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我和她面對面站著,大概有一分鐘我們都沒有說話。
  「謝謝妳……」她一開口的便淚眼婆娑的嗚咽著。
  「…………」我不知要如何回答她的謝謝,我只能拍拍她的肩。
  「我從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
  「愛蓮,過去了,別想那麼多了……」我遞給她面紙,安慰著她。
  「我是不是很笨?和他在一起那麼久了竟然完全沒發現,反而讓他
   耍得團團轉……」她又哭的更加傷心。
  「…………….」我無言以對,只能抱著她。
  同樣是女孩,面對到同一個男孩,我只能慶幸自己沒有付出全部,
但對愛蓮而言,她的付出太大了………
  她能不能走出傷痛,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一定會有一段很長的療
傷期……
  這一天我覺得平靜了,不再那般茫然無措,但心頭還有一個結沒有
打開,那頭熊呢?他到底在幹嘛?二十二號己經過了,他到底有什麼話
要說呢?看來他失約了……
  明天不就是要發表的日子了嗎?我突然想起來了,這麼重要的日子
,他應該會出現吧!
  騎上機車,我又來到了工廠,偌大的廠房仍有不少人在加班著,我
潛到二樓的辦公室,只見燈火通明,所有人都到齊了,獨獨缺了那一頭
熊……
  「若蓁,妳來了……」經理看看我,臉色顯得有些不太平靜。
  「經理,怎麼了?」我不安的問,大概是女人特有的敏感吧,總覺
得氣氛不太對勁。
  「阿雄…住院了…」他略為遲疑了一下,但還是說了。
  「住院?!」我瞪大了眼睛,不太相信經理的話,我轉望著陳經理
和專員,他們的表情是靜肅的,陳經理點了點頭,這代表了楊經理所說
的是實情,而不是一個無聊的笑話。
  「他怎會去住院呢?他不是活蹦亂跳的嗎?怎麼會去住院?怎麼會
   呢?……」
  「她的母親打來的,只說阿雄住院了,因為聽學校教授說在我們公
   司還有一個重要的案子在做,所以打電來通知一聲,至於什麼病
   她沒說,若蓁,很抱歉,因為明天就要發表了,所以我們也還沒
   去看他,想明天發表會後再去,所以狀況如何,我們也沒法確實
   的掌握,對不起……」
  我能怪楊經理嗎?我想我不能,以現在的情況而言,對他們最重要
的,是想出替代阿雄簡報的方案,不然明天的簡報會因此而亂成一糰的
,看他們凝重的表情,我可想而知他們的心情了。
  和經理要了醫院的地址和病房號碼,我飛也似的騎著車在路上狂奔
,我要去看一看,他到底怎麼了,怎麼可以還沒實現二十二號的諾言,
就躺在醫院不理我了?我一定要親口問個明白……
  醫院永遠都是冷冰冰的,白色的牆,白色的制服,白色的床,白色
把整個空間都佔滿了,連心都變成白茫茫的惘然。
  走過護理站,我尋著病房號碼,306病房,和我的宿舍號碼竟然
一樣!一個黑色的巧合,我沒有那種會心一笑,反而有些苦。
  我站在門外猶豫了一下,深呼吸了幾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我
推開房門,映在眼前的景像著實讓我吃驚。
  他躺在床上罩著氧氣,完全的沈睡著,床旁邊坐著該是他的母親吧
,我懾手懾腳的走了過去,怕自己笨手笨腳的會吵到他。
  「妳是……」伯母抬頭看見陌生人很自然的詢問我。
  「我是輝雄學校的朋友……」
  「妳是阿雄學校的同學?那妳認識一個叫方若蓁同學嗎?」
  這一問,我倒抽了口氣……
  「嗯…我認識……」
  「那麻煩妳幫個忙,把這些東西交給她好嗎?」她說完了自那床頭
旁的白色矮櫃中拎出一包東西,揣到我懷堙C
  我楞了一下,但看她期盼的眼神,我點點頭收下了。
  望著躺在病床上的他,心情有股難以言喻的淒然,那種想哭又哭不
出來的鼻酸真是令人難受。
  「阿雄前陣子才檢查胃,檢查報告都還沒出來,前幾天又給車撞了
   ,給撞的腦振盪,昏迷到現在,真是禍不單行……」她娓娓述說
,眼眶中泛著疼惜的淚水,她不時的用手拭著。
  「胃?為什麼要檢查?」聽了她的話我有些吃驚。
  「因為他常喊胃不舒服,前陣子胃痛的不得了,照了胃鏡,醫生說
   胃壁上有硬塊,要做進一步的化驗,看是不是惡性腫瘤……」
  「惡性腫瘤?」我不太懂這些穿白袍的醫生所說的話,常是一堆令
人難懂的術語。
  「就是癌症……」她奪眶而出的淚水更泛濫了。
  「癌症!?……」天啊!我頓時耳畔隆隆作響,我再也聽不到任何
的聲音了,腦中一片空白。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他才幾歲?怎麼可能會有癌症?
  我走在白色長長的走廊,像是一條沒有盡頭的走廊,直到有人撞了
我,我才有點知覺,那一包東西被撞掉了,我趕緊撿了起來,把它緊緊
的抱在懷堙A緊緊的,緊緊的抱著,這是我唯一能抓住的東西了……
  我坐在冷冷的夢湖涼亭,對著有些昏暗的燈,我打開了那包東西,
是一冊裝訂精美的日記,和一本裝著一張張素描的畫冊集,畫中的人是
我,有著各種姿態的我,有俏皮的我、生氣皺眉的我、開懷大笑的我,
當然還有那張蘿絲般沈睡的我……
  日記的第一頁寫著:為一個不知名的女孩而記,或許這是我最後一
次寫給自己的日記………
  但下面又補充了一行:現在我知道她的名字了,她叫方若蓁。

十月六日(三)

  好個寒冬,十月初的天氣怎會這樣的冷?
  昨天在夢湖邊遇見了一個女孩,本來也沒什麼的,但看她一個人坐
在那不知到在幹嘛,一時興起,就前去搭訕,沒想到她很兇耶!把我當
壞人看似的,還叫我怪叔叔,這可真是第一遭。
  她長的還算秀氣,和秀美比也相差不了多少,不過她的個性和秀美
差多了,沒有秀美那種溫柔就是了,像個小辣椒似的。
  其實這樣比較有什麼意思?一個離我而去的女友和一個我還不知道
名字的女孩有什麼好比較的?真是有病啊我!?
  不過這女孩倒是很令我好奇就是了,她叫什麼名字呢?可是昨晚又
給我遇上了,她和室友走在夢湖附近的小路,竟然我被她給撞倒了,真
是嚇我一跳,她還不輕勒!她急著回去先跑開了,我向她室友打聽她的
名字,不費吹灰之力,就知道她的名字了,這可令我意外啊!太容易得
手了吧!
  更絕的是,晚上十二點多她竟然來我家吃東西,真是人生何處不相
逄啊∼

十月七日(四)

  今天我想到了一個可以和她親近的好方法,就是讓她來參加我的專
案,這樣我就可以和她混熟一點了。
  她看來聰明絕頂,不過還是頭腦簡單,我略施小計就讓她點頭答應
了,若蓁啊若蓁,不是我笨,而是妳太高估自己了吧!

十月九日(六)

  第一天上班,我總不能讓她累壞了,但是一天下來,我看她有些吃
不消,得好好給她加油,不過她這人一定得用激將法才可以,我說了怕
她是個摸魚的人,果然她就有了很大的反應,若蓁妳要加油啊!
  近來胃痛的情況比以前糟糕,似乎頻率有增加的情形,是不是該去
檢查一下呢?
  或許只是近來比較忙,讓自己太緊張的緣故所引起的吧,希望沒什
麼大問題才好。

十月十日(日)
  
  今天是國慶日,大家都休息了,我卻沒法休息下來,我忙著案子的
進行,整個上午也沒做出什麼東西來,腦子一片空白,不過倒是一直想
著若蓁,她還蠻可愛的。
  下午我悶得慌,到街上去蹓達,我走進誠品書店,我不經意的看到
畫紙,忽然我有個念頭,想畫若蓁,當我選了紙回到家時,我翻著那盒
許久未用的碳筆,生疏了?!竟然有些吃力,不過費了一個多小時吧,
我才習慣,單靠腦中浮現的影像作畫還真是不容易,至於像不像我倒沒
有把握了。
  或許有一天我把畫拿給她看,她還會狠狠的罵我一頓,唉∼不知道
有沒有這個機會……

十月十一(一)

  看若蓁專注的表情是一種享受,她有時低頭計算著,有時會不自覺
的皺皺眉和抿抿小嘴,看來十分的淘氣,我在一旁看了都會想笑,偏偏
好死不死我的糗樣讓經理給撞見,真是螳螂捕蟬絕沒料到有個黃雀在後
啊。
  經理問我怎不去追她,我楞了楞不知該如何回答,我只是笑了笑。
  我能去追她嗎?我該去追她嗎?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點我卻是很
明白的,我是有那麼一點喜歡她的。
  今天我寫了封信給秀美,除了問問看她的近況之外,也把這有一點
點喜歡若蓁的困擾告訴她,想問她看看我該怎麼做。
  問秀美好像有點怪怪的,有人問前任女友可不可以追別的女孩嗎?
也許我是天下第一個吧!管他的,再說啦!

十月十二日(二)

  今天去教授家討論了一下專案進行的方式,教授建議了幾個方向與
分析的方法很好,在討論的過程,師母切了盤水果給我們,我看見教授
和師母交換個眼神,令我十分的羡慕,那種不必說話就可以意會的感覺
真好,聽說師母以前還是學校的校花呢,而教授只是眾多追求者之一,
但教授靠著每日一封感人肺腑的情書終於打動了師母。很傳統的方法,
但看來很管用,而我呢就別想了,叫我寫那感人肺腑的情書我可沒辦法
,乾脆拿一本情書大全,每天抄一篇算了。
  緣份吧!
  我和她有沒有緣份呢?
十月十五日(五)  

  今天胃又開始不舒服了,媽說我的臉色很不好看,她說我該安排個
時間去檢查看看,我拗不過她只好答應了,時間就讓媽去安排吧。
  我靠在床上,拿起紙和筆,畫下了第二張的她,我發現她的睫毛很
長很翹,難怪她那麼恰北北。
  我上了網開始收集了一些有關醫療方面的訊息,看了一堆只有一個
結論,就是我該好好的去檢查一下才是。

十月十六日(六)

  今天是她的發薪日,我給了她薪水袋,她高興的和小孩一樣的快樂
,真是可愛,晚上我和她一塊吃飯看電影,沒想到遇上她的室友憶玲,
而且她們還插隊,寶貝若蓁還上前去罵了一頓,真是笑死人了,自家人
打自家人,真是大水沖倒了龍王廟,到現在我想到還會笑耶。
  晚上收到秀美的信了,真奇怪,明明網路很快速的,偏偏她要等上
好多天才回信,真是慢郎中,不過她倒是要我追若蓁,什麼我已經錯過
她是最大的遺憾了,希望我別再一次的鑄下大錯,真是臭屁。
  我要開始認真的追她了。

十月二十二日(五)

  近來真糟糕,日記變成週記似的。
  近來胃痛的次數增加了,我忽然感到好害怕,那種恐懼是前所未有
的,害怕失去老媽和老姐,媽失去了老爸辛苦拉拔我們姐弟長大,老姐
為了減輕家堶t擔,中學畢業就放棄聯考的機會賺錢養家,而我長到那
麼大,還未能為她們的辛苦而有所回報,我怕我會失去她們……
  還有一個人,若蓁,我也怕會失去她…
  在她的心埵釣S有我的一席之地?若許她只是把我當成一個狂妄自
大的傢伙看待,而不是用一個男朋友的角度來看我,我是生是死對她而
言又有什麼影響,也許只不過是個普通朋友而已,能為我滴上兩滴眼淚
就不錯了。
  秀美要我用力的追她,以目前我的身體狀況而言,我那有能力去追
她?萬一我真有問題,豈不拖累她?煩啊∼追也不是,不追也煩,一切
只能等到去檢查後才能決定吧!若我身體沒問題,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十月二十三日(六)

  今天陳經理和施專員來到工廠,說要把案子擴大為一個發表會。
  找考慮了下會決定接了下來,除了是個難得磨練的機會外,還有一
點就是可以拉若蓁下水,這樣我和她相處的時間就更多了一點,可以防
止有小人來破壞,這幾天我發覺有個人在暗地堛`意她,我可要小心一
點了,是不是情敵啊?把她栓在身邊,我才比較安心。
  男人真是自私啊!呵呵∼不過愛情本來就如此的,有誰肯將自己的
女朋友往外丟啊?若蓁,原諒我,我不是要妳那麼累的,只是我不能冒
著失去妳的風險……
  另外值得記上一筆的是,今天我摸了她的手耶,好柔細哦,我真是
樂壞了,今夜大概會睡不著覺了,嗯,那就畫畫吧!
  
十月二十五日(一)

  今天和她有一點小小的爭執,不曉得她為何問我接吻的事?她說有
人在追她?是那個人嗎?……
  媽說過陣子要我上台北去做檢查了,檢查的事不能給她知道,也不
能給經理知道,就請個事假吧!等檢查完再說了。
  心情差,又睡不著了,畫畫吧!

十一月十一日(四)

  我望著在和醫生凝重的表情,接著他把媽叫了出去,一會兒媽走了
進來,笑笑的對我說過一陣子來看檢查報就可以了,不過媽的笑很假,
媽,我是妳親生的兒子,我怎不明白妳呢?妳明明就是哭過了,眼睛還
濕濕的,還要騙我?當然我不能拆穿妳,只能對妳點點頭。
  回到家,老姐對我特別好,我好像明天就要死掉一樣,我開始努力
的看著妳們,看著我們的家,看著所有的東西,我看著素描,看著她,
我的眼淚終於一滴一滴的抖落下來,我摀著嘴不敢哭出聲,我要當堅強
的男人,不能軟弱啊!
  若蓁,妳或許一輩子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了,也沒法當我最美麗的
新娘……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