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而更重要的是,那可不是我說出來的。
  走回部門,我老遠就看到小璇端坐在那,臉色鐵青。
  我知趣的不去招惹她,而她身邊早就圍繞著幾個其他單位前來『關
心』的女同事.我經過她們的身邊,就見她們妳一句我一句的叮嚀著小
璇相親的注意事項,我簡直要噴飯了。
  「誰?到底是誰說的?」小璇打發走那票人,回頭就問,眼光淩厲
的環視著每個人。
  「我肚子痛,要去上廁所了……」
  「喔…樓下印表機卡紙了,我去看看……」
  「會計約我談程式修改的事……」
  一時之間,整個部門的人紛紛走避,唯恐惹禍上身,所以各式各樣
的名堂都出籠了,有理由的找理由,沒理由的找藉口,沒藉口的也連忙
抓起電話佯裝忙碌,根本就沒人理她。
  「大家真忙喔…」我打趣的說。
  「………………」小璇沒轍的坐回位置。
  我正想趨前安慰她,我桌上的分機卻同時響了起來。
  「喂,阿豪嗎?我是淑麗。」我一聽就聽出是她的聲音了。
  「淑麗啊,有什麼事嗎?」
  「什麼事?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前二天不是和你談到安排相親的事
   嗎?現在可有著落囉,昨天我找到一個和你很適合的對象,也是
   做資訊方面工作的,和你很速配的啦。」淑麗怎麼一講起相親的
事,就顯得十分專業,那張媒人嘴可真是厲害。
  「淑麗啊,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嫂子看人不會錯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幫人做媒了
   ,準得很,你放心,一定保君滿意的。」我話都沒說完,她便打
斷了我的話。
  「我是說我最近比較忙,恐怕時間比較難掌握。」
  「不會啦,星期天吃個午飯而已,能擔誤你多少時間啊?該不會是
   你說話不算話,想讓嫂子白忙一場啊?」
  「不是啦…怎麼會呢?」看來推不掉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接下來她把時間,飯店地址,全部都仔仔
細細的交待了一遍,她還要求我覆誦一次,確定我沒弄錯。
  掛了電話,我吁了口氣,但看來這個星期天日子不太好過了。
  雖然是週一,可是除了週一症候群的倦怠感之外,還有對週日的莫
名恐慌,即便已經不是第一次相親了,可是總覺得相親的氣氛很不對勁
,就像是在市場上賣豬肉似的,我得在哪讓人評頭論足,論我的學歷、
我的地位、我的收入、我的家庭,那種感覺真令我想快點逃開,逃離那
個人肉市場。
  小璇呢?是不是和我有一樣的感覺,所以才會覺得煩?不過很巧就
是了,我和她居然在同一天都要去相親,錯誤的巧合吧。
  一連幾天,我過得忐忑不安,不知自己是不是得了相親恐懼症,腎
上腺分泌的特別多,所以才會過得十分緊張,而到了週五眼皮更是跳個
不停,我不管如何的試圖放鬆心情,它仍是不停的跳著,連開個會都不
得安寧,會議結束,我離開了會議室,回到部門,我拉了拉自己的眼皮
心堻銙銊廘菕A希望它安份點,別老是跳個不停啊,不過在進了辦公室
時,我才知道這眼皮在跳果然是有事要發生的凶兆。
  「豪哥,聽說你週日也要去相親啊?」前腳才踏進門,小怡一個箭
步衝到跟前,劈頭就問,我手上的資料差點當場掉到地上。
  「妳聽誰胡說的?!」我得找到凶手,把造謠者揪出來。
  「是有人打電話來找你,我說你不在啊,問她要不要留話,她說只
   是要提醒你,星期天的相親別遲到了,而且要穿體面一點…」
  該死!是淑麗!這女人真是笨,幹嘛講那麼清楚做什麼?不會打我
手機啊?真是該死!
  「…………」我愣在哪不知該說什麼,只好聳聳肩,便走回座位。
  「其實相親也不錯,如果覺得對方順眼,對味,再交往也是不錯的
   ,而且即是相親,大家心堣]很明白,願意的話就是男女朋友了
   ,也不必費心去做什麼表白,也挺好的,不是嗎?」梅看我坐了
下來,停下了原本在鍵盤上飛舞的手,對著我說。
  「妳這是種安慰嗎?」我放下東西,懶懶的靠在椅背上。
  「沒那麼嚴重的啦!放輕鬆點。」
  「我盡量就是了……」
  「我煮咖啡給你喝好了。」她笑著說,我無奈的點了點頭。
  「我要煮咖啡了,要喝咖啡的舉手。」梅登高一呼,立即各方回應
聲不絕於耳。
  「豪哥,這個給你。」小惠切了塊蛋糕給我。
  「謝謝。」我接了過來。
  「我自己做的喔,覺得如何?」小惠急欲知道我們這些食客的感覺
是什麼,殷切的等待著我的回應。
  坦白說,現在要找個女孩願意下廚房的大概不多了,更何況還會做
糕點,我決對相信小惠將來會是一個賢妻良母的。
  「妳的手藝當然沒話說了,又不是第一次吃妳做的東西了。」我給
了她個滿意的答覆,她顯得快樂極了,又忙著去問其他人,真是十足的
孩子氣模樣。
  咖啡香瀰漫在辦公室內,誘人的氣味令人為之振奮,我總覺得咖啡
的味道令人覺得溫暖,有種溫馨的感覺會一直縈繞心頭,這大概是我喜
歡咖啡的原因之一。
  順仔遞給我一份作業流程圖,是上次我交待他辦的事,不過看來這
份流程圖實在糟透了。
  「順仔,這流程規劃的太爛了吧?」我不太相信這樣的東西真能改
善我們公司的失誤率。
  「這份是倉庫那邊傳過來的。」他攤了攤手,表示在我手上的東西
不是他的傑作。
  「我的天啊,這樣下去怎麼得了。」我連忙捉起電話,直撥倉庫,
一陣討論後,敲定明日親自走訪一趟。
  「明天下午,我們去倉庫和他們討論改善案的作法。」放下電話後
向順仔說。
  「哦,知道了。」
  「梅,這幾天主機的負荷狀況怎麼樣?」我打了幾行指令,發現現
在主機的狀況不是很好,所以側著頭問她。
  「3Server一直都負荷很重,User一直有打電話來問,主機的速度拉
   不起來。」她搖了搖頭,不表樂觀。
  我拿起前二天的報表來看,我發現負載最高的時段都集中在下午一
點左右,看來這部主機使用了二年多,也差不多要汱換了。
  「梅,妳寫張申請單給我簽,把主機換了吧。」她點了點頭,我則
是起身,來到外頭的中庭,透一透氣。
  「豪哥,你在幹嘛?」小璇的聲音在我後頭傳來,我回過頭就看她
站在樓梯旁看著我。
  「沒有啊,只是透透氣,妳呢?要上哪?」
  「我要去和業務部的張經理開會。」
  「喔…那妳去吧……」
  「嗯………」她點了點頭就要下樓。
  「小璇……」我叫住了她。
  「什麼?」她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我。
  「呃…妳星期天…是在哪相親啊?」
  「哼!要你管!」她氣得踩我一腳,便逕自下樓去了,剩下我在原
地痛的哇哇亂跳。
  我會問她是因為我心堣@直犯嘀咕,但直到了星期天才全部明白。
  而這一週,我卻沒有收到妤珊的電話,我想她大概是工作忙的原因
,這樣也好,我得好好的調整一下心情,準備這週的相親活動。
  星期天,我依約來到飯店,淑麗早就站在門口等我了,而且可能等
了有好一會兒了,因為看她乾著急的樣子就可端倪出來了。
  「你怎麼那麼慢啊?人家女方都來了好一陣子了,你大爺卻現在才
   大搖大擺的過來,你難道不知道,這遲到可是大忌啊。」她看到
我連忙拉著我往媔],還邊數落著我。
  「昨天在趕東西,所以睡得比較晚……」我隨便扯了個理由,總不
能說是昨天寫小說寫到太晚的原故,所以睡到近中午才起床吧。
  「別那麼拼命,好歹也得為自己打算一下,等會兒見了人家可要道
   歉一下,知道了嗎?」
  「知道了……」我跟著她的腳步穿過了中廊,來到餐廳,我看見志
偉正坐在那,而女主角是背對著我,我看不到她的長像,但隨著距離的
漸漸縮短,我的心跳速度卻是直線上升著。
  「來了,來了,不好意思,我們這男主角工作太認真,早上還去公
   司開會,所以才會遲到一下下。」淑麗還真會掰,吹牛不打草稿
不打緊,更厲害的是說謊臉不紅氣不喘的,真教我佩服。
  我看見她了,還好不是小璇,這就是我心堣@直嘀咕的事,看來是
我自己想太多了……
  相親就那麼回事.問問身家,問問工作,問你有什麼興趣,問你有
沒有什麼家產;當然女方的家長一定也會告訴你,他的女兒是多麼乖巧
,多麼顧家又善解人意,那種意思好像是說,如果我錯過他的女兒,那
我這輩子乾脆打光棍到底算了,因為沒一個女孩會比他的女兒更好了。
  說到女主角嘛,憑良心講,還長得不錯,本來以為淑麗介紹的八成
不怎麼樣,但沒想到卻是個美女呢,而且談吐也很得宜,倒是出乎我的
意料。
  吃飯聊天倒也漸入佳境,志偉在我耳邊提醒著我,要我好好把握,
我只是笑而不答。
  「對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間。」我起身向大家欠了欠身說。
  我找了半天才找到洗手間的位置,正當我要推開入口的門時,有個
女的正巧走了出來,我們差點撞個正著,我仔細一看,竟是小璇?!
  「小璇?妳怎麼會在這堙H!」可想而知我有多麼的驚訝。
  「豪哥?!」小璇也嚇了一大跳。
  「妳在這相親啊?」我想起了她週日是要相親的,難道就這麼好死
不死和我在同一飯店?太巧了吧!?
  「嗯……那你在這做什麼?」
  「我…我…也是…不是…我是說,我和朋友來這吃飯的…」算了,
還是保留一點好,不然就有把柄在她手上了。
  「吃飯?少來了,我看也是來相親的吧?」
  「………」我無言以對,看來說謊的功力還不夠高明。
  「妳那邊相的如何?」
  「別提了,我要是交那種男朋友,不如讓我死了算了……」她比了
比手勢說。
  「那你那邊進行的如何?」她想起了我這邊,忽然變得很有精神,
而且向外張往著,想看看我的女主角長得如何。
  「小璇,妳給我回來啦!」我一把把她給拖了回來。
  「怎麼?難道是個醜八怪?還是個大恐龍?見不得人?」她語氣可
酸了。
  「小姐,很對不起,偏偏相反的,她是個很美麗的女子。」
  「真的?在哪?讓我看看。」她躲在牆後探出頭張望著。
  「等一會我回座位時,妳就跟在後頭,假裝只是經過而已,不可以
   出聲,知道了嗎?」
  她點了點頭,我要她先等我一下,我去了一下洗手間,然後就回座
位去,小璇跟在後頭,待我坐定後她還故意繞了二圈,盯著對方看了幾
眼,再對我比了比大姆指表示不錯,我示意她快點消失,她才離開。
  「你怎麼去那麼久啊?」志偉一見我回來,便低身問著。
  「遇上同事了,所以聊了一下。」我也低聲解釋著。
  「今天天氣不錯,我看等一會兒你們二位年輕人去外頭走走吧,不
   要浪費大好的時光了,大家說對不對啊?」淑麗看大家也吃得差
差不多了,便擅自為我們拿主意。  
  「好啊,我們家郁芬很少出門的,都關在家堙A難得有機會,出去
   走走也好。」郁芬的母親都這麼說了,那就表示二老對我還算滿
意,不然也不會讓郁芬和我出去的。
  「二位放心好了,我們子豪一定會帶郁芬好好的散散心的。你說是
   不是?」淑麗話鋒一轉,問向我來。
  「是…是……」原本拿起杯子打算喝口茶的,她這沒由的一問害我
灑倒了一些茶在我褲子上,我驚得連忙拿餐巾擦著。
  沒想到郁芬見了我的這模樣卻笑了出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笑,
她笑起來很甜就是了。
  一頓飯下來,吃了我六仟多元,只是歐式自助餐而已,居然這麼貴
,有些心疼,這些錢可以買一顆全新的硬碟和一條128M的記憶體了…  
  「發什麼呆?」淑麗用手肘頂了頂我,打斷我用電腦比較法計算我
的損失到底有多慘重。
  「沒什麼…沒什麼…」
  「那我們就走了吧,你帶人家去外頭走一走吧。」
  「喔,沒問題。」
  「子豪,你可不要太晚送我們小芬回來哦。」她父親笑著提醒我。
  「伯父您放心,我會親自送郁芬回去的。」
  「那就好。」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她的母親不知和她講了些什麼,她低著頭臉上一陣羞怯的看了看我
,令我也一陣混身不自在。
  當我們正要離開時,我剛好經過了小璇那伙人,果然,那個男的一
看就知道和小璇是今生無緣了,咱們小璇可也算是白白淨淨的小美人,
他是牛糞,不能插上鮮花的,小璇也看到我了,無奈的向我使了個眼色
,表示出快瘋掉的表情,我則是笑著回應一個眼神要她多忍耐。
  出太陽了,十一月天的太陽還是顯得太暖了些,地球的暖化現象倒
是在今年讓我感受得很深刻,我們開著車往淡水去走走,淡水好像從我
高中之後,就是我最常來的地方了;初次見面其實心情都很緊張的,我
們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番,才慢慢聊開了,她算是個輕巧的女孩,柔柔
弱弱的很令人憐愛,我心堣@直猜測著她為什麼要用相親這種古老而又
有點可笑的方法來尋找另一半?是眼光太高?還是因為專心學業?或是
因為工作的緣故?難不成是因為感情的創傷,而耽誤了青春?一連串的
問號不斷的在我腦中浮沈著,而我卻沒有一點頭緒。
  「你在想什麼?」她忽然問口問道。
  「我是在想,有什麼事耽誤了妳的終身大事,才會讓妳和我這無趣
   之人相親。」我很坦白的把存在心堛犖簸搧劂﹞F出來。
  「……………」大概我有些突兀吧,以致於她望著我卻沒說話。
  我正想開口為我的失禮道歉時,她幽幽的說話了。
  「因為我沒遇上一個真正愛過我的男人……」
  「喔……」我對於她的回答有種不知所措的尷尬。
  我們沈默了好一會兒,我試著找話題來打破這種令人窒息的沈默。
  「對了,吃完飯的時候,伯母和妳說了什麼啊?妳當時看了我一眼
   ,好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我想起了那一幕,也沒多加思索,
就脫口而出。
  她先是愣了一下,又嫣嫣笑了起來。
  「我媽說你的屁股還蠻蹺的,將來一定是個顧家的男人。」她說完
話忍不住的掩嘴笑著。
  「這什麼理論啊?……」我聽了還真沒差點要昏倒。
  就這樣妳一句我一句的,慢慢聊開了,不知不覺中彼此的距離也拉
近了些,不似一見面那般不自在了。快樂的時光總是很快就消逝過去,
太陽向西快速的沈淪下去,我開著車送她回家,她主動的留給我她的電
話,我則是回她一張名片,然後送她進屋,我才告辭。
  當我經過南京東路時,手機響了起來,我一手扶著方向盤,另一手
吃力的把手機由腰際取出。
  「喂……」
  「豪哥嗎?我妤珊啦。」那頭傳來的是妤珊的聲音。
  「是妳?有什麼事嗎?」我嘴堻o麼問,心堳o在想,她該不會是
要我現在去聽她講故事吧?
  「沒事啦!我人在高雄,只是打個電話和你聊聊而已。」我一邊把
車開向路邊,一邊仔細的聽她說話。
  「妳在高雄幹嘛?」
  「當然是公事在身啊?不然你以為我好端端的飛到高雄幹嘛?」
  「怪不得這一週沒要我去聽妳講故事。」我頓時了解她這一整個星
期為何都沒有給我訊息的原因了。
  「這陣子可能沒辦法,我有要事在身,大概要在高雄待上好一陣子
   了。」那頭的聲音聽來有些無奈,我不禁想像著她說這話的模樣
來。
  「要多久啊?」
  「大概要半個月吧……」
  「好吧,妳回台北時記得再和我連絡。」
  「嗯…等我回去再請你喝咖啡好了。」好像從她的聲音堙A可以感
覺到她在點著頭。
  「那就一言為定囉。」
  「好!一言為定!」
  電話斷線了,彷拂也斷了她的行蹤,有種奇怪的感覺爬上心頭,好
似朋友分離般的不捨,又好像不太對,說不上來,就是一種莫名吧……
  我把通訊記錄中的號碼存了下來,便又繫上安全帶,順著南京東路
往回家的路上開,夜色已然低垂,華燈初上的不夜城正顯繁華,有股難
喻的風流,令人有些貪圖她外表的虛華,雨開始霏霏而下,使得夜城更
添加了些許迷情,而我走過其中,竟也跟著迷惘了……
  翻著公事包,我把厚厚一疊的報告拿了出來,我煮了適合自己一人
份的咖啡,一手舉杯細飲著,一手翻著報告,那是我下週要去高雄出差
的行前相關資料,看來小璇安排我不少工作呢,看來這趟高雄盤點之行
可不太輕鬆,想到小璇我立即把電話拿了起來,想問看看她今天相親的
結果,才撥到一半我停下了手指的動作,算了,現在問一定會被她罵一
頓的,明天再說好了。
  一個上午都被關在會議室,直到快一點才被放出來,等我去吃飯回
來,都下午快二點了,我才有機會和小璇說話。
  「怎麼樣?你問我相的怎麼樣?我都快嘔死了!」小璇被我一問,
有些生氣的回答,就見其他人面面相顧的竊笑著,看來大家都知道了。
  「喔……」我簡單應合著。
  「回去我就跟我媽說,她女兒又不是醜到沒人要了,犯不著找個水
   準那麼差的來和我相親吧,真是氣死我了。」她說到激動之處還
帶著表情,可謂唱作俱佳。
  「豪哥,看來你得請吃下午茶讓小璇消消氣。」小怡在另一頭對著
我說。
  「而且啊…聽說豪哥相親很成功喔……」小怡又接著說。
  「成功?誰說的啊?」當然我的眼光是瞄向小璇的。
  「嘿…嘿…這有什麼不好說的,人家女方長的可真是標緻呢,配我
   們這位年青有為的副理,倒是很速配哦。」這話是說的不錯,就
是嫌酸了些。
  「豪哥,說來聽聽看嘛。」阿宏聽了小璇的話,一臉好奇的表示著
,像是急於知道有什麼八卦內幕的表情。
  「小璇妳太誇張了吧?!」我看著他們開始起哄,便數落著她。
  「我告訴你們,那個女孩子好像很喜歡豪哥哦,走在他身邊時頭都
   一直低低的,一付含情脈脈的眼神時而偷望著身邊這位仁兄,連
   嘴上都保持著淺淺的微笑哩。」這瘋ㄚ頭,也不知那根筋不對勁
,硬是卯起來和我作對,這下原本無事之處惹得是非滿天矣。
  「小璇,夠了妳……」我原想制止她的,但周遭的人對這話題倒是
顯得興緻盎然,想擋也擋不下來。
  「妳不是也在相親嗎?怎麼妳一直注意人家豪哥幹嘛?還看得那麼
   仔細?」順仔沒頭沒腦的插上一句,原本鬧哄哄的現場頓時鴉雀
無聲,眾人的眼神都望向小璇,她則是呆住了好半天,連我也給嚇了一
跳。
  「我…我相親的對象實在太醜了,我根本不想看他的臉嘛……」小
璇扭捏了一陣子才托出一句,語畢大伙又是一陣哄堂。
  「聊得很開心哦?你們太閒了是不是?工作都做完了?」我瞇著眼
看著他們這票傢伙,終於他們好像還記得我是打他們考核的主管了。
  一團亂之後,我還是乖乖的掏出錢來買下午茶請客,看來怎麼算我
都是個輸家……
  回到家,才換下顯得笨重的西裝,電話鈴聲便響了起來。
  「喂……」
  「阿豪啊,昨天相親你覺得對方劉小姐怎麼樣?」淑麗聲音馬上佔
領了我的耳朵,她的聲音有些尖銳的令我吃不消。
  「不錯啊…不錯…」我打哈哈的虛應著。
  「不錯就要行動啊!光在那不錯有什麼用?去追人家嘛,這總不會
   還要嫂子教你吧?」
  「這…這也太急了吧,才間隔不到一天耶?」我真是不明白她在急
什麼,難倒真是要賺我這紅包不成。
  「你沒聽人說啊,這打鐵要趁熱,等涼了還談什麼?」
  「…………」真是有點後悔,好像太早回家了。
  「你要不要約人家啊?」
  「我…我又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和我出來,約人家幹嘛?…」我淡淡
的說。
  「哎喲∼你又沒試怎麼知道?」聽她的口氣像是在說我是個木頭似
的。
  「我電話不知抄到哪去了,怎麼問啊?」我好氣又好笑的說,心
卻想著這個媒人也太過積極了吧。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