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我頓時又驚又喜的不知所措,臉上的表情一定奇怪極了。
  「那…那…為什麼我看到那天他拉著妳要去拿掉孩子啊?!」我念
頭一轉,不行!事情要先弄清楚才好,不然豈不白高興一場。
  「因為我原本不想拿掉的,想生下來,可是志浩說這樣對我的未來
   不好,而且我家人要是知道了會更麻煩的,所以他主張拿掉,我
   們才會弄成那種場面……」
  「那…你們幹嘛要到我家巷口談呢?」我不死心的追問。
  「因為我知道他交了個女朋友,他說要先送妳上學再和我談,可是
   我心媔礙滷o,就跑來找他談了,才會讓妳誤會了……」她鎮靜
了下來,不似方才麼訝異了。
  「那妳和他是什麼關係啊?!哎唷……」話才說完便不小心咬著舌
頭了,痛死我了!連眼淚都痛的流出來了,我連忙摀著嘴。
  「他是我表哥啊!」她又冷冷的笑看我。
  「這………」我真不敢相信,大呆是若梅的表哥?……
  「而且他還是我們公司的頂尖業務人員呢!」
  「…………」
  「呃…我明白了,妳是因為這樣誤會志浩,所以才會不理他了,對
   不對?」她終於明白整件事的始末了。
  我真的好想挖著地洞躲下去,我幹嘛那麼衝動啊!真是丟臉……
  「那…他人呢?他現在在哪堙H……」我想起了那個一直揹著黑鍋
的可憐傢伙來了,我好想馬上就見到他。
  「他去大陸了。」她看看窗外淡淡的回我一句。
  「去大陸?!他去大陸幹嘛?」怎麼搞的?好端端的去大陸做什麼

  「還不是因為妳…他說妳不理他了,我問他妳為什麼不理他,他死
   也不說,剛好前陣子我爸叫他去大陸看看有沒有機會做進出口業
   務,好像有些眉目,所以今天他又飛過去了。」她說話的樣子帶
有那種笑我活該的味道。
  「那他什麼時候會回來?」我急著問。
  「妳問這個要幹嘛?反正妳都不理他了……」她用湯匙攪著咖啡杯
像是在把玩著反問我。
  這一問還真是問倒我了,我低著頭悶不作聲……
  「妳真的讓他很傷心耶……」她看我不說話,又繼續講著。
  「那天晚上他跑來找我,當然是為了孩子的事,但我發覺他臉色很
   凝重,我問他怎麼了,他只說妳不理他了,其他的就不肯再透露
   半句,整個晚上怪里怪氣的,不時望著窗外發呆,不然就是唉聲
   嘆氣的,原來是妳害的,妳現在後不後悔?」
  我猛點著頭;後悔?我何止後悔啊!我簡直恨死自己了啦!
  「那要不要我幫忙?」她手肘靠著桌面,雙手托腮的望著我。
  我又猛點著頭,簡直到了點頭如搗蒜的地步……
  「好了!好了!別再點了,可以了,可以了,再點下去我怕妳的頭
   會掉下來了。」她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我發現她其實不是那麼令人討厭的。
  「那我會幫妳的,妳放心吧!」她自信滿滿的打包票似的說,連那
笑容看來都是那麼真心。
  「那就拜託妳了……」我囁嚅說道,臉頰有點發燙,我猜我的臉一
定紅的和蘋果一樣了。
  「妳和志浩怎麼認識的?」她挑了挑眉,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對這
個話題很有興趣。
  我想了想,自己有求於人,就只好原原本本的實說了,她時而掩面
而笑,時而神情專注的樣子,她被我和大呆的故事吸引注了。
  「好棒的情節哦!真浪漫!」她拍著手滿是羡慕的神情。
  浪漫?這有什麼好浪漫的?我都快嘔死了,那有什麼浪漫可言……
  「妳要怎麼幫我啊?是幫我去和志浩說清楚嗎?」我還是很在意她
剛才所說的幫忙,我想明白她要如何幫我,而且不是幫倒忙,我自己搞
砸過一次了,可不需要再來二次。
  「嘿…嘿…只是安排讓妳和他見面而已,至於如何化解,當然解鈴
   還須繫鈴人,這我可幫不上忙哦∼」她又是那付賊賊的模樣。
  「…………」我看還是自求多福吧……
  夜涼了,起風了,風吹起了裙角,也吹走了這陣子的難過、悲哀,
我現在覺得心情好愉快,我的腳步是輕盈的,我好想唱歌哦!我拉著若
梅的手翩然起舞,惹得她咯咯怪笑。
  「什麼?!是他的表妹!…太離譜了吧!?」姐聽我說話,大叫了
一聲,差點就被葡萄活活噎死,就見她猛搥胸口,又把話給說完。
  我笑嘻嘻的看了看她。
  「我一聽到她這麼說,也嚇了一大跳啊。」
  「她真的是志浩的表妹?」姐一邊吃著葡萄,還要一邊講話,那樣
子真的有夠不淑女的。
  「嗯…是真的…」
  「厚∼沒見過妳這樣豬頭的人耶!事情沒弄清楚,就這樣對人家,
   這下好了,事情大條了,看妳怎麼收拾?豬頭妹!」
  「………」
  「我要是志浩,一定要好好的處罰妳,至少要把妳脫光了吊起來
   打才行,這樣才能出口氣。」搞什麼嘛!看她氣憤填膺的樣子
,好個胳臂向外彎的標準典型。
  「打就打,幹嘛脫光啊?」她這刑罰也太怪異了吧?
  「妳有看過要被屠宰的豬有穿衣服的嗎?……」她一付不足為奇
的樣子,真的令人想把她拖到房間海扁一頓,什麼叫最毒婦人心,看
我老姐就對了。
  「妳不覺得妳說話太毒了嗎?……」我嘟著嘴。
  「我怎麼都不覺得啊?」她根本連正眼都沒瞧我一眼,手還在拿
著葡萄,眼睛還盯在電視上。
  「喂…妳們二個在吵什麼啊?我在廚房就聽到妳們二個在嚷嚷,
   都那麼大了,還那麼會吵,真是的…」媽端了東西出來,大概
是宵夜吧,我和姐對望了一眼,都不敢再說話了。
  又是魚丸湯!?
  看來上次大呆買的魚丸大概太多了,不過呢……覺得今天的魚丸
湯特別好喝就是了,咦?我們家現在明明就三個人,媽怎麼會端出四
碗來?
  「媽∼怎麼多一碗?」我指了指桌上,歪著頭問。
  就看到老媽笑的很奇怪,而且還是那種奸笑,弄得更糊塗了。才
正要追問下去,門鈴響了,媽像觸電似的向外飛奔,到底是誰啊?能
讓媽這樣神經兮兮的?
  當那個人走了進來,我仔細瞧了瞧,中等體形,穿著十分體面,
筆挺的西裝使他看起來格外英姿煥發,雙眼有神,和一張帥氣的臉,
很有型的男人耶!只是這個人是誰啊?來我們家做什麼?
  「小田?!…你…你來我家做什麼?」正當我咬著湯匙一臉狐疑
時,姐發出了慘叫聲,整個人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小田?小田是幹嘛來著的?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冒出這一號人物?
  「倩妮,他今天有打過電話來,妳不在,我就叫他晚一點來我們
   家坐坐啊。」媽笑的很曖昧,在那笑臉的背後好像有一個很大
的陰謀。
  「那現在很晚了耶,都快十一點了,還來坐什麼坐啊?小田你快
   點回去了啦,明天你還要上班,快回去…」姐不知幹嘛漲紅了
臉,很少見她這樣。
  「不!留下來我們大家好好聊聊,好好聊聊。田先生,隨便坐,
   隨便坐,別客氣。」
  小田杵在哪不知該如何是好,他瞄了瞄老姐,又不敢坐下來,樣
子簡直逗極了,老媽看了看我,示意我去倒杯水過來,我才匆匆忙忙
的去廚房,等我回來時,小田已經坐在媽的旁邊了,我遞上了水向他
點了點頭,他也禮貌的向我說了聲謝謝,我趕忙退回餐桌喝我的湯。
  「田先生,今天下午你說的話可是真的?」媽一臉正經的問。
  「伯母,我說的當然是真的。」他挪了挪身子很鄭重的表示。
  「你真的想娶我們家倩妮?」媽也正經的問。
  「咳…咳…」我的喉嚨卡了一顆魚丸,不上不下的令我咳了半天。
  「小田!你……」姐跳了起來,手指著他,卻說不出什麼話來。
  姐索性調頭二話不說立即跑回房去了,留下一臉錯愕的他和媽,此
時我覺得自己像是個多餘的人,放下碗,我也衝進了姐的房間。
  「姐……」我看姐坐在床邊,背對著我,我猜她大概是難過吧,我
輕輕叫了她一聲,悄然的走到她的身邊想安慰她。
  「我問妳,妳覺得他怎麼樣?」
  「哇∼妳…妳…」我以為她是難過的,沒想到她猛一回頭,臉上的
笑容足以和盛開的玫瑰媲美了嘛!
  「妳覺得他怎麼樣嘛?」她又拉了拉我的手問。
  「妳真是不害臊耶,那有人這樣問法的?……羞羞羞」我比了比臉
笑她,豈料她反倒笑我。
  「嘿…我可是正大光明的耶,那像妳,明明就愛的要死,還要假清
   純,結果弄得自己白傷心一場,那才太不值得了呢。」她那得意
忘形的樣子,足以令我嘔三天。
  「真不知道他看上妳那一點?難道他天生就是欠人罵不成……」我
可不是省油的燈,要抬摃?!那就來啊!誰怕誰啊!我恨的牙癢癢的說

  「那一點?!呵!我告訴妳好了,小田他說我啊!面如芙蓉,玉指
   如蔥,膚賽凝脂,恰似天上仙女墮入凡塵。」她不免孤芳自賞的
自我陶醉起來,像是醉了似的。
  「好噁心哦!我要吐出來了……」我摀著肚子彎著腰一付要吐的模
樣惹來姐的一陣毒打。
  「別打了!別打了!我不敢了!」我連忙討饒。
  「哼!看妳還敢不敢。」姐撂下狠話,瞅了我一眼。
  「他到底來我們家幹嘛啊?還有,我怎麼以前沒見過他啊?以前不
   是有個小李還是小張的和妳很好嗎?何時冒出個小田出來?」大
概我的問題太多了,一下子姐回答不完,她拉著我坐在床上,她才把整
個故事的始末說了一遍。
  原來他是別家公司的業務經理,姐的公司剛好是他的客戶,所以就
常來了,而姐是採購主任,自然接觸的機會比較多,慢慢的就開始有了
微妙的感覺,而今天他送了一大把的鮮花,並向姐求婚,姐覺得彼此的
了解還不夠,所以沒答應,不知是不是他不死心,才會窮追到家來。
  老姐雖然是簡單扼要的說明,但感覺的出來,她說話時的樣子分明
洋溢著暖暖的幸福,有時還會臉紅,看來,小田要成為我的姐夫該是指
日可待的事情了。
  折騰了一晚的鬧劇,就在老媽送走了小田轉而把姐叫進房去而結束
了,那二個女人談了什麼我不知道,但一定是好事就對了;至少看姐出
  躺在床上,我不禁想著,小琪和學長,老姐和小田,突然周遭的人
都迸出了愛的火花,也都浸潤在愛的世界,唯獨我仍徘徊在感情的十字
路口上,像是雙向都閃著黃燈,讓我不知該如何走下去,不過事情也該
給個結局,是好是壞我不得而知就是了……
  想那麼多也沒有用,還是睡吧!
  秋意正濃,端看落葉便知秋,我怔怔的站在公司門口,看著隨風掃
來的枯葉,我竟也感染著一股秋意,直到若梅拍了一下我的肩頭,我才
回過神來。
  「妳發什麼呆啊?」她順著我注視的方向看去,除了落葉什麼也看
不著,便佯問著呆站多時的我。
  「沒什麼…只是站在這看葉子……」
  「看葉子?!」她怕自己耳朵聽錯似的,又複誦了一次。
  「嗯…就是看這地上的葉子……」
  「呵∼妳可真詩情畫意啊,告訴妳一個好消息,明天志浩就要回來
   了。」她爽朗的笑聲,趕走了我那股淡淡的秋愁。
  「真的?!…」我瞪大了眼睛,掩不住嘴角一絲的快意。
  「嗯…是真的,妳可要好好感謝我了,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把
   他連哄帶騙的給弄回來喔。」若梅有雙靈活的眼睛,看得出來是
個古靈精怪的女孩,看她嘻笑的樣子和那天的冷若冰霜,真是大不相同

  「妳在想什麼?」
  「啊…沒有…沒有…對了!為什麼是連哄帶騙的?是什麼意思?」
  「我告訴他說,我的傷口出血了,可能是手術沒有做好,可是我不
   敢告訴家人,只好求他快點回來幫我,不然以他的個性來看,那
   有可能會放下工作回來。」她吐了吐舌頭,俏皮的說。
  但她越是當做沒事一樣,我就越自責,我太沒勇氣了,自己的事自
己都不敢去解決,還要麻煩若梅這樣眨低自己來欺瞞大呆回來,我真是
太沒用了……
  「妳又怎麼了?我幫妳把志浩弄回來,妳不高興嗎?」她看著緊皺
眉頭的我,不解的問。
  「不是這樣的…我很感激妳,只是…只是覺得這樣麻煩妳,我忽然
   覺得自己好沒用,連自己的事都不能自己去面對,我真是太沒用
   了……」
  「傻瓜,這件事也算因我而起,我也有一點責任,另外,我的事也
   讓他麻煩了,所以幫他追女朋友也是一點小小的回報,還有啊,
   我也不願看你們因我所造成的誤會分手,所以這點小忙不算什麼
   啦,別放在心上了。」她拉著我的手,用很友善的口吻說。
  「若梅…謝謝…謝謝…」我不知怎麼的竟然掉下眼淚來。
  「好了,別哭了,我們進去吧。」我點了點便用手拭去眼淚,跟在
她的後頭進辦公室去了。
  一個晚上,我在辦公室堣ㄙ儘茖茼^回走了幾趟,滿心躊躇,根本
定不下心來工作,沖杯咖啡,竟然用冷水去沖,連攪拌的湯匙都拿倒反
了,更糟的是,紙杯還會漏水……
  「妳今天到底在幹嘛?怎麼一付心神不寧的樣子?」劉姐用手頂著
臉頰歪著頭問。
  「沒有啊……」我心虛的苦笑。
  「沒有?沒有才怪,懶得理妳了……」她搖了搖頭又埋首工作。
  我坐了下來,咬著筆桿想,明天我一見到大呆時,該用什麼開場白
才好?
  『你近來好嗎?』這樣好像太老套了…
  『沒有我的日子,你還習慣嗎?』這似乎又太肉麻了…
  『你知道嗎,你送我的狗狗長的好可愛!』這和我們有關嗎?…
  我左思右想,猛抓頭皮,抓得都發麻了,就是想不出個好主意出來
來,倒是頭皮屑掉了一桌子……
  「喂!妳頭皮癢啊?用海倫仙度絲啦!保証用了幾天之後就不會再
   癢囉,真的,不騙妳……」劉姐說的口沬橫飛,還真像那麼一回
事。
  「呃…有空我會試試的……」我隨口打發她,免得她繼續囉嗦。
  唉∼有道是船到橋頭自然直,看來只好如此了,只希望別像鐵達尼
一樣,處女航就撞冰山,可以直直的航行下去……
  晚上一回家,洗完澡就趕緊跳上床去睡覺了,還偷用老姐從日本帶
回來的美容護膚面膜,好好的讓自己的臉蛋光滑細緻,這樣明天才有臉
見人囉!不廢話,拉上棉被就睡。
  涼涼秋天最好眠,討厭的大呆咬著棉被向後拖,硬是讓我給一股涼
意給擾醒,牠對我叫著,來舔我的臉,我撥開牠這個煩人的小傢伙,把
被子給搶了回了,又倒了下來。
  「哎喲∼走開啦,別吵啦!讓我再睡一下……」我越說越小聲,眼
皮又張不開來了。
  咦?我怎麼會流口水?怎麼流這麼多?!
  我摸了摸枕頭,覺得怪怪的,我一張開眼睛,看來大呆像是對我在
笑一樣?而且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這畜牲是怎麼回事?
  「哇∼大呆,你竟然在床上尿尿?!可惡……」我彈了起來。
  這傢伙一溜煙的躲到床下去,我這才發現,不但是床單、枕頭,連
我的髮捎都還細水涓涓而流,我…我…我的頭髮昨天才洗過的,而且還
護髮過了,這下全泡『湯』了……
  不用說,我一定完全清醒過來了。
  接下來,我先教訓了大呆一頓,然後衝去浴室重新把自己從頭到尾
徹徹底底的清潔了一遍,再來就是把床單、被單、枕頭套統統丟進洗衣
機去。
  「看你下次還敢不敢。」我捏了捏牠的鼻子,大呆挾著尾巴發出嗚
嗚的懺悔聲。
  今天是個好天氣,一個真正的好天氣,天很藍,和我的心情一樣,
我把被單晾好了,拭著額頭上的微微汗水,望著天空,我用手遮著眉梢
才能略窺耀眼的太陽,它的光熱正透過大氣層對我直射而來,讓我也染
上一身的金光,不禁令人眩然。
  「妳在幹嘛啊?」媽走到後院,看著自己的女兒像個傻瓜似的看著
天空,不由的發出疑問。
  「小狗尿床了,所以在洗被單。」我回過頭來笑著說。
  「哎啊!這真是的…就叫妳別讓狗到床上去睡覺的,現在可好,妳
   以後要趕牠下來可就沒那麼簡單了。」媽搖著頭開始碎碎唸。
  「好啦!好啦!媽,我要去上學了囉!回頭見。」
  「喂!我話還沒說完啊!」我拔腿就跑,不管媽在身後叫著。
  我拎起包包就往外走,或許今天心情特好,看到街上的人事物都覺
得和往常不太一樣,那便利商店的店員今天看來不那麼討厭了,巷口的
檳榔攤老板也不再那麼面目可憎了,連他吐檳榔汁的噁心樣子也變得可
愛多了,站牌下那個每天都會看到的老處女,臉上塗的和牆一樣厚的粉
底也變好看起來,天啊!我這樣會不會太亢奮了?
  我看到好多的白色饅頭車從我眼前經過,我開始惦念著那對微笑的
,還有曾令我傷心的酒窩……
  我進了教室,小琪見了我便喊了我,向我打著招呼。
  「小琪,看妳紅光煥發樣子,想必學長對妳照顧有加哦。」我打趣
的說。
  「妳別亂說……」她有些不好意思。
  「呵∼是嗎!?下午去妳哪坐坐,好久沒喝妳親手煮的咖啡了,妳
   說怎樣?」我想起下午可以到小琪那殺殺時間,不然要等到晚上
不知要去哪才好。
  「這…這不太好啦,咖啡…咖啡豆用完了…」
  「是嗎?……」我覺得這其中大有問題,看小琪支支吾吾的樣子就
猜得到了。
  「是啊……」她根本就不敢看我的眼睛,只是虛應著。
  「那妳幹嘛臉紅?」想騙我?門都沒有……
  「…………」
  「學長在妳那兒?」我瞇著眼瞪她。
  「妳怎麼知道?!」她才說完就驚覺自己說溜了嘴,雙手緊摀著嘴
巴,漲紅著臉看我。
  「嘿…嘿…妳說這下我怎會不知道呢……」
  「…………」就看她連耳根都紅了。
  「算了,算了,不打擾妳們恩愛,妳啊,有了異性就沒人性了…」
我還不忘要好好的挖苦她一下。
  「不是妳想的那樣啦!…家…學長只是昨天唸書唸太晚了,就近在
   我家睡了,可沒亂來,妳別胡說……」她原本要直呼名諱的,但
還是改以學長相稱。
  「我又沒說什麼,妳又何必解釋?這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 
  「…………」就看她的臉更紅了,摻拌著羞怯,好不迷人。
  「我看我再等個幾年,大概就會有一個同學好有出息的當了博士夫
   人的……」我戲謔道。
  「妳真的好討厭哦……」她打了我一下,那是討厭?我看是心媦
得不得了。
  「好啦!說真的,學長妳可要好好顧好哦,別讓別人給搶跑了。」
  「跑?!妳放心,我才不會讓他跑掉呢?哪像別人不懂的好好珍惜
   ,竟錯失了一塊瑰寶,現在在我的手心堣F,我才不會白白錯過
   呢……」她微揚的睫毛彰顯出她的眸子烏黑而又明亮,她噘著嘴
說,分明是在指我,哪有人這樣損自己男朋友的前任女友啊?
  「妳是在說我嗎?……」
  「我又沒說什麼,妳又何必亂猜?這就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她笑
著學我方才說話的語氣。
  「算了…不過我要好好祝福妳和學長,希望妳們能長長久久的。」
為了中止無謂的爭執,我想我還是大方一點表現出我的氣度吧。
  「妳說話的樣子,好像是要出遠門一樣,又不是我們明天開始就不
   見面了,幹嘛這個樣子?」她皺了皺眉說,這小妮子表情倒是很
多。
  「今晚要出趟遠門倒是真的…不過,我明天還是會來的啦!」
  「妳要去哪?」
  「去機場……」
  「去機場幹嘛?」
  「嘻…秘密,不能說的……」我扮了個鬼臉給她看,就是不說。
  「為什麼不能說?我最討厭別人有話不說清楚了,那我一晚都會睡
   不著的,說嘛!」她央求著,想要我滿足她那小小的好奇心。
  「今天不能說,等明天再告訴妳吧。」
  「厚∼還要等到明天哦……」
  我只能對他笑一笑,不再做任何的回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