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哈!叫妳讀書不讀書,這是說,如果鄰里間有人辦喪事,就要避
   免娛樂的事,以示哀悼之意,不唱歌只是一種比喻啦!」
  「拜託喔∼誰會在巷子堸蛜q啊?又不是瘋子,我看是不唱KTV
   才對吧!」她意會後還加以指正我的食古不化。
  「呵呵∼隨便啦!」我嗤嗤的笑著。
  「我回來了。」碧茹走了進來,見二個女人不知在傻笑些什麼,也
覺得莫名奇妙。
  「妳們在幹嘛啊?像對三八婆一樣。」
  「沒事沒事!」我和憶玲相顧而笑。
  「神經……我要去洗澡了,懶得理妳們……」碧茹伸了伸懶腰,看
得出來她可是累壞了。
  「嘿!親愛的室長,讓小的伺候您入浴吧!」憶玲又開始演戲了。
  「妳幹嘛啊?……」碧茹笑得有點假。
  「我可以幫妳全身按摩啊,消除疲勞哦,而且啊……嘿嘿,我的技
   術不錯,還可以豐胸哦,保証可以由A罩杯升級到C罩杯,這可
   是完全免費的哦!」她說完伸出雙手作勢要抓向碧茹。
  「神經病!懶得理妳。」只見碧茹退了一步雙手摀住胸口,便往外
跑。
  這下我和憶玲兩個人又笑翻了。
  有時想想,有室友如此也是件很幸運的事呢。
  「若蓁啊!阿雄最近怎麼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有時會一個人發呆
   ,妳知道是怎麼回事嗎?」經理正色的對我說著,我不得不放下
手上的記錄表注視著他。
  「這…我不清楚耶!或許他功課比較忙吧!」我臆測這個可能性是
最高的。
  「有空妳多和他聊聊吧!」經理不疾不徐的說,談吐極為穩重。
  「嗯…我會的……」我點了點頭。
  「妳忙吧!我不吵妳了。」他逕自去別處巡視了,我看著他的背影
,心頭有個疑團,輝雄在煩什麼?
  中午時間,我去辦公室找他,還拎了二個便當。
  他看我走了過來,挪了挪桌上的空間,拿了二張舊報紙攤開好讓便
當有個容之處。他看起來確實有些沮喪,和平時的聒噪有很大的差距。
  「你怎麼了?人不舒服嗎?」我邊說邊伸手放在他額頭上,看看他
是不是發燒了。
  「…………」
  「很正常嘛!那幹嘛擺付臭臉給人看啊?」我伸手敲了敲他的頭。
平時的他聽了我的話一定會和我胡鬧、抬槓,但他卻一反常態的看看我
沒說什麼就開始吃便當了。
  「喂,你怎麼了嘛?陰陽怪氣的……」我也有些不高興的問著。
  「沒什麼…妳也快吃飯吧…菜涼了就不好吃了,說不定還會拉肚子
   ,快吃吧……」,他很勉強的說笑,當然一點都不好笑。
  「哼……」我也賭氣的不理他,吃我的飯了,不過這便當什麼滋味
我不曉得,因為氣都氣飽了!
  下午經理把我從現場叫進了會議室,一走進門我便看到輝雄坐在左
側,另外還有二個我不認識的人,經理示意我坐下,我故意挑了會議桌
右側的位置坐了下來。
  「來來來∼我為各位介紹一下,這位就是負責這一次改善專案的陳
   輝雄陳專員,這一位美麗的小姐是陳專員的助理,方若蓁方小姐
   。」我點頭向他們示意。
  「這二位是總公司企劃部的陳經理和施專員。」經理又向我們介紹
著。
  「今天陳經理和施專員來是為了這次的改善專案而來的。陳經理,
   那就請你來說明一下好了。」經理說完便坐了下來。
  「各位好,今天來這堿O為了了解這次縮短流程改善案的進度,以
   及可否利用這一次的改善來為公司形象做公關。」
  「做公關?」我脫口說出。
  「是啊!利用這次的改善案,向我們的客戶來做宣傳,証明我們的
   服務時效、正確率、到貨率都是業界中最好的,自然可以提高老
   客戶的忠誠度,也可以藉由這次的曝光來爭取新客戶,這進可攻
   退可守的好處,當然值得一試。所以我認為這次的宣傳是有必要
   的。」陳經理斯條慢理的說出他的意見,看他的樣子就是一付很
有興趣的樣子,連經理都眼睛為之一亮。
  至於輝雄呢?沒什麼表情,一臉酷酷的樣子,好像不干他的事一樣
,真是笨蛋,難道不明白,這個計劃如果要實施的話,他是最重要的關
鍵了,還一付無所謂的樣子,笨蛋、白痴、蠢材、傻瓜、呆子……我用
眼神狠狠的罵了他一頓。
  也不知其他三個人在談些什麼,只知道過了一會兒,經理就站起身
來對著輝雄說話。
  「這關係到公司的發展,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你願不願意看看,把
   這個案子接下來?」
  輝雄只是坐著靜靜的看著經理,又望向我……
  「陳專員,沒什麼好擔心的,我會請施專員全力協助你,他的能力
   相當不錯的。」陳經理看輝雄在猶豫,馬上又打了一針安定劑。
  不要啊!不要答應啊!你如果答應了,你就要活活累死了啊!而且
所有的成敗都要由你來扛,這擔子你扛不動的……
  我用眼神傳達著訊息,他先是緊抿著嘴,像在解讀我的眼波,然後
又微笑的對我點點了頭。
  還好,這傢伙還不算笨,總算看懂我的意思了,真是讓我捏了把冷
汗。
  「經理,這計劃難度太高了,或許我是做不來的。」
  呵呵∼說的好,說的好,我暗暗拍手叫好。
  「這樣啊………」經理的口氣有點失望。
  「不過,我想我可以向它挑戰看看!」輝雄頓了頓又接著說。
  「好∼好∼年輕人就是要有挑戰困難的精神,太好了!」經理馬上
眉飛色舞的連連稱許著。
  我的天啊!這傢伙在搞什麼飛機啊?
  「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另外三人馬上靜了下來望著他。
  「是?……」
  「我想請若蓁也一起加入這個計劃,因為有許多的數據調查與資料
   分析都是靠她協助的,她有經驗,所以我需要她。」
  話才說完,有三雙眼睛盯著我看,真是……
  陳輝雄!我到底那媢鴾ㄟ_你了?為什麼你自己要跳入火坑還要拉
著我跳?我會被你害死啦!
  你真是個豬頭,而且還是個超級大豬頭!
  「我想方小姐應該沒問題吧?」陳經理笑著問我。
  「我…我…沒…沒什麼問題……」真是口是心非啊!
  接下來,我根本無心聽他們在討論什麼進度,我只是不斷的在筆記
本上寫著『我恨你』三個字,真是氣死我了。
  散會時也已經剛好下班了,我不說二話,拉著他便往外跑,一直到
了停車棚那才停下來。
  「你瘋啦!幹麼答應接這案子?」我開門見山的問了。
  「反正我們也沒差,做都做了,只是要再包裝一下,弄個發表會而
   已,有什麼好怕的?」他聳聳肩又是一付吊兒啷噹的樣子。
  「說得簡單……」我白了他一眼。
  「反正都答應了,只有往下走了嘛!別想太多了。」
  「那是你自己,對了對了!剛才你幹嘛拖我下水啊?你自己不想過
   好日子,小姐我可不想那麼累耶,再說,萬一做失敗了,你能擔
   得起這責任?」
  「哈∼我就是要拖妳下水嘛!這叫陪葬,好歹二個人比較有伴啊!
   怎麼可以放過妳呢。」他奸笑著。
  「等你做不出來時,看你怎麼辦?」我除了跳腳還能怎麼辦?我覺
得我面對的根本就是一個無賴。
  「所以妳得幫我…我們絕不能失敗……」
  他說著說著,眼中射出一股堅毅,我真是不知該怎樣去責罵他了,
  「…………」
  「肚子餓不餓?」
  「不餓……」我低著頭無言。
  「陪我去吃點東西嘛!」他也故意彎著腰低下頭來看著我。
  「隨便你……」
  他高興的拉著我的手跳著、舞著,像個童心未泯的小男孩,逗得我
也沒空去生氣了。
  他拉著我的手耶?!
  當我躺在床上時,我忽然想起了這件事,是什麼樣的感覺?我自己
也說不上來,當時我竟然沒拒絕他,我怎麼可以這樣輕易讓男生拉我的
手呢?
  接下來的日子,真是難挨,本來我只要週六下午和週日去上班的,
現在可好,連週一到週五的晚上也給賠了進去不說,我都快期末考了,
只好利用半夜K書,真怕應了碧茹近來常掛在嘴邊的名言-『上課睡
覺,下課尿尿,就被當掉』真是我最近的寫照了,我不會那麼背吧!?
  出了社會的人是不是真的有些工作狂啊?我看那個陳經理和施專員
每天和輝雄都可以談到很晚,真是受不了,希望我以後可千萬不要變成
那個樣子……
  「若蓁!醒醒啊!」輝雄搖了搖趴在會議桌上睡著的我。
  「呃……談到哪堣F?」我神智好像還是不太清楚。
  「現在在談,要把流程改善前後的比較圖表做出來,這奡N要麻煩
   妳了……」三個男人比手劃腳的,我只能看看輝雄,又看看陳經
理,再看看施專員,然後又覺得眼皮重的很。
  「若蓁!明白了嗎?」
  「呃…明白,明白…」我是真的給嚇醒的。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的在過,忙在功課和『事業』之中,真是苦
了自己。
  夜塈琠雂F件外套坐在書桌前看書,怎麼看都懷疑教授真的有上過
嗎?為什麼我現在複習起來都沒有任何印象咧?
  「怎麼?那麼晚還不睡啊?」碧茹大概是要去上廁所吧。揉著一雙
睡意沈沈的臉,憶玲啊,早就不知夢到哪去了。
  「看看書,不然過二天期末考準完蛋了。」
  「要加油哦!」她拍拍我的肩便推開房間出去了。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她回來了,手上也多了二罐熱咖啡。
  「嗚…好燙!」我伸了伸舌頭低聲叫著,怕吵醒那一頭小豬。
  「喝慢點吧。」
  「妳不睡啦?」
  「想和妳聊一聊……」碧茹一反常態的羞澀,這倒是怪了!
  「幹嘛?有什麼疑難雜症啊?」我放下課本轉了轉身,面對面的看
著她。
  「若蓁…我問妳一件事……男生如果喜歡妳的話,是不是都會想要
   …想要…親妳……」她的臉更紅暈了些。
  「喔∼談戀愛囉∼」我比了比手指,她嬌羞的打我。
  「妳好討厭哦!」
  「是誰啊?」
  「妳猜看看。」她笑了笑。
  「社團的阿賢學長?品清學長?阿明?嘟嘟?狗子?……」我猜了
近十個人,她只是不斷的搖頭,而且越搖越快,好像夜市那個搖珍珠奶
茶的娃娃一樣。
  我終於忍不住的伸出雙手挾住她的頭……
  「拜託…我猜不到,請不要再搖了,因為…我怕妳的脖子會斷掉。
  」
  「阿龍啦!」
  「阿隆?那個阿隆?林正隆?」我吃驚的問著,會是那麼毫不起眼
又黑黑瘦瘦的阿隆?
  「不是啦!是陳一龍……」
  「是他!?不會吧?!」是那個晚上在西部牛仔打工的阿龍?這可
真是個大新聞了。
  她只是笑而不答。
  「好小子,真是看不出他本領高強咧!」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耶……」她又怯怯的問了我一次。
  「哦……這…我那知男生會不會這樣子啊?我又不是他…」
  「妳們交往多久啦?」我賊賊的想多打探點消息。
  「嘿!妳休想,不告訴妳。」她伸了伸舌頭便上床去睡了,根本不
理會我的問題。
  真是吊人胃口……
  隔天晚上,我和輝雄又見面了,除了公事外,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問
他,問看看男生是不是真的都是這樣的。終於下班了,我們一起走向車
棚,我還在猶豫著要不要問……
  「妳幹嘛?踩到狗大便啦?」他看了我一眼低下身去開機車大鎖。
  「沒有啊。」我已經習慣他那種說話的口氣。
  「那幹嘛一付坐立難安的樣子?」
  「我想問你一件事而已…」
  「什麼事那麼神秘啊?」他發動好機車,遞了頂安全帽給我。
  「沒什麼……」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