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我………」
「什麼事?」
「我……我………」
「嗯?」她津津有味的吃著手中的烤魷魚。
「我……我喜……我……」
「你不是很餓嗎?怎麼不吃呢?」她又塞了一塊進嘴堙C
「我……」
「你到底想說什麼啦?」她噗嗤一聲笑出來。
「我……我……」
支支吾吾了半天,結果還是說不出來,只搞得自已面紅耳赤,呼吸
困難。
「啊!」青青突然大叫:「有渡輪耶!我們去坐好不好?」
「好………」
跟在蹦蹦跳跳的青青後面走,我不禁暗罵自已沒有用,連一句「我
喜歡妳」也不敢講………
也許剛剛的氣氛不對吧?總不能在她滿嘴魷魚的時候告白……
沒關係,還有機會。

這時太陽斜到了地平線上,眼看就要落下,黃昏的陽光反射在河面
上,顯得更加絢麗,柔和的光線把眼前的一切都籠罩在金黃色之中

跨上渡輪,和青青並肩坐在船尾,她興奮的看著船在水面劃過時濺
起的水花,我卻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夕陽餘暉下,一切像是與世界隔絕般,或者說,整個世界堨u剩下
一幅景像。那是一個女孩,正扶著船上的欄杆,睜大好奇的眼睛往
下看,笑容埵陬蛣ㄧX的純真………

我沈浸在這美麗的畫面之中,一直到她出聲喚我,才如夢初醒……

「狐兄……」
「呃……嗯……」
「我可不可以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此刻她就算要我跳下船,恐怕我也不會拒絕。
「當然,什麼事?」
「你……可不可以寫一首詩送給我?」
原來是詩人的癮頭又發了,我笑道:「什麼樣的詩?」
「都可以啊……你答應了嗎?」青青滿臉興奮。
「嗯……不過,我寫的不好,妳不能笑我喔……」
「不會不會,你什麼時候要寫給我?」
看到她滿臉祈求的眼神,真想告訴她「我現在就寫給妳!」
可惜,我自知不是那種可以七步成詩的人。
於是想了一下道:「我得要有情緒和有靈感的時候才寫的出東西來
耶……不過我答應妳一定會寫,OK?」
「好是好,可是你這個人那麼健忘,真的會記得嗎?」
「會啦……」
「我看這樣好了……」青青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在背包娷膚銦C
太陽已經下沈了一半,天空變成橘紅色,參雜幾片灰色的雲,一切
的事物看起來都是那麼美好………
這樣的情境,用「浪漫」來形容是絕不為過的。
「這個給你,」她笑著遞過來一張淡藍色的信紙:「要隨身攜帶喔
!有靈感的時候馬上拿出來寫,就不會忘記了……」
我的心臟又開始加速跳動,呼吸也轉為急促,伸出手接過信紙時,
我鼓起勇氣……
「青青,我……」
「怎麼了?」
「我………我………」
「為什麼吞吞吐吐的?你該不會想後悔不寫吧?」她嘟起了嘴。
「不是啦!我……我……我喜…………我………」
「到底怎麼了嘛?」
「我……我……我覺得…今天天氣很好……」
我的天啊!
青青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笑道:「對啊,所以我們才看的到這
麼美麗的夕陽嘛……」
「對啊對啊……」真想跳河自殺。
還好眼前的是青青,若是思嘉的話,她大概會說:
「你是白痴啊?」
結果整個晚上,我再也不敢嚐試告白,回學校後,約好隔天一起吃
晚餐,就送她回女生宿舍了。
然後我幾乎是一路嘆著氣走回男生宿舍。
今天天氣很好?
唉!實在是遜斃了!

幸好約了青青明天晚餐一起吃麥當勞,我還是有機會的。

但是要怎麼樣出口告白呢?簡單的一句「我喜歡妳」竟然比寫出洋
洋灑灑一大篇情書還難?實在是……

回到宿舍,決定聽聽別人的建議。

一走進寢室就看到桃太郎,我立刻問他:「喂!如果要向女孩子告
白,你會怎麼做?」

桃太郎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漫畫,想了一下,道:「這還不簡單,只
要告訴她:『我喜歡妳!』然後立刻緊緊抱住她就成了………」

嗯……果然,和我想的差不多,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呵!

這個時候山雞進來了,問道:「你們在聊什麼?」
「啊……山地人問我,要怎麼向女孩子告白。」桃太郎道。
「哎唷,這個問我就對了!」山雞一屁股坐在床頭,道:「追女孩
子,不能讓她有拒絕的機會,我來教你。先出奇不意告訴她:『我
愛妳!』然後緊緊抱住她,立刻對準她的嘴巴給她一個熱情的吻…
……」

「可是……」我道:「這樣會不會太激烈了?」
「這你就不懂了!」他拍拍我的肩膀:「女人就是喜歡熱情的男人
………」

還來不及回答,門「碰」的一聲被推開,嘉宏進來了。

「馬的…」他問道:「我剛在外面聽到你們說什麼女人男人的?…
…」
「是這樣啦,山地人問我要怎麼向女孩子告白……」山雞道。
「厚!這個來問我就好了嘛!」嘉宏反手把門碰一聲關上,續道:
「馬的,追女孩子,只要先出其不意的告訴她:『我愛妳!』然後
………」

「拜託!」我忍不住打斷他:「這個我也知道啦,有沒有別的?」

嘉宏一屁股坐在我的書桌上:「馬的,接下來才是重點,不同個性
的女孩子,就要用不同的方法………」

咦?好像有點道理,我不禁心生敬意,坐正身子認真聆聽。

「不同個性的女孩子,所喜歡用的『體位』也不一樣,所以如果是
比較活潑的女生,就^#%&$#^%$&$%^%$^&%$&………」

哇咧!
我到這時才發現,問他們的意見根本就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看來還是只能靠自已了。

*******************************************************

想來想去,最後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告白還是須要氣氛的。於
是決定約青青去看部浪漫的愛情電影,然後利用電影的美好氣氛向
她告白。

隔天星期五晚上,我和青青坐在麥當勞堙A一邊吃,一邊東扯西扯
的閒聊。我其實沒什麼食慾,腦子堨u在想著待會兒的計劃。

麥當勞堣@如往常的坐滿了人,高談闊論聲此起彼落。

吃到一半,我鼓起勇氣:「ㄟ……青青,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看電
影?」
「好啊………」青青毫不猶豫的回答。
「那……」
「啊,對不起,」她突然又想到什麼似的拍拍頭:「今天不行耶,
我必須早點回去………」
「為什麼?」我大失所望。
「我明天一大早要搭火車回家,所以今天不能太晚睡……」
「回家?」
「對啊,我爸爸叫我一定要回去一趟……」
「喔………」
大概是我失望的表情太過明顯,青青笑道:「不要這個樣子嘛,等
我回來我們再去看啊。」
「嗯………那,什麼時候回來?」也只好這樣了。
「後天晚上。」
後天是星期日,隔天星期一就要上課,所以也不太可能回來後馬上
去看電影。
天啊,那我還要等多久?

算了,沒有氣氛也無謂,我決定豁出去了………

「青青,我有一件事想跟妳說……」
「說呀……」
「我…………」
「什麼?」
「我……那個……我喜……」
「怎麼了?」
「我……我喜歡……我喜歡……」
「喜歡什麼嘛?」她直直盯著我的眼睛,笑了出來。
「我…我喜歡……我喜歡……喜歡吃麥當勞的薯條………」

天啊!又………

「對啊,比肯德基的好吃多了,香香脆脆的……」她居然一本正經
的回答。
「對啊對啊……」
「啊……那這些我吃不完,都給你吃好了……」
「謝謝……」

該死!這是第三次了………

青青滿臉笑容的把薯條堆到我面前,我一根一根塞進嘴堙A不知道
自已臉上的表情是不是也像冷掉的薯條那麼僵硬………

她一邊看著我吃,一邊道:「喂,下星期一校慶,我和思嘉要當司
儀耶!」
下星期一校慶?對喔!我都忘了。
「當司儀?」
「對啊,是思嘉硬拉著我去,還說什麼美女就該站在大家都看得到
的地方……」
「嗯……」

這個不太妙,可能會讓我多出不少情敵。可惡的思嘉!

「你會來吧?」
「應該會,」說到校慶,我才突然想到一件事:「頒獎的時候,學
校好像要頒一個什麼最佳精神獎的獎狀給我………」

「真的嗎?」青青興奮的大叫:「那不就可以在司令臺上看到你?
………」
「沒錯……」
「咦?等等,為什麼你有獎狀?」
「這………」我對她眨眨眼睛笑道:「大概是對殘障人士的一點補
償吧。」
一聽到我這句話,青青原本充滿笑意的眼神立刻黯淡下來,低頭看
著桌子道:「對不起……」
「沒關係啦!」我忙道:「又不是真的殘廢了,只是不能打球而已
嘛……」
「對不起………」她還是重覆著這一句,眼角有些兒溼了。
真是糟糕,告白不成也就罷了,居然還把人家弄哭,實在是……
「那這樣吧!」我靈機一動,遞給她一張面紙道:「既然妳那麼內
疚,就請我看電影當做賠罪怎麼樣?反正下星期一是校慶,我們星
期日晚上就去看………」

打鐵要趁熱,我下定決心在看完電影後就馬上告白。否則到了星期
一,不知道會不會多出一堆蒼蠅。
青青還紅著眼眶就笑了出來:「好啦!你厚……」
耶!成功了!
「那我去火車站接妳。」
「嗯………」
這天晚上雖然又出師未捷,不過也算是向前邁進了一步……
陪青青走回女生宿舍,再慢慢走回男生宿舍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
……
打開寢室的門,桃太郎、西瓜太郎、山雞和嘉宏坐在我的床上,各
自聚精會神的看著手中的撲克牌,根本沒人注意到我。
看到嘉宏一屁股坐在我的枕頭上,我忙道:「喂!不要坐在我的床
上玩啦………」
「馬的!大老二!拉!」嘉宏突然大喝一聲。
「三小,又拉了喔?」
「你今天怎麼那麼好狗運?」
「機車咧!……」
「馬的,我賭神的外號不是叫假的啦!」嘉宏一邊收錢一邊道。
「喂,可不可以去別的地方玩?……」我無奈的在椅子上坐下來。
嘉宏不理我,突然面色凝重的低頭不語,一會兒……
「噗∼∼∼」
一聲巨響從他的屁股和我的枕頭交接處傳出………
「噓……馬的,終於把這個屁放出來了。」這小子一臉滿足的表情

大伙兒紛紛掩著鼻子逃出寢室,我也不例外,臨出門口,不禁回頭
看了可憐的枕頭一眼……

其他人很快跑到窗戶旁邊大口吸氣,無奈我腳上有傷,才出門口就
被嘉宏追上。他扳住我的肩膀道:「喂,山地人,交錢。」

「交什麼錢?」我瞪著眼前謀殺我枕頭的兇手。
「你忘了嗎?馬的,這個星期日晚上要去唱歌的錢啦……」

我這才想起,這個週末是本月份第二個星期日。依照慣例,每個月
的第二個星期日是我們在KTV舉行「單身慶祝晚會」的日子。

嘿嘿……誰還跟你們開單身慶祝晚會?

「不好意思,忘了告訴你們,我就快脫離你們的行列了……」
「馬的,什麼意思?」
「也就是說,我快要脫離單身了,哈哈哈………」

「真的?馬的……」嘉宏露出羡慕的神情。
「而且我星期日晚上就要和美女去看電影喔……」
「哇………」他嘴角的口水拖得更長了。

其他人聞言也紛紛靠過來:

「喂!那個女生是誰?」
「你們要去哪堿鸕|?」
「帶來給我們看一下啦!」
「對嘛對嘛………」

我不再理睬他們,一想到後天晚上的計劃,心情就莫名奇妙的亢奮
。雖然,因為我們的單身守則有規定,退出單身俱樂部的人要出錢
請大家唱一次歌,導致我的皮包堣@下子又少了好幾位國家元首。

但是,這也絲毫影響不了我的好心情了……

不知是因為興奮過頭,還是因為前一陣子在醫院睡太多,從這天晚
上開始,我連續失眠了兩天………

一直到星期日早上,才終於好不容易睡著。

**********************************************************

猛然驚醒,第一眼就看到西斜的陽光射在自已身上。一看手錶,我
立刻用力坐起身,忘了頭上是上舖的床板………

「碰!」頭頂結結實實的在木板上撞了一下。

然而顧不得疼痛,火速跳下床穿衣服。青青搭的火車六點半到站,
現在已經六點十分了。

大概從成功嶺結訓之後,穿衣服就再也沒有這麼快過,三分鐘後我
已經跨上機車往火車站的方向狂飆。但是,週末傍晚的台北市交通
實在太不給面子,好不容易到達時,已經是六點五十五分。

停好機車,用最快的速度走到車站大廳,又花了近十分鐘。一瞥眼
間看見青青站在電扶梯的出口,頭垂得低低的,手上提著一袋看來
不輕的行李。

我快步走到她面前,邊接過她手中的行李,邊露出最誠懇的表情…
「對不起………」
青青這才猛然發現我似的抬起頭,接觸到她的眼神,我不禁一征,
因為在她眼底,竟是有著一抹憂愁。
但那也只是一閃即逝,她馬上綻開笑容:「你怎麼遲到那麼久?」
「我……我睡過頭了……對不起……」
「什麼!這種時間你竟然在睡覺喔?」
「我………」
「我等了好久耶!你要怎麼補償我?」她嘴巴上這麼說,眼底卻充
滿了笑意,絲毫沒有責備的意思。我想我剛剛是眼花了吧………
「我………」
「跟你開玩笑的啦!我們走吧……」說著拉住我手上行李袋的另一
條帶子,就拖著我往捷運站走。
青青知道醫生不准我騎機車的事,所以我當然也不敢告訴她我是騎
車來的。搭上捷運,我們到了學校附近的電影院。

一到電影院我就傻住了,放眼望去,不是打打殺殺的動作片,就是
搞笑無厘頭的喜劇片,哪有什麼可以培養浪漫氣氛的文藝愛情片?

「呃……妳想看哪一部?」
「我……」她突然回過神來似的:「都可以啊………」
「喂!」我看著她的側臉:「妳今天有點心不在焉,怎麼了嗎?」
「沒事啦!」她笑了笑,視線很快在電影院的看板上掃過:「好像
沒什麼好看的片子耶………」
「對啊…」我有點苦惱:「到學校的大禮堂看看在放什麼電影好了
……」
走進校園,大禮堂裡放映的是梅爾吉勃遜主演的,曾得過奧斯卡金
像獎的『英雄本色』。
看在青青很想看的份上,雖然這部電影似乎不可能製造出什麼羅曼
蒂克的氣氛,我們還是進去看了。

電影由威廉華勒士的童年演起,一開始似乎平淡,卻逐漸緊緊抓住
我的視線……一場又一場向暴權宣戰的戰役中,別人有沒有被感動
我不知道,因為我早已溶入那一股為自由而戰的熱忱中了……

到了最後,華勒士中計被英格蘭所擒,送上刑場受盡唾罵和苦刑,
我感覺到青青的手抓住我的右臂。華勒士最後喊出一聲:
「Freedom∼∼∼」,大斧終於向他的頸間揮落時,我遞給青青一
張面紙,也順手拂去自已眼中的水滴。

散場了,步出電影院,已是不知不覺到了晚上十點半。

我打破沈默:「去吃宵夜吧?」

青青抬起頭笑笑,眼角還能看到沒擦乾淨的淚痕,那模樣實在惹人
疼愛。也許是剛才華勒士在我心中留下的英雄氣概發作了吧,我在
心媟t暗向自已發誓,要當一個永遠保護她的人。

「好啊……」

我們站在校門口對著滿街的小吃攤看了一會兒,然後相視一笑,同
時很有默契的往麥當勞走去。

青青今天的話特別少,把薯條倒了一大半給我之後,就默默吃著。

想來是剛剛電影的悲傷情緒還環繞著她吧……
我試著找話題:「嗯,一定要找一天親自到蘇格蘭去,看看威廉華
勒士長大的地方……」

聽到這句話,她的身體微微震動了一下,緩緩抬起頭。眼角又慢慢
滲出淚水。

「別哭了嘛……」我忙抽出一張面紙:「那只不過是電影啊……」

青青並沒有接過我手中的面紙,只是搖搖頭。我有點不知所措的把
面紙硬塞進她手堙C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來,終於開口說話:「我有一件事想跟你說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