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我和他幾乎無話不談,我們天天聊到三更半夜,有時還聊到清晨
   四、五點,最高記錄是整夜沒睡呢,我們好像有永遠都聊不完的
   事,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他比我男朋友還了解我許多,雖然如此,
   但我當時還是認為我最喜歡的還是我男朋友,也因為這樣,我對
   他非常被動,連『我喜歡你』這樣簡單的四個字,也都是好久以
   後才說出來的,連『愛』這個字都沒說到,而他卻已經說到我耳
   朵都長繭了……」
  我們桌上的咖啡杯早已見底了,我示意她先停一下,讓我為她重新
倒杯咖啡,她點了點頭,整個人靠在椅背上顯得有些疲倦,當我再次回
到桌邊時,我發現她在發呆,大概她查覺到了,才回過神來勉強對我擠
出一絲短暫即逝的笑容。
  「對不起,讓你聽我說了那麼多……」
  「故事是妳的,當然要由妳來說,我只是聽的份嘛。」我攪著杯中
的黑褐色液體,看它因為奶球的調合,顏色漸漸變淡。當然我不是傻瓜
,並非不知她意指為何,只是我不想挑起她難過傷感的情緒。
  「你有時候很會『假仙』哦。」大概我的計謀被看穿了,她一下子
又回到俏皮的伶俐模樣。
  「會嗎?我怎麼不覺得?」我裝作聽不懂她所說的話,有點假仙的
回答。
  「豪哥…真的很謝謝你,這麼久了,我都一直把這個事情放在心
   ,現在和你說了,反覺得好過一些,所以真的很謝謝你…」從她
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她是十分誠心的向我道謝。
  「別這麼說了,或許這是一場緣份也說不定,可能我上輩子不知對
   妳做了什麼壞事,所以這輩子就得償還妳啊。」
  「你講這樣怪怪的耶,有人這麼形容的嗎?」她挑了挑眉頭露出一
種奇怪的表情。
  「怪?哪堜リF?」
  「沒…沒什麼……」她一臉欲言又止,我卻一臉的迷糊。
  「對了,這個還你…」她由包包中拿出了一條手帕,原來是上次我
借她用的那一條手帕。
  「還要再繼續嗎?」我接回了手帕反問著,手帕她洗得很乾淨,而
且還帶著一股茉莉清香。
  「不了,今天到此為止吧,我想回家了。」她搖了搖頭表示。
  「我送妳。」
  「嗯……」
  今夜的車內不再只是我一個人的孤單影子,真的是香車美人呢,車
是不是香車我不敢講,但肯定她是美人,連車子開起來都覺得心情很好
,我隨著音樂輕輕哼著。
  「是不是快擺脫我,可以回家了,心情變得那麼好?」她側著頭打
趣的說。
  「才不是呢,是因為我今天很幸運啊,和一個美女共進晚餐,而且
   聊了一整晚,現在我還要送她回家,換成是妳,妳說心情是不是
   應該會很好?」我順著路打著方向盤向右轉去。
  「哼∼少來!你們男生最會講一些討好女人的話了。」妤珊嘴上這
麼說,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口是心非。
  「呵∼妳可別亂說啊,這可不是什麼討好女人的話,正確的說法應
   該是甜言蜜語才對。」
  「你真是的……」她嬌嗔著。
  在她的引領下,很快的,車子到她家樓下,那是位於高級住宅區的
一幢大廈,我仰著頭看了一下,她家在十樓,我看見燈火通明,大概是
家人在等門吧。
  「到家了耶…」她依舊坐在車上,沒有打算下車的樣子,我有些奇
怪。
  「嗯…我知道…」她眼神並未看著我,只是望著前方應著。
  「妤珊,妳在想什麼?」看她這付失神的樣子,我還真有點擔心她
,也搞不清楚她的小腦瓜埵b天馬行空想些什麼?
  「沒什麼…」她霎時轉過頭笑了一笑,大概是察覺到我的不安,她
的笑容只是想安慰我。
  她打開了車門,準備下車,但一腳才踏出去,便又回著頭來問我。
  「豪哥,你認為一個人如果失去了最重要的朋友會怎麼樣?」
  「這個……」她的問題讓我有些為難,不過我還是很誠實的告訴她
我的感受。
  「應該會很傷痛才對。」
  「嗯…我想也是……」
  「………」這下換成我露出苦笑來了。
  「拜拜……」她說完便下了車。
  「拜拜……」
  她站在路邊並沒有走進大門,我揮著手示意她先進去,夜深了,我
希望看到她安全的走進去才安心些,她像是明白我的意思,對我揮揮手
會走了進去,當我看到大門邊的警衛和她打了聲招呼,她沒入電梯之後
我才轉動方向盤,朝著回家的路快速奔馳著。
  一路上我腦中不斷的重覆著她剛才所說的話,那是指宇成還是說浩
呆?我猜是浩呆的可能性應該比較高一些,到底她和浩呆間發生了什麼
事?那宇成呢?現在還和他交往嗎?好像有些複雜,令人有些想不透;
分著心思的我來到紅燈下卻沒反應過來,一個緊急煞車,差點撞上前頭
的騎士,算了,別再想了,我這般的告誡自己。
  洗完澡端著咖啡,我把電腦放在腿上,電視放著租來的錄影帶,但
我卻沒法子被它吸引住目光,我整理著筆記,我寫小說習慣把故事的架
構、人物的關連先劃在筆記本內,再行寫作,但這一次我卻有些遲疑,
因為我並不知道故事的結局,我也不能自行虛構結局,我望著筆記本,
手卻按不下任何一個鍵盤……
  會議室堮薵^凝重,老板正在主席位上做重點指示,一個月一次的
業務檢討總令人膽顫心驚的,被點到名的無不臉色鐵青,沒被點到的也
不代表能全身而退,預計三個小時的會議往往開了四個多小時才能結束
,胃因飢餓而不斷的提出抗議,我開始相信,當你位高權重的時候也就
表示你會失去健康的時候了。
  「開完啦?」小璇見我捧著一疊資料走進來,原本專心看著電腦的
她抬著頭問。
  「是啊…開完了,也快餓死我了。」我把資料往桌上一放,拿起外
套就往身上穿。
  「那你快去吃飯吧。」她催促著我。
  「嗯,我去吃飯了,有人找我嗎?」我看了看坐我旁邊的梅,想問
看看一個早上有沒有我的電話。
  「打來找你的我都幫你擋掉了。」
  我點了點頭轉身就要走。
  「豪哥,我等會兒要煮咖啡,你別吃太久了。」梅在身後說。
  「知道了!」
  也不知道是倒霉還是什麼的?天空居然下起雨來,這陣子下雨好像
下得很多,天冷再加上潮濕,真是令人不舒服,我用手擋著頭正準備快
步向外衝時,一隻花傘正頂在我的頭上,咦!?這是誰?當我一轉眼瞧
見了她,真是令我驚訝極了。
  「別淋雨,容易感冒的。」她看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微微笑著。
  「妤珊?!妳怎麼會來這堙H」我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我有個客戶在這附近,剛和她談完事情正準備回去,沒想到就看
   到你站在這猶豫著。」
  「這樣喔……」
  「怎麼?看到我那麼不高興啊?」
  「別亂說,怎麼會呢?」不高興?與其說不高興,還不如說失望來
的貼切些,好不容易見到這美女子,偏她又表明了要回去,只能短短講
上幾句話,怎麼會不失望呢?
  「你要上哪?」她頂著傘我亦步亦趨的跟在身旁,我把腳步放得很
輕,怕地上的雨水濺濕了她修長的腿上。
  「剛開完會,去附近吃個午飯。」我雙手插在口袋中,淡淡的說。
  她送我到了飯館門口,便揮手道別,像陣風一樣,輕輕吹拂過五分
鐘的時光……
  快要下班時,我接到淑麗的電話,她問我晚上要不要一塊去看郁芬
,郁芬都己經出院在家休養了,我心想晚上也沒什麼事,就答應了。
  「郁芬,妳看誰來看妳了!」才進門,淑麗這個女人便大聲嚷著。
  「子豪,你怎麼也來了?」郁芬一見是我,顯得有些意外,而她的
父母則是在一旁堆滿的笑臉點著頭。
  「子豪啊,快進來啊!」伯父伸出手來招呼著我,伯母則是拿了雙
室內鞋給我,我欠著身和二老打了聲招呼,才由陽台進入客廳。
  「淑麗約我一起過來看看妳的,妳的腳好多了嗎?」我望了望她腳
上的石膏,才覺得自己問得有些多餘。
  「醫生說再一個星期就可以拿掉了。」她比了比自己的腳,有些無
奈的說。
  「郁芬,那妳這陣子在家都在幹嘛啊?不悶死人了?」淑麗側著頭
想了一會兒,蹦出這麼一個疑問來。
  「對啊,是有些無聊,不過我就看看書、聽聽音樂,還有跟我媽學
   打毛衣……」
  「來來來,吃點水果,別客氣。」伯母端著盤子,由廚房走了出來
,還一邊張鑼著我們。
  「謝謝……」我有禮貌的回答。
  「打毛衣?哇∼妳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賢慧?居然還會打毛衣?真是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哦!」淑麗講話就是這個樣子,想到什麼就講
什麼,從不修飾。
  「是啊,我們郁芬這陣子在家也沒別的事好做,就要我教她,說要
   打件毛衣給子豪。」
  「媽∼別說了……」郁芬紅著臉羞嗔,而我則像是觸電般的怔了一
下,連原本吃水果的手都僵住了。
  「厚∼妳真是見色忘友,我還以為會打給我呢。」淑麗這話像是故
意說給我聽的,那雙眼睛還向我瞟了瞟,我裝做沒聽見繼續吃我的水果
,還是才開口為妙。
  「淑麗∼」她坐在椅子上咬著下唇恨得牙癢癢的,一定很巴不得淑
麗能馬上住口。
  其實不止郁芬臉紅,我我也好不到那去,聽她們的對話我耳根子覺
得一陣陣的灼熱,我都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只能像個傻瓜一樣杵在那不
知措……
  「子豪啊,過來喝杯茶吧。」伯父熟練的把弄著老人茶組,倒出琥
珀色的茶湯,邀我一同品嚐。
  這樣也好,我落得清靜些,不必去聽她們女孩子嚼耳根,更不必在
那不知所措的和個二愣子一樣。
  我暗暗發誓,以後我再也不要和淑麗一起來看郁芬了,實在是壓力
太大了。
  一進辦公室,桌上擺了一份早餐,八點十分而已,會是誰那麼早到
公司?
  「早∼」正當我還站在邊旁暗忖著時,小璇提著水走了進來。
  「早……」一見到她,我心中的疑問馬上有了答案。
  我坐了下來,開始吃起早餐,和小璇相處不必那麼的有禮,她會不
習慣,我也會不習慣,最自然的相處就好,我要多說些什麼請、謝謝、
不客氣之類的客套話,包準她一定以為我今天是那根筋不對了,不是身
體不舒服,就是挨老闆罵了。
  「小璇啊。」我看著她專心的把飲水機的水位加滿,叫喚著她。
  「呃…什麼事?」她依舊專心,只是應了一聲。
  「這個涼麵配味增湯是不錯,不過這涼麵好像太小碗一點,才吃兩
   口就沒有,真是不過癮。」
  「下次再買大碗的給你,今天你就將就點吧。」
  「喔,不過真的很好吃哩。」
  「你吃就吃別那麼囉嗦了。」她加完了水,放了張音樂到音響中,
頓時耳邊輕揚著跳躍的音符,給人一種像家的感覺。
  「妳今天怎麼那麼早來?」我忽然想起她平時也沒那麼早來上班,
這異常的舉動讓我不免問上兩句。
  「沒什麼事啊……」她嘴上這樣說,臉上的表情卻不太自然,以常
理判斷就知道她在撒謊。
  「是嗎?」我用扁扁的聲音質疑。
  「好啦!告訴你啦!我今天看錯時間了,所以提早了一個小時來,
   我還以為我遲到了,結果一來沒什麼人,我才發現是我自己看錯
   時間了。」她就是有這個好處,坦白的時候一定坦白到底,全盤
托出不會留一手。
  「豪哥,我問你哦,上次和你相親的那個女孩子,現在有和妳在交
   往嗎?」
  「啊!…這…我…沒有吧……」一時之間,我無法很明確的回答她
的問題,所以猶豫了半天也不知這樣算不算回答她的問題。
  「那幹嘛這樣吞吞吐吐的啊?」她用著懷疑的表情盯著我,一付我
在騙她的模樣。
  「不知怎麼回答妳嘛。」
  「哼∼有就有,沒有就沒什麼,這麼簡單的事還不會回答嗎?」
  「算了,妳別問了,郁芬前陣子出了點狀況,受了傷,現在還在家
   媕R養,妳說我和一個不能出門的人怎麼交往?」
  「喔……」
  「大家早∼」梅挺著肚子走了進來,看見我們很自然的道早。
  「你們兩個一早就在談什麼啊?」梅放下東西,見我們兩人的表情
不太對勁,試探性的問著。
  「沒什麼,只是在談妳快要去生了,我要小璇注意一下妳的狀況,
   還有列一下工作交接的部份。」我裝作很正經的說。
  「喔,我老公昨天還有打電話來給順仔。」
  「打給順仔?」我和小璇都不太明白他老公打電話給順仔幹嘛。
  「我老公說,如果我在公司臨時要生了,請他幫忙送我去醫院,他
   還說要打給你呢。」梅自己說著說著都覺得好笑。
  「妳老公真是的,這種事還要打電話和我們講哦?難道他以為我們
   會任由妳痛得在地上打滾也不理妳嗎?」我也被她感染了,好氣
又好笑的說。
  「對啊!真受不了他,有夠神經的……」
  當我把小璇提供的愛心早餐吃個精光時,覺得好飽,不過也更有精
神來迎接一天忙碌的工作了。
  上午收到廠商送來的新主機,我交待了小惠她們去處理,便又忙著
去開會了,下午時間我和順仔去物流中心談改善案的事,發現現在的失
誤率遠大於我先前所了解的,我把改善的腹案與當地主管協商了一下,
初步決定改用我的建議,我必須把完整的企劃快點提列給老板簽核,這
是會談的決議。
  我想我大概又要好幾天沒法好好睡覺了……
  「豪哥,你過來一下。」才出了電梯門,便看到小璇笑嘻嘻的站在
那對著我笑,令我有些莫名其妙。
  「幹嘛?妳中六合彩啦?」
  「順仔,沒你的事,你先進去吧,我有點事要跟豪哥談。」她支開
了同樣不解的順仔,把我留了下來,不知她葫蘆婼瘙o是什麼葯。
  「喔……」
  看著順仔進去了,我並沒開口問,我心想反正是小璇留我下來的,
我就靜觀其變,吸了口手上的飲料,看她到底在搞什麼鬼。
  「你是不是同時腳踏兩條船啊?」她見四下無人,又把我拉到角落
低聲的問。
  「妳說什麼啊?」我這一驚非同小可,這可是一項嚴重的指控。
  「有沒有嘛?!」她不耐煩的又追問著。
  「誰告訴妳有這種事的?妳認識我那麼多年了,妳認為我是那種人
   嗎?」
  「厚∼誰知道你現在有沒有變成『那種人』啊?」她噘著嘴說,神
情倒是十分懷疑。
  「這什麼跟什麼嘛!妳倒底要說些什麼啦?」我真是讓她搞得昏頭
轉向了,還是不明白這女人倒底有什麼壞主意。
  「我今天有接到二通找你的電話哦∼」她故做神密的說。
  「去∼這有什麼了不得的?一天之中找我的電話不知有多少,這有
   什麼好奇怪的?神經……」我嗤之以鼻的不屑語氣,連帶的使表
情都有些不屑。
  「可是都是女孩子耶∼」她搖著手指示意事情並非我想像中的那麼
單純。
  「…………」我暗暗一驚,心想不會又是淑麗這女人來瞎攪和了些
什麼吧?
  「她有說她是誰嗎?」我不動聲色的問,不想讓她看出我的驚慌。
  「不是她,是她們。」她比出了兩根手指頭,在我面前晃著。
  「兩個?!」這下連我都傻眼了。
  「對啊!別以為我分不出來,我可是清楚的很,我一聽就知道是兩
   個不同的女孩子了,我猜一個是上次和你相親那一個女孩子,另
   一個是誰呢?」她說著說著,忽然話鋒一轉竟指向我來。
  「是娃娃……啊!沒有沒有!妳別亂講啊!」我居然一個不留神就
讓她給套出話來了,急得我連忙否認。
  「好了啦∼你不必否認了,我又不會怎麼樣……」
  這鬼靈精不知到底在搞什麼鬼,我除靜靜的喝著飲料,不知該說些
什麼,一下子四週也靜了下來。
  「豪哥…晚上陪我好不好?…」她打破了沈寂,卻讓我差點沒把飲
料由嘴媯匱Q出來。
  「妳說什麼?」我懷疑是不是我聽錯了。
  「我說要你晚上陪我好不好……」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側過頭去,眼
珠子卻還是活靈活現的轉著。
  「妳怎麼這樣啊?不好吧……」我霎時覺得臉有點灼熱。
  她聽了我的話先是一愣,然後嘴張的大大的,臉頰急速的由淡紅轉
為蘋果紅。
  「厚∼不要臉!你想到哪去了?」她看了我的窘樣,頂著臉上兩片
紅暈,跳著腳嗔著。
  「我不要臉?!是妳自己說要我陪的耶?」我不明白她這話是什麼
意思,從頭到尾都是她說的啊,又不是我說的,我不平的抗議,但不知
我的抗議有沒有用就是了。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她難掩一臉的嬌羞,揮著手向我說著。
  「那到底是什麼嘛?」我都快被她搞瘋了,還不知道她到底在和我
打什麼啞謎。
  「是…是…」她吞吞吐吐的說。
  「妳快說啊?!」
  「是…是…因為上次和我相親那個傢伙一直糾纏著我,我…我想請
   你假裝我男朋友,陪我和他見面,好讓他死了心……」
  「妳…妳開玩笑的吧?!」我覺得這太離譜了吧,不由得認為她是
不是在耍我?
  她搖著頭表示不是在開我的玩笑,只是瞪著眼靜靜看著我,像是在
等待著我的回覆,看得出來,她十分期盼著我肯定的回答,我不禁猶豫
著要不要幫小璇這個忙,壞別人姻緣的人是最可惡的,說不定死後要下
十八層地嶽的。
  「你幫我好不好?……」她見我半天不講話,大概知道我舉棋不定
,用有些撒嬌的語氣央求著。
  「我…這樣好像不太好吧……」說實在的,我不太敢幫這種忙。
  「妳叫順仔去嘛!或著阿宏也可以啊!」我想把這重責大任交給另
外那兩個人。
  「不行啦!他們不適合。」她像個波浪鼓似的猛搖著頭,表示他們
不能擔此重任。
  「這……」我又顯得為難起來了。
  「你不答應?!」她顯得有些意外。
  「我……」
  「好!你要是不答應的話,我就要報告副總說上次你寫的那些程式
   是有問題的,造成資料重覆計算,然後是我偷偷幫你改回來的,
   看副總會不會砍死你!哼∼」軟的不成來硬的了?這小妮子居然
捉我的小辮子來要脅我,真是太卑鄙了。
  「妳太奸詐了吧!怎麼可以用這招來逼我?」這次換我在一旁跳腳
了。
  「嘿…嘿…隨你。看你自己的選擇囉∼」她雙手叉著站著三七步,
臉上還帶著一抹奸笑,像是擊中我的要害般的不相信我不妥協。
  來到來,我還是屈服了,從中我學到了一個教訓,人不可以做錯一
件事,不!正確的說,人可以做錯事,但絕對不能讓你的部屬知道你做
錯事才對……
  「你看,你早答應不就沒事了嗎?這是何必呢?」她訕笑著,好似
笑我在自找苦吃。
  「………」我看這傢伙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豪哥,你怎麼了?」我一走進辦公室,小怡看我神情有異,不免
關心的問了一下,她大概以為我被老板訓了一頓了吧。
  「沒事,他只是因為和我談一些工作管理的事,有些心煩而已,豪
   哥你說對不對?」小璇挑了挑眉向我使著眼色,要我別讓人起疑
,我白了她一眼,卻不敢不從。
  「對…沒什麼…沒事的…」我立即臉色一轉,露出個淺淺微笑,表
示我很好,請她不必擔心。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