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我支持你去找她,盡你一切的能力去挽回,但是你要為自己設立
   一個期限,在這期限之前,你要努力,在這期限之後你要學會遺
   忘,日子總是要過下去的對不對?」
  「嗯…我知道了……」他眼睛閃過一絲希望的亮了起來。
  「豪哥,謝謝你…和你談過之後,我心情好多了……」
  「別客氣,也沒幫上你什麼忙,只是給個建議而已,你自己好好加
   油了。」
  「豪哥!電話∼」小璇推開門朝向站在中庭的我大聲喊著。
  「去工作了吧。」我示意他該繼續工作了,他報以一個自信的笑容
,我們並肩走回辦公室。
  「喂∼您好!」我接過電話習慣性的說。
  「李副理嗎?星期天有沒有空?」
  「星期天?!妳是哪位啊?」自認對聲音的辨識能力不差的我,卻
完全聽不出來是誰在和我說話,只是有點熟悉,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怎麼?昨天我們才見過面的,今天就不認得我了?」她笑著說話
的語調勾起了我的記憶。
  「妳是…娃娃?!」我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會是她。
  「是啊!是我,沒打擾你上班吧?在忙嗎?」
  「還好……」我愣了一下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只好這麼說。
  「星期天下午二點,老地方見,拜囉∼」
  「喂…喂…」她話才說完就逕自掛掉,連讓我發表意見的機會也沒
有,真是蠻橫,和她的長相真是完全聯想不起來。
  「怎麼啦?是誰啊?」坐在一旁的梅側過頭來關心。
  「沒事,只是一個朋友……」我淡淡的回著。
  「哦∼是嗎?」她帶著一股懷疑的眼神看著我,令我有些不自在。
  「寫妳的程式啦∼」我擺出主管的架子,故做正經對她說。
  「哼∼誰稀罕知道……」
  我望著電話發呆,我在想著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談吐那麼的
伶俐,該是個聰明的女人吧!不過聰明的人並不是樣樣都聰明的,感情
大概就她不太聰明的一面,否則也不會這般的刻骨銘心,甚至到要找一
個人來為她寫故事……
  「發什麼呆?」小璇站在我身後發出疑問。
  「喔…沒什麼…」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尷尬。
  「這埵酗@份連絡單,你看了簽個名吧。」她遞過來一份卷宗夾,
一個紅色的卷宗,這代表是急件。
  我翻開看了一下,是個客戶異常呆帳資料調閱的事,我簽了名便交
還給她,要她依上頭的時效前處理好便行。
  看了看錶才十點多,好像今天的時間過的特別的慢,我沖了杯咖啡
為自己提提神,我開始思考著老板交待的工作該如何進行,我拿了隻鉛
筆在紙上寫著進行的方法和要找其他單位協商的事項,以及其他小組成
員的適合人選,一天也就在思考、協調中度過,到了下班時全身無力,
大概用腦過多了吧,現在最想做的,莫過於回家好好睡上一覺。
  拖著一個重重的公事包,媕Y裝的一堆的資料,晚上可有得忙了。
  當我忙完了填飽肚子的人生大事,我把衣物丟在那個全自動的洗衣
槽中,任由它發出隆隆的噪音,我躺在浴缸堙A把毛巾放在額頭上,閉
上了眼,好好的放鬆緊張了一天的神經,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我居
然睡著了,藉著一股寒意,我才驚醒過來,水早就涼了,不知自己到底
睡了多久了,匆匆的出了浴室,一股冷空氣迎面而來,我打了個噴涕。
  真是該死…我想我可能著涼了。
  我煮了壺咖啡,緩緩倒入那鑲著美麗裝飾的咖啡杯,熱氣瞬間由杯
中竄了出來,透過咖啡香我才又有了些生氣,記得有位遠在魁北克的朋
友叮嚀我咖啡不要喝太多,一但喝上了隱,一天不喝便會頭疼,我記得
我回答她說,如果不喝我現在就會頭痛了。這段小故事一直在我心堥S
忘記過,不知她還記不記得。
  我坐上電腦前,放下杯子,習慣性的放入一張片子來聆聽,開始著
今晚的工作,我打算先寫一點小說,再寫明天會議要使用的報告資料,
我預計一點鐘可以完成,我開始埋首在電腦前,但有許多事就是會超過
自己的預料,等我要睡時已是淩晨快三點了。
  「怎麼一付沒精神的樣子?今天週末耶。」梅看我趴在桌上沒什麼
精神的樣子,停下腳步問我。
  「我好像感冒了,人覺得有些昏昏沈沈的……」
  「要緊嗎?那你要不要回家去休息?」梅細心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
慰著我。
  「不了,事情太多了,我休息一下就好,不礙事的。」我搖了搖手
婉謝她的好意。
  「那好吧。」她走到我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
  「梅,妳的預產期是什麼時候?」看著她的肚子,我不禁又探詢著

  「你好像每次都記不起來,你問過好多次了耶…年底或一月啦!」
她嘟著嘴,像是在埋怨我這個主管漠不關心部屬似的,總把她的話當成
耳邊風。
  「我腦子不好嘛!」我訕笑著。
  「這次可記住了吧?」她笑著說。
  「嗯…對了!妳會不會緊張啊?」我有些好奇的問,我不明白女人
對生孩子到堜磭驧菑偵羆邞漱葑﹛A尤其是第一胎。
  「還好啦!只是我老公比我還緊張。」講到老公,她整個人都像朵
花似的綻放笑容。
  「他怎麼了?」我滿臉的疑惑。
  「他啊,整天擔心小寶寶要用到的東西是不是還沒買齊,就看他在
   家老是在盤算著呢,真是有夠神經的。」她的語氣中沒有絲毫的
怒氣,只有淡淡的喜悅。
  「那妳老公不錯哦,現在就開始在打理小寶寶的東西,是個好爸爸
   呢。」
  「他啊…還可以啦!」梅笑得更甜了。
  記得梅曾和我說過,她和老公認識的過程和小說情節差不多,大學
時代,一個不小心,他撞翻了她手上的書,他道著歉為他俯身拾書,就
這麼拾出了一段感情,一路走來平平穩穩,該結婚就結婚了,她說得極
為平淡,但我相信那一段看似平凡的感情必定有其不凡之處,許多人終
其一生不也正追尋這般的平凡而已?
  同事們一個個陸續到進到辦公室,小怡依舊在遲到邊緣到達。
  「把這葯先吃了吧。」小璇遞給我一盒像是康得六百那一類的感冒
葯,我笑了笑收了下來。
  「梅告訴妳的?」我拆著葯,把桌上的杯子拿了過,一口就把葯給
吞了下去。
  「你以為部門有多大啊?全部就這麼八個人,就都在這間辦公室內
   ,怎麼會不知道?這種事難不成說不得的啊?」她耐心的等我吃
了葯才開始說話。
  「沒有啦,謝謝妳了。」
  「要不要抓抓龍啊?」她一手搭在我的肩上,露出詭異的笑容。
  「妳抓的話,我不如叫梅來抓,別看她個子小小的,她的手勁可比
   妳大多了。」我故意這麼說,因為有次讓梅為我捉龍,結果足足
痛了三天呢。
  「豪哥,那妳可能要躺在家好幾天了。」順仔在一旁次不防的插著
話。
  「順仔!……」沒料到惹來梅叉腰嬌嗔,順仔連忙揮手表示不再多
言。
  「梅的手勁很大嗎?」阿宏不明究理的問,或許新人對每個人都還
不是那麼了解吧,不過單從梅嬌小的個頭來看,沒人猜的到的。
  「你想試看看嗎?」
  「下次吧……」阿宏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還是推托掉梅的好意。
  一天的開始就在打打鬧鬧中展開了。
  週末是個催化劑,它可以令人一天都心情愉悅,令人對每件事物都
快樂面對,連時間都過得特別快,在忙碌、專注、嬉鬧中,八個小時就
這麼不著痕跡的溜走了。
  華燈初上的台北,也像是為了慶祝週末而顯得更加亮麗耀眼,我開
著車經過東區時,眼睛被那些炫麗霓虹給懾住了,真得是好美,我由衷
的讚美著,我順著彎曲的通道把車開往地下停車場,鎖上車門,搭上電
梯,按下九這個數宇。
  「死孩子,你遲到了!」老同學一見面就沒好話,不過也習慣了。
  「台北的交通你們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我公司離這最遠,那像你們
   這麼近,走路就到了。」我拉開椅子,坐來下來說。
  「我剛才先去看醫生,所以才晚點到,希望我沒錯過些什麼吧。」
我還是老實的說出遲來的理由。
  「怎麼?!生病啦?」志偉皺著眉問。
  「小感冒而已,不礙事。」我笑著搖頭,表示並不是那麼嚴重到需
要他為我皺著眉。
  「看看你,就不會照顧自己,還是早一點結婚好,有了老婆照顧,
   就不會這樣子了。」淑麗這番話不知算是安慰還是一種取笑?聽
得我一頭霧水,不過肯定的一點,我到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
  「喂,妳講這樣什麼意思啊?」志偉瞅了自己一眼,像是要她把話
給說明白。
  「笨∼就是幫阿豪找個對象相親的意思嘛!」秀芳和榮達夫婦倆端
著還冒著熱氣的蒙古烤肉回來,秀芳才坐下便接著話說。
  「還是秀芳聰明,一聽就明白了。」淑麗拍了拍手讚美著,秀芳則
是笑著點頭表示接受。
  「呃…這方法不錯,不然要等你結婚還不知道民國那一年呢。」連
榮達也加入了她們,同一個鼻孔出氣。
  「我去拿東西吃。」一看苗頭不對,我連忙藉機抽身。
  這家蒙古烤肉東西還真不少,連日本料理也有,看到生魚片便食指
大動的我,想起了醫生的囑咐還是忍痛割愛了,轉了一圈,還是拿了些
熱食回來。
  男人聊天的話題永遠離不開工作、政治、當兵,當然老婆不在時,
就會多聊一樣東西,就是女人;而女人聊天的話題永遠離不開美容、血
拼(Shopping)、減肥和老公,而且老公多半拿來比較用的。
  不過還好,我這兩位同學都很優秀,也都還算體貼,也十分顧家,
所以都一樣好。
  聊著聊著都快十點了,大家也差不多了,不過結束聚會前淑麗硬是
提出要為我安排相親的事,我拗不過只好由她去了。
  回到家都快十一點了,洗了個熱水澡覺得比較舒服些了,我開了電
腦把小說叫了出來,繼續尚未完成的章節,然後上網把故事接續上去,
順便收信,一樣又一堆的宣傳廣告信件,還夾雜著幾封讀者的來信,我
總是會一一看過之後寫個回函給他們,謝謝他們;當我看到最後一封信
時,我有些莞薾,因為那封信是娃娃寫來的,除了有些令人發噱的圖片
之外,連內容都是很搞笑的。
  『 喂∼男人:
         第一次見面沒嚇到你吧?(希望沒有)
         拒絕你的晚餐邀約,你沒放在心上吧?
       男人肚量應該很大的才對,我想你應該不會
       放在心上的才對。
         寫這封信只是要提醒你,明天下午別遲
       到了哦!  

                        小女子 』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我的回覆也很簡單,只有二個字「OK」!
  下午一點四十分,我坐在同樣位於角落的那個位置上等待,等待的
時間卻是很難度過的,有人這麼解釋,等待是因為對未來有不確定性,
所以覺得時間很慢;就如同我現在的心情一樣,我拿著筆記本就我看到
街上的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寫在上頭,我想那些都是我寫作時的素材
,我得先勾勒出來才行,這樣也能打發掉我的我對未來的不確定。
  「在做筆記啊?」她又是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令我錯愕。
  「妳來了。」我起了個身準備幫她拉開椅子,她沒等我為她服務便
自己坐了下來。
  「不用麻煩你了,朋友之間是不需要這樣子的。」她揚起如三月般
的淺淺笑容,她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沒有…」我連忙坐了下來,她只是嘟了嘟嘴沒說什麼。
  服務生走了過來,我們點了相同的咖啡-曼特寧,或許它比較適合
我們今天所要談論的話題吧。
  「妳準備要開始說妳的故事了嗎?」我覺得該切入主題了,因為我
已經準備好了。
  「你有空了哦?」
  「嗯,我手上的小說只剩最後一部了,而且也快完成了,所以我已
   經空出時間了。」
  「那麼我們可以開始了……」她把頭髮順到了耳後,整理著自己的
情緒。
  我只是摒息等待著,我不知她要說的故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故事,
所以我也十分的期待與好奇。
  「那是一段很久的往事了,在學生時代,我一直喜歡同校的一位男
   同學-宇成,他是一個很悶騷的人,話不多,不知道你對星座有
   沒研究,他這方面滿像一個標準的天蠍座個性。」她開始陳述著
屬於她的故事,我除了細細聆聽之外,手也快速的在筆記本上寫下重點
摘要。
  「或許是少女情懷作祟,我時常會故意出現在他的面前,那怕只是
   走過去而已,但久而久之,他開始注意到我,偶而我會對他微笑
   ,終於有一天他來約我,就這樣我們開始交往了。」服務生端上
兩杯香氣瀰漫的咖啡,她輕挪了著身子,讓服務生便於遞送,當然故事
也被打斷了。
  「加糖嗎?」我把糖罐打開問她。
  「我自己來……」她大概是怕我抓不住她的口味,所以要我別多費
心吧。
  她沈默了下來,只是靜靜的攪拌著咖啡,不再出聲,我也不想催促
她,我只是喝著咖啡,靜靜的看著她,她微揚的睫毛正沾著一些溼潤,
我掏出面紙遞給了她。
  「對不起……」她抬起頭,向我道歉,我只是笑著搖頭。
  「還要繼續嗎?」我探問著,怕她的心境還未平復過來。
  「嗯……」
  「我們交往中倒也沒什麼大事發生,他在學校功課算是不錯的,而
   且他的父母對他期望很高,所以管得比較嚴,尤其是在校的最後
   一年,照理說為了準備聯考,男女交往並不太好,所以他的爸爸
   提出了條件,考試要考好,不能影響到功課,這個要求還算合理
   ,所以我們也沒異議,倒也沒發生什麼問題。」她擦去淚水,又
開始娓娓述說著。
  「一直到我保送上一所學校後,事情才有了變化……」
  變化?!我想大概故事的轉折就要從這開始了,所以我又加仔細傾
聽著,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似的,深怕打擾到她。
  「因為我不必參加聯考了,而他卻還得等待聯考的試鍊,所以他必
   須專心唸書,我不能常去打擾他,他的父親管得更加嚴格,又有
   了新的要求,要求他一放學就得回家,不可以和我出去,也不能
   接我的電話。所以除了在學校之外,我們根本就不能見面的。」
她的語氣顯然有些激動,我示意她先停下來,表示我有幾個問題要確認
,在我重新確認後,她又接著說。
  「畢了業,我們連在學校見面的機會都沒了,我必須等到他聯考結
   束後,才能再見到他了,畢業的那一天,他送了我一條水晶項鍊
   ,他親自為我戴上,他還說要我乖乖的等他,但不知為什麼,從
   那一刻開始,我就覺得他離得我好遠好遠,或許那就是一個預感
   吧……」
  她說到這,我停下了原本振筆疾書的手,抬起頭看向她的頸部,我
猜那條項鍊現在應該還是在她身上才對的;她大概猜到我的心思了,她
笑了笑說:「早就沒戴在身上了。」
  「哦……」我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只能發出低沈的聲音代替回答。
  「順便提一下,我們那時的班導也知道我們交往的事,不過她很討
   厭,老是會在課堂上故意說些什麼這個年紀不適合交男朋友之類
   的話,而且都是很負面的,所以我真的很討厭她。」
  「可是妳的老師也沒說錯啊,妳那時的年紀確實不太合適交男朋友
   ,況且他還要參加聯考……」我倒沒覺得她的老師有什麼不對的
地方,管教自己的學生也是天經地義的事,不是嗎?
  「可是她可以私下告訴我,犯不著用指著和尚罵禿驢這樣的卑鄙手
   段啊!」她看來不表贊同哦。
  「好了,好了,妳的老師應該和故事沒什麼關係吧?可以跳過她的
   部份了嗎?」我放下筆,攤著手表示。
  「今天先講到這好了……」她身子往後一靠,雙手有些庸懶的放在
身上,嘴角牽動著一絲的笑意。
  「……好吧。」本想問為什麼的,但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反正
一次如果說的太多,我還要花更多的時間來整理,這樣也好。
  「喂…我問你,妳會不會覺得我太主動了啊?」她又坐起身子,手
肘頂在桌上,托著娟秀的臉無邪的問我。
  我合上了筆記本,只是笑著,沒有回答他。
  「你覺得我太主動了?」她臆測著。
  「我可沒說。」我不打算承認,但我心堳o真的是這麼想的。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你臉上寫得可清楚了。」她竟開起我的玩
笑來。
  「是嗎?」我故意摸了摸臉頰反問,惹得她笑得十分開懷。
  「你工作忙不忙?」
  「當然忙啊?還有一堆事等著我做呢,做我們這行的,好像沒什麼
   休閒時間,都是忙得很。」不知怎麼的,我開始向她抱怨起來。
  「工作嘛,誰不是這樣的呢?」
  「說得也是。」
  「都快五點了,我該走了。」她看了看手上的錶,表示她要走了。
  「要我送妳嗎?」我見她起身,我也站了起來。
  「不用了,謝謝…我自己走就可以了…」她爽朗的笑容掛在臉上對
我搖頭婉謝著。
  「該不會是伯母又有交待,別讓不熟的人送妳回家?」我打趣著說

  「你怎麼知道,真聰明。」她還故意順著我的話說,一雙眼睛骨碌
碌的轉著十分靈巧。
  我被她逗得笑了出來。
  「拜拜∼」她向我揮手道別,我只是眼睜睜的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
街角。
  猛然想起還沒和她約定下一次的時間,我趕忙跑向街口,我才趕了
過去,左右張望著,卻沒見著她的身影,我真是糊塗,看來只好等她再
打電話給我了。
  「怎麼一付無精打釆的樣子?」我看著一早就沒什麼生氣的小璇,
不解的問著。
  她趴在桌上,用手玩弄著筆桿,只是看了我一眼,沒答話,又繼續
著她單調而又顯得有些無聊的動作。
  「怎麼了?誰惹妳了?」我放下公事包,把早餐放在桌上,才看見
我辦公桌上怎麼多了一份早餐。
  「這是?……」我比了比桌上來路不明的東西,向她探詢著。
  「我買給你吃的。」她淡淡說著。
  「哇!妳不會早點告訴我哦?害我自己多買了一份早餐,真是浪費
   我的血汗錢。」
  「我買早餐的錢就不是血汗錢啦?」她白了我一眼。
  我心想小璇今天怎麼怪里怪氣的,像那根筋不對似的,吃了炸葯一
樣。
  「妳還沒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我走到她身邊,坐了下來,當
然我是把她買的愛心早餐一塊帶過來的。
  「唉…我老爸不知發什麼神經,昨天居然告訴我,這星期天要我去
   相親……」
  「咳…咳…」我一塊蛋餅硬生生的卡在喉嚨堙A弄得我咳了半天,
連眼淚都咳出來了。
  「你幹嘛那麼激動?又不是你要去相親……」她拍了拍我的背,嘴
堻銙鉿陬,這傢伙殊不知我前二天才被人給脅迫就範。
  「呃…沒事……」我乾笑著,她卻以為我在取笑她。
  「你真討厭?有什麼好笑的?…」她氣的打了我肩膀一下。
  「沒有啦!我又不是在笑妳。」我揉著才被她蹂躪過肩膀討著饒。
  「早啊…」阿宏走了進來,看著我們一臉的迷惑。
  「阿宏早!…」她向阿宏親切的微笑打著招呼,不愧是部門的大姐
大的姿態,但旋即壓低了身子,對我說。
  「小心點,別讓大傢都知道了。」當然我明白她說的是哪件事,我
笑著點了點頭,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人要守住一個秘密有時是件很辛苦的事,不過我還沒到需要一個人
躲在廁所堜M牆壁說話的地步,不過呢,我卻在廁所聽到隔壁女生廁所
傳來的竊竊私語,看來小璇要相親的事,早就傳偏了整個樓層。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