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包七星菸
By 村樹井



            每個故事都有個起點,我的故事來自一間大賣場。



                            第 二 回



        若要把故事說的詳細點,那就再把時間從兩個月前在多往前挪一個星期
        。所以正確來說,是兩個月前再加一個星期。





        那天我一貫的給他睡到中午之後,然後一貫的起床刷牙洗臉尿尿,依然
        一貫的騎著我的愛車,跑去很熟悉的大賣場,買我很熟悉的七星煙,當
        然一貫的買一條。而我的皮包也一貫的不用去媚登峰就可以自動減肥。


        進入了大賣場,我就跟結了婚的女人一樣,喜歡找特價品出手,她們為
        了家計問題而斤斤計較,為的是省錢。而我也為了我的生活問題在斤斤
        計較,為的是不讓的荷包大出血,如果要我買個禮物送給我女朋友的話
        ,那不如殺了我會比較快。因為我窮,所以沒錢買禮物。但因為從沒交
        過女朋友,所以我一直活到現在。SO∼為了我的麵包跟生命著想,我
        只得犧牲我的愛情。

        走到了香菸專櫃,排列的都是各種品牌的香煙,有人問過我,為何都只
        抽七星?為何不換換口味??
        藍長壽??通常只有在工地上才會看到他的蹤跡,我不是工人,所以我不
        抽。
        大衛杜夫??口味太重,有時會嗆到。就像把到個嗆辣女生一樣,剛入口
        時感覺很爽,但嗆到時,你還是會不自主低跑出個"幹"字。我不喜歡罵
        幹(基本上我喜歡用碼的來代替),所以我不抽。
        555??又不是在玩拉霸,還要三個5連線勒。我對賭博沒興趣,所以我不
        抽。


        我只愛七星,因為他看起還就很投我的緣,挺可愛的,沒有花俏的包裝
        ,就好像我一樣,不喜歡做作。且我第一次開始抽煙時,就是抽七星,
        而我有著金牛座的特質"專一",所以我"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就是都
        抽七星。

        四處搜括了特價品後,我推著一車的東西和一條香菸。來到了結帳的地
        方。由於是假日所以來買的人很多,結個帳自然要排個幾分鐘的隊。排
        隊其實是種無聊的活動,所以我都用四處張望來打發我排隊所浪費的生
        命,既然都是浪費生命,不如就用看妹妹來囊塞一下,這樣也算對的起
        自己拉。不過很可惜,通常大賣場裡只有"喔八喪"沒有妹妹。

        
        但往往故事就是發生在這種本以為沒有什麼新意的時候,就好像有首詩
        是這樣寫的,”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第N次為
        沒看到妹妹感到遺憾時,我發現了一位女孩,而那位女孩就正坐在收銀
        機上幫客人結帳,幸運的是,剛好是結我所排的這個隊。那位女孩可堪
        稱的上是個美女,有種清新脫俗的感覺。一頭棕色的頭髮配上一臉五官
        深刻的臉,除了用美女來形容之外,我實在找不出什麼可以取代的形容
        詞。可別把他當成我是在說小說情節,他就真的是確確時時的發生在我
        的生命中,出現在我眼前。從那一刻起,我終於有點相信小說的可看性
        了。為什麼?為什麼讓我看到如此美麗的臉龐?我怕我以後要是再也看
        不到了怎麼辦?真希望能排久一點,這樣我能多看她一眼,多留一點在
        腦裡,我打從心底這樣希望著。


        但往往天不從人願,如果他會順你的心如你的願的話,他就不叫上帝。
        所以當你不如意時,不用說”OH∼∼MY GOD”相信我,上帝是
    很忙的,他是聽不到你說的。你改說”OH∼∼SHIT!”也許會比
        較實際一點,畢竟SHIT比GOD好找,SHIT是滿地皆是,而G
        OD只有一個。偏偏沒妹妹看時就讓我排很久,有得看時就該死的是輪
        到我結.....


        OH∼∼∼SHIT!!!!!


        「先生,一共是兩千四百二十元。」
        「先生,先生。」
        「先生!!」
        「阿?!妳叫我阿?」
        「是阿,這東西是你買的當然是在叫你阿。」
        「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頻頻跟向我眼前這位美女賠不是。
        「你為何一直看我?我臉上有什麼嗎?」
        「沒什麼,只是我覺得妳長的很像我學妹而已。」
        我說完後,聽到的不只是那位美女的笑聲,還有後面那群"喔八喪"的笑
        聲,看來我是說了句很蠢的話。
        「應該不是吧。我不在這邊唸書,你可能認錯了。」
        「那真不好意思。」

        她笑了笑,如果說她的笑容是天下第二燦爛,那我敢大膽說沒人敢去爭
        第一。因為實在是...太美了,就有如夏日陽光一般,一樣的耀眼。
        但她不像夏日陽光一樣的潑辣,每次夏天去做完日光浴後,我都得跟我
        自己的身體玩扒皮遊戲。為什麼?為什麼讓我看到如次燦爛的笑容?我
        怕我以後看不到了怎麼辦?
        「拍謝喔~~~少年家~~我們後面還要結帳。」
        痾...後面的"喔八喪"開口了,為了敬老尊賢,我只有匆匆忙忙的將
        東西放進袋子中,然後離開大賣場。


        現在是該把故事導回兩個月前,再不趕快導回去,我怕我大概沒人要看
        了。

        沒意外的,一個星期的時間,那一條香菸就被我跟我室友給幹光了,我
        室友為了讓我跟他繼續活下去,也為了不讓國家痛失英才,他決定去大
        賣場再買條煙回來。平常我跟他常常為了誰出去買而大打出手,因為我
        們都很懶,要我們跑到三公里外的大賣場買東西,根本是一種折磨。所
        以入地獄還是很痛苦的。要不是看在那家的煙比較便宜,我想我們大概
        不會踏進那裡一步吧。


        「等等,阿浩,我去買好了。」
        「阿威,你今天有病喔?!」說完他便摸著我的頭,然後作出準備找溫
        度計的動作。
        「碼的!我那麼好心你還跟我說我有病,你良心被宿舍前面那隻小黃給
        吃了喔。」
        「不敢不敢,大哥您的確是最好心的人。一路小心阿。」
        當然有人肯自告奮勇的去買.他也不會突然大發好心的說不用,還幫我把
        車子發動,微笑的恭迎我離開。當我騎離我家10公尺時,候面傳來”
        親愛的,愛你唷∼”
        挖哩勒!有夠噁心的,害我差點表演出失傳已久的”雷禪”。


        不過我哪有那個好心阿,如果要說我有病的話,那我也許大概要去看眼科
        吧。那位美女的臉龐一直殘留在我的腦海裡。因為自從上次看到她後,就
        一直想再看到她。就好像七星菸一樣,抽了一包便愛不釋手。看了一眼,
        就永生難忘。那種在腦中盪漾的感覺,就好比菸在體內流動的那種舒暢感。


        為何我不帶我室友一起去看呢?嘿嘿,難道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


        好東西,當然是....”自己”分享囉。




                                                                  <未完>






       

    *買一條七星煙要465元,但妳呢?買下妳的笑容要花多少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