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我們在觀眾瘋狂的歡呼聲中走回休息區,學長們怎樣我是不知道,
不過我內心早已被興奮的情緒佔滿,甚至剛剛恨不得痛扁張國強一
頓的憤怒也不知消散到了哪堨h………

阿義學長接過一旁遞過來的水,灌了一口,一撥頭髮道:「國手也
沒啥大不了啦!我可是以NBA為目標的………」

「對嘛!沒有人擋得住阿義……不,喬丹學長的單打……」
「還有,隊長的助攻簡直可以比美魔術強生……」
「麥可喬丹和魔術強生在同一隊,國手算什麼……」

有道是:呼聲、掌聲、馬屁聲,聲聲入耳;香屁、臭屁、馬後屁,
屁屁中聽……

就在阿義學長快飛起來時,隊長說話了:「大家還是不要大意,保
持士氣,知道嗎?」嘴巴雖是這樣說,我看他心埵迨w暗爽到翻了


一分鐘的暫停時間很快過去,隨著哨聲重新響起,我們原班人馬精
神飽滿的回到球場上,大概是這一個多月的特訓發揮了效果,即使
用人盯人防守,學長們看起來沒有人是累了的。

淡江發球,我盯住張國強。

幾個傳球,球傳到六號手上,他毫不遲疑就在三分線外出手投籃。

「框」沒進,大象學長奮力抓下籃板,對方的進攻模式並沒有改變
,我看到隊長點了點頭,嘴角露出微笑,就知道,他已經有信心打
贏這場比賽。

球到了阿義學長手堙A突然我看到原本該防守隊長的四號往阿義學
長衝去,忙叫道:「小心!」

來不及了,那四號和八號硬是把阿義學長夾在中間,八號低身就把
球往上一撥,順勢接住球傳到六號手上,六號出手,三分球進。

一切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內發生的事,還沒回過神來,對方又一人一
個的盯住了我們。莫非他們也開始和我們一樣用人盯人防守?

這個疑問很快得到解答,球傳出來,隊長拿到球,四號和六號快速
移動之下,又包夾住了隊長。

這不是人盯人防守!是全場包夾防守!

所謂全場包夾防守,大略上就是:只要敵方一有人拿到球,馬上由
最近的兩人對拿球的人包夾,讓他動彈不得,以便抄球。假若對手
將球傳了出來,則由另一組兩個人去包夾拿到球的人,直到抄球成
功為止。
說起來是很容易,但若是沒有極佳的體力、腳力、速度、合作默契
和長時間練習,根本不可能辦到。這是一種比人盯人防守難度更高
、更耗費體力的防守方法!通常只有在職業級的比賽才看的到!

而如今這樣的防守竟是針對我們?

由不得我們不信,隊長困難的將球傳出來,小象學長接到球,還來
不及看清周遭,手中的球已被撥掉,對方快傳到籃下上籃,又是兩
分。

我們快速的跑位,這次球傳到我手上,我把心一橫,放低重心打算
甩掉左邊的四號和右邊的張國強,誰知只運了兩下球,手中的球竟
不翼而飛,回頭一看,原來被四號抄走,他把球往籃下一拋,張國
強接住後直接起跳……

「碰磅!」一個強而有力的大灌籃。

籃框的震動和看台上的歡呼聲一樣久久不息,我們卻沒時間發呆,
因為,他們一進球,立刻又開始了嚴密的防守。

隊長直接把球用力一丟,想傳給在籃下的大象學長,結果球還沒到
大象學長手中,對方七號縱身一跳,接走了球,一個長傳給三分線
外的八號,一出手投籃,又是一個不偏不倚的正中三分球。

那刺耳的「涮」一聲,正式宣告了我們接下來的命運…………

腦中只剩一片空白,不斷的被抄球,被投進球,重新開賽之後,短
短的五分多鐘不知是怎麼過去的,總之,好不容易上半場結束的長
哨聲響起了…

回到休息區,學長們都不說話,抬頭看一眼計分板,我們的分數停
留在剛剛暫停前的五十三分,而淡江的分數卻躍升到了七十八分。
也就是說,在這幾分鐘之內,我們一分都沒有得,而淡江得了二十
六分!

原本你來我往的激烈比賽,好像假的一樣。

看台上傳來的談論聲再度打擊著我們,原來觀眾的反應會對選手造
成這麼大的影響;左一句這場比賽已經沒看頭了啦,右一句淡江簡
直太強了啦………

我再也受不了,站起身打算去洗個臉冷靜冷靜,學長們沒有人理我
,大概受到太大的打擊吧。

洗完臉,乾脆走出體育館外,相對於館內的人聲嘈雜,外面顯得冷
清許多。

深呼吸幾口氣,正要往回走,卻見青青正好迎面走來,她臉上的笑
容讓我心堛瘋{悶消減不少。

「喂……你還好吧?」
「嗯…」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
「喂……」
「嗯?」
「他們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嗯…有…」
「你放棄了嗎?」
「這……」
我不知道自已有沒有放棄,根本已經無法思考了。
「喂……」
「嗯?」
「我覺得,要盡全力……」
「我是盡了全力啊……」
「那就好,就算輸了也沒啥大不了的,畢竟對方是國手嘛。」
「………」
「不要愁眉苦臉啦!」

像有魔法似的,我的腦袋漸漸清楚起來…
「好!」我給她一個笑容,從她的表情,我想她也知道我恢復了些
自信。
大概是因為我一直盯著她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看向遠方,
就在那一瞬間臉上出現了些許詫異的神情。
順著她的視線轉頭向後看去,我不禁也是一呆。
不遠處一棵樹下,香慈和張國強正旁若無人的聊著天。我不自覺的
盯著他倆親暱的模樣,竟是移不開視線。
好一會兒,青青突然出聲道:「喂!牛糞,她就是你的芙蓉吧?」
我這才把視線轉回來,看著她一臉的似笑非笑。
「妳……怎麼會知道?」
「拜託!你寫在臉上了,寫的一清二楚。」
「呃……」
「比賽快開始了,我們進去吧。」
「好……」
臨走,忍不住回頭,這時正好張國強擁住香慈的肩膀,兩人的嘴唇
印在一起。
感覺周遭的氣流都靜止下來似的,我又呆住了,在香慈的雙手環上
張國強的脖子時,頓覺吸進來的空氣卡在胸口。
用力一旋腳跟,我往體育館走去。
面對眼前喧鬧的人群,卻是若無所覺,背靠在門口旁的牆壁上,只
感到眼前所見,腦中所充塞的,全是剛才那一幕。
下半場的比賽快開始了。

一會兒,我才注意到,青青還站在身邊。
勉強將嘴角上揚,我不知道那算不算微笑。
她回報給我一個淺淺的笑容,我低下頭,努力調整心情,待會兒還
有下半場的比賽要打呢!
依稀感覺到青青走近身旁,碰了碰我的手臂,還來不及轉過頭,突
然,她飛快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然後急忙頭也不回的跑進體育館
堙C
啊………
像是一陣電流,從臉頰通到全身,有那麼一瞬間,整個頭腦像清空
了一樣……
我沒有發呆太久,體育館媔ルX的長長哨聲把我拉回現實,一回過
神才想到這是下半場即將開始的哨聲,連忙往球場跑。

推開人群,一眼就看到大象學長已經站在中場線準備跳球,立刻跑
進球場,隊長看我一眼,沒說什麼,那失去鬥志的眼神我還是第一
次看到………

再看其他學長們,也是個個垂頭喪氣,顯然上半場結束前那五分鐘
留下的打擊還沒有消失,這樣子繼續比賽下去結果可想而知。

雙方卡好位置,我突然發現,剛才練球時那種全身充滿精力、狀況
奇佳的感覺又再度湧現,而且更加強烈,像是每一寸肌肉都蓄滿了
能量。

一分鐘前,腦海中還盤旋著張國強和香慈接吻的那一幕,但現在,
我只感覺到臉頰上青青留下的溫熱………幸好是在比賽中,沒人會
注意到我發紅發燙的臉。

張國強過來卡位,好像也不如上半場那麼強硬,難道是他認為這場
比賽已經贏定了,所以放鬆下來?

沒時間再細想,一聲鳴笛,下半場正式開始。

球被對方的中鋒撥出來,四號接到,一個快又直的長傳穿過大象小
象學長中間,直達籃下六號手上,擦板得分。

四周觀眾一陣鼓噪,我甚至聽到一句:「沒什麼看頭了啦!」

淡江一進球又開始全場包夾防守,絲毫不給我們喘息的機會。好不
容易將球傳過中場,淡江六號和八號包夾住了隊長,我忙跑到隊長
身後出聲示意他傳球。

然而隊長卻被對方訓練有素的動作困住了,看他忙於閃躲對方的抄
球,根本沒聽到我的聲音。

此刻的我,情緒雖是亢奮無比,但頭腦也是異常清醒,場上所有人
的動作,全都看的一清二楚。我看到隊長雙手緊抓著球努力想找到
傳球對象,卻還要閃躲對方敏捷的抄球動作………也看到六號和八
號兩個人四隻腳站的位置巧妙至極,隊長根本難以移動,八號的左
手悄悄移到球下方,眼看向上一撥就可抄走球………

還來不及細想,我已向前竄出,果然八號一伸手拍掉隊長手中的球
,就落在我眼前,我撿起球,腳踩在三分線外,眼角似乎瞄到六號
八號轉向我包來,但我才不管,因為接到球那瞬間,我早已做好投
球準備動作……

一個旱地拔蔥起跳,穩穩將球投出,「涮」一聲,三分球應聲入網
,對方採取包夾防守以來我們首次得分。

不理會其他人的反應,我把注意力集中在準備發球的張國強身上,
只見他好整以暇的尋找傳球對象,一個假動作之後傳出地板球給四
號……

腦中還沒思考,身體已經先行動了,我在接近籃下的位置抄到球,
輕鬆上籃得分。

「耶!」大象學長歡呼出聲,跑過來和我互相擊掌。小象學長也拍
了一下我的屁股,一口氣追回五分,看來士氣有一點恢復了……

「回防!」隊長的大吼聲提醒了我們比賽還在進行,忙往回跑,可
惜來不及了,被對方快攻得逞,八號上籃得分。

阿義學長發球時,隊長湊到我耳邊:「他們用兩人一組的包夾防守
,我們就用短傳,不要離我太遠,記得在被包夾之前把球傳出來…

我點點頭,隊長不愧是隊長,很快的恢復了冷靜。
球發出來,隊長接住球,張國強果然一個箭步要衝過去包夾,他人
還沒到,隊長看也不看的,一個帥氣的背後傳球傳給了我,我立刻
運球往前衝。

還沒到半場,對方的六號和四號又向我包來,我立刻收球,地板球
還給了隊長,隊長一接球,右手一甩快傳給了籃下的大象學長,大
象學長強攻籃下,球進,淡江七號打手犯規,加罰一球。

看台上小小聳動了一下,一些正準備離開的觀眾又坐了下來,雖然
現在還輸二十幾分,但我們已不像剛才那般一籌莫展,漸漸打出了
士氣。

大象學長罰球,球碰框沒進,小象學長在左邊籃下搶到籃板球,補
進得分。

八十二比六十二,落後二十分。

淡江的四號大叫:「不要在意,再進一球!」企圖挽回士氣,可惜
,我們的鬥志這會兒可正旺著呢。

八號投三分球,被阿義學長從正面賞了一個大火鍋,隊長撿到球,
和阿義學長兩人幾個短傳,阿義學長在底線跳投得分。

我們終於調整好自已的節奏,不再受制於對方的全場包夾防守,加
上急起直追的士氣,比賽剩下八分鐘時,比數九十三比八十三,只
落後十分。淡江叫了下半場第一次暫停。

我們在觀眾如雷的掌聲中走回休息區,一個二年級的學長拿毛巾給
我,我忙道:「學長,我自已來就好………」
「厚!拿去啦!你剛才真是帥呆了喔!」
「哪有……」
「真的啦!沒看過你這樣打球……」
「我……」
正要回答,頭上被拍了一下,阿義學長道:「他說的沒錯,我以前
都不知道你單打動作這麼好,早知道就找你單挑……」
我笑了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隊長喝了口水,道:「那應該是他進大學之前的打法,跟你很像,
不過,他的射程比你遠……」
「哼!等比賽完,我們來一對一打個幾場……」
「唉唷!我哪敢跟喬丹學長打一對一啦……」
「管你那麼多,你跑不掉了。」
隊長在一旁笑著看,沒有再說話,暫停結束的哨聲響起……

比賽再度開始,我發現到,淡江的選手們表情都變了,一改剛才輕
鬆自如的神色,連張國強也不再嘻皮笑臉。

一看隊長也皺起眉頭,想必他和我一樣發現,這群國手似乎要玩真
的了,只是,他們還有多少本事沒使出來呢?想到這堙A一股傲氣
湧上心頭,要來就來吧!

對方四號在中線的地方控好了球,高舉著一根手指,然後一揮手,
其他四個人突然同時快速移動起來,莫明奇妙的,六號在三分線外
出現空檔,球傳到他手中,他立時出手,投出去的球在空中劃出一
道長長的弧線,然後像水流進漏斗那般自然的滑進籃框中。

換我們進攻,淡江竟然不再採取全場包夾防守,而回復成區域防守
。阿義學長一個轉身跳投得分,我們連忙回防,奇的是他們也不再
快攻,五個人慢慢走過來。

四號這次比著四根手指頭,最後球傳給三分底線的八號得分。

國手不愧是國手,只見淡江四號氣定神閒的控球,手中暗號層出不
窮,指揮隊友跑位,幾乎每次都能製造出我們防守的漏洞。

而六號、八號和五號張國強這三個人,除了熟練的交叉跑位、擋人
,三分線外的出手投籃命中率更是高的驚人,幾乎讓我們籃下身高
優勢無用武之地……

幸好他們改採區域防守後,我們的進攻順暢不少,阿義學長內切外
投,大演個人秀,一時之間還不至於輸太多。

可是對方的戰術運用確實比我們強得多,又大多是三分球得分,比
賽剩下四分三十八秒時,比數被拉大到一一五比九十八,落後十七
分。教練叫出了最後一次暫
停…………

我們回到休息區,淡江的選手們根本沒有下場休息,在場上談笑自
若的練球。
張國強走過來,香慈跟在他身後。
「喂!」香慈先和我打起招呼:「你打球的方式變了耶,一點都不
像以前的你。」
腦海中閃過剛才她和張國強接吻那一幕,我笑著回答:「沒辦法嘛
,籃球是五個人打的………」
「他以前的打球方式是怎麼樣?」張國強問道,眼神卻是左顧右盼
,不知在找什麼。
「嗯……他以前啊,一拿到球就想得分,打起球來兇捍的不得了…
…」
「是嗎?一點都看不出來……」他轉向學長們:「不過你們真的打
的不錯,我們現在可是盡全力在打喔!」
「那真是我們的榮幸……」隊長面無表情的道。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上場吧!」張國強說著轉身就走。我看著香
慈的身影跟在他身後,有點訝異於自已的心情。
那是混雜著一絲絲難過、一絲絲不捨的情緒,但卻遠不如想像中的
無法釋懷,反而像是終於放下肩上沈重已久的包袱,鬆了一口氣似
的。
和剛才的失魂落魄比起來,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轉變,一時之間也說
不上來。

正想間,頭上被拍了一下,隊長道:「喂,剛才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
「她說,你以前打球得分慾很強,又很兇捍,是真的嗎?」
「啊,那是以前不懂得團隊合作的重要性,現在不會了啦……」
「還記得那種打球方式嗎?」
「啊?我………」
「等一下我會儘量傳球給你,表現給我看看。」
「可是………」

這時哨聲響起,暫停結束了。

邊走向場上時,隊長道:「我問你,影響比賽勝負的關鍵是什麼?

「這個嘛……節奏的掌握、體力、技術………」
「不對!最重要的是氣勢!」
「嗯……」
「氣勢強,就可能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實力,也會相對減弱對手的氣
勢和實力……」
「我好像有點懂了,可是……」
「反正我們也沒有別的辦法了,你就儘量發揮吧!希望能帶動我們
的氣勢…」

隊長不再說話,因為對方已經開始進攻。

開什麼玩笑,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恢復以前的打球方式?自從上了大
學,我早已習慣團隊合作的打法,也失去了那種一上場就拚命想打
敗對方的好勝心……

淡江的球傳到張國強手中,他三分線外出手,我攔阻不及,又是一
個三分球入網。

張國強跑到我身邊道:「你們是不是放棄比賽了?其實我們是受過
訓練的,輸給我們也沒什麼啦………」
「喔……」
「對了,剛才去找你,怎麼沒看到那個綁馬尾巴的女生?」
這小子!原來,他來我們休息區的目地,是為了青青。
「她應該在觀眾台上吧。」我淡淡的答。
「等一下比賽結束我會去找你,幫我介紹喔。」說著指了指觀眾台
上某個地方,一貫的嘻皮笑臉。

我抬頭看了看他指的方向,不再答話,心埵乎想通了……

高中畢業後,打球不再好勝心十足,大概是因為,失去了某個總是
在場邊看我打球的人………

然而現在,想要贏的心情再度湧上心頭,從來沒有過的強烈……

不再是因為淡江休息區堛滬遠O,而是為了看台上,一雙眼睛正望
定了我的青青。
我絕對不要在她面前輸球!想到這堙A伸手摸了摸剛才臉上她親過
的地方……

高中時的打球方式嗎?可是,隔了這麼久,會不會有問題?……

隊長運著球走到我身邊道:「交給你了。」

管他的!不試試看怎麼知道?
「好!我來!」我說著接過球。
向著觀眾台上的青青揮揮手。站在離三分線一步遠的地方,我毫不
遲疑的出手投籃。

隨著球進籃的聲音,我不再想別的事,腦中只剩下勝利兩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