初是怎樣的情緒,才促使你寫下「牛
糞」這首詩呢?嗯………從詩的意境看來,應該是有一個女孩,佔
據你全部的心思,你也情願為她付出一切,可是她卻沒有選擇你?
或是有什麼因素讓你們無法在一起?……是這樣嗎?唉唷!我隨便
猜的啦,哈哈!你不會生氣吧?
  籃球比賽加油喔!

                         青青

=====================================================

看完這封信,只覺腦子媢傅糽桯L的水泥般混成一團,無法思考。
我並沒有如往常般的馬上回信,而是關掉電腦,直接到體育館去練
球。
青青猜對了。
我以為,那一段往事,我已經很瀟灑的忘掉。
原來,事隔這麼久,想起來的時候,還是會吃不下飯,還是會睡不
著覺,還是會莫明其妙發呆,還是會老想一個人躲在角落………
過了一個星期,我才又走進電腦教室,一上站就看到青青的信:

=====================================================

對不起,你生氣了嗎?
等了五天沒看到你的回信,我想,我是說錯話了。
對不起嘛………

                   青青

=====================================================

不禁苦笑,這又怎能怪她呢?誰叫我自已說出那一套狗屁理論。

回信吧!用力的在《R》鍵上敲了一下,我決定讓她走進我的內心
世界……

=====================================================

青青:
  我沒有生氣,不要用那麼可憐的語氣講話嘛。
  妳猜對了,是曾經有一個女孩,佔劇我全部的心思,我也情願
為她付出一切…

那是高中的時候。

  有一天,籃球隊集合練球,高中沒有體育館,校隊也只好和其
它同學共用場地。我通常都是第一個到,因為我喜歡自已先無拘無
束的練練投籃。而那一天我照例先到球場時,卻發現球場上已經有
人在,而且是個女生,短髮的女生。
  她似乎剛學打籃球不久,因為追著球跑的時間遠比球在手上的
時間多,我也沒有理她,就自已在另一邊的籃框練球。
  誰知道她就跑過來用球丟我屁股,還氣呼呼的說:「喂!蘇君
竹,你怎麼這樣!看到同學也不來打招呼!」
  我這才發現,她是我的同班同學。
  也許,我那時真的神經少一條,跟籃球無關的人、事、物,就
很少去留意。後來和她漸漸熟悉,漸漸有了愛情的感覺,大概也是
因為她和我一樣,是個球痴……

(我是「愛球成痴」;而她,不是我在講,真的是個「籃球白痴」
。)

  總之,彼此都喜歡籃球,是心中那道牆被拆除的主因吧!
  然而,和她的感覺卻是若有若無的,雖然每到假日都會很有默
契的相約見面,雖然我在心堣]把她當做理所當然的女友,雖然高
三時總會一起到圖書館唸書……但,我從來都沒跟她說過:「喂!
當我女朋友好嗎?」她也從來都沒跟我說過:「喂!當我男朋友好
嗎?」所以,我不知道我們算不算男女朋友。
  一直到大學聯考考完那一天,我正想找她一起去好好慶祝一番
。她卻紅著臉告訴我,她有男朋友了,是參加籃球夏令營認識的,
哈!還說要介紹給我認識,說什麼我們一定合得來……
  我當然不可能去見她男朋友,道了再見就各自回家,那是我們
最後一次見面。

  而「牛糞」那首姑且稱之為詩的詩,就是那一天,搭火車回家
時,在車上胡亂塗鴉出來的。
  真的就只是這樣罷了………

  從不曾和別人談起這些事,我不知為什麼會告訴妳,不過……
不用安慰我,更不用因為挑起我的回憶而內疚,我想,現在該是我
真正學會遺忘的時候了。

  對了!妳那首「上帝!我看不見麥當勞」,寫的真好,幾乎可
以想像妳巴不得衝出去大吃一頓那種樣子,思嘉也太沒人性了吧?
……
(這一段千萬不要讓她看到,拜託!)

  說出來之後,覺得好多了,真該謝謝妳。乾脆,我請妳吃麥當
勞吧,不過不要邀思嘉一起來…哈……

                          狐兒

=====================================================

寄出這封長長的信,一看時間,哇!完了!今天有正式球員對候補
球員的練習賽,昨天隊長還耳提面命說不可以遲到的!

我立刻用跑快攻的速度往外衝去,可是太遲了………

氣喘吁吁的跑進體育館,教練正在對著大家講話。

學長們立刻毫不客氣的開砲:

「靠!大牌來了喔?」
「他媽的曾祖父又中風了嗎?」
「還是心臟病發作啊?」
「厚!今天一定要操死你……」

「喂喂!教練在講話!通通給我閉嘴!」幸好隊長總是替我解圍的
。那邊安靜下來,教練笑著繼續道:「沒關係,現在可以開始練習
賽了。」

一番激戰之後,結果,正式球員的我們當然是大獲全勝,教練也對
大家的表現相當滿意。於是隊長提早放大家回去休息,集訓以來這
真是最輕鬆的一天,甚至晚上回宿舍前,都還有時間去逛BBS……

青青回信了…

=====================================================

狐兄:
  嚇一跳,好怕你不理我了……
  看到你強言歡笑,唉…當初沒問那個傻問題就好了……
  怎麼辦?我不太會安慰人,只寫得出一首笨詩……

-----

那一夜你的眼堸{著星星的落寞色彩,
連夜空都因為你,失去顏色;
那一夜你的嘴堶騕菻B滴的悲傷弦律,
連大海都因為你,不再唱和。

什麼時候會看到你又揚起帆?
航向那片你熟悉的大海──
什麼時候會看到你又揚起眉?
散發那片我熟悉的光彩──

唉!

本無意停泊的你,
卻擱淺在她心如止水的港口,
但悄悄的,我正航向你,
航向你每個黑夜白天獨自漫步的碼頭;

本留戀枝頭的你,
被吹落在她不曾停留的穿梭,
但靜靜的,我正等待你,
等待你每個清晨黃昏孤形隻影的墜落。

-----

                    青青

=====================================================

一遍又一遍的讀這首詩,我整個人呆住了。

那字句奡眶o出的溫暖,一層層包住我的心,數日來的陰暗、失落
、煩燥、沈重……彷彿也被吹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終於又揚起眉,展露她所謂的光釆。
看來,真的該請她吃頓麥當勞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