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包七星菸
By 村樹井




        夢想是美麗的,現實是殘酷的。
        殘酷到會讓你不敢相信夢想。



                                第四回


        回到家後,對於剛剛丟臉的情節還歷歷在目。我想我以後可能都不敢再
        踏進那個大賣場裡。背對著那六隻殺人的眼睛,不自主的會背部發毛起
        來。


        「親愛的,買回來了喔。聽你煞車聲那麼急,沒事不要騎那麼快嘛!」
        痾...親愛的..真是夠了!一個大男人裝可愛裝成這樣,看來等等
        得帶阿浩去泌尿科看看,是哪裡出了毛病。不趕快檢查的話,我怕我今
        晚會很難入睡,該死的是五條四角褲有三條在洗衣機裡。一條等等要換
        的,一條正在身上。晚上要是被突襲怎麼辦?我可沒有開菊花店的打算
        阿。
        「請問大哥,我要的衛生棉買了嗎?」
        「喔,買了阿。我買了好自在量多型,就算她來的再多再突然,都可以
        罩的住。」
        「那再請問大哥,我要的菸買了嗎?」
        「喔,也買了阿,再袋子裡,自己去拿。」
        「靠!媽的勒!香蕉你個拔辣!怎麼只有買一包!」
        痾...看吧看吧,這就是人性的醜惡面。當他有求於你時,你是他親
        愛的,你是他大哥。當他不需要你時,你是香蕉,你是拔辣。有夠現實
        的。不過為了那位美女,當一下水果也是不錯的事。
        「一包就一包阿,不過只是少了幾跟菸而已。」
        「幾根?!少了180根菸你跟我說只是少了幾根?靠!才一包怎麼夠
        抽阿!」
        「馬的!不夠的話大不了我明天在去買阿!」
        「你說的喔!明天你要去買喔!說謊的話就給他爛!」


         就這樣,整間房間都是馬的來馬的去的,數目多到已經可以開間馬房,
        且還是全國最大間的。但我已經很習慣。馬的已經變成了我語言中不可
        缺少的一部分,馬的是我的發語詞,我的感嘆詞。反倒是要我說話不提
        到馬的,我反而會不自在,還會懷疑我是不是在說中國話。
        在女生面前呢?
        基本上我不是個喜歡做作的人,溫如儒雅不是我的風格;文質彬彬更不
        可能是我的形容詞。所以請不要懷疑,在女生面前我一樣會罵”馬的”
        。

        沒有女朋友的夜晚是寂寞的,痛苦的是旁邊又有隻長的像香蕉又有點像
        拔辣的蒼蠅在你旁邊翁翁叫,不對,應該說是浪叫。阿浩那個死人頭又
        在跟社福系的系花在通電話。真不明白不是男女朋友,怎麼可以有那麼
        多話可以講?我記的我跟女性的同學通電話通常是不會超過兩分鐘。算
        了算了,那種行為不是我這種字典裡從來沒有愛情兩個字出現的人可以
        理解的。看來我得學習學習古代大文豪”陶淵明”先生的功力。

        『結盧在人境,而無車馬暄;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為了擺脫蒼蠅的浪叫,我得將我的心拋遠一點。拋到哪?
        拋到大賣場去,拋到那位美麗的女孩那邊去。
        躺在床上,我在想,我這樣的比例原則到底對還是不對。明明麵包大於愛
        情,但我還是選擇天天去看著她。到底是我令我悸動的那美麗的臉龐?還
        是我不自覺的已經在可望著愛情來敲門?這是個很難解開的謎題,就好像
        是當初是誰殺了甘迺迪一樣,一樣的無解。
        看來我不但有個陶淵明的功力,也有著孔老先生的功力了。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一包菸的份量在兩個煙鬼的極度需求下,自然是撐不過24小時。在這24
        小時之內,我不知道變成了水果幾次,每當阿浩抽一根菸時,都會罵我香
        蕉你個拔辣。
        為了不讓某方面爛掉,所以我還是得面對現實。今天下課我便騎著我的白
        色小DIO到大賣場去。
        疑?我不是說過不再去的?
        算了算了,能屈能伸者,是為大丈夫也。我是大丈夫,所以我踏進了大賣
        場。

        
        「小姐,請妳給我一包七星煙,謝謝。」
        「呵呵∼你又來買了阿。」
        「是阿。」


        就這樣,日赴一日的上演著同樣的戲碼。像繞圓圈似的,只有起點,沒有終
        點。


        「小姐,請妳給我一包七星煙,謝謝。」
        「呵呵,不夠抽喔。」
        「是阿。」


        「小姐,請妳給我一包七星菸,謝謝。」
        「呵呵,每天都要抽一包阿,吸太多菸對身體不好唷。」
        「是阿。」


        「小姐,請妳...」
        「一包七星菸對吧。」
        「是阿。」


        我已經忘了這樣的對白已經反覆了幾次,繞了這個圓圈有多少次。在這個繞圈
        圈的遊戲裡,我和她漸漸從陌生變的有點認識,有時沒客人時還會跟她哈拉個
        幾句,而對於那六隻眼睛的殺人光波,我已經習慣了,應該說是麻木不仁。而
        她們也見怪不怪的,老母雞的笑聲也變少了。也許在她們眼中,我不過是個來
        搭訕的小夥子,而這種小夥子她們已經見多了。但我很清楚,我不是來搭訕她
        的。我不過是想多看看那張美麗的臉孔,以及那讓我難忘笑容。別忘了,我是
        個麵包大於愛情主義者。雖然我正吃著麵包等待愛情來敲門。




                                                            <未完>







                      *愛情和麵包之間,我想麵包還是大於愛情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