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又是下雨天!真該死!
  我站在公車站牌下咒罵著,這樣的天氣公車最難等了,而且人一定
會很多,又會很擠,濕淋淋的最難受了,更慘的是很容易遲到,萬一趕
不上第一堂課,錯過了點名,那…那…這學期可難混了耶!
  我低著頭看看手上的錶,又眺望著路的盡頭,真是氣人,平常不坐
的時候公車是一班接著一班來,今天我要趕時間,卻等了二十幾分鐘還
沒看到一班車過來,真是該死!
  終於望穿秋水看到公車遠遠的開了過來,我和周圍的人都不由自主
的往前靠了過來。
  我的錢包咧?我順手摸了摸我的口袋要拿銅板,才驚覺錢包不見了
,所有該上車的人都上車了,公車司機看了我一眼就將車門關上,留下
一臉愕然的我呆在原地……
  錢包呢?錢包呢?
  我慌張的四處看著,除了煙蒂、飲料空盒,就是不見我的錢包。
  我洩氣的看了看手錶,慘了!慘了!這下一定會遲到了!
  怎麼辦?怎麼辦?
  我急得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就在此時,我靈光一閃想到一個辦法
了。
  一部車因路口的紅燈停了下來。
  我一步衝上前去,打開車門坐進車內……
  「喂!妳做什麼?」坐在駕駛座的人似乎被我這不速之客給嚇壞了
,那付吃驚的表情像撞鬼似的難看。
  「先生…對不起,因為我錢包掉了,我要趕著上課,可不可以麻煩
   你送我一程,我可以把車錢算給你,不過…要等到明天…」我盡
可能裝出一付可憐樣,希望能打動他,小學時候老師就說過人都有側隱
之心的。
  「可是我也有事要趕時間啊!」他收了收甫被驚嚇的表情說著。
  「喔…那對不起……」看來他不是那種有同情心的人。
  「等等……妳學校在哪?」就在我一開車門準備下車之際,他叫住
了我。
  「在外雙溪……」
  「………好吧…關上車門吧!」後方的車早已不耐的大按喇叭了,
我則是不敢相信耳朵聽到的,不過我還是把車門給關上了。
  「謝謝……」我不知該說什麼才好,所以只能這樣了。
  「嗯………」
  當車子跑在中山北路時,我覺得他車開得蠻快的,大概是為了趕時
間,只是我不知道是為了趕我的時間,還是在趕他的時間?
  「妳是大學生?」他看了看後視鏡問我。
  「嗯……」我點頭應著。
  「幾年級了?」他又問著。
  「四年級……」我低頭怯怯的回答著。
  低著頭是因為我不敢正視他,這時我忽然有種莫名的膽怯,也對自
己的行徑感到不可思議,或許說是狗急跳牆吧。我注視著窗外,驀然發
現這窗外的道路竟有著陌生感,不知何時他已轉出了中山北路,現在在
哪堙H我這路痴一點也摸不著頭緒。
  才有了疑問,腦海中閃過了一絲的不安,我雙手緊緊的握著包包內
的防狼噴劑,萬一他有什麼歹念,也好自保,但手卻是不斷的抖著,天
啊!我真後悔了……
  「妳怎麼了?怎麼一付很緊張的樣子?」他看出了我的不安,疑惑
的問著。
  「你…可以靠邊停車嗎?」我的聲音也是顫抖著的。
  「妳要下車?」
  「嗯……」
  「可是快到了耶?!」他笑了笑,我猜他一定是用緩兵之計,一定
是想把我載到山區,我怎能讓他得逞。
  而且這路上人車越來越少了,我更加篤定他是不安好心。
  「放我下車!放我下車!」我邊叫著邊拉著車門想逃,這才發現門
打不開了!這讓我更慌了,我拿出防狼噴劑,便向他頭上噴去。
  「喂!喂!妳幹嘛啊?!妳發瘋啦?!」他怪叫著,車也靠邊停了
下來。
  「妳看看對面!」他轉頭怒斥著我。
  頓時我呆掉了………
  學校不知何時搬到這了?那種感覺真的好窘好窘,我想我的臉色一
定很僵,一定比櫻桃小丸子的三條斜線要多上好多倍……
  「啊!啊!啊!……我的學校怎麼會在對面?」我乾咳了幾聲,真
是亂丟臉的。
  「我抄小路,車會比較少……」聽得出來,他是佷生氣的。
  看著他的狼狽像,我真是過意不去。
  「對不起……誤會你了……」我漲紅著臉道歉。
  「算了……」他搖了搖頭,又接著說。
  「看來今天要請假一天了……」
  「真的對不起嘛!誰叫你走我不認識的路,而且車門又打不開啊!
   所以…所以……」我嬌嗔著怪他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啊。
  「什麼話嘛?我好心怕妳遲到所以才抄小路的耶,而且妳還弄壞了
   車門,這下我可有得受了。妳這樣還敢怪我啊?況且還噴得我一
   頭綠,像忍者龜一樣……」他抗議著。
  「對哦!我要遲到了,你明天到站牌等我,拜拜囉!」我揮了揮手
跑過了馬路,就留他在對面一直喂∼喂∼的叫個不停。
  整件事下來真的和小說節一樣,今天真是個奇遇呢!
  晚上回到家,我立刻衝上房間把今天的奇遇記從頭到尾的說一遍給
老姐聽……
  「拜託喔!妳真是替咱們家丟臉丟大了耶!真是豬頭妹……」她竟
然這樣的指責自己同父同母血濃於水的親生妹妹?
  「妳到底是不是我的姐姐啊?還罵我豬頭妹?我如果是豬頭妹的話
   ,那妳勒?豈不是豬頭姐?」我很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就不信
不反將妳一軍。
  「所以囉!以後妳和我出門的時候千萬別叫我姐姐,我可不想和妳
   一起丟臉。」她笑著說。
  「姐∼∼」我嘟著嘴抗議。
  「好啦!好啦!不笑妳就是了,不過說真的,算妳運氣好,萬一妳
   真要遇上個大壞蛋看妳怎麼辦?下次別做這樣的傻事了,給老爸
   老媽知道了一定把妳唸到臭頭。」姐有些捉狎也有些認真的告戒
著我。
  「只要妳不說,他們哪媟|知道?」我伸了伸舌頭笑嘻嘻的說。
  「小鬼……」她摸了摸我的頭。
  「對了!那男的長的什麼樣子啊?」姐好奇的問了起來。
  「還不是就二個眼睛一個鼻子……」我皮皮的說。
  「還有一個嘴巴,二個耳朵,而且耳朵還一邊一個…」不等我說完
她就接著答腔了。
  「對啊!妳怎麼知道?」我還故作驚訝的看著她。
  「那不是廢話嗎?」她敲了敲我的腦袋。
  「喲!會痛耶!…人家不記得了嘛……」
  「下次如果見到人家,別忘了要好好向人家道謝。」姐說完站了起
身,換下她那一襲洋裝,修長的玲瓏曲線盡收眼底。
  「下次?這種事最好不要有下次了……」我看著姐懶懶的回著話。
  「看什麼看小色女……」她邊盤起那頭秀髮邊咯咯的笑著說。
  「沒有啊!看我姐的美好身材啊!姐,妳的身材真好,媚登峰怎麼
   不找妳去拍廣告?真是沒眼光。」
  「好了!少來了,看妳這傢伙油嘴滑舌的,去吃飯了啦!」她邊走
出房門邊回頭數落著我。
  雖然嘴上這樣說著,我看啊她心堨i樂壞了。天底下有那個女孩不
喜歡受人讚美的呢?
  「喂,等我啊,我身上沒錢啊,我還得靠妳養勒。」我急忙跟著出
來,老姐可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下雨使今天變成一個不太美好的早晨,我頂著小碎花圖案的傘走在
路上,我得不時的小心呼嘯而過的機車所濺起的水花,活像在大街上跳
舞,有時真的會活活氣死。
  好不容易終於安然到達公車站了,我喘了口氣,但人人都拿著傘,
難免碰來碰去的,那種溼溼的感覺真是討厭極了,更令人煩的是等會上
了公車後人擠人會更討厭,還有公車會開得很慢很慢,說不定一個不小
心又會遲到了。
  討厭!討厭!真討厭!
  我真是快被這天氣煩死了!
  「喂!妳在幹嘛?怎麼臉那麼臭?」
  我循著聲音看去,可嚇了我一跳!
  是他!又是他!他又是同樣的開著一台白色的車停在公車站牌前,
他搖下了車窗對我喊話。
  「是你啊……」其實不知怎麼開場才好,這個開場白還真是爛得可
以了。
  「是啊!是我啊!不然還會有誰,難道妳天天都在這攔不同的車子
   送妳上學不成?」
  唷!這男人怎麼說話還挺酸的耶!
  「你以為我是那種人嗎?」我有點不服的說。
  「誰知道妳是不是?」
  「我當然不是啊!」
  「說不定妳在說謊……」他露出不信的眼神,語氣中還真是很懷疑
的樣子。
  「你夠了你……」
  「好了!不開妳玩笑了,上來吧!我送妳。」他笑了笑向我招手。
  「我幹嘛要你送?」換我發球了。
  「因為我順路啊!」他倒是很理直氣壯的說。
  「誰知道你是不是說謊?難不成你天天在這路上騙女孩子說順路可
   以送一程啊!」
  「喂!我像是這種人嗎?」他辯駁著。
  「誰知道你是不是?」我瞇著眼看他。
  「我當然不是啊!」他急了揮著手加強語氣。
  「哼!說不定你在說謊……」我揚了揚頭。
  「好了!我認輸了……」他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姿式,還真是令人
發噱。
  就這樣,他在劃上紅線的路肩,而我則站在站牌下的人行道上,二
人一來一往的過招著,到此告一段落,而我即贏了面子又贏了堣l,為
什麼不搭便車呢?當然要搭,而且他也絕不是個壞人。
  「你怎會來這找我?」一上車我就問,和上次不同的是,這次我選
擇了前座。
  「就說過了啊!我順路嘛!」他看著左側的照後鏡,緩緩的轉到快
車道中。
  「喔……」
  「也不是啦!一早起來就想到昨天有個女孩欠我車錢沒還,想說來
   看看,說不定可以要回車錢嘛!貼些油錢。」他又在捉弄我了。
  「那你要算多少?」我順著他的話問。
  「就算五佰好了。」他隨口說了個數目。
  「你搶錢啊你!五佰?」
  「小姐,我這是專車接送的耶!服務費當然比較高啦!加上這一次
   本來要收一仟,打個折好了,算妳八佰就好了。」
  哇∼上了賊車了!吃人不吐骨頭嘛!
  「你想得美喲!這次是你要我坐的耶!怎麼能算?我的坐抬費又很
   貴,算你便宜點,打個折再扣掉上次的五佰,你再貼我五佰就好
   了。」我笑嘻嘻的說。
  他側著頭看我,搖頭微笑著。
  「妳的嘴好利啊!」
  「好說好說!」
  我有些得意,不過我從側面才打量著他,這是第一次我真的注意到
他,笑起來的他,有著淺淺的酒窩,男生有酒窩耶!這對我可是新鮮事
,他長得還算不難看就是了。
  「看什麼?我臉上有長豆花啊?」他雖然還是看著前方,但竟還察
覺到我在看他,真是奇怪了?
  「對…對不起…」我有些窘的結巴。
  「妳叫什麼名字?」
  「呃?」
  「我問妳的名字叫什麼?我載了妳二天了耶!起碼得讓我知道妳叫
   什麼吧?」他對我眨了個眼,有些皮皮的樣子。
  「我叫李倩琳,那你呢?」我看著他微揚的唇反問著。
  「哦!李小姐,幸會了,敝姓張,張志浩。」
  我就讓這個傢伙莫名奇妙的又送了第二次了……
  「不會吧!?他今天又載了妳一次?」老姐坐著看電視,手中的葡
萄差點掉了下來。
  「對啊……」
  「怎麼?是他喜歡上妳了?還是妳喜歡上他了?」她瞪著眼看我。
  我傻住了!
  才第二天,才第二次,才相處不到二小時,我會愛上他?!
  「拜託妳好不好?!真是的……」我嗤之以鼻的不屑。
  「嘿!妳這ㄚ頭,上個大學幾年下來,老是惹得一堆男生哭哭啼啼
   求爺爺告奶奶的,連半夜三更都還有人在樓下當衛兵站崗,真是
   搞不懂妳在幹嘛?」她忽然話鋒一轉翻起老帳來了。
  「又不是我的錯………」我委屈的扁著嘴。
  「妳看妳,就是這個假裝清純的模樣,那些男生才會讓妳給騙得死
   死的……」她嗤嗤的笑了起來。
  「可是…可是我都有明白的告訴他們啊,我只想一般的朋友,是他
   們自己想太多了。」
  「自己小心處理自己的感情,這不是兒戲哦!」
   姐不想和我多深入討論,只是淡淡的說,因為這個問題不是只有
在我身上發生,老姐以前是個萬人迷,追她的人不少,所以她很清楚,
這算不算是家族遺傳?等有空回家的時候,我要問媽看看,看看媽當年
是不是也這樣。
   不過,我仔細回想看看,這幾年,大一…大二…大三…呵,沒想
到戰績輝煌耶!真是太不應該了,不過現在在身邊的只剩一個學長了,
因為只有他不會吵著要我當他的女朋友,不會像個甩不掉的橡皮糖的死
纏著我,更不會一天二十四小時要知道我在哪,我喜歡淡淡的感覺,或
許我只是想保留一些自己,我沒打算要屬於那一個男孩子,至少目前是
如此……
  姐在外頭專心看著她的電視,而我翻出了一張多年前學長給我的一
張卡片……
  那是張幾乎純白的卡片,中間只有一個小小的小屋和屋旁有一棵小
樹,頗有那種孤寂的味道。
  『 倩琳: 
       這張卡片是我在逛金石堂時無意間看到的,第一
     眼的感覺是淒涼的一片蒼白,但仔細再看了第二眼便
     覺得有股溫暖,如果在一片茫茫白雪中,有一幢小屋
     在等著我回家,那該是有多溫暖的感覺啊!
       我想起了我和妳……
       如果有一天我找到心中的小屋,那該有多好?

                          家偉 』

  他就是這樣悶悶的,話不點明白,有時我在想,學長是不是也想追
我呢?他為什麼又從不對我說個明白?可是萬一他說明白了,我是不是
就像對其他人一樣,會疏遠他?他或許也明白我的個性吧。這樣淡淡的
也好,就耗著好了,我還是做那個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自我吧。
  第三天了,我想我不會那麼背又遇上他了吧!
  不過我卻有那麼一點點期望他的車會在下一次的紅燈時轉過來,我
看看手錶,七點四十五分了……
  在我上公車前,我做了最後一次的眺望,答案仍是否定的……
  接下來的二天,他就像一個過客一樣的消失了,我整整等了二天耶
,要消失也不打照面一下,真是過份!
  就在我開始遺忘的早晨,他又出現了!
  「上車吧!小姑娘。」他伸過手來為我打開前座車門。
  我毫不猶豫的坐了進去。
  「給妳的。」他揣過一包麥當勞早餐到我懷堙C
  「給我的?」我懷疑的看了看他。
  「妳放一百個心,我沒下毒的啦!」壞壞的嘴硬是吐不出象牙。
  「那謝囉!」我開始吃著早餐,心中漾起了一種叫幸福的感覺。
  「你是做什麼的啊?」我嘴巴還鼓鼓的有口沒嚥下的漢堡。
  「跑外務的……」他淡淡的說著。
  「多久啦?」
  「才做三個多月而己,因為也才退伍沒多久……」
  「你住哪啊?」我又追問下去。
  「妳在查戶口啊?」他有些抱怨的口氣有點好笑。
  「我家有爸爸、媽媽,還有一個姐姐,我今年退伍,目前在一家公
   司做外務,未婚,身高一七六,體重六四公斤,血型A型,巨蟹
   座,目前沒有女朋友,妳還想知道些什麼?」他像機關槍似的一
陣狂掃,真是駭人啊!
  我只露出微笑搖搖頭,不是不想問,而是夠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微笑就是個最好的回答了。
  不知這樣是不是老姐說的……假裝清純的模樣?
  才一下車向他揮手道別後,便看到學長睜睜的站在校門口望著我,
那種眼神有些無奈,也參著不解與困惑。我猜他一定會問志浩的來歷,
不過最好別告訴他,因為他一定不會相信我的奇遇,息事寧人的低姿態
可能會好一些。
  「那人是誰?」果不其然,他還是問了。
  「一個…朋友……」本來想說『一個普通朋友』,但怕有此地無銀
三百兩的嫌疑,還是婉轉些。
  「哦…他送妳來啊?妳不是說不要人家接送的嗎?那他怎麼會送妳
   來學校呢?」
  哎啊!我有說過嗎?我真的不記得了,大概是為了怕被男生給牽拌
住,所以當時才會這樣說吧!
  「學長,別問了嘛!要去上課了啦,下次再聊……」我搪塞個理由
便要逃走了,這一招一定管用,他也拿我沒辦法的。
  「喂!喂!那……中午一塊吃飯!老地方?」身後傳來他的聲音。
  「好∼沒問題,中午見囉!拜拜!」我回頭對他叫著,就看他和個
二楞子似的咧著牙笑著揮手。
  十點多我進了圖書館找資料,差點忘了中午的吃飯時間,我急急忙
忙的跑到約好的地方,一進門便發現他還是做在老位置上。
  家偉一看到我便起身為我拉了拉椅子,我也順著他坐了下來。
  當我把手上的餐盤放,準備要開動之際,他只是靜靜的看我,看得
我都有些不自在……
  「你幹嘛一直盯著人家看?」
  他只是笑著卻不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從口袋堮野X了一個小盒子,
那是個小小而又美麗的錦盒。
  他用眼神示意我把它打開。
  「哇!好漂亮的項鍊哦!」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讚嘆著。
  「就算我向妳求婚的定情之物吧!」他倒是很乾脆的說著,完全沒
有一點的怯意,似乎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你說什麼?……我沒聽錯吧?!」其實我真的懷疑我自己聽
錯了。
  「…沒有啦…開玩笑的……」他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
  「喔!那你是要送別的女人囉?!」我故意嘟著嘴挖苦他,他笑得
更加靦腆了。
  「妳別亂猜了,我哪有什麼『別的女人』,連『我的女人』都還不
   知道哪呢……」
  想不到他還加重語氣來反虧我啊!
  「是哦!誰知道啊?這年頭的男孩子太壞了,一點都不正經,怪不
   得我媽和老姐老叫我要小心點,要張大眼睛點,免得上了你們這
   些臭男生的當了。」
  他不餓我可餓了,我邊說著邊吃著我的飯了。
  「好了好了,我的小姐,別說了,我投降……」他搖著手擺出可憐
狀。
  「那這鍊子是要給誰的啊?」我又再試探了一下,畢竟那條閃閃發
亮的心型墜子引起我很大的好奇。
  「嗯…這…這是一個學弟買的…他…喔…他要送他的女朋友的,叫
   我幫他選的。」他有些不安又結巴的說著。
  「是嗎?!…」我用懷疑的口吻問。
  「是啦是啦!別問了,吃飯吃飯!」
  他真是有些奇怪,可是哪堜ワO?項鍊是怎麼回事?
  怎麼說話老是怪怪的?
  算了!吃飯吧!
  「妳豬頭哦!」
  在我和老姐說了今天的事情後,她的第一句話就是罵我豬頭。
  「幹嘛罵人家豬頭啊?!」
  「妳本來就是豬頭,而且是超級大的那一種;妳想想看嘛,家偉
   以前說要送妳妳都不要,現在可好,竟親眼看妳從別人的車上
   下來,還拿著早餐,他心堸策騝P想?偏偏妳還告訴人家只是
   一個朋友,妳不是豬頭是什麼?」老姐認真的分析給我聽,好
像還真的有點道理。
  「還有啊!那條項鍊,白痴都猜得到是他要送給妳的,什麼幫學
   弟買的,學弟是自己沒手沒腳啊?還要家偉去買?笨∼」
  我覺得老姐好像罵得很過癮耶!?而且似乎是上癮了……
  「可是…我問他他自己說不是的啊!」我大聲辯解著。
  「唉∼我最親愛的妹妹,妳知道嗎?妳根本就不該姓李……」
  「喔?為什麼啊?那我該姓什麼?」我不太明白姐的意思,還真
的問她。
  「妳啊……妳讓姓朱(豬)才對……」她說完掩著嘴咯咯的笑了
出來。
  一時我還沒會意過來,但看到她笑成那付德性時,我才明白她這
指桑罵愧的箇中含意了。
  「姐…妳好過份唷……」
  「好啦!不鬧妳了,不過妳可要小心點哦!對家偉而言,志浩的
   出現無非是一大挑戰,過去家偉對妳可以不強求,但如今強敵
   環伺,他一定會有所行動的。」
  「那…我該怎麼辦?」我有些害怕的問。
  「怎麼辦?看著辦啊!家偉一定是深愛著妳的,妳要有心媟Ё
   ,準備面對他吧!」
  「……………」
  今天晚上我真的失眠了,數羊也沒用,數到會煩……
  家偉學長應該是喜歡我的,談不談得上是愛,這我就不知了,我
想喜歡和愛有很大的不同才對……那我愛他嗎?還是喜歡他嗎?我想
答案是後者,我喜歡他那種淡淡的關心,而不是那種沈重的束縛。這
樣的學長才是我最喜歡的學長。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真是庸人自擾,還是睡覺吧!
  「喂!小豬起床囉!上課要遲到囉!」姐手一拉便把整床的被子
給掀開了,那種感覺真是討厭極了。
  「告訴妳哦!今天公司埵釭儱s會,所以會晚點回來,妳自己去
   吃飯,不用等我了。」怪不得她今天穿得特別漂亮。
  「喔………」
  走在路上我還是迷迷糊糊的神智不清,我還是好想睡哦!
  一到車站很自然的看看手錶,離他每次來的七點三十分還有五分鐘
的時間,我打了個大哈欠,同時也伸了個超大的懶腰,連眼淚都給擠了
出來,待我回過神來嚇了一跳,因為那輛熟悉的白色小車就停在路邊,
但堶惚o是沒看到志浩的身影。
  「幹嘛?想偷車啊?」他不知何時躲到我身後去了?
  「哎唷!嚇死人了,你幹嘛啊?你沒聽過人嚇人嚇死人啊?」我回
過頭來,就看他傻傻的站在我身後,手上還拿著咬了一口的大亨堡,正
衝著我看。
  「呃…給妳的。」他原來買了二份,還多附了一盒低脂牛奶。
  「怎麼今天會下車來買早餐?」好一會兒之後我問。
  「因為昨天沒睡好,太早起床了,所以就只好下車來吃早餐了。」
他說得倒是很輕鬆,不過看的出來,他好像一夜沒睡的樣子,眼中佈滿
了血絲。
  「怎麼?有什麼事可以讓你煩到沒睡好?」
  「沒什麼……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
  好哇!竟然和我倚老賣老,說這是什麼話啊?!
  「喂!大哥!你好像也沒大我幾歲嘛……」
  「別急著抬槓了,妳男朋友在那等妳了……」我才正準備發作,他
便賊賊的笑著說。
  家偉站在大門望向我們,志浩開始減速準備靠邊停。
  「他是我學長,不是我男朋友,我沒有男朋友。」我還是要糾正他
的講法。
  「好好好∼別太激動,妳去和他解釋可能比重要,妳看他的臉快垮
   下來了。」他還是用開玩笑的口吻說著。
  「算了,說了你也不信……」
  下了車我的心情就七上八下的,有種莫名的內疚在心頭反覆著。
  「他到底是誰啊?」家偉質問的口氣令我很不舒服。
  「就和你說過了啊!一個朋友而已……」
  「我不相信……」他搖了搖頭說。
  「不信!?不信拉倒啦!哼……」我整個人也慍了起來。說完馬上
走人,不想理他了。
  「倩琳,倩琳,別走啊,等我一下啊!」家偉跑到我面伸出雙手擋
住了我。
  「你要幹嘛啦……」
  「對不起嘛,別生氣了,晚上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我們已經很久
   沒去看電影了。」他退讓了,口氣軟化了下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