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信妳不愛我
By Danny (豪哥)

  他終於消失在我的生活之中了。
  在這三個多月以來,我沒想到我的生活竟有如此大的轉變,這真是
我料未及的,認識輝雄,學長的介入,我受到情感的欺瞞,及了解到輝
雄的內心世界與矛盾,直到他入院,這一切的一切現在回想起來,老天
好像開了個很大的玩笑……
  我開始學畫畫了,我最喜歡在夢湖邊上畫畫了,因為這是一切的開
始,也是所有回憶的結束,這夢湖恰如其名,給我如夢的經歷,對於愛
情我是真的徹底的失望了。
  縱然這陣子還是有些不明究理的人想來追我,碧茹和憶玲也百般的
規勸著我要走出陰霾,但我真的怕了,我怕自己不能忘情於他,更不能
再容下別人,這樣是不對的,我不能欺騙別人的情感,也不能要求別人
付出,正如同我也不能欺騙自己的感情一樣,我逃的遠遠的,我避開那
些灼熱的眼光,因為,我真的怕了。
  我拿著筆,在素白的紙上一筆一筆的畫著他,我記憶中的他,我不
禁低下了頭,淚水也不由自主的滴了下來……
  情感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再冷漠的人都有柔情的一面,情感豐富
了我們,我不能想像一個人完全沒有了情感,會怎麼生活下去?真的是
行屍走肉嗎?要做到心死還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感不是單一方的,因
為有了對方的存在,我們為之喜悅、瘋狂、悲哀、心痛,即使是單戀,
都是因為有了對方才能形成的;就連令人討厭極的學長都和我有一段情
感的糾葛不是嗎?
  我沒真正恨過學長,畢竟他沒有得逞,但我對輝雄總有一點埋怨,
怨他不把真相告訴我,要欺瞞他自己的情感,同時也是欺瞞我,否則今
天或許不是這樣的,至少,我可以豐富他絕症之前的這段時間,更不會
讓學長有機可趁的。
  但我最恨的還是我自己,平日的刁鑽機伶不知跑去哪了,連他有意
無意的親近,我都感覺不到,碧茹和憶玲都察覺到了,而我還像個木頭
似的,若我給他點機會,給他點暗示,或許他早就向我傾吐了,早就向
我告白了,枉我方若蓁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我真是不折不扣的超級大
笨蛋……
  笨蛋!笨蛋!笨蛋!……
  當我再次抬頭,一個人影正真真實實的站在我的眼前,令我嚇了一
大跳。
  「妳在這媯e畫啊?」
  「對…對啊……」看著來人讓我十分的意外,害我連講話都變得結
結巴巴的。
  「妳在畫誰?」
  「我在畫輝雄……」我幽幽的說。
  「喔……」愛蓮不知怎麼會找來這堙A令我一頭霧水。
  「仲強己經辦休學了……」她眼睛看著夢湖的遠方,隨手丟出個石
頭,石頭濺起了小小的水花。
  「對不起……」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受傷最重的人是她,而我最過
意不去的人也是她。
  「說這個幹什麼?愛情沒有什麼對不起的,只有愛與不愛的區分,
   當愛上了就不會去計較那後果……」她苦笑著說。
  「妳還愛他嗎?」我覺得愛蓮似乎還是愛著仲強學長,心中不免有
這樣的疑問。
  她先是看看我,含後又苦笑著點了點頭。
  「真的?!」
  「或許妳會奇怪,他背著我去追妳,而且他只是為了我有錢而愛我
   ,這樣的人有什麼好留戀的是嗎?」
  我點了點頭,她又繼續說。
  「但是,我不是這樣對他的……我雖然嬌縱些,有時愛耍脾氣,可
   是我是真的喜歡他的,就像我剛才說過的一樣,愛沒有對不起,
   也沒有對與錯,一但愛上了,就是這樣的無怨無悔……」
  她說話的樣子和學長口中的她完全不一樣,此刻的她看來是那麼的
柔順而又堅強,那股對愛的堅持讓我深深的懾住了。
  「我是不是很傻?……」
  「什麼?……不不不,和妳相比之下我覺得我才真傻呢?輝雄連對
   我表白的機會也沒有……」我被她一問,頓時慌亂了起來,不過
我講的也是心堛滲u心話。
  「妳要好好的加油,不要放棄喔,有許多事是無法從新來過的,錯
   過了一時就是錯過了一輩子,往往事後才後悔沒能及時捉住那稍
   縱即逝的幸福,就失去了幸福……」她說著說著,眼睛轉著淚光
令人也感染著一樣的哀慼。
  「愛蓮…妳接下來要怎麼做?」我問了之後忽然覺得好笑,這問題
我問她就好比問自己不是一樣的嗎?
  我和愛蓮不也是一樣的角色嗎?我和她的遭遇又有什麼不同呢?我
竟笨到問她這樣的問題,我有什麼資格……
  「等他回來…我會等他回來的……」她語氣堅的說。
  「可是他不愛妳啊?!」我對她的反應頗感意外。
  「不!他愛過我,曾經他愛過我,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但我卻
   相信他愛過我的,就算他過去沒有完全的愛我,或者他愛我愛得
   有些猶豫,但未來我會讓他明白,我愛他,我會讓他從此以後都
   永遠的愛我………」
  聽到她這樣說,我感動的熱淚盈眶,真是令我料不到愛蓮對學長是
那麼的專注。
  「若蓁,來這塈銎p只是為了表達我對妳的感激。」她拉住我的手
真誠的看著我。
  「謝我?謝我什麼?我把妳害慘了,還有什麼好謝的?」我驚慌極
了。
  「謝謝妳幫我看清了自己,過去的我有許多不對的地方,妳多見諒
   。」
  「別這麼說……」
  看著愛蓮的背影,有種淡淡的感傷在胸口迴盪著,不知道該怎麼去
形容……
  我坐了下來,靜靜的曲著膝看著湖面,這個夏天大概就是故事的結
尾了吧,一個沒有結局的結尾,我是這般想著。
  忽然眼前一片漆黑!
  「是誰啊?」不知是那個傢伙竟然從後面摀住我的眼睛。
  「猜猜我是誰?」一個粗粗的女聲在後方響起。
  碧茹嗎?不會,碧茹不會做這樣無聊的事,憶玲吧!?
  「憶玲!妳別鬧了啦!……看我怎麼修理妳!」我用力掙脫,轉過
身正準備用手上的碳筆好好的在這女人的臉上做上記號。
  我怔怔的定住了,手懸在空中靜止著。
  「那麼久不見妳,妳還是老樣子,那麼兇悍……」
  「你…你…你………」我見著了他,連話都不會說了。
  「什麼你你你我我我的,不認識我啦!?」他看著彷彿受到驚嚇過
度的我,手還放我額頭上,裝出一付量看看我是不是腦子燒壞的模樣。
  「真的是你嗎!?我是不是在做夢?」我如同夢囈般的輕聲說著,
也沒管他的手還放在我的額頭上。
  「做夢?妳自己看是不是做夢。」他這傢伙竟然用兩手拉著我的臉
頰,硬是把我弄得像個白痴樣的嘴臉。
  「喂喂喂,會痛耶!」我趕緊退後一步,兩手揉著我的雙頰,真是
不知憐香惜玉,虧我還為了他那麼擔心。
  「這下不是做夢了吧!」他笑著捏了捏我的鼻子。
  「你的傷完全好了?沒事了嗎?」我摸摸自己的鼻子又看著他的頭
說著。
  「除了破了個大洞,縫了二十幾針,外加差點死掉這些不算的話,
   那大概就算沒事了吧。」他一臉正經的說。
  「你豬頭啊?這樣還說沒事?」真是氣死我了,我好心慰問他,他
竟然嬉皮笑臉的開玩笑?
  「我媽說的對………」他臉色一沈淡淡的說。
  「你媽?這和你媽又有什麼關係?」
  「她說恰北北的女生要注意,可能會讓我腦振盪後遺症更嚴重。」
  「…………」這是什麼瘋話?
  「你媽真的這樣說的嗎?……」我不太相信他的話,因為他媽媽看
來就天生的老實人,才不會和他兒子一樣的奸詐。
  「真的啊!她說我才剛好,不能用腦過度的,要我凡事小心點。」
  我還是半信半疑的。
  「那你今天怎麼會來這找我?你…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啊?」
我要給他一個機會,不能讓愛蓮所說的一樣,讓幸福從我的眼前溜過,
那會後悔一輩子,所以我也懶得抬槓了,單刀直入問題核心。
  「沒有啊?那有什麼話要說的,我只是來領畢業証書的啊!」他眨
了眨眼回我的話,好像真的沒事一樣。
  「什麼?就這樣?沒別的事了嗎?」我有點按捺不住了,語氣好像
有點急。
  「喔!還有還有……」他像是想起什麼了。
  大概才恢復過來,不能太刻求,總算還記起來了,我不免有點沾沾
自喜,果然凡事要有點耐心才行的。
  「哦!是什麼啊?」我故意這樣問著。
  「還有就是去公司領我的薪水啊!還有差不多一個月的薪水還沒領
   耶!不少呢?謝謝妳的提醒,差點忘了這麼重要的事。」他說完
轉身就要走了。
  這…這算什麼?
  走?你想走!我的臉色一定是十分慘綠的,一股火就要強烈的爆發
出來。
  「陳輝雄,你給我站住!」我氣得叉腰大吼一聲。
  「幹嘛?!」他果然停住了腳步,回過身來看著我,一付莫名其妙
無辜的表情。
  我衝上前去……
  「我…我問你…你…你愛不愛我?」顧不了許多了,我放下身段,
放下女孩子該有的矜持,我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逼問。
  「我…我…」他猶豫著。
  「什麼我我我你你你的,你是男生耶!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幹嘛
   講話吞吞吐吐的和女生一樣!你今天倒是給我個交待,話沒說清
   楚的話,你就別想給我走!」我真是氣極了,又往他身上戳了戳 
,稱為河東獅吼我看也不為過。
  「喂!別戳了,會痛耶……」他撫著胸口說。
  「別叉開話題,快說!」我咄咄逼人的氣勢,就表示今天我們非把
話給說個清楚。
  「這…這…我為什麼要愛妳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