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一天的課在昏昏沈沈中過去了,我洗好澡之後匆匆忙忙的要趕去找
輝雄,偏偏才走到校門口就遇上了學長。
  「若蓁,妳急急忙忙的上哪啊?」學長擋在我的眼前。
  「我要去打工。」我的口氣有些心虛。
  「哦?妳有在打工?要不要我戴妳去呢?」他依舊用那付低沈而富
磁性的聲音輕問著,又讓我的心飄飄然的了。
  「這…不必了啦!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啦!學長妳不用費心了,我會
   小心的……」幸好我沒昏了頭答應他。
  「好吧……」學長臉上閃過一絲的失望,但很快的就回過神來。
  「對了,若蓁,有件事我想請妳忙……」
  「什麼事啊?」我邊戴安全帽邊回答著。
  「下個星期三是我的生日,不知可不可以邀請妳來參加我的生日會
   ?」他臉上竟有些潮紅。
  「我可以帶室友去嗎?」
  「當然歡迎。」
  「那好啊,沒問題。」我笑著回答。
  「嗯,到時我再和妳連絡。妳可別忘囉。」他用手比了比我.怕我
不長記性似的。
  「安啦!絕不黃牛!學長,我趕時間,先走囉。」我加著油門說。
  「妳騎車小心點。」
  「嗯。」
  他站在車後目送著我,我的心情真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快樂。
  「喔!遲到五分鐘囉∼」
  我車才停了下來便聽到頭熊隔著窗戶探頭叫囂著。我用個鬼臉來回
應他,便逕自上樓去了。
  「今天怎麼比平時晚了些?」他一見到我走了進來劈頭就問。
  「因為和男朋友難分難捨啊!哼∼怎樣!」我負氣的說著。
  「不會吧?!」他一臉的問號。
  「呃,給你的。」我把剛才特別去買的便當遞給他。
  只見他眼睛瞪的大大的。
  「幹嘛?沒見過便當啊?」我就是拉不下臉來說是為了怕他餓著,
對他,我學不會溫柔。
  「真的是要給我吃的?」
  「你煩不煩啊?不吃拉倒……」
  「哦………」
  他坐了下來,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活像餓死鬼投胎來的。
  「你吃慢一點好不好,又沒人和你搶。」我嘴上使壞的說,不過我
還真的是怕他給噎著了;他只是顧著吃,根本沒理會我。
  「好吃嗎?」
  「嗯!老婆買的便當最好吃了!」
  老婆?什麼時候他又為我冊封新的代號了?
  「喂,少吃我豆腐。對了!我問你,那畫是怎麼回事?」我忽然想
起早上的事,我一定要把它弄清楚。
  他整個人怔了怔僵在那,不知所措,連原本大口吃肉的表情都停了
下來……
  「你幹嘛偷偷畫我?」我趁他怔在那又繼續問了。
  「我…我………」他把口中的飯吞了下去,只能結結巴巴的回些這
個字。
  「什麼我我我你你你的,快點說!」我一定要趁勝追擊,不然等他
想好了對應方式我就得不到答案了。
  「只是剛好看到妳睡著了,就隨手畫畫而已……」他那付心虛的樣
子, 一看就知道是言不由衷的假話。
  「那也不必畫得和那鐵達尼號的蘿絲一樣啊!」
  「誰叫妳躺在沙發上的姿式和她一樣嘛!怎麼能怪我呢?」
  「還頂嘴!那我問你,其他的畫又是怎麼一回事?」
  「啊?妳全看到啦?」他吃驚的看看我,手卻去壓著那桌上厚厚的
畫紙。
  「是不是有些話你該明明白白的對我說了……」我自己都有些驚訝
我會這樣說,這好像有點在逼人攤牌的樣子。
  「…………時候未到。」他幽幽的向我說著,臉上閃過一絲灰暗,
那種神情是我從沒見過的。
  「…………」連帶的,我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再過幾天吧!等到了二十二號那一晚,我有許多的話或許就可以
   和妳講了,妳可以等到那一天嗎?」他用了難得,不!該說從來
沒有的溫柔語氣對我說話。
  「為什麼要等到二十二號那一天?」我不解的問著。
  「妳唷∼別問太多了,就當是我們之間的一個秘密約定吧……」他
的笑有些苦,不過我可以感覺到他有事瞞我,而且這件事一定和我也有
關連。
  「幹活了吧!離發表的日子不遠了。」
  他打斷我還想再進一步的探問,算了!就等一陣子吧!看到時他有
什麼話要對我說。
  我看著他的身影,覺得他好像瘦了些,便當他也只吃了一半而己,
看他有一頓沒一頓的,還真是不會照顧自己,想到這就很想K他一頓。
  他又埋首努力的工作了,我也只好做在他身邊安靜下來,可是我還
是有一大堆的疑問想問耶!就在我想開口時,我發現他桌上的紙忽然沾
著他滴下來的淚,而且一滴又一滴的涓然而下……
  他哭了!?
  一個大男生在我的面前落下眼淚!?這我可沒經驗,我整個人都傻
掉了,連遞上一張面紙的反應能力都沒有,而他也沒說什麼,起身離開
了辦公室,我猜他是去洗手間整理一下他的情緒吧。
  那一夜我在一種難過的情緒下度過的,看他哭,我自己也覺得好想
哭。回到宿舍我坐在床上,整個人縮了起來,腦子空空的。
  「唷∼我說大小姐啊?妳在發什麼楞啊妳?」憶玲哼著歌快樂的走
了進來,不用說也知道她準又和那個阿吉去約會了。
  「心情不好,別吵我!」我下了通諜,意思就是要她離我遠一點少
來煩我。
  「吃炸葯啦?」她不屑的說道。
  「對啦!對啦!吃了二顆原子彈,不想讓幅射照到就閃遠一點。」
話說完我就躲到被子堨h了。
  「若蓁!若蓁!妳怎麼啦?誰欺侮妳了?若蓁!」憶玲死命的搖著
我,我就是不答腔,眼淚不爭氣的冒了出來。
  「怎麼啦?」碧茹也回來了,看見這景象納悶的問。
  「不知道啊?她說心情不好然後就一個人悶在被子堣F。」憶玲氣
急敗壞的向碧茹告狀。
  「怎會這樣?」
  「若蓁,妳有心事嗎?要不要說給我們聽?讓我們幫妳拿個主意嘛
   ,別一個人悶在心堙C」
  「我沒事,別理我,讓我靜一靜……」
  憶玲和碧茹二個人相顧啞然,我當然知道她們只是想安慰我而已,
但我不知要如何說起才好,就像碧茹之前說的,我猶如腳踏二條船般的
不安穩,我想找個避風港嗎?或許是吧!但…那一個才是我的避風港呢
?是輝雄?還是仲強學長?………
  唉∼小女子何德何能啊?
  我煩啊,煩得肚子都餓了起來,我懾手懾足的走了出來。我看到阿
婆的小攤子還開著,我走了過去。
  「阿婆,還有麵線嗎?」
  「是妳啊?小ㄚ頭,還有還有,進來坐吧。」阿婆推了推老花眼鏡
笑瞇了眼。
  當阿婆端了麵線上來時,我嚐了一口,仍是道道地地的美味,我憶
起了和輝雄在這初識的樣子,我笑了,笑的有點甜,也笑這個愛耍寶的
笨蛋。
  當清晨醒來時已是快八點了,我匆匆往教室去,看見嘟嘟也在跑著
,那是一種警訊,因為看到他就表示快遲到了,我快步越過了他,並對
他擺出個勝利的微笑,可憐微胖的他根本無法回應我,只見一圈肥肥的
泳圈在他腰間波動著,哈,不遲到真好。
  我不算個用功的學生,這一點我必須承認,每次我都心不在焉的,
我眼前的黑板永遠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的,因為我老是會想睡覺嘛,
正當我快要看到周公時,我發現有人在教室外走動著,仔細一看,那人
還向我揮揮手。
  天啊!不正是學長嗎?他正在看我耶,我要保持淑女形象,我挺直
了腰桿,雙手放在桌上,讓左手輕握住右手,用最迷人的左臉呈三十度
角,縮下巴,嘴微閉,呼吸要均勻而慢,真是太完美了,我心中如是想
著。
  可是天曉得,這樣該死的姿式有多難過嗎?苦撐了二十分鐘真要命
耶!下課鐘一響,我額頭早已沁出汗來了,淑女可不好當啊。
  「咦!?學長你怎麼在這啊?」我假裝吃驚的問著。
  「沒課所以來妳這逛逛,順便提醒妳週三別忘了來參加我的生日會
   。」
  「我記得啊。」我也笑嘻嘻的。
  「嗯,那天晚上七點我在校門口等妳。可以嗎?」他講話的樣子真
的好溫柔哦,聲音又好好聽。
  「嗯…」我有些害羞,但還是點著頭。
  「這巧克力送妳的。」學長遞給我一個紫色彩盒,而且有繫上很漂
亮的緞帶,看起來就是很貴的那一種。
  「這要送我的?」我用瞪得大大的眼睛望著他,真是不敢置信耶。
  「對啊!是送給妳的,沒錯。」他笑了笑,他的眸子十分的清澈,
像極了天上的星星。
  我有些暈眩了。
  「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為什麼要送我巧克力呢?」
  我還是不太明白學長幹嘛送我巧克力?這玩意可不能隨便送的,尤
其是對女孩子而言,這可是具有暗示性的禮物,他不可能不知道吧?萬
一他只是因為多買了,或是要送給愛蓮而她不要再轉送給我,我豈不白
歡喜一場?
  「又沒規定只能情人節才能送巧克力給女生吧!妳願意收下它嗎?
  」他倒有些不好意思。
  哇∼我心跳的速度好似加快到每分鐘一百二十下了,根本就要跳出
來了,不要收?開什麼玩笑,當然要收下來了。
  「嗯!」這下我點頭如搗蒜。
  當學長的背影消失在我的眼睛堮氶A我覺得自己彷拂虛脫般的衰弱
,大概是過度興奮了吧!接下來的課,我精神都好得不得了。
  下了課,回宿舍的途中,我不是用走的,是用蹦的,我輕舞著,口
中哼著『十個男人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還有一個人人愛,姐妹們
跳出來,就算甜言蜜語把他騙過來好好愛,不再讓他離開...』呵!這不
就是我目前的心情嗎?
  「咦!這是什麼?」憶玲伸手想摸我放在桌上的巧克力。
  「喂!喂!妳給我住手…」我一把搶了過來揣在懷中。死命的保護
著它。
  「幹嘛啊?神經!看一下都不行哦?」
  「這是學長送我的耶!」我把它摟得更緊了。
  「嗟∼妳這女人……等等?!他送什麼啊?該不會是那種性感內衣
   吧?」她那付邪惡的眼神真是令人討厭。
  「巧克力啦!內妳個大頭鬼啦!」我好氣又好笑的罵著,虧她聯想
力這麼豐富。
  「巧克力?又不是情人節的送什麼巧克力?不怕吃了長痘痘啊?」
  「要妳管!」我邊說邊將巧克力放回桌上,我把它放在筆筒旁的音
樂盒上。
  「我才懶得管勒。」
  「我要去上班了,先警告妳,別去動它,少了根汗毛就和妳沒完沒
   了了。」我伸出指頭告戒著,她裝了個鬼臉回答我。
  我換上輕便的衣服,騎著車先拐了彎去買便當,然後直奔工廠。
  才一上樓踏進辦公室,便看到楊經理和陳經理還有專員,可是沒見
到那頭熊。
  我東張西望納悶著他人怎麼不見了,楊經理便叫住了我。
  「若蓁,阿雄請假了。」
  「請假?!」這傢伙搞什麼?怎麼最近三天兩頭請假?
  「嗯,妳過來看看這份簡報資料,看看有沒有什麼地方要改的。」
  「喔……」
  真不是蓋得,輝雄做的簡報,真是令我咋舌,條理分明,數據引用
與圖表排列鮮明簡潔,很清楚又有說服力,這和他平時粗枝大葉的個性
完全無法連接在一起。
  「妳覺得如何?」陳經理看我半天沒說話,便開口詢問我的意見。
  「很好啊,應該沒什要改的地方。」真的,我真的找不出有什麼缺
點還要修正的。
  「好,資料沒問題了,場地也沒問題了,發表會的程也訂好了,看
   來一切都準備就緒了,只剩現場排練一下就可以了。」陳經理滿
意的笑著說。
  「對了!若蓁,妳那天也要穿正式一點哦。」
  「啊,正式一點?」我嚇了一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