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我們這檯面下的小動作卻讓教授剛好看到。
  「咳…咳…有二位同學看來今天是做了充份的準備來上我的課了,
   那麼妳們可以發表一下妳們的意見,那一位先?在這大學之中講
   學術自由,那就把自由多給妳們一些好了,也把妳們的高見給其
   他同學參考看看,如何?」教授緩緩說著,還不時的看看小琪又
看看我。
  這分明是來陰的嘛!
  小琪和我低著頭不敢答腔,惹得同學們一陣哄堂,真是難為情了。
  下了課,小琪固定要去社團,我則是要固定回家,我搞不懂社團有
那麼重要嗎?明明就是個學生,唸書還不夠累嗎?還要去忙什麼社團,
講是講學什麼人際關係啦!如何與別人互動啦!諸如此類的,但都是自
己的學長、學弟妹,再不然就是別系的人,況且大家的背景都只是單純
的學生而己,那能學出什麼東西我才不信呢。
  看老姐一天到晚忙的樣子,常要忙著和別人商談,要和客戶談判,
她就說和學校差太多了,或許那才是真實而又殘酷的社會歷練;所以我
可沒參加什麼社團,倒是回家參加睡覺社的話,那倒是挺不錯的。
  遠遠的我又看到那顆饅頭了,也看到站在饅頭旁的他了。
  「嗨!小呆!今天可好?」我人都還沒走近,他便扯開嗓子著。
  「你幹嘛鬼叫鬼叫的,怕全世界的人不認識我啊?」我劈頭就是一
句。
  「放心,就算全世界的人聽到了,也只知道妳叫小呆,不會知道妳
   的真名,放心啦!」他還天真的笑著。
  這白痴……
  不知是他很單純?還是我自己太老練?每次都覺得他真是傻傻的…
  「謝謝你喔!……」我白了他一眼。
  「對了!今天有禮物要送妳哦。」他忽然神秘了起來,那對酒窩也
變得讓人難捉摸了。
  「禮物?!什麼禮物啊?」我一聽有禮物,心情馬上變好了起來,
大概有人送禮都會讓人有期待的喜悅吧。
  「喲∼馬上就變臉啦? 而且變得那麼快。」他取笑著我。
  「你好討厭喔!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看了看他,手上也沒多拿
什麼像禮物的東西,不免更加好奇。
  「別急別急∼」他邊說邊回過身打開車門,大半個人沒入車中,我
只能站在他身後伸長了脖子望著。
  大約三秒不到的時間,他回過身來,我嚇了一大跳……
  「這是啥米碗糕?」他雙手捧著一坨毛茸茸的東西,不禁令我退避
三舍。
  我定神一看……
  「哇!好可愛喲∼」我立即衝了上去一把抱了過來,害我原來掛在
肩上的包包都掉在地上,東西掉了一地我都懶得去撿。
  「看來妳還蠻喜歡牠的嘛!」他蹲下身來幫我收拾著,還不時抬頭
看看我。
  「對啊!我最喜歡小動物了,尤其是狗狗。」我把牠高高舉著,牠
烏黑的眼珠嚕嚕的轉著,抖著短短的小尾巴,向我示好。
  「…………」
  「你怎麼會送我小狗啊?」
  「…………」
  「我在問你話耶……」我正在奇怪他怎麼不回我的話,一轉頭才發
現他蹲在地上呆呆的,手上還拿著一盒有些眼熟的東西……
  要命!是那個中午『誤買』的保險套……
  我本想一把搶過來的,但沒想到他身手更好,我才下手他便向後閃
了個身,硬是躲過我的手,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撞了出去,他見狀伸手挽
了我一把,我踉蹌了二步才站穩起來。
  「嘿…嘿…我說小呆啊,妳可要好好解釋一下了吧。」他奸笑著,
語氣中好像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
  「那…不是你想的那樣啦!」我氣的直跺腳。
  「那是怎樣勒?妳又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喔∼美國進口的耶…」
他還開始細細的觀察起來。
  「是我今天不小心買的啦!」我羞紅了臉囁嚅的說。
  「小姐∼買這東西還有不小心的喔?!一般人都是男生去買,就算
   是女生去買也一定是偷偷摸摸的,哪有可能『不小心』買到啊?
   這未免太玄了吧?」他講到不小心三個字還特別加強語氣,分明
就是故意要氣我嘛!
  「是真的啦!我…我到便利商店要換開零錢,就隨便抓了個東西,
   那曉得好死不死就拿到這東西了,我中午己經讓店員給恥笑過一
   頓了,又讓小琪給恥笑過了,你到底有沒良心啊?我今天已經很
   衰了,你還要這樣笑我……」我掰了個換零琖的理由,又講得那
麼可憐,他總該憐惜我一下吧。
  他看了看我,好像相信我今天可憐的慘遇了。
  「原來如此,我說小呆啊……」
  他頓了頓,我歪著頭聆聽著。
  「妳真的不是普通的笨耶∼」我雙手在胸前環抱著,若有所悟的說
,我則是沒差點跌倒…
  「這算什麼安慰呀?!……」我嘴角蹺得可以掛上三斤的豬肉了。
  「妳生氣啦!」
  「廢話!當然生氣啊!」我轉過身,抱著狗狗不想理他。
  「好啦!對不起嘛!我向妳道歉……」他欠了欠身,還真像那麼回
事。
  「即然你承認做認事了,那我要罰你。」我抿了抿嘴,俏皮的用手
指了指他。
  「罰我?!…好哇!妳要罰什麼?請妳吃飯還是看電影?還是去兜
   風?還是……」他晃了晃那盒保險套嗤嗤笑著。
  「你好討厭哦!……」我又紅了臉。
  「不開玩笑了,妳說吧!要罰什麼呢?」
  「這個嘛………」一時之間還真的想不出要罰什麼才好耶。
  「先記在帳上吧,等我想到再罰妳好了。」我笑著說,連小狗狗都
汪汪的叫了兩聲,像是表示贊同。
  「還有人這樣的哦?」
  「有啊!我就是啊!」
  「哇咧……中計了!」
  狗狗又汪汪的叫著,打斷了我們的話題。
  「牠好像餓了吧,不然怎麼一直叫啊?」我把牠抱到眼前對望著。
  「那要餵牠吃什麼啊?骨頭嗎?」他在一旁說著。
  「先生∼拜託你有點常識好不好,就算沒有常識也該看看電視吧!
   牠那麼小,那會啃骨頭啊?」我斜眼看看他,他一臉的木然。
  「那怎麼辦?」他盯著我傻傻的說。
  「狗狗多大了?」我反問。
  「不知道…」
  「這是什麼狗啊?」
  「不知道…會不會是布丁狗啊?」
  「豬頭啊你!布丁狗是布偶耶!…」我臉都要綠了。
  「有沒有打過預防針?」
  「不知道耶……」
  「有沒有植入晶片?」
  「晶片?又不是電腦那來的晶片?」他根本就是顧左右而言他嘛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喔!這個嘛…也是不知道耶…」
  「那這狗狗哪來的?」
  「昨天去夜市時看到的,很可愛的模樣,我想妳一定會喜歡的,
   就買下來了……」
  「…………」我看著牠,想了一下。
  「好,那現在我們就帶牠去醫院檢查檢查吧!」我毅然的下了決
定。
  「有那麼嚴重嘛?」他學著阿扁講話。
  「有啊!不檢查一下怎知牠有沒有寄生虫啊?怎知多大了?又怎麼
   知道牠是不是來路不明的狗狗?」
  「可是…這…」他有些猶豫。
  「不要再可是了啦!走了啦!」我自己開了車門就往媃p,還催促
著他快點開車。
  「好啦!好啦!」
  他也只好答應了。
  我們繞著中山北路走,終於看到一家動物醫院了,停好了車,我便
抱著狗狗來到這間小小的醫院。
  弄了半天我們才弄清楚,狗狗的品種是瑪爾濟斯,就是毛會很長的
那一種。
  「真是黑店,打預防針和植入晶片,還有這些有的沒的東西竟然要
   花四千多塊……」才走出醫院門口,志浩就一個人碎碎唸。
  「為了狗狗健康,花些錢是值得的嘛!」我撒著嬌說。
  「妳說得倒輕鬆,可是苦主是我耶!這個月可要勒緊肚皮了,生活
   費都砸在這畜牲的身上了。」他抱怨著。
  「好嘛∼好嘛∼那你今天晚上來我家吃飯好了。」為了安撫他的情
緒,我脫口說出令我都會後悔的話。
  「真的?!妳會煮嗎?」他眉飛色舞的問。
  「嗯……」我笑著猛點頭,但有些心虛。
  「那好!那好!」
  其實我的廚藝在普天之下可真是沒幾個人有福氣可以品嚐的,以前
老爸只要一聽是我煮的,二話不說就往外跑,而且老姐一定跟在身後,
他們的結論是,到巷口吃碗陽春麵都比我煮的還好吃些。
  只有老媽還可以勉強的忍受,只是不知道她事後有沒有去廁所吐出
來就是了……
  今天我是豁出去了,希望他心臟強健一點,也能熬過來……
  我要他帶我去超市買菜,我還表現出一付練家子的身段,東挑西選
的,唬得他一楞一楞的嘖嘖稱奇。
  我們一回到家,我趕快把東西放了下來,先為狗狗調牠的食物,二
個人弄了半天,總算可以讓牠飽餐一頓了。
  狗狗大概餓壞了,吃的好饞哦!
  「奇怪了?那東西黏糊糊的,怎會好吃?……」
  「我也不知道耶…不過牠喜歡吃就好了……」
  就這樣二個大人蹲在地上看狗狗吃東西,牠沒二下就吃得見底了,
還死命的舔著飯碗,像是吃不夠一樣。
  「喂!小呆!狗狗妳準備取什麼名字啊?」他忽然側過頭問。
  「嗯……就叫牠大呆好了!」我看了看他想出了個好名字。
  「哇…妳好差勁哦!怎麼拿我和狗比啊?」他瞪大了雙眼抗議我的
人畜不分。
  「我喜歡叫狗狗是大呆不行啊?」我硬是要叫牠大呆,你又能拿我
怎樣?
  「為什麼啊?……」他不明白的問我。
  「因為人大呆,狗大笨嘛!」我嗤嗤的笑著。
  「這叫什麼理由?……」
  「我又沒說這是理由,這叫藉口。」我拍了拍他的肩站了起來。
  「我去煮飯給你吃吧!」我得意的笑了笑。
  「要我幫忙嗎?」他懶懶的問我。
  「不用!不用!我習慣自己一個人弄就好了,你幫我照顧好大呆就
   好了。」我急忙搖手婉拒他的美意。
  幫忙!萬一讓你進來看到我是照著食譜在做菜,豈不落個大把柄在
你手中?那還有我李倩琳的翻身之日嗎?我可沒那麼秀斗……
  「哦!……」
  「你自己可以開電視看,或著放片子看,但是千萬不可以跑進廚房
   來,知道了嗎?」我轉過身來提醒他。
  「哦…知道了……」
  「對了!還有……除了客廳之外,別的房間都不淮亂進去…」我怕
類似趴趴熊小褲褲事件又會發生,所以正色的告誡他。
  「哦…知道了…如果妳再繼續囉嗦下去,我看我們要變成吃宵夜了
   ……」
  「呵∼好啦!你給我乖乖等著……」我笑著關上了廚房的門。
  哇咧……
  一進廚房我的神經便蹦緊了起來,方才所有的談笑自如都不見了,
只見我咬著指甲在這二坪不到的小空間堥茼^踱步著。
  煮什麼好啊?
  真是傷腦筋……
  那本家常菜的食譜勒?放到哪去了?明明前二天還看到的……
  我開始東翻西找,要找出那本維護本姑娘尊嚴的聖經,偏偏越急就
越找不到,害我額頭直冒汗。
  哈哈∼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找到了,我拍了拍它上面的灰塵
,開始努力的翻閱著,明明叫家常菜,可是為什麼上面的照片看起來都
不怎麼家常呢?反倒是都好像喝喜酒才吃的到的菜色耶。
真懷疑我也能做出這樣的東西嗎?……
  不管了!
  先做了再說。
  我開始洗米,可是我不知道要放多少米,水要放多少才適量,管他
的,就煮個五杯米吧,水加到我認為滿意的高度就按下電源煮飯了。
  我開始努力的把菜拿出來,清洗著,我一邊看著食譜一邊依樣做著
,可書上說切蔥花,我切的就像蔥段,要切薑片,我會切成薑塊,要打
蛋花,我會連殼都打下去,說要放些醋,我會放成醬油,要起個熱鍋,
我油一放,油便在鍋中自濺著啪啪做響,我嚇得拿著鍋蓋去擋,人還被
熱油濺到,整個人在廚房內亂跳……
  這哪像是在煮飯啊?根本就是打仗嘛!
  「喂!小呆!妳在堶捧F嘛啊?什麼東西掉下來了嗎?」他隔著一
扇門對我喊話。
  「沒事…沒事…我可以應付的,你別進來啊!」我趕快撿起掉在地
上的鍋鏟便說著。
  「哦……」
  「大呆你去照顧大呆啦!」我連忙支開他。
  「好啦!妳小心點,我沒看過有人煮飯會那麼大聲的……」
  「………」我在門後拿著菜刀對空揮著。
  我發誓!我老公以後要是不請個佣人給我,我就要和他離婚!
  哇∼可惡!
  竟然…竟然…切到手了……!!!
  這下真的炒菜不必放肉絲了……
  煮一頓飯還真的是不容易啊!我總算明白媽媽的辛苦了,望著廚房
杯盤狼藉的樣子,我做了以上的感言。
  「好了!好了!可以吃飯了!」我端著菜走出來邊吆喝著。
  「小呆…都快八點了耶…連電視新聞都快演完了……」他靠著椅背
上哀怨的神情煞是可憐。
  「煮好了嘛!那你就快來嚐嚐啊!你一定餓壞了。」我拿了雙筷子
給他。
  「妳的手怎麼了?」他發覺了。
  「沒什麼啦!」我連忙收回包著OK蹦的手,藏在身後倔強的笑著
說。
  「給我看看。」他口氣中透著關心也透著些許的憐惜。
  「沒事的……」我仍舊搖著頭。
  他卻走了過來,把我的手給抓了起來,仔仔細細的盯著。
  「不小心切到的?……」
  「嗯……」我看他眉宇間糾葛著,我輕輕的點了點頭。
  「還痛嗎?」他的手好溫暖,正和他的語氣一樣的溫柔。
  「有一點點……」不知怎麼搞的,我也被他感染了,連語調也跟著
變得輕柔。
  他猛然把我抱在懷堙A令我措手不急,我急著想推開他,但他卻緊
緊摟著不放,我推了二下便臣服了,雙手不由的也環在他的腰際上……
  汪∼汪∼汪∼
  大呆沒頭沒腦的沖著我們叫,像是在說:「差羞臉∼男生愛女生∼」
  我紅著臉羞怯著離開他的懷抱。
  「可以吃飯了嗎?再不吃就要變成宵夜囉∼」我笑著比了比桌上的
菜。
  「妳煮了什麼好料理啊?讓我瞧瞧……」他開始低下頭來檢視著我
的『傑作』。
  「這是魚嗎?……」他望了望那盤早被分屍的魚,又有些驚訝的看
看我。
  「對啊!因為鍋子小,所以就把牠給截斷了,這樣比較好煮嘛!」
我早就看出他的疑慮了,我很聰明的,還把燒焦的那一面朝著盤底,這
樣就不留痕跡了。
  「…………」他沒答腔,又看看了其他的菜。
  他忽然笑了。
  「嗯!好像煮得很好吃的樣子,我肚子好餓,可以開動了嗎?」他
用手搓了搓肚子,扁著嘴說。
  「好哇!開動啦!我去幫你裝飯。」
  我笑嬉嬉的走去廚房,但電鍋一開,天啊!我差點沒昏倒。
  飯…飯…飯都溢出內鍋了!
  我傻了一下,還是端了兩碗飯出來……
  「來∼試看看吧!」
  他吃下第一口飯時,抬起頭看了看我,我還覺得奇怪,等我自己吃
了一口飯時,我差點噎著,好硬的飯哦!可是當我再看向他時,他神色
自若的吃著,我真不知要怎麼樣才好。
  「飯是不是好硬?……」我不太好意思的問他。
  「……還好啦!反正我又不是吃軟飯的,硬了點沒關係……」
  真是想挖個地洞鑽進去算了!
  我動著筷子嚐了一下我自己煮的菜……
  明明要做醋溜魚,結果好似煮了條鹹魚;做麻婆豆腐,一點也不辣
,因為忘了放辣椒;青菜也有點苦味,大概火太大了;連蛋花湯都還帶
殼……
  我自己都受不了了,他仍是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真服了他…
  「你覺得好吃嗎?」我實在不太相信他的忍耐能力可以如此的堅定
不移。
  「妳自己覺得呢?……」他反問我。
  我只是搖著頭。
  他也搖搖頭。
  「怎麼啦!?開伙了啊?」老姐一進門便花容失色的叫著,好像看
到鬼一樣。
  「哇!年輕人,你真有勇氣!」他拍了拍大呆的肩膀,像是讚許他
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般的欽佩,大呆則是報以一臉的錯愕。
  「怎麼和個二楞子一樣呆呆的呢,敢吃我老妹煮的東西,大概除了
   我媽以外,你是第二個了。」
  老姐口無遮攔的樣子真的很像個瘋婆子,尤其是現在,笑得嘴都合
不起來,真不明白她這樣損我有什麼好處……
  「姐∼妳夠了吧妳……」我真想拿把大鎯頭把她敲昏,然後拖回房
間鎖住不再讓她出來了。
  「夠了!夠了!……」她看我臉色不太好,多少總會識趣的讓步。
  不過我看到大呆一臉莫可奈何的樣子,不知他心堸策騝P想,大概
也和老姐一樣在心底恥笑我吧!這下臉丟大了,不過如果他要是敢在我
面前提這件事,當心我一定會好好修他一頓。
  老姐環視了一下桌面,又看了看大呆,又看看了我,不住的搖頭,
還不停的唉∼唉∼的叫,真是……
  「其實也沒那麼糟啦……」大呆總算說了句人話。
  「是哦……」
  不知何時,狗狗跑到姐的腳邊,我才心想大事不妙……
  「什麼東西啊?狗?!狗…怎麼會有狗啊?!」姐驚得叫了起來,
整個人還往後退撞到了桌子,差點沒把菜給撞翻。
  姐小時候曾經被狗咬過,所以到現在對狗有種近乎先天性的恐懼;
偏偏狗大呆還一個勁的往姐靠了過去,大概她身上還有著香水味吸引牠
吧!
  「是大呆…志浩送我的耶!」我蹲下身去一把抱起了狗狗,不過牠
還是一直望著老姐。
  「難道妳要養牠?!」姐瞪大了眼睛看看我又看看大呆。
  大呆這個時候真的是最無辜的人了,他完全搞不懂怎麼回事。
  「我反對!我不淮家媥i狗!」姐大聲的說。
  「不行!我要養!」我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不能養!」
  「我要養!」
  「我說不淮養!」
  「我就說要養!」
  「不行!」
  「可以!」
  二個大呆的頭和鐘擺一樣,循著我和老姐的對陣聲一左一右規律的
  「姐∼我會好好的照顧牠的,妳看牠那麼可愛,不會亂來的,我向
   妳保証啦!讓我養啦!拜託啦∼大呆來∼向大姐說我會乖乖的哦
   ∼不會亂來的。」我抓著牠的雙腳向大姐祈求著。
  老姐一向吃軟不吃硬,硬的不行只好來軟的,這點姐的個性倒和我
很一致,大概是遺傳吧!
  「…………」姐沒說話,只是看著狗狗。
  我看姐的態度有軟化的跡象,馬上對大呆使了個眼色,要他幫幫忙
說服一下老姐。
  「大姐…這種狗長不大的,小小一隻的,不會對人怎麼樣的,妳一
   腳都可以把牠踹飛到天上的,沒什麼好擔心的啦!就讓倩琳養吧
   !我以後可以來幫忙照顧牠的,如果牠真的不乖,那可以送到清
   潔隊去撲殺,或去送到沒有人的山上活活把牠餓死算了,一定不
   會煩勞到大姐的。」
  這算那門子的幫忙?一定要說得那麼毒辣嗎?真是笨蛋加三級……
  姐考慮了好一陣子……
  「好吧……」姐苦笑著。
  「哇!萬歲∼姐最好了,大呆還不謝過大姐!」
  我好高興,正要按著狗狗的頭向姐道謝……
  「哦!…謝謝大姐……」他也搞不清狀況就卯起來向老姐道謝。
  真是的…這就是人狗同名的小小缺點……
  姐回房去換衣服去了,大呆抱著狗大呆在客廳玩,我則是洗碗去了
,等我回到客聽時,二個大呆抱在一起睡著了。
  我呆呆的看著他和牠。
  姐才洗完澡,拿了二杯咖啡過來。
  「倩琳,過來坐吧!」我拿了件薄薄的外套他們蓋上後,便走去餐
桌旁拉了椅子坐了下來。
  「看得出來,他很喜歡妳。」她望了他一眼說。
  「姐∼小聲點。」我比了比禁聲的手勢,要她別大聲嚷嚷。
  「何以見得?」我倒想聽聽老姐的見解。
  「他肯把妳煮的菜吃下去,沒有半點怨尤,這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
   的哦!」姐雖然說得有些像是在挖苦我,不過仔細想想還真的有
點道理呢。
  我想起了他剛才摟住我的樣子,不由的一陣羞怯又輕上了雙頰。
  「…………」
  「今天他要住在我們家嗎?」姐放下了杯子問。
  「這……」這下我才想到這個麻煩的問題,真的不知該怎樣才好。
  「要不要叫醒他啊?」
  「我看不要好了……讓他睡客廳吧,反正他都睡著了。」我看著已
經讓我『糟蹋』了一天的他,於心不忍的說。
  「那也好,我今天好累,我先去睡了。」
  「嗯……」
  我望了望他,大概今天東奔西跑的累壞了他,他睡得好熟,呼吸聲
好重,我把狗狗輕輕的從他懷堜磛哄A為他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套,便
也進房去睡了,我還特別留了一盞小燈,免得他半夜起來會撞到東西。
  「大呆要好好睡哦!不可以偷尿床哦!」我用手在牠的鼻子上點了
點告戒著牠。
  牠像是聽得懂似的,舔了舔我的手指搖著短短的尾巴。
  我把牠放在我身邊,牠安靜的趴著,眼珠子嚕嚕的轉著,不時抬起
頭來看看我,又趴了下去,好可愛,我閉著眼輕輕摸著牠的頭,便昏昏
的進入夢鄉。
  砰∼砰∼砰∼
  不知過了多久,我聽見了一陣急促的叫門聲……
  「倩琳,快起來,不好了……」
  是姐的聲音,大呆也歪著頭看著門又看看我。
  「來了來了…」我急忙下床跑去開門。
  「怎麼了?什麼事不好了?」我還有些愛睏。
  「志浩好像人很不舒服的樣子,妳要不要來看看。」姐緊張的說,
她這樣子連帶的也讓我很不安。
  「大呆,你怎麼了?」
  看他的臉色好難看,我嚇壞了。
  「肚子…肚子不舒服…」
  「倩琳,這樣下去不行,我們帶他去看醫生好了。」姐看苗頭不對
便提出建議來。
  「要叫救護車嗎?」我也急了,也覺得姐的方法比較好。
  「這樣吧!我來開他的車好了,妳幫我扶他出來。」
  「好……」
  姐披了件外衣便拿了志浩的車鑰匙衝了出去……
  狗狗也跟了出來。
  「是不是晚上我煮的東西有問題害你這樣?……」我扶著他,心想
大概就是那頓飯的原故吧!
  「妳別亂猜……」他還想安慰我,可是他這樣就讓我更難過,我眼
角有些濕濡。
  「沒事的,妳別哭……」
  他話都還沒說完,姐己按著喇叭催著,我拭去眼角的淚,把他扶上
了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