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你幹嘛要坐在這堸琚H」我歪著頭問。
  他先是一楞,又轉而大笑,真是莫名奇妙了,八成是個瘋子不成?
  「這夢湖是妳家的?」
  「…………」他問倒我了。
  「那你可不可以不要坐在我旁邊啊!」我有些負氣的說。
  「不可以!」他倒是很乾脆的回答,令我錯愕。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臉皮怎麼這樣厚?」
  「呵∼小姐,我這人沒什麼長處,就是皮厚了些,請多包涵。」奇
怪?他怎這樣自然啊?真是氣死我了。
  「好,那就讓給你吧!」我調頭拾東西就走,留下一臉錯愕的他,
哼!活該!想和我鬥,門都沒有。
  走著走著,肚子開始餓了起來,我想起了那阿婆的蚵仔麵線。肚子
更餓了,我腳步也跟著加快了。
  「阿婆!我要一碗麵線和一份臭豆腐。」我把頭伸進了攤子望著炸
得金黃的豆腐。
  「小ㄚ頭,是妳啊。」阿婆見著我笑了笑說。
  「妳坐一下,東西馬上就來。」
  我挑了個沒人的角落坐了下來,拿了雙筷子把玩著,沒一會兒熱騰
騰的麵線端了過來,我嚐了一口,真是棒呆了,阿婆的麵線最道地了,
蚵仔多又鮮美,而且一碗才二十五元,便宜又大碗,我吃著麵線和臭豆
腐感到無限的滿足啊!
  「妳怎麼吃這種像鼻涕的東西啊?」一個低微的聲音在耳後響起。
  「咳…咳…咳…」我嚇得嗆到了,連連咳了起來。
  我回過頭去一看,竟又是那夢湖旁的傢伙,像極了會忽然出現在身
邊的怪叔叔一樣嚇人,我想開口罵他,但實在嗆的厲害,只能手指著他
卻開不了口;而他一付無所謂的死樣子,更令人生氣。
  「我說錯了什麼嗎?我再告訴妳,臭豆腐的製作過程會產生有害物
   質,吃多了對身體不好哦!」他還特地壓低了聲音怕阿婆聽到。
  「你…你…幹嘛這樣嚇我啊?」我的喉嚨像是吃了麻辣鍋般的難受
,當然面對這怪叔叔更加難受。
  「我只是提出忠告啊,那有嚇妳?」
  「那你幹嘛跟蹤我?」我終於停了下來。
  「跟蹤?笑話了!這是妳開的店啊?就算是妳開的店,我來也是客
   人,不歡迎嗎?」他狡獪的笑了笑。
  「你不說這麵線像…那你敢叫來吃嗎?」我也不敢說出來『鼻涕』
二個字,不過看了一下碗堛瘧挼u,還真有點像……
  「我就愛吃『鼻涕』妳管得著嗎?」
  「阿婆,也給我一碗鼻…麵線。」他鼻涕長鼻涕短的,還真差點說
了出來,那付呆樣逗得我笑了出來。
  「活該……」我用手比了比他,真是痛快。
  阿婆把麵線端了過來,他老兄也不客氣的大啖起來,看得我一傻一
傻的,這傢伙搞什麼?
  「妳怎不吃了?」他嘴還咬著湯匙邊斜看著我問。
  「我…吃飽了,不行啊?」我這是心虛,覺得胃不太舒服,有點噁
心,什麼鼻涕嘛∼
  「哦!」他應了聲,就自顧自的繼續吃麵線了。
  奇怪了,我幹嘛坐在啊?
  我又不用等他啊!
  我欠了欠身對他說:「怪叔叔,您慢用啊,小女子先告退了。」
  「怪叔叔?……喂!不等我啊?」
  我掏了零錢攢給了阿婆,回頭對他扮了個鬼臉。
  去你的,本姑娘我幹嘛要等你啊?
  「若蓁,妳人不舒服啊?」碧茹看著我臉色不太好走了過來。
  「沒什麼,老毛病,胃有點不舒服。」我習慣性的去拿胃葯。
  「謝謝!」碧茹體貼的遞過一杯水給我。
  「我想洗了澡就上床睡覺了。」我報以一個俏皮的微笑,不希望她
太擔心。
  「好吧!早點休息也好。」她摸了摸我的頭,擺出一付老大姐的姿
態。
  「哇!各位好姐妹們,晚上要不要一起去看A片啊?」憶玲衝進房
就是件恐怖的事,更何況還講了個更可怕的提議。
  「A片?」我和碧茹異口同聲的驚呼起來,眼睛瞪的比大的。我的
下巴一定差點掉到地上了。
  「嗯……」她笑瞇了眼。
  「妳瘋啦?看什麼A片,妳知不知羞啊?」碧茹馬上紅著臉大罵。
我在一旁則冷冷的說:「這有什麼了不得的?看就看啊!又不會怎麼樣
,何必臉紅成那樣?」
  「哎啊!若蓁妳這是什麼話啊?」碧茹羞紅的臉轉向我,哇咧∼真
的紅的像蘋果一樣耶!
  「哈∼哈∼哈∼碧茹好邪惡哦,都想歪了,我是說看A拷片啦!」
憶玲拍著手鼓掌,一付整到人的雀躍不已。
  就看到碧茹的臉馬上轉為慘綠,我看她頭上早就冒煙了,她只輕輕
的『吼』了二個字….
  「變態……」
  我早就摀著耳朵笑翻倒在床上,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跑去別人家看片子,這還是長那麼大的頭一遭,看完了都十點多了
,學校都要關大門了;我們三個人急著要回宿舍,所以抄小路跑著,我
心媢妘鉾菕A下次絕不再幹這種傻事了,看個片子那麼辛苦,真是夭壽
哦∼
  跑著跑著,我肚子有點不舒服,隱隱作痛,但慢慢的這感覺卻越來
越強烈,大概吃壞肚子了,我暗忖著,這下可慘了,烏漆麻黑的地方我
可不敢在這上廁所啊,我忍著痛,加快了腳步,我可不想拉在褲子上,
那可丟死人了。
  「若蓁,妳跑…跑那麼快幹嘛?」憶玲喘著氣問我,嘴巴像金魚一
樣的大口大口的張張合合的吸氣。
  「我…我…肚子不太舒服啦!我要回去上廁所啦!」我邊回頭邊說
著。
  「那…那也別跑得這樣…樣快…等等我…」等妳!老娘都快拉出來
了,那有美國時間等妳啊?
  「妳們慢慢跑,我…我先回去了。」
  「小心點……」碧茹也是氣喘如牛。
  「哎喲!我的媽啊…」
  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竟然撞了個跌坐下來,莫非見鬼了?
  「好痛!喂!…起來…起來…你要壓死我了…」
  「啊!?」我才覺得地怎麼是軟的,原來我是壓住了個人啊。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怪叔叔?」我講到第三個對不
起時,才發現被我壓住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夢湖旁的怪叔叔。
  「我接受妳的道歉…不過…妳…妳可以先起來再道歉吧!」他說完
,我才發覺我還坐在他的身上,我像觸電般的立即彈了起來。憶玲、碧
茹也湊了上來。
  「怪叔叔,你晚上不回家幹嘛躲在這媕~人啊?我還以為我撞鬼了
   咧!」
  「什麼怪叔叔啊?…」憶玲和碧茹兩人一頭霧水的對看了一眼。
  「吃鼻涕的女孩,那妳咧?妳幹嘛三更半夜的亂跑?是去當賊還是
   要練習裸奔?」喝∼這小子竟也將我一軍。
  「吃鼻涕的女孩?……」憶玲和碧茹兩人根本就傻眼了。
  「喲∼我記得有人說他就愛吃鼻涕,還問我能把他怎樣呢?不知是
   哪位仁兄哦∼」我睥視著他,我一定要讓他無地自容。另外那兩
個傻眼的女孩也不約而同的看向怪叔叔。
  「妳果然是個好對手耶!」他笑的很奸,這分明是下不了台了,才
會轉移話題嘛!
  「哼∼懶得理你!」所謂窮寇莫追,還是見好就收了吧!況且…我
還有一肚子的大便咧,哪有時間和他抬槓啊。
  我拔腿就跑……
  「喂!我話還說完耶,妳又要走了……」身後的他呼叫著。
  「本小姐沒空!」
  憶玲和碧茹竟還楞在那像二個木頭人似的,真是受不了。
  當我由廁所出來,扶著走廊牆壁慢慢要走回房間時,真的是鬆了口
氣,我終於明白『如釋重負』這句成語的意境了,真的,不騙人,只要
再晚個半分鐘回來,八成明天一定會成為全系的,或者是全校的頭條八
卦新聞了。
  「那個人是誰啊?」我才推開房門,就看到書桌前的二個女人早就
一付嚴陣以等的樣子。
  「我哪知啊?根本不認識。」我把棉子給拉了拉便躺了下來。
  「不認識能對罵成那樣,也真有妳的了。」嘿!碧茹這樣說的有點
言不由衷。
  「喂∼妳們別那麼無聊好不好。」
  「算了!愛吃鼻涕的女孩∼」憶玲學著他講話的樣子。
  「喲∼好噁心哦!我以後真的不敢吃了。」碧茹還作了個嘔吐的樣
子。
  真是受不了她們,我轉過身不想理她們了,我可要睡了。
  不過我眼珠子轉啊轉的,咦!?他怎麼會由夢湖附近跑了出來?難
道他就是那個『大男孩』嗎?不會吧?那個文筆和他的談吐差太多了,
不太像,可是,他在夢湖做什麼呢?會不會是等我到那麼晚正要回去,
剛撞上了我?那麼巧嗎?
  想著想著,一點睡意也沒有了,我看憶憶玲和碧茹也睡著了,我呆
呆的望著天花板,兩個眼睛就是合不起來;我翻下了床坐在憶玲的床頭
看著她,我輕輕的推著她叫著她。
  「憶玲,憶玲,醒醒啊!妳快醒醒啊」我死命的搖著。
  「嗯……幹嘛啦,別吵啦∼」她翻了翻身,抱著被子又要睡。
  「起來!起來!」我掀開了她的被子,她縮了縮身子,冷的醒了過
來。
  「姑奶奶妳又怎麼了?不睡覺在吵什麼啦?」
  「我…我…我睡不著耶!而且肚子有點餓……」
  「妳肚子餓干我屁事啊?不是有泡麵嗎?自己弄啦,別吵我嘛。」
  「我想去外面吃麵嘛,妳陪我去啦,快點啦!」
  「不要啦!我要睡覺啦!」
  「妳不答應,我就吵妳整夜不讓妳睡覺!」我耍賴起來。
  「………」
  「妳陪她去啦!不然連我也不能睡了啦!」碧茹探出個頭說。
  「為什麼是我啦!為什麼……」
  「誰叫妳欠我三次差遣……」我幽幽的說。
  「…………」
  憶玲只好認命由床上不甘心的爬了下來。
  和校工老伯打了聲招呼他就放行了,可見人際關係的重要啊,上次
我買了碗湯給他喝,從此只要是星期一、三、五,對我而言便夜不閉戶
的大同世界了,其實那碗湯還是我不想喝的,就順水人情做一下,沒想
到受益無窮啊!
  「喂∼妳怎麼走路還會蛇行的啊?」我看憶玲走路還會歪來歪去的
,大概是一邊走一邊在睡。
  「妳真討厭,我愛睏死了……」她用手摀著打哈欠的嘴。
  「有沒有人對妳說過,妳卸了菪[上一張睡臉和佈滿血絲的雙眼,
   是最美的時候了。」我打趣著說。
  沒想到她倒是精神為之一振。
  「真的啊?誰說的?是不是建偉學長說的啊?」
  真是白痴中的白痴,連話都不會聽了,還真以為是恭維的話?不過
為了不使她的夢想破滅,我只能死命的點頭。
  「哇∼真的喲!?」她眉飛色舞的跳著,一分鐘不到,簡直判若兩
人嘛!
  我們擠著攤子.叫了餛飩湯,點了小菜,正當我肚子有些暖意時,
耳邊又響起了那怪異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聲音。
  「吃宵夜啊?肚子不痛了?」
  「你是鬼啊?不用睡覺的?……」我想我看了他大概都沒什麼好話
才是。
  「那妳是不是鬼?」他反問。
  「…………」我又輸了,我索興不回答他了,繼續喝我的湯。
  「妳喝餛飩湯啊?」
  我開始擔心了起來,他會不會又說它像什麼噁心的東西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我的話都還沒說完他便打斷我的話。
  「妳不覺得餛飩就像擰過鼻涕的衛生紙嗎?而且妳還叫了那麼一大
   碗,媕Y有好多個耶。」
  他根本無視於我這個『用餐人』的感受,我除了給他白眼之外,也
不知卡在喉嚨中的餛飩該往下嚥還是要吐出來……
  「咳…咳…咳…」我咳的半死,連淚都咳了出來。
  他掏出了面紙要給我,我一看就像是『衛生紙』一樣,打死我,我
也不拿。
  「還好,我沒叫餛飩湯……」憶玲這搞不清楚狀況的女人,怎麼這
樣對我啊?到底誰是她同學兼室友?妳這笨女人,妳站錯邊了吧?!
  「妳又怎麼啦?為什麼每次我一出現妳都要咳得半死咧?」他不解
的望著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