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你好奇怪哦?!」小怡還是覺得我有些不太對勁,我聳了聳肩不
再做任何表示。
  當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後,我吁了口氣,拿起杯子想喝口水,才發
現杯子早已見底。
  「要不要喝咖啡啊?」梅側過頭來探詢著。
  每次梅只要看我心情不好,或是看我十分疲倦的時候便會問我要不
要喝咖啡,所以她一定是認為我現的狀況符合上述的條件一,事實上也
確是如此。
  「不了,頭有些痛,還是少喝一點吧。」
  梅點了點頭,又繼續她的工作了。
  我看了一下行事曆中的待辦事項,天啊!一排刺眼的紅色刺激著我
的視覺,我開始打著電話,一件一件的處理,這可讓我更頭痛了。
  下班了!
  大家開始把手邊的工作收拾到一段落,一個個的說再見,等到所有
人都走了之後,我們也才開始收拾準備赴那個莫名其妙的約會。
  「我先走,妳等會兒再下來,免得讓其他同事看到。」我揹起了那
台裝著電腦的手提袋到她身邊小聲的表示。
  其實這麼做是為了小璇好,在總公司這少說也差不多有一百多個員
工,而且女同事居多,我並不希望日後有什麼流言緋語造成小璇的困擾
,以免讓其他君子好逑的男同事卻步;至於我嘛,那就無所謂了……
  「嗯,好…」她想了想,贊同我的提議。
  我走下了停車場,見四下無人,躡手躡足的摸上了車,發動引擎等
小璇下來,不一會兒我見她也是一付作賊樣的姿式四下張望著,那樣子
令我暗暗竊笑。
  「笑什麼?」她了車門坐了上來,見我在笑,便瞪了我一眼。
  「沒什麼,出發吧。」
  我緩緩啟動車子,準備出發,沒想到卻看到一個身影向著我們而來

  「糟了!」幾乎我和小璇是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素有八卦天后之稱的佩珊來了!
  「快趴下!」我幾乎是用命令的口氣要求小璇照著指令做,而小璇
亦十分機靈的配合著。
  「豪哥要回家啦∼」遠遠的佩珊和我打著招呼。
  「呃…對啊…要回家了…」我慢慢滑行著,表面故做輕鬆,其實心
堿O緊張了半死,小璇也不好過,她緊緊的拉著我的手,我感覺到她手
心都怕得滲出水來了。
  當車和她的距離越是縮短我越是忐忑不安,我按下了電動窗,不想
讓她看到車內的小璇,我揮了揮手想要急速逃逸,因為我怕惹事端啊!
  「妳可以出來了。」當車子開出停車場時,我鬆了口氣說。
  「厚∼真是好險…」她驚魂甫定的拍著胸口,還不是朝車後看,想
確認我們是否真的脫離險境。
  「還不都是妳…」我有些抱怨,但眼睛也緊盯著後視鏡,大概我和
她一樣的擔心吧。
  「都這樣了,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她用手擰了我一把,賊賊的笑
著,好像不知我的肉會痛一樣。
  「喂∼妳瘋了啊!痛耶!」我得一邊開車,一邊哇哇叫痛。
  「那你就乖乖聽話,別再抱怨囉。」她這傢伙居然說這種話,好像
我活該倒霉一樣。
  「真是拿妳沒辦法………」我不禁搖了搖頭苦笑。
  小璇和對方約好了在一間頗為著名的飯店喝茶,當我們走了進去時
,遠遠我就看到那個今生註定和小璇無緣的男子了。
  「你好……」小璇囁嚅的對他了聲招呼。
  「你們好,請坐……」他起了身,彎著腰點了點頭,並請我們入座
,我除了一臉的尷尬實在不知能說些什麼才好。
  待我坐定之後才有機會仔細端看眼前的這個男人,雖說英俊和帥氣
在他身上我沒看到,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是很有精神的,也相當有自信
,現代的人似乎都少了那份精神和自信心,所以我第一眼的印象還蠻好
的。
  服務生輕巧的走了過,我們點了二杯飲料,她就露出可愛的笑容,
要我們稍待,當然,我點的正我最愛的咖啡。
  「邵先生,他就是我和你講過的…我男朋友…」小璇不知是不是做
賊心虛的緣故,聲音到了後頭小的幾乎聽不見了,我才驚覺,我可是來
演戲的,不是來面試的,那有什麼心情看邵先生的精神或是自信心?
  「李先生,久仰了。」他很有風度的伸出了手,而我也含笑伸出手
來,可不能讓小璇漏氣了。
  「那堥綵堙K…」
  「聽小璇說,你們認識很久了,而且是從小就認識,是嗎?」好傢
伙!才一坐定便向我出招來。
  可是這個笨小璇,路上也沒和我套好招啊!這叫我如何回答?我斜
眼看了小璇一眼,她大概也猜出我的心意,從她的眼神中我解讀出她要
我自己看著辦吧的意思,我心一橫,當下決定硬著頭皮霍出去了!
  「是啊!我們是從小就認識了,而且從小一塊玩到大的。」我不知
小璇之前到底怎麼和他瞎掰的,所以我盡可能順著他的話,不要給太肯
定的答覆,免得穿梆。
  「而且我們小學還是同班同學呢,到了國中和高中是同校,但不同
   班,大學我唸文學院,他唸理工,但也還是同校喔!」她嗤嗤笑
著說,擺明了是為了提醒我。
  「喔?這麼巧?上次妳怎麼沒說得這麼仔細啊?」他像丈二金剛似
的一臉迷糊。
  「因為上次時間不多嘛,所以沒告訴你這麼多,現在你不就明白了
   嗎?」她故作輕鬆的說,殊不知我這頭心都快跳出來了,死ㄚ頭
!等事情結束看我怎麼和妳算這筆帳。
  「原來如此。」他恍然大悟般的神情讓我暗暗竊笑。
  「不知上回小璇和你說了些什麼?」我將計就計,想多打探一些消
息,免得待會兒出錯。
  「也沒什麼?只是說你和她因為家堛漱牊鵅A所以只能秘密交往,
   也因為這樣,才會被家人安排和我相親。」他很坦白的說,看得
出來,他這個人沒什麼心機,有話直講,個性很直爽。
  「真的嗎?那她是怎麼告訴你的?……」我撇了小璇一眼,我有預
感,這女人不會有什麼好話的,因為她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你和她的事還要問我?」邵先生幾乎驚訝得跳了起來。
  「不…不…我只是想聽聽她是和別人怎麼形容我和她的這段『坎珂
   的感情』…」我還特別加重了語氣,當然這不是說給邵先生聽的
,而是那個ㄚ頭。
  「她說從小和你一塊長大,本來也不覺得怎麼樣,但到了國中不同
   班之後就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起先也沒料到對你有感情,但到
   了高中之後,便知道自己是愛上你了,向你表白後,才發現你竟
   然也有相同的感覺,你們終於在一起了,但是因為你家貧窮,加
   上你父親嚐賭和經常爛醉如泥,所以小璇家人十分反對你們的交
   往,小璇自己心堣]很矛盾,掙扎著,但她還是愛你,所以你們
   還是偷偷的來往著,這就是為什麼她父母會急著安排相親的原因
   了。」他一口氣把整個被捏造得不像話的『事實』給說完了,我
的肺都快氣炸了,但我還是保持一臉淡淡的微笑著,我不能生氣!我不
能生氣!我是這麼告誡著自己,因為我待會兒要留一些體力好好剝她一
層皮不可……
  當然坐在我身邊的小璇嗅得出那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只是有
些不由自主的抽動著臉上的神經,看來是很尷尬。
  「你看,小璇都讓我講得不好意思了。」可憐的邵先生還以為她是
害羞,我真想站起來用力的抓著他的領口,用力的搖他對他大聲的嘶吼
『白痴!你可別小看這個女人,她可真是壞透了!』當然,我只是想想
而已,沒那麼做。
  「你別取笑我了……」她居然真的扉紅了臉,語態嬌羞的模樣,我
真是快昏倒了。
  「李先生,既然你和小璇交往了那麼久,怎麼不試著和她的父母溝
   通呢?窮有什麼關係,現在你不也能獨立了嗎?還是因為你父親
   ……」他話說到這不免有所忌禪,畢竟說到別人父母總是要尊敬
別人一些。
  「我父親早把酒戒了,現在是滴酒不沾……」我瞪了她一眼,決心
要為老爸洗涮冤屈。
  「喔?那很好啊!那小璇的父母更沒理由反對了才是?那怎麼會…
   …」他點了點頭明白了,然後又搖了搖頭不太明白的看向小璇。
  「大概是她父母過去對我家的成見太深了吧。」不待小璇答話我就
先搶著說,生怕這女人說錯話,又不知要如何詛咒我的家人了。
  「李先生,你愛小璇嗎?……」他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語調平淡卻
震得我耳朵隆隆作響,小璇也顯得十分錯愕。
  「回答我好嗎?…由你口中回答我,我才可以死了這條心……」他
的話深深的憾動著我,此刻的他內心一定是十分痛苦的,他一定很喜歡
小璇,我沈靜下來,忘了去暗暗咒罵小璇,只是靜看著眼前深情的他。
  我要當摧毀別人愛情的劊子手嗎?我心中響起了陣陣迴音,振盪著
我的心虛……
  一直到小璇扯了扯我的袖子,我才回過神來。
  「我不…我不愛她…我就不會來這堜M你見面了……」我還是沒法
子違背小璇的叮嚀給他希望,說完後自己都覺得有很大的罪惡感。
  「謝謝你,我明白了…」他露出一絲的落寞,讓我真的很自責,我
還是成了劊子手了。
  「………」我不知該說些什麼安慰他的話,只是用眼神向身旁的小
璇求救。
  「邵先生,我想你和子豪一定可以成為好朋友的。」小璇真是厚臉
皮,沒事拉我下水做啥?
  「嗯…或許可以吧…對了,我還有事,我不打擾你們了…」或許對
我已証明正身無誤,他想快點離開這堙A免得很難自處。
  「那好啊!我們也不擔誤你的時間了,你快去忙你的吧,別管我們
   了!」小璇咻的一聲站了起來,笑眯了一雙付水汪汪的大眼說著
,我看只差沒拍手叫好,真是呆子,哪有人做得這麼明顯的?根本擺明
趕人快走。
  「那…那我先走了…」邵先生漲紅了臉,顯得十分狼狽。
  「邵先生,有空我們可以連絡連絡。」我翻出名片夾掏出一張名片
雙手奉上,表示歡迎他有空可以找我聊聊。
  他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笑了笑收了下來。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我如釋重負的頹然坐下,唉∼真是嚇死我了。
  「豪哥,你好棒哦!」她高興的拉著我的手,高興得不得了。
  「夠了,妳這個傢伙,居然這麼惡毒?說我家窮?我爸是酒鬼?」
我這下想起邵先生剛才所說的話,這得好好來個秋後算帳了。
  「這個…這個…我不這樣說,就不逼真了嘛,那他也不會相信的,
   對不起啦,你別生我的氣好不好…」她看我吹鬍子瞪眼,不停的
對我鞠躬賠不是,想企圖軟化我。
  「妳就不能用好一點的理由嗎?」看她這個樣子,我還真的沒法子
發作。
  「好嘛好嘛,都是我不對,你大人大量,不會和我這個沒大腦、只
   會亂說話的女人計較吧?」她每次見我生氣就用這裝傻的絕活,
我明明知道她在耍小手段,但卻讓她每次都很管用,我真是拿她一點辦
法也沒有。
  「妳真是……」我手指在她面前晃著,但就是說不出話來。
  「好了啦!別氣了。你今天可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以後你有什麼
   吩付盡管說,小女人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絕無二話。」她這妮子
就是有察言觀色的好本領,知道適時的讓我消氣。
  「算了算了……」我無奈的揮了揮手,就讓她欠我一次人情好了。
  「接下來要幹嘛?」她見我氣消了些,又俏皮的問著我。
  「幹嘛?回家了啊!不然妳還想幹嘛?難道妳還有別的男人要我幫
   妳擺平啊?」我故意這樣說,也算小小的發洩一下方才的不悅。
  「不是啦,我是說反正都出來了,現在時間還早,不如我們去看電
   影,上上館子什麼的,不然也很無聊,況且今天讓你那麼生氣,
   就當是和你賠罪好了,不然誰知道你會不會使什麼小心眼,年底
   打考核時公報私仇。」她像個連珠炮似的放個沒完,最後竟還說
我是那種公報私仇的小人?
  不過我卻十分明白,那只是她開玩笑的說法。
  「我們認識多久了?」排隊買電影票時,她突然這麼問我。
  「呃…好久了吧…」我歪著頭想了一下,不記得有多久了,直覺的
反應是很久很久了,我們是同一天進公司的呢。
  「是啊…那麼久了…還記得我們剛進公司時的日子嗎?那時候日子
   過得真快樂……」我怔怔的看著她無法猜透她的心思,但是憶起
當時的一切彷拂只是昨天的事而已。
  「妳那時有一個男朋友哦。」我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的模樣,她在
自我介紹時就毫不諱言的指出她已是名花有主了,大概是怕公司業務部
門的一群豺狼虎豹死纏爛打吧。
  「嗯,不過沒多久就分手了…」她臉上沒有一絲難過,只有淡淡的
瀟灑.讓人分不清是真的不在乎,還是因為歲月的流逝使得那份原有的
感情也消散了。
  「講這些做什麼?」我不經意的探詢,卻發現她的眼角帶著一些濕
濡,我被這狀況給嚇住了。
  「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嗎?」我急忙掏出面紙給她。
  「沒什麼……」她連忙拭去眼角的淚水,又急著撇清,她轉過身像
是怕我看到她流淚的樣子。
  「…………」我看到她這付模樣,心媟Q起了另一個女孩,妤珊…
  「你在發什麼呆啊?」她搖了搖我。
  「沒什麼…快開始賣票了吧?」我回過神來,怕她會追問便顧左右
而言他的把話題給叉開。
  「已經開始了。」她向前探了探頭表示。
  我和她不再談論這個話題,很快的我們買到了票進了戲院看電影,
雖然是部動作片,但是我卻少了那份興緻,只是不斷的在想,為何小璇
會哭,又為何我會那麼不經意的想起妤珊,我真是不明白……
  回到家也十一點多,我把東西放下後只是懶懶的靠在沙發上,讓自
己的身子深深陷入那份庸懶,我不想動,連電燈我也沒開,只是任由黑
暗逐漸把我吞噬;我伸出手按了一下答錄機,沒有任何的留言,忽然好
想聽到妤珊的聲音,我翻了個身拿出手機,撥了那個有些熟悉又有陌生
的號碼,但不巧的是妤珊的手機沒有打開,那頭傳來要我留言的機械語
調,我苦笑了一下掛斷電話,我一向討厭對那毫無感情的語音信箱開口
說話,這次也不例外。
  又是一個細雨濛濛的雨天,除了濕還帶著冷颼颼的寒意,我拉了拉
領口,把領子都給豎了起來,想藉以做些抵抗,我咳了兩聲胸口有些痛
,又著涼了,真是難過極了;不過人倒霉的時候還真是禍不單行,車子
好端端的發動不了,點不著引擎,折騰了老半天,就在我快要放棄時,
它老大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喘了幾口氣,又吐了幾口黑煙才勉強發動,真
是要命,害我上班差點遲到。
  「怎麼那麼晚來?」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小怡,看到怡我就知道
差不多要九點鐘了,她可比時鐘還要準哩。
  「別問了,快點用跑的!」我看了看原本在電梯前等待的小怡,然
後丟下一句便往樓梯衝,小怡見了也跟了上來。
  「豪哥,怎麼今天那麼晚啊?」梅見了我便問,其他人的眼睛也不
約而同的掃了過來。
  小怡和我喘著氣,但相同的話卻沒人會拿來問小怡,大概大夥都習
慣她的晚到,相同的,我現在才來卻是個大反常。
  「車壞了…」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唉∼換車了啦!」一下子梅、順仔、小惠又開始嚷著叫我換車,
每次只要一聽到我的車壞,這幾個人就是這種反應。
  「你那台車哦,都那麼爛了,可以換了啦!叫我老公給你辦個便宜
   一點的利息,換了換了。」梅笑著說,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
  「不抬槓了,我得趕去開會了。」我放下東西拿了記事本就往會議
室衝,不能和這班傢伙惡鬥,幸好老板還沒到,大家都還在等他,不然
重要集會不到,這可是會辦人的啊。
  有時我真搞不懂開會的目的是什麼?只見一大群人坐在這堶A嘴皮
子,反而讓我覺得很難過,渾身都不自在,只能用如坐針氈來形容了。
好不容易我終於熬了過來,當我走出會議室時,只覺得自己的腦細胞好
像死了不少。
  「豪哥,要不要看美眉?」我正要上樓時,業務員正好在哪,見著
了我,便直對我笑。
  「看什麼美眉?」我也笑了笑回答。
  「那間小會議室埵釵n幾個女生在面試哦。」他們比了比另一間會
議室。
  「而且今天有一個特別正點哦!」他們比了比大姆指說。
  「哦?是嗎?」我不禁被他們的言詞所影響,連帶好奇起來。
  「是啊!不信你自己去看看。」
  我聞言後半信半疑的走到小會議室那邊,那有個小玻璃窗,我向內
打量著,想看看他們口中的美麗女子長得什麼模樣?
  首先我看到人事課長,然後是副總,然後是幾個女生,沒有特別漂
亮的嘛……咦!?等等!那個人!那個人!…
  天啊!居然是郁芬!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了一次,沒錯啊!不是我眼花,真的是她。
  我這下明白了,原來他們口中的美眉是指郁芬。可是我不明白的是
,她怎麼會來公司面試呢?她來應微什麼職位?
  我打了個電話到人事單位詢問,我立即得到了答案……
  「豪哥,你怎麼啦?怎麼臉色不太好看?」才回到座位上,梅望了
望我說。
  「這到底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皺著眉喃喃唸著
,沒理會她的問題。
  我想到了,要弄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就只能問一個人。
  「喂∼淑麗嗎?」我躲到外頭打手機,想問清楚郁芬怎麼會跑來公
司應徵行政秘書的工作,而且我相信淑麗一定知道這其中的綠故的。
  「郁芬怎麼會跑到我公司來應徵工作啊?」我一聽就確認是淑麗本
人沒錯,連開場白都省了。
  「是阿豪啊?真是難得你會主動打電話給我耶。」這女人根本不理
會我的問題,反倒是講些風涼話。
  「喂∼妳還沒回答我。」
  「這個嘛…你怎麼不去問她本人?她自己不是最清楚嗎?」
  「可是…她正在做筆試…」
  「那就等等她嘛,別那麼心急,我就不方便講啦!再見!」她逕自
講完就掛掉電話了,我站在那半天也還是沒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啊?
  「小璇怎麼了?」我氣沖沖的回到辦公室,就看到小璇一臉的不高
興,而梅也正坐在她身邊。
  順仔用眼神示意我,我看得出來那是告訴我沒什麼好事,而且一定
是件很令人心煩又頭痛的事。
  小怡和小惠的表情也很奇怪,其他人的也好不到哪,好像是我欺侮
小璇似的?真是莫名其妙。
  「是哪個單位還是哪個人來招惹妳了?說來聽聽。」我走到她身邊
,斜斜的坐在桌上歪著頭問。
  「………」說也怪了,小璇只是低著頭不敢出聲,這下我更加糊塗
了。
  「豪哥…」梅在一旁出了聲。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和小璇在一塊啊?」她又接著說。
  她話才說完,我心頭一驚,梅怎麼可能知道?難道是小璇告訴她的
不成?我沒表示,只是看著梅。
  「今天八卦天后放出消息,說昨天晚上看到你和小璇在一起……」
  完了!沒想到還是讓她給看到了!這下我真的會被弄瘋掉了,誰知
道那個大嘴巴會不會加油添醋惹出什麼風波來?
  一想到這,忽然覺得自己像是汪洋中的一艘小船,而距離不到一百
公尺的地方正有個滔天巨浪正向我襲來……
  「豪哥…你怎麼也不講話啊?」梅看我愣著,追問著。
  一個郁芬沒頭沒腦的跑來應徵就夠我頭大的了,現在又冒出了個大
八卦,我今天是怎麼了?怎麼運氣這麼差?而且簡直就是背到家了……
  「咳…咳…事情不是像她們所講的那樣……」我也不知該如何說起
好啊。
  「那到底是怎麼樣呢?」小惠在一旁冷不防的丟出一句嚇了我一跳
,這才發現,小小的部門內每個人的耳朵好像都豎了起來,像在等我招
供。
  「我只是陪小璇去看她一個朋友而已…小璇,妳自己說啦!」我實
在不好講,還是讓她自己說好。
  「…………」小璇紅著臉看著大家,根本就不知要怎麼說,我在一
旁真是急得要跳腳了。
  「你們別問那麼多啦,真的沒什麼,大家別瞎猜了……」小璇只說
了簡短的一句話,大家就就不好再多問。
  正當大家原本已被撥撩起來的情緒將要冷卻之際,忽然有人敲著門
,把大家的眼神不由的吸引了過去。
  這下糟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