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郁芬啊,子豪問妳要不要和他出去看電影?」就聽她開始嚷著,
很顯然的,她的聲音不是對著話筒講的,難到郁芬在她家不成?!
  「嘿…她答應了,你趕快過來吧。」
  「妳…我…」我真是會被她給搞慘了。
  四十分鐘後,我出現在志偉家的大門口,庭院內是那隻黑色洛威拿
納正對我狂吠著,不用按門鈴,就知道有陌生人來了。
  「小黑…坐下!」女主人開著門對牠斥喝著,牠便服從的乖乖坐在
淑麗腳邊,還不時抬著頭望了望女主人。
  「真是服了妳了……」我第一句話就坦承我的無力與無奈。
  郁芬隨後也探著頭,看到了我向我揮了揮手打招呼,我也點了點頭
微笑著,表示我簡單的問候。
  「不這樣行嗎?」她賊賊笑著。
  「郁芬啊,快出來吧。」淑麗回過身召喚著她。
  她今天穿著比較輕便的衣著,簡單的上衣、素面的外套、半舊牛仔
褲,齊肩的長髮用了個粉紅色的髮箍束著,看來頗為清麗;她比昨天還
要漂亮啊!我心堣ㄔ悛瘋g嘆著。
  「二愣子,發什麼呆啊?快去吧。」
  「喔……」我回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她見淑麗這樣戲謔我,不
由的笑了出來。
  一整個晚上,我們看了電影,然後跑去饒河夜市閒逛著,我才發覺
其實她很健談的,和昨日的她有著天壤之別,她的心思很單純,有時覺
得她比我還要孩子氣多了,一整個晚上我都在聽她說話,不過她說話的
聲音很好聽,說不上來也不知該怎麼形容她的聲音,但絕對十分的悅耳
,直到快十一點,我才送她回到家。
  轉眼之間又到了一星期的尾巴了,好像日子總是那麼無聲無息又循
著日出日落而逝,人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就會莫名的長大,看著同事們在
工作與嬉鬧,那種感覺更是強烈。
  「豪哥,這是你的機票。」小璇站在我的身後伸出了手,她的手上
有著長方形的機票。
  「哦。」我轉過了身接了過來,小璇真是我的生活必需品,她會為
我打理一切,也會為我分憂解勞,如果沒有她的日子,我還真不知怎麼
辦才好。
  「今天記得早點睡,明天你要早起趕飛機,別工作到太晚,千萬別
   熬夜知道嗎?」
  「知道了…」
  「還有記得多帶件衣服,現在早晚溫差大,小心著涼了。」
  「知道了…」
  「還有還有……」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但不待她說完,我便替她接
話了。
  「身份証要記得帶,真是的,妳當我三歲啊,每次都這麼嘮叨…」
我猜都猜得到她要說什麼了,又不是第一天認識她。
  「厚∼我是為你好耶!」她叉了叉腰不平的說。
  「好啦!算我不對,謝謝妳啦。」
  「這還像句人話……」她擺完臉色後,便回到位置上工作去了。
  大清早機場內早已擠滿了人,好像早起的人都是為了趕時間般的無
奈,不時低頭看錶,我同人群擠在航班的告示牌下,抬頭看著自己的班
次是否有所延遲,劃了位,時間還有,在機場吧台吃了早餐,一客早餐
竟要一百多元,還真是貴,我暗暗心痛,一口把荷包蛋給吞了下去。
  到分公司已是八點多了,參加了分公司的例行早會,所有的盤點工
作如預期的順利展開,直到晚上七點多我才回到飯店,放下了所有的行
李後,我躺在床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透過窗我看到有飛機緩緩的升空
遠離,忽然間,我想到了妤珊,她人不也正在高雄嗎?我跳了起來,在
手機中找尋著她的號碼,按下了撥號鍵……
  「喂,妤珊嗎?」電話通了,她一出聲我便認出是她了。
  「豪哥?怎麼會是你?」她顯得有些意外。
  「是我,而且我人在高雄哦,我也來高雄來出差。」
  「你來這出差啊?這麼巧?」
  「妳現在在忙嗎?」我試探的問,想確認她有沒有空。
  「還在公司這,不過差不多了吧。」
  「妳吃飯沒?如果還沒的話,肯不肯賞光呢?」我話說完她沒有立
刻回答我,而是一陣的沈默。
  她在猶豫嗎?
  「怎麼了?難道妳遠在台北的媽媽又有什麼指示了?」我帶點嘲弄
的語氣說。
  她笑出聲來,然後接受了我的邀請。
  二十分鐘後,我在她們公司的樓下等她,不一會兒她便搭著電梯下
來了,距離上次見她的時間並不算長,但今天看到她卻有種好久不見的
感覺,而她一身淡色洋裝看起來很幹練的樣子。
  「你等多久了?」
  「才剛到而已。」我只是傻傻看著她。
  「妳幹嘛這樣子看我?」她帶著一抹微笑問我。
  「啊…沒什麼…沒什麼…」我連忙移開不禮貌的視線,佯稱著沒事

  「你不是要請我吃飯嗎?難道我們就一直站在這喝西北風啊?」她
拉了拉領口問道,而帶著深秋的風正刮著落葉在我們腳邊盤旋著。
  「我請妳吃日本料理,可以嗎?」
  「嗯…….」
  我們沿路走,心想一定會遇到一家日本料理店吧,倆個人都不熟高  
雄的路卻做了這樣的決定,也不知是運氣太差,還是老天爺忌妒我有美
女相伴,硬是讓我們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或許己經算晚了,店內客
人並不多,侍者還等別找了個上好的位置給我們,點了菜後,我還特別
請侍者為我們溫上一壼清酒。
  「妳要不要來一點?喝了會比較暖和。」我揚了揚手上的酒壼。
  「我不行喝啦。」她搖著手,臉上的表情有些怪怪的,但從那表情
我可以確認她不是完全不會喝酒的。
  「為什麼?」我不解的問。
  「你知道嗎?你這個人很喜歡問為什麼耶。」這分明是在叉開話題
不想回答我的疑問。
  「我有嗎?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你自己只是不自覺罷了。」她拿了塊壽司往自己的碗堜鞢A也順
便挾了一塊給我。
  「好了,別再問了,吃東西吧。」她用筷子比了比我的碗。
  「好吧,那我就自己喝吧,唉∼李白說過,一個人喝悶酒是最無趣
   的事了……」我故意拿著酒杯搖著頭說,一付孤單獨飲的可憐相
,她只是瞅了我一眼,根本不理會我。
  「對了,妳為什麼會叫娃娃啊?」網路上的人總會有一個自己的匿
稱,通常都會令人有些好奇,我對妤珊也不例外。
  沒想到我此話一出,她身子卻怔了一下,她沒有回答我,只是沈默
著。
  「因為他都是這麼叫我的……」她放下了筷子,幽幽的說。
  他?是指那個故事的主角嗎?我本想再問的,但看她的樣子實在不
忍再問下去,勾起人的傷心往事,對吃飯真是一點好處都沒有的,尤其
是現在。
  「哦…來,吃東西吧,這生魚片可是很新鮮的哦。」我叉開話題,
不想壞了吃飯的氣氛。
  「給我喝一點酒吧。」她拿起放在一直放在一旁被冷落的空杯,對
我討著酒,我愣了一下,不知該不該給。
  「你不是說一個人喝很無趣嗎?我陪妳喝一點好了。」她的手仍舊
握著杯子不肯放下。
  「好吧,不過先說好,妳不可以喝太多喔。」我告誡著怕她藉酒澆
愁,那可不是我所願意見到的。
  「嗯……」
  正所謂酒入愁腸愁更愁,她開始多話起來了,紅著粉頰的她更顯嬌
媚動人,那種美麗風情,令人不知該怎麼去形容才好。
  「上次我們講到哪了?」她突然想講她的故事來了。
  「上次…呃…好像是講到…喔…妳的老師反對妳和宇成交往的事。
  」我把隨身帶著的筆記本由包包內拿了出來,快速翻到上次我所記
錄的地方。
  「那時候他爸管他實在管得太嚴了,畢了業之後我們根本就見不了
   面,我媽便安排我去美國佛羅里達州唸summer school,我想離開
   一陣子也好,不然這樣下去我一定會瘋掉的。」她一手托著娟秀
的臉,一手拿起了酒壼為自己斟滿了酒,一飲而盡,這已是侍者送進來
的第二壼酒了。
  「在美國我預計要待到八月底才會回來,因為我阿姨住在那,所以
   我媽也跟著我一塊去,除了不放心我一個人之外,也順便去看阿
   姨,當然也是順便去玩的啦。」
  我記下了重點,就挾了塊生魚片往嘴堸e,也不知是不是芥茉沾得
太多了,腦門被那芥茉一沖,眼淚頓時奪眶而出。
  「我又還沒講到感人的地方,你哭什麼啊?」小妮子故意尋我開心
,笑嘻嘻的對我說,我只是找著茶,辣得我根本講不出話來。
  「哇∼這芥茉太厲害了,辣死我了∼」我喝了茶張著口吁著氣說。
  「哈哈哈∼活該!誰叫你沾那麼多做什麼?」
  「別管我了,繼續吧。」我把話題給拉了回來。
  「五月的某一天,遺憾的是我已經忘了是哪一天了,我和媽去美國
   在台協會辦簽証,就是那天『他』出現在我的生命中了!不過那
   天也只是驚鴻一瞥罷了。這樣說好像我對他一見鐘情似的,不過
   情況是正好相反,這也是我到後來才知道的……」
  「等一等…妳說的『他』不是指宇成嗎?」我有些迷糊了,以致於
必須打斷她來確認。
  「這個他才是男主角,他叫浩呆…」她眉頭皺了一下,看得出來她
對他仍有股難以割捨的感情,也教我對這個故事的結局更加的好奇。
  「浩呆也正好要去申請簽証到美國唸書的,然而巧合的是,他和我
   竟然是同一所學校……」
  看來這個巧合才真正是故事的開端,我把這個事件特別圈了起來,
表示它的重要。
  「當時我對他並沒有特別深刻的記憶,而是到了美國之後,才知道
   他這個人的。」
  「那是一個午後的巧遇,一陣突來的雨沒由的把我們同時驅趕到教
   室的屋簷下,你知道的,在美國學校中,黃種人畢竟是少數,或
   許這是天意吧……起先我只是對他覺得曾在哪見過似的,而他卻
   帶著笑容上前和我談話,我才想起在在台協會的情形,就這樣我
   認識了他……」她說話的語氣帶著淡淡的無奈,像是怪命運的捉
弄一般,我聽得入神,開始隨著她的故事而起伏,漸漸的,我開始擔心
了起來,我怕故事的結局,好幾次我想開口請她先告訴我結局,但話總
是卡在喉嚨堳K再也說不出口。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特別在意,只是把他當成一個十分普通的
   朋友看待,在學校埵P學不是真的那麼熟悉,畢竟只是短期的遊
   學關係造成的吧,而他呢,同樣來自台灣,自然而然我們交談的
   次數就比較多了一些,也慢慢的熟悉起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第六感很靈,我覺得他好像喜歡我,但是又怕是我自做多情,所
   以我很有技巧的告訴他我己經有了男朋友了。」
  「我忘不了當時他的神情,他一臉的不在乎,根本沒把我說的話放
   在心上,現在想起來,當初我該更堅決一些才對的……」她像是
想起了什麼,臉上摻拌著一些苦笑,使得紅透的臉看來有些淒美。
  「很多事是事先料想不到的,總在發生之後,我們才有了這般的感
   觸,但我們都無能為力了不是嗎?」我打破了沈點,把杯中的酒
整杯吞下,喉頭傳來一陣灼熱。
  「是啊,這便是人生吧……」她把酒瓶倒了倒,只倒了半杯又見瓶
底了,她帶著一絲醉意趴在桌上喃喃說著。
  侍者進來告知就要打烊,我點了點頭,待者把桌上的東西和五隻空
了的酒瓶收拾一下,隨即退了出去。
  「看來店家要打烊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嗯…今天到此為止……」她坐起身來應和著。
  當我們走出店外時,一股冷風迎面吹來,那種感覺真的很舒服,十
點半了,我看了看手錶不敢相信我們竟聊了那麼久。
  「我送妳回飯店吧。」
  「不,你陪我走一走好嗎?」她搖著頭不同意我的提議。
  「不早了耶,妳不想回飯店早一點休息嗎?」她的回答頗讓我意外
,另一方面我覺得她好像有一點醉了,所以才想早一點送她回去休息。
  「還早呢,太陽都還沒出來。」她不知在說什麼,好像有些語無倫
次了。
  「好吧,我們走一走好了。」我也拿她沒轍,只好陪著她。
  前面就是愛河,我們沿著河邊走著,大概天涼吧,人並不是很多,
但是偶而仍可看到情侶卿卿我我的依偎著。
  「你看他們多幸福……」她的情緒像是被無端的挑起,有些沮喪的
樣子,但眼神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幸福總是靠自己去追求得來的,如果他們可以的話,我想妳也可
   以的。」我用比較正面的說法來解釋,希望她不是那麼消極的羡
慕別人而己,也可以去努力追尋屬於自己的幸福。
  「你很會安慰人……」她抬起頭看了看我,嘴角帶著一絲苦笑。
  「安慰?妳或許認為這是一種安慰,但卻也是事實不是嗎?」我反
問她,她只是怔怔看著我無法反駁。
  「下個月就要過聖誕了,你想好要送什麼給女朋友了嗎?」她大概
不想和我爭有關幸福的事,所以把話題轉移到我的身上。
  「女朋友?我沒有女朋友耶……」沒有女朋友雖稱不上是個痛處,
但總還是可憐的事實。
  「真的?」她忽然停下了腳步,用怪怪的表情看我,讓我也停了下
來。
  「妳不信?」
  「那你還有什麼資格和我講什麼幸福是努力追求來的?」
  「厚∼妳這個人捉我小辮子喔?」
  「沒有啦,本來是想說,如果你有女朋友的話,我就給你一個買禮
   物的建議啊,即然你沒有那就算了,當我沒說過好了。」她眨了
眨眼,又恢復那靈活的模樣來。
  「我倒想聽看看妳的建議是什麼?」我這好奇的毛病又犯了。
  「送一束玫瑰花給她。」
  「拜託∼有沒有新鮮一點的點子啊?送花太老套了吧?」我還以為
是什麼好點子,竟是這等的俗套,我揮了揮手嗤之以鼻的訕笑。
  「可不是一般的玫瑰唷,是綠色的玫瑰,這算新鮮了吧?」她笑著
說,對我的舉動並不以為忤。 
  「綠色的玫瑰?玫瑰有綠色的嗎?我怎麼從來沒看過?」我半信半
疑的問。
  「信不信由你,我就知道哪有,因為是新品種,市面上的花店很少
   找得到的,所以才算是個特殊的禮物嘛,想想看,如果你拿了一
   束綠玫瑰向她示愛,豈不是件很浪漫的事嗎?」
  「浪漫?…或許是吧…」隨著她的形容想像,好像真的很不錯的樣
子。
  「等你有女朋友時再問我好了,現在告訴你也沒用。」我不太喜歡
她現在說話的表情,讓我有被嘲弄的感覺。
  「好吧,等我要買的時候我再問妳好了……」
  夜風冉冉的輕拂著,站在愛河邊眺望著遠方的閃爍霓虹有種不真實
的感覺,好像我和妤珊不屬於這城市一般的心情盤繞心頭,我不知道怎
會有這個念頭,但那種感覺就是這樣無預警的侵入了……
  一陣電話鈴聲劃破了我們之間的寧靜……
  「喂……」我連忙拿起手機叫了起來,這沒來由的電話好像也打斷
了妤珊的思緒,她對我做了一個鬼臉,不過她有些酣醉的臉加上她的表
情,反而有點好笑。
  「豪哥啊,是我啦,一個人晚上會不會寂寞啊?」
  「小璇?!」她的口氣有些曖眛。
  「對啊,是我啊,不然妳以為是誰?」正當我和小璇在談話的同時
,我看見妤珊正蹲在一旁,不勝酒力的她正在翻騰著她的胃,我也擔心
了起來,我連忙走到她的身邊輕拍著她的背想讓她好過一些。
  「小璇…我…現在有點事,晚一點再回妳電話……」我頓時慌張了
起來,連話都變得斷斷續續的。
  「那是誰啊?」小璇大概也聽到了什麼,口氣變得有點懷疑。
  「沒什麼……一個朋友而已……」
  「是女的對不對?」這下口氣變成了質問。
  「……好啦!我晚點再打電話向妳解釋,我先處理一下…」我一手
拿著我的手帕交給了妤珊,想快一點先掛掉電話。
  「哼…隨便你……」小璇好像生氣了,我也無心再說,就逕自掛了
電話。
  「好一點沒……」我也蹲了下來,低著頭看她.她只是用手帕摀著
嘴,死命的搖著頭。
  「我送妳回飯店吧。」我把她扶了起來,她只是點了點頭沒說什麼

  當計程車到達飯店門口時,我才發現她早已睡著了
  我拿了張仟元大鈔給司機找錢,他一邊找著錢一邊向我說著。
  「先生,別讓女朋友喝那麼多酒,喝酒傷身的。」看來有五十歲上
下的司機叮嚀著,而我只是一愣,不知該如何解釋我和妤珊的關係。
  「呃…我知道了…謝謝…」
  我把她給搖醒,下了車,我便挽著她上到六樓的房間。
  才一進房間,我把她扶到床邊讓她坐了下來,我去浴室擰了條溫毛
巾出來想讓她擦把臉,卻沒想到她早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她睡的很熟,
只好幫她輕輕的擦拭著,我幫她把高跟鞋給脫了,為她蓋上被子,她似
乎做了什麼好夢,嘴角像是淺淺的笑著,我坐在另一頭的沙發上靜靜的
看著她,她規律的呼吸著,睡著的她還是這般美麗……
  大約一小時後,我見她睡得那麼安穩,我便退出房門,但這才發現
沒辦法反鎖房門,一定要由房內栓上安全柱才行,我猶豫了一下又走了
回來,看來今天得在這過夜了,我躺在沙發上,把衣服蓋在身上,不知
過了多久,我才昏沈的睡了過去。
  當早晨的陽光穿過窗簾的細縫照在我的眼皮上,幽幽轉醒來,我用
手擋在眼前,想擋住那刺眼的光芒。
  「你醒啦。」妤珊披著浴袍從浴室走了出來,我頓時臉紅把頭轉開
,才發現身上多了件毯子。
  「嗯………」
  「昨天真謝謝你了……」她也有些羞紅著臉說。
  「沒什麼…沒什麼…我要上班去了,我先走了…」我跳了起來,表
示我該離開了。
  「好……那我們再連絡好了……」
  「好…再連絡…再連絡…」就這樣我逃了出來,也有些狼狽。
  回到飯店,我洗了個澡,梳理一下自己,然後拿起包包又前往分公
司上班去了。
  到了公司,我和當地主管開了個盤點結果的檢討會議,就整個庫房
管理的角度來看,盤損的金額很低,而且盤點的過程中還有會計師協同
抽檢複查,是會計師可以允許的範圍,所以這次盤點的正確度相當高,
整個會議結束後,我便趕往機場,準備返回台北。
  到了機場劃了位,我靜靜坐在候機室內等候著,把電腦拿了出來,
趁著空檔,把先前和妤珊談話的資料在腦中整理了一下,開始思索著故
事的架構,雖然後續還有許多地方都還是空白之處,我還是開始一字一
字的敲了起來,開始把這個屬於娃娃的故事寫出來,而故事的一開頭,
我以娃娃在板上尋找寫手的文字做為故事的開頭……
  松山機場已在腳下,飛機開始盤旋準備降落,每次坐飛機最令我討
厭的就是起飛和降落,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似的,一陣顛動之後,飛機安
然降落,當我回到家時差不多是四點左右,我換了輕便的衣服,拿了顆
蘋果啃著,開了電腦,上網收了收己有二天未開的信箱,一下子二十餘
封信件就擠了進來,其中還挾帶著電腦病毒,幸好防毒軟體還算管用,
我一一檢視信的內容,當然大部份還是沒什麼用的廣告信件,其中總有
幾個老朋友寄來的信,而妤珊也奇了一封。

  『 豪哥

      昨晚真是謝謝你了,除了讓你請客之外,還麻煩你送
    我回來,我想昨天大概喝多了,希望我沒有太失態才好。
    (就算有,也不許你向外人說,不然我以後怎麼做人?)
      我還得在高雄待上一個禮拜,等我回去之後再和你連
    絡,這樣吧,下次換我請客好了,就當是禮尚未來好了,
    就這麼說定了,你可不許推辭哦。
      要去忙了,不必回信,下禮拜再見了。

    PS.謝謝你的手帕,我會清洗乾淨再還你。

                       妤珊 8:20  』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