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晚上十點多,我們一群人才走出KTV。
思嘉一出門口立刻伸手叫了一輛計程車,並轉頭對我道:「一輛車
只能坐四個人,所以青青就讓你護送了。」
青青看著她們陸續上車,忙道:「喂!思嘉妳們要丟下我喔?」
「妳這麼大的人了,還不會照顧自已嗎?」
「可是……」
「我們先走了,不要太晚回來,知不知道?」
「我…」
「拜拜……」

思嘉說著就跨進車堙A小燕子一臉詭異的笑容拉上了車門,計程車
揚長而去。

青青轉向我無奈的笑了笑:「唉…公子,小女子又來麻煩您了…」
我也笑著回她:「小子樂意之至!」
走向公車站的路上,青青一直欲言又止的想說什麼似的。
「喂…」
「嗯?」
「我問你喔……」
「什麼事?」
「嗯……那個……你不能生氣喔…」
「好啦,到底什麼事?」
「你……ㄟ……唉!算了啦!」
這一個多月的信件來往可不是假的,她想問什麼,我也早就猜到…

「妳是想問我,想起高中的事,還會不會難過吧?」
「咦?……」她訝異的看看我,點點頭道:「嗯,你剛剛唱歌的表
情……」
我沈默了一會兒,才道:「怎麼說呢?偶爾想起來的時候才會這樣
啦…」
她不再說話,似乎感染了我的情緒。
呵!我這是幹什麼?
「我沒那麼難過啦,總有一天可以全部忘記嘛!」
「總有一天?」
「嗯……大概……」

青青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低頭走在我旁邊,我看著她的側影,耳鬢
垂下來的髮絲被風吹起,微微飄拂著她的臉龐。白晰的手指拉住背
包上的帶子晃啊晃的,像極了要去遠足的小女孩,我突然好想拉住
她的手。

當然我沒有這樣做,只是找了些話題東拉西扯,搭上公車送她回宿
舍,在宿舍門口,她和我約好隔天下午要來看我比賽。

我回到男生宿舍,腦中早已滿滿的都是青青的影子,即使嘉宏臉上
青一塊腫一塊的在我的寢室喝台灣啤酒,也絲毫不影響我的好心情


*****************************************************

第二天早上,我們到淡江大學參加大專盃籃球賽開幕典禮,很快的
,下午,第一場比賽就要開始了。

中午吃完飯,隊長帶大家到體育館練球,看台上早就擠滿了來自各
個學校的球員和啦啦隊,連籃球場旁邊、門口,都站了一堆一堆的
人。談論聲此起彼落,似乎都把焦點集中在即將和我們比賽的淡江
大學上。

在沒有體育系參加的乙組聯賽,出現了一支由四個國手組成的球隊
,確實是駭人聽聞,由旁人的談話中就可以聽出來。

「喂!你聽說了沒?淡江有四個國手耶!」
「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叫體保生來比賽?」
「我看他們去打甲組都可以稱霸了,還來打乙組?」
「他們第一場比賽和誰打?」
「真是可憐喔……」

類似的聲音不斷在耳邊響起,聽在耳堨i真不是滋味,好像我們是
專程來被痛宰似的。

我在心堣@再告訴自已:不要緊張!不要緊張!同樣都是人類嘛…

這時練習上籃,我接住隊長傳過來的球,正要起跳,突覺腳一軟,
腦中一片模糊,手也使不出力似的,球就不聽話的滾出了籃框……

打過籃球的人都知道,帶球上籃沒進是很丟臉的一件事。

隊長瞪我一眼,喊道:「大家不要緊張,保持平常心!」

呵!說的容易,我光看到那麼多觀眾,就覺得耳邊嗡嗡作響,什麼
也不能思考。雖然心堣斷默唸冰心訣:「心若冰清,天塌不驚,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但似乎一點用也沒有,不過是練球,我
已經是全身無力,投籃履投不進。
灰頭土臉的不知練了多久,直到一聲長哨聲響起,那是在告訴我們
,比賽即將開始了,教練於是集合大家精神訓話。

我們這位教練講些什麼,別人我不知道,我則是一點也沒聽進去,
反而旁邊觀眾的一句句耳語不斷轟炸我的聽覺神經和大腦………左
一句淡大的某某王牌曾在比賽中獨得五十幾分;右一句╳╳高中畢
業的某某某乃是全國聯賽最佳球員……

教練講完話,大伙兒坐回椅子上,我低下頭,思緒混成一團,心
隱隱約約覺得不妙……

就在這個時候,肩膀上被拍了一下。

「嗨!」

轉頭一看,這可不是青青是誰呵?她穿著黃色有帽套的T恤,映照
得她的笑容更加明亮。

我看呆了好一會兒,才忙站起來道:「嗨……妳真的來了…」

「喂……我都答應你了,當然會來啊!」她又嘟起了嘴:「怎麼你
好像不太高興看到我?」
「哪……哪…哪有啊?」我更加呆住,對青青的這種表情,不知為
何的就是沒有半點抵抗力。
「你看,連說話都結巴了。」
「大概是因為有點緊張吧…」好不容易調整好心情,我笑道:「今
天比賽的對手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真的嗎?對手在哪堙H」
「他們好像還沒來,人家比較大牌嘛!」
「嗯,那為什麼………」
「咳!」她話沒說完,旁邊突然有人出聲。我這才看到,思嘉和何
曉鈴也來了,就站在一旁。
「喂!青青,妳把我吵起來,就是要我來當電燈泡嗎?」思嘉打著
哈欠,懶懶的道。
「不要亂講啦……」青青別過頭瞪了思嘉一眼,臉飛快的紅了起來

「好像不是亂講喔!」何曉鈴也來插嘴:「我今天終於知道『見色
忘友』四個字是怎麼寫了……」

眼看青青低下了頭,我正想打圓場,體育館塈N不防爆出一陣歡呼
聲,把我們幾人都嚇了一大跳。

轉頭向歡呼聲來源的方向看去,只見門口走進一群球員,細看他們
的球衣,原來是淡江的校隊。

他們一進體育館就開始練球,跑籃、跳投……和一般的球隊熱身沒
啥兩樣。唯一不同的是,旁邊尖叫的女生比較多,叫的比較大聲而
已……

隊長顯然看不下去了,向這邊一招手:「我們再去練個幾球!」

大伙兒應聲站起來就往球場走,我看了青青一眼,她抬起頭,臉上
紅暈未退,小聲的說了句:「加油。」然後又低下了頭。

我笑道:「謝謝……」然後忙跟著學長跑進球場。

一拿到球就發現,腳不再發軟,腦袋清楚無比,全身充滿不吐不快
的精力。看來,已經不緊張了。
大概是和青青聊到忘我,連緊張也忘了。
終於回復盡情揮灑著打籃球的感覺,同時,鬥志也浮上心頭。
練了幾球,背後突然傳來「碰磅」的一聲巨響,然後又是一陣嚇死
人的歡呼聲。我好奇的回過頭,只看到淡江那邊一個差不多有一百
九十公分的傢伙正在對著四週揮手,看來歡呼聲是因他而起。

觀眾瘋狂的喊著:「安可!安可!」我還搞不清楚狀況,那傢伙接
到隊友的傳球,運了幾下,突然衝進籃下,面對著籃框跳起來,「
磅」的雙手把球灌進去。

我咧!原來如此,這個愛現的傢伙!

再一看學長們,個個嘴巴張的老大,看來這個灌籃對他們打擊不小
。這可不行,還沒開打就怕了對方的話,那還有什麼勝算?
我用力吸口氣。
很久沒練灌籃了,一來剛上大學當人家學弟總得謙虛點,二來隨著
打球經驗增加,也覺得多練些在實戰中可以發揮的球技比較重要。
不過現在的情形,要是不回敬一個灌籃,恐怕在士氣上就輸了一截
。這節骨眼,士氣可能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調整好心情,我運著球加速衝入籃下,就著衝刺的加速度起跳,右
手順勢將球扣入籃框。
一落地,鬆了口氣,還好沒出醜。
一隻大手搭上我的肩,大象學長一臉的愕然,還帶著些許驚喜的表
情。學長們相繼圍過來:
「唷!灌的漂亮!」
「你什麼時候會灌籃的,臭小子!」
「幹得好!」
「國手也沒什麼了不起啦!我們這堣]有會灌籃的啊……」
看台上似乎也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還有幾個人在喊:「安可!」
隊長走過來,把球丟給我:「再灌一球吧!」
接住球,我退到三分線外,輕輕運著球,腳底一撐用力向前衝去,
在離籃框三步的地方奮力往上一拔躍起……
享受著身體彷彿飛翔在空中的快感,我把力量集中在右手,「碰磅
」一聲巨響將球灌進,落地之後,四週突然一片安靜。
呼!高中時霸氣十足的打球方式,好像有點回想起來了。
好一會兒,體育館堛瘍w呼聲只差沒把耳膜震破。
我們繼續練球,學長們似乎恢復了士氣,個個精神大振,看來一定
會有一場龍爭虎鬥了。

不久裁判吹了哨子,離比賽只剩十分鐘,我們雙方都走回自已的休
息區,準備稍事休息就開始比賽。

學長們這時都是興奮無比,不時拍著我的肩膀誇獎幾句,旁邊觀眾
的態度也開始有些轉變,由他們的談話中就可以聽出來:

「他們是哪個學校的啊?」
「看起來也蠻強的耶!」
「平均身高比淡江高喔!」
「你看那個12號身高不高,居然可以灌籃……」

只是一個灌籃就可以讓觀眾的態度有如此大的轉變,倒真的是始料
未及。說起來,這還得感謝青青,若不是她,我搞不好還在緊張呢
!更別談什麼鼓舞隊友的士氣。

想到青青,我向一旁望去,果然看到她站在離我們休息區不遠的地
方。一看還有七分多鐘才比賽,我忙向她跑去。

「喂!想不到你還蠻厲害的嘛…」一旁的思嘉先說話了。
「不愧是我們高中母校的籃球隊隊長…」何曉鈴接著說道,她在高
中時就看過我灌籃了,所以也不怎麼驚訝。

正要說話,身後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這位同學……」

我轉過身,原來是剛剛淡江那個灌籃的傢伙,他比我大概高半個頭
,一臉笑容倒是挺和氣的,那臉孔好似在哪兒看過,應該是四個國
手之一,也許我曾看過他的比賽吧……

「啊,嗨!」這人給我的第一印象還不錯,所以我也笑著和他打招
呼。
「你的身高居然可以灌籃,彈跳力實在很強耶!」他一臉佩服的神
情。
「哪堙A你才厲害,我看你灌得很輕鬆的樣子……」我倒不好意思
了。
「你是哪個高中畢業的?」
「我……」
正要回答,他身後一個女孩的聲音道:「他跟我同一個高中啦!」
咦?……這……這個聲音……
我整個人呆住了。
一個穿著輕便運動服的短髮女孩走了過來,挽住眼前這個傢伙的手
,笑著對我打招呼:「嗨!蘇君竹,好久不見。」
我沒有說話,身後的何曉鈴驚呼出聲:「香慈!」
她一個箭步衝向前,兩個女生興奮無比的手抓著手,然後抱在一起

原本清醒無比的大腦又混沌了起來,分不清心中那是什麼滋味。
沒錯,這個女孩,就是何曉鈴高中時的好友,我的同班同學。

是那個曾經用球丟我屁股,也曾經在大學聯考完那天,讓我寫下「
牛糞」這首詩的女孩,她的名字叫做──王香慈。

這麼說來的話,眼前這個笑容可掬,應該是國手的傢伙,就是她的
男朋友了?
何曉鈴興奮的道:「原來妳考到淡江來了,怎麼都沒跟我聯絡?」

「我那時剛交了男朋友嘛!很少在家堙K…」香慈說著又勾住身旁
那個傢伙的手,一臉的幸福美滿:「這是我男朋友,他叫做張國強
,是籃球國手喔!」
「你們好。」張國強笑嘻嘻的對我伸出了手:「香香以前就跟我提
過你,不過你不像她說的那麼酷嘛………」

香香?記得,以前我也是這麼叫她的。

「哪婸聾F?我只是高中時比較害羞……」笑著伸出手和他相握,
眼睛卻無法不去看勾在他手臂上的那隻手,有點訝異於自已的冷靜


「對嘛!」香慈轉向我,燦開了笑容:「你現在的樣子,感覺開朗
多了,我們好像聯考完後就沒有再聯絡過了吧?」

「是啊……」那紅潤的嘴唇邊微陷的酒窩,又把我拉進了時光隧道
,記憶中她一頭率性、清爽的短髮一點也沒變。

「這兩位是你同學嗎?」張國強突然出聲,我把視線轉回他臉上,
才發現他正盯著青青看。

「她們是我同學啦!」何曉鈴插嘴道。

「嗨!」這傢伙說著對青青伸出手,嘻皮笑臉倒是收斂了不少。

青青向後退了一步,臉上有些為難,一旁的思嘉冷冷說道:「我們
是來幫我們學校的籃球隊加油的,走吧。」說完拉著青青就往看台
上走。

張國強討個沒趣,正好這時裁判哨聲鳴起,離比賽只剩三分鐘了。

他向我擺擺手,又是笑嘻嘻的道:「待會兒球場上見囉。」然後和
香慈一起轉身走回淡江的休息區。

我閉上眼睛深呼吸幾下,向學長們走去,隊長正好在集合全部隊員
,所有人圍成一個圓圈,一起大喊:「加油!加油!加油!」

阿義學長拍拍我的肩膀,我卻似乎渾然無覺,腦子堜l終揮不去香
慈挽著張國強的手那幅影像。

裁判在場中吹哨要雙方選手入場,我嘆了口氣,跟在學長後面走進
球場,比賽終於要開始了。

雙方擺好跳球陣勢,張國強在我旁邊卡好了位,小聲的對我道:「
喂!那個綁馬尾巴的女孩子妳認識嗎?」

他說的是青青,我點點頭,他又道:「等會兒幫我介紹吧……」

聽到這話,我不禁錯愕,還來不及答話,尖銳的哨子聲響起,裁判
把球丟向空中,大象學長撥出球,正向著我這個方向飛來。

旁邊張國強挪出身子擋住我搶走了球,立刻長傳到籃下,對方上籃
得分。

看台上一陣歡呼,隊長跑過我身邊,拍拍我的屁股:「不要緊,你
去盯五號。」

這個五號不是別人,正是張國強。

換我們進攻,對方採取的是區域防守。

(PS:所謂區域防守,大致上來說,是指每個人各站定一個位置,
並防守進入自已區域的人。當然還得視情況調整、補位等等……)

隊長控住球,一看籃下大象學長卡出了位置,立刻一個地板球傳到
他手上。大象學毫不遲疑縱身一跳,冷不防一隻手從他背後伸過來
,無聲無息拍掉了球。對方撿到球,立刻長傳籃下,一轉眼又是兩
分。

阿義學長不耐煩的撿起球,看也不看就要傳給隊長,旁邊小象學長
剛喊了聲:「小心!」可是來不及了,球沒到隊長手上,對方在罰
球線附近抄到球,順勢一個跳投,「涮」的一聲,球應聲入網。

才開賽不到一分鐘,我們就以六比○落後。

隊長隱住了球,不理會周遭觀眾的鼓噪聲,大聲喊道:「大家不要
緊張,先進一球!」

這時張國強一邊防守我,一邊又道:「喂!她還沒有男朋友吧?」

我只覺得一股無名火冒上來:「不知道!」

球傳到我手上,我站在三分線外毫不遲疑的就出手投籃。張國強突
然起跳,差點把我的球封下來。

「框!」球碰框沒進,對方搶到籃板球,我們立刻回防。隊長提醒
大家:「盯好自已的人,不要讓他們有出手機會!」

我緊跟著張國強,突然,對方原本防守阿義學長的球員衝過來擋住
我,於是被張國強溜進籃下,接到傳球擦板得分。

換我們進攻,阿義學長拿球低身往右一閃,切入到了籃下,眼看就
要得分,誰知正要起跳時,對方的四號手一伸,硬是將他手中的球
拍下。然後馬上兩個傳球,又攻到我們那邊的籃下了。

張國強上籃,大象學長跳起來封阻,他停頓了一下,在空中把球傳
出三分線外。一個背號八號的矮冬瓜接到球,氣定神閒的瞄準、出
手,那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不偏不倚落入籃框中。

學長們都默不作聲,開賽兩分鐘,對方得了十一分,我們的分數還
停留在零。

隊長在大象學長耳邊說了幾句,我們再重新擺開陣勢。幾個傳球後
,大象學長在左邊籃下接到隊長高吊傳球,硬是頂住身後防守的人
,跳起擦板得分。

終於打破鴨蛋,大家恢復了點信心,還來不及高興,左邊底線出現
空檔,又被跳投得分。

一路往下打,淡江大學這幾個不愧是訓練有素的國手,不但跑位速
度快、戰術應用純熟、投籃準確度高,而且他們打起球來的那種順
暢感,實是我們所遠遠不及。
幸好,對方只有一個背號七號的中鋒身高較高,大概不到195公分
。張國強是第二高的,約190公分。另外四號和六號都在180左右,
不會比我高;而他們的八號,搞不好還不到170公分呢!

但即使大象和小象學長不斷利用身高優勢在籃下單打,這場比賽仍
是從一開始就打得艱苦萬分。一個多月來苦練的人盯人防守,在對
方純熟的戰術運用和快速跑位之下,顯然發揮不了多大功效。只能
眼睜睜的看他們投進一球又一球。

比賽進行了六分鐘左右,比數已拉大到三十四比十六,有點慘不忍
睹。教練叫出第一次暫停,在隊長耳邊不知說了些什麼。

然後重新上場,對方的四號正比著手勢要隊友跑位時,隊長突然向
前竄出抄走他手中的球,一個人帶球快攻得分。

還來不及喝釆,隊長又在前場抄下一球,順手傳給正在籃下的小象
學長上籃得分。

「耶!」小象學長投進後和隊長互相拍了一下手。

對方進攻,大象學長在籃下狠狠賞了淡江的中鋒一個大火鍋,把我
們的士氣提升到最高點。

阿義學長撿到球,一個人運球突破,衝過中場線後,假動作騙過六
號,再一個大轉身將四號拋在身後,一下子到籃下,在矮冬瓜八號
面前跳起,挑籃得分。

看台上爆出一陣歡呼,這是今天第一個送給我們的歡呼,阿義學長
剛剛那個單打實在是太帥了,果然不愧是常常以麥克喬丹自許的人

大家忙過去拍馬屁一番:
「哇!阿義!終於發威了喔!」
「什麼阿義?叫我喬丹!」又是一撥頭髮。
「是是!喬丹,繼續發威吧!」
「我們會儘量傳球給喬丹學長………」
一陣馬屁把阿義學長拍上了天,我們會這麼做不是沒有理由的,阿
義學長一旦打出信心,那可真是銳不可當。
果然,他馬上又搶到一個籃板球,單槍匹馬直搗對方籃框,在底線
轉身勾射,再添兩分。

我們漸漸追趕失分,我也接著投進一個三分球和一個中距離跳投。

這時比賽的氣勢已經扭轉,淡江不再予取予求,我們的攻勢也越來
越順暢。隊長頻頻找到空檔傳出一個個助攻,再加上阿義學長已經
是火力全開,怎麼投怎麼進,雙方分數越來越接近………

離上半場比賽結束還剩六分半時,比數五十二比五十一,已經追趕
到只落後一分,這時張國強三分球出手不進,大象學長搶到籃板,
立刻傳給隊長,隊長運過半場,看也不看的將球往籃框附近一拋,
阿義學長跳起來,在空中接住球,第一時間擦板得分。五十三比五
十二,終於反敗為勝,這場比賽我們第一次領先。

哨聲響起,淡江要求暫停。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