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麥當勞
By 藍狐 (Blue Fox)


「說呀……」我笑道:「不過,看完電影居然這麼久還沒恢復,果
然是多愁善感的詩人…………」

「厚……跟電影無關啦!」青青好不容易展開微笑,但儘管如此,
眉宇之間還是看得到一絲絲憂鬱的神色。

「姑娘有話直說無妨,小子洗耳恭聽。」
她猶豫了一下,並沒有順著我的語氣說話:「我……呃……前天回
家,我爸爸跟我說……」
說到這停住了,我只好問道:「說什麼?」
「就是……唉……」她咬了咬下唇,續道:「我爸爸的公司要調派
他去英國當分區經理,我們可能會全家移民過去……」
「哦……」麥當勞堛漣n雜聲好像突然全消失了似的,青青說的這
段話,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傳進我耳中。

她低頭把玩著手中的可樂杯子,又道:「我爸有問我的意見,可是
我還在猶豫,喂……怎麼辦?」說著一雙眼睛望定了我。

我嚥了一下口水,腦筋媮椄O一片混亂,英國?
在她的注視之下,我聽見自已的聲音開口道:「什麼怎麼辦?」
「我該不該去嘛!」青青目不轉睛的看著我,顯然正期待我的回答
。我能說什麼呢?叫她不要去?我憑什麼?
「那……就要看妳自已想不想去了………」終於困難的擠出這一句

「說不想去是騙人的……」她又低下了頭:「從國中開始讀英文之
後,就一直很嚮往國外的生活。更何況,我也很想去看看,徐志摩
筆下的康橋是不是真的那麼美…………只不過現在……………」
「現在怎麼樣?」分不清心中在想什麼,只感到胸腔埵陪茠F西正
往下墜落…
「嗯……沒什麼,你覺得我該不該去?………」
不禁苦笑,為什麼來問我?我哪能替妳下什麼決定?難道叫妳離開
父母獨自留在台灣,拋棄長久以來的夢想嗎?就算我這樣說,妳會
真的留下來嗎?
「我覺得,既然想去,那就去啊……」我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有那麼
一點酸溜溜的…
青青的表情立刻黯淡下來:「是嗎?……」
然後彼此不再說話,低頭吃自已的東西。一陣短暫的沈默之後,擴
音器傳出晚安曲的旋律………
『各位麥當勞的來賓,我們即將在十分鐘之後結束今日的營業,請
各位………』
這才驚覺到,牆上的鐘已經指著十一點三十分。
青青突然開口:「喂!」
「怎麼了?」我將視線轉回她身上。
「我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呢?」
「嗯……」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我遲疑了一下:「我們是……朋友
吧……」
「喔……」她想了一下,又道:「那,你對我的感覺呢?……」
一股衝動湧上心頭,一句「我喜歡妳」幾乎脫口而出……
「我……」在她的凝視之下,結果還是退縮了:「對妳的感覺……
不錯啊。」
「講具體一點嘛!」青青嘟起嘴巴。
「這……」看著她的表情,我看傻了眼,想了一下才道:「對我來
說,妳就像是麥當勞吧。我常常自然而然的想到妳,就像每次不知
該吃什麼的時候,就會自然而然的想到麥當勞一樣………」
青青閉口不語,似乎在思考著我剛剛講的那番話。麥當勞堣w經沒
有什麼人,只剩下工讀生在擦桌子掃地,冷冷清清的,渾不若平時
的吵雜。
「我懂了……」她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如果哪一天你真的去蘇
格蘭,別忘了順便到英國來找我喔………」
我擠出一絲絲微笑:「妳已經決定要去了?」
她的臉上也恢復了笑容,卻不是我所熟悉的那種無憂無慮的笑:
「大概吧……」
隨著這句話,我彷彿感覺到,有一股什麼東西正在離開我的身體,
漸漸遠去似的。
我們走到女生宿舍已是十二點整,女舍監正在門口準備關上門,青
青匆匆遞給我一張藍色的信紙,是幾天前她在淡水渡輪上給過我的
那一種,然後接過我手中的行李跑上了階梯………
「晚安!」她在門口停下來,轉過身向我揮揮手。
「嗯,好好睡,明天還要當司儀呢。」我也揮了揮手。
今晚的風有點大,青青耳畔的髮絲被吹的微微飄動,拂在臉頰上。
她點點頭轉身,即將踏入門口時,又回頭道:「其實我本來希望不
會讓你看到這首詩的……」

然後就走進宿舍,舍監在她身後關上門,卡擦一聲上了鎖。
呆了半晌,我展開信紙,就著宿舍門口微弱的路燈光線看了下去。
信紙上是青青乾淨娟秀的筆跡:

=====================================================

-----

你飄流在蔚藍湖畔的青草上
任南風托著漸漸遠去
湖面上滿是你的倒影
倒影媟蛹‵C草氣息

我沈寂在蔚藍湖堛熔`水底
望著在風媞朮未瓟k的你
湖面上倒影如昔
湖底媟t潮忽起

你也許記得湖面的殘影
在陽光下不斷放映
那大概是我用回憶錄下的
一瞬間的風景

是不是某一天南風吹起
就會吹來你的消息
我會懷念你在湖邊漫步的身影
和你帶走的青草氣息

你飄流在蔚藍湖畔的青草上
任南風托著漸漸遠去
湖面上滿是你的倒影
倒影堳o是誰在嘆息

-----

=====================================================

反覆看了幾次,才把信紙收好放進口袋。

我不知道自已在女生宿舍門口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已是怎麼走回
男生宿舍,更想不起回到寢室時是幾點了………

只知道,青青所謂的『湖面的殘影』,似乎不斷在我腦海中放映…
………清楚記得,第一次看見青青,是那一次的聯誼……

也記得,在電腦教室教她玩BBS時,她臉上的笑容……
E-mail往來那段日子,青青用她溫暖的文字和詩句,逐漸讓我走出
高中時的傷心往事……

而終於釋懷腳傷那一天,淡水的渡輪上,夕陽和河水在她身上交映
出的那幅景象,還是那麼的清晰……

還有,籃球比賽,心情跌到最谷底時,青青在我臉頰上留下的吻…
…………
不禁伸手摸了摸臉頰。

停在男生宿舍門口,我依然無法相信,我即將失去她。

回到寢室,桃太郎已經睡了,我打開書桌的小燈,拿出兩張藍色信
紙放在眼前,征征的出神。

左邊那張,是青青剛剛才遞給我的,上面寫著一首告別的詩……

而右邊那張,同樣款式的淡藍色空白信紙,則是上次去淡水,在渡
輪上她給我的。
青青老是在吵著要我寫一首詩送給她,我也老是告訴她,要有某種
程度的情緒才寫的出詩來……

現在,我終於有那種情緒了。

正要下筆,突然電話響了起來,我邊跑過去接起聽筒,邊看了一眼
手錶,凌晨一點多耶!會是誰?……

「喂……」
「喂!藍狐在嗎?」那邊的聲音有點來勢洶洶的。
「我……思嘉嗎?」
「不是我還有誰?喂!你在搞什麼啊?」
「我……」
「我問你,青青要出國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
「為什麼不留住她?」
我苦笑了一下:「我?我憑什麼……」
她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快氣炸了:「憑什麼?我真的很想砍你!」
「這……」
「你不是喜歡她嗎?」
思嘉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我呆了半晌,才結結巴巴的說出話來
:「哪……哪有啊?」
「還說沒有?你以為我是瞎子嗎?」她今晚的火氣似乎不小。
「這……對了,聽說妳們明天要上司令臺當司儀喔?」
「少給我用轉移話題這一招!回答我的問題!」
果然不是泛泛之輩,連我縱橫江湖十數載的絕招都能識破。
「喜歡又怎樣呢?」我只好無奈的道:「她馬上就要去英國留學了
……」
「你不會叫她留下來啊?」
「可是,出國是她一直以來的夢想耶,我怎麼可以……」
「狗屁!我告訴你,女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待在喜歡的人身邊,
你懂不懂?」
這句話的意思是…………青青喜歡我?
「可是……」
「你該不會也看不出她喜歡你吧?」
「我……」
「厚!實在是受不了你和青青這兩個大木頭!有夠遲鈍的!」
我沒有立刻回話,腦中不斷飛過許多和青青相處的片段。
「喂!你啞巴啊?」
「呃?」
「枉費我一直幫你們製造機會,你實在很遜耶!」
「我…」
「我告訴你,要不是因為你不是只注重青青的外表,我才不想理你
!」
「…………」
「算了,反正這件事我是不會再管的了,拜拜……」
思嘉正要掛上電話,我急忙喊道:「等一下!」
「幹什麼啦!」
「呃……」
「又在吞吞吐吐的,到底想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說,謝謝啦……」
「哼!」她停了一下:「好吧,再告訴你一件事,青青他爸爸明天
就要來學校幫她辦休學手續,你自已看著辦吧!」
「什……」
「喀擦!」她掛了電話。
聽筒還拿在手上,我發著呆。
明天?這………

「誰啊?」桃太郎睡意十足的聲音問道。
「沒事,你睡你的覺吧。」
坐回書桌上,望著藍色信紙上青青寫的詩,我突然想通了。
她說,不希望我看見這首告別的詩,是因為不想告別吧……
我不假思索的就提起筆,在空白藍色信紙上緩緩寫下腦海中不斷湧
出的情緒。
天將白時,我才扒在桌上睡著。
早上八點,我沖了個澡後,慢慢踱到體育場。
經過籃球場時,習慣性的朝堶惇搕F一下。赫然發現,隊長、阿義
學長和大象學長正在籃框底下和人鬥牛呢。

這時阿義學長切進右邊籃下跳投得分,贏了比賽,隊長一轉頭看到
我。
「學弟!」他們三人不顧場上的比賽,一起跑了過來。
「啊,隊長、阿義學長、大象學長,好久不見……」
三個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我的腳,一會兒,隊長首先開口:「聽教
練說你的傷比想像中嚴重?」
「還好啦,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打球,不過,能走路就很好了…
」我笑了笑。
「他媽的!真應該去海扁那個張國強一頓!」大象學長破口大罵。
「算了啦,其實休息一下,找些別的事做也好……」我忙安撫他。
「什麼休息一下找些別的事做?我們的決鬥怎麼辦……」阿義學長
念念不忘要和我一對一鬥牛的事。

「阿義,學弟一定還很難過,你怎麼可以講這種話?」隊長打斷他
,轉向我道:「你現在要去哪堙H」

我笑笑:「因為這次比賽中受傷,今天校慶時學校要頒一個什麼最
佳精神獎的獎狀給我,我正要去領………」
「哼!最佳精神獎……」阿義學長一臉的不以為然。
「喂!你們還要不要打啦!」這時球場上等著和隊長他們打球的人
不耐煩了。
「隊長,你們繼續打吧,我先過去了。」
大象學長拍拍我的肩膀:「學弟,你那一天的表現真的很棒。」
「謝謝……你們快去吧,不要讓人家等。」
向學長們揮手道別後,繼續往體育場走。
到入口處就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歡呼,進去一看,原來正在進行一
百公尺的比賽,選手們正好從我前面疾馳而過。一旁的啦啦隊喊破
了喉嚨在為自已的系上選手加油。

我立刻抬頭朝司令臺看去,果然見到青青和思嘉一起站在麥克風旁
邊,思嘉穿著一身的紅,青青則穿著一身的白。

「喂!馬的,山地人你也來了喔?」嘉宏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我轉頭一看,山雞和西瓜太郎也和他在一起。

「咦?你們怎麼會這麼早起,你們不是都沒有參加比賽嗎?」我倒
真覺得奇怪了。
「厚!拜託!我們是來看啦啦隊的表演啦!」西瓜太郎說著,向司
令臺旁邊穿著短裙的拉拉隊群一指。
「沒錯!馬上就要開始了……」山雞手堮陬蛪茯蛨鷞D。
「喂喂!馬的,山地人你快看……」嘉宏用發現新大陸似的興奮語
氣拉著我道:「那邊有一個穿超級短的…嘶…哇…馬的…」
「在哪堙H」西瓜太郎馬上推開我。
「哇!真的耶!等一下要鎖定她………」山雞也是一臉興奮。
我連忙快步離開他們身邊,免得被視為一丘之貉。
走到司令臺正下方的報到處,正要拿出學生證給工作人員時,背後
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回頭一看,原來是小龍女和小燕子,兩人穿著運動服,看來是來參
加賽跑的。
小燕子劈頭就道:「喂!你來看青姐的嗎?好體貼喔……」
她話沒說完,小龍女瞪她一眼:「妳怎麼老是喜歡亂講話?」
我笑了笑,道:「她沒說錯啊,我是來看青青的。」
小燕子聽到我這麼說,反而呆住了。小龍女低頭想了一下,說道:
「那,你知道她要出國的事嗎?」
「知道啊。」我邊說邊把學生證給工作人員:「麻煩妳,我是來領
獎的。」
這時廣播的擴音器媔ヮ茷銋讀瑭n音:『大會報告,參加女子一百
公尺的選手,請到司令臺左側集合……重覆,參加女子一百公尺的
…………』
「那就好,」小龍女淡淡一笑:「我們要集合了,待會兒見。」
「嗯,加油喔。」
小燕子被小龍女拖走時,才回過神似的大叫:「哇!好幸福好幸福
喔∼∼∼」
我看著她們慢慢走遠,心想,今天遇到的人還真多………
「同學,你是蘇君竹本人嗎?」工作人員在身後問道。
「是的。」
「那請你在這媯奶@下,馬上就是你的頒獎典禮喔。」
「好,謝謝。」
挪過一張椅子,我坐了下來,抬頭看著司令臺,思嘉正看著手中一
張紙唸道:『男子一百公尺決賽結果:第一名………………』
青青站在思嘉身邊,好似有點心不在焉的低著頭。我漸漸聽不到周
遭吵雜的聲音,只是專心看著她美麗的側影。

直到工作人員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又回過神來。

「同學,該準備上臺了喔!」

對她笑笑,站了起來,這才發現男子一百公尺的頒獎已經結束,選
手們一一走下司令臺,臺上的思嘉遞給青青一張紙。

青青猶豫了一下,便開始唸道:『頒發最佳運動員精神獎,電機系
一乙蘇君竹同學請上臺。』

我依言走上司令臺,青青的視線終於和我交會。她對我笑了笑,繼
續唸著手中的稿子:『蘇君竹同學在全國大專盃籃球比賽中,表現
傑出,雖然最後比賽落敗,但他的運動員精神卻值得鼓勵。對於他
因比賽而導致膝骨受傷,我們也深感遺憾,特此頒發最佳運動員精
神獎…………』

邊從校長手中接過獎狀,邊聽著青青一句一句往下唸。

這明明是一段公式化、毫無感情的頒獎詞,但由青青口中唸出來,
卻令我感動莫名………

台下響起稀稀落落的掌聲,我不知道現在整個體育場的人是不是都
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我也不怎麼在乎。此刻唯一感覺到的,是站
在麥克風旁那個身穿白衣的女孩投射在我身上的注視。

領完獎狀,和校長握完手,就往台下的方向走,經過青青面前時,
我停下腳步。

她睜著大眼睛看我,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旁邊的思嘉倒說話了:
「喂!你想幹什麼?還不下去?」

我笑了笑,從上衣口袋拿出昨晚寫好的淡藍色信紙,遞給青青,然
後轉身走下階梯。

在司令臺一旁的草地上,挑了一個可以看見臺上的地方背靠著牆坐
下來,思嘉又開始唸道:『現在進行女子一百公尺決賽,在第一跑
道的是……………』

青青則低著頭,正在看我寫給她的詩,由於距離太遠,我看不見她
臉上的表情。
一會兒,她把信紙摺好,收進口袋堙C

低頭看了一眼手錶,九點三十五分,不知道這一連串比賽和頒獎典
禮什麼時候才結束。

天氣非常好,溫暖卻不過份炙熱的陽光曬在身上,輕微的風吹過臉
上,叫人懶懶的想睡覺。我抬起頭,東一團西一片的白雲散落在藍
色天空各個角落,什麼形狀的都有。

一架戰鬥機「嗡」的一聲很快在雲團堿儮L飛走了,並且在它身後
留下了一條長長的白色線條。那究竟是被飛機氣流拖長了的雲,還
是戰鬥機本身噴出的白煙,我一直搞不清楚。只是突然想到,如果
哪一天青青搭上了飛機,穿過了雲層,會不會也留下這樣一條美麗
的痕跡在天空堙K………

一陣腳步聲慢慢向我接近,我回過神,轉頭一看,竟是青青。

連忙站起來:「妳怎麼下來了?」
她在離我兩步的地方停下腳步:「思嘉說她一個人就可以……」
「嗯……我寫的詩,看了嗎?」
「看了……」
正要說話,突然廣播器媔ルX思嘉的聲音:『咳!呃………各位同
學,從現在開始,是八掛時間,請豎起你們的耳朵………』

這一段話簡直莫名奇妙,我和青青不約而同的轉過頭望向臺上的思
嘉。
『大家還記得剛剛領到最佳運動員精神獎的那位同學吧?』她說著
向我一指:『他在那邊。』

話剛說完,整個體育場上的人幾乎是同時把頭轉向我和青青這個方
向。

頓時成為上千人注視的焦點,青青的臉飛快紅了起來,頭垂的低低
的。我也嚇了一跳,不知思嘉到底在搞什麼鬼。

『現在要唸一封信給大家聽,這是他寫給他旁邊那個女生的一首詩
………』

我這才發現思嘉手上拿著一張……淡藍色信紙!

青青先是呆了一下,然後急忙翻找著自已的口袋,卻哪埵釩H紙的
蹤影?我們相互看了一眼,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

來不及阻止了,臺上的思嘉已經看著信紙開始唸出這首我寫給青青
的詩:

『  
   本是傷痕累累的一隻狐狸
   翻越了多少個山頭,那一天卻終於停留
   在有妳的那片草原……………
 
   本是浪跡宇宙的一顆流星
   流浪了多少個世紀,那一天卻終於焚盡
   在有妳的那片夜空……
 
   本是秋天樹稍的一片枯葉
   翻飛了多少個起落,那一天卻終於墜落
   在有妳的那片土地……
 
   本是南方吹起的一陣風
   飄流了多少個寒暑,那一天卻終於止息
   在有妳的那片蔚藍湖畔…………
                     』
思嘉的聲音,透過擴音器,在寬廣的體育場堣斷迴響,終於唸完
了這首詩。

四週沈寂了一會兒,突然爆出一陣歡呼聲,所有的人看著我和青青
,有的吹口哨,有的大叫,有的鼓掌………
青青紅著臉,轉過身就要走,我毫不遲疑,拉住了她的手。
她並沒有掙扎,緩緩抬起頭看著我。
四週的歡呼聲漸漸變小,她的手握在我手堙A溫暖的感覺傳遍全身
。我望著她紅透的臉,道:「不要走嘛……」
「你……」青青低下了頭:「為什麼要寫這首詩?」
「妳不懂我的意思嗎?雖然寫的很爛……」我拉住她的另一隻手。
「哼!」她的呼吸急促起來,頭更低了:「你想這樣就混過去嗎?

「嗯,我……我…我喜………我……」
天哪!又來了!為什麼總在關鍵時刻說不出話來?我大概是被下了
咒語,不然怎麼老是說不出「我喜歡妳」這四個字?
「我……我………」努力掙扎著,這怎麼可以!一定要說出來!
「唉……」青青看了我一眼,噗嗤一聲笑出來:
「你想說什麼嘛……」
「我……」我不禁著急起來:「妳知道我對妳的想法吧……」
「咦?」她嘟起了嘴:「你又沒有說,我怎麼會知道?」
「我………但是我詩堶掉g的很清楚了啊……」
「哼……」青青眨了眨眼睛:「可是,你不是講過,我對你來說就
像是麥當勞嗎?沒有了麥當勞,你可以吃肯德基啊…………」
「我不要!」衝口而出的,我打斷她。
「為什麼?」她仍是嘟著嘴。
「因為…」我補捉住她俏皮眼神短暫的停留:「因為我愛上麥當勞
了。」
青青張大了眼睛,眼角慢慢泛出淚光。我再也不遲疑,雙手輕輕一
拉,將她拉入了懷中。

四週爆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但管不了那麼多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