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那是個重要的發表會議,當然要穿正式一點。」
  「可是我……」這輩子我還搞不清楚什麼叫正式的服裝耶?我只是
個學生,也沒有錢啊。
  那陳經理似乎一眼就看穿我的心事了。
  「這樣吧,明天妳到總公司哪找我,我請人事課張主任帶妳去挑幾
   件衣服吧,費用由公司支付,妳明天白天有課嗎?」
  「下午可以……」我囁嚅著說。
  「那妳就一點半到好了。」
  「喔……」
  隔了一天我真是給那張主任給整死了,我長這麼大沒穿過褲襪,結
果我竟分不出前後,高跟鞋,那根本就是要摔死人的東西嘛,不知是那
個白痴發明的,不過衣服還真好看咧!
  當我一穿戴完畢走出更衣間,差點摔個四腳朝天,她連忙扶住了我
,她細細打量我全身,竟大笑了起來。
  「方小姐,妳…妳…褲襪穿反了啦!」她掩面嗤嗤的笑了起來。
  「有嗎?長的都一樣啊,那分的出前後啊?」我委屈的說著。
  我不說還好,一說她就笑不可抑。
  「怎麼了嘛?有那麼好笑嗎?」
  「拜託妳好不好,我還是第一次遇上有人不會穿的耶……」她笑得
連眼淚都跑出來,快分不出是笑是哭了。
  主任的結論是,所有的行頭要我打包回家,有空練習走動一下,不
然發表會那天如果在國際會議中心跌倒,包準會讓發表會變成公司舉辦
同樂會般的輕鬆。
  我發現,即使美麗如她的女人,講話竟是如此毒辣,可見最毒婦人
心這句話一點也沒錯。
  晚上我去工廠時仍是沒看見那頭熊,真是怪了。連問了楊經理也不
知道,這算很異常的狀況,但沒人他究竟怎麼回事了,我想起他好像有
給過我手機號碼,我連忙翻著小冊子,翻了個半天終於找到了,打了過
去也沒人接聽,真是氣死我了,我討厭用腦子去想這煩人的事,也討厭
去臆測他怎麼了,討厭、討厭、討厭……。
  「唉∼今天都二十一號了,再過三天就要發表了,阿雄跑到哪去了
   啊?真是的……」經理站在窗前嘟喃著。
  對了!輝雄說過二十二號晚上有對我說的,難道說,這和他忽然失
蹤有關?言中間到底怎麼回事啊?
  不行了,不行了,再想下去我的頭會痛死了。
  反正也沒什麼事,我就和經理說我要先回去了。
  機車才停好,走沒兩步路,學長就叫住了我,呵∼他好像現在每天
都會等我回來似的。
  「妳回來了。」他手上拿著二杯珍珠奶茶,其中一杯差不多見底了
,看來他等了好一會兒了。
  我笑著頭了頭點。
  「這給妳。」他把另一杯遞給了我。
  「這麼冷的天還喝這東西啊?」我不可置信的問他。
  「親愛的學妹,這叫天寒飲冰水,冷暖自知。」
  「是哦,萬一喝了之後連牙齒都打架了怎麼辦?」
  「不會的啦,這家很有名的,我特別去買來給妳喝的哦!」他裝出
個有點頑皮的表情。
  「好,我喝我喝。哇∼太冰了啦!」我冰的哇哇大叫。
  「我們走一走好嗎?」那語氣又是柔柔的,就像他第一次找我陪他
散心的時候一樣。
  冬天的夜給人一種淒涼和不安全感,校園內靜得出奇,連夏日的蟲
鳴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給寒冬給凍結得沒有生氣,夜空只有稀疏
的孤星垂掛著。
  和學長並肩走著,好像和他認識了很久很久,不必說太多的話,那
種感覺很溫馨也很自然,我只是靜靜的享受著這種感覺。
  還是他打破了僵局。
  「若蓁,明晚的生日會妳可一定要到哦。」
  「我知道。」
  「因為明晚對我而言,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日子。」他繼續說著。
  「哦?為什麼啊?有什麼事那麼重要呢?」
  「因為明晚我要把一個女孩介紹給我所有的朋友,讓他們都知道我
   喜歡這個女孩。」
  「…………」
  我心頭一陣狂跳,顯得不安,他這是告白的開場白嗎?我抬起頭用
水汪汪的眼睛去凝視他清澈的眸子,我知道,只要我不說話,他一定會
再繼續說的,我屏氣凝神等待著……。
  「那個女孩就是妳……」他拉著我的手,我柔弱的像隻溫馴的小鹿
根本無力反抗,而他的唇便已侵犯了我。
  我怎麼回到宿舍的?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只是一進門便讓人看出不
對勁了。
  「嘿,妳去幹嘛啦?怎麼臉紅紅的跑回來了?」
  「那有啊…別亂說…」我放下了手上大包小包的行頭,邊否認著。
  「是嗎?」那二個女人的眼神真是夠討人厭的,那由鼻子發出的聲
更是令人渾身難受。
  「咦?那是什麼啊?」二個女人對我的行頭產生了好奇心。
  「是我發表會要穿的衣服嘛!」
  「哇!好漂亮哦∼」憶玲已抓著衣服在她身上丈量著,女人啊!都
這樣的。
  「而且都還是公司出的錢耶!」我高聲的說著,她們可是露出萬分
羡慕的神情。
  「哇!那有這麼好康的事?早知道我也要去那上班。」憶玲懊腦的
說。
  不待我說話,碧茹就開口接著說:「妳以為去上班是去玩啊?」
  「可是至少有新衣服嘛!」她笑著說。
  「白痴……」這是我的結論。
  「喂,妳們肚子餓不餓啊?」我忽然覺得肚子有些餓了。
  「好哇!妳請客我就吃。」
  「那有什麼問題,妳們給我在家乖乖等著。」
  大約二十分鐘後,我踏著輕盈的步閥,手上拎著香噴噴的鹽酥雞,
順著學校外的圍牆想抄小路回宿舍,我看到小路邊有台機車,站在車旁
有二個人影,我仔細一看,咦?是學長耶?!那麼晚了他和誰說話啊?
  「阿強,事情進行的如何了?」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問著學長。他
嘴上叨了根煙,看了就令人生厭,而學長竟也一樣手上夾著煙住嘴邊送
,還大大的吐了一糰煙霧。
  「安啦!一切順利的很,不過是個小ㄚ頭而已,怎會不上勾。」
  「那就好,那就好,那明天可就有好戲看囉!」那人奸獪的笑著。
  「她啊,笨得可以,以為我愛上她把愛蓮給甩了勒,真是夠他媽的
   蠢,今天我還告訴她明天一定要來哦,要當著我所有的朋友面前
   把我最心愛的她介紹給所有人認識,你就不知道她有多感動,把
   她抱著親,一點反抗都沒有。」
  「操,虧你想得出這賤招來,服你了。」那人又吸了口煙。
  「等明天晚上,我加把勁,讓她樂昏了,我再把愛蓮給拉出來,看
   她臉往那擺,不哭死才怪。」
  「你怎麼沒上她啊?」
  「上她?要不是看在你是要報她不甩你的仇上,多少你也對她有點
   意思我才沒上她的,不然啊,上她有什麼難的,搞不好我待會去
   叫她出來,包準讓她來個自動以身相許。」
  「是啊,媽的,誰叫她那麼跩,老子寫了幾封信給她,根本不鳥我
   ,她以為她是誰啊?西施啊?呸!不過那個阿明真沒用,叫他跑
   跑腿送信居然給她嚇得拔腿就跑,真是沒用的傢伙。」
  「好了,反正明天晚上就有她受的了,我還約了愛蓮不能多聊了,
   把他惹毛了,以後就沒搞頭了。」
  「你怕她啊?」
  「怕?你有沒有弄錯,她可愛死我了,一個晚上沒陪她睡,看她一
   付渾身不自在的騷樣,要不是她家有錢,我早甩了她。」
  「愛蓮也真背,遇上你這小白臉,真是倒了三輩子的霉。」
  「誰叫我就是有本錢,不然你怎麼連個ㄚ頭都泡不上?」
  「你啊少說風涼話。」
  「明天事情就結束了,你欠我個人情。」
  「好啦!知道啦!」那人手一揚,煙屁股便往我這飛,就落在我面
前五公尺左右。
  不過他們根本沒看到我,因為我躲在樹後面,當一陣車嘯之後,我
呆若木雞的跌坐下來,腦子一片空白。我緊緊咬著嘴唇,眼淚氣的流了
下來,我發著抖抱著頭讓淚恣意的竄著,我嚎啕大哭起來…...
  那是我所認識的溫柔學長嗎?不!那是個天底下最無恥、可惡、下
流的壞人,我從沒想到他竟是這樣的人,我真的覺得我瞎了眼睛了。
  回到宿舍,我無法平撫心中的痛,哭紅了眼,憶玲、碧茹聽了之後
震驚不已,但又能如何?除了不斷的好言相勸外,她們也莫可奈何啊。
  不知何時睡著的,當我驚醒時,我才發現枕頭是濕的,原來夢中我
仍在流淚,我拉著被襦一角,心是紛亂無序的,我想起了那頭熊,說話
帶刺的熊,不過我對他又有些愧疚,或許她們說的對,腳踏兩條船是危
險的,但她們可能也沒料到,當其中的一條船翻覆時,而我這落海之人
再也無力去攀附另一艘,寧可讓自己淹沒………
  清晨醒來,己經是二十二號了,今天真是個特殊的日子,我不禁苦
笑著。
  下午我撥了個電話給經理,編了個人不舒服的謊言,請了假。
  不知請的經理還要我多休息,十分的關心;掛上電話的那一霎那,
我忽然覺得自己好壞,竟用這方式去騙人,我和學長有什麼不同?
  剛才問了一下那頭熊的狀況,還是全無消息,我也不知該怎麼說,
算了,今晚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熊的事再說吧。
  「妳在幹嘛?」憶玲一回來看著我正在換衣服納悶的問。
  「準備赴約啊……」我擠出個笑來,不希望她太擔心。
  「赴約?妳有神經病啊?人家擺明要讓妳難看妳還去,妳是不是
   氣到瘋了啊?」憶玲漲紅了臉悻悻的說著。
  「瘋了?為他?那太不值得了,我想我不去的話,這事情也不會
   有個結束的,我去正好可以讓這件事做個徹徹底底的解決。」
我語氣堅定的說。
  「會不會有危險啊?」憶玲拉著我坐了下來。
  「他會不會惱羞成怒反而會傷了妳?」
  「我想他還不至於敢在那麼多人面前對我怎樣吧。」我眨了眨眼
,反握住她的手,要她安心。
  「這樣吧,妳不放心的話,就找碧茹,還有我們班上的同學一起
   去,這樣人多他就有所顧忌了。」
  「嗯,好主意,我叫阿吉也去。」她笑了出來。
  「好,那麻煩妳了。」
  「不客氣,這小子就要給他點教訓才行,我要找一堆的人把他吃
   個血本無歸,活活氣死他。」她開心的神氣起來。
  離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就看著她和碧茹忙著團團轉,看
來是找了不少人。
  校門口前一如往昔,人雖不多,但也絕不冷清,我遠遠就看到他
站在那了……
  「妳今天好漂亮。」曾經這樣的語氣令我為之沈醉,如今聽來卻
是讓人作噁。
  「學長,你別這樣說,那有什麼漂亮啊。」我再噁心到想吐,也
要忍耐的演下去。
  「哦,我說錯了,該說妳每天都是這麼漂亮的才對。」
  「學長,別再開玩笑了啦!我們是不是該走了?」我看站在一旁
的憶玲早就一付要吐血的樣子,我故意催促著,以免她露出馬腳來。
  「哦,差點忘了,她們是……」
  「她們是我室友,你上次說可以請我朋友一塊來的,所以我就替
   你邀請她們,可以嗎?」
  「歡迎歡迎……」
  「壽星生日快樂哦!不好意思當你們的電燈泡囉。」
  還是碧茹機警一些。
  「若蓁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千萬別客氣。」
  他說了地點之後,我請碧茹載憶玲,我自己則讓他載,就是昨晚
的那一部機車,我用眼神示意著憶玲。
  「哦,那兒我知道,你們先走好了,我們隨後就到。」碧茹故意
這般說著。
  他也不疑有他,就載著我揚長而去。
  那是間小PUB,離西部牛仔不遠,我想必要時,可以逃去那找老
板搬救兵。
  我在會場中走著,我看見愛蓮了。
  「愛蓮怎麼會在這?你不是和她分手了嗎?」我故意探他口風。
  「誰知道她來做什麼,妳別理她,反正她待會兒就會識趣的走開
   了。」他笑著說,其實是針對我吧,我想。
  他拉了拉我的手,想要我安心些,不過他也不太敢太明目張瞻,
他偷瞄著愛蓮怕她撞見似的。
  「我知道了……」我虛應著。
  其實我是著急碧茹她們怎麼還沒來,這下我可死定了。
  不一會兒,愛蓮和我四目相接著,她倒沒發火,只是陰陰的冷笑
著,不知他是怎麼騙她的;不過我覺得真正受到傷害最大的人就是愛
蓮了,只是她一直被蒙在鼓埵茪w……
  正當我為愛蓮婉惜時,碧茹她們可到了,連阿吉、阿龍、嘟嘟還
有另外二個碧茹的社團學長也來了,終於我此忑不安的心情可放鬆不
少下來。
  「怎麼這麼久啊?」我走向她們低聲抱怨著。
  「找人手嘛!現在情況如何?」憶玲掩著嘴,眼睛東瞟西看的。
  「還好。」
  「那我們就先吃點東西囉,撈一些本回來。」
  果然,那批人馬就的給他吃喝了起來,根本就沒人理我了嘛,真
是搞不清楚,誰才是這部戲的女主角啊?
  我可是沒什麼胃口,學長忙著四處和別人招呼著,就活像在應酬
似的,而我也端了杯飲料掩飾著內心的不安。
  「各位,今天是小弟的生日,很感謝各位來參加,我在此先向各
   位說謝謝!」他己經站在中央向大家說著話了,我和大家一起
舉杯如一。
  憶玲她們也都站的附近來了。
  「接下來,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佈,今天我要藉由我的
   生日來向各位介紹一位我最愛的女孩子……」他望向我示意著
要我走過去。
  我杵在原地,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頓了頓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來。
  「妳怎麼了?」他不解的看著我。
  我也伸出手,但不是要讓他握,而是撥開他的手,同時左上杯中
的果汁就往他臉上潑去。
  「妳幹嘛!?」他被我這突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他怒斥著。
  周遭的人也騷動了起來。
  「你自己心堜白,我要告訴你,想玩弄別人感情的人是天下最
   可惡的人,幸好我看清楚你了,不過我替另一個女孩抱不平,
   她讓你騙了那麼久卻還看不清你,你真是可惡……」
  他僵在那只能狠狠的看著我,愛蓮臉色鐵青的抖著。
  他向我又靠近了一步,而阿龍他們也靠了過來,他警覺到我是有
備而來的,只能氣極敗壞的看著我。
  「學長,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話我調頭就走,而身後傳來愛
蓮歇斯底里的叫著。
  而我心堥S有打了一場勝仗的喜悅,反而有股莫名的感傷……
  第二天的早上,我一出宿舍準備要去上課時,就看見愛蓮站在門
口,她看來似乎憔悴很多,大概一夜沒睡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