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今天起了個大早,我怕他們會和昨天一樣的接我,為了避避風頭,
我決定提早一個小時去搭公車;很像隻鴕鳥,認為自己可以逃避就安全
了,該努力解決問題才對。
  算了!躲得了一天是一天吧!
  我躡足輕聲的溜到門口,還向內望了一眼,確認老姐沒讓我給驚醒
,我才滿意的輕輕打開門,但才一開門,便有一糰東西往堶芊K…
  「啊!……」我給驚得叫了一聲,整個人也往後退了一步。
  我仔細一看,我可傻了……
  「學長,你在幹嘛啊!?」我定了定神一看,那不正是學長嗎?!
  「喔…沒什麼,沒什麼……」他好像也才驚醒似的。
  「你幹嘛睡在這堙H」
  「我…我只是想載妳去學校而已。」他站了起來,拍著身上的灰塵
,一付狼狽相。
  「那也犯不著這樣等吧……」我嗤笑著他的樣子,心堳o也有些過
意不去。
  「可是我伯妳會跑掉啊!或者是……」
  「或者什麼?」
  「或者讓別人給捷足先登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講,但一說完
馬上四處張望著,怕說著說著志浩就會出現似的。
  「學長,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神經兮兮的啊?我知道你關心我,可
   是你放心,我又不會當他的女朋友,大家只是一般的朋友,就像
   我和你是一樣的,別擔心好嗎?」
  「…………」他看了我一眼,半天不說話。
  「你怎麼啦?」
  「喔…沒什麼…我知道了,不談這個了,倩琳妳看,我買了新車了
   耶!」他忽然想起了他的新機車,急著向我介紹。
  一台嶄新的機車就在他身邊不遠處,銀色的車身陽光下更顯得耀眼。
  「學長,你什麼時候去買的啊?」
  「昨天去牽回來的,怎麼樣?帥吧?」他對我笑著。
  「你不是很節儉的嗎?那台舊車不是騎了好久了,怎會想到要換新
   的呢?不是說它陪你上山下海,你都捨不得換嗎?」我真不明白
,以前我叫他換,他死也不肯,這會兒怎麼無預警的情況下就換掉了?
  「這個嘛…因為實在是太舊了嘛,所以就換掉囉!」
  看來男生的話不可以完全相信,上個星期的話猶言在耳,現在馬上
就變了,誰說女人善變來著,我看男生也好不到那去。
  「讓我載好不好?」他的語氣變的好真誠,令我無法拒絕。
  「……好吧,可是我家沒安全……」
  我都還沒講完,他便衝到車邊拿出一頂全新的安全帽,沖著我笑。
  哇!
  他真的是有備而來的耶!
  我看著他的笑容,心堣ㄔ悛漲釭捋譟﹛A真是個傻瓜,竟這樣傻傻
的縮在門外睡了一夜,現在還這樣的對我笑著,就為了堅持要送我上學
,真是笨蛋、笨蛋……學長你真是傻……
  我接過了安全帽載上了,他還為我調整了一下,怕我沒弄好,眼神
中可以看得出他的細心呵護,我眼有些濕了起來……
  「怎麼了?!我弄得太緊了嗎?」他看我哭了,馬上慌了直問。
  我只是搖著頭。
  「還是人不舒服?我載妳去看醫生。」他按著我的肩問。
  我的淚又湧了出來。
  「倩琳,妳怎麼了?」
  「我沒事,只是沙子吹進眼睛很不舒服而己,所以才會流下眼淚,
   沒事的…」我胡編了個老掉牙的爛理由搪塞,沒想到他也相信。
  「我幫妳吹吹……」他不顧我的抗拒,硬是拉著我,這下可好,給
他吹了一下後,眼睛還真的很不舒服。
  真是的……
  「我告訴妳哦……」他趁著紅燈停下時回頭對我說著。
  「什麼啊?」
  「這台新機車我為它想好了名字了。」
  機車還要命名?這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呢。
  「什麼名字?」我倒想聽聽看這車能有個什麼樣的名字。
  「鐵達尼!」他斬釘截鐵的說。
  「鐵達尼?」
  「是啊!就鐵達尼啊!」
  我真不敢相信……這是什麼名字嘛……我差點要跌下車來。
  「怎麼樣?不錯吧!」安全帽下的他一定十分得意。
  「你以為你是傑克啊?神經……」我拍了一下他的頭。
  「喂!蘿絲,別太大力,會痛耶!」
  「什麼蘿絲?你再亂說我就再打了喔……」
  「好啦!好啦!」他油門一加又衝了出去。
  到了學校,學長問我晚上要不要搭他的車,我笑著搖搖頭。
  「不必了,你自己的時間都不夠用了,不必再為了送我回家而擔誤
   時間。」
  「可是……」
  「別什麼可是不可是了,就這樣吧,以後每星期一三五,你來載我
   上學,這樣可以了吧。」我不等他說完,便打斷了他的話。
  「那二四六為什麼不給我載?」我話才說完,他馬上反問我,看來
他反應不差嘛。
  「學長,別太貪心哦……」
  「……好吧……」他想了一下,還是答應了我的提議。
  至於我要空下二四六,當然是為了志浩,我想也為他保留一點空間
,另外,我也不想讓學長那麼的纏我,坦白一點講,學長雖然令我安心
,處處關懷我、照顧我,有時又會令我感動的,但我和他之間總覺得少
了些什麼,所以,我也不願他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
  大學就是這樣,一年級時覺得學校的每件事都新鮮,慢慢的習慣,
又慢慢的變得理所當然,到現在都覺得日子平淡了許多。
  中午吃飯時間,我刻意的避開了學長的邀約,改和同學們去吃麵,
連同學們都覺得奇怪,她們戲稱我和學長一起吃飯叫『午餐的約會』,
而紛紛的追問些發生了什麼事,我只是笑著不答,不回答的好處就是別
人無法得知結果,也少去了流言,也少掉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我想這
樣對學長對我都比較好一些。
  不過,我感覺得到,我正走向另一個未知的麻煩。
  一下課,我走出校口,我佇足不前,因為我想試看看我的運氣如何
不知會不會看到他,我看了看四周,並沒有那台白色的小車,還真有點
失望……
  我想起了他曾說他是燈神的事,我閉上眼睛,輕聲默唸著……
  『志浩,你現在人在哪堙A趕快出現吧……』
  我默唸完三次睜開眼睛,天啊!不知何時,他竟無聲的站在我的面
前了。
  「這…太靈了……」我嚇得退後了二步,差點站不穩跌倒,他馬上
拉著我,怕我真的摔了下去。
  「妳在找我啊?」那酒窩又在笑著。
  「你怎麼老是會做一些讓我吃驚的事啊?我都不知讓你幾嚇了幾次
   ?」我驚魂未定的說。
  「妳在找我?」他又問了一次。
  「沒有啊…」我不承認。
  「我不信!」
  「是真的沒有……」我可不能軟弱下來。
  「妳說謊,明明就有……」
  「明明就沒有!」我也更堅定的說,我要堅持下去,不能認輸。
  「妳騙人!」
  「我沒騙人!」
  「妳就有!」
  「我沒有!」我也跟他卯上了,抵死也不能承認。
  你來我往的這一幕讓路上的人都對我們行著注目禮。
  「那妳閉上眼叫我趕快出現幹嘛!?」
  「啊…我…我…我…」我張著口,半天擠不出一句話。
  「說吧,找我什麼事?」他故意丟下了這句話,看我怎麼回答。
  「你那台饅頭車呢?」我也故意扯開話題,好分散他的注意力。
  「饅頭?什麼饅頭?」他傻住了。
  「就你平常在開的那台白色march啊!小小的車子可是遠遠看真的
   好像一顆白色的饅頭在跑耶!」我比手劃腳的說著,還指了指路
上剛好經過的同型車給他看。
  他望著呼嘯而過的『白色饅頭車』楞在那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
  「妳說我的車像顆饅頭?!」
  這傻蛋好像開始聽懂我的話了,我裝出可愛的笑容頻頻點頭。
  「好哇!妳好大的膽子啊!敢說我的車是饅頭!妳看我怎麼修理妳
   。」他忽然大聲的吆喝著,我還真以為他生氣了,結果他伸出手
來捏了捏我的鼻子,笑了出來。
  「嗯……」我急忙掙開。
  「你那麼大力做什麼?要拉掉我的鼻子啊?」
  「誰叫妳這樣說我的車子。」他理所當然的說。
  「本來就是嘛……」我嘟著小嘴撒著嬌。
  「咦?你的車呢?」我說著說著想起了那顆饅頭。
  「它啊,我借給朋友了。所以今天沒有饅頭,只有小綿羊了。」他
比了比對街人行道上的機車。
  「喔。」
  「好了,別再說我的車了,妳想去哪?」他說著便拉著我的手向車
子走去,也不管我願不願意,我想甩開,但又不敢,或許是不太願意也
說不定。
  「我…我不知道……」恍惚中我也不知該說什麼。
  「那就由我決定吧!」
  志浩騎車好快,看他一下左一下右的,還連連超過別人,坐在後座
的我冷汗直流,嚇得只好緊緊抱著他,我幾乎是緊閉著雙眼的。
  直到遇上紅燈停了下來,我那七上八下快跳出來的心才稍稍的回到
它原來的位置。
  「喂,你騎車騎太快了吧……」我傾向前對他說。
  「快?不會吧!?」他皺著眉,好像我講的是外國話似的。
  「你一直超車,還騎到快車道去,而且一直鑽來鑽去的,這樣還不
   快啊!?」
  「呵∼這是孔夫子教的六藝耶。」他笑得有些詭異。
  「你說什麼啊?」我真是聽得一頭霧水……
  「對啊!所謂的六藝就是指禮、樂、射、御、書、術,其中的御就
   是騎馬,但那是古代的事,在現代來說就是騎車囉,所以騎車技
   術要好,也是必要的條件之一。」他煞有其實的解釋著。
  這…這也太會扯了吧,明明就是不守交通規則還要強辭奪理。
  「那不知你另外五藝修練得如何?」對於他的解釋,我實在不敢恭
維。
  「當然也修得不錯囉!」他緩緩加著油門,便回答著我。
  「何以見得?」看他還能掰出什麼來。
  「我很有禮貌,見到長輩都會問好,早晚必定向父母請安;另外我
   愛聽音樂,不論古典或現代熱門音樂我都愛聽;電玩中我最愛玩
   毀滅戰士系列的射擊遊戲,通常買來一個星期,我一定不眠不休
   ,直到破關為止;騎術嘛!就是妳現在所領略到的了,至於書,
   那我可看多了,無論是怪醫秦博士、城市獵人、小叮噹、沈默的
   艦隊還有少女漫畫,我都看過了,當然時下的金庸全集、言情小
   說,我也都不會錯過;還有,我的電腦技術還不錯,不論是硬體
   組裝、軟體設定、系統程式設計,我也還算可以,總的來說,我
   算是孔夫子的傑出門生了。」他口沬橫飛的說了一大堆,明明知
道他是鬼扯蛋,但實在很好笑,我笑的咯咯作響,只差沒笑到摔下車。
  「我真是服了你了……」我笑到肚子好痛。
  「佩服了吧!」
  「真的服了你了!真受不了你的歪理,一點都不正經。」我真的讓
他逗得好氣又好笑。
  「我很正經的耶……」他抗辯著。
  「得了吧你……」我還是笑不可抑。
  也不知他到底要騎到哪,直到了那座紅色的拱橋出現,我才恍然明
白,原來淡水到了,這條路在旁晚的時候車子很多,並著捷運的電車而
行,那種追逐的感覺讓人有些興奮,心情也跟著無端的飛揚起來。
  渡船頭前正對著西沈的夕陽,我們坐在碼頭邊上,手上拿著的是他
買的彈珠汽水,吸了一口涼入心扉.伴著微風,真的有那種偷得浮生半
日閒的雅緻。
  「今天的太陽降得比較慢哦。」他在一旁的唸著。
  我回過頭去看了他一眼。
  「是嗎?難不成你天天都來這看夕陽?」他的語氣好似他天天都看
得到一樣。
  「真的啊,這太陽我養的嘛!所以我對它瞭如指掌。」他握著拳對
抿了抿嘴。
  「笑話!還有人養太陽的?那我告訴你,那個月亮是我養的你信不
   信啊?」我比了比在天際另一頭才上天幕的月亮說。
  「呵∼我的意思是我很了解淡水的夕陽啦。」
  「少來,誰會相信啊?誰那麼有空天天跑來淡水看夕陽?你一定是
   騙我的。」我露不一臉的不屑,他啊!肚子堣@定又在想什麼壞
主意要捉弄我了,我才不上當呢。
  「誰要騙妳啊?」他輕嘲著,語氣有挑釁的味道。
  「哦?那你倒是給我說說看,你是怎可以天天了解到淡水夕陽的變
   化?連今天會慢一點你都知道?你說啊!你說啊!」我也絕不畏
懼的迎戰著。
  我狡獪的笑著,我就不信會有什麼了不得的答案,所以我用手撐著
頭,目不轉睛的望著他。
  他先是一楞,然後又笑了出聲。
  「你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我不服氣的問。
  「我了解淡水的夕陽,是因為我家就住淡水啊!笨∼」他竊笑著。
  「哇…你好賊哦…」我還真是笨,竟沒料到會有這招。
  「小呆,笨笨的妳……」他用手截了截我的頭。
  小呆?他又叫我小呆?
  「你幹嘛叫我小呆啊?」我忽然想起那天他也是這樣叫我的,我都
差點忘了要問了呢。
  「看妳有時候迷迷糊糊的,反應有些鈍,那傻傻的樣子好好笑,所
   以我就為妳取了這個小名了,還喜歡嗎?」他雖然說得好像都有
些道理,我常迷迷糊糊的,但誰會喜歡這樣的小名呢?就像人家叫妳白
痴,還問妳喜歡白痴這名字嗎?
  「誰會喜歡啊?!神經……那我叫你大呆好了,你會喜歡這個名字
   啊?」我語氣中帶了些輕度的不屑。
  「嗯…挺不錯的嘛…大呆與小呆……」他撫著下巴思考著,嘴巴還
唸唸有詞。
  我看他那樣子,不但沒生氣,反而還有些沾沾自喜,真是怪事?
  「真的不會覺得奇怪啊?」我試探的問。
  「不會啊,怎會奇怪?」他反問我。
  我只是呆呆看著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問妳一件事……」
  「什麼?」
  「如果……如果妳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妳會怎麼做?」他有點不
好意思的問。
  原來…原來他早就有心上人了?!
  「對方知道嗎?」
  他只是一味的搖頭。
  「哦!你是在單戀啊?」我笑了笑捉弄著他。
  「妳別笑我了,如果是妳妳會怎麼做?」他又把話給繞了回來。
  「這個嘛……」我咬了咬手指認真的想著。
  如果我是志浩我會怎麼做?我想了半天……
  「有了!就送她鮮花嘛!女生都一定喜歡花的,送她一大把的玫瑰
   讓她知道你是喜歡她的。」我自信滿滿的說著。
  「她未必喜歡,我想大概也有不少人送她花,不過都沒成功過吧,
   這招太老套了……」他又搖了搖頭。
  「那…寫情詩呢?」我張大了眼問。
  「妳以為我是徐志摩啊?我又寫不出來……」他依舊搖著頭。
  「請她看電影、吃飯啊!」我又出了主意。
  「妳以為她是飯桶?」他訝異的看著我,好像我說了個天下最無厘
頭的餿主意似的。
  他那種看人的樣子,有些像在嘲弄我,令我發慍……
  「那…那你…你就放棄好了…」我懶得再供獻我的腦汁了,乾脆一
點,早早打消念頭算了。
  「放棄?!妳要我放棄?」
  「對啊!不然怎麼辦?她不會餓,又不用吃飯;也沒有像我們普通
   女孩子一樣俗氣,看到大把的花會感動的哇哇大叫;至於寫詩詞
   嘛,你又說你不會,所以啦!乾脆算了,讓給別人好了。」我揶
揄的說著。
  「…………」他不說話,只是捏著鼻子拚命的用手搧著,好像有人
放了個天大的屁一樣,弄得我一頭霧水。
  「喂…喂…你在幹嘛啊?你停一停好不好?喂…」他不理我繼續搧
著,直到我拉住了他的手,他才停了下來。
  「剛才有一股好酸的味道飄來,好像是整個工研醋工廠倒到淡水河
   一樣,真是夠酸了耶!」
  這傢伙分明是和我打哈哈嘛!
  我用力的擰了他的手臂,他痛的哇哇大叫,說我卑鄙,趁他不注意
的時候偷襲他,開玩笑!難不成還要先打電話支會他一聲不成?自己笨
還要怪人。
  「唉!愛不到真苦惱……」他大嘆了口氣。
  「拜託!有點志氣好不好!」我取笑著他。
  「這樣吧!反正妳也難得來淡水,妳就當我一天的女朋友好不好?
   我會好好照顧妳的。」他對我淺淺笑著說。
  「一天的女朋友?」
  「對啊!」
  「我不要!」
  「好啦!」
  「不好!」
  「為什麼不好?」
  「就是不好啊!」
  「幹嘛不好咧?」
  「反正就是不好嘛!」
  「………………」我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不說話就是答應囉!」看他一付死纏爛打的樣子,不答應好像也
不行。
  「那走吧!」他把手臂略為的張開,示意我去勾他。
  「……要去哪?」我輕輕的用手去扶著他的手臂,真的!只是用扶
的而已,我還是不太敢用手臂去勾他手臂。
  我們就這樣奇怪的走了二十公尺不到,他忽然停止了腳步大喊…
  「有老鼠!」
  這可非同小可,老鼠耶!噁心死了!
  我驚叫著!
  「哎唷∼在哪?!…在哪?!…」我嚇得跳了起來。
  「哦!被我嚇跑了。」他語氣中帶有一點點的自豪。
  咦!我什麼時候抓著他的手臂了?
  我想抽回來,卻讓她給緊緊的挾住了!
  「這年頭啊!只要用點智慧就可以了,許多事都可以解決的。」我
聽得出來話中的含意,煞時羞紅了我。
  夕陽已完全的沈淪了,天空已完全暗了下來.他載著我四處亂逛。
  「下車吧,我帶妳吃道地的魚丸湯。」他停下來對著我說。
  「魚丸湯?!」我望向店內,好像不少人的樣子。
  「對啊!淡水名產之一,除了魚丸還有阿給和鐵蛋。」
  魚丸和鐵蛋我是聽過,阿給?那是什麼東西啊?
  「什麼是阿給?」
  「豆皮包粉絲啦!這妳都沒吃過哦?」
  我搖著頭。
  「如果妳想吃的話,我等會兒再帶妳去吃,現在可以下車了嗎?我
   肚子餓死了啦!」他摸了摸肚皮哀求著。
  「好啦!好啦!」他不說還好,這一提我也覺得餓了。
  當湯端了上來時,我便聞到一陣清香,嚐了一口魚丸,還真鮮美,
真是好吃耶!接著又端上了二顆包子放了上來。
  「喂!怎麼這媮晹魚璆]子啊?」我覺得這樣有些不太搭調,賣湯
就賣湯啊,幹嘛要多賣包子,吃包子喝魚丸湯,真是怪怪的。
  「包子?!除了包子還有饅頭勒,妳難道吃一個包子不夠嗎?」他
只抬頭看了我一眼,就邊講邊吃包子,話都講得不太清楚。
  「不是啦!我不是還要饅頭啦,我是說賣魚丸湯配包子怪怪的。」
  「不會啊!有什麼好奇怪,大家也都這樣吃的啊!不然妳覺得配臭
   豆腐怎樣?」他一定覺得我在找喳似的。
  「那不差更多了?」
  「對啊!所以囉!乖乖的吃吧!吃完我還有節目。」
  「節目?什麼節目啊?」我有些好奇。
  「子曰不可說!」他學著老學究搖著頭說,根本就是在吊人家胃口
嘛,不過我得沈住氣,沈不住氣說不定又會著了他的道。
  「好吧!不說就算了……」我也開始吃起包子不理會他。
  他看我這樣,反而僵在那半天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他笑了笑又繼
續吃他的東西了。
  「還要不要去吃阿給?」才走出店門口,他就提議著。
  這…這簡直就把我當母豬在養嘛……
  「太飽了,我吃不下去了……」
  「那好吧,上車吧,我要帶妳去一個地方。」
  我乖乖的載上安全帽,他加了加油門,車又沒入了暗夜之中。
  只見他轉過了幾個彎道,幾乎不見路燈,直到他停了下來。
  「這堿O哪堸琚H」他在黑暗中幾乎分不出東南西北了。
  「這堿O淡大啦!」
  「淡大?我們來淡大幹嘛?」我不太明白,這就是他安排的節目嗎
?如果是,那他也安排的太爛了吧!要逛校園的話,我學校就可以了,
何必大老遠跑來?
  「這埵陰籪糮雃釵W,所以一定要帶妳來走走。」他緩緩的說著。
  「路還會很有名?這可是我第一次聽到,什麼路啊?」我的好奇心
又冒了出來。
  「情人步道啊!」他笑著說。
  「哇!有這種路啊?!那…可是…我幹嘛要和你走那條路啊?」我
脫口反問。
  「因為妳今天是我的女朋友啊!」他的口氣有那種理所當然的味道
,讓我不太自在。
  「因為我從沒有女朋友過,我不知道有女朋友的感覺是什麼……」
他頓時語調低沈了下來,我看見了憂鬱的酒窩。
  「真的?……」我不可置信的問。
  「嗯……」他點了點頭。
  「我真不敢相信耶!你長了那麼大了還沒交過女朋友。」我開始產
生懷疑,又補充了一句。
  「你是騙我的吧?」
  「騙妳?騙妳幹嘛?這麼丟臉的事有什麼好騙妳的,小時候我身體
   不太好,常住醫院,媽媽從不淮我和鄰居的小朋友一起玩,我只
  能在窗邊看著他們快樂的跑著、追逐著,流著一身的汗,而我永遠
  就只能靜靜的看著……」
  他說的時候,神情是嚴肅的,我開始相信他說的了。
  「我爸媽很愛我,我很確定這一點,所以當時的我可以理解他們的
   擔心,我從小就安安靜靜的,不多話,童年對我而言,除了醫生
   和護士就沒別的了;我甚至沒放過風箏,妳相信嗎?很好笑吧…
   ……」他自己也苦笑了起來。
  「到了國中後,我身體才比較好一些,到了高中後,我開始有了朋
   友,有了家以外的活動,但沈靜又不善言詞的我,卻從沒追求女
   孩子的勇氣,所以到現為止,我沒交過女朋友……」
  他簡單的說明了他為什麼沒有交過女朋友的緣由,還扯的真遠,竟
要從小開始說起,不過他這樣也怪可憐的,我不能想像童年的我如果像
他這樣,我想我會瘋掉。
  「原來如此,咦!?可是你現在就很會說話啦!一點都不沈靜啊?
   和以前差那麼多哦?」
  「那是做了業務之後訓練出來的啦!」
  「哇!差那麼多喔!原來做業務的都只會耍嘴皮子。」
  「對啦!對啦!妳可以和我一起走那條路了嗎?」他又繞回了他原
來的訴求了。
  我抿了抿嘴考慮著……但是…唉…
  有時我真討厭自己刀子口豆腐心的個性,有時總不懂得如何去拒絕
別人,老姐說我這個性一定會吃虧的,這點她只猜對了一半……
  吃虧…這下吃大虧了…
  好端端的讓他給帶來淡大,這下可好了,現在還給他拉著小手走在
這什麼情人道上,真是進退不得啊!
  「妳在想什麼?」
  「沒…沒什麼……」他突然這樣問,我一時還真不知該怎麼回答。
  「妳看,今天的天空好清澈,連點雲都沒有,可以好清楚的看到月
   亮喔!」他比了比天空說著。
  我順著他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見了一輪明月,正高掛在天際黑幕之
中,皎潔的月光,正傾瀉在地上,我才發現,月光把整條情人道妝扮的
像匹白絹般的溫柔,我頓讓月光給迷惑住了。
  「嗯,好漂亮……」我不由自主的讚嘆著。
  「今天的月光好像妳。」
  「像我?什麼意思?」我淺淺的笑著問。
  「像妳一樣的完美無瑕。」他瞇著眼對我說。
  「我哪有這麼好啊!」
  「有啊!當然有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