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因為…因為你每次都要說些很噁心的話,令人反胃啊?白癡!」
  「我有嗎?」
  「你就有,先說蚵仔麵線像鼻涕,這次又說餛飩也像,你滿腦子都
   是鼻涕鼻涕的,你自己說噁不噁心?」我氣的拿起桌上的筷子指
著他的鼻子。
  「真的生氣啦?」他倒是不疾不徐的說。
  「對!我生氣了,而且我就要告訴老闆娘,說你講她做的餛飩像是
   包了鼻涕的衛生紙!」我就不信他不怕會被轟出去。
  「姐!有人說妳煮得餛飩像包了鼻涕的衛生紙!」他扯開嗓門叫著
,這令我傻眼了。
  「除了你這傢伙以外,還會有誰這樣說。」老闆娘回頭嫣然一笑,
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哈∼這下棋逄對手了耶∼」憶玲笑得搥胸頓足的,活像瘋了。
  「…………」變態!變態!大變態!我暗暗罵著。
  我真是嘔死了,垂著頭不說話。
  「還生氣嗎?」他低下頭來看我,我撇過頭去,不想理他。
  「妳吃快點好不好,我要回去睡覺了啦!」我氣得嘟著嘴催著憶玲
,她倒是只顧著看我和他的對手戲,還有大半碗沒吃完咧,她趕緊飛舞
筷子。
  「妳真的生氣了哦?」他擠眉弄眼的逗著我。
  「你說咧?」我真是怕他了。
  他起身去拿了汽水回來,為我們都斟上了一杯汽水。
  「請妳喝杯汽水,消消氣吧!就當我向妳陪罪好了。」
  我耳朵有沒有聽錯啊?這可是他唯一的一句人話咧。我眨了眨眼看
著他,有種不太相信的感覺。
  「放心,我沒有下毒的啦!喝吧!」我發覺他講話真的都是一付口
無遮攔的樣子,一定不會有什麼好朋友的,誰受得了啊。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真有點渴了,因為方才咳得半死,又說了一堆
話,還真是想喝耶……
  不管了!我一把拿起杯子就一飲而飲,冷冷的天加上蘇打的刺激,
一股暢快的感覺在喉間散開。
  「大和解了哦!」他笑了笑又我倒滿了汽水,基本上我實在懶得去
答他的話,讓他自己一個人在那高興算了。
  「妳叫方若蓁對吧,我是陳輝雄!」
  「哦∼你好。」我象徵性的應了一下。
  我一直看著憶玲,我用眼神催她吃快一點,她也明白我的意思。
  「我吃飽了,可以走人了!」憶玲腮幫子還鼓鼓的站了起來。
  「哦!那我們要走了,下回見囉!」其實啊,我真是希望能永遠不
見呢。他伸了伸手想說些什麼,但看我們都起身了,就沒說什麼,揮手
道別。
  回到宿舍,我倒頭就睡,可真是愛睏了,沒二下,連憶玲在碎碎唸
著什麼,我都不知道。
  我站在教室外猛打哈欠,真是要命,太晚睡了真是難過,我手上拿
著小鏡子趕緊看看有沒有黑眼圈,左眼,右眼,嗯∼還好,都還算正常
,今晚可要好好的早睡才行。
  才一放下鏡子,眼前杵個人嚇我一跳,我定了神一看,竟然又是他
,真是……
  「嗨!女孩子打哈欠時要用手遮著才對,不然很難看哦!」他用著
和我老爸差不多的口吻。
  「妳這傢伙走路怎麼沒聲音的啊?要嚇死人嗎?」
  「而且啊,嘴張那麼大,不小心會有蒼蠅飛進去哦!」他竟然不理
會我的問題,根本就答非所問嘛!
  「你到底在幹嘛啊?怎麼那麼勞勞叨叨個沒完?」
  「哦!對喔∼找妳是有事的耶!」他像是恍然大悟一般。
  「幹嘛?找我會有什麼好事?」
  「嘿嘿………」他衝著我傻笑,令我毛骨悚然,心堨Л罹B,總覺
得有什麼不幸的事就要降臨我的身上了。
  只見他賊頭賊腦的四處張望,然後壓低了嗓子。
  「想不想賺外快?」
  「賺外快?」我一臉的狐疑。
  「對啊,很好賺的哦!」他露出一絲詭異的笑。
  「我可不賣笑的哦!更別叫我賣身。」我故意裝出畏懼的樣子。
  「拜託!妳以為妳是誰啊?賣身?看妳一付皮包骨,誰會買啊?別
   說笑了。」
  「你說什麼?什麼皮包骨!我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什麼
   叫做皮包骨?我這是真人不露相耶!」這還得了,竟對本小姐曼
妙的身材懷疑。
  他不語打量著我,目光四處游移著,還繞到我身後瞧個不停,我覺
得渾身好不自在,臉也有些發燙,有種被人輕薄的味道。
  「看什麼看啦!別看了啦!」我囁嚅著。
  「果然……露相非真人……」他搖了搖頭。
  「…………」
  「對了!對了!妳到底要不要賺外快啊?」他像個得了失憶症的人
忽然清醒似的大叫了一聲,嚇我一跳。
  「什麼差事?」
  「幫我去一家公司做流程調查。」他說著自己拿了片口香糖嚼了起
來。
  「幫你?」我不太明白,為什麼是幫他咧?
  「因為我的畢業論文要用啊,笨∼」
  「論文?什麼論文?你是……」我不太相信他這傢伙會是研究生。
  「嘿……別狗眼看人低,我是研究生啊!」他得意的笑了笑,還吹
了個泡泡。
  「唉∼台灣的教育真的是完了,連你這種角色都可以混到碩士班,
   我看台灣的教育大概沒救了。你看你自己,一付吊兒啷噹的樣子
   ,那像個研究生?我看過的研究生都斯斯文文的,至少講話也都
   很有禮貌,談吐得宜,但這些在你身上都看不到,真不知道你的
   指導教授是哪一個,他一定是有什麼把柄在你手中,不然怎麼會
   收了你這樣的學生咧……」我硬是把他給貶下去,那種感覺真是
痛快,這一陣子的怨仇,今日終於得報了,真是過癮啊!
  「妳講完了?……」
  「講完了!」
  「口渴不渴?……」
  「你不提還好,是有那麼一點耶。」
  他轉身就到旁邊的販賣機投了飲料遞給我,我也毫不客氣的喝了起
來。
  「那妳答應幫我了嗎?」
  看了出來,他為了要我答應,可是把我所有的數落都忍了下來,那
模樣夠好笑的,不過我也覺得自己好像有點過份,我盤算著,就幫幫他
吧,不過可沒那麼容易,總要給個好理由來說服我。
  「有什麼理由我要答應你啊?」
  「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才認識沒多久,我們不太熟,這理由太牽強,不算好理由!」我
又喝了口飲料,看看他有些焦急的樣子,心中暗笑著。
  「那…為了培養出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供獻的有為年青人。」他
看了看我。
  「對國家、社會更有供獻的人滿街都是,而且不會比你差,這也不
   算好的理由。」我搖了搖食指。
  「…………」他開始來回踱步著,我索興坐在欄杆上等他的理由。
  「有了!有了!」他停了下來。
  「我的研究會使妳也有機會學習,這樣妳也會成長,這是個雙贏的
   局面,如何?」他喜孜孜的望向我來。
  「你以為我在兩岸談判啊?還什麼局面,這也不成理由!」
  他垂著頭,像洩了氣的球………
  「最後一個理由,每小時一百二十元的酬勞……」
  「妳是不是要說那麼俗氣的理由,太市儈,根本不是理由?……」
  哇塞!一小時一百二,麥當勞也沒那麼好賺啊,這個理由可是所有
理由中最令我心動不已的勒!
  「看看你,那麼沮喪做什麼?我又沒說一定不幫你,我只是逗你的
   啦!況且我們是朋友嘛,雖然比你好的人可能很多,但我相信只  
   要你努力,一定會比別人更好的,再說我也可以藉著這個機會了
   解學校以外的實務,對我的未來也會有很大的幫助,基於這些理
   由,本小姐決定幫你了。」
  哇∼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套用廣告詞:
什麼樣的謊才叫好呢?撒得漂亮、撒得瀟灑、撒得清楚、撒得精彩、撒
得出色、撒得無懈可擊、撒得暈炫復發、撒得頭皮發麻、撒得目瞪口呆
兩眼發白、撒得哭天喊地口吐白沬!
  我的天啊!什麼謊撒得這麼好啊?
  啪啦!就是我撒的謊。
  他識不破我,一次OK!
  「你答應了?」他這一聲驚醒了還沈醉在孤芳自賞中的我。
  我點頭如搗蒜的應和著,還擠出一個自認最有殺傷力的天使笑容。
  「謝謝!謝謝!……」他顯得十分的感動。
  男生這樣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我看他差點沒熱淚盈眶……。
  「好了!別客氣了,不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勒?」
  「哦!以後每週二天,星期六、日,大約三個月的時間。」
  「啊!星期六、日哦?那…那不就沒假日可言了嗎?」有些心疼,
那可是我玩樂的日子咧。
  「對啊!因為妳要上課,而我現在一週會有二天在那上班,其他時
   間我也還有課要上,只有星期六、日我們才有法子去調查嘛。」
  「那…好吧……」有點不甘心,但想想他說的也有道理,看來錢真
是不太好賺。
  「就這樣說定了,星期六我來接妳。早點起床哦!八點鐘校門口見
   ,別遲到了。」他把手插在褲袋堙A高興的向我道別。
  「哦∼知道了!」
  看他走遠了,我楞在原地,想不明白,我剛才是中邪了嗎?我幹嘛
沒事要賺那一點點小錢而損失三個月的休假日勒?真是糊塗,嘴太快了
,就沒有好下場………
  「若蓁,妳在幹嘛啊?怎麼站在這不進教室?」嘟嘟經過我的身邊
看我傻傻的站著,便停下腳步問我。
  「嘟嘟,是不是所有聰明的女人都會有短暫不聰明的時候?」
  嘟嘟推了推眼鏡看看我,一付不屑的樣子。
  「放心,對妳而言,妳不聰明的時候一定比妳聰明的時候多太多了
   ,不然妳也不會已經過了上課時間,還傻傻的站在這,和一個已
   經遲到的人在講話了。」
  「什麼?!己經上課了哦?」我果然看到走廊上空無一人。
  哇∼我們對看一眼,趕緊拔腿就往教室衝。
  陳灰熊,你給我記住,下次非剝了你的熊皮不可!害我遲到………
  星期六的早晨,天空還是灰灰的,我拉著夾克的衣領,把脖子給縮
著,好冷啊,我不時把雙手放在嘴邊呼著氣,藉以取暖,這時如果和廣
告一樣有個關東煮不知有多好……
  「早啊!」陳輝雄走了過來,手上還拎了早餐。
  「給妳的。」他把早餐塞給了我,我抬著頭看他。
  「放心,現做新鮮的,包證不會讓妳拉肚子的。」他狎笑著。
  「啊!你在指那天晚上的事嗎?」
  「妳自己心埵頃ヾA我就不明說了。」
  「你這個人,我才有那麼一點點的感動時,那感動馬上就消失了。
  」我說的可是良心話。
  「少來了!妳會感動?那不就和六月雪一樣。」他嗤之以鼻不屑的
表情真是溢於言表啊。
  「什麼六月雪?」
  「就是不可能的事啦∼」
  哇咧∼真想打他,但想想他可算是我這三個月的老闆,算了,一切
要以大局為重,戒急用忍啊,忍耐…忍耐…
  機車由他來騎,我安份的坐在後座,平常都是自己騎車載人,沒想
到今天倒反過來讓人載了,那種感覺真是不一樣,真是恐佈,看他鑽來
鑽去的樣子,讓我捏了把冷汗。
  「大哥…時間還早嘛,騎…騎慢一點。」不是我講話結巴,而是他
左彎右拐的,一下加油門,一下又煞車的,讓我的話都變得像收訊不良
的大哥大一樣斷斷續續。
  「安啦!我技術一流的啦!」他略為撇過頭來,丟下一句自以為可
以安定民心的傻話。
  「…………」好耳熟哦?那聽過勒?啊!我這才明白憶玲坐我的車
時那種心情了…。
  吱∼吱∼吱∼
  一陣刺耳的緊急煞車聲,我整個胸口撞了上去……
  「笨狗!去去去……」他趕著早已嚇壞的狗兒。
  而我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想藉機吃我豆腐?而我的胸口可真痛耶,搞
不好還得了內傷。
  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命像是給撿了回來。
  「好大的廠房哦!」我驚訝極了,活像個劉姥姥進大觀園。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