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包七星菸
By 村樹井


        有了妳,我的生命失去了色彩。
        因為妳是我生命的全部顏色。



                                 第七回



        空氣就像凝結了一樣,我彷彿看到了空氣中所有的分子。四周一瞬間的
        安靜了下來。這時可不是用"此時無聲勝有聲"就能形容的 。等了一晚,
        我等的是答案,而不是這種那我害怕的安靜。


        「你怎麼知道?」女神打破了安靜,開口問我道。
        「恩,因為剛剛我在結帳時看妳眼睛紅紅的。」
        「阿?剛剛?」女神似乎被我所回的話給驚嚇到了。
        「是阿,妳說眼睛進砂,我想說室內怎麼會有砂,所以我猜妳可能是哭過
        吧。」
        「那你就一直在這等?直到我剛剛出來?」女神有點不敢置信的問我。
        「ㄟ...好像是這樣子沒錯。」我一邊搔著頭一邊回答她。
        「你這人還真怪,哪有人會這麼無聊的。」
        「呵呵...」被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說無聊,這無謂是一計噸位1000
        噸的當頭棒喝,對於這種當頭棒喝,我也只能用傻傻的苦笑來回應。
        「為什麼?」
        為什麼?這可就考倒我了,有了上一次的前車之鑑,這次我一定得想出了
        我覺得90分她也覺得90分的理由出來。不過我也很想知道,我為什麼
        沒事要再受冷風追,不早早回溫暖的家?為什麼為了個不熟的女孩子,一
        個人在外面等了快三小時?還未加花了10塊錢買了顆打火機?如果要說
        出個為什麼的話,那大概也只能用是因為她是我的女神來回答,但我能這
        樣回答她嗎?

        The answer is No!!

        現在雖然很冷,但我應該沒蠢到想吃火辣辣的麻辣鐵沙掌。
        「這....ㄟ....」我想不出90分的答案,所以我丟了個無解。
        「看你緊張成那樣,不追問你了。」
        喔,你看看你看看,女神就是女神,就是如次的不一樣。不會落井下石,
        只會雪中送炭。
        「不過謝謝你的關心,我的確是哭過,但現在已經好多了。」
        「恩,那你為何哭呢?因為那通電話嗎?」
        「電話?!你怎麼知道?」
        「沒阿,就有看到妳接到一通電話,所以我就假設是因為是那通電話的關
        係。」
        「喔,你頭腦還真聰明,是因為一通電話沒錯。不過你都一直觀察著我阿
        ?」
        「阿?沒有沒有,我是不小心看到的。」
        「跟你逗著玩的,看你緊張成這樣。」
        還好是逗著玩的,要是被她發現我一直都很不小心的觀察她的話,那還得
        了阿。
        「為什麼那通電話會讓你哭呢?」
        「不好意思,我不習慣把私事說給不熟的人聽,下次吧。我得走了,你也
        趕快回家吧。天氣越來越冷了,感冒了可不好。」
        「恩,那妳也早點回家吧。」
        「恩,掰掰。」女神話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小姐。」我在她的背後叫住了她,現在的勇氣直應該是..250吧。
        「恩?怎麼拉?還想買一包七星菸阿?」她微笑的調侃我著說
        「不是拉,我是想請問妳怎麼稱呼阿?」
        「恩,妳叫我小雯好囉,那你呢?」
        「我叫阿威。」
        「恩,那阿威掰掰囉。」
        「小雯掰掰。」


        就這樣,三小時一相情願的等待,換來只有幾分鐘的談話。直得嗎?
        直得,因為原來我的女神叫"小雯",而不是叫維納斯 。
        我跨上了我的愛座,拿出了鑰使,發動了車子,不過這次我可加了油
        門,直奔回家。


        剛回到家,我就聽到..
        「馬的勒!香蕉你個拔辣!你是跑去跳淡水河了喔!」
        沒錯,這個聲音是阿浩的咆哮聲。
        「沒阿,我下課後就跑去買菸阿。」
        「更!那家大賣場是搬到美國去了喔.現在9點多了ㄋㄟ!!」
        「就有些事情耽擱了,不行喔。」
        「最好是有很大的事耽擱了阿!不然我一定把你灌水泥然後丟到海底
        ,讓你體驗古人的滋味!」
        「古人?什麼古人?」
        「你是沒念過歷史喔!屈原怎麼死的?」
        @#@%$*&(%$#@挖哩勒!虧他想的出來。
        「阿你買的菸勒?」
        「諾,在這。」我拿出了放在胸口的七星菸丟給了阿浩。
        「...靠!前幾天是一包,現在是九根!現在流行縮水是吧!」
        還好我離阿浩有三步距離,不然我一定慘死在他的台灣版香港腳下。
        「埃唷∼∼抽煙不好阿,少抽點吧!」
        「我聽鬼在哭勒!法律系最大隻的煙蟲會說這種話!!天要塌下來了,地
        要飛上去了,一定是你把他給A走了!」
        當然,天沒有塌下來,地也沒飛上去,因為那當然不是我的真心話,如
        果各位同胞在看到這時,有發生上述的現象,請趕快逃跑,因為不要懷
        疑...你看到的絕對是”靈異現象”...


        「怎樣?我不在時有什麼事發生?」
        「唷!你還知道問喔!請問邵威大人,你還記得今天7點幹部要在系辦
        開會?」
        「阿賀..挖系阿..」
        「虧你還是班代,連這個都忘了!」
        「阿結果勒?有沒有怎樣?」我急急忙忙的問阿浩,因為我可不想被記
        過。
        「還能怎樣?找人代打了阿。」
        「誰誰誰?誰幫我代打的,我一定好好的感謝他,感謝他爸媽,感謝他全
        家。」
        「也不用那麼誇張拉∼就請他吃一頓飯就好了。」
        「OKOK!那當然沒問題,是誰幫我代打的?快跟我說!」
        「喔,這你說的喔,要請吃飯的喔。我要吃龐德羅莎的雙丁牛排。」
        「我是問你誰幫我代打的?你要吃啥干我鳥事!等等..你說你要吃..」
        「恩。」阿浩點點頭的對我說,一附就是他幫我去代打的樣子。
        「你說你...」
        「恩。」阿浩又點點頭,看的出來比剛剛那個用力。
        「是你?!?!」
        「對拉!就是林北拉!」
        「喔,既然是你的話,可不可以換成阿城鍋燒意麵一碗阿?」
        「哩.KEY.架.賽!」
        看來這個回答非常的肯定..





                                                                <未完>





       *在妳心中.我只是個不熟的人


                        但你知道嗎?在我心中...妳卻是我的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