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哼!你們臭男生都最會用好聽話來拐騙女孩了,油嘴滑舌的不正
   經。」我對他皺了皺鼻子,嘲弄著他。
  「不是每個男孩都這麼壞吧?」
  「那可難說了,正所謂天下烏雅一般黑。」
  「真是的,說不過妳這張利嘴……」他舉起了雙手作了個投降狀。
  趁他鬆手之際,我趕緊把手給抽了回來插在口袋堙A這樣他總沒法
子再逼我把手交出來他握了吧。
  我們靜靜走著,大概又走了好一段路,我才開口……
  「很晚了,我想回家了……」
  他看了看錶,對我點了點頭。
  當我們回到家時,差不多是晚上十點左右了。
  「小呆,這東西給妳。」
  「什麼啊?」
  我只見他從行李箱堮野X一包塑膠袋,我接了過來……
  「只是一包淡水魚丸啦!」
  「魚丸!?」我呆呆的看著他。
  「不然妳以為是什麼?求婚戒指沒有那麼大一包的啦!」他反過來
挖苦我。
  「你什麼時候買的啊?」真奇怪了,一個晚上他何時買的,我怎不
知呢?
  「呵!這妳別管,快點進去吧,明天妳還要上課呢。」他只是神秘
的笑著,不肯說。
  算了,本小姐也真的有些累了,也懶得打破砂鍋問到底。
  「知道了,那再見囉∼」
  「好,再見了。」
  他加了油門,機車揚長而去,我才放下揮動了老半天的手。
  「唉∼相見時難別亦難…蠟炬成灰淚始乾啊…問世間情為何物,直
   叫人生死相許…」
  不知老姐何時站在身後,而且口出妙語……
  「姐,妳好像用錯詞了耶…」我回頭望著她,為她的國文造詣哭笑
不得…
  「有嗎?不是這樣接的嗎?」她竟還不自知,真是夠了…
  「算了,算了,嗯,給妳的…」我把那包魚丸往她懷奡╮C
  「這…這什麼啊?」
  她在身後追問,我則是往屋內走了。
  「倩琳,倩琳!妳等一下,有妳的信耶!」姐在身後喊著。
  「先放桌上啦!我好累,要去洗澡了。」
  我躺在浴缸中,把毛巾折好放在額頭上,我閉上了眼享受著放鬆的
舒暢,我回想著今天的經歷,真是覺得好有趣,想到志浩,嘴角也揚起
了一絲的笑意……
  當我坐在沙發上努力的搓著才洗好的頭髮時,我瞄見了桌上的卡片
,我的手不自主的停了下來。
  淡雅的香味一下子充斥在空氣中。

  卡片上寫著:

  『我不敢告訴妳我是誰,因為我若告訴妳我是誰;
   妳可能不喜歡那個我,但妳卻是我所有的全部。』

  是那字跡分明就是學長的,這招數實在是不怎麼高明,我又不是沒
見過他的字,這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什麼事那麼好笑啊?」老姐端著二碗魚丸湯走了過來。
  「沒什麼。」我只是搖頭笑著。
  老姐把兩碗湯放了下來,立刻甩了甩手喊燙。
  「誰叫妳那麼貪吃。」我看了看她那付模樣取笑著她。
  「喂∼我那麼好心煮了妳帶回來的魚丸湯,妳竟然這樣講我,真是
   沒良心啊妳!快趁熱喝吧!」她早就迫不及待的拿起湯匙,嘴
還發出了那喝湯的聲響。
  「我才吃過一碗,妳自己慢慢用吧。」
  「誰寄來的卡片?是家偉還是志浩?」
  「是學長寄的……」我懶懶的靠在沙發上,把玩著那張飄著淡淡香
水味的卡片。
  「家偉比較內斂一點,話都不講明,一天到晚都是寫些卡片和信,
   這年頭用這方法那追得到女孩子啊。」她自言自語著。
  「姐,妳好像很有經驗哦?」我轉過頭奸笑著望她。
  不說還好,我這一說她老大原本局外人的輕鬆頓時不見了,她拿著
湯匙的手停在嘴邊楞了楞。
  「啊!妳這ㄚ頭怎麼講到我這來了?」
  「之前不是有個主任在追妳嗎?現在呢?他陣亡了沒有?」我坐了
起來,雙手頂著膝蓋,托著下巴,想聽看看老姐的愛情故事。
  「他啊!早被我三振出局了。」她語調輕鬆的說,一點也看不出她
有什麼婉惜的意思。
  「為什麼呢?他不是追的很勤嗎?」
  「勤?追得勤就一定追的上嗎?傻瓜!感覺不對就沒得談了,不可
   能有結果的,並不是勤不勤的問題。」
  「姐∼那妳覺得要當妳的男朋友條件是什麼?」我好奇的問。
  「順眼就好……」姐把魚丸湯給喝完了似乎意猶未盡,連原本要給
我的那一碗都拿了過去。
  「那麼簡單?就這樣啊?」我還以為老姐會開出多嚴苛的條件呢。
  「簡單?妳以為這很簡單啊?其實這一點都不簡單呢,妳想想,一
   個男人要跟著一輩子的話,要不討人厭又令我順眼,有那麼容易
   嗎?」
  「可是除了順眼之外,個性和思想甚至喜好也要能接近啊,怎麼只
   有順眼就可以了。」我把自己的看法給提了出來。
  「妳說的那些都是順眼之後才會更進一步去了解的嘛,還有他的財
   務狀況也要考慮到,總不能將來要我養他吧。」
  「哦……」姐的說法我好像有點懂,又好像有點不懂。
  「那我問妳,家偉和志浩那一個妳看的比較順眼?」她似乎看出我
的心事了,準備換個方式說明。
  「二個都差不多啊……」
  「那妳有快樂的事最想告訴誰?」她又問。
  「妳啊!」我毫不猶豫脫口而出。
  「白痴啊妳!我是問他們二個之間妳會想起誰啦!」她那高八度的
高音幾乎震破我的耳膜。
  「喔∼好啦好啦!是志浩吧。」我摀著耳朵說。
  「那妳悲傷的時候呢?」
  「不一定耶!可能二個都會想到耶。」
  「那完了!…」她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說。
  「幹嘛?怎麼會完了?」我不明白她這是什麼意思?
  「我曾看過一篇短文,說如果妳面臨抉擇時,想知道妳到底是愛那
   一個,那麼就看妳傷心時會想到誰。」
  「為什麼啊?」我更迷糊了。
  「喜悅快樂的事,妳想到的那個,便是好朋友的角色,只是因為談
   得來,所以妳願意讓他分享妳的快樂;但悲傷所想到的那個,就
   是妳所期望與妳共同承受苦難,相互扶持的人,而這個人才是妳
   真正共度一生的伴侶。」
  老姐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
  她嚥了嚥口水又接說……
  「如今妳對悲傷的選擇仍不明確,所以我也不知結果會怎麼樣,但
   可以証明的是,在妳心中,志浩的位置是比家偉更前面的。」
  「………………」我托著腮幫子,呆呆的望著她,不知要怎麼說才
好。
  「幹嘛這樣看我?」她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
  「妳騙人的吧?……」
  「呵∼那我可不知道囉∼」姐狡獪的笑了笑,好像是在說接下來是
我自己的事了,我自己看著辦吧。
  我緊握在手中的卡片,腦子堳o十分紛亂……
  清晨醒來,我梳洗完了之後來到庭院為花草澆水。
  那是個小小的花園,種著一片綠綠的韓國草,短短的草淺綠的發亮
,三株小松柏還不到我的腰際,不知要何時才會長成高聳的大樹,在牆
邊的有些我不知名的花,只知道是姐姐種下的,不過粉紅的花朵很是美
麗。
  我為它們澆著水,它們也似乎跟著清醒過來,我不禁彎著腰對它們
說了聲「早安啊!」。
  「哦∼妳也早啊。」
  嚇死我了,花草樹木也會道早安嗎?
  我吃驚的猛一抬頭,便看見了一顆頭正放在圍牆上……
  「你一定要這樣早來嚇人嗎?」我向學長抗議著。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嘛.只是…只是…看到妳在澆水不好意思
   叫妳……」
  看他靦腆的樣子,真是不忍心去責怪他。
  「昨天你…你有留在學校很晚嗎?」本來要問他昨天那張卡片的事
,但我想一想還是不太妥當,還是算了。
  「還好,不到八點就離開了,有什麼事嗎?」
  「沒有,沒什麼……」
  「倩琳,妳讓家偉站在那做什麼?讓他進來吧。」老姐在屋內向著
我們說。
  「哦∼知道了…」我應了聲,便去開門。
  「大姐早,咦!?大姐今天氣色很好耶,是不是要升職啦?」
  「家偉你真愛說笑了,哪輪得到我。」
  沒想到學長這傢伙平日看來還很忠厚老實的樣子,沒想到一早就給
老姐灌迷湯,真諂媚。
  「妳還傻在哪做什麼?來吃早餐了,家偉你也一塊來。」姐好像心
情不錯的樣子,竟笑臉盈盈的。
  「哦∼知道了。」我真是有點受不了她。
  「那怎麼好意思,太麻煩妳們了。」學長搔了搔頭笑著說。
  「不麻煩啊,你就一塊吃啊,吃完了好載倩琳去學校啊。」
  拜託……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我差點被吐司給噎著,我急著拿起
牛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
  學長聽了老姐的話便轉過頭看向我來,好像在等我的答案。
  我能說什麼?說不要嗎?
  我想大概是不行的……
  我只能聳聳肩,攤了攤雙手點了點頭,縱然我知道我的神經明明是
很想搖頭的……
  「吃飽了,我先去準備一下東西了……」我找了個藉口先行離去。
  我坐在書桌前,拿張片子放進音響去了,一時之間房內充滿了柔柔
的音符,我信手捻來紙筆,我開始靠著記憶畫著他的身影,尤其是那對
淺淺的酒窩;他現在在忙什麼呢?吃過早餐了沒?
  我抬著頭傻傻的望向窗外,覺得連天上的雲都好像變成了他的臉一
樣,我笑眯了眼。
  「喂!妳耳聾了啊?!」老姐用力的拍了我的肩膀吼了一聲,把我
從雲端上拉了下來,一下子我就跌回凡間了。
  「幹嘛?!」我反問著她。
  「小姐,妳在發什麼呆啊?都幾點了,上學去了啦!還在做白日夢
   哦!」姐用力的搓了搓我的頭,硬是把我的頭髮給弄得很亂。
  「姐∼妳幹嘛弄我的頭啊!」
  「活該∼」她陰陰的笑著。
  「好了!人家家偉等妳很久了,別在那磨蹭了,快點吧!」
  「知道了……」
  接過了安全帽,機車的聲響在耳邊隆隆吵著……
  「倩琳,抓緊了……」學長略為回頭說著。
  「嗯……」
  車速慢慢的加快了起來,轉出巷口,切入了慢車道,經過了站牌。
  啊!
  是大呆!
  他站在站牌下望著我,他的頭隨著我的身影緩緩的轉著,但眼光卻
是一直停留在我身上的,我好想對他揮手,但…手就像是有千百斤的沈
重,怎麼樣都舉不起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直到他的身影漸漸的
變小、變遠、變得模糊,甚至完全消失在路的盡頭……
  「妳怎麼啦?!」停好了車,學長看我不太對勁,關懷的問著。
  「沒什麼……」我言詞閃爍的說著,或許是言不由衷,學長似乎也
感覺得到我的違心之論。
  「妳好像心情不太好,是為了什麼?可以告訴我嗎?」學長仍是一
付斯條慢理的斯文狀。
  「沒有啊!我那有?……」我擠出個笑臉虛應著,希望學長可以就
此打住,別再追問我了。
  「可是為什麼妳……」
  「家偉!家偉!」他話都還沒講完,便有人叫著他。
  我和學長都不約而同的回頭望去。
  是她?!
  是上次去找學長時所遇到的那個女孩。
  「婉玲,妳怎麼來了?」學長看著她跑了過來,不禁問著。
  「家偉,你怎麼這幾天都看不到人啊?」她撒嬌似的向學長抱怨著
,長髮披肩的她,看起來真的很漂亮的。
  「沒有啊,我有事嘛!」學長瞄了我一眼,像是怕我會吃醋似的。
  她看到學長的表情,又看了看我,那雙眼神中隱約藏著女人特有的
妒火。
  「有事?!有事也該先和我說一聲啊!」她那聲音中還有種嗲嗲的
味道,我還真受不了。
  反正我又不會和她爭學長的,她不必這樣對我,相反的,我還有點
感激她在這節骨眼上出現,還真幫了我一個大忙呢。
  「學長,你們聊,我先上課去了。拜拜∼」我其實是對著那個叫什
麼婉玲的女孩說的。
  她倒是一臉的漠然。
  學長就有點心急了。
  「等等…倩琳…我還沒問完呢。」被夾在二兩個女人中間的他,顯
得十分為難。
  只見婉玲嘟著嘴拉著他的手臂搖了搖,像是責怪著學長不肯陪她,
只見學長漲紅了臉閃也不是,不閃也不是。
  「沒關係,有空再聊了。」我不想讓學長那麼為難,特別為他找了
個台階下。
  「謝謝妳,倩琳。」不等學長開口,婉玲早先一步搶著答話,只見
學長楞在一旁。
  「那再見了囉!」我笑著和他們揮手。
  「再見!」她也笑著說,也對我揮著手。
  她笑起來很嫵媚,很甜的感覺,如果說硬要拿我和她比,我想我是
遜色多了。
  學長一付拿我們沒辦法的表情,好像對我說『該留下的人偏偏不想
留下,而不願留下的人卻死也不走』我挑了挑眉向他示意『看你能拿我
怎樣?』
  一個上午的課在有些迷惘中度過了,我想起了我當了志浩一天的女
朋友,但一記得志浩問我的問題……
  『如果……如果妳喜歡上一個人的時候,妳會怎麼做?』
  我會怎麼做?我現在就是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
  我喜歡他嗎?
  好像有一點……
  他喜歡我嗎?
  好像也有一點,可是…他的喜歡好像只是朋友的那種喜歡,而且他
  嗚…討厭!討厭!討厭!
  「妳在做什麼?一直搖頭幹嘛啊?」小琪不知何時竟站在我的身邊
,居然讓她看到我的失態。
「我…我有在搖頭嗎?…」我指了指自己。
  「嗯!而且還很大力耶!妳怎麼啦?有什麼事嗎?」她還學著我搖
頭的模樣,好像要讓我重拾記憶一樣。
  「妳別搖了啦!搖得我頭都昏了……」我連忙制止她,我實在受不
了她的頭活像個鐘擺似的。
  「要不要和我一塊吃飯?」小琪問我。
  我點了點頭。
  「那走吧!」
  小琪是個開朗活潑的女孩,長得秀秀氣氣的,她男朋友己經去當兵
了,據說她男友在當兵的前一晚抱著她痛哭一場,而小琪卻沒留半滴眼
淚,反而把男朋友給罵了一頓,這段『佳話』早就在系堶捷И}了,小
琪的名號就此打開。
  我們往著餐廳的方向走去,忽然我停了下腳步躊躇不前……
  「小琪…我們去別的地方吃好不好?……」
  「哦?!為什麼?」她也停下了腳步看著我。
  「沒什麼…己經吃膩了嘛,換一家好了。」我囁嚅的說著。
  「好吧!沒什麼意見。」
  其實我是怕學長也在那,如果遇著了他還有婉玲的話,那三個人一
定都很尷尬的,學長也會難做人的,我又何必去淌渾水呢?真是夠亂的
了……
  「倩琳,家偉學長呢?」這小妮子真是那壺不開提那壺。
  「他…他…最近比較忙吧…」
  「喂∼妳到底怎麼啦?怪怪的妳……」她皺著眉問。
  「沒什麼啦!別瞎猜了,妳男朋友當兵還好吧?」我轉移了話題,
不想針對學長深談下去。
  「他啊…死不了的啦!」她笑了出來。
  「他現在在哪當兵啊?」
  「哦!現在在金門了。」
  「那麼遠哦?那妳們一定很久才能見面一次了。」我為小琪感到有
些感傷,她一定很不好受,誰不希望男友在身邊,能天天見面呢。
  「那有什麼關係?不常見面也好,能給我們彼此一點空間,反而他
   現在整天都擔心我會不會兵變,那種感覺甜蜜極了,也很好啊!
   至少他比以前更在乎我了。」她笑的更甜了。
  「妳這是什麼歪理啊?」我瞪大了眼不可置信。
  「哎喲!真的嘛∼妳沒聽過這招叫欲擒故縱啊?」
  「欲擒故縱?!」看著她我才會意過來。
  「嗯!妳若太在乎他,他也未必珍惜,可是有時這樣他會把妳當個
   寶似的呵護,妳說奇不奇怪?有時我也不明白他們到底腦袋埵b
   想些什麼。」
  我也不知道妳這小女子心堿O怎麼想的,明明就喜歡他,幹嘛要裝
出那種若即若離的樣子,萬一一個不留神弄假成真,那豈不賠了夫人又
折兵。
  「我不太苟同妳的想法耶!那有人這樣對男朋友的?明明就在乎的
   要命,卻還要裝出不理人的樣子,等他放棄妳的時候,到時妳就
   欲哭無淚了。」我好心的告戒她,希望她要好好珍惜。
  「…………妳怎麼比我媽還嘮叨啊?!」她呆了好一會兒,緩緩說
出這麼一句話來。
  我頓時差點沒跌倒……
  大概是來得晚了些,刀削麵店人滿滿的,我和小琪等了十來分鐘才
等到位子,小琪拿了幾樣小菜過來,我怕吃太多會發胖,只點了個湯喝
,她小姐點了個刀削牛肉麵,看她點了那麼多東西,真是服了她,那麼
會吃,卻不會發胖,真是好命。
  吃完飯,小琪邀我去她那坐坐,我想也好,反正下午三點以後才有
課,閒著也是閒著,到她那聊聊也好。
  才走沒幾步路,我便看見學長和婉玲遠遠的向著我們的方向走來,
我連忙就往旁邊的便利商店跑。
  我躲在貨架後方,直到他們從店門口走了過去,我才安心下來。
  或許是我的行徑過於反常,我發現店員站在櫃台歪著頭看著我,好
像怕我會偷東西一樣,我為了掩飾自己的宭態隨手抓了樣東西就往櫃台
走去。
  把東西往櫃台一放,我還看了看外面,確認學長他們沒走回來。
  「小姐…一百八十元…」
  「呃……」我掏出口袋中的一千元給他。
  「收您一千…」
  我發覺他的聲音怪怪的,我才回過頭來……
  天啊!我…我…我買的竟然是一盒保險套!?
  頓時我臉頰發燙著……
  「這…這不是我要用的…」我急於解釋,但就是有些結巴。
  「哦!我明白…這東西我想也不是妳要用的…」他笑的更詭異了。
  他一定是沒聽懂我的話,這令我更急了。
  「我…我…我不想要用這東西啦!」真要命,越急舌頭越不聽指揮
了。
  「女孩子要好好保護自己,這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來∼找您八百
   二十元,這是您的發票,謝謝惠顧。」他一定認為是我男友要我
來買的,突然有種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的感覺。
  「…………」我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好像越說越亂了。
  只好羞愧的收下錢和那盒東西走了出來。
  「喂,妳幹嘛啊?怎麼一下人就不見了?妳買什麼?」小琪大概是
走了一段路發現我不見了才又回頭來找我的吧。
  「啊…沒什麼!沒什麼!」我趕繄把東西藏在身後。
  「給我看看嘛!」我越是這樣,她就越好奇了,硬是要看。
  等她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她真的笑翻天了…
  「天啊!∼我真是受不了了,我的肚子…肚子好痛哦!」她扶著我
的手,整個人彎著腰一付快笑到虛脫的樣子。
  「妳笑夠了沒……」看她一付停不下來的樣子,我幽幽的說。
  「夠了…夠了…哎喲…太好笑了…」她想強壓住,但還是忍不住狂
笑,我只能和傻瓜一樣的站在一旁看她這般放肆。
  她笑了二分多鐘吧!
  只見她的淚水擦了又擦,用了好幾張的面紙,終於她像大病一場般
的虛脫,才安靜下來。
  「進來吧!」她開了開她的小窩,做出個歡迎的手勢。
  她的小窩佈置的很溫馨,我最喜歡她那放在房間正中的和式桌了,
她總會放上一條淡綠或淡藍條紋小桌布,再擺上一個小小盆裁,每次大
家在這聚會,喝著一杯現煮的咖啡,看著雜誌談笑著,講些學校的八卦
,講一些過去共同的糗事,真是逍遙極了。
  咖啡的香氣飄了過來,是小琪在煮咖啡,我坐在小桌旁翻著雜誌,
不一會兒她便端著二杯咖啡過來。
  「老樣子嗎?」她拿起了糖和奶精問我。
  「嗯…」我輕應了一聲繼續看著雜誌。
  「妳知道婉玲和家偉學長的關係嗎?」她算準了我對這話題會有興
趣一樣,臉上露著淺淺的笑。
  「關係?!……」我果然放下了雜誌。
  「他們從小就是鄰居,算是青梅竹馬吧,一直到高中為止,他們都
   算是不錯的一對,一直到了家偉全家搬上了台北,他們才比較少
   連絡了,而去年婉玲也考進我們學校,才讓他們又遇上了。」
  「妳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啊?」我不禁懷疑起小琪是不是對學長有
好感,才會調查的那麼清楚。
  「嘻!我和家偉是鄰居啊!」她竊笑著。
  「啊?!」我驚呼了出來。
  「嗯!現在的鄰居啦!我和他很早就認識了,所以我才會知道這些
   事的。」
  「怪不得……」我若有所悟的低喃著。
  也難怪她不是喊他『學長』而是管他叫家偉,原來有這段典故的。
  「喂!還要不要聽啊?」她看我失神的模樣喚了我一聲,把我又拉
了回來。
  「自從婉玲進來之後,便一天到晚繞在家偉身邊,我們看在眼堻
   清楚她是很喜歡家偉的,偏偏這個傢伙喜歡的人是妳,所以問題
   看來還真有點複雜。」她端起了咖啡杯啜了一口,像是很滿足在
那咖啡的香醇中。
  「我?!」雖然我有些明白學長的有意無意的關懷,但『喜歡我』
這三個字還真是第一次聽到,我還是有些震驚。
  「笨蛋!哪個人看不出來家偉喜歡的是妳?」她把手放在後腦上便
庸懶的躺了下來。
  「…………」我只是看著杯中的咖啡,任由輕飄的熱騰氣味彌漫著
,而心中的不知所措與紛亂也恰似這縷縷輕煙彌漫整個心頭。
  「難道妳看不出來?」她轉過身來看著我。
  「唉∼不知怎麼講才好……」我抓過一個抱枕就往懷奡╮A大口嘆
著氣。
  「一直以為那只是學長對直系學妹的照顧而己,沒想那麼多,沒想
   到竟是這個樣子,現在我被妳這麼一說,還真是煩惱。」我托著
腮幫子無奈的說。
  「煩什麼?怕爭不過婉玲不成?」
  「拜託妳好不好,我那是煩爭不過別人啊,我才不想和婉玲爭呢,
   最好她能把學長給栓在身邊,而且栓的緊緊的,一刻也不要離開
   她的身邊那最好。」我嘟著小嘴抗議著。
  她看我這模樣,大概覺得我反應過度了,竟然笑了起來。
  「沒想到妳竟然不喜歡家偉,這點還真令人意外耶。」她眨了眨眼
睛,不可置信般的看我。
  「不談這個了啦!……」我討厭談學長的事,我也躺了下來。
  「不談就不談嘛。」她見我心煩的樣子,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就這樣我們都躺著,不知不覺的我竟然睡著了。
  「小豬∼小豬∼起床了,要上課了!」不知過了多久,我被小琪的
催促中給搖醒了,一看錶,哇!真的快上課了,整個人彈了起來,頓時
就看見二個女人忙成一糰,連杯子都差點打破了,才衝出門。
  跑著跑著,我們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我開始覺得自己過去太過
於養尊處優了,才跑上一段路便氣如牛。
  幸好及時趕上了……
  才坐定下來,小琪便對我做了個伸舌頭的鬼臉,我馬上毫不猶豫的
皺了皺鼻子回敬她。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