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妳怎麼現在才來?」當我偷偷摸摸的溜到座位,小琪這樣問我。
  「喔…路上有點事耽擱,所以來晚了…」我輕描淡寫的帶過。
  「嗯……」她只應了聲便專心聽課了,沒再說什麼了。
  但是我卻靜不下心來上課,腦子媮`想著該為學長做些什麼才對,
不然心媟|愧疚一輩子的。我不時的側過頭去看小琪,小小的鼻子,微
揚的睫毛,均稱的瓜子臉蛋,和及肩的長髮,我想起了大呆說的點子,
我看了看那包卡片,我露出了微笑。
  「妳幹嘛啊?上課不上課,在那神經兮兮的做什麼?」不知何時小
琪發現了我的不對勁,無端蹦出這麼一句讓我頓失所措。
  「沒事∼沒事∼妳專心上課啦!」我搖著手說,但內心是興奮的,
因為我總算想出可以撮合小琪和學長的好法子了。
  今天一回到家,我便急著找電話叫大呆過來一趟。
  「幹嘛催的那麼急嘛!我人還在開會,手機就一直響個不停,像催
  魂似的沒完沒有,妳是在急什麼?害我糗死了……」一進門大呆扯
開嗓子哇啦哇啦講個不停,不過本姑娘今天心情好,不和他計較。
  「因為我想到一個讓學長追小琪的好法子了……」我笑瞇了眼。
  「是嗎?」他停下原本顯得有些呱噪的嘴,不太相信的看著我。
  「是啊!我告訴你喔!今天學長給了我一包卡片,我想用這卡片代
   替學長約小琪,你覺得如何?」
  他用手摸著下巴,考慮著。
  「妳是說,假借家偉的名義去約小琪?這…萬一被識破了怎麼辦?
   而且二個人一對質不就穿梆了?不好∼不好∼」他搖著頭說。
  「哎呀!你聽我說,只要我們的字跡不要讓識破不就好了,反正是
   要製造他們接近的機會而己,就算是穿梆了又怎麼樣?死不認帳
   就是了,而且誰會那麼無聊一見面就會問是不是對方寫卡片約自
   己的?你說對不對?」我為自己的聰明感到無比的欣慰,可惜如
果我唸書也有這麼聰明就好了。
  「嗯…好像也有一點道理…那誰來寫這卡片呢?」
  嗟!虧他看來還算是個有腦子的人,怎麼變得笨笨的了…
  我用手指了指他。
  「我?不會吧!?……」他也用手比了比自己驚叫著。
  「妳不會自己寫兩份就好了哦?」他扁扁的聲音正從他扁扁的嘴中
說出。
  「對啊!不是你還會有誰?小琪又沒看過你的字,她認得我的筆跡
   啊,而且我的字那麼娟秀充滿了美感,那媢閉O男生的鬼畫符?
   所以只好麻煩你囉!」我雙手合抱向他比了個拜託拜託的手勢。
  「我的字是鬼畫符?……」
  「少囉嗦了,沒看過男生那麼不乾脆的,寫不寫啦?」我覺得我的
耐性總是很快就用完了。
  「好啦……那誰來寫小琪的那一份?」
  「當然是我姐姐啦!」呵呵∼我早就想好囉!
  「當妳姐姐可真可憐……」
  「快別這麼說了,你乖乖聽話,寫完了我做飯給你吃噢。」我笑嘻
嘻的對著他說。
  「那大可不必麻煩您了,這點小事何足掛齒,不如我請客帶您和令
   姐至外用餐,免去一切煩鎖之事,亦可賓主盡歡,何樂而不為?
  」他這樣說分明就是怕吃我煮的飯,還要找什麼藉口……
  哼!看我不吃爆你的荷包才怪!
  他被我押著開始寫卡片,我打好了草稿,要他照著抄一份。
  「哇!亂噁心的,這根本就………」他話都還沒說完,人便趴在桌
上搓著頭了。
  「好痛!妳怎這樣啊……」他轉過頭來,看著我手上還握著的情書
大全,悻悻的抱怨。
  「這是書上寫的,又不是我己亂掰出來的,有什麼好噁心的,快寫
   啦!」
  「…………」他只能乖乖的轉回身去繼續的加油了。
  不多久,老姐也回來了,在我說明之後她居然不肯幫我,我告訴她
,如果不答應的話,那今晚她可能要小心半夜會發現有隻狗也在她的被
窩媕隻o暖被,她才勉強臣服了,不過老姐倒是說等到冬天的時候,一
定要煮一窩狗肉來進補不可。
  唉∼
  學長啊!小琪啊!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相親相愛在一起啊!不然我冒
著手足鬩牆相殘、朋友反目成仇的犧牲就太不值得了……
  在把卡片完成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去吃飯了,不用說,我吃得快
活活撐死了。
  「還要不要再吃些什麼啊?」他奸笑看著我那大腹便便的窘態說。
  「不了…太飽了……」我打著嗝搖著手說。
  「妳吃那麼多做什麼?好像七月半放出來的餓死鬼一樣。」老姐挾
了片肉往鍋子堬R,明明嘴巴塞的滿滿的東西,還可以說風涼話,真是
怪了?
  「嘿∼嘿∼不知誰才是餓死鬼喔!嘴堳r著肉,手上還挾著肉,眼
   睛卻還盯著盤子堛漯F西,真是貪得無厭啊!」我反諷老姐,只
見她兩眼翻白的瞪我。
  大呆則是笑呵呵的喝了口他的麒麟啤酒,連嘴唇上都沾了白色的泡
沬。
  「要喝看看嗎?」他看我盯著杯子堛熄尷鰷G體,便晃了晃杯子。
  「那有什麼好喝的?不會很苦嗎?」我一直不太明白,酒不是都很
苦的嗎?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會迷戀上這玩意,連老姐偶而也會來上一罐
,她老是說這是大人的特權。
  「還好吧!」他鼓勵我試看看,我看看老姐,想看看她的意見…
  結果…
  她根本就沒理我,只顧著自己吃東西,還又和服務生多點了盤豆皮
,她好像是來撈本的……
  也罷!不過是喝口酒而己,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從他手中接過杯子
猛喝了一大口,哇!好冰!好刺激哦!
  「乎乾啦!」他在一邊笑著學廣告詞,那酒窩也變成很調皮的模樣
了。
  「有些苦耶∼」我吐了吐舌頭,連忙喝了口紅茶。
  「不會啦!啤酒本身不會苦的,苦的是……」他拿起我還給他的杯
子一飲而盡,連話都沒說完,我還呆呆的等他的答案。
  「苦的是我的口水啦!」他笑嘻嘻的說。
  「噁心∼」我才想起來我剛才竟是用他喝過的杯子。
  「奇怪了?怎麼這酒倒是帶著一股淡淡的甜味呢?」他還拿起杯子
看了一看,一臉的狐疑。
  「嗟∼那有這種事!」我才不信他的鬼話。
  「哦!我知道了,因為喝到妳的口水了,就在這杯口,妳看…」
  哇!!!
  臭大呆!死大呆!爛大呆!竟敢這樣輕薄我……
  「你們倆打情罵俏完了沒?我吃飽了耶……」老姐一手托著腮幫子
向我們懶懶的說著。
  「我要回家了啦……」我頂著羞紅的臉,囁嚅的擠出這句話。
  「那我送妳們吧!」
  「好啊!」姐大概吃的比我還撐,看她舉步維艱的樣子真是好好笑
,活該!誰叫妳罵我是餓死鬼。
  「………」我們站在櫃台前等著付帳,就看大呆東摸西摸的在找什
東西似的。
  大呆忽然轉過身來,臉色不太好看……
  「糟了……錢包放在公司沒帶出來……」
  頓時我和老姐的表情都是一怔,但是有一張臉更臭了,答對了!就
是老板娘的臉……
  「你這笨蛋……」天啊!我想我會瘋掉…
  「妳們有沒有帶錢啊?……」大呆也感受到那對鋒利無比的眼神正
打量著他,他趕快向我們求援。
  我搖搖頭……
  「因為你說你要請客的,所以我也沒帶錢包出來……」老姐也是和
我一樣的。
  「…………」這下糗大了。
  死求活求了半天,大呆把手錶押在店堙A我們才趕緊回家去拿錢過
來贖手錶,付了錢之後,我們三個人簡直可以用落花流水、落慌而逃、
逃之夭夭、兵敗如山倒……等等的形容詞來比喻我們的窘境。
  當然都是那個罪魁禍首害的……
  「你也太健忘了吧!連錢包都沒帶出來。」我坐在前座嘟著嘴抱怨
著。
  「對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他面有愧色,連目光都不太敢看
向我來。
  「倩琳,算了啦!志浩又不是故意的,妳幹嘛這樣一直怪人家,這
   一頓算我請客好了,反正我吃最多了……」姐連忙出面打圓場。
  「好,這次算倩妮姐請客,那我欠妳們一頓,等下個月領薪水時,
   換我請客好了。」
  「哼…下個月還早耶,誰知你這個大健忘的會不會又忘了什麼?」
  「不會啦!不會啦!」我話一說完他便接上話來。
  「咦!?這是什麼?」當我們停在紅綠燈下時,我腳不經意的碰觸
到一個異物。
  我停下身去撿了起來,馬上三個人都呆若木雞的怔怔看著它……
  一個黑色的皮夾……
  「張志浩!這是怎麼回事?錢包為什麼會在這堙H你這迷糊蟲…」
  「我…我…我不知道它怎麼躲到那去了…」
  老姐早就在後座笑的要打滾了……
  我真是不知要怎麼說才好……真是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回到家了,他也回去了,看著揚長而去的白色饅頭,我想
到今晚他擺的烏龍,我自己都忍不住搖頭輕笑。
  「他和妳真的好配喔……」這是老姐邊開門邊擠眉弄眼說。
  「妳是說好配?還是好呸?」我故意淡淡講著。
  「他和妳一樣迷迷糊糊的,果然是龍配龍鳳配鳳。」她笑謔著。
  「我還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哩!」我立刻反擊著。
  「呵∼不抬摃了,我累死了。」
  洗好了澡,我躺在床上看著學長今天給我的一堆卡片,真是多到有
些誇張,少說也有四、五十張,不過每張都很漂亮,看得出來是精心挑
選過的,真是看得我愛不釋手。
  「哎呀!別亂咬東西啊!這又不能吃。」大呆伸過嘴來咬卡片,被
我用手一敲,便嗚嗚嗚的對我吠,真是可憐,我摸摸牠的頭才想到,明
天是我為小琪和學長約好的大日子,可要早點睡才行。
  我熄了燈!抱著大呆,牠不時伸了伸舌頭舔我,不知多久便昏昏沈
沈睡著了。
  不知天亮了多久,我便被大呆的叫聲給吵醒,牠趴在房門對著外面
叫著,雙腳還抓著門,想往外跑。我翻下了床把門打開,牠由門縫便衝
了出去。
  「早啊!」我一出門便看見了道著早安的酒窩。
  「喔…早啊……」我看了看手錶,對於他這麼早來頗感意外。
  「好可愛的睡衣哦!」他上下打量著我,嗤嗤笑著。
  「啊?!……」我轉身飛奔回房,便鎖上了門,隔著門似乎還聽得
到他那嘲弄的聲音。
  穿很可愛的睡衣犯法啦?我看著換下來的Kitty睡衣,心中覺得不
平,這是我家耶!我愛穿什麼就穿什麼,脫光了睡覺也用不著他管啊,
不過聽說裸睡會造成胸部下垂,不知是不是真的……
  我換上可以展現我修長雙腿的緊身牛仔褲和T恤,紮了個簡單的馬
尾,照照鏡子,嗯!果然是清秀佳人,我拍拍自己的臉蛋便步出房門。
  「倩琳,快來吃早餐了,都快涼掉了啦!」大呆吆喝著,就看他一
付饞樣。
  「誰買的啊?」我看到桌上的燒餅、油條,好奇的問。
  「志浩去買來的……」哇∼現在我才注意到那個嗜吃的老姐,嘴巴
鼓的和猴子一樣,說話都含含糊糊了。
  「這可是我起了大早去買的永和豆漿耶!快來吃吧!」
  我坐了下來,開始也加入了食客的行列……
  「對了!晚上的事別忘了,可要早點過來喔。」我提醒大呆,怕這
傢伙壞事。
  「什麼事啊?!」他吮了吮手指,不解的看我。
  「學長和小琪的事啊!」
  「哈∼對哦∼差點忘了!」他摸摸頭茅塞頓開的樣子。
  「你要是忘了的話,我看你以後也別再踏進我家半步了……」不用
必殺手段不行,大呆一定會漫不經心的忘了……
  「是!遵命!……」他行了個舉手禮表示絕對記得。
  「好了,你們是不用上班、上學啦?」姐對我們比了比牆上的時鐘
,怕我們忘了時間。
  我和大呆互看了一眼,馬上拿起東西就往外跑,連狗兒都遭殃的被
我踩了一腳,痛的牠汪汪大叫……
  「啊∼對不起!對不起!媽媽上學去了,要乖哦!」牠躲在椅子下
探出頭來,好像聽懂我的話一樣,搖了搖尾巴。
  「倩琳,快走了啦!」大呆把手上的油條塞到嘴媊W著催我。
  「好啦!好啦!別再催魂了…」我也快步跟了上去。
  「倩琳,過二天我要去北京出差一趟……」我正要下車時,他吞吞
吐吐的說。
  「去大陸出差?」我把正要伸出的小腿給縮了回來。
  「是啊………」他爽朗的回答著,聲音清脆極了。
  「要去很久嗎?……」忽然覺得心底有種不捨的感覺。
  「不會…最久一個星期……」
  「嗯………」
  我們就這樣呆呆的坐在車子堙A好一陣子誰也沒有再說話,直到我
看了手上的錶快遲到了,我又推開了車門準備下車……
  「倩琳……」他拉住我的手叫著我。
  「…………」
  「我…我有話想對妳說………」他的手握的更緊了,感覺的出來,
他的內心交戰著,只是到有什麼話會讓他這樣?連手心都出汗了。
  「什麼事?……」我也被他他感染了。
  「我…我…我問妳…妳…沒有沒要我帶什麼東西回來給妳……」
  「不用啦!你早去早回就是了,還帶什麼禮物,神經!」我嬌嗔著
笑著他罵他無聊。
  「……………」他輕輕放開了我的手,對我輕輕一笑。
  我步下了車,回頭看他一眼,就看到他用手敲自己的頭好幾下,然
後嘴巴唸唸有詞的把車開走了,真是怪異!好端端的打自己幹嘛?
  上課時我一直偷偷看小琪,看她好像也沒事一樣,我不禁有些好奇
,很有那股衝動想問,但我怎麼可以問呢?這不正是不打自招了嗎?
  我真的憋了一整天,好難受哦!差點沒瘋掉……
  「我回來了!」我往沙發上一躺,大聲的向老姐報告著。
  「妳回來啦……」
  「姐…妳的聲音怎麼了?怎麼變得那麼蒼老啊?怎麼變得和一個老
   查某一樣的難聽啊?」我拿起茶几上的報紙翻著,心堬q老姐大
概是感冒了吧,所以聲音才會那麼啞。
  「會嗎?…會很難聽嗎?……」
  「嗯…難聽死了,像鴨子一樣,不對不對,像被殺的豬公一樣難聽
   才能形容妳那可怕的哀嚎聲,哈∼哈∼哈…啊?」本來以為好好
的恥笑老姐正好可以解我憋了一整天的不快,正當我狂笑時,才發現老
姐好好的站在她的房門前對我笑著。
  而那老老的聲音卻是從我後方傳來的啊?見鬼了?……
  我才一回頭…哇∼我死定了!
  「夭壽死嬰仔……」
  「媽!我不知是妳來了啦!啊…啊…會痛耶!…」我的朵耳被媽揪
著,真的好痛耶!
  「敢說我是老查某?我的聲音像豬?…」老媽又揪了更用力了。
  「小力點!耳朵會斷掉啦!」
  媽放開了手,我用手趕快摸摸看耳朵還在不在……
  「看妳下次還敢不敢亂說話,真是太不像樣了!」媽悻悻的說著。
  「對不起啦!我以為是姐在裝神弄鬼嚇我嘛……」我看了看老姐,
裝了個鬼臉。
  「活該!」姐幸災樂禍的樣子真是討厭。
  叮∼叮∼叮∼門鈴響了……我飛也似的衝了出去,若不先和大呆套
好招,待會兒我看他準也會被老媽揪耳朵的。
  「伯母妳好……」大呆在我一番耳提面命之下,果然彬彬有禮,看
他那問好的樣子,只差沒來個日本式的九十度鞠躬,拙的要死。
  「你就是志浩?」老媽看著眼前來人,不時的上下打量著,不知老
姐和媽透露了多少……
  大呆點了點頭,渾身不自在的僵在那動彈不得。
  「媽∼妳在看什麼啊?這樣盯著人看很奇怪耶!」我對媽撒著嬌,
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
  「沒什麼……」媽大概也覺得自己這樣有些失態吧!
  「等會兒留下來一塊吃飯吧。」媽露出慈愛的笑容,看來她對大呆
的第一眼印象還不錯。
  「不了,我和他還有事,我們出去了……」我拉著大呆就往外跑,
媽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我就把大呆給拖了出來。
  「妳放手啊!我又不是狗。」
  「好險哦,你要是留在家吃飯你就完蛋了。」我停下腳步喘息著。
  「為什麼啊?」
  「你不知道我媽有多囉嗦,會一直問你話,保証你會崩潰…」我可
不是開玩笑的,以前有個男的追老姐,結果一頓飯下來差得沒嚇得屁滾
尿流的,不用說,打死他都不敢再上門來找姐了。
  「現在要怎麼辦?」
  「笨∼當然是先去吃飯,然後再去他們約會的地點啊!」我搞不懂
他是不是忘了今晚的重要任務?
  「喔∼好哇好哇∼」他附議著。
  草草吃了晚飯,真的是食不知味,完全不知自己吃下去了什麼東西
?真是可怕……
  公園沒事長那多蚊子做什麼?都幾月天了,竟還多到讓我不時的拍
打著,生怕我美美的手臂給叮腫的和肉包子一樣,大呆體貼的把身上的
外套披在我身上。
  「原來埋伏是這麼辛苦的事哦…」我向他抱怨著。
  「這都還不是妳的主意…」他順手往自己的臉上打了下去,八成是
打蚊子吧。
  「噓…小聲點,我看到學長了……」我連忙摀住他的嘴,不讓他再
發出半點聲音。
  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我們倆像賊一樣的蹲在矮灌木叢邊監視著
學長的一舉一動。
  學長不時的看看手錶,不時的又東張四望,大概是在看小琪來了沒
有,有好幾次他看向我們這邊,我都以為他好像看到我們了,但事實上
不過我們自己心虛而己。
  莫約過了十分鐘左右,我看到小琪也出現了。
  「倩琳妳看……」大呆輕聲的提示我小琪的出現。
  「嗯…看到了…」
  只見學長靠了過去,二個人保持了大約一步的距離,不知在說些什
麼,說實在的,我們和他們的距離太遠了,我根本聽不到他們之間的談
話,但可以小琪隱約羞澀的表情中猜到交談的內容還算可以吧。
  「大呆…聽不見他們說話耶……」我抬了抬頭向身他說。
  「那…我們到前面一點好了。」
  我便跟在他的身後,動作放慢、放輕的向前潛行,只到很近的距離
我們才停了下來,還好天色很暗,不然一定會被發現的……
  學長竟談些不著邊際的話,一點都不羅曼蒂克,一點也不幽默,偏
偏小琪這女人也真是的,明明不好笑的話,她也能笑的咯咯作響,果然
是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這樣的形容不知恰不恰當?
  「妳有空嗎?」學長問小琪,大概是準備約她去哪玩吧。
  「……有…」小琪有些不好意思的點著頭。
  「那…那…沒事…」就見他搓著雙手支支唔唔了半天,也沒說出什
麼具體的提議,真是急死我了。
  這個笨蛋,我急的想拿地上的石頭丟他,大呆看我有些衝動,按住
了我的肩頭,搖著頭示意我別妄動。
  「這地方好多蚊子哦……」小琪輕聲說。
  「是啊…好像真的不少耶……」學長只是應著。
  「那…那我們還要在這邊嗎?……」小琪反問學長。
  學長,如果你不是頭豬,就該聽得懂人話吧!?小琪這是在暗示你
耶!絕好的機會,你就隨便說個地方,帶她走就是了嘛!我咬著唇緊握
著手祈求著,你可千萬要開竅點……
  「那要去哪邊?」他怔怔的看著她問。
  「………」
  我氣急攻心差點沒氣撅過去,往後一倒正好跌到大呆的懷中,我對
大呆比了個我快要瘋掉的表情,我這付模樣卻逗得他摀著嘴偷偷笑了起
來。
  好不容易學長這呆頭鵝才說要帶小琪去喝泡沬紅茶,等到他們走遠
了之後,我們才爬了出來,我的身上不知被蚊子咬到幾口了,渾身都覺
得癢癢的,快要受不了。
  「大呆…我身上好癢哦!」我一下抓著手一會兒又抓著手臂向他訴
苦。
  「我也一樣……」我們邊走說著。
  他不說還好,等走到路燈下時,我看到他的臉差點笑翻了,因為就
在他的鼻頭上被叮的個紅紅的,還腫了起來,活像個小丑似的。
  「妳幹嘛?怎麼用那種眼神看我?」他看著一旁竊笑不已的我,猶
不自知。
  我二話不說就把皮包堛漱p鏡子拿出來給他自己看……
  「啊!怎會這樣?!……」他看到自己八成驚為天人了吧!(天花
的人)連聲音都變調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
  快樂的時光總是很快就過去了,回到家都快十一點多了,我覺得自
己都快累壞了。
  「倩琳……」他叫住了我。
  「什麼?…」我彎下身由車窗探頭看他。
  「如果…我做了錯事,妳會不會原諒我?…我是說…萬一啦!」他
欲言又止的樣子有些奇怪。
  「人都會做錯事啊,改就好了嘛!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也常做錯事
   ,可是老姐和老媽也都會原諒我的。」我眨著眼說,覺得他這問
題根本就是多此一問。
  「我…我明白了…」他笑了笑,但有些牽強。
  「大呆你怎麼了?有心事嗎?」我看他這樣子實在有點放心不下。
  「沒有…沒事的…」他搖著頭。
  「妳進去吧,很晚了,明天還要上課呢。」
  「嗯…那我進去了……」
  我打開了門又回頭看看他,他只是對我揮了揮手示意我快點進去,
我點點頭便沒入門後了,隔著門我聽見引擎聲漸漸遠去,我發楞著……
  「是倩琳嗎?」媽的叫聲把我給喚醒。
  「喔…媽,我回來了。」我應著話,把鞋給脫了下來,進入屋內,
媽抱著大呆正在看電視。
  她見我進來抬頭看了我一眼,大呆則掙脫了媽的手搖著尾巴跑了過
來。
  「怎麼那麼晚啊?都十一點了,妳爸要知道準會罵妳的。」她講歸
講,但那眼睛根本就沒離開過電視那小框框,看著堶接L厘頭的搞笑節
目笑的直拍大腿,這大概就是當媽的天性吧!
  「陪朋友去辦點事,所以晚回來了。」我逗著大呆,牠伸著舌頭想
舔我。
  「別再和狗玩了,早點去睡吧,明天還要上課。」
  「知道了,我進房去了。」我抱著大呆就往房間鑽。
  當我洗去一身的勞累時,已是十二點的事了,躺在床上卻睡不著,
想著學長和小琪的事,想著大呆的怪里怪氣,忽然覺得眼皮都閉不起來
,好煩!看看身旁的大呆,睡得四腳朝天,真是笑死人了,狗該趴著睡
的,那有狗是這樣四腳朝天的?真是沒有狗品……
  我為牠拉上了被子,怕牠著涼,我開始無聊的開始數羊,1…2…
3…4…5…6…7…8………
  才起床便不見媽的蹤影,只見老姐在我眼晃來晃去的。
  「媽呢?」
  「媽去市場了,她說今天要我們早點回家吃飯。」老姐站在落地鏡
前打量著自己的一身行頭,還不時的變換各種姿式。
  「姐,我問妳,老媽要來住多久啊?」
  「妳不知道嗎?爸去大陸出差去了,所以媽一個人怕無聊,便來這
   住了,我想大概要一個月吧。」
  「啊!一個月?那麼久?……」居然要那麼久,那我豈不是沒有自
由了。
  「呵∼鬼叫什麼,妳乖一點就是了。」
  「算了…我去上學了……」也罷,沒什麼好說的了。
  「別忘了早點回來哦!」
  「知道了啦……」
  走出巷口,怎麼不見那台白色饅頭?順著巷子走,當我一轉過轉角
時,我看見了那台饅頭了,也看見大呆了,但卻多看到一個人,而且是
個我從未見過的女孩。
  她是誰?這是我第一個反應,她為什麼在哭?這是我第二個反應,
我悄悄的順著騎樓欺身走到便利商店的柱子後面,我聽到他們之間的對
話……
  「若梅,我講了那麼久了妳還不明白嗎?拿掉吧!這樣比較好,不
   然妳要我將來怎麼和妳爸解釋?」大呆的表情像是有些生氣。
  「可是…可是…我愛這個孩子,我想生下來……」那個大呆口中的
若梅又流著淚。
  「生下來?妳瘋了!?妳給我乖乖回家去,晚一點我陪妳去醫院拿
   掉,這孩子絕對不能生下來。」他的語氣是那麼的冷漠。
  「求求你不要,志浩…不要拿掉這孩子…不要…」她搖著頭聲嘶力
竭的喊著。
  「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妳給我上車去!」大呆幾乎是用吼的
,我從未見過他這付暴跳如雷的模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