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要妳管,妳是她什麼人啊?」我不服氣的說,心中很不是滋味。
  「厚∼你這話就不對了哦,你是我老公的死黨,那我就是你的大嫂
   囉,我當然要關心你的終身大事嘛,我這麼關心你有什麼不對的
   嗎?」
  「………」好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讓我頓失方寸,竟答不上話來。
  「郁芬是個很好的女孩子,你可別錯過了哦,假如你還不會好好珍
   惜的話,我相信你公司堛漕銗L同事也會把他給追走的,到時你
   可別怪嫂子沒提醒你。」
  「好∼我的好嫂子,我知道了,妳別再唸了好不好,讓我好好上班
   行嗎?」本想賭氣和她打賭的,但想一想又太無聊了,只好求她
別再疲勞轟炸了,我的耳朵都快長繭了。
  「呵∼你也會怕我嘮叨啊?那你就自己看著辦吧!」她話中難掩勝
利的氣燄顯得有些耀武揚威,而我則是兵敗如山倒似的潰不成軍。
  「是∼遵命,我保証會好好照顧她的,絕不讓她受到一點委屈,可
   以了吧?」我卑微的認命了,只求她快快放過我。
  「好,那就這樣囉!拜∼」
  「拜……」
  我放下了電話,像是生了一場大病初癒般的癱在椅子上喘了口氣,
我休息不到一分鐘,小璇就走到我跟前,表示要和我談談。
  按照慣例,我們的對談一定不會在眾目睽睽下進行的,所以我起身
走在她的身後,來到了會議室。
  「你在幹嘛?怎麼把她給弄進公司來了?你不怕別人的閒言閒語嗎
   ?」她一如往常私下向我指正我的錯誤,只是這次我無法承認我
有所疏失,因為又不是我把郁芬給找進來的。
  「妳以為她是我弄進來的?」我瞪大了眼看著她。
  「難道不是嗎?」她氣的嘟著嘴,腮幫子都鼓了起來,我一時興起
了捉弄她的念頭,便裝出一付無所謂的樣子對她說。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厚∼人言可畏你沒聽過啊?真是笨死了你!」她跺著腳指著我脫
口就罵。
  我看了她一眼心想,這樣下去她一定會真的發火,看來我可別太過
份了,不然有我好受的了。
  「沒有啦,妳先別生氣,騙妳的啦!」我搖了搖手,和顏悅色的說

  「呃?……」這下換她怔住了。
  「是她自己跑來應微的啦,我可沒有安排她進公司……」我把整件
事的始末從頭到尾給說了一遍,她先是不信,但我好說歹說,加上個人
信譽保証,她才半信半疑的接受了。
  「真的是這樣?」
  「就是這樣啊,難道妳認為我會騙妳?」
  「那你打算怎麼辦?」小璇先是低頭想了想,然後又抬起頭問。
  「什麼怎麼辦?這是什麼意思?」我有些不解。
  「你怎麼那麼笨啊?用膝蓋想也知道,她是為了親近你才會到公司
   上班的,你豬頭啊?連這個也看不出來啊?」她對我的反應遲鈍
大表不滿。
  「那能怎麼辦?叫我離職嗎?」我訕笑著,其實心堣ㄛO不明白,
尤其是還有一個棘手的淑麗在為她撐腰,我怎麼不怕,淑麗對我而言簡
直就是芒刺在背般的難受。
  「你正經一點好不好?……」小璇瞪了我一眼,那神情好不嚇人,
我立即正襟危坐不敢稍有嬉笑的表情了。
  「唉∼這女人一腳都踏進門了,我看你這下麻煩大了……」她想了
半天,只是嘆了口氣無奈的說。
  「我都不急妳急什麼?妳別擔心我了,我會好好處理的。」看她陷
入沈思的困境,我不想讓她為我傷神,帶著點嘲諷的語氣希望她別再為
我煩惱了。
  「希望你會……」她勉強的笑了一下,眉頭卻仍是緊鎖的。
  「好了,去忙吧!」我站起身來就往外走,我實在沒什麼勇氣回頭
看她臉上的表情。
  「吵架了?」梅一看我坐下,像是聞出了什麼不尋常的味道,托著
臉問。
  「沒有…」我倔強的表示,我想那不叫吵架才對。
  梅見著後來走過來的小璇.她看了小璇一眼,便也沒再問什麼了。
  中午休息時間一到,每個人放下手邊的工作,用起午飯來了,為了
怕郁芬在我們部門吃飯便引發其他人的不自在,我拎著便當到樓下找她

  「豪哥,你幫我訂便當?」她瞪大了眼,看著我手上仍在晃著的便
當。
  「是啊,我想妳第一天來上班,一定不會記得訂便當的,所以我就
   自做主張的幫妳訂了。」
  「真令人窩心耶。」她笑了,像窗外初春的陽光,那麼明亮照人,
讓人跟著她開朗起來。
  「沒什麼啦,況且我答應淑麗會好好照顧妳的。」我對她的反應反
而有些不好意思。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你了,那我們一起吃好不好?」她的要
求實在很難讓人拒絕,我只有點頭允諾了。
  本來和同事一起吃個便當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我開始發現從我
們身邊走過的男同事似乎對我有些羡慕,甚至有些眼神是具有敵意的,
讓我覺得十分叱異。
  下午我把簡報資料做好,拿給順仔看過,又修改了一番,直到我們
都認為滿意為止,發了mail給與會人員,忙完了也差不多快下班了。
  我想起了妤珊,好一陣子沒有聽到她的聲音了,想到這塈琱ㄔ悛
拿起手機撥了她的號碼……
  「是我…」當那頭傳來她的聲音時,我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哦,是你啊…」她顯得有些意外,但她身邊鬧哄哄的,像是在大
馬路邊,大概她又去客戶拜訪了吧。
  「妳…妳晚上有空嗎?」我深呼吸了一口,結結巴巴的擠出話來。
  「………」
  「妳怎麼了?不太方便是嗎?」她沒有回答,任由那馬路上喧鬧的
聲音刺激著我的耳朵,令我不免有些心急。
  「沒什麼…這是你第一次主動約我呢……」她的聲音有些訝異,也
帶了些笑意,讓我鬆了口氣,至少到目前為此,她沒有拒絕我。
  「那麼妳是否願意答應我第一次的邀約?」我厚著臉皮繼續更進一
步的向她示意。
  「好……」
  我們簡短的交談著,把時間和地點都敲定了,接下來當然只剩下等
待了,等待下班的心情是快樂的,因為今晚我有預感,我和妤珊一定會
有一個很美好的夜晚,遠方漸漸西沈的太陽發出的光芒讓我覺得整個人
暖烘烘,和自己的心情相輝映著,所以我幾乎是用蹦的回到辦公室。
  「豪哥,你怎麼了?是不是有人麼好事發生了?」眼尖的小怡看我
神采奕奕的樣子,俏皮的問。
  「沒事,沒事,我一直都是這樣的啊!」我狡賴著回到自己的座位

  看看手錶,還有五分鐘便要下班了,桌上還有幾份電腦採購單等我
簽核,我打了幾通電話和申請單位做了最後確認,我想我可以把它們處
理妥當的。
  「豪哥,我們先走了。」同事們一個個三三兩兩的結伴離開,辦公
室開始漸漸冷清了起來,我正在採購單上簽名。
  「豪哥……」梅正在收拾東西,忽然叫了我一聲。
  「什麼?」很自然的我停下了手抬頭看著她。
  她只是示意我另一個方向,順著梅的眼光看去,咦?是郁芬?!她
站在門口幹嘛?
  「郁芬?!妳站在哪幹嘛?」我站起身來看著她。
  「我在等你送我回家啊!」她笑瞇了眼說著。
  「啊!?送妳回家?」我聽了差點沒跌坐下來。
  「對啊,你既然答應了淑麗姐要照顧我,那麼我第一天上班,你是
   不是為了我的安全該送我回去呢?」她的笑容仍是那麼的亮麗,
但我的心頭卻是緊揪在一塊了,只是沒人能察覺到的。
  「這個……」我暗暗盤算著,到底我送她回家後來不來的及赴約。
  「應該不會花你太久的時間才對。」她補上了這麼一句,分明就是
要我送她回去了。
  「好吧。」我嘆了口氣,看來是沒辦法了。
  還好她家和我赴約的地方還算順路,所以不致有什麼影響才是,我
載著她回到她樓下,她問我要不要上樓坐坐,我笑著搖頭,我怕她的父
母那麼好客,萬一硬留我吃晚飯,那我就慘了。
  待我匆匆忙忙的由停車場向外頭跑時,遠遠的,我便看到妤珊在等
我了,看來我還是比她晚到了。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我跑到她的跟前,喘著說。
  「我也才剛到而已,而且你也還沒遲到,所以不必道歉。」她一如
往昔,笑得很甜。
  「真的?!」我看了看手錶,原來還有二分鐘才到我們約定好的時
間。
  「我有訂位子,我們進去吧。」見她沒生氣,我心頭也樂得很,拱
了拱手便請她進餐廳。
  侍者帶領著我們走到訂妳的位置上,那是間東區蠻有名氣的牛排餐
廳,點了餐後,我向侍者多點了一瓶紅酒,想藉以助興。
  「你還敢點酒啊?」
  我聽出她的話中有話,我猜她一定是指上次在高雄的事,我倒也想
存心捉弄她一下。
  「幫妳點的啊?妳酒量好,一瓶不夠的話就多叫兩瓶,反正妳家我
   知道在哪,我可以扶妳回去的。」
  「你很壞哦!居然想把我灌醉?」她故意嘟著嘴裝出生氣的模樣,
十分俏皮可愛。
  「沒辦法啊,誰叫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我順著她的話,說完後
我自己都覺得不妥,真是失言了。
  我們之間頓時靜了下來,真是十分的尷尬,我來回搓著手,不知該
怎麼化解那道隔在我們之間的冷清。
  「近來可好?」她先開口問我。
  「嗯…還可以,妳呢?」我反問她,她只是笑著搖頭。
  「怎麼?有什麼事讓妳不開心?是工作的關係嗎?還是生活上有什
   麼不順心?是不是壓力太大了?還是身體不感服?」
  「你…別這樣緊張,我都還沒說,你就自己猜個沒完……」她嫣然
笑了出來,好似笑我窮緊張的呆樣。
  「那…那是什麼事啊?」我覺得臉上辣辣的。
  「沒什麼啦,只是近來常常失眠睡不好,連臉上都長痘痘了。」她
雖然不太好意思,但我心頭的疑慮卻得以放下。
  我看著她的臉,是長了幾個小紅點的小痘痘,但仍瑕不掩瑜無損她
原本素淨的娟秀。
  「你怎麼這樣看人家?……」她扉紅了臉嬌嗔著,我又失態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搔了搔頭笑著。
  「你真是的……」她又笑了。
  我發覺我很喜歡她的笑容,每當見到她能展眉的笑著,不由自主的
會跟著快樂起來,她的傷痛會牽動著我,使我情緒低落.這是一個很奇
怪的感覺,我從不曾對任何一個女孩有這般的感覺,我怎麼了?我到底
怎麼了?我開始害怕起來,我並不希望走到這個地步的。
  「你在想什麼?」她出聲把我從沈思的漩渦中給拉了起來。
  「沒什麼…我去一下洗手間…」我慌張的想暫時逃離,讓自己有個
喘息和冷靜的機會。
  水花激在洗臉台上,濺得四處飛散,我用冷水洗了把臉,抬起頭我
望著鏡中的自己,忽然覺得自己的可笑;我為自己訂下的三不政策,不
見面、不通話、不談感情,也是我自我保護所設的防線,現在才驚覺所
有的防線不知不覺中正逐一瓦解,而且是那麼無力招架的潰敗……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她皺著眉,連那美人尖也跟著揪結在一
塊了。
  「妳也會擔心我?」我有那種受寵若驚的心喜。
  「嗯………」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抿著嘴唇低著頭輕輕應了聲。
  我有股衝動,有股想伸手緊握著她的手的衝動,只是我有些猶豫,
但我還是鼓足了最大的勇氣,伸出了手……
  「抱歉!送餐了!」服務生堆滿了笑容,端著餐點站在桌旁,笑容
埵陬蛣市搳A等著我們準備好紙巾以免髒了衣服。
  我的手像是摸到高壓電觸電似的急急抽回。
  你這傢伙什麼時候不送餐?就挑這個時候?真是千不該萬不該選這
個節骨眼上來送,你可知道這可是我醞釀了多久才有那股勇氣啊?這下
全給你給搞砸了,真是氣人!唉∼不知何時我才能再凝聚那股勇氣……
  我暗暗咒罵頂著笑臉的他……
  「怎麼一個臉和苦瓜一樣?難道你自己不喜歡這牛排嗎?」她見我
臉色有些慘綠,不明究理的問。
  「沒什麼?……」真是為之氣結,連胃口都沒了。
  「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啊?那我們走好了,我陪你去看醫生。」善良
的她真以為我生病了,但她卻無法察覺出我是患了心病啊。
  「沒有沒有,我們快吃吧!」我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開始拿起刀叉
準備開動。
  「你今天好奇怪哦?!……」
  「會嗎?」其實我自己都覺得今天自己的表現真是怪透了。
  「嗯…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她拿著刀叉卻沒動過她眼前的那客
牛排。
  「別再說了,快趁熱吃了吧,涼了就不好吃囉!」我自己切了一塊
大啖起來,要她也快點吃,別老捉著我的小辮子窮追猛打的。
  「好∼」她爽朗的答應了我,便開始對桌上的食物動手了。
  「來!我敬妳!」我舉杯向她,她拿起了杯子和我的杯子輕碰著,
發出輕脆的聲響。
  「等等∼先說好,今天只能喝這一瓶哦。」她告誡著我。
  我笑著點頭,保証不會多的。
  其實我沒那麼會喝酒,只能淺嚐罷了,看來她是比我行很多的,這
點我不得不承認。
  這真是一個很美好的夜晚,我們愉快的交談著、笑著,聊了很多事
情,聊自己在工作中捅過最大的漏子是什麼,談我的老板和她的老板有
什麼共同之處,爭執誰的老板比較厲害,談自己最窘的事是什麼,我們
講了好多好多的話,彷拂有聊不完的話題,但是我知道我絕不能提感情
的事,因為那是她最脆弱的一面,像是一道極深的傷口,表面上已經癒
合了,但每次觸及就會勾起那可怕的情景令人不寒而慄,我得小心冀冀
的呵護著,別傷了她才行……
  「今天換我請客吧。」當我召喚著服務生時,她是這麼說的。
  「不好吧?還是由男士請客吧。」我伸手想去拿回帳單,她卻頑皮
的把手給藏到身後。
  「我不能讓妳付錢。」或許是男人的自尊心做祟,我直覺的認為吃
飯請客是男人的事,不該也不必讓她破費。
  「讓我把欠你的還給你好嗎?」她臉色很正經的說著,不若方才的
嬉笑,這句話卻讓我有如讓悶棍打了一記,我無可奈何的任由她做決定

  風有些涼的吹拂著,她用手順著一頭烏黑的秀髮,像是一種萬種風
情的女人,我幾乎可以嗅到她的絲絲髮香,讓人不免有些陶醉著。
  「你請我喝杯咖啡好不好?」
  「呃…好…好哇…」我被她嚇了一跳,結巴的說。
  「你今天怎麼老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擔心女朋友在找妳啊?」
她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捉狎的笑著。
  「我又沒有女朋友!」我立即回應著,不想讓她有所誤解。
  「那為什麼有幾次我打電話到你辦公室,你同事還問我是不是姓鄭
   ?鄭小姐不是你的女朋友嗎?」她斜眼看了我一眼。
  我頓時呆若木雞……
  這是那個白痴說出來的?小璇?梅?小惠?阿宏?順仔?小怡?我
回去一定得好好的修理他們一頓不可!
  不過我要怎麼解釋才好?若要有這麼一回事,今天被抓到我也就認
了,但沒有的事卻讓人給捕風捉影的亂講,這豈不死得不明不白的?
  「妤珊,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一時半刻的,也不知要怎麼說
才好啊。
  「不必和我解釋,反正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沒關係的……」
  「………」我啞口無言以對。
  「你到底請不請我喝杯咖啡?」她見我一臉茫然失措,又語帶笑意
的問我。
  「走吧…」我搖了搖頭,不想多做解釋了,但心嵒x堣]真的怪難
受的。
  我們走在騎樓下,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好幾次我想伸出手去拉她的
手,但總被來往的行人給阻絕掉,我覺得自己怎麼膽子怎麼那麼小?那
麼沒用?我狠狠的敲了幾下自己的頭埋怨自己的笨拙……
  「你在幹嘛?」她似乎發現了我舉止的異常,側過頭來問我。
  「沒…沒什麼啊…只是頭有點癢…我在捉癢而已,沒事的…沒事的
   ……」我言詞閃鑠的迴避著,不過我自己都感覺的到,我說謊的
技巧實在不怎麼高明。
  她望了望我沒說什麼,我們又這樣相遙一步的並肩走著,好遙遠的
一步啊,這讓我突然想起阿姆斯壯登陸月球所說的那一句名言,如果說
我能征服那一步之距牽著她的手走在這路上,我也會說「這是各位眼中
的一小步,但這卻是我追尋了一生的一大步啊!」
  「對面有間咖啡館,我們去那間好不好?」
  「好…」
  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如果再不好好把握,那麼今天就再也找不到機
會了…
  過馬路!
  要過馬路了,我們等著紅燈,我看著高速由我們面前急駛而過的車
輛,我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就像自己第一次交女朋友時一樣,過馬路時
藉機拉著她的手,緊緊握著不放,臉皮厚一點,就會和初戀一樣的順利
的,我不停的為自己做心理建設,要自己穩住,別亂了陣腳,今生的幸
福就看這一刻了……
  紅燈下方的倒數秒數像是口含哨子的裁判,早已就位,而我就像是
等待哨音響起奮勇向前的選手,額頭正滲著汗水……
  五、四、三、……
  我深呼吸著,動了動因緊張而略為僵硬的手指,準備行動了!
  綠燈!
  當人們開始邁開步閥的同時,我也向妤珊靠近著,我的手在抖著,
但我還是迫使自己千萬不能退縮。
  啊!
  不知她是不是覺得有些冷,突然把手給放到口袋去了,我一隻手懸
在空中,失去了目標顯得多麼的突兀啊……
  失敗,我真是太失敗了……
  「到了。」
  「喔……」我沮喪的應著。
  我們點妥了咖啡,開始仔細打量著四週,這才發現似乎絕大部份的
客人都是一對對的情侶,我不得不說,我真的好羡慕他們。
  「你今天竟然都沒問我有關浩呆的事,真讓我意外。」原來我還在
觀望著別人對對情侶,一下子又讓她把我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
  「我不急著想要知道故事的結局。」這可是我的真心話。
  「為什麼?」我的答案似乎令她頗為意外。
  「因為妳之前說的故事內容我還沒完全寫完,應該夠我寫上好一陣
   子了,所以我倒是不急於知道結局。」其實我這麼說,除了一半
是事實,另一半是為了妳,妳這個傻瓜,妳倒底明不明白啊?
  她笑了,和以往一樣,只是一抹淺淺的微笑掛在嘴角,輕盈的像吹
在我身上的春風,讓人覺得看著她的笑容是一種至高無尚的享受。
  她咳了二聲,把我原本欣賞的美景給打亂了。
  「怎麼了?感冒了嗎?」不過吃飯時倒沒聽到她在咳嗽,我問得好
像有些不合邏輯。
  「沒事……」她含著歉意搖手表示沒什麼,又接著說。
  「雖然你不急,可是我卻很急……因為我怕時間不夠了……」她雖
然語氣平淡無奇,但臉色卻不是那麼的平靜。
  「時間不夠?妳是說又要長期去南部出差了嗎?」我臆測她所謂的
時間不夠用的含意。  
  「………」她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看著窗外,難道她是沒聽到我
說的話嗎?我正準備再問一次時,她開口了。
  「豪哥,我問你一件事好嗎?」她倏然的回過頭來問我,反倒讓我
頓時愣了一會兒,所以沒聽清楚她的問題。
  「妳說什麼?妳再說一遍。」
  「我說我有件事想問你……」
  「妳問吧。」我把白色的糖勺了二匙放到杯中,金黃色的湯匙輕碰
著白色的杯身,亮出悅耳的輕盈。
  「你寫了那麼多的小說,那麼你覺得喜歡和愛到底有什麼區別?」
她微傾了身子向前,雙手托著下巴注視著我,眼神中充滿了期盼,她正
等待著我的答案,這讓我有些為難。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