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十二月一日(三)

  竟然有那麼久的日子沒有碰日記了,時間過得真是好快好快,這一
段時間,我貪婪的為了留她的倩影在我心中,直到生命的盡頭,我努力
的裝著強悍、裝著瀟灑、裝著無所謂;但是我卻是多麼想開口告訴妳,
我不是真的那麼強悍、那麼瀟灑、那麼無所謂,相反的,我脆弱的要命
,只是妳不知道而己……
  如果我可以有三個願望,我希望我的願望是……
  第一:我愛妳!
  第二:妳愛我!
  第三:讓我們彼此相愛……

  音樂正放著庚澄慶的『想妳,醒在零點零三分』,那歌詞的意境正
如同我此刻的心情…………

  『別說不可能  有天若你去愛別人
   我的心會恨  這回憶會困我一生
   愛是荒唐的緣份  圈住矛盾的戀人
   不是發悶的想逃  就是發瘋的沉淪
   想你  醒在午夜零點零三分
   你會去哪裡  和怎麼的人
   像一支風箏  扯斷線飛奔
   我不管我可不可能
   想你  醒在午夜零點零三分
   距離昨天只一首歌時分
   情歌情多深  唱到思念都傷人
   有太多感覺  不是完滿就是破碎
   眼眶裡的淚  不夠深不會輕易墜
   夢是現實的陶醉  誰都無權利瞭解
   這是你我的世界   不必理會誰說是非』

  而錶上的時間正好是零點零三分……

十二月三日(五)

  媽告訴我明天起要去台北做一星期的檢查,我除了點點頭之外,告
訴媽我是大人了,請她告訴我實情,她楞了楞傷心的抱著我哭,我撫著
她斑白的頭髮,我心頭一揪,媽老了好多啊!鼻頭一酸,熱淚在眼眶轉
不停,我硬是吞了下來,我喉嚨哽咽著。
  原來我胃有腫瘤,如果是惡性的就可能得是胃癌,我聽了之後反而
比較平靜些,大概認命了吧,套句古語,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了。
  媽對我的平靜似乎很意外,但我又能怎樣呢?我雖然不甘心,但又
能如何?……

十二月十四日(二)

  好久沒見到若蓁了,今天看到她覺得她變得更漂亮了,今天她買了
便當給我吃,真令我意外,不過真的好好吃,吃著吃著我在想,不知以
後還有沒有機會到她親手買的便當?
  她發現了我的畫了!這可真是讓我不知該喜或悲?面對她的質疑我
好想對她表白,但我不能,檢查報告二十二日會出來,得等到那時才行
……
  我今天買了個包包,把畫冊和日記放在堶情A如果我有一天不能再
寫再畫了,就表示我走了,而這包包內的東西就該送給若蓁,算是種表
白吧。
  想想自己還真是笨,活著時不能表白,萬一死了,還要靠這些東西
來表白,真悲哀!

  PS.她今天剪短了個頭髮,綁了個馬尾,看來很有朝氣,這樣的她
    我更加喜歡。

十二月十八日(六)

  每天吃葯的日子好煩,有時真想不要吃算了,那種對未來的不確定
性侵蝕著我,我真的越來越怕。
  若蓁好像真的投到他的懷抱了,我是個失敗者,可能連失敗者也稱
不上,連個競爭的機會都沒有,如果今天公平競爭後,若蓁選擇了他,
那我也甘心些,但今天卻是拱手讓人,未戰先降,這算什麼?是命運要
這樣的對我嗎?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要讓我遇見若蓁?沒有她
我會走得無牽掛一些的……
  最後一個請求,請上天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可以當著若蓁的面,親
口說一句:我愛妳!


  這是日記最後一天的記錄了,我的眼早就模糊了,淚早就溼透了衣
襟,手是微微的抖著的,我想大聲的哭,但卻沒有聲音,只是一股酸澀
的淒苦不斷的漾在心底,我只能緊緊的抱著日記看著夢湖在冬夜所漫起
的霧氣,那般的迷朦……
  我開始去回想第一次在這夢湖畔所見到的他,有些無厘頭的他,有
些奇怪的他,有些輕浮的他,有些桀傲不馴的他,有些霸氣的他,有些
傻傻的他……
  但我沒想到,竟也是個多情的他……
  彷彿所有的事慢慢的一點一滴又回來了,我想著他的笑、他的壞、
他的好,那種感覺好心疼,心疼到我的心揪結在一塊了,那麼的真實的
痛啊……
  只是那種痛,還帶著一點酸楚……
  為什麼我會與愛情擦身而過?
  我問自己,但想不起有任何的理由可以回答自己;多年前的少女情
懷卻讓自己失去了對愛情的響往,我怕了愛情,我逃避愛情,我不想要
愛情,但現在我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愛情,我是真的愛上了,我再也躲
不掉了,再也逃不了了……
  我坐在夢湖一整夜,直到清晨才回到宿舍。
  「哎啊!我的姑奶奶妳可回來了!」才一進門,憶玲見著我便丟來
一句,搞得我莫名奇怪。
  「咦?妳怎麼眼睛那麼紅腫?妳哭了?!」她接著說,我露著些許
苦笑點頭。
  「憶玲,妳別囉嗦了,快和跟她講啦!」碧茹在一旁看了也焦急了
起來。
  「妳們倆幹嘛啊?」我看她們一搭一唱的,完全弄不清楚是怎麼回
事。
  「妳那個上班的公司有個什麼…什麼經理來著…」她搔著頭努力的
回想著。
  「楊啦!」碧茹馬上接口。
  「楊經理說昨天夜堨晶q話來學校找妳,說今天的發表會有一段要
   妳上台去講,是代替輝雄的一小部份,所以要妳今天早上先過去
   公司一趟。」碧茹一口氣說完,像是大功告成似的鬆了口氣。
  「真的嗎?奇怪了?不是說要施專員代替的嗎?怎會又臨時要我去
   台上講呢?」
  「笨!一定是那個施專員沒什麼碌用,所以才要妳去的嘛!這用屁
   股去猜也猜的到啊。」憶玲胸有成竹的說著。
  「現在幾點了?」
  「七點半了。」
  「那我得快一點了。」
  我開始動手換上之前買的套裝,她們倆人可在一旁伺候著,大約半
個小時才打點好。我還特別綁了個馬尾。
  「哇∼大美人耶。」
  我笑了笑。
  「那我走了。」
  「拜拜。」
  我在去公司之前,我想先去看看輝雄。
  醫院仍是充滿了刺鼻的藥水味,令我不太舒服,而在這偌大的迴廊
走著,除了高跟鞋卡卡作響外,就是一片的沈寂,那刷得粉白的牆或許
會讓人比較平靜些吧……
  無聲的我悄悄的走進他的病房,他依然安靜的躺著,完全的沈睡著
,只不過氧氣罩己經拿掉了,我可以清楚的看著他有些削瘦的臉,這和
一向不太正經的他相差好多。
  我看著他,心頭又是一陣陣的抽痛。
  護士敲了敲門走了進來,他對我點了點頭,便走到床頭,拿起針筒
對著點滴注入了藥物。
  「妳該和他說說話的。」護士忽然對我開口說著。
  「呃…妳說什麼?……」我有點意外,所以沒聽清她方才說的話,
所以我又問了一次。
  「我說妳該和他說說話的。」她又重覆了一次。
  「…………」
  大概她認為我不了解她的意思,所以又接著說。
  「雖然他現在不會說話,但或許還是有些意識的,妳對他說說話,
   或許可以給他一些刺激,這樣對他的復原會有些幫助的,以前我
   也曾看過有這樣的情況發生,當時我還真不敢相信,但事實告訴
   我們,有時這樣做會有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她真的是個白衣天使,她又給我帶來了一些些的希望。
  「要加油,別放棄哦!」臨去前,她又在門口對我說著,我奮力的
點著頭。
  我在他身過坐了下來,伸出了手握著他,他的手很溫暖,我用姆指
輕輕的撫著他的手背,他均勻的呼吸著,我真希望自己能像童話睡美人
一樣,給他一個吻他就會醒來。
  看看時間,也快九點了,我伏下身在他耳邊細語著……
  「親愛的,如果再給我重新來過,我也希望能夠擁有三個願望,一
   、你愛我;二、我愛你;三、讓我們相愛……。你可一定要記得
   千萬要醒過來,要醒過來帶著一束美麗的玫瑰花來找我……」
  我在他的唇親吻了一下,便轉身離去。
  才出房門,便差點撞上人了,我連忙直說對不起……
  「妳不是方…方小姐嗎?」
  我定神一看,原來不是別人,正是輝雄的姐姐,我見過她的。
  「妳好……」我怯怯的說。
  「妳來看阿雄,他如果知道一定會很高興的。」她眉頭抽動了一下
,那是做姐姐對弟弟的心疼。
  「他的病情有好轉一些嗎?」明明自己心堳靬白,但總是要問上
一問。
  「從出事到現在沒醒來過,醫生說如果再過三天沒醒來的話,就很
   有可能變成植物人了……」她眼眶頓時紅了起來。
  「三天……」我回頭望了他一眼,一股難以言喻的酸楚卡在喉嚨,
我眼淚又滴了下來。
  她把手上的東西放在床邊的矮櫃上,坐了下來,她只是默默的盯著
他瞧,我實在無法再待下來了,我怕我會泣不成聲的崩潰,我輕輕的合
上門,不想打擾她與他的相處……
  一時之間,我站在門外,不知該如何是好,有點恍惚,直到一陣急
促的腳步聲才驚醒了我。
  我看見二個警察走了過來,在他們的中間還有簇著一個人,有些眼
熟,等他們再靠近一些時,我臉上的意外絕不比他的錯愕低。
  「仲強學長?……你…怎麼……」
  「若蓁,對不起……」他低著頭說。
  「進去吧!」他身邊的警察催促著。
  我跟在後面,又走進了病房。
  「陳小姐,根據路人提供的線索,我們捉到了撞傷妳弟弟的人了。
   他在警察局也承認了,不過他說要過來看看妳弟弟,所以我們就
   帶他過來了。」帶頭的警察老氣橫秋的說著,大概是看多了這樣
的場面,所以表情極為平淡。
  「是你!?你看看…你看看…我弟弟躺在那堙A像是個快死的人,
   你為什麼那麼狠心啊?…為什麼…你為什麼…」
  她衝了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動的哭喊著,而他們則怕她做出不
智的事,還在一旁擋著她。
  我耳畔隆隆作響。
  而我心中的震驚是可想而知的……
  「為什麼是你?」我語氣嚴厲的問著他。
  他先是一怔,然後又低下頭去……
  「我知道他對妳很有好感,那天我和朋友喝了些酒,在回學校的路
   上看見他騎著機車,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給他點小小
   教訓,沒想到會弄成這樣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我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我的手在抖著,我的心情是極度的厭惡
著眼前的他……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在這原本只屬安靜的病房中回盪著。
  我的手仍揚在空中,而我的淚不忍住的如雨花而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