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不了,我今天不想去看電影,我想早點回家,我姐有事要我幫忙
   ,下次吧……」我撒了個謊,不過看得出來他有些失望就是了。
  「哦……那下次吧……」
  「學長,那我先走囉!拜拜……」
  我想家偉一定恨死我了,如果是過去,我一定會答應的,今天我也
不知那根筋不對了,竟會拒絕他?看來我越來不了解自己了,怎麼會這
樣亂七八糟的啊?到底我是怎麼了?
  煩啊!我煩啊!
  下午五點多,我走出校門口,正要往回家的公車站牌移動時,有個
聲音叫住了我,我還在想是誰會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叫我?一回頭我
差點驚嚇過度而昏倒……
  「怎麼會是你?!」我看著志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妳看到我怎麼和看到鬼一樣啊?」他看到我驚訝的表情更是樂壞
了,還笑個不停。
  「廢話!早上你會出現也就算了,現在連我要回家的時候也會出現
   ,這樣我會被妳嚇死的啦!」我說的可是真話,有誰能這樣而不
害怕的,一個陌生人會在妳上學和放學時都會在妳面前無聲無息的冒出
來,怎麼不怕?
  「就當我是阿拉丁神燈堛瑪O神吧!」
  「燈神?」我瞪大了眼看他,不太明白他這的含意。
  「對啊!只要妳有需要,擦三下神燈,我就會出現在妳身邊了,不
   是挺好的嗎?」
  他說的口沬橫飛,和真的一樣……
  「你是不是昨天沒睡好,腦子也跟著有點問題了啊?什麼神燈燈神
   的,我看你要喝一罐『增神』倒是真的。」我諷刺他說。
  「那妳出錢買給我喝吧!」他皮皮的說。
  「為什麼我要出錢啊?」我反問。
  「因為我是司機耶!萬一我開著開著睡著了,出了車禍,那以後就
   沒人可以免費送妳上課了啊,所以妳只是小小的付出,卻有大大
   的收獲耶!」
  呵∼按照他這樣的算法,我還真的是太划算了,簡直到了一本萬利
的境界嘛。
  「那…好吧!我到前面路口的便利商店買給你。」
  「不必了啦!妳有沒有空?」
  「幹嘛?」
  「一塊吃個飯。」
  「吃飯?哇∼你好壞哦!明明一罐增神只要二十塊,竟然要我請你
   吃飯?我很窮的耶。」我指著他哇哇大叫,真是奸詐的小人。
  「又沒說要妳請客,緊張什麼啊?我請妳好了。」
  「我幹嘛要給你請啊?有什麼理由?」我擺出高姿態。
  「吃飯要有什麼理由?就肚子餓啊?難道還要先寫個請帖邀請妳不
   成?」
  呵∼這倒也是……可是話說了出口,就一定要有個回應嘛,不然怎
麼下台,好像我有多貪吃似的。
  「不行!沒什麼理由的話,我不能答應你,我家家教很嚴的,下了
   課就要早點回家的,不能在外逗留,我姐會罵我。」我故意表現
出一付可憐樣,表示確有其事。
  「我們不要太晚回去就好了,今天是我生日……」他有些不好意思
的說,臉竟然還有一點點泛紅,那對酒窩就顯得更可愛了。
  「真的嗎?今天是你生日?」我看說不定他只是為了拐我陪他吃飯
,所使用的賤招咧。
  只見他低了低頭,不知在找些什麼……
  忽然,一張身份証亮在我的眼前,今天真的是他的生日耶!
  「妳一定以為我是騙妳的對不對?」他從容的說。
  哇∼可怕的男人!
  難道我臉上真的有寫字不成?不然他怎麼猜的到啊?見鬼了……
  「沒…沒有這回事。」我裝著可愛的微笑否認著。
  「妳要站在路旁和我說話,還是要陪我去吃飯啊?」他把下巴靠在
車窗上,裝出一付要餓死的模樣,逗得我笑了出來。
  對了!老姐說她今天要晚一點回來,那我豈不是沒人照顧我了嗎?
當下就有一張短期飯票,嗯,看來天意如此,何樂不為?
  「你說你請客的哦!不能黃牛喔∼」我用手指頭比了比他。
  「上車吧!我不會那麼小器的啦!」他揚了揚手示意我上車。
  台北市的黃昏總是給人種濛朧而又不真實的感覺,像是個飄緲虛幻
的空間,而我們就在這如夢般的城市中生活著,有時真是覺得自己也快
和這城市一樣的不夠真切了。尤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這城市不再如同
白天般的喧鬧,有時靜得都會讓人有點害怕,怕自己在黑夜中和這城市
一樣的孤單……
  「怎麼啦?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安靜?」他陪在我身邊半天,有點意
外似的。
  「沒什麼…只是忽然覺得人好像很怕黑……」我幽幽的說,眼睛卻
是還是望著山下的那片霓虹燈海。
  「怕黑?是怕寂寞吧……」
  我抬頭看了看他,發現他好像心情十分的低落,這和我平時看到的
他有很大的落差,而且他怎麼知道我心埵b想什麼?
  「我才不怕咧,你怕寂寞啊?呵呵。」我馬上收回思緒笑著問他。
  「不是怕,是一直都很寂寞……」
  「一直?什麼意思?什麼叫一直啊?」我真的不太懂,看他的樣子
不像剛失戀的人啊。
  「妳的問法好奇怪哦!那有人這樣問的?真是敗給妳了……」
  「你是不是失戀了?」我才不理他,又追著問。
  「沒有啊!」
  「那幹嘛說一直很寂寞啊?」
  「現在不告訴妳,以後再告訴妳。」他搖著頭不肯透露實情。
  我百般求他,他都不肯說,真是氣人。
  「很晚了,該回去了,我送妳回家吧!」他用這句話來阻止我繼續
而來的哀求與撒野。
  我拗不過,也只好答應了。
  遠遠的,我便看到家堛瑪O還是暗的,我心中嘀咕著老姐那麼晚了
還在外頭瘋,根本就忘了我的存在嘛,我一定要告訴老爸和老媽,姐在
台北是怎麼『照顧』我的。
  「好了,到家了!」他把車停在我家門口,一邊說著還一邊打量著
,有點獐頭鼠目的樣子。
  「看什麼啊?」我推了推他。
  「沒啊!沒什麼……」
  「哼,明明就有……」我又搥了他一拳。
  「哇!小姐,妳的手勁怎麼那麼大啊?要打死我啊?弄出人命可不
   好吧,那就沒有免費的車伕了喔。」他揉著被我搥了一拳的肩膀
怪叫著。
  「你可要好好的注意了,不然下次你可能要帶著盔甲開車了。」我
比了比手上的拳頭。
  「好了,妳進去吧,很晚了,明天不要爬不起來,那和我的約會就
   會遲到了。」他催促著我,像是怕我賴著不走似的。
  「約會?!約你個頭啦!」我下了車轉身伸著舌頭給他個鬼臉。
  「呵!就只約我的頭?其他的部份都不要?」他笑著拍手。
  「好了啦!別抬槓了,你自己開車也小心點。」
  「我知道,拜∼」
  「拜∼」
  看他車子消失在轉角的巷口,我放下揮舞的手,準備進屋去了……
  「咦?我的鎖匙呢?在哪堙H在哪堙H明明早上就……」我翻著包
包找著鎖匙,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
  天啊!這下可好!玩完了……
  八成我這迷糊蛋忘了帶出來了,等會兒老姐一定會罵死我了。
  真是受不了,怪不得有人說我老少根經似的,還說我的神經比中油
的輸油管還要大條。
  我站在自己的家門口,卻進不去,這真是個天大的笑話啊!
  我只能呆呆的坐在門口的階梯,乖乖的等老姐回來吧!
  大概一分鐘後,眩目的車燈照得我眼睛都快睜不開,是老姐回來了
吧!八成又是搭那個同事小林的車子了。
  但車子緩緩停下來的同時,又是讓我嚇一跳。
  「怎麼是你?你繞回來做什麼?」我吃驚的問著志浩。
  「坐在門口納涼啊妳?怎麼不進屋子堨h?」他那口氣根本就是明
知故問的嘴臉。
  「我喜歡坐在自家門口有犯法嗎?」我睹氣的說。
  「真的?」
  「真的!」
  「是嗎?」
  「是!」
  「不是因為沒有鎖匙可以進門嗎?」他詭笑著。
  咦?他怎麼知道?
  「你怎麼知道?」我不得不這樣反問。
  這傢伙,這些天下來,常做一些讓我嚇到的事,真是不太明白,難
不成他會算命還是有通天眼,可以預測到我的舉動和發生的事不成?這
太離譜了吧……
  「拜託妳好不好!都唸到大學了耶!我發現妳真的是有夠遲鈍的,
   而且毫無邏輯概念可言……」他熄火走下了車。
  「你幹嘛這樣說人家啊?好像我很笨的樣子。」我不服氣的說。
  「是啊!妳真的蠻笨的,從妳會攔我的車要我送妳上課的行為來看
   ,是不太正常,一般正常的女孩不會幹這種事的。」他說這段過
去的『往事』也就算了,還一臉正經的說,這才氣人啊!
  「…………」我張大了口不知如何反駁。
  臭志浩!死志浩!你給我記住!
  「別呆在那了,我們得想個辦法進屋子堨h。」他站在圍牆上四處
張望著。
  「有什麼辦法啊?」
  我話都還沒完全說完,他人便縱身一躍,雙手一翻,人已經翻進了
圍牆後了。
  「天啊!你這樣好像小偷耶!」我又給嚇了一跳,我又不敢太大聲
罵,怕真有人把我們當成小偷了。
  「進來吧!歡迎回家。」他開了門還躬著身,擺出個歡迎的姿式。
  「你…受不了你……」
  我真的不知要說什麼才好,不過能回家還真好。
  他也跟著進到屋內來了,還不時的東張西望著。
  「有沒有冰水啊?」
  原來他是口渴了。
  「你自己去後面的廚房拿吧!」我要他自己去找水喝,我則回房去
換衣服去了。
  當我換好衣服出來時,猛然想起一件事,我快步衝到廚房去……
  他果然是呆呆站在廚房內,不過我卻兩頰發燙。
  「妳家陽台……」他比了比陽台,酒窩笑的好邪惡。
  我二話不說,馬上衝到陽台,把一堆的貼身衣物給收了進來。
  「怎麼會有那麼多啊?而且都很可愛耶……」
  真不曉得他這話算是一種恭維?還是一種諷刺?
  我除了的瞪他一眼,還能說什麼?
  「咳,太晚了,我要回去了。」他見我臉色不太好,他倒是挺識相
的為自己找台階下。
  「哦………」
  「妳生氣啦?」他把水一口喝完後低聲探詢著。
  生氣?算不算生氣?那種私密被別人窺視,你覺得你會不會生氣?
真是白痴,還問我生不生氣。
  除了生氣之外,當然還有更大的原因,那就是羞愧啊!笨蛋!
  「沒有……」
  「嗯,那我要走了。」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你回去吧!開車要小心一點。」我還是忍不住的要叮嚀一番。
  我才把他送到門口,好死不死,老姐竟在這節骨眼上出現,媽啊!
讓老姐給撞上了這下可糟了,包準我一個晚上不用睡了。
  「這位是……?」姐看了看他又瞄了我一眼,還把尾音拉得特長。
  「他是張志浩……」我實在有點心驚膽跳的,怕老姐不知會不會出
什麼狀況。
  「她是我姐……」我怯怯的介紹著老姐。
  「大姐,妳好。」志浩欠了欠身,點著頭說。
  「喔∼你就是那個讓我妹誤認為大色狼,而且還噴得像忍者龜的那
   個人啊?!」
  她的手指還不停的一直指啊指的,真想上前用力咬它一口。
  「……………」
  他先是楞了二秒鐘的時間,然後又回頭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像是在
怪我連這樣的事也和老姐講,他都不知要如何回答。
  我趕快轉過臉去,避免和他眼神接觸。
  「我妹不懂事,你多見諒,她平時不會亂攔車子做這樣的傻事的。
  」我的天啊!我真的好想掐住她的脖子,叫她閉嘴。
  「天晚了,你明天還要上班,早點回去吧!」我邊說邊拉著他往外
走。
  開玩笑,再讓他待個二十分鐘的話,我看她會把我從小差點淹死,
和男生打架,一直到上大學的成長史、戀愛史全都搬出來的。  
  「明天見了。」他坐上了車搖下了車窗瀟灑的說著,又是那雙淺淺
的酒窩微笑。
  「嗯,明天見。」說這句話的同時,心中竟然有些甜甜的感覺,那
種感覺有些奇怪,可是又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
  一陣輕煙,他消失在路的盡頭了。
  風在吹著,吹著我那份微妙的感覺,他又是怎麼想的呢?他也有這
樣的感覺嗎?我不明白,也無從知曉,或許像我說的一樣,有些話大家
不談開都還留有一些轉還的空間,點破了那層如同蟬翼般的薄膜,便赤
裸裸的要面對問題,連閃都閃不掉了,所以這樣是最好的吧!
  「發什麼呆啊妳?」姐冷不防的出現,我嚇了一跳。
  「沒…沒什麼……」
  「沒什麼?人家早就走掉了,還看什麼看啊,傻ㄚ頭。」她摸了摸
我的頭。
  「姐,我問妳一件事好不好?」
  「要問什麼事?」
  「妳對他的印象怎麼樣啊?」我還是忍不住的要問看看老姐對他的
評價。
  「這個嘛……」她若有所思的低了低頭想著。
  「妳快說嘛!」什麼時候她變成了慢郎中了,我可真有點不耐煩。
  「很可愛的男生。」她抬起頭,給了個無厘頭的答案,這算什麼答
案?有講和沒講不是一樣?!
  「這是什麼意思啊?」我不解的問。
  「哈,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啊,妳別想太多了。」她分明是戲弄我
嘛!真爛!
  「…………」
  「回去洗澡囉!今天可真是累死我了。」他伸展了修長的身體,擺
了擺脖子嚷嚷著。
  今晚可真是個特殊的夜晚,我的鎖匙不見了,竟也能扯出那麼多事
來,連高掛的趴趴熊小褲褲都糟殃了。
  真是可怕的一夜啊!
  天才亮,就被一陣可用響徹雲霄來形容的破機車聲音給吵醒,真不
知是那個缺德鬼,機車也不會保養一下,大清早就要擾人清夢,真是討
厭。
  我邊嘟喃著,轉了個身,想再睡一下。
  忽然我覺得那機車的聲音好耳熟哦!
  好像在哪曾聽過勒?
  啊!這好像是…好像是…不會吧!?
  我連忙下床走到窗前向外望,果然……
  我看到學長也正伸著頭在矮牆上向內望,一下子四目相視,他笑瞇
瞇的向我招手,我則是僵硬的回報著一抹微笑。
  我揉了揉眼睛,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做夢,如果是夢的話,那沒關係
,等夢醒就好,可是無論我揉了幾次,都看得到學長,那就表示今天可
能是黃曆的犯沖,不知今天會有什麼樣的大條事情要發生了……
  「你這麼早來我家幹嘛?」我披了件衣服三步做兩步的跑了出來,
還差點摔了一跤。
  「來証明別人能做的我也能做啊!今天換我載妳去學校。」他拍了
拍他那台老爺…不!該說是古董機車,很正經的說著。
  聽他這樣一說,我原本還有些睡意的瞌睡蟲一下子全給嚇跑了。
  這可非同小可,那我今天要搭誰的車呢?
  「你吃錯葯啦!?沒事幹嘛跑來要証明什麼有的沒的?」
  「倩琳,我是說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他的鄭重說明反而令我
膽顫心驚。
  「靠它?………」我怯怯的指了指那台『其貌不揚』的古董。
  「喂!妳可別看不起它,以前它可是陪著我上山下海,到處衝鋒陷
   陣,才有今天的我耶!」他撫了撫它的座騎,不平的抗議著。
  「是嗎?真疑懷……」看它那簡直和報廢掉的車沒什麼二樣,我怎
能相信它的輝煌歷史?
  「真的,不騙妳啦!」他竟急了起來。
  「好啦!好啦!我相信就是了,別激動,別激動。」
  男生就是這樣奇怪,連一部破車都好爭的?
  「學長,你先走吧!我才剛睡醒而已……」我想這樣夠委婉了吧!
也不會傷了他。
  「沒關係,我可以等。」
  「可是我還要洗臉、刷牙、整理東西耶!」
  「沒關係,我可以等。」
  「可是我動作很慢耶!」
  「沒關係,我可以等。」
  「大概要等一個小時耶!」
  「沒關係,我可以等。」
  我呆呆看著他,他像張會跳針的唱片,只能重覆這句話嗎?
  正當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時,眼角餘光閃入一輛熟悉的白色轎車。
  天啊!我死了!今天是什麼鬼日子啊!?
  學長對於志浩的來到,當然不是很高興了。
  「早啊!小呆!」他在車內伸出個頭對我打著招呼。
  小呆?!
  我什麼時候變成小呆了呢?我怎麼不知道?
  不過眼前的情況可不允許我去追究這問題,我得快點化解眼前的危
機才是。這個臭大呆……
  學長瞪著他睜睜的看著,表情有些陌然,志浩一下車也發現了學長
的不對勁,也站在車邊,雙手插在牛仔褲的口袋凝望著他。
  瞬間,二個人都靜止不動了,只是看著對方並不出聲。
  空氣好像都凝結了,刮起了陣陣的肅殺之氣。
  一旁的我不知如何是好,都急得快哭出來了。
  「怎麼這麼熱鬧?大家早啊!」老姐走了出來,一看這陣仗有些意
外。
  我連忙拉了拉姐的裙角,使著眼色,求她救命了。
  老姐看到我那模樣,在看看他們,心堣j概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她
握著我的手,給我些安慰,她這一握,我眼淚都差點要掉下來了。
  「妳先進去梳洗一下,準備上學,我來處理。」她輕聲向我說道。
  雖然我不知她要怎麼做,但我還是轉身進去了……
  邊盥洗著,心還是懸著外面的狀況,不會一言不合打了起來吧!?
學長個性溫和,應該不至於,那志浩呢!?看他的樣子也不像個會動粗
比拳頭大的人,反而是老姐我還比較擔心,這女人不知會不會在一邊煽
風點火,火上加油?說不定本來沒事的也給她一攪和反而壞事……
  想到這我就更擔心了,手上的牙刷就動作的更快了,隨手毛巾一甩
便拎起背包出門了。
  沒想到一出門口,我楞住了!
  人呢!?
  怎麼所有人都不見了?志浩呢?學長呢?老姐呢?
  我像個傻子一樣的東張西望,這是怎麼回事啊?
  我坐在公車上,回想著早上的情景,我實是想不出學長的行徑怎麼
會那麼激烈,以前有別的男孩子追我時,他也沒當一回事,怎麼這次志
浩的出現會讓他有這麼大的反應?我真不明白。至於志浩,他是不是要
追我,我都不確定的,或許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談得來的朋友,也或許
他把我當成小妹看待一樣,說不定是老姐、學長還有我都想太多了也說
不定呢。
  公車走著,我倚著頭看著窗外,藍藍的天映著無瑕的白雲,正是個
大好天氣,但和此刻的我卻有著天壤之別,陽光透了過來,照在掌心中
,但我能不能緊緊的抓牢我的幸福,我想我不能。
  因為就像想用手握住陽光般的不可能吧!
  本以為走到校門口會遇上學長的,但事與願違,我無法由他口中得
知早上的結果,還真有點失望呢。不過好奇心驅使我走進了學長的系所
,我探著頭偷望著。
  「妳找誰啊?」身後一句聲響,嚇得我停止那偷偷探視的行為。
  「我找家偉學長…」我邊說著邊打量著對方,她卻也以同樣的眼神
直視著我。
  她個子不是很高,但有著一頭很長的很柔、很亮的頭髮,就像那種
拍洗髮精廣告的一樣,長得很秀氣,是個美女,我怎不知有這號人物在
?大概是我太久沒來這了吧!
  「請問妳是……」
  「我是李倩琳,請問學長在嗎?」我懶得猜她到底要幹嘛,直接了
當的問了。
  「哦!是妳啊……他不在,出去了。」她的口氣實在是有點冷淡。
  「那謝謝妳了。」我轉身便走人了。
  真氣人,又撲了個空,看來今天可真的要小心一點才是,大概今天
真的犯沖,運氣可能會差一點,諸事小心為上。
  果不其然,一天下來,吃飯時還咬到嘴唇,真是倒霉透了,放了學
也沒看到那台白色的車,心媮椌膝Л罹B。
  一切的事都不對勁,真是煩人。
  回到家看到老姐,我想問她早上到底怎麼回事。
  「回來啦!怎麼一付苦瓜臉?誰又招惹到妳了?」不待我開口,老
反而先問我了。
  「早上是怎麼回事?妳和他們說了些什麼?怎麼我一出來他們都不
   見了?這到底怎麼回事?」我把憋了一天的疑問給說了出來。
  「哦…妳說早上啊,我也沒說什麼啊,只是告訴他們,我妹妹年紀
   還小,還要專心唸書,請不要這樣讓我妹為難,這樣下去,我妹
   準備研究所的考試會分心的。」
  研究所?我何時有說我要考研究所了?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姐∼妳別胡扯了,說實話啦!」我猜她根本就是亂扯的。
  她先是一楞,然後又大笑了起來。
  「哈哈,竟然沒騙到妳!」
  「好啦!老實告訴妳,我和他們講,要追我妹請保持君子風度公平
   競爭,從明天起,請妳們各憑本事了,今天就到此為止了。」
  「那然後呢?」我聽了心堳璊F起來,不知他們的反應會如何。
  「然後他們互看了一眼就都走了,不過……」她突然停頓了下來。
手摸了摸臉思索著。
  「還有什麼不過啊?妳快點說啊!」我拉著她的手,不停的搖著。
  她卻報以一個弔詭的笑容。
  「家偉的眼神冒著火燄耶,好像很有鬥志的樣子,至於志浩……」
  哎喲!老姐根本就是在吊我胃口嘛!老是斷斷續續的,真討厭!
  「他?他又怎麼了?」我忍耐著,我真想罵她一頓。
  「他比較冷淡一些,不過看家偉的眼神有點不屑,好像穩操勝算一
   樣,看不出來他的心埵b想什麼?」
  「呃…這樣子啊……」我把背包放下,整個人坐了下來。
  「這樣的感覺如何?」老姐把手靠在沙發椅背上彎著腰問。
  「什麼如何?」我抬了抬頭,不太懂她的意思。
  「笨∼就是同時有二個男孩愛上妳,都要追妳的感覺是什麼啊?有
   沒有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覺得自己都快飛了起來?」她還
舞著雙手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的。
  「沒有耶!反而麻煩……」我嘟著嘴用力向後靠。
  「沒有嗎?」她停止了動作看向我。
  「學長一直都是那種細水長流的感覺,他知道我討厭束縛,只在一
   邊默默的關心著我,絕不強求我,我可以感覺到他的細心,但我
   不明白他這次怎麼會這樣反常?至於志浩,說實在的,我和他認
   識並不久,我對他或他對我的了解都不夠,說穿了,他是不是要
   追我我都不知道,說不定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小妹妹一樣看待,
   是我們想太多了……」我幽幽道出心中的想法。
  老姐看著我,表情木然,或許她不知要如何開口,開口來安慰我,
或許她並不知道我的想法,不知道我曾經認真的去思考過,所以她才會
木然……
  姐在我面前蹲了下來。
  「告訴我,妳比較喜歡誰?是家偉還是志浩?」她很正經的問我。
  「我也不知道……」除了不知道,還真的不知如何回答。
  姐只是搖頭,她站起了身要回房時,又轉了過來,只是淡淡的說了
一句。
  「妳自己要明快一點決定,否則他們二個一定會有人要痛一輩子的
   ,無論是家偉或是志浩,都不是我所願意見到的……」
  我望著她的背影,心中有著激動,二個人一定會有人要痛一輩子的
,這是多麼傷人的事,而我就是傷人的劊子手?!
  夜堙A我失眠了,我睡得不安穩,心埵悇O想著學長和志浩的事,
看來談感情真的是好累好累的一件事啊,有時想想,當愛情來敲門時,
我曾努力抗拒過,至使這幾年下來還能安然度過,但至今又再面對一樣
的難題,我不知道我還有沒有力氣可以抵抗,或者說我真的抵擋得了愛
情的侵蝕嗎?還是要棄械投降?
  答案在哪?我不明白。
  我反覆不斷的想著答案,直到我睡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