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上了賊車
By Danny (豪哥)

  傍晚,我打了個電話給劉姐,向她請了假,我便搭上台汽客運直奔
機場而去。
  在這白晝與黑夜的交替時刻,是一天中最晦暗不清的時刻,是否也
是天地間的三不管時分呢?我望著窗外看去,我正朝向黑幕前進,心情
是那麼的起伏不定,此刻外頭竟飄起了小雨,窗子頓時佈滿淚痕,而我
在車的顛跛中,順著高速公路直向淚的源頭走著……
  才推開門,滿室濃郁而又強烈的咖啡香撲鼻而來,服務生見有客人
上門,便向前趨來。
  「小姐,一個人嗎?」她很和善的問,臉上帶著一股親切的笑意。
  我點了點頭。
  「這邊請。」她揚了揚手,要我跟隨著她。
  直到走到窗旁的雙人座位邊她才停了下來。我才坐下,她又折返回
來,手上多了一杯水和MEMU。
  「愛爾蘭咖啡……」不待她開口,我便說出我所要的咖啡了。
  那是前幾天上網看到的一篇故事,很感人,所以我也迷戀這樣的故
事,這樣的咖啡,因為我也想和故事的女主角一樣,可以得到屬於自己
的幸福,而不是一段錯過的愛情……
  「呃…好的,您稍候……」服務生又揚起了那花般的笑容。
  我用手把髮絲順到耳後,卻看見服務生寫完帳單後還站在桌旁看我
,令我有點意外。
  「近來好多人都點這個咖啡,大概是都看過痞子蔡的那一篇『愛爾
   蘭咖啡』的原故吧,不過我們老板很小氣,絕對不會免費請客的
   。」她彎著腰偷偷的說。
  「是吧,那妳還看過什麼網路小說呢?」讓她猜中自己選擇的原因
有些莞薾,我笑著反問。
  「還有dannyli的『我就不信妳不愛我』、『我誤上了賊車』、『小狐
   狸』,也都很不錯,只可惜結局都沒出來,等得好辛苦哦…」她
像是與我十分投機似的,很俏皮的說著。
  「是嗎?有空我再上網去看看好了。」
  「嗯…我們老板在看我了,我去忙了…」她瞄了瞄櫃台後的人一眼
,又壓低了聲音,怕他聽見。
  我又望著窗外,雨比來的時候大了些,外頭是濕淋淋的清冷,店
則是暖暖的燭火搖曳著,只可惜,我的心介在清冷與溫暖之間,只要多
偏了一些,可能是冷冷的楚苦,也可能是暖和的春風,站在這樣的十字
路口,我不免徬惶無措。
  雨天在我和他之間,有著不可言喻的微妙關係,我們是在雨天相逄
,而今夜也是個相同的雨天,或許是巧合,但我想我們也該在雨天中做
個結束吧……
  我拿著筆信手在筆記本上畫著大呆,我想起了那一個雨天,那個我
錢包掉了的雨天,想起他變成一個忍者龜的樣子;想起他生日想約我吃
飯,卻被我懷疑的樣子;想起他像燈神出現時,我們為了白色饅頭車爭
辯的樣子;想起他翻牆為我開門,卻看到趴趴熊小褲褲的尷尬樣子;想
起他告訴我太陽是他養的,我笑他是個傻瓜的樣子;想起他在渡船頭騙
我有老鼠,使壞的樣子;想起在情人大道上漫步,當我一天男朋友的樣
子;想起他為了大呆打預防針,花了四仟多元心痛的樣子;想起他為我
奇差無比的手藝,把東西吃光而得了腸炎的可憐樣子;想起他吃火鍋時
輕薄我,卻付不出帳來的好笑樣子;想起為了幫我撮合學長和小琪,陪
我在公園摸黑餵蚊子的委屈樣子;想起他讓我遠拒門外,錯愕黯然的樣
子……
  我想著他的總總樣子,眼淚卻倏倏的滴了下來,霎時筆記本泛著淚
潮……
  「妳的淚該加在這杯愛爾蘭咖啡的……」不知何時,服務生竟無聲
的出現在我身邊,我忙著整理自己的狼狽。
  「妳在思念一個人?……」她看了看筆記本上的畫,又接著說。
  「妳在等他吧,他會出現嗎?」她熟練的為我把水杯斟滿。
  「我也不知道……」
  「嗯……」她對我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便退了下去。
  我看了看時間,己經八點多了,他也差不多到下飛機了,我想應該
不會再等太久才對。
  咖啡杯早已見底,微醺著將要枯楬的情懷,我等了又等,都快十點
了,我仍看不到那台熟悉的白色饅頭,他到底會不會來?我開始不斷的
反覆問著自己,看著秒針無情的轉著,像是在提醒我時間正在一秒一秒
的消逝。
  店堣ㄨ陪銴~那般的熱烙,客人少了許多,大概是雨天的關係吧,
玻璃起著濕濕的霧氣,透過玻璃向外望去,世界變得那麼不真實,矇矓
遮住了外頭的世界,也把自己擋在真實之外,我像是遺世之人,那麼的
無助。
  我不斷的給自己加油打氣,我努力的按捺住那焦慮與不安,我一再
的告訴自己再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再等那麼一會兒他就一定會出現
的……
  十一點了,我終於嚐到失望的滋味了,我拎著包包站了起來,我貪
婪的多望了外頭的世界一眼,空蕩蕩的街道,仍滲著微風細雨,但他終
究沒來……
  「小姐,結帳…」我把帳單往櫃台一放,喚著方才那位服務生。
  「要走了?不再等一下嗎?」
  「不了…要來早該來了…」我搖了搖頭,聲音低得像在自言自語。
  她蹙著眉看了看我,一付莫可奈何的模樣。
  「多少錢?」我再一次的催促著她。
  「一百七……」
  我掏著小錢包,攢著零錢,湊足了零頭免得她找錢麻煩。
  「謝謝…有空再來……」她用似笑非笑的神情對我說,大概我的落
寞早已寫滿臉上,所以她才用那種神情對我。
  步出咖啡館,街上沈寂一片,瑟瑟的風刮了起來,我拉著拉衣領,
走在這荒涼的街頭,遠處的紅綠燈影倒映在濕冷的路面染著一片紅光,
淋著細雨,讓冰冷的雨順著髮梢流下,臉龐上交織著雨水和淚水,我分
不清雨和淚來,只是鹹鹹的味覺不斷的由喉頭向上湧著,只知道是很難
過的感覺,除此之外,我實在不知如何形容……
  轉過街角,遠遠的,我看見一部白色的車子,是白色饅頭?!
  我腳步先是停了下來,然後又加速了起來,那個身影似乎是那麼熟
悉的他,我越來越靠近了,我幾乎就要大聲叫了出來。
  就在此時,一個女孩走了出來,她彎下身和車內的人說了幾句話,
便上了車,我杵在那兒傻傻的看著他們,他似乎發現我的存在,他回過
頭來看了我一眼,我心驚膽顫的怔了一下,而他卻冷漠而無表情的發動
了車子便揚長而去。
  我不禁敲了敲自己的小腦袋苦笑著,太胡思亂想了,那根本就不是
大呆,只是個開著一樣款式車子的陌生人罷了,我竟然這般的緊蹦心弦
,頗有窮途末路草木皆兵之勢………
  來到了台汽客運車牌下了,我等了有一段時間,心媔}始擔心著,
擔心那麼晚還有車回台北嗎?看了看手上的錶,十一點四十了,我開始
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冷好冷,也覺得好餓,對街有個便利商店,我橫過了
那個冷清空曠的大馬路,便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不知是不是洩憤的心理作祟,我買了鮮奶、大亨堡和一大堆的零食
,我自己都不知道買那麼多要做什麼?不管了,都到了這個可憐的地步
還有什麼好計較的。
  掏了錢給那仍是一臉惺忪睡意的店員,他遲緩的將所有的東西塞進
了那個綠色的小塑膠袋,打著哈欠把錢找還給我,我拎了袋子便向外跑
,坐在站牌下的椅子上,我打開了大亨堡,把幾包黃色的芥茉全塗了上
去,當我嗆得流淚時,才發現這大亨堡已不像以前大呆買給我的那麼好
吃了,淚還是流著,但不單只是芥茉的原因了……
  當我在這小小的站牌下自我放逐時,我又看到一台停在路邊的白色
饅頭,不知怎麼的,這種車為什麼老會在我眼前出現,令人看了不禁要
難過起來;那車也沒熄火,就看一個人影坐在駕駛座上,透過細雨不是
那清楚,但我驚覺他在調整後視鏡,似乎在打量著我。
  會是他嗎?不太可能吧!?
  我僵在椅子上好一會兒,車子也一樣的僵在那兒,車上的人也沒有
打算要下車的跡象,就這樣耗了一陣子,我還是忍不住的好奇,我走了
過去,不過就在我距離車子不到五公尺的地方,我停了下來,因為我猶
豫了。
  如果不是他的話,那怎麼辦?這樣的深夜,一位少女主動上前搭訕
,別人會怎麼想?會不會對我動歹念?難不成我是被他給盯上的肥羊不
成?我不斷的想著社會版上的駭人消息,我有些害怕,但如果真是大呆
的話,那我又該說些什麼?好似我等了一個晚上,到頭來連個開場白都
沒想好,一個晚上我到底在做些什麼?
  正當我被自己的思緒給逼得進退兩難時,我靈光一閃想到了好方法
,我翻著包包,找到那罐防狼用的噴劑,小心翼翼的握在手心,輕輕悄
悄的走了過去,才到車後,我便可確定那真的是大呆了,因為我看到了
後視鏡中映著一對酒窩……
  我心頭猛然一陣狂亂,我怔了怔,有些遲疑……
  管他的,我心一狠拉開座車門便坐了進去。
  『砰』的一聲,車門順著我的力道發出了沈悶的聲響,我又坐進了
那個以前熟悉但如今有些陌生的座位上了,擋風玻璃下的擺設小玩意都
還是一個樣子,並未因時間而有所改變,我的眼神不敢落他身上,我是
個犯了錯的孩子,我心虛的這樣認為,我只敢偷偷的看他一眼。
  他動也不動的看著我……
  「先生…對不起,因為天晚了,我有要緊的事,可不可以麻煩你送
   我一程,我可以把車錢算給你,不過…要等到明天…」我囁嚅的
說道。
  「可是我也有事要趕時間……」
  「喔…那對不起……」看來他沒那個心了,我的心跌到了谷底,眼
眶又有些濕了起來。
  「等等…妳想要去哪?」就在我轉身準備開門下車之際,他叫住了
我。
  我背對著他,我不想讓他瞧見我流淚的樣子,要走也要走得瀟灑著
,我不要落個如此狼狽的下場。
  「我要去找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妳有男朋友?他是誰?……」
  「我的男朋友,我都叫他大呆……」我依然是背對著他,但眼淚卻
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為什麼那麼晚了才要去找他?」他用不知情的第三者口吻問我。
  「因為…因為…我誤會他了,結果他負氣之下跑去大陸,後來我知
   道了事情的真相,我很後悔便請人替我約他回來,我要當面跟他
   把話說清楚,可是他竟然沒出現,我在咖啡館等了他一個晚上,
   卻沒見到他的人影,我挨著餓淋著雨,一個人冒著危險來到這等
   他,他卻不理我,令我好失望,也好難過……」我一口氣說了一
大串,然後自己卻哭成了淚人兒了。
  「妳很氣他嗎?」他口氣軟化了些。
  「當然…他這個男朋友當得根本就不稱職,那有人因為女朋友的誤
   會就不再出現的,應該要向我解釋清楚,極力的取得我的諒解才
   對啊!」說到這個我就一肚子氣,連哭都忘了,我拭著眼淚,憤
憤不平的說著。
  「小姐∼或許妳的男朋友根本就還沒時間向妳解釋,可能他因公務
   所以才離開了一陣子,況且看妳這個個性,就算他想極力的向妳
   說明,可能也會被妳給轟出來哩!」他也反唇相譏著。
  「是嗎?是這樣的嗎?」我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他。
  「對啊,我看就是這樣,而且妳今天要來等他,妳有和他說過嗎?
   他知道妳要來嗎?妳是打電報還是用電話通知過他了?」他使壞
的眼神,說得我又無言以對。
  他確實是先安排好要去大陸出差的,今晚我要來這的事,他事先也
完全不知情,這…這…
  我不能這樣退縮,我一定要反擊才行!
  「可是他還是個很差勁的男朋友!」我幾乎是握著拳頭對著他說的

  「怎麼說?」他看我這模樣,吃了一驚似的。
  「他和我認識到現在,連句『我愛妳』都沒說過,妳說他這樣稱職
   嗎?而且他當初在淡水也只要求我當他一天的女朋友而已,妳說
   他這叫稱職嗎?他有愛我嗎?」我的手指著他,差點就要戳到他
的鼻子了。
  「有,他有說過!」他漲紅著臉大聲的反駁著。
  「沒有!他沒有!」
  「有!」
  「沒有!」
  「就有!」
  「就沒有!」
  「明明就有!」
  「明明就沒有!」
  我們又開始著那種習慣性的相互否決式的爭論。
  「他從妳第一次上到車上時就有說過了,所以他第二天才會又到巷
   口來載妳,他每天都有說『我愛妳』,只是妳都沒聽明白,妳沒
   聽到而己……」他激動的說,眼神中流露出那種被人冤枉的哀怨
與不平。
  「為什麼我沒聽明白?為什麼我都會沒聽到?……」
  「因為…因為…他都只敢在心堣j聲的吶喊,卻不敢說出口……」
  「為什麼?為什麼你不敢對我說?」我心中泛著一絲的悸動。
  「…………」他只是紅著臉,悶不哼聲。
  「你快說啊!」我催促著他,但他就是死也不說。
  在一陣拉扯之間,我的包包從我腿上掉了下去,撒出了一堆東西。
  「咦!?保險套?!」他彎著腰檢起上次我不慎誤買的保險套。
  他一臉怪樣子,拿著在我眼前晃了晃,他眼睛瞇的都彎了,然後笑
嘻嘻的對我說著奇怪的話。
  「我來檢查檢查……」他打開盒子端詳著,不知在搞什麼鬼?
  「怎麼少了二個?怎麼少了二個?!是誰?……」他驚呼著。
  「你在說什麼瘋話啊………」我都快傻掉了。
  「妳是處女?」他有膽怯的問。
  「張志浩!你這傢伙……」我氣的一拳打在他的頭上,又接而連三
的打著他。
  「別打了!別打了!我是開玩笑的啦!保險套一個都沒少啦!我說
   妳是醋女,吃醋的醋啦,說妳很會吃醋嘛!……」他遮著頭說。
  「你很討厭耶!那你是醋男?」這討人厭的傢伙,老講些莫名奇妙
的話來刺激我。
  「對啦!對啦!我是醋男啦,這樣可以了嗎?別再打我了。」
  「哼……」
  「喂∼你們兩個很吵耶∼」
  「哇∼」後面突然傳出聲音,嚇得我差點魂飛魄散,連忙抓著大呆
的手臂。
  就看到一個女人披頭髮的出現在後座,天啊!難道是貞子出現了?
  「妳見鬼啦?!」
  我仔細定神一看,竟然是若梅,她怎麼會在車上?!她什麼時候上
車的呢?
  「妳怎麼會在這?…」我指著指若梅,但詢問的眼神卻落在大呆身
上。
  就看到大呆一眼訕笑的攤了攤手,一付要問妳自己去問她的樣子。
  「怎麼?不歡迎我啊?告訴妳,要不是我,今天妳準會回不了家的
   ,而且妳和志浩的誤會也不會解開,所以我是大功臣耶!」若梅
不先回答我的問題,倒是先邀起功來。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真是越聽越糊塗了?!
  「快十點的時候,我擔心他這傢伙會不會出狀況,就打了電話給他
   ,結果他老大因和客戶多聊了會兒,便改搭另一班次飛機回來,
   我看大事不妙,才和他說了妳在等他的事,然後我從台北開車過
   來和他會合,妳就不知道陪他去領車的時候,他對我有多凶啊,
   我差點給他罵到耳朵長薾了,到了咖啡館問明珠,她說妳很傷心
   的走了,還哭了,他就更凶了,我看差不多是想要打我了…」
  「明珠?是那個服務生嗎?」我插嘴問。
  「嗯,沒錯!然後呢,他一路開著快車到處找妳,我嘛就覺得累了
   躺在後面睡著,不知睡了多久,就聽到有人很噁心的說什麼都沒
   講過你愛我啊,什麼保險套啊,還有什麼是不是處男處女的…」
她一口氣講了那麼多,原本聽她像是講故事一樣,讓我咬著手指聽得津
津有味的,但到最後,我的臉覺得辣辣的,大呆呢?我看他的臉色也好
不到哪去。
  「對不起!看來給妳添麻煩了……」我不好意思的說。
  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聽若梅這樣把整件事說得那麼清楚,我頓時明
白,是我自己太任性了,錯怪了大呆,也沒設身處地的為他想過,更沒
想過他的感受,我何止是讓大家麻煩而已……
  「妳是給我帶來不少麻煩,但是有人卻是甘之如飴的喔∼」她看了
大呆一眼,擺明就是說他嘛。
  大呆從剛才就一直沒開口,只顧著聽,好像沒他的事一樣?!只是
盯著我看。
  「好了!這下大家話都說明白了,可以皆大歡喜的回家了嗎?」若
梅伸了個懶腰,趴在椅背上笑著問。
  「才不要……」我搖了搖頭。
  「還在生我的氣啊?……」大呆看了我一眼,不解的問。
  「………」我側過頭去不說話。
  「倩琳,不會吧?我講了那麼久,妳還沒原諒他啊?那我豈不白白
   浪費了好多口水?」若梅也跟著急了起來。
  「我才不要回去……因為…因為他以前說過,要帶我去吃淡水阿給
   的……」我轉過頭來對俏皮的對他伸著伸舌頭。
  「厚∼故意耍我……」他伸出手來,搔我的癢。
  「別弄了…哈…哈…會癢…別弄了…」我左閃右閃的躲著。
  「二個白痴……」若梅無力的靠在後座上,輕輕的嘆了口氣。
  「對了!對了!那個你不敢當著我的面說『我愛妳』三個字的原因
   是什麼?快告訴我!」當他把車子緩緩開動之際,我突然想起剛
才那個話題,我想對每一個女孩子而言,那都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
非得弄個水落石出不可。
  「不能說!」
  「能說!」
  「不可以說!」
  「可以說!」
  「我偏偏就不說!」
  「我偏偏就要你說!」
  最後我是掐著他的脖子搖著,我想要聽他親口告訴我個理由。
  「唉∼你們二個又來了…」
  「喂∼你們別再亂來了!車子都在蛇行了啦!救命啊!救命啊!我
   不該上車的,我真是誤上了賊車……」
  外面依舊是細雨霏霏,也依舊是那麼冷寂,但車內卻是我和大呆一
陣陣的笑聲,以及他暖暖的笑語,我已由外頭的冷清又回到了生命的熾
熱,前方的夜不再是那麼黑暗,因為黑暗的前面有著一片亮麗的曙光在
等著我,以及我的他……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