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急性腸炎!!
  當醫生這樣告訴我們時,我真的呆掉了!真的是我嗎?……
  「他現在要禁食一天,然後再改採半流質飲食,如稀飯或煮爛的麵
   條,禁止牛奶、汽水、酒類、刺激性和過冷或過熱的食物……」
醫生板著臉說,那對眼神就好像在怪我給大呆吃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才
把他害成這樣的。
  「要注意的事情都明白了嗎?」
  「啊…明白明白……」我像是被招回了魂似的直點著頭說,抱著狗
狗的手又更緊了些。
  「那麼,讓病人多休息一下,打完這瓶點滴應該就可以回去了。」
  醫生說完便走了,姐忙著和他道謝,我則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陪他
,他大概是比較好了些,臉色比剛才好些了。
  「還痛不痛?……」看他開張了眼我不安的問著。
  「沒事的,好很多了…」他勉強擠出個笑容,不過一看就知道很假
,只是為了讓我安心。
  「明明就有事,還要說沒事……」
  「別哭喪著臉,我還活著啊!又沒死掉,別擔心了。」他伸出手來
拉我,怕我會哭出來。
  「你真是的……」我也拉著他的手,好氣又好笑的說。
  「點滴快打完了嗎?」他微抬著頭看著半天高的點滴瓶。
  「還早呢,你睡一下好了!」
  「睡不著啊!肚子好餓……」他抿著嘴說。
  「不行啦!現在不能吃啦!等打完了,我再回家煮稀飯給你吃。」
  「…………」大呆只是看著我沒說話。
  「誰敢吃妳煮的,說不定吃了又要住進來了……」姐冷不防的在後
面出聲。
  「……妳一定要這樣沒聲音的走過來嗎?…」我真想把手上的狗狗
丟過去給她,準會嚇死她。
  「算了吧妳!妳們二個都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回家我來煮好了,保
   証吃了身強體壯的,很快就會復原的哦!」姐又搓我的頭,難道
以為搓人家頭是不會痛啊?
  大呆點了點頭便閉上眼休息了。
  什麼嘛?!這算是默認我煮得東西真的很恐佈嗎?
  不過…這好像也是事實…….
  折騰了一個晚上,總算可以回家了。
  坐在車內,我才開始覺得想睡覺,我才剛打起盹來便快要到家了。
心堨蕨妘鉾菮j開車怎麼開得那麼快……
  「歐∼歐∼這下有好戲看了……」姐回過頭來對著我們笑。
  我坐正了身子向前看,透過擋風玻璃我看到學長正杵在門口與我對
看著,大呆也看到他了,他只是嘴角微揚的冷笑。
  「早啊!」老姐一停下車便搖下車窗和學長打著招呼。
  「大姐早……」
  學長向車內探了探頭,臉上寫滿了問號,而我此刻的心情真像是偷
渡客被逮到一樣般的忐忑不安。
  「這是怎麼回事?……」他看到大呆不免楞了一下才問。大呆倒好
,根本不理會他,坐得好好的,極具挑釁的味道。
  「這個…這個…」我想解釋,但手比了半天卻不知如何說起。
  「志浩來我們家,我妹做飯給他吃,結果變成腸炎,然後就送到醫
   院,再然後就是現在你看到的狀況了。」
  姐簡單扼要的說了一遍,便逕自開門下車了。
  「對…就是這樣…」我只能唯唯諾諾的點著頭。
  我下了車,看大呆下車時有些不穩好像快倒了下去,我急忙過去扶
住了他,沒想到大呆卻使了個狡滑的眼神,還偷偷在我耳邊說:
  「他一定會氣死……」
  他使壞!耍小手段!
  果然看到學長的臉色不太好看……
  「學長,你要不要也進來坐坐啊?」我懷著歉疚的口氣心虛問著。
  「好哇!我等了那麼久,為什麼不進去坐坐。」說完話他自顧自的
走在最前頭,這下換我和大呆都傻在那了……
  我還以為學長會調頭就走,這可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你腸炎啊?」學長一坐定便開口了。
  「對啊!」
  「誰叫你貪吃,吃那多做什麼,小心撐死你。」學長的話真是酸。
  「沒辦法,倩琳為我親自下廚,只有捨命陪君子了,不像有些人沒
   那福氣,只好在一邊乾瞪眼了。」大呆也不甘示弱的回敬。
  「對∼有人就是以為自己命好福氣大,誰曉得是不是自己早就吃了
   不乾不淨的東西然後再來怪別人煮的東西有問題。」
  「喂∼你說什麼!」
  我看他們二個一來一往的都快吵起來了,實在是受不了…
  「好了!二個不淮再吵了!誰再吵誰就出去好了,你們二個都莫名
   奇妙……」
  「…………」果然,客廳馬上鴉雀無聲。
  狗狗躲在我懷堜齔衈Y看我。
  「你們都坐著等姐煮東西給你們吃,不淮再吵了,我要去餵狗狗吃
   東西了。」我真是被這二個人打敗了。
  圍在桌吃早餐的氣氛真是怪,二個人在桌上也互不相讓,連挾個菜
也好互別苗頭,連姐都看了猛搖頭。
  「我吃飽了……」我放下筷子站了起來。
  「那…我也吃飽了…」學長一看我起身,馬上也嚷著。
  「倩琳,我載妳去學校吧!」
  「為什麼給你送?我來送……」大呆撇過頭來,手上還端著碗。
  「呵!你看看你那樣子,身體不舒服就要好好休息別逞強了,如果
   倩琳讓妳送豈不更危險了?所以當然由我送。」學長頗有捨我其
誰的味道。
  「嗯!家偉說的對,志浩要多休息一下,還是讓他送倩琳去學校吧
   !」姐也贊成學長的說法。
  「…………」
  「那狗狗給你照顧,讓牠陪你吧!」我看他不語便把大呆往他懷
放,他投了個百般無奈的神情,很爆笑,可憐那對酒窩變成了苦瓜酒窩
了。
  在學長的催促中,我們終於出門了,姐說昨晚一夜睡便要請假一天
,那大呆就更別提了,只能乖乖待在家堣F。
  「倩琳,有件事妳可要明白的說清楚……」學長騎著車趁著紅燈停
下時回頭問我。
  「先別問了啦!上課快遲到了啦!」
  「…………」
  一路上學長果然沒再說些什麼了,但到了學校一停好車,我把安全
帽交還給他轉身便要走,但他卻拉住我的手,硬是把我給拉了回來。
  「學長,你幹嘛?要遲到了耶……」
  「倩琳……我有話要問妳,如果今天我沒問個明白,我不會讓妳走
   的……」學長一字一句都那麼堅定、清晰的說,他的表情是那麼
的懾人。
  「………」我呆呆佇立著看他。
  「我問妳…妳…喜不喜歡我?」他不敢正視我,卻看著地上淡淡的
問。
  「喜歡啊!我當然喜歡學長啊?問這做什麼?」我毫不考慮的回答

  「不是,我不是問那種喜歡,我是說…我是說…像男女朋友的那種
   喜歡…就是…是…愛情的那種喜歡…」他急了,手揮舞著,起先
還說的很大聲,但到了最後一句,聲音便下沈了下來。
  「我……」我眨了眨眼,不知該如何回答。
  「到底沒有沒?」學長又再一次的追問。
  「我…我不知道……」我囁嚅的說。
  「妳說妳不知道?!這麼多年了妳都不知道?」學長漲紅著臉,真
的和關公很像。
  「…………」
  「這二年來妳難道都沒感覺到嗎?妳真以為我只是以直系學長的身
   份來關心妳嗎?」
  「我…我只知道學長對我很好,可是我不知道學長對我竟是……」
  「好…那讓我很明白的告訴妳…『我愛妳』…在我成為妳的直系學
   長時,我就愛上妳了…妳明白了嗎?」
  我雖不是那麼的意外,但也還是夠吃驚的了;我根本不敢看他,頭
只是一直低低的。
  「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學長見我不說話,也不拐彎抹角,也
毫不修飾的直接問我。
  「當你的女朋友?……婉玲不是更適合你嗎?」我沒正面回答他的
問題,我想起了那個一頭長髮的美麗女孩來了。
  「妳不要叉開話題,我問的是妳耶!別扯上婉玲。」學長看我想扯
開話題,氣得直跺腳。
  「學長,這二年多來,你一直照顧著我,我真的很感激,可是我想
   應該還有人比我更適合你的……」我抬起頭,平靜的說。
  「適合?哪還有人適合我啊?倩琳,除了妳之外,我不認為還有別
   人適合我了……」
  「那一年,我第一次看到妳的時候,妳還是個毛毛燥燥的小女孩,
   對學校的事物妳都不清楚,也充滿了好奇,妳不知要到哪吃飯好
   ,也不知附近有什麼好玩的,電影院在哪堙A連教室的位置都分
   不清……」他挪了挪身子,頹然的坐在機車上。
  「我帶著妳找教室,帶著妳去餐廳,帶著妳去故宮、去中影文化城
   、帶著妳上陽明山追太陽,去擎天崗看大草地,妳還嚷著要找一
   堆牛糞丟我,幫妳找考古題……而妳一句還有人更適合我…妳明
   白嗎?除了妳沒有人可以讓我這樣付出的……妳明白嗎?……」
  學長所講的事,正一幕一幕的重新烙進我的腦海,那時的我在學長
的呵護下是多麼的快樂,只是我不知當時學長的心意,我單純的以為他
只是盡做個學長照顧學妹的心意,或許是我的反應太過遲鈍……
  「當我問妳為什麼會拒絕其他人追求時,妳說妳不願交男朋友,不
   想屬於任何人,不想有感情的牽絆,我有些迷惘……我不知該不
   該向妳表白,我也怕自己的表白會換來相同的拒絕……」
  「學長…對不起…」我發覺我的眼角也滲出了水。
  「對不起?!妳只能用這句話來對我嗎?……」他用空洞的眼神望
著我,看得我的心都跟著痛了起來。
  我哽咽著,想壓抑著淚水,但我不論如何的強忍,它們就是不肯乖
乖的聽話,在我臉龐放肆著…
  「學長……如果我辜負了你的感情,那麼請你用力的打我二個耳光
   吧!雖然我還不起你的感情,但至少可以讓你好過一些…」我故
做堅強的說。
  「妳………」他睜睜的看著我,不知該說什麼好。
  「我喜歡學長,是因為學長給我安全感,會關心我、照顧我,我把
   學長當做自己的哥哥一樣看待;而你卻只自私的認為你的付出我
   就必須相對的回應,這並不公平,愛情不是一廂情願的事,難道
   你說你愛我,我就一定也要愛你嗎?你有問過我的感受嗎?你沒
   有……你沒有……」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假裝的堅強,抵擋不了
我內心的脆弱,我哭了起來。
  「倩琳……妳別哭啊……」他看了我一眼,忍不住的安慰我。
  「我要哭,我就要哭,因為你欺侮我……」
  「……………」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才略為平靜下來,變成輕聲的抽泣…
  他看我哭的那麼傷心,遞給我一包面紙……
  「都那麼大的人了,哭起來還和小孩子一樣……」他喃喃唸著。
  「還不是因為你……」看來學長似乎能接受我的說法了,也沒那麼
生氣了,我帶著些嬌氣說著。
  「妳真的不讓我愛妳?」他站在我身邊擺了張苦笑的臉。
  「不是不讓…是不能……」我擦了擦淚,抬頭看了他一眼。
  「為什麼不能?」
  「因為有婉玲在喜歡著妳啊?還有小琪八成也偷偷喜歡你,而我如
   果讓你喜歡我,那我就要得罪二個女人了,其中一個還是我的好
   友……」小琪也喜歡學長是我的直覺告訴我的。
  「小琪……」他一臉的迷惑,好像我在說什麼天方夜譚似的。
  「對啊!你不覺得你這個鄰居好像知你太多的事情了嗎?」此時的
我,己忘記了方才哭得唏哩嘩啦的樣子,一講到別人的八卦精神馬上都
來了。
  「妳別亂講啊?小心小琪聽到了會生氣的。」他竟笑了出來,他怎
麼也忘了剛才那付心碎的樣子?大概沒想到他還這麼受女孩子的青睬而
沾沾自喜的緣故吧。
  「我問你,你曾經對她說過婉玲的事嗎?」我做了個大膽的假設,
我睹那些事都是小琪自己去打聽的。
  「沒有啊?婉玲和我八字都沒一撇,我那有什麼事好亂告訴別人的
   ,我那有妳這麼八卦……」他極力撇清著。
  果然不出我所料……
  小琪啊小琪!原來妳才是真正的有心人啊!
  「那就對囉!小琪知道琬玲是妳以前的鄰居,還說你和她是從小
   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哦,連後來你搬到台北來,而琬玲又考到
   我們學校來,然後她整天纏著你,到處放話說你是她的男朋友
   ,這些事小琪都知道喔,那你說小琪是不是很注意你啊?」
  搬弄是非就一定要徹底一點,而且要極盡可能的誇大其詞,就像
有句話說『見縫插針、遇洞灌水』絕不能放過;況且不把學長的目標
導向別人,那麼學長一定會為我所傷,那不是我所樂見的。
  「這…太誇張的吧!」他臉上有個大大的問號,而且看得出他很
懷疑我的說詞,這大概是平常當太多次放羊的孩子了,緊要關頭別人
都不信了。
  學長啊!拜託你!你就再上一次當嘛……
  「是真的,小琪當面和我說的耶!沒騙你,騙你是小狗。」我舉
起手向天高舉著,反正我說的是『騙你是小狗』嘛!
  「可是小琪不是有男友了嗎?而且不是去當兵了嗎?」他反過來
問我。
  「這……這……」這樣的感覺好討厭哦!好像本來吃飯吃的好好
的,忽然一個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一樣…
  「我明白了……妳可以走了……」他嘆了口氣,揮揮手示意我走

  「學長…你生氣了?」
  「生氣?!…我能生什麼氣?妳話都說得那麼白了,以為我是傻
   子啊?……」
  「…………」
  「剛才聽妳這麼說,我還真的才明白過來,或許是我太自私了,
   以為我的付出要有妳相同的回報,現在我才知道我錯了,而且
   大錯特錯,妳說的對,愛情不是一廂情願的事,如果真的可以
   這樣,那麼琬玲不也該得到我相同的付出嗎?……」他若有所
思的說著,語氣是那麼的平和。
  「嗯………」我笑著點頭。
  「去上課了吧!」他也笑了。
  「學長!我問你……」當我們並肩走在迴廊時,我想起了一件事
,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什麼?…」他不明究竟的望著我。
  「你以後還會幫我找考古題嗎?」我側著頭問。
  「會啦!」
  「學長你真好!」我笑開了眼。
  「小鬼,別灌迷湯……」他摸了摸我的頭皮皮的說著。
  「哇!學長,我最喜歡你了……」我撲上前去把他抱住。
  「妳…妳這瘋ㄚ頭……」他先是一楞,然後回應我暖暖的擁抱,
這個擁抱充滿了友情,也充滿了呵護之情。
  今天一整天我的心情都很好,下了課我想立刻直奔回家,但在站
牌前卻看到了小琪,大概人做了虧心事就會心中有鬼,本想偷偷摸摸
的閃開,先讓她走了我再回家好了,但偏偏給逮個正著。
  「咦?倩琳?妳躲在那幹嘛?」她一句話讓我像小時候玩一二三
木頭人一樣給釘在那動彈不得。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剛好路過……」
  「路過?」
  「是啊!就路過嘛!」
  「妳幹嘛講話都不看著我啊?」小琪這麼一說,我才覺得我好像
太心虛了。
  「沒有啊!我那有……」我馬上睜大杏眼看著她。
  「妳搞什麼啊?怪里怪氣的?」
  「哎啊!妳別管了,我問妳一件事,妳喜不喜歡學長啊?」我懶
得去解釋了,還是辦正事要緊。
  她只是傻傻的看著我。
  「妳是說家偉?!……」
  「嗯……」我奮力點著頭,她又傻傻的了,我試著想從她傻傻的
表情中找到答案,但我也端詳了老半天,實在是很難……
  「喂!妳睡著啦?」我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才有了些反應。
  「妳沒事問這個幹嘛?」她拍了我的手一下。
  「因為學長說他很欣賞妳的,有點想追妳嘛!」我抽回被打了的
小手甩了甩,這女人打那麼用力做什麼嘛!我又不是仇人……
  「少來了,他喜歡的是妳耶!」她用手戳了戳我的頭,不相信我
的話。
  「真的啦!沒騙妳啦!早上才和學長聊到妳的,學長就這樣說啊
   不信妳去問他嘛!他說妳很率直而且善良,其實是很溫柔、很
   細膩的,只是一般人沒看出來罷了。」反正事已至此,我心一
橫,就來個一不做二不休,徹底一點好了。
  「是嗎?……」她臉上的懷疑指數好像略為降低了一些。
  「是啦!是啦!妳想想看,其實學長有什麼不好,人老實又溫柔
   ,而且又是準碩士,將來一定可以拿個博士,妳說不定就成了
   博士夫人耶!」我鼓著三寸不爛之舌煽動著。
  「那麼好,妳怎麼不自己去當博士夫人?」
  「噢…這個嘛!…早上學長就是找我攤牌,他說他在我們之間很
   困擾,可是他覺得他對妳比較動心,我當然有成人之美囉!就
   鼓勵他來追妳。」不知這樣會不會轉得太硬些?
  她又是楞了楞……
  「妳在顧忌還在當兵的男友?」
  「不瞞妳說,己經分手有幾個月了……」她露出一絲苦笑。
  「為什麼啊?」我竟還白目到去問她緣由,真是笨的可以了。
  「我可以保留不說的權利嗎?……」她蹙著眉輕嘆了口氣。
  「那我不問就是了嘛……」我伸了伸舌頭俏皮的說。
  接下來就是一陣的沈默……
  「嗯…公車來了,我要走了……」看著遠遠駛近的公車,她打破了
僵局。
  「哦……」
  我站在站牌下對她揮揮手,直到公車的黑煙已消散殆盡,我才放下
方才搖得和波浪鼓似的手,我鬆了口氣,還好剛才沒露出馬腳來,不知
小琪心堿O怎麼想的,看她的樣子好像很吃驚,不過換成是我我也會很
吃驚吧,我邊想走著,萬一我今天佈的局讓小琪揭穿了,那不知道小琪
會有多生氣呢,會不會氣得要和我絕交啊?我想著想著不禁毛骨悚然,
連背脊都覺得有股涼意,我邊走邊想到事情的嚴重性。
  完啦!完啦!這下玩笑開大了!
  「哎喲∼是那個冒失鬼擋路啊?!」我已經六神無主了,怎麼還會
有人那麼冒失的撞上來啊!可惡!可惡!可惡!
  我抬頭一看,大呆正笑嘻嘻的站在我身前。
  「你怎麼會在這堙H」這傢伙又是莫名奇妙的出現,我開始懷疑他
是不是在跟蹤我。
  「腸胃好多了,待在妳家悶得慌,就想來接妳下課,剛才那個人是
   誰啊?」看他的表情,大概真的是好的差不多了,連酒窩也充滿
了生氣不再像早上那般病懨懨的。
  「那個是我同學,叫小琪。」
  「小琪?我還琳達勒!」他故意捉弄我,挑我語病。
  「厚∼你皮在癢啊!」我打了他的手臂一下,他直嚷著我要弄出人
命的鬼叫,不用說,當然是換來更多的千錘百鍊了。
  「我們去走走好不好?」他哀嚎完了,用近似懇求的語調說著。
  「去哪啊?」我抬起頭來看他。
  「到山上看星星去!如何?」他仰著頭比了比天上,問看看我的意
見,當然我是笑而不答,不過頭卻是不住的點著。
  當我在山上望著星空,告訴他今天所發生的事,他真是嚇壞了,直
嚷著說我瘋了,沒事要伸臉讓別人打做什麼?不過當我說到想湊合小琪
和學長時,他嗤嗤笑著,他馬上附在我的耳朵邊嘰哩瓜啦出著主意;真
是奇怪了,又沒別人,幹嘛這樣附耳過來像怕有人偷聽到一樣?
  就這樣我們盤算著別人,直到月亮爬上了半天高,他才送我回家。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學長說個明白的關係,我起了大早等他,沒想到
這傢伙竟然沒來我家接我,我逗著大呆玩,牠現在可真的夠皮了,沒事
就黏在我身邊,我躺著假裝睡著,牠便會用腳來抓我的臉,我一出聲嚇
牠,牠便會嚇得汪汪大叫,真是好笑又好可愛。
  「喂!妳今天不上課啊?顧著和大呆玩……」姐看我還沒出門便站
站房門對我喊著。
  「哦!我在等學長啊!」我坐起來,放下大呆,讓牠自己活動去。
  「是嗎?可是他怎麼沒來呢?」她看了看手上的錶,也覺得有些奇
怪,看到大呆到處亂跑還縮了縮身子。
  「我猜學長以後都不會來載我了啦!」我望著老姐笑了笑說。
  「為什麼啊?」她聽得一頭霧水。
  「不告訴妳∼」我俏皮的比了個手勢,便要拎起包包出門了。
  「喂!妳的狗還沒關起來耶∼」她在身後的喊著。
  「妳幫個忙把牠關起來吧。」我回頭淡淡丟下這一句話便自顧走出
了家門。
  才走不到幾步路,便可以聽到老姐和大呆那一人一畜的對話……
  『快點進去…快點…汪汪…別再跑出來…汪汪汪…畜牲…』
  而老姐的聲音總是有點竭斯底里的……
  走出巷口,來到熟悉的街道,心情朗朗的和天上的蔚藍晴天一樣的
透澈,我站在騎樓下等公車,我不時的張望著四週,當然不是在望公車
來了沒,而是看看大呆來了沒?
  我真是失望……
  對了!我有法寶嘛!我低下了頭,閉上眼雙手微微合十默唸著他的
名字,要他馬上出現在我眼前。
  當我張開眼還來不及抬起頭時,我看到了一雙鞋,我暗自竊喜真是
太靈了!
  「大呆……」我猛抬頭叫了他一聲。
  「小姐…..請問一下,妳有沒零錢可以換?……」
  哇…真是嚇了我一大跳!
  竟然不是大呆!真是該死!
  「真是該死…」我脫口而出。
  「小姐…妳…」
  「對不起∼對不起∼不是說你啦!……」
  我忙著道歉,並且很快掏出一把零錢跟他換,才稍稍減少我一些尷
尬。
  我等了半天,公車都過了好多班,卻還是沒有望到那顆熟悉的白色
饅頭,我的心情真是又急又氣,除了暗自詛咒那個傢伙,吃東西會咬到
舌頭,走路腳會踩到狗屎,頭會撞到電線桿,開車時會撞牆,噢…!不
要撞牆好了!那太危險了!不好不好,只要車子發不動就好了……
  我碎碎唸也沒有用,還是沒有看見他的鬼影…
  我發誓!
  等我看到他時,絕對要好好修理他不可!
  我才一腳踏下車,便看到學長正騎著他的鐵達尼號過來,我二話不
說就衝了過去,一隻手就和啄木鳥似的落在他的安全帽上猛敲。
  「你好過份哦!真現實,今天就不去載我了哦!還說會繼續照顧我
   ,你騙人……」
  「喂!喂!別再敲了……妳聽我說啊!我今天睡過頭了啦!」他護
著頭說。
  「睡過頭?!你也會睡過頭啊?」學長可是出了名的好學生,別說
蹺課了,連遲到的沒有過,他竟會睡過頭遲到,這可是新鮮事。
  他扯下了安全帽,撥了撥被壓得扁扁的頭髮看看我,我才驚覺到他
的眼睛佈滿血絲。
  「昨天沒睡好……」他打了個哈欠,好像很累的樣子。
  「你昨天去做賊哦?不然幹嘛不睡覺?」
  「還不是都是妳……」他歪著脖子瞪了我一眼。
  「我!?干我什麼事?」這下我可迷糊了,不睡覺和我有什麼關係
?我又沒打電話叫他別睡。
  「妳以為昨天的事我那麼簡單就可以說放下就放下啊?我可是苦苦
   等待妳兩年多了耶,想著想著就睡不著啊,妳不知那種感覺有多
   悶……」他淡淡的說著,語氣還帶著一些的埋怨。
  「哦……」我只能用簡單的一個字來應答著。
  他站了起來把鐵達尼架了起來,他打開了座椅拿出一袋的東西交給
我,我則是茫茫然的弄不清楚是什麼狀況。
  「這些是我以前去各地買回來的卡片,本來是想每遇上一個節日時
   便寄一張給妳的,現在看來是多餘的了,所以把它們送妳好了,
   免得我看了礙眼……」
  「學長……」說實在的,學長的話像針一樣的插在我的心坎上,總
是那麼的刺痛。
  「別哭喪著臉了,我啊只淮我自己悲傷到今天的淩晨,我從現在開
   始要讓自己快樂,不再為妳感到沮喪和難過,這是我自己給自己
   的許諾,所以妳也別這樣子了,放心,我沒事的……」他拍了拍
我的肩笑了笑說。
  「真的?……」我原本差點哭出來的眼淚急速的縮了回去。
  「當然!妳以為妳是誰啊?難道我還得為妳跳樓自殺不成?妳休想
   我會那麼笨!」他用手指戳我的額頭戲謔的說著。
  「你好差勁哦……這樣耍我……」我破涕為笑的抗議著。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