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唉!這種事要怎麼開口問嘛!
  「妳怎麼那麼彆扭,一點都不像妳了,難道…難道妳…有了?!不
   會是我的吧!?我可都很小心的耶。」
  「去死啦,神經病啊你……」我氣的一牶搥過去。
  他馬上摀住胸口,一臉痛苦的表情。
  「妳打那麼大力做什麼?開開玩笑都不行哦……」
  「你這玩笑不好笑,誰會有你的小孩啊?笨蛋∼豬頭∼」我粗著脖
子大罵,我的樣子一定是很恰北北的。
  「好好好,別再生氣了,再生氣的話妳的聲音會變啞的,還有啊,
   妳別只顧著罵人,不是有問題要問我嗎?」他居然把戴好的安全
帽給拿了下來,車也熄火了,擺明了要和我談談。
  「沒什麼事啦,我們回去了吧。」
  「少來,明明就有事,妳快說。」他的語氣很強硬,讓我頓時懾住
了。
  「男生是不是…是不是很喜歡一個女生時,就…就會想親她的嘴啊
   ?」我囁嚅著問。
  「廢話!那是一定的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他一付不以為
然的樣子。
  這叫廢話?!什麼嘛?女生耶!這對女生而言是件天大的事,在他
口中卻成了廢話?
  「算了!算了!當我沒問過你好了……」我悻悻的說,不理他把安
全帽給戴上。
  「生氣啦!?」他敲敲我的帽子問。
  「沒有啦∼反正問了也是白問,你自己都說男生一定會這樣做了,
   那我還有什麼好問的了。」
  「妳幹嘛問這個?」他斜眼看著我,一付我大有問題的樣子。
  「有人追我啊!還想親我啊!怎樣?不可以嗎?」
  「真的假的?妳那麼凶悍耶!誰能制服妳啊?」
  「騙你幹嘛!就有人不怕死天生犯賤,就喜歡讓我淩虐,怎樣?」
說著說著我氣也上來了,但我也不知自己無端生什麼悶氣,就是忍不住
會這樣。
  「…………」他望了望我,不知該說什麼。
  「回家了啦!還發什麼呆!」
  「…………」
  一路上我們沒有交談,只有風聲一直的滑過,心中五味雜陳,我想
道歉,但坐在後座的我卻怎麼樣也開不了口,就這樣一路到了學校門口
,我下了車不知該不該說再見,他他只是靜靜的望著我,欲言又止的樣
子, 但我們終究沒有對話,當他調頭離開時,我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情
緒在翻動著。
  他呢?
  他又有著什麼樣的感覺呢?
  我沒有直接回到宿舍,相反的,想去散散心。
  夢湖畔仍是冷風陣陣,我把手插在口袋中,靜靜看著湖面,週遭沒
有一點點的聲音,在夜黑中可以品味著一份孤寂,只有屬於一個人的孤
寂,頓時覺得自己好孤單,孤單的令人想哭……
  我坐在涼亭石凳上,憑欄而望,心中為何總有一股悶痛,我努力的
回想著這一段時間和輝雄的相處,他那個嘴巴總是很壞,不過可以感受
隱隱約約的情愫,刀子口豆腐心,大概就是說他這種人吧。
  「一個人嗎?」一個聲音打斷我的思緒,在黑夜中迴盪著。
  「誰啊?!」我驚得起身向四周探尋著。
  石柱後走出了個人影。
  「妳終究還是來了……」一個低沈的音調,很是好聽。
  『終究』這二個字用的有點奇怪,好像我是應邀而來似的?
  等一等?好像…好像…有人曾約過我…是誰約我?是…
  啊!想起來了,那封信……
  「你是…你是…大男孩?!」我喚起那幾乎已遺忘的思憶。
  他看到我似乎也是一驚,然後又平靜的笑咧了嘴說道。
  「妳看我這樣子,我不是大男孩?難道會是個『大女孩』嗎?」他
有一排很整齊的牙齒,雖然涼亭的燈光很暗,但我還是看見了。
  他分明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嘛!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他有點不好意思。
  「沒關係…」我也微笑的回應。
  「你在等人嗎?」
  「是啊!我約了一個學妹在這見面。」他左顧右盼著。
  「看來她遲到囉。」我故意用種揶揄的口吻說著。
  他楞了一下,只是做了聳聳肩來回應我。
  「我想我先走好了,不妨礙你等人了,免得你的學妹來了會誤會的
   ,我可不想當你們的電燈泡。」
  他又楞了楞,不知該說什麼。
  「再見囉∼」
  「再見…」他點了點頭說著。
  「喂……」我才走了二步他忽然又叫住我。
  我回過身來不解的看著他。
  「路上黑,小心一點。」
  那口氣像是我爸似的。
  「放心,黑路我走多了啦!…哇…哇…」我才志得意滿馬上腳就踏
了個空,整個人失去重心就往階梯下倒。
  我心想完了完了!
  這下不摔個鼻青臉腫才怪。
  一雙有力的手挽住了我的腰,我本能的繄抓著他的手臂。
  好險啊!
  「你們在做什麼?!」階梯下一個女生向我們吼著,眼神中充滿憤
怒。
  這時我才發現,他還由後方摟著我,更慘的是我的手也還緊著他的
雙臂,但我的頭更糟的向後靠在他的下巴,這怎麼看都像是情侶間才有
的親密行為。
  「愛蓮,妳別誤會了,不是妳所想像的那樣……」他疾呼著,但又
不敢放手,因為在這當口一放手我準摔下去的。
  「誰會相信啊!」她可真的生氣了。
  「對不起!…妳真的誤會了…」我看我再不出聲,他可真的完了。
  「誤會?好,我誤會你們了,那你們就繼續抱著啊,再見!」她說
完掉頭就走。
  他放下我才趕忙追了下去,然後呢,就像電視上的九點半檔連續劇
一樣,他擋在她的面前,他攤開雙手解釋著,她左閃右閃就是不要聽,
她大概開口罵了他,然後她硬撥開他挽留的手,氣沖沖的走了,他站在
原地抓著頭一付帳然的樣子。
  我像個看戲的人。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我竟然也當了這碼連續劇的女配角,專演
那種美麗的壞女人。美不美我不敢講,但卻真是個十足的壞女人。
  「對不起,害你們吵架了…」我輕輕走到他身邊向他賠不是。
  「算了,這也不能怪妳……」他的口氣好無奈。
  「要是你不管我就好了……」我低著頭囁嚅著,就像犯了錯的小孩
一樣。
  「不管妳?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都會伸手拉你一把的,怎麼會不管
   妳呢…」他苦笑著搖著頭。
  「這下你要怎麼辦?」我不安的問。
  「唉∼明天我再向愛蓮解釋吧……」他嘆了口氣後抿了抿嘴。
  「愛蓮…她的名字很好聽耶。」
  「嗯,她說她家門口就有一口池塘,堶捱堣F蓮花,所以她爸爸就
   為她取了這個名字.而她也像這個名字一樣的美麗。」說到了女
朋友,他臉上的表情就不一樣了,有種難以形容的光釆,連嘴角都揚了
起來。
  喔!還好我家門口沒什麼奇怪的東西,不然我還擔心我老爸會不會
也這樣為了取個阿狗阿貓的名字。
  看他一臉陶醉樣,真是羡慕死愛蓮了。
  何時才會有個男生對我這般啊?
  「對了,忘了請問芳名?」
  「我啊?我叫方若蓁。」他聽了點了點頭笑著。
  「那你呢?」
  「我叫張仲強。」
  嗯!很好聽的名字,不過有點霸氣的味道,和本人斯文模樣有些差
距。
  「我想我該回去了……」我實在不知還能說什麼。內心真是過意不
去,只想快點逃離現場。
  「那…再見了…」他好像還有話要問,但像是又吞了回去。
  我連忙揮著小手,沒入黑夜之中了。
  好一個黑夜的奇遇啊,我怎麼都想不到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嚇都
嚇死我了,我看明天開始我最好和同學們結伴而行,不然走在路上被莫
名奇妙的毒打一頓都不曉得怎麼死的。
  「若蓁,去吃飯了,發什麼呆啊?」憶玲用課本拍了一下我。
  這一拍還真的把我給嚇了一跳。
  「怎麼啦?看妳一臉的苦瓜,好像給惡婆婆虐待的小媳婦一樣。」
憶玲在一旁的取笑我。
  「唉∼我昨天晚上受驚了……」我嘆了口氣靠在椅背上。
  「受精?哇!妳好前衛哦!孩子的爸爸是誰?是那頭熊的嗎?」
  這個白痴女人…
  「真受不了妳,妳怎麼一天到晚瘋瘋癲癲的?真不知道阿吉是看上
   妳那一點?」我不甘平白受辱反唇相譏。
  沒想到她頓時靜了下來,我又是嚇了一跳,我在想是不是我的話說
的太重了?
  「我告訴妳喔!阿吉說他個性迷糊也比較安靜,而我的聒噪和他可
   以互補,他說我和他是龍配龍、鳳配鳳,天造地設的一對耶。」
她說著說著,嘴角都揚了起來,眼睛閃著明亮,沈醉之情溢於言表。
  「嗯…你們真的很配…」不知是不是受到她的感染,忽然之間,我
也好想談個戀愛喔。
  「是啊是啊∼就像麥當勞的薯條和蕃茄醬一樣。」
  「這是那門子的形容詞啊?」
  「哎呀!反正就是很配嘛!」她嬌嗔著。
  「好啦!好啦!反正妳現在也不用再去書店買書了,人都讓妳給追
   過來了,看來他真的成為甕中之鱉了。」
  「喂,什麼烏龜和鱉的?妳到底是要抬槓還是要吃飯?」
  「好∼去吃飯吧!」我連忙收拾桌面,拎著小包包和她吃飯去了。
  拿著餐盤,我走各式各樣的菜餚前猶豫著,為了怕肥我內心正在交
戰著,拿吧!不好吧?別管那麼多了吧!變胖了怎麼辦?就這樣挑了半
天也沒選到什麼。
  「怎麼?要減肥啊?」又是那低沈的聲調,有些熟悉,我轉過頭來
看著他,又是他,我有些驚也有些喜。
  「怕吃多了會胖……」我小聲的說,怕週遭的人都會聽到。
  「妳這樣還太瘦了吧,有什麼好怕的?」他的話對我像是種鼓舞似
的,他還為我挾了些菜。
  遠遠的,我看到憶玲在結帳台那瞄我。
  不知怎麼的,我心埵竟堬尬邞熒P覺,有些快樂,也有些甜甜的感
覺,斷斷續續的翻滾著。
  我和他面對面坐著,憶玲識趣的坐到另一頭,不過她倒是不時的回
頭看著我們,有點像情報局調查員一樣監看著我們。
  「你和愛蓮解釋過了嗎?」
  「嗯…說過了…」他沒抬起頭自顧自的應著,又接著說:
  「可是她還是有點不相信我。」
  「要不要我去說呢?也許我去說會比較好吧。」我想解鈴還須繫鈴
人,即然是由我所繫的鈴就該由我來解吧。
  「千萬不要,她說不定會更加誤會,而且要是她遷怒於妳就更不好
   了,這樣對妳並不公平。」他急忙勸我打消念頭。
  不過這話堛滬威I是為了不讓她對他更加誤會,還是為了不讓她對
我有誤會?我是聽不太出來,但最後是為了保護我卻很明白。
  「是為了保護我?」
  「這不是第一次了,她以前也曾這樣對我另一個學妹,我不希望她
   再犯同樣的錯誤。」他有點無奈的說著。
  「喔∼你很搶手囉!?」我捉狹的嘲弄他,馬上他就很不好意思的
抓了抓頭。
  「什麼搶手啊?!別瞎說了。」
  「那好吧,你自己好自為之了,不要哪一天見你臉上有五指印時,
   再跑來求我去說個明白。」
  「嗯,希望不要有那一天。」
  一個午餐的交談,很愉快;和他交談很輕鬆,他雖不是那種講話油
嘴滑舌的人,但也絕不呆板,恰到好處,這和輝雄那種語不驚人死不休
的方式真是全然不同的。
  他己經四年級了,今年的夏天就要畢業了,這是他最後的一個冬季
,他沒打算考研究所,因為家埵b做生意,他的父親要他早點當完兵好
回家幫忙,和他閒聊的時候可以感覺的到,他這個人總是很能以別人的
立場去思考,為對方設想,這樣的男孩讓我對愛蓮又更加嫉妒了。
  上課時憶玲故意選在我旁邊的座位,我看她不懷好意的衝著我笑,
八成肚子堣S有什麼壞水……
  「我知道讓妳『受精』的對象了。」她曖眛的語氣真是令人討厭。
  「那又怎樣?」我擺出無所謂的口吻,看妳能拿我怎樣?
  「他不錯哦!要不要追看看啊?」她還故意用手肘頂了頂我。
  這女人真的是瘋了,沒搞清楚狀況啊!?
  「喂,我是女生耶!妳叫我倒追男生,妳有沒有搞錯啊?」
  「這有什麼關係,妳自己上次不是認為看A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那倒追男生又算的了什麼?」
  「這…這和那個怎麼能拿來比啊?」我真的快昏倒了。
  「說實話,妳喜不喜歡他?」她這樣直接了當的問,真是把我給
問住了。
  「………」
  是不是喜歡?我也不知道,但確實是很有好感就是了。
  「喜歡也罷,不喜歡也罷,反正他都有女朋友了,妳就不必為我
   操心了,還是管管妳自己吧!」
  「嘿,主題是妳耶,別扯到我這來。」她嘟著嘴抗議。
  「不過看得出來,妳很『甲意』他哦!」她這個鬼靈精,沒事管
我幹嘛!更討厭她那麼準的猜中我的心事。
  「少囉嗦啦∼妳別管啦∼」我有點惱羞成怒了。
  「好∼我明白了。」
  接下來就不知她打我什麼主意了,只見她整堂課就不時的衝我笑
了笑,不知她搞什麼鬼……
  晚上我趕去公司,只見到經理而己,沒見到那頭熊,正當我納悶
時,經理抬了抬頭看看我。
  「若蓁妳在找阿雄啊?他今天已經打電話來請假了。」
  請假?!他一付拼命三郎的樣子也會請假?
  「他說有事要上台北一趟,一週後才會回來。若蓁妳知道阿雄會
   有什麼事須要請假嗎?」經理不解的問我,想從我的身上得到
答案。
  「我也不知道耶,他沒和我說過啊。」我攤了攤手說著。
  「哦,那沒事了,妳忙妳的吧。」
  奇怪了?這頭熊怎會不告而別啊?
  我左思右想也想不出有什麼理由來,會不會是去找美眉啊?
  好傢伙!我看八成就是這個原因了,除了這個原因他可能不告而別
,否則還有什麼事可以阻止他這拼命三郎的專案。
  哼!等他回來,我要以身為專案的成員好好的修理他一頓不成。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