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日子就這麼每天在體育館揮汗如雨的過去。

有人說,如果生活只專注於某件事時,日子會過得特別快,我想現
在正是這種情況吧!一轉眼,籃球比賽就要到了……

這段日子堙A球技有沒有進步不知道,不過有一件事倒是很確定,
那就是我多了青青這個知心好友。

自從那次在信堙A把深埋心底的往事向她吐露後,我們成了幾乎無
話不談的好友。除了文學上的話題,也開始聊一些生活上的小事。
很奇怪,一些微不足道到極點的事,和她聊起來就一樣可以津津樂
道。

=====================================================

青青:
  現在我是邊打著哈欠邊寫信給妳的。
  氣死了,昨天晚上,正要入睡時,一隻該死的蚊子開始在耳邊
騷擾我……
  不是我在蓋,混跡江湖這麼久,殺死的蚊子也是不在少數,有
時閉著眼睛,聽聲辨位就可以一掌將之擊斃。至多,起身打開燈,
牠也一定難逃一劫。但昨晚這隻啊,真不是泛泛之輩,小子生平所
遇強捍敵手,當以此蚊為最!不論我如何露出破綻,如何故意示弱
,連最得意的黯然銷魂掌都使出來了,居然還是奈何不了牠!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牠總在我快失去意識時飛到我耳邊「嗡嗡
嗡」的挑釁,然後在我暗暗運起內力時躲得不見蹤影,只積得我一
肚子鳥氣……
  當然,最後還是邪不勝正的,就在我氣得快爆炸時,突然想起
一句話:「格鬥切忌心浮氣燥,一定要氣定神閒……」
  於是我開始默念冰心訣:「心若冰清,天塌不驚……心若冰清
,天塌不驚……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終於心靜了下來,正深吸一口氣打算來個趕盡殺絕時,突然感
覺有個東西隨著我吸入的空氣墮進口中,原來正是那不長眼的蚊子
……
  哈哈哈!不只報了仇,還連帶把被吸的血也討了回來,我這才
在欣喜的滿足中沈沈睡去……

                         狐兒

=====================================================

諸如此類,我窮極無聊到連打死了一隻蚊子,都會寫信跟她講一聲
。而青青也總會在回給我的信中附上一首詩,儘管她每次都要我「
指教一番」,我卻再也不敢說她的詩有什麼缺點了。一來自已也不
會寫什麼詩,二來,她寫的詩,不論是意境、用字……真的挑不出
什麼美中不足的,至少以我的程度來看。

=====================================================

狐兄:
  今天和思嘉到淡水去玩,一路上來搭訕的人絡驛不絕,我統計
了一下,居然從早上出門到晚上回家,共有十二人次之多!
  幸好思嘉講話夠狠夠毒,我們總是很快的擺脫掉,哈!
  淡水的黃昏真的很美,有一個老伯背著一身的樂器在那敲敲打
打的,引得很多人圍觀,還不時有人捐錢給他。我本來也想拿一百
塊去丟,可是思嘉說,這老伯每天都來這街頭賣藝,已經很有錢了
,要捐,不如捐給別的更可憐的人。後來我們就在淡水夜市捐給了
一個沒有腳的阿婆。
  她蓬著一頭白髮,倚在人來人往的路旁,卻很少有人低頭看她
一眼,我們看她面前碗堙A只有零零落落的一些硬幣,突然我覺得
好難過,不知她心埵b想什麼?
  她的兒女呢?國家的福利政策呢?
  還是思嘉硬拉著我離開那兒的,我回到宿舍,心埵酗@絲罪惡
感揮之不去,一種想幫忙卻施不上力的罪惡感………
  突然好想為她寫一首詩……

-----

一生中多少年頭?
有幾多歡樂?經幾回離合?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不復回──

一年中多少日子?
忍幾度飢餓?挨幾次寒凍?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無所謂──

一日中多少時光?
數幾遍冷暖?看幾個漠然?
都像那淡水河水,
奔流到海,化作淚──

-----

下次你有機會到淡水玩,別忘了捐給那老婆婆一點錢,和一個大大
的笑容喔!

                         青青

=====================================================

青青是一個很善良的女孩,從很多地方都看的出來。

儘管我們信件來往如此頻繁,幾乎是每天一封,但是自從那一天送
她回宿舍後,彼此就再也沒有見過面。偶爾也會在學校遇到小燕子
、小龍女、何曉鈴和林秀瑜等人,但奇怪的,就沒再遇過青青和思
嘉了……

上BBS的時間不同,所以我也從不曾在站上遇見她。

一直到籃球比賽前二天那個星期五晚上,一通電話打到宿舍,正好
經過電話旁邊的我接起電話:

「喂…」
「喂,我找藍狐!」
「咦?思嘉嗎?我就是啊……」
「喔,不錯嘛,還會認得我聲音?」
「不是,基本上,打電話來會講我筆名的,好像就只有妳…」
「我就直說吧!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我……」奇怪,她想幹嘛?
「到底有沒有?又在吞吞吐吐的!」
「有啦!」

事實上,因為後天下午第一場比賽就開打了,籃球隊明天休息一天

「那好,我們明天要去唱歌,晚上7:00在錢櫃SOGO店門口集合,
記得帶錢!」
「嗯……這個嘛……」
「喀!」

哇咧!我都還在考慮,居然就給我掛電話?也不問我的意見?

這種岐視男性的行為已經超出我能容忍的界限,我一定要討回一個
公道!於是我立刻衝進嘉宏的寢室向他要了思嘉宿舍的電話。
然後拿出手機,毅然決然的撥了過去。哼!老虎不發威,妳把我當
病貓?
那邊接起電話:「喂!」
我把心一橫。
「喂!……請…請問,思嘉在不在?……」
「她不在耶……」
呼……老實說,還真是鬆了一口氣。
「那……」
「你是狐兄對不對?」電話那頭傳來興奮的聲音。
「啊……青青嗎?」
「是啊!男生知道思嘉外號的不多,所以我一猜就知道是你!」
「唉呀!我太久沒聽到妳的聲音了,所以一時認不出來。」
「哈哈,對了,思嘉說你明天要跟我們去唱歌喔?」
「這……妳也要去嗎?」
「那當然,她沒說嗎?」
「沒有耶,還有誰會去啊?」
「嗯……小燕子、小龍女和曉鈴也會去吧!」
「咦?都是女生嗎?」
「對啊!本來是我們幾個同學要去唱而已,不知道為什麼思嘉堅持
一定要找你來,其他人也沒什麼意見……」
「唉……我不是很會唱歌耶!妳呢?」
「我…我還好啦,有男生在我是一定不敢唱的,不過是你的話,應
該沒關係吧…」
「這……難道我真的不像男人嗎?」
「不是啦!你又在耍痞了喔……」

想像她現在的模樣,一定是臉紅著嘟起了嘴,可惜看不到。不過我
可不想她掛我電話,於是忙陪笑道:「開玩笑的,請姑娘原諒…」

她噗嗤一聲笑出來:「你啊,一個多月不見,還以為你會收斂一點
的說……對了,我正好在看你寄的mail。」
「咦?妳宿舍有電腦?」
「是思嘉的啦!她最近對BBS失去了興趣,所以電腦都是我在用了
喔!」
「難怪妳都是晚上回信……」
「我討厭去電腦教室人擠人嘛……你不是快比賽了?」
「對啊!第一場比賽是這個星期天下午。」
「在哪堙H我要去幫你加油!」
「在淡江大學,我們還可以順便去淡水看那個阿婆……」

於是就這樣東扯西扯的聊了起來,也不知道講了多久……
一直到我的手機傳來「嘟嘟」的聲音,那是代表預付卡的餘額快用
完了。
「青青,妳等一下喔,我換個電話再打……」怎麼這麼快?明明記
得還有三百多元的。
「怎麼了?」
「我手機的通話餘額用完了……」講得太投入,我現在才開始懊悔
為什麼不去排隊打公共電話。
「那……我們明天見面再聊好了,我跟你說喔,我…我……」
「嗯?」
「我…我……唉!算了,明天你就知道了,拜拜!」
「等一……」
「喀!」

她掛了電話,我只好嘆了口氣乖乖上床睡覺。
然而卻是一整夜不能閤眼,今晚和青青聊天時,我終於逐漸明白了
這些日子,在我心中累積的那種奇妙的感覺是什麼。

這次不像高中時那麼輕易的被佔據心頭,大概是曾被傷害過的心,
已經築起了一道堅固的防護牆。

沒錯,由於青青的出現,我心堥犒D牆,正慢慢在崩塌了………

而晚上失眠的結果,就是隔天會睡得跟豬一樣。第二天醒來時,已
經是下午五點。
一看時間緊迫,離七點只剩兩個小時,忙穿了衣服準備出門,就在
我著裝完畢時,嘉宏開門進來了。
「馬的,山地人起床了也不說一聲喔?走走走,今天我請你吃晚餐
。」
我頭也不回的丟下一句:「今天有事啦!」
正要走出房門,才猛然想到「請」這個字的含義:「啥?你要請我
?是「邀請」還是「請客」啊?」

「唉唷!馬的!你竟然懷疑好兄弟喔!當然是請客,想吃什麼,一
句話!」

我仍懷疑:「怎麼突然想請我?」
嘉宏拍拍我的肩膀:「馬的咧,你明天不是要比賽了?就當幫你打
打氣嘛!」

心懷感激之餘,也不好意思再推辭了。當然,朋友這麼夠義氣,更
不能讓他太破費……

「好吧!我們就吃麥當勞吧!可是,我等會兒有事,不能待太久。

「沒問題。」

於是我們到校門口的麥當勞點了兩個全餐,說真的,這輩子從不曾
覺得麥當勞的東西這麼好吃。一方面當然是因為睡了一天沒吃飯,
肚子特別餓;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這是我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吃到嘉
宏請的東西。
「怎麼,好吃嗎?」嘉宏看著我狼吞虎嚥。
「沒話說!這勝過山珍海味,簡直是稀世奇寶,千年難得一見啊!
」我只差眼淚沒流下來了。
「馬的,麥當勞到處都吃得到好不好,什麼千年難得一見……」
「我說的是從你皮包拿出來的錢……」
「…………」
「嗚哇……快看這薯條!脆脆的外皮閃著金黃的色澤……」
「喂……」
「還有這雙層純牛肉,順著食道滑進胃堙A這感覺…這感覺…」
「馬的,山地………」
「天啊!我一生中從沒喝過這麼爽口、純正的可樂………」
「…………」

就這樣,我風捲殘雲的吃完桌上的東西,滿足的擦了擦嘴。
「吃飽了嗎?」
「嗯,」我看看錶:「我趕時間,先走一步了。」說著就站起來。
「馬的,等一下啦!」嘉宏急拉住我。
「幹嘛啦!」
「先聽我講一件事,一下子就好……」
正所謂吃人的嘴軟,我只好不耐的坐下來:「什麼事啦!」
「ㄟ……」
「快啦!是不是男人啊?吞吞吐吐的!」
「這個……」
「你再不講我要走了!」我又站起來。
「好好…」他忙拉住我:「山地人你以前不是有去考師大體育系嗎
?」
「對啦!分數夠了我老爸不准我唸啦!怎樣?」
「嗯……今天有大專盃空手道比賽……」
「然後呢?」
「女子組的冠軍是師大體育系的……」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馬的,是跟你無關,可是跟我有很大的關係耶!」
要不是看在白吃一頓的份上,此刻我早已走人了。
「快點!你到底想說什麼?」我再看一眼手錶,真的快來不及了。
「這…這…這個……馬的,我對她一見鍾情了啦!」
聽到這句話,我不禁恍然大悟。
這一下,所有的謎底都解開了。
原來這小子又想靠我幫他追女人?哼!我蘇某人豈是這麼沒有原則
的?區區一餐麥當勞就想收買我?我不理他,轉身就往外走。
「喂!」嘉宏忙追出來:「拜託!幫個忙啦!我今天就要去她們宿
舍找她……」
「喔,加油啊!不過這次不要再來我們房間開失戀慶祝會了。」我
拿出安全帽,就跨上機車。
「馬的!你這麼不講義氣喔?那麥當勞還給我。」
「好啊!等個二天,來廁所找我,我還給你,哈哈哈……」我在得
意的狂笑聲中開始發動車子。

「!%$$#%#$%%$#^^%^&%$^$#%$#………」
「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
「^%$^&%$^%$&………………」
「哈…………」

逐漸笑不出來,這老爺車怎麼發不動?該死!
我改用踩的,淚流夾背的踩了不知多久………

「哈哈哇哈哈哈哈哇哈…………」
「%$^&^$^&^$%$&%%$……………」

可惜這次笑的不是我了。

看看手錶,我嘆了口氣,嘉宏的大手搭上我的肩。

「馬的,這叫做報應。」
「哼!條件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我載你去,馬的,先上車,我們路上再研究……」

他笑的合不攏嘴的發動機車,我只好嘆了口氣,跨上這得志小人的
車子。
一上路,他就迫不及待的回頭問:「怎麼樣?追這一型的該用什麼
方法?」
「你不要回頭啦!聽我講就好。」
「嗯……」
「你說她是空手道全國冠軍?」
「對啊!」
「嗯……」我想了一下,道:「那你打得過她嗎?」
「馬的!老子雖然什麼名次都沒得過,好歹也是男人,怎麼可能打
不過?」
說的對,嘉宏的空手道實力我是見識過的。以前在成功嶺睡他隔壁
,他有時做夢翻個身,一拳揮過來,往往痛得我整夜睡不著。
「那,我猜想這種女孩子一定不喜歡打不贏自已的男人……」
「對對對,有道理。」
「所以你要想辦法證明自已的強壯。」
「對對………」
我看他要不是在騎車,大概要跪下來叫師父了。
「那該怎麼做?」
「等一下,我正在想……」
一個路口一個路口過去,眼看SOGO就快到了,仍想不到方法。
這真是談何容易?若說送挑戰書嘛……男生向女生挑戰多難看?
假裝色狼要襲擊她,然後再打一場?這更行不通,嘉宏這傢伙搞不
好弄假成真………我可不想當報紙上採花大盜的「友人A」………
嘉宏在SOGO附近停好了車,拿下安全帽,一臉期待的望著我。
看一眼手錶,六點五十五分,不能再拖了!
「怎麼做?」看來不給他一個交待,他是不會讓我走的。
「這樣吧!」我嘆了口氣道:「你到師大女生宿舍叫她下來,然後
看到她第一句話就很大聲的講:『Shit!』知不知道?」
「咦?可是……」他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就這樣,她一定會先動手扁你的,要記得防禦…」
「等一下啦!」他拉住要轉身要走的我:「Shit……是什麼意思?
我怕她如果問我,馬的,答不出來就丟臉了……」

哇靠!要不是看在打不過他的份上,我憤怒的拳頭早就揮過去了。
連Shit都不知道的人居然還能考上大學喔……

強忍住怒氣,我笑嘻嘻的道:「哎唷,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問你
,師大的英文怎麼說?」
「我………」
「沒關係,你不知道是正常的,我告訴你好了,師大,就叫Shita,
簡稱Shit,知道了嗎?她一聽你直呼她學校的名號,就會很不爽的
想扁你了……」
「真的嗎?」
「真的啦!如果她沒有生氣,我請你吃一個禮拜的麥當勞。」
「馬的!好,一言為定!」
他立刻馬不停蹄的騎車離去,我終於鬆口氣,想到一個多月沒見的
青青,竟是有一點緊張。
「喂!我們在這堙I」還沒走到門口,遠遠的就看到小燕子在跟我
招手。
錢櫃門口,小龍女、小燕子和何曉鈴都到了。
「嗨!」我邊打招呼邊往她們走去:「今天終於有機會聽到美女們
的歌聲了……」
「又在狗腿了你,」小燕子似乎以吐我嘈為樂:「我看你是來看青
姐的吧?」
小龍女微笑著走過來,伸手在她手臂上捏了一下,只痛得小燕子「
哎唷」一聲大叫出來。
「幹什麼啦!」
「妳啊,等一下不要又害他被罵,然後自已才在那一把鼻涕一把眼
淚的。」
「有什麼關係,反正思嘉又還沒來……」
「咳……」背後突然傳來思嘉的聲音,嚇得小燕子不敢再說話。
我們回頭一看,思嘉正打著哈欠,懶懶的朝我們走過來。
何曉鈴問:「咦?思嘉妳怎麼一個人來?青青呢?」
思嘉伸手比了比後面的便利商店:「我叫她去買個飲料,等會兒就
來了,我們先上去吧。」
啥?叫青青一個人去買飲料?這種狠心的行為妳也做的出來?她又
不是妳的待女!我不禁握緊了拳頭。
正要說話,思嘉看了我一眼,又道:「飲料很重,你去幫青青提,
順便再買個炸雞好了……」
哼!連我也想使喚?看來我不說個話,妳不會知道骨氣兩個字怎麼
寫!
「我……」
「買多一點,我肚子很餓。」
「這……」
「啊對了,叫青青不要忘了買瓶玫瑰紅。」
「等……」
「就這樣,我們先上去了。」

電梯門關上,我只好還是乖乖的往門口走去。
大概因為明天週休二日,街上來來往往的人極多,走路還得小心撞
到人。我就這麼左閃右閃的往思嘉說的便利商店跑去……
快到店門口時,我停下腳步,呆住了……
是青青?
那個正從便利商店門口提著兩大袋東西走出來的女孩,一定是青青
沒錯,可是………
「嗨!」青青一抬頭也看到了我,正展露著我期待已久的笑容和我
招呼呢!
「啊…嗨…」我這才回過神來,向她走去。
「狐兄,好久不見啊!」
「是啊……」我停在她面前,視線始終沒有離開她的眼睛。
她被我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道:「你幹嘛一直看我啦!」
「沒什麼…」我清楚的聽到自已的心跳聲:「妳…變了不少耶…」
「哪有……」青青臉紅起來:「只不過瘦了些嘛……」
呵!豈止是瘦了些?一個多月前還微胖的身材完全看不見了。原本
有些圓鼓鼓的臉頰雖還是泛著白堻z紅的光澤,卻也消瘦成了小小
的鵝蛋臉……
她抬起頭,投射過來的視線讓我又是一震。這感覺,比一個多月前
更強烈。
「喂!」她突然出聲:「這些飲料很重耶!」
「啊!對不起,我來拿……」我忙接過她手中的飲料,並暗暗收斂
起激動的情緒。
飲料真的很重,恐怕有十來瓶,青青終於鬆了口氣似的,擦了擦額
角的汗。我們朝KTV走去,身邊人潮依舊,可是,此時此刻,彷彿
只有青青是存在的。

「姑娘可是去了瘦身中心?」好一會兒終於調整好心情,我笑著道

「才不是呢!我也沒有刻意想減肥啊……」
「那怎麼?……」
「還不是思嘉,突然不准我吃宵夜,每天早上還拉我去慢跑……」

她開始吱吱喳喳往下說,什麼好久才習慣不吃宵夜啦,早上早起累
死了啦,巧克力也不能吃太多啦……

我只是笑笑的聽她說,偶爾同仇敵慨的和她一起數落思嘉一番,路
上不少人對著青青看傻了眼,卻看她也不怎麼在意似的。

現在的青青,即使和思嘉她們一群人站在一起,也是個極出色的美
女,雖然只是綁著簡單的馬尾巴,雖然只穿著再平常不過的牛仔褲
和T恤……但都掩不住那純真、不帶心機的笑容奡眶o出的光釆。

已不記得是怎麼走到包廂堙A也想不起來她們唱了哪些歌,只知道
,青青一直在我身邊,聊著一個月來寫mail也聊不夠的話題……

聊著聊著,我們正講到了徐志摩寫詩的風格時,思嘉突然把點歌簿
往我身上一丟道:「喂!點個歌唱唱吧!」

「我不太會唱歌耶……」
「管你那麼多,你和青青到底來幹嘛的?」
「我……」
「哎唷!思嘉,不要勉強別人嘛……」青青說話了。
「嗯…」思嘉看了青青一眼,嘆口氣道:「唉……有了男朋友就不
管朋友囉……」
「妳不要亂講啦!」青青羞紅了臉,和思嘉在包廂堣@前一後的追
著打鬧起來。
小燕子偷偷湊過來道:「好幸福喔……」
何曉鈴也說話了:「對嘛!想不到你手腳這麼快……」
這……叫我怎麼回答?我只好假裝沒聽見,拿起點歌簿,胡亂點了
兩首歌。
過會兒,青青和思嘉合唱「姐姐妹妹站起來」,一群女生又跳又唱
的,好不愉快,不過,我的眼睛始終也只停留在一個人身上。
她們唱完,青青大概是不好意思,也不敢再坐到我旁邊來,就在那
和思嘉聊了起來。正好我點的歌開始播放,於是我清清喉嚨開始唱
這首蘇永康的『妳變了』:

*****

我開始抽菸
習慣短暫的暈眩
忽隱忽現  妳的笑臉
曾經為妳戒了菸
曾經送給妳體貼
最後換一句再見  一句抱歉

我慢慢頹廢
鬍渣長滿了唇邊
刮了又回  就像思念
每個清晨鏡子前
每個黑夜枕頭邊
愛妳的心在哽咽  來來回回

…………

*****

唱完,女孩們紛紛鼓掌,思嘉卻皺了皺眉道:「好聽是好聽,可是
,為什麼要唱這麼傷感的歌,又不是失戀……」
她說到這兒,青青忙摀住她的嘴道:「怎麼會?真的很好聽耶…」
這時下一首歌來了,又是我點的,我只好笑了笑,繼續唱這首張宇
的『曲終人散』:

*****

妳讓他用戒指把妳套上的時候
我察覺到妳臉上複雜的笑容
那原本該是我
賦予妳的承諾
現在我只能隱身熱鬧中

我跟著所有人向妳祝賀的時候
只有妳知道我多喝了幾杯酒
我不能再看妳
多一眼都是錯
即使知道暗地堜p又回頭

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只有傷心人才有
妳最後一身紅
殘留在我眼中
我沒有再依戀的藉口

原來這就是曲終人散的寂寞
我還想等妳什麼
妳緊緊拉住我衣袖
又放開讓我走
這一次 跟我徹底分手

*****

大概是我唱得太投入,唱完好一會兒才發現女孩們都不說話。
「大家怎麼了,千萬不要太崇拜我……」我拿著麥克風笑道。
「厚!又在臭屁了…」
「我們是看你唱的那麼傷心,不好意思打擾你……」
「誰崇拜你了?…」
女孩們忙著吐我嘈,只有青青不說話,笑著看我。
不久下一首歌出來了,於是她們繼續又唱又跳起來。
我不再唱歌,因為剛剛那兩首歌,似乎又讓我想起了些往事,只不
過這一次,不再那麼沈重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