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為難的是這個答案該怎麼給才比較好?不會挑起她的傷心,也不會
觸碰到她的傷口,免得梨淚紛紛而下,那就不太妙了。
  「我打個比方好了。」
  「嗯……」她更加專注的用心聆聽著。
  「如果一個女孩子給人一種值得疼惜的感覺,那算是一種喜歡?或
   者是愛?很難去界定吧!但我知道,我可以喜歡很多人,因為喜
   歡的界線與愛是不同的,就像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會給我寫信,
   和我聊一聊,所以我喜歡妳,但是要愛上一個人不是那麼容易,
   因為愛是什麼?是一種責任?甜密的約束?還是一種快樂的負擔
   ?」
  她只是點著頭,沒有答話,我又接著說。
  「或許愛是一種很難去形容的事,妳會不會一直掛念著一個人?願
   意去分享他的喜悅與痛苦,甚至有那種感同身受的感覺,希望他
   過得好,如果有這麼一個人,或許可以說那就是愛了吧……」
  「………」她沈默了下來,像是在想著什麼事情。
  「妳在想什麼?」
  「沒什麼……」她啜了一口咖啡,只是緊抿著嘴唇搖了搖頭。
  看得出來,她像是在思考一個難解的習題,是浩呆嗎?我不太理解
,也不敢去想像,她和浩呆是不是還有保持連絡?和宇成呢?原本就是
一個難解的三角習題了,我呢?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覺中陷入這場風暴中
………
  「我還是把故事說完吧……」她幽幽的說著,語氣中有一份淡淡的
輕愁,她挽了挽微散的髮絲,朱紅的唇也似乎失去原有的紅潤而顯得有
些蒼白。
  「不要……」我阻止了她。
  「呃?」她抬起了頭看著我,眼神中有些意外,印象中這是我第一
次拒絕她的要求。
  「我不想這麼早就知道結局,因為我怕……」
  「怕?」她不太了解我的意思,所以加強了語氣問我。
  「我怕故事說完了,就再也見不到妳了……」我終於還是把話給說
完了,或許這是我比較笨拙的暗示吧。
  「……不會啊,故事講完了,你當然還是可以找我啊,因為我已經
   把你當成我的朋友了…」她看著我怔了好一會兒,然後又這般表
示。
  朋友?只是個普通朋友而已?她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可以說了嗎?」
  「還是不要吧,讓我把之前的資料整理好再說好嗎?」我仍是不想
冒險做賭注,所以我比較委婉的拒絕了。
  「好吧,就聽你的吧……」她無可奈何的勉強答應了。
  窗外又開始下雨了,好似雨天對於我們特別眷顧,我寧可用這樣的
角度來看這場雨,也不願用氣象局那種科學的方法來看待它,因為這樣
就少了那份隅然了……
  我開了車送她回家,三十分鐘不到,車已經到了門口,不待我開口
,她用手緊握著我的手,這個舉動讓我驚訝也讓我茫然……
  「豪哥…謝謝你……」她原本想擠出個勉強的笑容,但禁不起眼中
的淚水侵蝕,她還是哭了起來。
  她趴在我的肩頭上,抽泣著。
  我的錯愕幾乎讓我失去了反應能力,我只能撫著她一頭光澤的秀髮
,讓她縱情的哭,沒有理由,也不需要去問理由,我只是有些心痛,雖
然我不知道她為了什麼如此的傷心,但我知道此時我只能當她的支柱,
卻不適合去追問她原因。
  夜的台北、夜的天空,除了外頭的細雨,更有妤珊心頭的細雨……
  她離開了我的懷抱,沒有留下任何的話語,我除了望著她含淚而奔
的傷心身影,我幾乎是癱在駕駛座上,我的心頭也跟著一陣酸楚,那真
的很不好受……
  回到家,我覺得好累,我做在電腦前把領帶解了下來,我才發現身
上附著兩根妤珊又黑又亮的髮絲,我搖著頭苦笑,本想隨手丟到垃圾筒
,但念頭一轉,我找到上次去澎湖玩時所買的玻璃瓶,把它們裝了起來
放在電腦桌上,這樣我多多少少可以感覺到她在我身邊的……
  一夜沒睡好,到了辦公室精神有些差,我去廚房倒了水想煮壼咖啡
,才拿著一壼水回來,就看到郁芬在辦公室了。
  「早∼」她有精神的說著。
  「早,真有精神。」相反的是在調侃自己的精神不濟。
  「豪哥…李副理…我想從今天開始就跟著你一起工作。」
  「老板知道嗎?」我記得老板過兩天才會出國,現在會不會太早了
點?
  「知道啊!早上我先去和他報告過了,他也同意了,所以我才上來
   的。」她胸有成竹的表示,看來我是多慮了。
  「我明白了,那張辦公桌給妳用吧,晚一點等順仔來了我們再來討
   論妳工作的部份。」
  「是的!李副理!」她俏皮的應了聲好。
  「郁芬,別這樣叫我,和其他人一樣,叫我豪哥就好,除非是在公
   開場合。」
  「好!」
  我發現郁芬是很開朗的女孩子,而且像個陽光女孩一樣,總是充滿
了朝氣與活力。
  開完了早會,我招來了順仔,把流程圖的部份交給郁芬來處理,然
後便吩咐他們去工作了。
  總務部的課長打了個電話過來,告訴我這批的電腦採購要請廠商來
報價,請我參加,我想了想今天的行程後答應了他。
  才進會議室,我真是給嚇了一跳!
  「邵先生?!真是沒想到會是你。」我笑著伸手。
  「沒想到真的會是你。」他起了身,欠著身和我握手。
  「你們認識?」總務范課長有些意外。
  「嗯,我們認識。」
  「小璇還好嗎?」看來他還是對小璇念念不忘。
  「託你的福,她很好。」
  「邵先生,我們先談公事吧。」我看范課長站在一邊,也不好多和
他聊私事。
  「好。」他大概也意識到我的立場。
  一天下來,我參加了三個廠商的報價,最後我把訂單給了邵先生的
公司,當然我也指派了小璇來負責這次採購的後續驗收的工作,我簡單
的把發訂簽呈做了眉批轉給范課長,請他如所批辦理。
  「親愛的小璇……」我半蹲了身子,在她身後叫她。
  「幹嘛?一定沒什麼好事……」她略轉過了頭看了我一眼說。
  「上次妳答應過我,以後我有什麼事妳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對不
   對?」我瞇著眼說。
  「我是說過,不過先講好,只有公事哦,私事我可不幫忙的。」
  「放心!只是一個採購電腦的驗收工作而已。」
  「只是驗收機器?」
  「嗯!」
  「那好啊,小事情。」她爽快的答應了。
  「過二天妳得去廠商那邊先看看……」
  「喔!知道了!」她盯著螢幕,虛應了一聲。
  中午時間,本來順仔或是小惠都一定會替我訂便當的,反正我的口
味他們也都清楚,而阿宏會去拿回來,而且他會先幫我付錢,等我拿到
便當時我再把錢給他,這樣的模式已自然形成了好久,大家都習慣了,
當阿宏照例點名發放便當後居然沒有我的份?
  「你們今天沒替我訂便當嗎?」我頗為意外,因為即使我去開會他
們都不會忘記幫我訂便當,今天怎麼可能漏了我?
  「是她…她叫我不必幫你訂便當的…」阿宏面有難色的指了指正走
進門的郁芬。
  怪了?這和她有什麼關係?
  我們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把眼光落在郁芬身上。
  「豪哥,這是你的便當。」一個不袗便當放在我的面前,我大驚
失色,眾人也是面面相覷。
  「這……」我指著便當連話都不會講了。
  「我媽說外面的便當菜色變化少又貴,沒有自己家堸答漲n吃,也
   比較衛生,所以要我順便幫你多帶一個。」她邊說著還邊把便當
蓋給掀開。
  頓時引得眾人圍了過來,又是一陣如市場般的嘩然!
  「哇!菜這麼好?!」阿宏瞪大了眼看著那糖醋排骨,驚得連嘴都
開開的。
  「這個便當太豐富了吧!」梅也忍不住的開口。
  其他的人的表情也差不到哪去,當然也包括小璇在內,我雖然受寵
若驚,但我還是把它給吃完了,說真的,沒想到郁芬她媽媽的手藝竟是
如此的好。
  幾天下來,我變得十分習慣吃郁芬帶來的便當,除了口味迎合胃口
之外,菜色更非一般外賣便當的一成不變,而我當然也就自然而然的肩
負起送她回家的工作,但是我還是很堅持不上她家坐坐,因為我還是很
怕面對那兩位老人家。
  「豪哥!」寧靜的午後,小璇外出驗收設備回來後一進問就衝著我
大叫了一聲。
  我心媟穔M明白她發火的原因,一定是為了那個邵先生了。
  「什麼事?」我不動聲色的回答她。
  「我有事要和你談談……」看得出來,她是在壓抑著滿腔怒火。
  「好吧……」
  外頭的人當然不會知道小會議室媯o生了什麼事,事實上我差點給
她活活掐死,但罵歸罵打歸打,工作她還是得做,誰叫我是她主管。當
然她多少會給我留點面子,回到部門時我依舊若無其事般的繼續工作。
  我想起了手上的案子要採購一條自動化的輸送帶來搬運才會省力,
我靈光一閃就想到一個人來,我開始翻著皮夾,好不容易才找到那張小
小的卡片。
  「喂∼老同學!是我啦!」
  「喔!死孩子,你在哪?」志偉一聽是我,又叫我死孩子了。
  「在公司啦!對了,有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
  「你人在哪?方不方便講話啊?」我怕他在開會,會打擾到他,還
是先確認一下比較好。
  「在婦產科……」
  「婦產科?你在哪幹嘛?難道小老婆要生了?」我嘴上使壞的說。
  「你可別在淑麗面前胡說,會害死我的。」志偉低聲輕語著,像怕
給他親愛的老婆大人聽到。
  『老公,是誰打來的?』
  『是子豪啦!』
  我聽見淑麗的聲音了。
  「子豪,淑麗要…….」
  「喂!子豪嗎?」這個女人真是的,志偉話才講一半便讓她給搶了
過去。
  「我說大姐啊?這次該不會是妳的哪個朋友懷孕了吧!」我嬉笑著
,想起以前志偉告訴過我,她這人媒不但會牽紅線,而且還有售後服務
,連人家老婆懷孕她還會陪人家去產檢,我看她乾脆再開一家坐月子中
心算了,這樣肯定會賺翻。
  「沒有啦…這次好像是我自己耶……」電話那頭竟傳來難得的嬌羞
,這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啊!
  「啊!?我有沒有聽錯?淑麗妳是說妳有了小寶寶?!」我莫名的
跟著緊張起來。
  「好像是有了……」她怯怯的聲音和平常的大嗓門簡直判若兩人。
  「那…那恭喜妳囉…老來得子,一償夙願了。」我不得不趁機好好
的虧她一下。
  「謝謝……」大概初為人母的緊張心情讓她頓失戒心,沒聽出我話
堛漣t意,還向我道謝,我忍不住暗自竊笑。
  「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我好奇的打探著。
  「你神經啊?現在哪知道是男的還是女的啊?」才說她失去戒心,
沒想到馬上就恢復正常了。
  「我哪知道啊?」
  「反正你也不用管是男的女的,孩子生下來你就當孩子的乾爹,算
   你好運,撿了個現成的便宜。」
  「哇∼那有人這樣的?」我這算那門子的得到便宜啊?
  「你別鬼叫鬼叫了,就這樣定了。」
  她根本不理會我的反應,擅自決定了,不知道我這個現成的乾爹要
不要負擔奶粉錢和尿布錢啊?
  「好了,好了,也恭喜過妳了,過幾天有空我去看妳,麻煩把電話
   還給妳老公,我還有正事要麻煩他。」私事了了,也該辦公事了
吧。
  從志偉口中得知有那幾家自動化的進口廠商,我連忙道謝後,便打
電話逐一詢問,也約好了其中二家公司碰面詳談。
  我喝了口咖啡想著淑麗居然也懷孕了,等她當了媽媽不知是什麼德
性?想到這塈痟N忍不住想大笑。
  「豪哥,你看看這樣對不對?」郁芬把幾張打好的報告整齊的疊好
放在我的桌上。
  「我看看……」
  我看了她做的流程和一些程序報告,在在都顯示出她的細心與用心
,這倒是令我十分意外,我幾乎挑不出什麼毛病來。
  「做的很好,明天妳和我們一塊去物流中心那一趟,除了去做簡報
   之外,也讓妳了解一下作業的現狀。」
  「嗯……」
  「對了,妳跟我出來一下……」有些話我不好在辦公室媮縑A只好
請她出來一下。
  她頜首跟在我後面,走進了小會議室。
  「郁芬,有一件事想和妳打個商量……」我指示她坐下來聊,別站
著顯得見外。
  「什麼事啊?」她見我面有難色,不解的看著我。
  「妳…妳以後可不可以叫伯母不必再費心幫我準備便當了?」我還
是大膽的一鼓作氣把話給說完,然後吁了口氣,像是心中的大石給放了
下來。
  「為什麼啊?是我媽煮得不好嗎?」她愣了一下說。
  「不是不是!妳別誤會了,伯母做的便當真的很好吃,不然妳看我
   每次都吃光光的,所以不是這個問題……」我搔著頭不知怎麼說
才好。
  「那是什麼?」
  「呃…是因為這樣讓人看了不太好…我怕別人會說妳閒話……」我
靈光一閃,找了個理由,而且這理由還不能說是為了我,而是為了她著
想,這樣子可能比較容易成功。
  「放心,我這個人不怕閒話,而且有這樣的閒話更好。」她倒是不
以為忤,這反應倒將了我一軍,我以言以對。
  失敗!真是太失敗了!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我搥著自己的大腿罵暗
著。
  「你又怎麼了?」梅見我一臉的沮喪,遞了杯咖啡給我。
  「好苦!」我啜了口感覺到一陣的苦澀,不自主的叫了一聲。
  「因為糖用完了,你將就點,品味一下純咖啡的滋味吧。」
  苦澀刺激著味蕾,真是不好受,而我的心情又何嚐不是如此?郁芬
的多情和妤珊的似有若無,又何嚐不是在煎熬著我?我的心情像杯中的
咖啡一樣的深沈而又煩惱。
  打了幾通電話給妤珊,都是沒開機,打到辦公室又說人不在公司,
讓我心情更加惡劣,更可怕的是,我不知何故心頭總有些不安的心悸,
難道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了嗎?
  一連二天,我找不到妤珊,急得不得了,上班時間總是心不在焉,
連手上的工作都做得很差,到了簡報的那一天,索性讓順仔和郁芬去說
明,自己則早早的離開了辦公室。
  我由傍晚站到了天黑,我看了看手錶,已經快九點了,仍不見妤珊
的身影,難道她連家也沒回來嗎?我實在不明白她究竟跑去哪堣F?難
道她發生了什麼意外嗎?我看著她家未曾有過一些燈火,又打了幾次電
話,仍舊沒有半點訊息,我不斷來回踱著,心堶掠ㄓF焦急之外,別無
他法。
  無情的天氣又開始飄著毛毛細雨,我站在騎樓下望著天空發呆,我
在想,我要站在這媯它h久才等得到她?一天?一個月?或是再也等不
到她了?
  十分鐘,再等十分鐘吧,我看了看手錶,暗暗告訴自己,雖然不知
早已這樣告訴自己多少次了,但我還是不吝於再次安慰自己。
  雨由小轉大,閃天由天而降劈開了黑色的天幕,隱隱約約中,我看
見她正撐著傘由遠而近的走了過來,我的心情霎時真是由絕望的谷底直
攀雲霄的振奮。
  「妳這幾天跑去哪了?我找妳找了好久,可是就是找不到妳。」我
跑到她的跟前,急忙著問。
  或許我的到來讓傘下的她有些錯愕,她愣了一下。
  傘下的世界只有我和她,我再也聽不到外頭隆隆的雷聲和雨聲了。
  「是你?……」她見著了我,先是有著一股驚喜,但又旋即轉為深
沈的陰霾。
  「我等了妳好久……」我雖然擔心她,但現在見著了她,彷拂方才
所有的等待都有了代價,所以我仍是愉快的笑著。
  「你等我做什麼?」她眉心一皺,聲音是那麼的低緩,那語氣讓人
忍不住的心疼。
  「我只是想看看妳……」我真心的說出心婺隉C
  「你已經看到我了,回去吧……」她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臉上露著
一絲苦笑。
  「我……」她要我回去!?可是我還有好多好多的話還沒說啊!
  她轉身就要走,我顧不得還下著雨,連忙拉著她的手,緊緊的握著
,不肯讓她離去,她回過頭來,臉上有種我說不出的表情,我分不出那
是驚訝還是生氣。
  「你……」她略為掙扎的想掙脫我的手,但我卻更用力的握著。
  「妤珊…妳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我終於把一直放在心頭上的
一句話給說了出來。
  她靜了下來,不再掙扎,整個人僵在那一動也不動……
  「答應我好嗎?」我鼓起了勇氣再次問她,我按耐不住自己那顆早
已為她狂亂的心,今天我就要明明白白的向她告白,爭取屬於我的愛情
,一份早已萌芽多時的愛情……
  「妤姍……」我輕晃了一下她的手臂,我需要她給我一個答案,一
個肯定的答案。
  而她一定沒有料到我會在這個時候,這種情景下對她提出如此的要
求,我想她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吧,所以她才會如此的震驚。
  我自己又何嚐不是如此的震憾,當我驚覺自己會為她的喜悅而喜悅
、為她的傷悲而傷悲,我自己都不能相信這是事實,如今我為了她這幾
天的無聲無息而憂心不已,我意識到了,我的心已經在無聲無息中被她
完全的攻佔,而且是毫無保留的……
  「你喜歡我?」她原本紅潤的唇正微微顫抖著,此刻看來竟有些蒼
白。
  「嗯…我真的很喜歡妳……」我卻然在心媕Y講過千次萬次,但真
正要對她說出口又顯得那麼遲鈍。
  「我根本就不值得你喜歡的,我沒有資格……」
  「妳有!妳當然有!在這人來人往的都市之中,只有妳有資格!」
我見她猶豫著,那麼的舉棋不定,我慌了。
  她顫抖著,眼水開始湧出,把那張娟秀的臉給浸濕了。
  「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她搖著頭,斷斷續續的說著,但我
的心卻開始分崩離析般的碎裂著。
  「…………」
  我握著拳,直挺挺的佇立在雨中,我開始感到雨水是那麼的冰冷,
從頭上、身上、一直到心堙A都是那麼的冰冷……
  「別這樣…你這樣會生病的…你快走吧…」妤珊拿著傘為我遮著天
,又嚶嚶低訴著。
  「我不走!我不走!」我顧不了那麼許多了,我把她緊緊的緊緊的
擁在懷堙C
  「放開我…放開我…求你放開我…」她在我懷塈嵹妗菬迨l企圖逃
開。
  「我不放!我不放!我一放手就會失去妳,我不要,我不要失去妳
   ,我也不能失去妳…」我吼著。
  就在我們一陣的糾纏,啪的一聲,她打了我一記耳光。
  「給我一個理由,或者一個藉口……」我看著她,內心有說不出的
悲傷,那份傷痛遠比我灼熱的臉更要痛上百倍、千倍。
  「你知道嗎?當我錯過了我生命中的最愛時,我就知道我沒法子再
   接納任何一個人的感情了…那對我來說,都是一種奢侈…我沒有
   那種福氣來接受你的感情,我沒有辦法……請你原諒我……」她
的臉上是雨是淚我分不清了,正如同我一般。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