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一包七星菸
By 村樹井
          


        永恆的發生,就在我們相遇的那一刻。




                             第十七回


        我一直盯著我的手看,一看再看,看他千便也不厭倦。直到我的眼睛快呈現拖
        窗狀態時,我才確定我眼前所看到的這幾個字。原來這一切不是夢,龍系金ㄟ
        !!
        星期六?!不就是明天!
        我該穿什麼衣服呢?要不要買個禮物阿?
        一路上我都是保持著微笑。若是你的女神約你去看電影,你會不笑嗎?
        就這樣的,我很乖,在騎回家的路上,我都沒闖紅路燈。
        但我還是遇到了那個送我紅包的條子杯杯 。不過我還是保持著我的微笑,在
        經過他身邊時。看他一臉錯愕的樣子,可能覺得遇到個瘋子吧 。那有人被開
        罰單會那麼高興的。這我到是要澄清一下,被開罰單,心中當然只能用一個字
        來形容。是哪個字我想就不用多做說明了吧,不知道?!
        就是那個”十元買早餐,八元買豆干”。
        還不懂?!那可不能怪老納。施主,那是你慧根不夠。
        而我會送微笑給條子杯杯是因為我心情好。而不是我喜歡送微笑給他,要不是
        今天女神約我明天去看電影。我一定送個足以臭死大象的"屎面"給他。


        回到了家,我還是難以掩飾我哪藏不住的笑容。阿浩也感覺到了我的不一樣。
        單細胞動物的感覺總是比較靈敏。
        「馬的,你是重頭獎喔,那麼爽。是的話記得分個十來萬花花。」
        「我哪那麼好運阿!!還重頭獎ㄌㄟ!!有五獎我就很爽了。」
        「那你現在是在爽啥?馬的!我看一定是在交馬子了,就不要給林北抓到,不
        然一定給你個"知情不報"罪名,拖你去阿魯八。」
        「你想太多,你知道我是個麵包大於愛情的人。」
        「那我是不知道拉,不過我是知道你是個"色大膽小怕狗咬","陽委早洩沒凍頭
        "的人。」
        「靠!那是你吧。懶的跟你說。不然我智能又得退化了。」我比了跟中指給阿
        浩。
        「等一下拉!你明天跟我去台北一趟。」
        「台北喔,可以阿,阿!!不可以!!我明天有事要辦。」
        「靠!每天都有事!!還沒考到律師牌,事業就做那麼大喔。」
        「阿就真的有事阿!你叫子華跟你去吧,他不是有車嗎?開車也比較方便。」
        「ㄊㄋㄋㄉ!!! 算了算了,我打電話給子華。」
        哀~~~~阿浩阿,可不要怪我。我難得覺得愛情比麵包重要,請原諒我生平第一
        次的重色輕友吧。我也是會有不想耕田的時候阿。


        給身體卸下武裝後,我進到了浴室。女神為何會約我看電影?難道他對我有意
        思嗎?我想她應該不會有著重度弱視吧,我長的如此其貌不揚。不過那個叫我
        的人是個推銷愛心筆的義工,在他眼中,每個買愛心筆的人都是帥哥。那她又
        為何又紅著雙眼呢?該不會又是因為她男朋友吧。我想也是,也只有她男朋友
        可以讓她落淚。這段時間跟她也聊了不少有關她男朋友的事,基本上我個人很
        不欣賞他,但他不是我男朋友,所以我沒權力多做批評,對於女神的抱怨,我
        也只能回她說:
        他會改變的。
        不過真的會改變嗎?天曉得。
        對於她男朋友會不會改變,我不感興趣。我比較感興趣的是明天的約會。
        算約會嗎?算吧。




                                                                <未完>




      *罰單一張,換來電影一場,值得嗎?

                                   警察杯杯∼再多來幾張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