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不要…我不要…志浩…不要…」她反抗著,但仍被他給硬推進車
內,然後饅頭車就消失在路的盡頭了。
  前前後後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我卻覺得像是經歷了幾個世紀那麼的
久,我摀著嘴沿著柱子滑落了下來,我綣著身蹲著,我流著淚卻哭不出
聲音來,像有千斤重的石頭壓在我的胸口上,痛的讓我失去哭出聲的能
力……
  不知怎麼走回家的,我見到老媽便撲了上去,我此時才痛哭失聲…
  「怎麼啦!?怎麼啦!?誰欺侮妳了?」媽緊抱著我,拍著我,但
我只是搖著頭。
  「媽!我看錯人了!我看錯人了……」我只是這說著,便跑進房
把自己反鎖了起來。
  「倩琳!倩琳!妳出來啊!妳怎麼啦?倩琳!」
  「媽∼妳讓我靜一靜,讓我靜一靜!……」媽敲著門,敲得我心頭
更亂了,我只能摀著耳朵不斷的喊著,許久她才停了下來。
  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明白他口中的錯事是指什麼了,只是這樣的錯
所造成的傷害太大了,叫我如何能原諒他?若梅也太可憐了,他怎麼可
以…怎麼可以扼殺自己的骨肉呢?他不是該負起責任來嗎?該好好的照
顧若梅和她肚子堛澈臚l,我實在忘不了我所見到的那一幕,我想我不
能,也無法去原諒他的,因為在我心中一直迴盪著若梅的哭喊與哀求聲
,是那麼令我震驚……
  我把窗簾給拉上,陽光頓時消失,我躺在床上縮著身體,我的眼水
還是不爭氣的泊泊而出,濕濡了枕頭,我仍抽泣著,不知是不是哭得太
累了,昏沈中我竟睡了三個多小時,都快十二點了。
  我推開忙門出來,就看到大呆綣伏在房門口,看來牠大概也很擔心
我吧……
  連姐都回來了,八成是媽打電話給她的,我沒敢向媽說的那麼明白
含糊的編了理由矇過去了,媽只以為我和志浩鬧憋扭便放心多了,姐卻
明白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便拉著我去外咖啡館坐坐,當她聽了之後實
在不能相信。
  「這不是真的吧!?志浩怎麼可能是種人?」姐搖著頭不能理解。
  「可是事實就是事實,而且是我親眼見到的,絕對錯不了…」那一
幕我怎麼可能看錯呢。
  「那現在妳打算怎麼辦?不給他解釋的機會?」
  「那都變成多餘的了……」我的眼漸漸模糊了,鼻頭一酸,淚滴了
下來,姐連忙坐在我的身邊抱著我,給我安慰,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
躲在她的懷堶了一場……
  晚上七點多,門鈴響了,我猜是他來了吧……
  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去開門。
  「倩琳。」他一見我笑了笑叫我的名字。
  「志浩,我有話對你說……」我沒讓他進門,他感到有些意外。
  「什麼事?」他看我的表情不太對勁,整個人也緊張了起來。
  「你和她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我淡淡的說,但其實內心是
多麼的難過和激動。
  「是嗎?……妳會原諒我嗎?…」他弄清楚怎麼回事時,看來也
比較坦然了。
  「對不起…我做不到,我沒有辦法原諒你……」我一個字一個字
的說出來,尤其最後一句話,我是加重語氣說的。
  「…………」他瞪著眼傻住了,大概我的答案出乎他的想像。
  「你走吧…不要再來找我了……」
  我轉身進到屋內,我又看了他一眼。
  「倩琳…倩琳…妳說的是真的嗎?」他有些難以置信的問。
  「是真的…再見了…」說完話,我掩上了門,便立即不敢停留半步
,跑回房去了,因為我伯我自己會克制不了自己的。
  至此之後,志浩真的沒有再出現在我家過了,那台白色饅頭車也消
失了,雖然我不能原諒他,但我真的不能不想他,一個多星期了,記得
他說過要去北京出差的,應該也差不多回來了吧,我拿起電話撥了那熟
悉的號碼,但總是不待電話接通就把它給切掉了……
  或許是怕自己時間太多了吧,我開始去找了一份夜間的工作來做,
其實也很簡單的工作的,整理一下帳單,打打文件的辦公室工作,每天
晚上七點到十點,該是可以打發時間的好差事吧,錢不是重點,重要的
是可以把他的影子給暫時遺忘,那才是目前我最需要的了。
  「倩琳,妳工作很認真,真的很不錯哦,多加油了!」老板下班前
經過我的身邊,理了理他的西裝對著我說。
  「謝謝老板!」我站了起來,笑著說。
  「坐∼坐∼」老板娘也走了過來。
  「你別打擾別人工作了,走了吧!這樣會嚇著人家的。」她笑著催
促老板快點走了。
  「好∼好∼那我們走了。」
  「倩琳,妳還好吧?」會計劉小姐抬起頭來問我。
  「喔,沒事…沒事…」我連忙坐回椅子。
  「劉姐,老板他們人好像親切哦。」雖然我才來二天,不過我都跟
著大伙喊她劉姐。
  「對員工算好的了,不像有的老板斤斤計較,尤其是老板娘,三不
   五時會買東西給大家吃,而且大家有話不敢和老板說的時候,都
   是跑去和老板娘講哦。」她邊說邊驗算著手上的對帳單。
  「那妳們真是幸福耶!」我也笑了。
  「對了,妳有沒有男朋友啊?」劉姐停下了動作問我。
  「沒有……」心頭像是給針札了一下,冷不防的痛了起來。
  「哦…那沒事了…」劉姐笑的有些怪異,但又繼續她的工作了。
  「…………」我實在搞不懂她這是在幹什麼?
  十點鐘一到,卡鐘盡職的響個不停,好像是趕著我們快點下班,它
才能早早休息似的,我和劉姐打了聲招呼先走了;一個人走在路上,風
涼涼的迎面吹來,把頭髮都吹拂四散,車站堣H影稀疏,顯得格外冷清
,第一次覺得自己那麼孤獨,那麼無助……
  忠孝東路上,來來往往的人們在我眼前走過,紅男綠女倩影成雙,
真的好羡慕,真的……
  就在我不勝唏噓的同時,一個熟悉的人影在不遠處出現,是他?!
我不禁退了一步,生怕讓他瞧見,她依舊在他身邊,她不時會抬頭看看
他,他也會不時對她說話,她總會輕點著頭,連過馬路他都會保護著她
輕輕的拉著她的手,仍然是那麼溫柔……
  我忍不住的偷偷跟在他們身後,他們走著,直到了一棟大樓,她要
上去了,臨別前,她給了他一個擁抱,就在此時我緊咬著唇,眼水又不
聽使喚的溢了出來,我雖然告訴過自己千千萬萬遍,我不能哭,我不為
他再流半滴淚,但是…但是…我仍舊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我調頭就
跑,我覺得自己和一個傻瓜一樣,一個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第二天一上班,我便看到桌上有一束美美的鮮花,不知是誰送的?
劉姐一看我走了進來便笑嘻嘻的看著我。
  「有男同事要送妳的…」
  「喔……」我把花移到桌子旁,放下包包便準備做事了。
  大概我的反應太冷淡了些,她原本的笑聲停了下來。
  「妳不想知道是誰送的?」劉姐好奇的問我。
  我沒回答,只是笑著搖頭……
  劉姐看也起不了鬨便無趣的繼續做事了……
  「老婆啊!怎麼妳女兒還沒來啊?」老板在堶掠搧萓悛O娘。
  「怎麼?我女兒不是你女兒啊?什麼你的我的……」老板娘也不甘
示弱的說。
  劉姐低頭猛笑,看來老板和老板娘也是一物剋一物的最好寫照。
  「他們經常如此?」我看劉姐的樣子忍不住也低下頭探詢著。
  「對啊!全公司的人都只知道,老板對老板娘是完全沒轍的,所以
   類似這樣的對話常會聽到的。不過老板說他不是怕老板娘,而是
   疼老板娘才不跟她計較的,鮮吧!」
  「嗯……」
  「都這麼晚了,這ㄚ頭在搞些什麼啊?」老板不耐煩的來回踱著,
不時還走了出來看看外頭,嘴堸嵹嶆陬的。
  「老板,你別那麼心急嘛!可能是塞車嘛,說不定再一下子就來了
   ,你就看看報紙好了。」劉姐忍不住的出聲。
  「報紙都快看爛了,而且看來看去股票都快賠光了,看了就心痛啊
   !還有什麼好看的……」
  「這孩子也真是的,怎麼那麼久還沒到啊!真會摸……」老板嘆了
個氣,坐了下來。
  看他著急的模樣,我想老板該是那種很疼女兒的好爸爸吧!
  「爹地,媽味,我回來了!」一個清甜的嗓音劃破了原本充滿焦慮
的氣氛。
  「呵呵∼好女兒,妳可回來了,想不想爹地啊?」老板聞聲倏然而
起,伸張雙手做勢要抱。
  「若梅,想不想媽咪啊?」
  若梅!?是若梅!?是那個搶走大呆的若梅!?
  我連忙抬起看個仔細,天啊!真的是她,怎麼會?這怎麼會?我怎
麼會遇上她呢!?頓時我耳畔轟轟作響,這是個什麼樣的巧合啊?我的
心情整個急速下沈到了谷底。
  「倩琳!倩琳!妳怎麼啦?…」劉姐搖了我好一陣子,我才聽到她
在叫我。
  「沒…沒什麼…」
  「妳臉色怎麼那麼差?哪不舒服嗎?」劉姐好心的問我。
  「我…我還好,只是頭有點痛……」
  「昨天下了飛機是誰去接妳的?是妳哥嗎?」老板娘拉著她的手問
,滿是慈愛。
  「哼∼才不是老哥呢,他自己都不知要好好的疼愛自己的妹妹,是
   志浩來接我的。」她先是憤憤不平的抱怨,但提到志浩時,眼睛
整個都明亮了起來,大概是沈醉在幸福的女人才配擁有那種明亮吧……
  「是志浩啊!這孩子真是不錯,果然我沒看走眼。」老板拍了大腿
,對自己的識人能力頗為自豪。
  「好了!糟老頭,你夠了沒?難道志浩這孩子好不好只有你一個人
   看的出來不成?」
  「嘿…說說而且嘛…」
  「劉姐!近來好嗎?」若梅靠了過來,笑嘻嘻的對著劉姐打招呼,
對於她站在我的身旁,我渾身不自在,頭壓的更低了。
  「好,好得不得了!下個月就要和男友訂婚了,當然好啦!」劉姐
朗朗笑著。
  「真的!?那真是要好好恭禧妳了。」若梅拉著她的手分享著那股
甜甜的喜悅。
  「咦?這位是……」她還是發現了我。
  「呃!我來介紹,這位是李倩琳,現在來兼職的,來∼倩琳,這位
   是林若梅,是老板唯一的掌上明珠喔∼」劉姐拉著我的手,向若
梅引薦著,我勉強的擠出一點笑容,眼神不敢直視著她。
  「妳叫李倩琳?……」她打量著我,我不知她的心埵b想些什麼,
我摸不著也看不清,只是有種不祥的預感,像是要發生什麼事一樣。
  「嗯……」我怯怯的點了點頭。
  她沒說什麼,只是蹙著眉看我。
  「怎麼?妳們倆認識啊?」老板娘似乎發覺若梅有些不對勁,懷疑
的看著我問。
  「哦…沒有沒有…以前不認識的……」她眉心一鬆又回到那滿滿的
笑意,但眼神中還是那麼的言不由衷。
  「好了好了,我們走了吧!我訂了日本料理為妳接風,可別太晚了
   ,不然位子就被取消了。」老板看了看大家,提議快點出發了。
  「對了!妳們也一塊來熱鬧熱鬧。」老板娘笑臉盈盈的邀請大家。
  「好哇!那我就做陪囉!」劉姐為了免費的大餐雀躍不已。
  「…………」
  「倩琳,一起去吧。」老板娘看我沒有什麼反應,又問了一次。
  「喔…不了…我人有些不舒服,我想早點回家休息…」我掰了個理
由想藉機遁逃。
  「好吧!那妳早點回去休息好了。」
  「嗯…謝謝老板娘…」
  我看了若梅一眼,她也正巧盯著我看,我連忙避開那目光的接觸,
我匆匆忙忙好不狼狽的逃了出來,我一直回到了家才稍稍安心下來。
  「回來啦!肚子餓不餓?」我還在換鞋子,媽便關心的問我,怕我
餓著了。
  「有那麼一點點……」
  「廚房有熱湯和肉包子,妳快點去吃。」
  「喔!」我不想讓剛才的不愉快延續到家堙A我怕媽會擔心。
  我先回房換了衣服,便往廚房鑽,大呆也跟在後面跑著,還不時伸
出那毛茸茸的嘴巴想咬我的鞋跟。
  「大呆∼住口啊∼」我差點讓牠這畜牲給絆倒了,我把牠抱了起來
,敲了敲牠的小腦袋,牠發出嗚嗚的叫聲來。
  我掀開鍋蓋,一糰熱氣盡往上衝,一股淡淡清香撲鼻而來,待我定
神一看,竟然是魚丸湯……
  看來今天不是個好日子,許多事都犯沖……
  吃吧!我總不可能一輩子看到魚丸湯都不喝它吧!只是魚丸的滋味
不再了,或許是魚丸依舊,人事己非了,我自娛似的嘲弄自己……
  「大呆來∼這個魚丸給你吃!」我拿了個魚丸塞到牠嘴堙A牠竟毫
不遲疑的吃了起來,大概這比狗食來的更有味道吧。
  夜間我睡不著,坐在桌前,大呆這笨狗早已躺在床上四腳朝天的打
呼了,我望了望窗外,我猶豫了一下,撥了那個熟悉的手機號碼。
  嘟…嘟…嘟…電話響了好多聲,我的心怦然跳著,我手心滲出了汗
,我竟緊張的不能自已。
  「喂…我張志浩,請問哪位…」電話那頭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我一時不知要如何開口。
  「喂…喂…?」那急促的又問了二聲。
  「………」我努力的在想一個開場白。
  「志浩,是誰啊?」
  「大概是打錯的吧…」這是他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若梅?!剛才那個聲音是若梅?不會錯,正是她的聲音,原來志浩
這麼晚了,還在她哪,是在她家?還是他家?還是……我竟然開始去想
像他們相處的場景……
  志浩…為什麼?為什麼你會這樣對我?你明明有了若梅,為什麼還
要這樣來戲弄我?我真的只是你一天的女朋友嗎?還是你根本就只是把
我當成玩物在擺弄呢?你到底為的是什麼?是為了愚弄我誤上了你的賊
車的代價嗎?我真的誤上了賊車了,誤上了賊車了……
  我趴在桌上咽泣起來,不知多久,大呆用腳抓了抓我……
  我抱著大呆哭得更傷心了……
  「大呆…志浩不要我們了,他不要我們了……」
  一整個晚上,我抱著大呆坐在窗前,東方魚肚漸白,天又漸漸亮了
起來,只是我的心卻仍是黑夜,一片黑幕而又深沈的夜啊……
  「姐…早…」我看到大姐由房內出來,便向他打聲招呼。
  「啊…早…」姐大概讓我嚇到了,有些驚訝。
  「妳在幹嘛啊?怎麼一早就傻傻的坐在這堙H」她不解的問。
  「姐,我想和妳談談……」
  「跟我談談?」
  「嗯……」我點了點頭。
  我挪了挪身子,示意她坐下來。
  「有什麼事?」大概她還沒完全醒來,她坐了下來後不時揉著眼睛

  「我不想再去上班了……」我淡淡的說,臉上沒什麼表情。
  「為什麼啊?」她用手遮了遮她哈欠連連的嘴,姐心堣K成以為我
是吃不了苦,所以才會說不想做了。
  「那間公司是若梅家媔}的,我昨天遇見她了……」
  「若梅…誰是若梅啊?…」姐沒頭沒腦的沒聽明白。
  「就是那個懷了志浩的孩子的那個女孩……」
  「哦!真的?!……」她終於明白了。
  「我怕再看到她,所以我想我還是別再去了,這樣可能對大家都比
   較好……」我講著講著,難過之情又湧上心頭來了。
  「我反對!」姐完全清醒過來了,我話才說完,她便揮著手反對。
  「?……」她突如其來的反對令我叱異。
  「感情的事,她又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憑什麼妳要如此內疚?是妳
   搶了她的男朋友嗎?明明妳才是受傷最多的人,妳無端的捲入她
   和志浩的是非,弄得妳如此傷心,憑什麼要再讓妳受傷?妳根本
   就沒虧欠她什麼,妳憑自己的能力工作賺錢,和她更沒有任何關
   係,妳更該光明正當抬頭挺胸的去上班,怕什麼?有什麼好怕的
   ?」
  「…………」
  姐熱血沸騰的激動,懾服了我,我啞口無言,我並沒有虧欠任何人
,我沒有虧欠若梅,也沒有虧欠志浩,那我有什麼好躲避的?
  「想通了沒有,我的大妹子?」她推了推發楞的我,戲謔的說。
  「嗯…我明白了!」我語氣堅定的表示。
  我領著大呆回房去換衣服去了,這一陣子,我真的是患得患失的,
整個人都否得疲備不堪,如今聽了姐姐的話,我頓時清醒了,我沒對不
起任何人,我雖然失去了志浩,但這樣的他失去了也好,免得自己上當
受騙,或許是種幸運也說不定。
  心情煥然一新,我覺得心媯峏Z很多,換上了輕便的休閒衫和深色
牛仔褲,我決定去剪個俏麗的短髮,就當是給自己的一種慶祝吧!趁著
髮廊難得的折扣擾待,我上午便偷偷溜去,沒去學校上課,到了中午我
才回學校。
  才踏進餐廳,我便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放眼望去想找個座位,便
看到學長和小琪坐在那原本熟悉的位置上了。
  「怎麼?『午餐的約會』女主角換人啦?」我端著餐盤,站在桌旁
酸酸的說。
  「啊…倩琳…是妳?!」學長的表情好絕,好像偷腥被人捉姦在床
的表情一樣。
  「倩琳,這邊坐。」小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看我,又連忙招呼我坐
在她身旁。
  「沒打擾到妳們吧?…」我坐了下來,還故意這樣問,就看小琪頓
時羞紅的兩頰。
  「不…不礙事的…」她囁嚅著,羞怯的她更顯得楚楚動人。
  「就算會打擾,妳還不是坐下來了…」學長好笑的看看我說。
  「喂…喂…學長,別過河拆橋啊,好歹你要謝謝我這學妹吧?」我
瞅了他一眼,真是不知感恩圖報的傢伙。
  「幹嘛幹嘛?說到這,我好像有筆帳還沒和妳算耶!」他意有所指
的吐出這番話,弄得我一頭霧水?
  「是誰設計讓我和小琪見面的啊?……」他用那種扁扁的聲音講話
,分明就是在質問犯人一樣。
  「誰啊…是誰啊?」我假做不知情的打迷糊。
  「嘿…嘿…我看志浩是共犯,而妳一定是主謀,除了妳誰還會想得
   出這樣的壞主意?」
  我轉頭看小琪,她似乎也頗有同感的笑著。
  「我那有這麼壞啊?……」我眨眨眼辯駁。
  「麥假啦!」學長用那口很破的台語訕笑。
  「哼∼反正你們現在如魚得水似的恩愛著,就盡管吐槽我吧!我無
   所謂的…」
  「那妳和志浩最近怎麼樣了啊?我老想問妳,但每次都忘了。」小
琪像是想起了什麼,急著問我。
  我苦笑了一下,低頭吃了口飯,哇!好鹹!真是倒霉……
  「怎麼不說話啊?」小琪又推了推我。
  「沒…沒怎樣,就是老樣子嘛……」
  「別管我了,小琪我問妳,學長對妳好不好?」我轉移她的注意力
,怕她一直追問我,我怕我會招架不了的。
  她笑著看了看學長,並沒有回答我,不過看到學長和她的眼神,我
明白了,有時不必回答便是最好的回答,那是一種無可言喻的幸福…
  「喂!妳怎麼這樣盯著人家看啊?真沒禮貌…」學長看我望著他們
發呆,也不知是害臊,還是怎麼的,沒由對我吼了一聲,嚇我一跳。
  「呵∼沒事沒事…妳們繼續啊!」我皮皮的說。
  「真是夠了妳……」
  「算了算了,我吃飽了,在這當人家的電燈泡最沒意思了,一點都
   不受人歡迎,我先走了。」我端起餐盤便要走人,但還是忍不住
的要損一下學長不可。
  「倩琳……如果有心事的時候可以找我聊聊喔,不管怎麼樣,我都
   還算是妳的學長吧…對不對?…」學長像是看出些端倪,關心的
對我說,我點了點頭,心情卻是複雜的。
  我向小琪揮了揮手,走出了餐廳,小小的步道上刮起了一陣風,地
上的落葉也在打轉著,秋天來了吧,正和我的心境一樣,心只在白天熾
熱,而到了夜晚便是冷冷的荒蕪……
  「劉姐…」我進了辦公室,向她打了聲招呼。
  「妳來啦!」聲音是從後方傳來的,並非是劉姐,我回過頭來便看
見若梅叉著腰看著我,臉上的表情像是早已等候多時了。
  「有事嗎?」我想起了姐的話,我並沒有回避她,轉過身來很平靜
的反問。
  「妳認識志浩對吧?」她臉上的表情讓人覺得冷的出奇。
  「…………」
  「倩琳妳認識志浩?妳見過他啊?」劉姐像是丈二金剛,完全弄不
清楚眼前的狀況。
  「劉姐,我和倩琳出去一下,我們有話要談談。」
  「喔………」劉姐呆呆的應了聲,大概是懾於老板女兒的原故,不
敢多問。
  我看了她一眼,大概是想和我攤牌吧!不過,能稱得上攤牌嗎?有
些荒唐而可笑不是嗎?
  我一直跟在她的身後,直到她在一家咖啡館的門口停下腳步,我也
才停了下來,她向我點點頭,示意我進去,我們挑了個可以看見街景的
座位坐了下來。直到打發完服務生,我們才真的看仔細了對方。
  她的表情有些冷艷,和那天的愴惶無措真是天壤之別……
  「我臉上有字嗎?」她微揚的嘴角笑得令我有些不自在。
  「呃…對不起……」我為我的失禮道歉。
  「妳不必向我道歉的。」她掏出了香煙,點燃吸了一口,當白色的
煙霧我飄來時,我皺了皺眉。
  「妳一定覺得我是個壞女人,妳一定很討厭我囉!」她詭異的笑著
說,熟練的彈了彈煙灰。
  「……………」我不知該怎麼說,但她說的是真的,我的確不喜歡
她就是了。
  「妳就是志浩那個小女朋友?」她見我不答腔,自己接了話說。
  「妳有必要知道這個嗎?況且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我更討厭
談這個話題,更討厭談到他。
  「喔!或許沒這個必要吧………」她聳了聳肩,又吐了口煙。
  「妳可不可以不要抽煙,味道很難聞……」我受不了那污濁的空氣
,便要求著。
  「這堣S沒禁煙,況且我們坐的位置是吸煙區耶!」她嘴上這麼說
,但還是吸了一口之後,把煙給捻熄了。
  「志浩要妳把孩子拿掉,妳一定很不好受吧……」我看她那冷冷的
樣子,大概是志浩給她的打擊太大所造成的吧,說實在的,心媮椄O有
點同情她。
  「他是為我好吧,我還年輕,這樣生下了孩子,我爸要是知道一定
   會氣瘋了,說不定會活活打死我的。」她撥了撥頭髮笑著說,但
可以感覺到她心中的楚痛。
  「恨他嗎?」
  「…………」她看了我一眼,又接著說。
  「天下的男人都一個樣的,還沒到手時,鮮花卡片不斷,百般殷勤
   ,等妳和他上了床,就變了個人似的,開始避不見面,以前的甜
   言蜜語也不見了,還叫妳離他遠一點,別來煩他,根本就是個沒
   種的混蛋,敢做不敢當。」她氣的又點著了煙,大口吸著。
  此時服務生端上了咖啡,差點灑了出來,還讓她狠狠的瞪了一眼。
  「妳沒叫他負責?……」在我的觀念堙A男人讓女人懷了孕就該負
起責任的。
  「負責?!哈∼小姐,妳太天真了吧?誰會負責啊,搞不好還懷疑
   妳肚子堛澈臚l是不是他的種呢,還負責呢,別笑死人了。」她
竟笑了出來。
  「那豈不太便宜他了?」我不解。
  「算了吧!如果他只是要我的身體,只是要滿足他的肉慾,夠了,
   沒有愛來填補,勉強來的感情沒有用的,說不定還會發現自己的
   愚蠢並不是第一個呢,那這樣的男人栓不住的,只會讓自己更痛
   苦……」她認真的說著,言詞之間那種痛徹心扉的表情幾乎讓我
的血液也跟著凍結了。
  「那孩子呢?孩子怎麼辦?孩子是無辜的啊……」我反對她那似是
而非的理由,我覺得扼殺生命就是一種難以狡賴的罪行。
  「嗯……孩子是無辜的,這點我不得不承認,但是與其勉強生下他
   ,讓他處在一個不完整的環境,還不如不要讓他來這世間受苦的
   好。」她流淚了,看來她並不如外表那般的堅強,只是故做姿態
罷了。
  「可是…可是……」我想再反駁,但卻也找不到理由了。
  「別可是了,都已經過去的事了,還有什麼好說的……」她端起咖
啡啜了一口。
  「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我真不敢相信……」我整個人靠在椅背上
,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無力。
  「是啊,我也從沒想到小周是個這樣的人……」她頗有同感的說。
  「嗯……小周?!誰是小周啊?」我搞不清楚她這是什麼意思?
  「是啊!就是他啊,有什麼好奇怪的?」這下換她也迷糊了,眼睛
瞪的大大的看著我。
  「妳是說…那個…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叫小周?!」我整個人向前
傾了過去,手伸了筆直的指著她。
  「嗯…對啊!」她也用手指了指自己,一臉狐疑。
  「啊!不是志浩嗎?!」我這下連嘴巴都開得合不起來了。
  「妳在說什麼嘛?我那有說是志浩啊?!」她也吃了一驚。
  媽啊!見鬼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