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如果妳曾經錯過,那妳就該更努力的、更勇敢的去追求真愛,而
   不是逃避,妳逃得了多久?妳現在逃離了我,難道可以逃一輩子
   嗎?」
  「你……」她只說出一個字,便接不了口,她摀著臉轉身只是想快
點逃離開我的反擊。
  「妳別走。」我硬是擋住她的去路,把她給攔了下來。
  「看著我!」我狠狠的抓下她的雙手,我不肯給她逃避的機會,我
要她看著我、面對我,今天我非得找到一個答案,那怕讓我的心支離破
碎,我都不在乎了。
  「除非…除非妳親口告訴我,在妳心堙A妳一點都不在乎我,妳討
   厭我,妳不想再見到我…」我放下了最後的賭注,我要賭一賭她
是怎麼看待我的,到底在她的心目中,我有多少份量?會不會比宇成或
是浩呆更多一些?當然也有可能,在天秤的兩頭根本就沒有我的位置,
我只是一個為她撰文的過客而已……
  「你不要這樣逼我…」我看得出來她不是對我毫無感覺,只是過去
的傷痛還留在心堙A那傷口需要時間,需要愛來撫平。
  她搖著頭,眼神中盡是哀求,我才發現自己的殘忍。
  「妤珊…妳…」我的眼角滲出淚水,卻不知麼再說下去,因為眼前
的她早已被我逼得毫無退路,我不忍心再這樣子逼她或著傷害她。
  我們就這樣站著互相看著對方,不知過了多久,她開口了。
  「給我一點時間好嗎?」她的反應不似剛才那麼激動了,她的情緒
平緩了下來,她看著我問。
  「嗯…讓我們理性的好好思考這個問題好嗎?」我附議著。
  「給我幾天的時間思考一下……」她說完話,對我擠出一個笑容。
  「好,我會耐心等候妳的。」
  她忽然衝了上來,湊上了她的唇吻了我。然後她退著身子向我揮手
,轉身跑開,在我的視線中消失……
  「妤珊……」我低吟著她的名字,心中泛起無限愛憐。
  地上除了她方才留下的一隻小碎花雨傘,就只有冷冷的雨水,以及
她遺留在唇上的餘溫……
  回到家中,我徹夜難眠,我想打電話給她,拿起了話筒又猶豫著,
我怕她已睡了,但她睡得著嗎?但終究我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黎明時分,我起了個大早,該說只是休憩片刻,我洗了個澡讓自己
有精神些,我開著車直奔妤珊她家。
  「早!」我見她由大門走了出來,向她問好。
  妤珊卻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早…你怎麼…」言下之意是對我會出現在這頗為意外,這我當然
聽得出來。
  「這是妳昨天忘了拿的雨傘。」我下了車把傘遞給了她。
  「謝謝……」
  「我送妳去上班好嗎?」  
  「啊?!」她被我問得一愣一愣的,杵在路上盯著我瞧。
  「讓我送妳一程好嗎?」我又重覆了一次,而且是十分誠懇的。
  「好吧……」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答應了。
  「這個給妳。」我啟動了車子,轉入車道後,把剛才去便利商店買
的早餐遞給了她。
  「你這是……」她接過了手,然後驚訝的看著我。
  「這是我的愛心早餐啊!」我有些俏皮的說。
  「你真是的,都多大的人了,講這種話不怕羞啊?」她笑了起來,
我好久沒看到她的笑容了,現在我卻博得她嫣然一笑,我竟也覺得快樂
起來。
  「為心愛的人準備早餐是一種難得的幸福,這句話是很久以前別人
   告訴我的,以前我完全聽不懂,也不明白;不過現在我開始明白
   這句話的含意了,因為我現在就是幸福的。」
  「鬼扯!受不了你……」她雖然噘著嘴像是在罵我,但我可聽得出
來,那不是一種責罵,相反的,是一種帶著一股微甜的細語呢。
  「好∼就當我李某人在鬼扯好了。」我喜孜孜的回應著。
  她只是笑,不再說話,然後開始吃起我買的愛心早餐,我則是隨著
車上的音樂開始輕哼著。
  一路上有冬陽斜照,輕柔的音符跳躍著,當然最重要的,有妤珊在
身邊,那種感覺是不是幸福?我想是吧,因為我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加的
快樂過。
  「前面靠邊停就好了,我自己走過去。」她指了指前方的路口,示
意我在路邊停靠下來。
  「好。」我熟練的把車停在人行邊旁,還刻意避開了一窪積水,以
免她下車時弄髒了那雙好看的高跟鞋。
  「謝謝你送我……」她下車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臉上不知不覺
得泛起兩道紅潮。
  「不客氣,只要妳願意,我可以天天都送妳上下班,絕無半點怨由
   。」我舉起手做發誓狀.惹得她掩嘴笑著。
  「晚上我來接妳下班好不好?然後一起去吃飯。」
  「你說呢?」她想了一想,然後給我一個俏皮的微笑反問我。
  「六點半,就在這好嗎?」她笑著點了點頭,臉卻比剛才更紅了。
  我簡直高興的想衝下車把她抱起來轉三圈,但我克制住那股衝動。
  「拜∼晚上見∼」我們相互的道著再見,我又再次發動車子。
  正當我調過車頭,準備離去時『吱』的一聲緊急煞車聲響,卻在我
後頭響起,我回過頭正好看見她的身驅在空中飛舞著,然後墜落地面!
  「妤珊!妤珊!」我開了車門像瘋了似的直衝了出去,立即向著人
群跑去。
  「妤珊!妳不能死!妳不能死!我們的故事還沒開始呢,妳不可以
   這樣狠心的丟下我,故事堥S有了妳,那我的故事怎麼繼續…」
我邊跑邊喃喃唸著,鼻頭一酸,視線逐漸模糊。
  「妳沒事吧!?」我扶起面無血色幾近蒼白的她,檢視著她哪受傷
了,然後把她緊緊的抱在懷堙A我的眼淚開始泊泊的流出。
  「快叫救護車……」她柔弱的聲音輕輕的在我耳邊飄著。
  我趕緊的拿起手機撥著119……
  「都是我不好,我該送妳過馬路的……」抱著她我心痛不已的自責
著。
  她抬頭怔怔的看著我,我的淚卻滴上了她秀氣的鼻尖上。
  她微笑的緩緩伸出手輕輕為我拭去眼淚,她笑的好令我心酸,也好
讓我心疼啊!
  「妤珊……」
  「別擔心,我只是擦傷而已,她比較嚴重,去看看她吧。」她說完
話,我才想起方才被我誤以為是她的那個女孩。
  妤珊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便輕推開我的手。
  「哎喲∼」她眉心一下子擰在一塊了,看得我好不忍心,我連忙急
著想挽住她搖搖擺擺的身子,不料自己一腳沒站穩,加上她失去重心往
我身上一拉,我便跌在她的身上,把她緊緊的壓在身下。
  這是很難為情的事,我的臉急速漲紅著,我自己都覺得耳朵好燙好
燙,不肖說,她的臉紅程度並不下於我的。
  「你快起來啊!……」她羞紅了滿臉推著我。
  「哦……」我倏然起身才發現有幾個人在對我們笑著。
  她嬌嗔的打了我一下,我咋了咋舌頗難為情。
  那女孩的週圍早已擠滿了人,肇禍的司機早就讓人給揪著了,看他
的樣子就知道是喝了不少酒,還一臉醉薰薰的茫然不知自己闖了什麼禍
,又是一個活生生的酒後肇事例子,我不禁搖了搖頭。
  「泥夭壽哦泥!」一個歐巴桑氣極敗壞的咒罵著他。
  女孩似乎還有一些神智,熱心的人在一旁和她說話,叫她千萬別睡
,但大家都知道,她現在的情況是十分危險的。
  警車和救護車相差無幾的同時趕來,我則是帶著妤珊自行前往醫院
包紮,當我扶著她走出醫院大門時,她忽然問我一句「你今天不用上班
啦?」我才想起,今天有個會議,真是糟了!
  「我打一下電話。」我眨著大眼看了看她,要她等我一下。
  「小璇啊……」我低著喊了小璇一聲。
  「你死到哪去了啊?!現在都幾幾點了,你怎麼還沒來公司?」小
璇一聽是我,便開始習慣性的質問我。
  「我有個朋友車禍受了傷,所以今天我不進辦公室了,妳幫我請一
   天假好了。」
  「車禍?那你人有沒有怎麼樣?!」她先是靜了下來,然後口氣由
原先的潑辣轉為憂慮的關心。
  「我沒事也沒受傷,妳別擔心。」我要她放心,免得她可能又要嘮
叼個沒完沒了。
  「你朋友?哪一個朋友啊?」她對一向獨自生活的我瞭如指掌,一
大早怎會去見什麼朋友?
  「妳別問啦!先幫我請假就對了啦!……」我不知要如何解釋,乾
脆來個相應不理,只要她記得幫我請假便是,然後就把電話掛了。
  「我送妳回家休息吧。」我小心翼翼的拉著她的手,深怕她一個不
小心又會跌倒了。
  「嗯……」
  「那是回妳家還是回我家?」我故意捉狎的問,她反過臉看了看我
,然後皺了皺鼻頭說。
  「去你家幹嘛?當然是回我家。」
  「到我家我也可以照顧妳啊。」我居然講得臉不紅氣不喘,一付理
所當然的樣子。
  「李先生…你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哦,我可是說過,對你我還得好好
   的考慮考慮的哦。」她故意板起臉來提醒我別做非份之想。
  「啊?!還要考慮考慮哦?我剛才都快被妳嚇死了妳知道嗎?害我
   這麼大個人了還當街哭了起來,妳知道不知道那要有多大的勇氣
   嗎?」我其實是知道她是在捉弄我的,但忍不住自己的嘴巴就是
會認真起來。
  她只是衝著我笑,不肯再做其他的表示。
  就這樣我亦步亦趨的小心的呵護著她,開了車門讓她坐了進去。
  我第一次走進她的家門……
  她父母親並不在家,她告訴我他們去南部玩,要過幾天才會回來。
  我第一次走進她的臥房……
  和我心中所想像的一樣,女孩子的房間總是那麼的輕輕淡淡,角落
埵陪掘谷a鏡,大概是她每天考量該穿什麼衣服上班的重要審美工具,
想著想著,我好像看到她在鏡子前擺動弄姿的百態,不免笑了起來。
  我第一次看見了他的模樣……
  桌上豎著一張鑲著素色相框的照片,他從後方摟著她,她的雙手很
自然的讓他握著,他們笑得很開心,但我卻不能不燃起那股難以控制的
醋意。
  「那就是浩呆……」她順著我的眼神,看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照片,
多多少少猜到我的心思。
  「哦……」我無意義的應了一聲。
  「腳還很痛嗎?」我怕我的情緒會影響到她,便轉移了話題。
  「好多了,只是還會有一些麻麻的感覺。」
  「那妳就別亂動,多休息吧。」
  「嗯,我知道…我要換衣服了……」她低著頭說。
  「好……」我嘴上應著,但眼睛還是忍不住瞄著她和浩呆的照片。
  「你不出去我怎麼換衣服啊?………」不知是過了多久,她忽然這
樣說了一句,我愣住了,連忙退出房外。
  這一天我都在她家陪她,中午我買了便當回來給她吃,下午我先回
家一趟,洗了個澡,換了身較輕便的衣服再回去陪她。
  晚間的連續劇她看得十分投入,隨著情節她不停的拭著眼淚,坐在
一旁的我,對連續劇一向索然無味的,不過我則是看著她或喜或悲的表
情輕笑著;她像個天使,一個攫住我的靈魂的天使,一個調皮的天使,
是那麼的美好,是那麼的純真,我可以毫無保留的讓自己深陷其中……
  「你在笑什麼?」廣告時間,她像是才記起來家媮晹陪茪H在。
  「我在笑妳。」我靠在椅背上笑著說。
  「笑我?笑我什麼?」她嘟著嘴十分可愛的模樣。
  「我同事說連續劇是專門演給老弱婦孺看的,看妳剛才的樣子,我
   覺得很貼切。」
  「什麼嘛?你不覺得女主角很可憐嗎?你們男人都是這樣,見一個
   愛一個,然後就對人家始亂終棄,真是差勁!」她仍陷入劇中人
物的心境發出不平之鳴。
  「妳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哦。」我可不希望她為了那些創造高收視
率的荒誕愛情故事,來曲解我的感情,所以我這般的提醒她。
  她大概也聽出我的弦外之音,她先是呆了一下,但那個表情絕對不
超過三秒鐘,馬上轉變成一付狡獪的樣子。
  「有人就還有一位姓鄭的小姐對他垂青,還敢大言不慚自命清高呢
   。」她戲謔的說,眼神不時左右飄著。
  這真是那壼不開提那壼,我愣著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話。
  「看吧!還說什麼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根本就是天下的烏鴉一般
   黑,哼∼」她特別上揚的尾音聽來格外刺耳。
  「事情不是妳想的這樣……」我用手抵住了下巴,想了好一會兒,
很正經的做了這麼一個回覆。
  大概我的回答方法與認真的神情讓她感到意外,她也不再開口,廣
告結束電視又接續到剛才的劇情上,而我也只是不說話的靜靜坐在一旁
,她不時會偷瞄我一眼,我想這個話題像是個眼中的塵沙,令人不舒服
的阻絕著我和妤珊,我想我總要提起勇氣來面對了吧……
  那一夜我睡在客廳,半夜我冷得醒來,才發現這小妮子是不是沒弄
清楚現在是什麼季節?還是連續劇看太多了?以為隨便拿一件薄薄的毯
子就可以讓我禦寒?
  她的房門開了,她走出房門便伸了個十分自在的懶腰,像是把我當
成隱形人似的不存在,不做作的可愛。
  「你怎麼了?怎麼一直打噴涕?」她大早見了我,第一句話是這麼
說的,手還揉著惺忪的睡眼。
  「那是我特有道早安的方式。」我故意這麼回答她,手上的面紙還
遮掩在嘴上,連聲音都還有些含糊。
  「真的?那還真特別。」她居然很認真的回答我,我差點就要昏倒
了。
  「你很早就起來了啊?」她看見桌上的報紙還有早餐有些意外。
  「是啊!四點多就起來了,然後四點半就去買份報紙來看,六點半
   去買早餐,現在是七點十五分,正是小姐妳起床的時候了,早餐
   在桌上,牛奶看妳要不要微波一下;昨天股市又跌了三百多點,
   今天不太樂觀,可能還會下跌;另外台北、高雄各有一人跳樓;
   然後台中有火災,燒掉一間工廠,幸好無人傷亡,可能是電線走
   火……」我若無其事般的交待了一下我的晨間活動,她瞪大了眼
眼看著我,眼珠子都快突出來似的。
  「你…你一早做了那麼多事情啊?!」她不可置信的手指在空中比
了好幾次。
  「是啊!」我聳了聳肩給她一個微笑。
  「真是莫名其妙,沒事不多睡一會,那麼早起床幹嘛?……」她搖
了搖頭從我身邊經過,準備去盥洗,嘴媮椐蕨罹B咕著。
  不過一轉身的時間,她又換個人似的,顯得清麗的多,眼神也亮了
起來,她掛著笑臉走了過來,雖然看她走的還有些不穩,但比昨天要好
多了。
  早餐在愉快的氣氛中度過了,她催我該去上班,雖然我並不想去,
但又拗不過她,她答應不會亂跑會多休息,要我別擔心,我也只好順著
她的心意上班去了。
  但是不知為何我心中總有一股奇特的不安感覺,她的眼神中帶著一
股奇異的光彩,讓我有些迷惑。
  「妳怎麼了?怎麼怪怪的?」我站在門口忍不住的問她。
  「沒什麼…謝謝你來照顧我……」說著說著她眼眶有淚水在打轉著

  「傻瓜…說這個做什麼……」我從口袋拿出手帕幫她拭去眼角的淚
,有些心疼。
  「說真的…你真的讓我好感動…」她擦了擦淚竟又笑了起來,只是
我都快分不清那是快樂還是悲傷的淚水了。
  「別哭了,以後我還有許多讓妳感動的地方等妳來發掘呢。」我摸
了摸她的臉頰笑著說。
  「嗯……」她依舊流著眼淚點頭。
  「別哭了,進去吧,別人看到這樣還以為我欺侮妳呢。」
  「我知道了……」
  「那我走了。」我邊走邊轉過身來看她。
  「再見…再見…再見……」她站在門前努力的對我揮著手,直到電
梯門關上,我才捨不得的放下手來。
  我飛快的回到家換了衣服,拎起公事包,然後又向公司急著趕路。
  才一天沒到辦公室,桌上的文案又堆了一堆,幸好小璇都已經先行
處理過了,我要再簽名就好了,當我不經意的看了看小璇的辦公桌,我
看到了一束玫瑰花,但讓我更驚訝的是,那是一束綠色的玫瑰花!
  「誰送的?」我看小璇人還沒到,放下了公事包便問順仔。
  「你猜?」他笑得一臉賊樣。
  「猜個頭啊?快告訴我啊!」我根本沒心思和順仔開玩笑。
  順仔看了我的反應呆住了!
  「是邵先生。」梅從身後走了過來,她因為挺著個大肚子,話說得
有些喘。
  「邵先生?哪個邵先生?」我一時沒想起來有這號人物的存在。
  「還不是你上次那個採購案。」梅又提醒了我一下。
  「不會吧!?我才一天沒來耶,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我嘴上雖
然訝異,但我更對那綠色的玫瑰花更有興趣,因為我想起妤珊曾告訴過
我這是很罕見的品種。
  這邵先生哪媔R到的呢?這是我現在最急欲知道的答案。
  「你知道這束花要多少錢嗎?」順仔見我猛盯著花瞧,仍然忍不住
的打斷我的思慮。
  「多少?」我抬起頭看著他。
  他笑著不說,擺明了要我猜。
  「伍佰塊?」他猛搖頭笑得更高興了。
  「伍仟?!」我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猜著,他很興奮搖得更大力
了,那模樣連梅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七仟多啦!」梅不忍看順仔再繼續捉弄我,便主動告訴我答案。
  「哇!這麼貴!」我真是被這價格給駭到了。
  「你說邵先生是不是很用心啊?」梅用手肘頂了頂我問。
  「真是有錢人……」這是我和順仔一致的共同結論。
  當然等到小璇來的時候,我當免不了要再一次的嚴刑審問,雖然昨
天她已經經歷過一次了。
  我才發現這邵先生還真是了不得,不知是用了什麼方法,可以使得
小璇開始試著和他交往;記得相親的那一次,我的直覺是他和小璇今生
注定無緣的,真是想都想不到,而小璇本人也是守口如瓶,死也不說是
怎麼回事,更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你送小璇的花哪買的啊?」我溜了出去,急忙打手機給邵先生,
想一解心中的困惑,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把花店的電話告訴我。
  他大概以為我是來興師問罪的,才會結結巴巴的和我講話,聽得出
來,他有些不好意思,我告訴他,我沒那閒功夫,會不會追到小璇,全
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自己都自顧不暇了,不想插手管這檔子事。
  打電話訂了花,我告訴花店,我下班後過去拿,我沒打算讓花店跑
腿,我得自己親自送花,這樣才比較有誠意。
  回到辦公室,我一眼就看到郁芬了,她也正巧抬起了頭,視線就是
那麼的不期而遇。
  「你昨天還好嗎?聽說你朋友出車禍了?」她總是掛著一抹的淺笑
,我有時會去猜想,她到底有沒有不快樂的時候?
  「還好…只是點皮外傷…」我竟不由自主的心虛著說。
  「今天中午還是有準備妳的便當哦,別忘了和我一塊吃午飯。」
  「好……」這真是拋不掉的溫柔啊……
  檢查了一下順仔的程式,這小子手腳還算快的,主要的建檔程式已
經寫好了,但是還是有漏掉東西,我要他再修改掉原來的程式碼,再增
加一些輸入時的比對功能。
  「豪哥,你先前又沒說要做這一段啊?」順仔有些不平,畢竟寫好
的東西還要再修改一次總是嫌麻煩的。
  「現在不就知道了嗎?」我笑咧著嘴說。
  「你真是……」他差點為之氣結,我只是一味的笑著。
  當我們正要開始抬槓的時候,我看見梅的臉色不太對勁,我示意順
仔別再說了,我走到她的身邊低下頭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我…我…」她的表情更加痛苦了。
  「小璇!小惠!阿宏,你去把她們二個給找回來!」我看情況不太
對,便要原來呆在一旁的阿宏去找那二個女人回來。
  郁芬也湊了過來,她和梅二個不知嘀咕了什麼,她忽然抬起頭來說
「她要生了!」
  「什麼?!要生了?」我和順仔對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驚呼著。
  「她羊水破了,要快點送她去醫院。」郁芬扶著梅,有些緊張的說

  「那…那…好吧!順仔你和郁芬把梅帶到一樓,我去開車過來。」
我簡單的分配著大家的工作,便轉身急忙往地下室跑。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