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那還想什麼啊?快打開看看嘛!」碧茹給弄的心癢癢的,迫不
及待的催著我,嘿∼那這麼容易啊,我還故意把信舉得高高的,就是
不想拆開來。
  這下碧茹和憶玲可饒不得我,硬是把我的手給拉了下來,憶玲還動
手搶信了;所以啦!別以為只有男生粗魯,在只有女人的地方,袪掉了
女人溫柔的一面外,可以看到女人凶殘的一面啊!
  「喂∼喂∼那是人家寫給我的咧……」信硬是給憶玲給扯了下來,
要不是怕信給撕成兩半,我才不會鬆手。
  「那給不給人看嘛!」憶玲亮了亮到手的信,乖張的說。
  「看就看嘛!誰怕誰啊,又不是第一次收男生寫的信。」我的好強
心也給激了起來。

  若蓁妳好:
      我想妳第一個疑問就是我怎知道妳的名字?其實我注意妳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了,當然,我只能在妳的身後默默的看著妳
    ,關心著妳。
      我想妳的第二個疑問就是想知道我是誰?我想我先形容一
    下我自己,我不是很高眺,有一百七十多,資管系三年級,我
    喜歡運動,尤其喜歡爬山,也愛聽音樂,妳呢?
      接下來是第三個疑問,我想要做什麼?妳猜猜看好了,猜
    我會想做什麼呢?如果妳想知道的話,不妨今晚十點,到夢湖
    涼亭,妳可以當面問我,而我一定會給妳一個滿意的答覆的。
    
                         大男孩 

  「喲∼賣弄文筆啊!」憶玲的嘴張的大大的,略帶諷刺的語氣,有
點爆笑。
  「嗯…我看這男的是心理系的。」碧茹畢竟穩重得多,不似憶玲這
般尖酸,倒是思忖著對方的來歷。
  「拜託喔∼妳還猜什麼系的人幹嘛,這人擺明要追若蓁咧,還有什
   麼好猜的,還噁心的說什麼,我一定會給妳個滿意的答覆,哇!
   我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憶玲時而學著文藝片中的男主角深
情款款,時而又像個丑角的逗笑動作,令我和碧茹笑翻了。
  「況且,他上面明明就寫了『資管系三年級』妳眼睛脫窗啦?」憶
玲又補充了一句。
  「對喔∼」碧茹像洩了氣的皮球般。
  「憶玲,我真受不了妳,人家是寫給我的,又不是寫給妳,妳幹嘛
   那麼激動啊?」我用面紙擦著眼角笑出的淚說著。
  「喂,我們是同寢室的嘛,我不關心妳要關心誰啊?」憶玲一付好
心沒有報的抱怨表情,令人莞薾。
  「好,小姐,我知道妳關心我,是我不對,可以了吧!」
  「哼,這還像點人話。」
  「好了,好了,別耍嘴皮子了,接下來妳要怎麼辦?」碧茹話峰一
轉,又把問題給轉了回來。
  「………」我低頭不語只是呆呆的看著這粉紅色的信,不是我動了
心,而是好奇吧!一個字跡娟秀的男生是個什麼樣子的人?我真好奇。
  「怎麼?動凡心啦?」碧茹看我杵在哪老半天不說話,以為我動心
了,連憶玲都停止了呱噪,只是睜著大眼看我。
  「妳們這樣看著我幹嘛?」我被四隻眼睛盯得渾身不自在。
  「要不要去看看啊?」憶玲這傢伙老是出餿主意。
  「不要!」我斬釘截鐵的拒絕了,因為我想到上次憶玲把對方整得
很慘的事,那男生被我們吃得破產了,所以我可不想再耍這一套。
  「那就沒戲唱囉,真是可惜啊可惜。」憶玲唉聲嘆氣的,真是搞不
清楚她腦子埵b想些什麼?
  「妳發什麼神經啊,我才不去咧,萬一他以為我對他有意思怎麼辦
   ?到時候妳當人家的女朋友啊?」
  「說不定對方是個有錢有閒又有品味的大帥哥哦?」
  「不對啊!下午我看過他了,他慌張的跑掉…不過我現在怎想不起
   他的樣子了呢?…可見他一定長得不怎麼樣,不然我怎麼連一點
   印象都沒有了。」我反覆考慮著,下了個結論。
  「不去就不去,那就算了吧!」碧茹看我們爭吵著,馬上扮著和事
佬來調停戰火。
  「妳們倆個如果還要繼續鬧下去,我可以保証,明天的考試一定玩
   完了。」
  哎啊!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那還有什麼時間吵了,書都還沒看,
我和憶玲馬上就停火,開始捧著書唸了起來,但不知怎麼搞的,周公特
別喜歡我的樣子,也不知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當我醒來時,天都亮了,我問憶玲為何不叫我起來唸書,她卻說我
睡得和死豬一樣,叫都叫不醒,而且還說我會打呼;這算什麼同學什麼
室友嘛,根本就是害死我哦!但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好說的,只好求上
天可憐我,讓題目出得超簡單,給我高分啊!不然可慘了。
  正所謂天意不可違,老天果然是遺棄我的,題目不但難,而且是超
難,我坐在椅子上不知抓掉了多少頭髮和抓下了多少頭皮屑,答案卷上
就是擠不出幾個字來,我開始懂了什麼叫欲哭無淚的心情了。
  「憶玲,妳考得怎麼樣?」一下課,我馬上追問她,想了解一下她
的戰況如何。
  「…………」
  「哈,看妳一臉大便的樣子就知道了,這下我有伴了。」我開心極
了,就看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我更樂了。
  「小四,你會不會寫啊?」
  「阿川,你會不會啊?」
  我忙著到處問別人,結果我發現大家都不會寫,我心情一下子就好
了起來,我想我昨晚還真的賺到了咧!我得回去燒香謝謝周公了。
  下了課,我走在校園內,心情真是輕鬆極了,我想著今天憶玲的表
情就好笑,忍不住當街嗤嗤的笑了起來,我踏著輕盈的腳步回到宿舍時
,習慣性的看了看信箱。
  「咦?又有一封信?」我又看見了淡粉紅色的信封,上面仍是漂亮
字跡書寫著我的名字。
  我環顧左右,相確認一下那個我不知長相的男孩還在不在,空盪盪
的迴廊沒有半個人影,我把信取了出來,夾在我的書中,快速的跑回房
間。 

  若蓁妳好:
      昨夜妳沒有來,我想妳大概有事耽擱了,沒關係,我不氣
    餒,今天我依然在老地方,老時間等妳。
      我真的得希望妳能抽空前來一趟……
        
                         大男孩 

  我看著完信呆呆的坐著,我把信給放在抽屜堙A我想我不會去赴約
的,感情的事我不想再碰,我也厭煩了這種無聊的男生愛女生,女生愛
男生的遊戲,至少在畢業前,我是不會去談感情的。
  「喂!妳在發什麼呆啊?」憶玲冷不防的出現,真是嚇我一跳,幸
好信已經收起來了,不然這小妮子可又會沒完沒了的。
  「沒有啊,我在懺悔昨天沒好好看書嘛。」我編了個超世紀的爛理
由,真不敢相信這會是由我嘴巴說出的話。
  「妳發燒啦?!」她瞪著斗大的眼珠,看著我。
  「呸∼呸∼呸∼燒妳個頭!別亂咀咒人。」
  「那妳怎麼那麼不正常?」她仍是追問著,有點煩人。
  「好了啦妳,問犯人哦?再問我打妳!」
  「大人饒命啊?我是關心大人的身體啊,小的別無惡意,請大人明
   察啊!」這傢伙又開始發神經了。
  我做勢要打她,她卻一溜煙似的跑了出去,邊跑邊笑著說要我追她
,我才跑了二步便喘得要命。
  「不鬧了,好累喲∼」憶玲也是上氣不接下氣的。
  「我們現在要幹嘛?」我發現二個神經的站在校園中,冷風一吹,
我冷得直打寒顫。
  「我們去逛逛好不好?」
  「不會又要去書店了吧?」
  「今天不去書店,我們去咖啡館坐坐好不好?去享受一下那種悠閒
   的情調如何?」她開始幻想著。想像自己像個美麗的公主般的輕
盈曼妙,但她可能沒想到,她的那付超厚眼鏡,硬是把那種美好畫面破
壞掉了。
  「喂,喂,喂,妳別再轉圈子了好嗎?」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啊妳去不去嘛?」
  「好啦!」
  反正陰天打孩子,閒著也是閒著,況且今天考場大失利,該給自己
一個好理由去放鬆心情啊,所以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不過,心頭還是有些惦著晚上十點的夢湖涼亭…………
  「妳覺得這怎麼樣?」打發完侍者,憶玲壓下聲音輕問。
  我看了看四周,有些昏暗的燈光搭配著深色的裝簧,店內還擺設一
些小裝飾品,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嗯…還不錯,蠻有情調的。」
  我輕輕倒著白色的奶精,我喜歡看它在咖啡中旋轉,小小漩渦令人
遐想,像愛情般令人目眩,而漩渦的中心又像極我目前靜止不動的心,
在動與不動之間竟只是一線之間啊。
  「在想什麼?」憶玲推了推眼鏡問我。
  「沒什麼……」
  「咖啡是用喝的,不是用看的吧,嚐看看這家的手藝如何,說不定
   我們又會多了個聊天的好地方哦。」
  「嗯……」我放下了精緻的小湯匙,啜了一口,一股香滑頓入腦門
,很醇的口感,我愛這種感覺。
  「問妳一件事。」
  「什麼?」她的模樣透出些許古怪,不過她有這樣的表情,八成是
要問我一些比較秘密的事了。
  「以前老聽說妳有過男朋友,為何從沒見過他人呢?」
  「………」我怔了一下,報以一絲苦笑,我端起杯來又啜了一口,
眼神卻是望向窗外的。不是不願告訴她,而是心情一下子變得紛亂,不
知如何說起。
  「怎麼,以我們手帕交的感情還不能說喔?」她悄皮的說著,卻沒
看出我的難處。
  「他是個大我十歲的男人……」我頓了頓,喝了口咖啡。她目不轉
睛的等著我繼續下去。
  「那年我才十七歲,是個高二的學生,他是我補習班的導師,他很
   關心我,常會在課後為我複習功課,日子久了,我和他之間有種
   微妙的感覺,一開始時我自己還不太相信,後來我發現我竟愛上
   他了.…..。」
  「那他呢?他有愛上妳嗎?」她托著腮幫子,聽得入神,見我停頓
馬上接著問。
  「妳猜看看。」我捉狹的反問她。
  「小姐,是妳的故事咩,我怎麼會知道啦,快點繼續啦。」
  她不耐的催促,我倒是氣定神閒的吃了口黑森林蛋糕,她嘟著嘴用
乞求的眼神看著我,令人無法不去滿足她的好奇心。
  「嗯…他說他也愛上了我,不過我知道,我們年齡相差實在太多了
   ,每次約會都要偷偷摸摸的,所以啦就散了。」我簡單帶過,繼
續吃了口蛋糕。
  「就這樣?」憶玲眼珠子瞪得快掉出來似的。
  「嗯,不然妳想要怎樣?」看她那付失望的表情,我笑著回答。
  「怎麼中間跳過那麼多啊?妳一定有好多好多的內容有說出來。」
這小妮子不笨嘛。
  「有些事放在心埵^憶比較好。」
  「算了算了!」她比了比手,表示也不想追究下去。
  在回宿舍的路途中會經過夢湖,我有股衝動想去看個究竟,只是想
看看他到底是誰,但我還是壓下了我的好奇心,直接回去了。
  撐了一天下來,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課,天啊!用腦過度竟是這般傷
神,我覺得自己累的和一條狗似的,今天憶玲有社團活動,丟下了孤零
零的我,我走著走著,不知不覺的來到夢湖湖畔。
  冷冷的天空把夢湖襯托出一股神密感,水面上偶有魚兒游過的水痕
,我坐了下來,就坐在湖畔,撿著小碎石,丟往湖堙A看著那一圈又一
圈的漣漪不斷的以同心圓的方式向外擴散,心情反而是平靜的,不像那
池春水如此起伏不定。
  「一個人無聊嗎?」
  我心驚了一下,我平靜的心情讓人無端的闖了進來。我防禦性的看
了他。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我口氣是冷冷的,就和天氣是一樣的。
  「你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妳,只是巧合吧!」他聳了聳肩,伸了
伸舌頭,故意要逗我笑似的。
  「巧合?……這未免也『太巧』了吧!」我還特別加重了語氣。
  「天下事原本就這樣沒道理啊!」他說著還自己一屁股坐了下來。
我連忙挪了挪身體。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