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嗨!子豪!」郁芬正站在門口盈盈對我笑著。
  霎時眾人的表情又是一陣錯愕,但真正最驚駭的人卻是我啊!
  「郁芬……」我不知我的表情是不是很僵,但大家的表情卻非比尋
常,我瞄了順仔一眼,他笑得尤其詭異。
  我連忙衝上前去,把她拉到隔壁的會客室去。
  「妳怎麼會來我們公司應徵啊?」我讓她和自己坐了下來。
  「因為我剛好看到你們公司在徵人,所以就過來試試。」她的笑容
還是沒有停下來,一直保持著淺淺的笑意。
  「喔…那面試得如何?」我又接著問。
  「不知道耶,只叫我回家等消息,說二、三天後如果有錄取會再通
   知我。」她搖了搖頭表示。
  不過我卻暗自竊喜,因為面試主管會這麼說,大概就是沒什麼希望
了,真正覺得不錯的人選當場就會約定上班的時間了,那還會錯放過,
看來我可以鬆一口氣了。
  「中午了耶,你有帶便當嗎?」
  「沒有,我請妳吃午飯吧。」
  「嗯,這次就讓你請,等我領了薪水換我請你。」她居然還天真的
想回請我?
  「好哇,等下次妳領到薪水再請我好了。」我口是心非的答著,心
堳o不這麼認為,郁芬啊郁芬!那是不可能的啦!
  等吃過了午飯,我們閒聊了一會兒,我得回公司上班了,她便回家
去,一切又將恢復原有的平靜。
  「副總,請等一下。」我才上樓便看到副總,就想順道打聽一下方
才郁芬面試的狀況。
  「有什麼事嗎?」副總聽到我的聲音回過頭來停下了腳步。
  「剛才的面試……是不是有個叫鄭郁芬的?……」我囁嚅的問道。
  「是有叫鄭郁芬的,怎麼?你認識啊?」副總講了二句八成在想我
是不是想套交情拉拉裙帶關係,所以表情是有些懷疑的。
  「只是見過面啦…她應該不會被錄取吧?」面對著主考官,我還是
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呃?為什麼?…」副總似乎也被我弄糊塗了。
  「我是在想,她是在國外唸書的,況且對我們這行又沒有接觸過,
   所以應該不太適合這個工作質。」我開始在一旁煽動著,我可不
想讓郁芬進到公司來,我真的受夠了那麼無聊的謠言,更受不了有人在
我耳朵邊問些瘋言瘋語,我只希望維持我原有的生活,所以我一定要盡
全力來保護自己。
  「你說的沒錯,以她學經歷來說,真的是不太適合這份工作,畢竟
   這樣的工作還是要有一些歷練的人較適合。」這可真是正中下懷
啊!
  「不過呢……」就在我把心堛漱j石頭給放了下來時,他這個『不
過呢』三個字,又逼得我把那塊大石頭給搬了起來。
  「不過什麼?!」我有些急了追問。
  「不過我倒覺得她蠻適合當總經理助理秘書呢。」副總摸了摸下巴
還不時的點了點頭,看得我膽顫心驚。
  「這不是真的吧?」我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表情反倒讓他生疑。
  「你和她有仇啊?」
  「沒有啊!怎會呢?……」我乾笑著回話。
  「那就好,而且我剛才也拿給總經理看過了,老總說讓她來上班,
   讓她試看看。」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在告訴我,她來定了,而且是我老板身邊的人了
,要我少囉嗦了。
  「哦…我知道了……」我敗陣下來了,有些洩氣。
  「還有事嗎?」
  「沒了………」
  副總見我不問題,便上樓去了,我站在原地不知日後的日子要怎麼
過才好,想到就心煩。
  「喲∼我說豪哥啊!怎麼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啊?」小璇見我進了門
便學著電視堛漱N婦的口吻,怪里怪氣的讓人不舒服,真佩服這傢伙可
以心情轉變的那麼快。
  「豪哥,這下可有妳受的了。」梅笑嘻嘻的說著,像是我準會鬧出
什麼笑話一樣。
  我懶得和她們對話,我知道我只要在這話題上一扯,包準沒完沒了
,而且形勢對我太不利了,我討不到便宜的。
  坐回了座位,我開始寫我那幾支還有問題的程式,只是心煩連帶也
影響到我的思考與判斷,寫了半天竟然沒寫好半支,真是懊惱。
  明天是週末假日,晚上我就留在公司趕程式,反反覆覆寫了又測,
錯了又改,足足弄到十點完成,我把咖啡杯中僅剩的咖啡一口飲盡,開
始收拾桌面準備打道回府,此時手機恰巧響了起來。
  「喂∼豪哥嗎?」那頭傳來郁芬細細的聲音。
  「我是……」
  「我今天已收到通知了,下星期就要去你們公司上班了耶。」她難
掩心中的雀躍,連聲音都是揚著一股笑意。
  「真的?」我明知故問裝出驚訝的口氣來掩飾自己的狡行。
  「是啊,人事小姐還叫我星期一早一點到,說是要先介紹一下公司
   的環境讓我熟悉。」
  「嗯…那是有必要的,可以幫妳早一點進入狀況……」
  「是啊,不過我心情好緊張又有一點興奮,怕興奮得睡不著。」她
稚氣的語調讓我笑了出聲。
  「別擔心,我們老板人其實很好相處的,別想太多了。」
  「嗯……」
  接下來是一陣沈默,我只是無意識的把玩著已見底的杯子,不知該
說些什麼才好。
  「你現在人在哪?」她輕聲的問著,我想起她說話時柔順的表情,
不免輕笑著。
  「我在公司加班。」
  「加班?都十點多了,你還在加班?」聽起來她有些訝異。
  「沒辦法,這個月工作比較多,沒事的。」
  「喔……」她回答的有些無奈。
  「妳早點睡吧,我也該回家了。」
  「嗯……」
  「那麼下星期見了。」
  「嗯…你也別弄太晚了,拜拜……」
  收了手機,我開始整理了一下桌面,近來工作忙到桌面堆得都是文
案和一些待簽核的文件,一團亂糟糟的樣子看了有點心煩,乾脆一次整
理的徹底一點,就在我逐一整理時,我發現了一張黃色小利貼正被幾份
文件給壓在下面,我定神一看,居然是妤珊請我回電的便條。
  我拿起電話就打,可惜沒有回音……
  回到家累得和什麼一樣,連澡也沒洗就昏昏沈沈的在沙發上睡著了
,直到陣陣麻雀吱吱喳喳的吵雜聲才把我喚醒,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把
公事包拎為房內,然後去洗個熱水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大清早的實在不太適合喝咖啡了,我沖了杯牛奶坐在窗前,仔細的
聆聽那群麻雀頑皮的嬉鬧聲,看陽光斜照進來,照在陽台的盆栽上,落
在我的腳邊,充斥在這屋子堛漕C一個角落,一時之間,我突然有種悵
然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若許一個人的生活真的過於單調了吧……
  牛奶喝完了就當早餐吃完了,放了張片子,讓音樂悠揚著,我蹺著
腿靠在沙發上,手邊是一疊疊的數據資料、作業流程圖及表單的樣張,
我腿上放著電腦,開始把先前要順仔向作業單位要來的資料仔仔細細的
研究,開始做計劃書;其實人只要專心投注在一件事上,就很難去察覺
到時間的變化,當我手上告一段落時,近快下午一點了,也難怪肚子發
出抗議的聲音來。
  我想起了有許多資料我得上網去查一查,便接了電話線撥接上網,
當然,我和一般人一樣,上網第一件事就是去收信,看著信箱收著一封
封的廣告信函,偶而夾雜著幾封讀者的鼓勵信件,總能令我會心一笑。
  喔?娃娃又來信了!我看到熟悉的寄件人內心為之一振。
  『 豪哥
       昨天我打電話給你,你正巧不在,想打你的手機
     又怕你在忙,所以還是做罷……
       記得我說過的話嗎?從高雄回來之後,我要回請
     你一次的事還記得嗎?如果你週日有空,記得打個電
     話給我,我想故事也該告一段落,讓我回請你,也順
     便讓我把故事給說完吧。

                      妤珊 20:20 』

  我托著下巴看著電腦愣了半天,心埵b想,總算要把故事做個結局
了,但我心堥犖媢鴾F解故事真相的喜悅卻只是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
竟是一種無以言喻的淡淡傷懷,是感傷什麼?我卻不能告訴自己那是什
麼,我微動著嘴唇如夢囈般的喃喃自語,但發不出任何一點聲音……
  撥通了電話,她一如以往的語調,卻多了一份滄桑,我連帶的也被
她感染了,或許我和妤珊都想著同一件事,當故事結束後,是不是同時
宣判了我和她再也沒有交集的引線了,但不管如何,我們還是約好了時
間,而這也是第一次我們不約在咖啡館見面。
  我們並肩坐在可以眺望到藍藍大海的石椅上,風從背後和我們吹來
,她的髮絲正隨風肆動著,一路上她沒說什麼話,一直到現在都差不多
是一個樣子的,令我有些擔心。
  「心情不好?」我視探性的問了問,想知道她悶悶不樂的原因。
  「有一點……」她眼睛仍舊看著前方的汪洋,勉強的牽動嘴角,淡
淡的說。
  「願意說給我聽嗎?」  
  「…………」她轉過頭來,用一種我沒法形容的表情看著我,但我
看得出來她在猶豫。
  「說吧,說出來妳會好過一些的,放在心上不會因為時間的增加而
   減少壓力,告訴我就當做是一種渲洩,會比較舒服的。」我用鼓
勵的口氣示意著,想打動她的猶豫。
  「你真是個傻瓜……」她沒由的一句,我聽得有些愕然。
  「傻瓜?!……」我比了比自己,有種好心沒好報的挫折感。
  「你一直在聽我說故事,我把那份壓力都轉移給你了,有時我自己
   都覺得很對不起你,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她搖著頭蹙著眉,
一付自責的模樣。
  我該怎麼接話?從我對她找一個作者寫故事的好奇引發,一直到現
在,我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一直認為只是單純的寫一個屬於她的故
事,如今看來不是這麼單純了。
  「妳怎麼會這樣想?……」我把雙手合著放在嘴邊,有些不安。
  「直覺吧……」她望了我一眼,美人尖上凝著一點憂鬱。
  「一直以為我找一個人為我寫出這個故事,就可以把心中堆積的苦
   悶給揮發殆盡,但是我卻忘了,每當我要把故事告訴你時,就再
   一次讓自己那段過往血淋淋的呈現眼前,變成我一直無法揮去的
   夢魘,讓我自己又再一次受傷……」她縮著身子嚶嚶啜泣著。
  我望著她顫抖的背影,我不知該如何如何安慰著她,這是我第一次
看見她哭的如此傷心,過去我一直以為她是個堅強的女人,此刻我才發
現我錯了,原來面對感情,她也是個纖纖柔弱的女子。
  我默默的遞上了面紙,任由她哭著,我想現說什麼都不重要,重要
的是讓她好好的哭一場吧。
  良久,她停了下來,眼眶還泛著淚水,鼻頭也紅了。
  「好多了嗎?」
  她用點頭來代替回答。
  「我看今天我們不要說故事了,不如我們逛逛好了。」我想今天的
她並不適合談論過去,況且這樣子我可以確定還有下次見面的機會。
  她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我,好一會後,她點了點頭。
  「這堛漲W產是芋圓,待會兒我們去嚐一嚐好不好?」我和她走在
陡峭的斜坡上,我有些喘著說。
  「好。」
  「妤珊妳看!」我比了比遠方的海面上,透過陽光倒映著片片金光
,照亮著一整片蔚藍海色,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
  她站在我身旁細看著那如畫的美景,她不似方才那般傷懷了,她露
出了一絲的喜悅與感動。
  「好漂亮……」她嘴角微揚著淺淺笑意,我卻直盯著她看,忘了回
話。
  「看什麼?我臉上有寫字嗎?」她嫣紅了雙頰嗔道,我才驚覺自己
的失態。
  「呃…沒什麼…我們往前走吧…」我不好意思的轉著話題,掩飾自
己的窘狀。
  舊街大概是全鎮最熱鬧的地方了,幾乎所有的人潮都被吸納過來,
兩旁的店家比鄰連接著,人聲鼎沸,店家叫賣聲不絕於耳,我們走在其
中,真是有寸步難行的感覺。
  「怎麼那麼多家都在賣芋圓啊?」放眼望去,視野所及少說也有四
、五家店掛著賣芋圓的招牌,也難怪她要這麼問了。
  「大概這堛漱H通通都會做芋圓吧。」我笑著說。
  「聽你在亂說。」她笑了起來。
  「算了,我們先逛逛,等我們累了再來吃,順便休息。」
  「嗯。」她用力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一條街不知有多長,只知道看到好玩的店,我們就跑進去逛,去玩
,有好幾次店員看不下去跑了過來,我們才逃了出來,直到腳酸了、累
了,我們才跑去吃芋圓。
  「妳覺得這味道怎麼樣?」
  「不會說耶……」她嚼了幾口皺著眉說。
  「我覺得沒有人家說的那麼好吃嘛。」
  「你小聲點,不然等會兒你會被老闆趕出去哦。」她俏皮的低聲向
我警告著,表情令人發噱。
  「放心,是我們,不會只趕我一個人的。」我也笑著回她的話,她
淘氣的嘟了嘟嘴,繼續吃她的芋圓。
  我們直到把整條街都逛完了,到了傍晚才踏上歸途,在路上她累的
睡著了,我望著她,看著她那熟睡的美麗臉龐,真是感嘆上天捉弄人,
卻要讓她受情愛之苦。
  車到了她家樓下,我輕輕搖醒了她,她望了車外一眼。
  「到家了。」我輕聲說。
  「今天真是謝謝你了,已經好久沒那麼快樂了。」她並沒有打算馬
上下車回家的樣子。
  「謝我啊!那好,就讓妳感謝好了。」我也一付樂於接受的說。
  「不過今天都沒把故事說給你聽……」她有些懊腦的語氣惹得我笑
了出來。
  「不急,反正來日方長嘛,不急於一時的。」
  「來日方長……」她抬頭看了我一眼,低聲喃語著。
  「或許吧……」她才說完便打開車門溜了出去。
  這個舉動出乎我的意料,頗令我納悶。
  「豪哥,不管怎麼樣,都要謝謝你…再見了…」她說這話的樣子讓
我有些緊張起來,但不待我說話,她就跑回大樓了。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她那最後一句話的含意,但我百思不得其解,而
這個答案卻在日後我才明白……
  週一,每個上班族都多少患了週一症候群的病兆,看來都有些懶懶
散散的,而且目光無神,經神狀態也真的很差,我按著電梯來到公司,
出了電梯打了個哈欠,像似沒睡飽,有些心不在焉的如遊魂般的晃進辦
公室。
  但眼前的光景就像把我從神智不清中給潑了盆冷水般的立即清醒了
過來。
  「早∼」郁芬坐在我的位子上笑盈盈的向我道早。
  「郁芬?」我這才猛然想起,從今天開始,郁芬成了我的同事,也
要在公司上班啊!
  「你吃早餐了沒?」她站了起來,把座位還給了我。
  「還…還沒…」我不太好意思的說。
  「那這個三明治給你吃,這是我特別為你準備的早餐。」
  「為我?」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是啊!」她笑的很甜,讓人可以感受到她的真誠。
  「那就謝囉。」我想我是沒法子拒絕她的好意的,不然她可能會當
場哭給我看。
  「快吃了吧。」她拉了張椅子坐在我身邊,吃起了早餐,她像是個
長不大的小女孩,那麼淘氣。
  「妳早∼」
  「你早∼」
  「早∼」
  「大家早∼」
  每一個進部門的人,都聽得到她有朝氣的道早聲,她的熱情卻換來
每個人的驚訝與錯愕,就看這幫人,回了個早又不知所措的樣子,很突
兀也夠好笑的,或許被她感染了那股新人的氣息,我不似方才那麼撇扭
,也坦然多了,當然心情也放鬆不少。
  「郁芬,妳不是該去找人事課的楊小姐報到了嗎?都快九點了耶?
   今天第一天上班,可別遲到了。」我看她好像忘了要去報到的事
,笑著提醒她。
  「厚∼對耶!那我先過去了。」她看了看錶,緊張的跳了起來,略
為收拾了一下,便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真是奇怪了!?我以前怎不覺得她是這樣的一個人呢?還以為她是
屬於那種沈穩內斂的女孩,看來相親果然十之八九都只是個假象,我開
始相信相親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九點鐘整,部門早會一如往日按步就班的進行著,眾人報告著手頭
上的工作,每個人的事都排了不少,我覺得這樣下去會把整個部門給拖
跨,我便提議把工作整新調整,只守住必要和重要的工作,其他的部份
和其他部門協商完成的日期,我自己也要多負責二個案子的系統分析和
程式撰寫。
  才開完會,我把順仔叫到身邊,把前二天在家打好的企劃書給他看
,順便討論一下系統分析的部份,我們用紅筆把要修改的部份圈了起來
,在一旁寫上註解,然後要他去把流程圖重新修改,我則是準備利用今
天的時間把簡報做好,下週邀請業務單位和倉庫的人員一起參加說明會
,以便得到大家的支持。
  「豪哥,要不要訂便當?」阿宏一手摀著話筒抬起頭來問我。
  「嗯…幫我訂兩個好了。」我想起郁芬今天第一天來上班,一定不
知道中午的民生問題要解決,所以多幫她訂了一個。
  話才說完,電話響了起來。
  「李副理,你到我辦公室來一下。」那頭傳來老板的聲音。
  「好!馬上到!」
  我掛上電話,用自認最敏捷的動作來到老板的辦公室。
  「坐。」老板抬頭看了杵在門口的我,示意我自己找個地方坐下來
,我看見她也坐在另一頭,那個位置是新挪出來的,連桌椅都是全新。
  她見我進來了,看了我一眼也不好說些什麼。
  「總經理找我有事?」我有些忐忑不安,怕老板是不是又要交付什
麼工作了,我怕自己會忙不過來。
  「我聽鄭秘書說你和她本來就認識是嗎?」老板露出難得的笑臉看
著我問。
  還好,不是什麼新任務,我暗暗鬆了口氣。
  「見過幾次……」我倒吸了口氣,又不知老板要說些什麼了,怎會
扯上郁芬?
  「我想鄭秘書剛到公司上班,有許多事情還不太清楚,既然你和她
   認識,那麼以後她有什麼問題,就讓她去找你好了,你覺得怎麼
   樣?」
  「這樣好嗎?」老板的話令我頗為意外。
  「那有什麼不好的?況且過二天我得去日本一趟,她現在也還沒辦
   法跟著我去,所以我想讓她先跟著你做專案,一來她比較了解公
   司的作業流程,二來也有人好帶她,免得照顧不到她。」他似乎
十分滿意自己的安排,不過坦白講,這倒不失是個方法,以現在郁芬對
公司的了解程度來看,跟著到日本也幫不上什麼忙。
  「我明白了……」這樣算是答應了吧。
  「鄭秘書,那麼過二天妳就和李副理一起工作,明白了嗎?」對於
老板的詢問,她不作聲的怯然點頭。
  「那就這樣了。」老板大手一揮,表示事情搞定,我見沒別的事了
,就告辭了。
  走出老板的辦公室,我拉了拉緊束喉頭的領帶,讓自己多吸兩口新
鮮的空氣,殊不知郁芬的來到對我言,究竟是好是壞,我真是不敢相像
日子會變得怎麼樣?
  走回部門,才放下手上的記事簿電話便響了起來。
  「喂∼」
  「阿豪啊∼是我啦!淑麗!」那高八度的聲音,她不用報上名來,
我也聽得出來,所以她這麼說顯得有些多餘。
  「無事不登三寶殿,妳要幹嘛?」她打來絕沒什麼好事的,所以我
直接了當的問,免得她耍什麼花樣,我又要吃大虧了。
  「妳有沒有好好照顧我們郁芬啊?」她曖昧的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