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這還不是總倉勒?台中、高雄都還有分倉。」
  停好了車,他示意我跟著他走,我就乖乖的走在他的身後,只是好
奇的我還是放眼四處張望著。直到我不經心的撞上他的背才停了下來,
搞什麼啊?我正納悶好端端的幹嘛忽然停下來。
  「經理早!」他向個瘦瘦的中年人打了聲招呼。
  「早,咦?你女朋友啊?」中年人對我笑了笑,我卻不知該如何回
答才好,真尷尬。
  「經理你看她像我女朋友嗎?」他回頭看看一付窘狀的我,充滿調
侃的意味。
  「不是嗎?!那對不起了!……」經理忙著向我道歉。可是這又讓
我更加尷尬了,那經理看我的宭樣更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了,我們到辦公室談吧!」
  走上了樓梯,我們來到了三樓的辦公室,我有點納悶,星期天怎麼
會有那麼多人在上班呢?難道大家都不用放假的嗎?我忍不住自己的好
奇心,我拉了拉他的衣角。
  「為什麼星期天有那麼多人上班啊?」我還刻意壓低聲音問。
  「因為這堿O輪班制的,所以都有人在上班。」他回過身來笑著。
  「原來如此……」
  等大家聊了一會,我才明白,這家公司要做業務轉型,所以要先調
整內部作業,而那頭灰熊的指導教授又剛好和這公司老闆認識,所以囉
就讓灰態先生來這協助了,看來這傢伙不用怕畢了業沒飯吃了。
  「若蓁,等會兒妳就從這開始記錄他們工作時的一個動作。」他攤
開了一張密密麻麻的流桯圖,複雜的和蜘蛛網一樣。
  「這,這流程太複雜了吧?」我驚呼著。
  「對啊!所以才要改善嘛!」
  「那直接改不就得了,幹嘛要我記錄什麼時間?」
  「記錄時間是為了知道整個流程中每一個作業環節所要花掉的時間
   是多少,這樣才能知道整個服務週期要多久,這都只是了解現況
   而己,這些沒調查出來,可能就不知道真正的問題核心是什麼了
   ,談改善和調整作業流程就太空洞而不實際了,這樣妳明白了嗎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下巴差點都要掉到地上了,現在才明
白他口才不差勒!我死命點頭。
  至於明不明白。
  明白?那才真的見鬼了,他講了一大串,有的話我根本就不懂,管
他那麼多做啥?反正他說做什麼我乖乖做就是了。
  好無聊啊!我拿著馬錶,一次又一次的統計著那些動作所花費的時
間。
  「嗯!28秒…」我把第十次的數據記錄在表格上,馬上開始用計
算機計算這個動作十次的平均秒數,我低著頭細心算著。
  「認真的女人最美喔!」不知何時,他走到我面了。
  「怎麼?你難不成在監視我不成?」我沒氣的說著。
  「我總要對經有所交待的,總不能帶一個會混水摸魚的人進來吧!
  」他也不服輸的回我。
  「好了,別和我抬摃了,吃飯了。」他對我招了招手。
  中午吃便當,這可是我一次在工廠埵Y便當,那種感覺好像保力達
B的廣告一樣,說不定他等一會兒還真的會拿一杯給我勒……
  回到宿舍,我一進門就住床上一躺,整個人癱掉了。碧茹和憶玲原
本打打鬧鬧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回來啦!」
  「嗯……」我把頭埋在枕頭堙A所以聲音顯得悶悶的。
  「來∼我幫妳馬兩節!」憶玲說著人就跳了上來,死命的抓著我的
肩膀。
  「媽啊∼痛…痛…憶玲…妳…別抓了……」我馬上抬頭叫著。
  「哎喲∼別哀嚎了,忍耐一下,過一會兒妳就不會呼天搶地了。」
  「不要…不要…妳快下來啦!」她壓在我的腿上,我跟本就翻不了
身,活像隻烏龜似的。
  憶玲看我痛苦的表情,也只好罷手了。
  「怎麼會累成這樣啊?」碧茹不解的問我。
  「一整天走來走去的,忙著記錄,從早上到下午下班耶,有多累妳
   們知道嗎?」我抱怨了起來。
  「天啊!我們的大小姐竟然要去做那麼卑微的工作啊!」任何一個
白痴都聽得出來這絕不是句恭維的話。我瞪了她一眼便下床去洗澡了。
我可得好好沖個熱水澡,好好按摩一下我那二條可憐的小腿。
  假日真的都沒了,就這樣除了上課,就是上班,我開始明白老爸賺
錢的辛苦了。還好我是個女生.將來可以找個有錢的老公嫁了,我才不
用那麼辛苦的工作。不過我開始發現輝雄這個人除了不修邊幅,講話有
些刺耳之外,人倒是還不錯。
  「若蓁,這是妳的薪水。」輝雄遞過了一個薪水袋給我。
  「領薪水了哦?」我伸了伸接了過來,真是不太相信耶!我竟然賺
到生平第一份薪水了。
  「對啊!這是妳的血汗錢,流血又流汗賺來的錢哦!」他笑嘻嘻的
看著我。
  「真的是流血又流汗賺來的耶。」我喃喃自語著。
  「請客∼請客∼」他在我耳邊嚷嚷起來。
  「你幹嘛啊?你自己不也發薪水了嗎?而且你一定比我多,所以該
   請客的人應該是你才對吧?哪輪得到我這窮女人請勒!」我立刻
予以反擊,開玩笑,想揩我的油啊,那有這麼簡單。
  「好啊!今晚就請妳看電影、吃飯。」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而
且幾乎在我話一說完的千分之一秒回話,著實讓我意外。
  「…………」
  「怎麼?有問題嗎?」他歪著頭看我。
  這下可好了,說要他請客的人是我,我好像也沒什麼理由不答應,
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好久好久沒有和男孩子單獨去看電影、吃飯了,也不知怎麼的,不
知自己在彆扭什麼?老是心神不定的,在工廠也是這個樣子,和那些作
業員混得比較熟一點了,照理說應該可以比較輕鬆,但老是會很繄張,
總要等到他出現在我身邊,對我說上兩句話我才會比較安心,這種感覺
好討厭,真的好討厭……。
  「想吃點什麼?」他明明就把機車停在三商巧福前面,還故意這樣
問我,真是小氣。
  「我想吃鮑魚啦!」我故意應他一句,只見他腳滑了下,擺出個差
點跌倒的樣子。
  「不會吧!?」
  「怎麼?請不起啊?」我嘟著嘴。
  「是請不起,妳知道嗎?根據醫學報導,現代人吃的太好、太油膩
   ,對身體是很不好的,會過度肥胖,易導致糖尿病、高血壓、心
   臟病,所以還是吃清淡一點比較好。」他說的得意洋洋,一根食
指還比了比加強語氣,說了一大串,竟都不會喘。
  「還有咧?……」
  「剛才說的那些病症都是名列十大死亡疾病,是很可怕的,所以大
   家平時要多注意飲時,多吃蔬菜水果,少肉,生活起居要正常,
   更要有充足的睡眠,不可以熬夜………。」他足足講了有三分半
鐘,我真是懷疑,他為什麼不去唸醫學系?而去唸理工……
  「喂!…到底要不要吃飯啊?」在他興頭上,我好不容易才插了句
話。
  「人家都站在這有五分鐘了耶!」我比了比手錶給他看。
  「喔∼喔∼這…這…」
  「算了,就吃這間吧!應該不會太油膩吧?吃了不會中風吧?」我
故意瞄了他一眼挖苦他。
  「呵呵……」他抓著頭傻笑,像個二楞子似的。
  服務生很快速的己經把我們點的牛肉麵送來了,我還特別點了韓國
泡菜、皮蛋豆腐、燙青菜、荀干,才二個人吃而已,就弄得滿滿一桌的
,不過最重要的當然是酸菜啦!我每次都要加上好多好多的酸菜,有時
那個服務小姐都會給我臉色看勒。
  「若蓁,我告訴妳哦,這家的麵條……」他低下頭看服務生不在附
近細聲的說,這種情景好眼熟……
  「不要…你不要講,不要…我會吃不下的…」我急得連在嘴堛瘧
都還沒吞下去,就揮舞著筷子,伊伊嗚嗚的要他別再說了。
  「有什麼不能說的嘛?」他抬起頭來傻傻的看看我。
  我又覺得喉嚨有點怪怪的………
  「我說啊,這家的麵條好Q哦!真的好好吃。」說完他狡滑的看
看看。   
  「這有什麼好講的……神經病…」我拿起紙巾擦了擦嘴。
  「妳知道嗎?妳生氣的時候好可愛喲。」他索興放下筷子,手肘靠
在桌上看著我。
  「妳幹嘛啊?吃飯不吃飯,講些有的沒的幹嘛?」
  「好∼好∼快點吃,吃了好去看電影!」他又拿起了筷子吃著。
  「真是受不了你耶……」
  七點多的電影,人很多,排隊買票的隊伍拉的很長,看了就怕,真
怕我們排了個半天,等輪到票剛好賣完,那就吐血了。
  排著排著腳都有點酸了。
  「前面有人插隊耶!」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說。
  順著他的手指之處,我看到一對情侶模樣的年青人毫不在乎別人異
樣的眼光,神情自若的閒聊著,真是把我氣壞了。我不顧輝雄的攔阻就
走上前去。
  「喂!你們怎麼可以……」我話都還沒說完,那女孩回過頭來,她
一臉的錯愕,我也一臉的驚訝。
  「完了!這下可糗大了……」輝雄在一邊笑得差點不支倒地。
  不用說,周遭的眼神全集中了過來。
  「怎麼會是妳啊?」那女孩問口問我。
  「喂!憶玲,這才是我該問的吧!妳怎麼會在這堙H」我瞄了一眼
在她身邊的男孩,咦?好眼熟哦!哪見過勒?
  「他是?……」
  「他是我男朋友嘛!」憶玲拉了拉他的臂膀挽著,整個人都笑開了
,很是陶醉的樣子。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那個男的就是書店的店員嘛!好哇!原
來這女人常逛書店是別有目的。
  「妳咧?不會一個人來看電影吧?」她瞄了瞄輝雄,正和我瞄她的
男友是同樣的眼神。
  「哦!我在這堙I」輝雄倒是自動站了出來。
  「嘿嘿∼若蓁,彼此彼此哦!」她比了比手指狎笑著。
  「少囉嗦!我是要問妳幹嘛插隊啊?妳太沒公德心了吧!」我恍然
想起我的正事還沒辦咧,馬上義正嚴詞的質問著,我看一些排隊的民眾
差點沒拍手叫好起來。
  「是嗎?我們插隊了嗎?」這小妮子還給我假仙。
  「少來了!妳以為妳是水仙啊?還裝!」
  「憶玲,我們去後面排隊吧!」她那男友倒是開口說話了。
  「嗯……」她像小鳥依人般的輕點著頭,臉上含著微笑。
  好冷啊!雞皮掉滿地了……
  「這樣吧!我和若蓁排隊買票,你們就負責去買些零食,大家分工
   一下吧!」輝雄提議著。
  「好哇!好哇!就這麼辦!」憶玲眉開眼笑的連聲道好。
  一個晚上下來,我可真的累死了,小腿好酸哦,一回到宿舍便趕緊
的按摩按摩,不然變成蘿蔔可不得了。
  碧茹不在,大概又是去社團活動了吧,我拿起盥洗用品便去洗澡了
,待我再次回房時,只見憶玲楞楞的坐在桌前對著鏡子傻笑。
  「妳中邪啦?」
  「唉∼比中邪更慘……」她托著下巴說著,根本沒看我一眼。
  「幹嘛啊妳?發什麼癲啊?」我一手拿起護髮霜抹著,一邊問她,
看她那付心醉的樣子,真是受不了。
  「愛神來了…躲都躲不掉…」
  「明明就是春神來了,什麼愛神……」
  「什麼春神?……」她終於抬起頭來了。
  我對她笑了一笑。
  「看妳少女懷春、春心盪漾的樣子,不是春神來了是什麼?」
  「哎喲!妳別這樣笑人家嘛,真是討厭。」她嘟起了嘴。
  「妳自己還不是一樣和那輝雄在交往,還敢說我。
  「我們只是朋友而已……」我淡淡的說著。
  「朋友而已?」
  「對啊!……」我真不知該怎麼說我那有點紛亂的心情。
  「不會吧!?」憶玲不太相信我的講法。
  「他只是在工作上比較照顧我而已,我們才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
  「那妳怎會和他一塊去看電影?」
  「別逗了,看場電影有什麼了不得,如果和男生去看場電影就算男
   女朋友的關係,那我豈不桃李滿天下了?」我打趣說,同時用手
捏了捏她的鼻子。
  「哎啊!妳有病啊?」她撜開我的手哇哇叫。
  「里有殯,不巷歌!」我俏皮的回了她一句。
  「誰不像哥哥啊?」她滿臉霧水的看著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