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當我把車開到急診室門口時,才略鬆了口氣。
  「梅!要勇敢哦!」我緊緊的握著她的手,為她加油。
  她只是不住的點了點頭,額頭上斗大的汗珠正顯示著她所承受的痛
苦。
  我和郁芬陪著醫生護士推著病床往產房跑,直到門外才讓護士給擋
了下來。
  「你們不能進去了,請在這兒等。」護士把我們留在門外,便逕自
進入產房內。
  「生孩子真是辛苦。」郁芬看著來回踱著的我,有感而發似的低語
著。
  「是啊,妳看梅剛才那付咬牙忍痛的模樣,一定很痛的。」
  「還是當男人比較好,不用生孩子。」她話鋒一轉,開始埋怨起男
女性別上的差異,話中還帶股酸意。
  「可是別忘了,男生要當兵哦。」
  「當兵是義務,而且當兵又不會比生孩子痛苦。」她像是感同身受
一樣的向我解釋。
  「誰說的,當兵快二年,每天都過得痛苦啊,生孩子忍一下,最多
   痛幾個小時,怎麼可以比較。」我不表贊同的說。
  我想只要當過兵的人都可以理解與贊同我的說法,況且我還是抽中
金馬獎的前線官兵,外島服役期間內心的痛苦誰能了解啊!
  「你胡說,生孩子又不是一天二天的事,要懷胎十個月耶,你試看
   看肚子上頂一個球生活十個月看看,光用想得就知道那多難過了
   ,何況要生時還要像梅一樣痛苦。」
  她說的似乎也很有道理,我忍不住的點了點頭。
  「嗯,好像有點道理哦。」
  「就是啊!如果不小心生了三個小寶貝,那比你們當兵還久耶∼」
她見我認同她的講法,接著補充。
  「對耶,生三個就三十個月,也就是二年半,那確實比當兵的時間
   還要久……」我數著指頭盤算著,她站在一旁猛點頭,而且笑臉
盈盈的模樣很可愛。
  「那你說,天下的媽媽偉不偉大?」
  「偉大!當然偉大!天下的媽媽都很偉大的!」這點我絕不懷疑,
是故連嗓門都大了些。
  「那梅呢?梅偉不偉大?」
  「梅當然也偉大!」我又很肯定的說。
  「既然你也覺得她很偉大,那你得幫她加點薪水吧。」
  「啊!?」原來弄了半天,她是想幫梅爭取調薪啊?!
  我們的話題還沒結束,梅的老公一頭衝了過來。
  「豪哥,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他難掩焦急的問,那份心情我想我
可以體會。
  「梅進去快半個小時了,還沒出來,你先別急,坐下來等吧。」我
拍了拍他的肩頭,希望他能放鬆心情。
  「謝謝你們的幫忙……」他拉著我的手不停的道謝著,然後我和郁
芬坐在長廊的椅子上,而他則是來回不停的踱步,不時看看手錶,又不
時的搖著頭,十分焦急。
  二十多分鐘後,護士出來了,手上多了個小伙子,我們一湧而上,
把他給圍住了。
  「豪哥你看!好可愛哦∼」郁芬忍不住的讚美著。
  「嗯,很可愛。」
  「先給孩子的爸爸抱一下。」護士把手中的孩子遞給了他。
  我不經意的發現他眼角閃著淚光,我想那是初為人父的感動以及對
生命的喜悅吧,那一幕一直到回公司路上我都還印象十分深刻。
  「幾號房啊?」
  「什麼時間去可以看到小寶寶?」
  「可不可愛?像不像梅?」
  部門內七嘴八舌的問一堆問題,部門儼然發生天大的喜事,不過這
也算是啦,總而言之,今晚就有一堆人準備下班後結伴前往探視。
  當然,我不能算其中一份了,因為晚上我得去陪妤珊。
  「你在想什麼?」當我站在中庭喝著冰涼的利樂包咖啡時,郁芬出
現在我身邊。
  「我在想往後近兩二個月的時間,我都得靠這種咖啡過日子了。」
我歪著頭打趣的說,還搖了搖手上的咖啡。
  「難道你們部門除了她之外,沒別的人會煮咖啡了嗎?」她噗的笑
出聲。
  「有吧,不過沒她煮得好喝。」我揚了揚手,然後又眺望著對面的
河堤上,看著黃昏的河堤,有許多人在漫步著,總能給我一種溫暖的感
覺。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咳…咳…妳…沒有…沒有啊!」她冷不防的來上一句,我心堮
本沒有準備,太突然了,我被吸進去的咖啡給嗆得直咳。
  「沒有?…那你喜歡我嗎?……」她這一問,又問得我不知如何是
好,杵在原地像塊木頭似的。
  「我…我…我該怎麼說才好?…」我苦笑著。
  「就直接的告訴我啊!喜歡我?還是討厭我?」她很大方的說著,
一點都不扭捏,倒是我像是吃多了辣椒,漲紅了臉彆扭極了。
  「………」真是不知如何啟齒才好。
  「像我就很喜歡你,相親那一次見到你的時候,看你的談話,還有
   後來和你多聊一些話題,我覺得你真是個不錯的男孩子,加上後
   來斷斷續續和你相處,來到這堜M你一起工作,透過別的同事,
   我更清楚你的為人,所以我要告訴你,我喜歡你……」這番話她
一口氣說完,霎時臉上有了一暈粉紅,看來她真的是提起了很大的勇氣
,才敢這樣的對我表白。
  我除了盯著她看,心堳o是十分的慌亂,因為她喜歡上一個不該喜
歡的人,我想明說,但我又擔心過於直接的答案是不是會傷害到她?我
真的沒有把握了。
  「這世上有許多事不是只有零與壹那麼極端的答案,這中間還有個
   零點五的存在……」不知我這麼解釋是不是詞不達意,她像是聽
不太懂似的茫然。
  「我是說,這世界上有許多事不是那麼絕對的啦!就好像下雨天不
   一定每個人都是撐雨傘的,也還有人是穿雨衣的呀!」我比手劃
腳的解說,她還是睜大的眼看我,完全聽不懂的樣子。
  我倒底在胡說些什麼啊?連我自己都快不明白我在說些什麼了……
  「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她囁嚅的問,頭卻低了下來。
  這問題像把咄咄逼人的利劍,它指著我的咽喉,讓人打從心堛瘧
怕,害怕的不是劍的鋒利,而是使劍的人啊!
  「我…很喜歡妳…」我像是被貓追逐到牆角的老鼠,那麼膽顫的回
話。
  她抬起了頭,眸子散出異樣的光彩,對我而言,那卻是更深的傷害
,我知道她會傷得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但是…那種喜歡和愛情是迴然不同的……」我說完撇過頭去不敢
去看她的表情。
  縱然不去看,不去聽,我仍舊嗅到空氣中凝結的悲傷,和這十二月
的氣溫一樣,一片酷寒。
  「我明白了……謝謝……」身後的聲音是帶著一股哽咽的,我覺得
自己好殘忍,對自己殘忍,更對她殘忍,連自己都憎恨著自己。
  「郁芬…妳別這樣……」我轉過身來看著她,想安慰她。
  「我沒事的…我沒事的…」她正用手拭去眼角的淚水,企圖壓抑住
自己的情緒。
  我懸在空中的雙手頓時僵在那,有些可笑,但更加的無奈……
  我只得掏出面紙給她,接下來的是她開始流著淚,而我則是呆呆的
站在一旁。
  過沒多久,下班的鈴聲響起,同事們開始三三兩兩的下班,見了這
個景像,都免不了為之側目,我想明天大概又要傳什麼八卦新聞了,算
了!無所謂了!
  慢慢的,同事也走的差不多了,外頭也成了車水馬龍的黑夜,她的
情緒總算平靜了下來,停止了哭泣的她,看來有些疲備。
  「我不知該怎麼表達我的歉意,除了說對不起之外,我真的不知該
   說什麼才好……」
  「沒關係,這種事本來就不能勉強的……」她揚了揚她的長髮,吁
了口氣說。
  「你不會怪我嗎?」我對她這樣的氣度有點不敢相信,我一直以為
女人都把愛情視為生命,她的反應真是超出我的意料之外。
  「怪你有用嗎?怪你你就會來愛我嗎?」她歪著頭露出一股似笑非
笑的淒苦,把我問得頓時語塞。
  「對不起……」
  「別說對不起,感情的事沒有對不起,只有是不是真的可以契合的
   問題,對不起這三個字叫人太沈重了,別再說它了好嗎?」她望
著遠方,神情卻是十分沈穩。
  「………」我又是一陣啞然,除了頻頻點頭之外,我不知還該說些
什麼。
  我一直以為她像個長不大的小女孩,是朵在溫室堛漯寣A受人呵護
的掌上明珠,所以她很純真,也有些調皮,但我萬萬沒有想到她的心思
竟是這般成熟,我發現我錯看了她,現在我無法判斷,到底是我和她是
誰比較天真或是幼稚?
  「我好羡慕妤珊……」
  「呃?!……妳知道妤珊?」我遲疑了一會兒,有些驚訝她怎麼會
知道妤珊的存在?
  「嗯,小璇告訴我的。」她點了點頭又接著說。
  「我真的好羡慕她……你一定很疼她對不對?」
  這個死小璇,連這種事都告訴她幹嘛?真是氣死人,不過現在卻不
是去追問小璇是如何得知妤珊的時候。
  「或許我沒有妳想像的那麼幸福…我甚至都還沒向她表白過…」我
並不諱言的把實情告訴她,她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像是懷疑我說的話。
  「是嗎?怎麼會這樣子?你們好奇怪哦……」事實上不單她不能理
解是怎麼回事,連我自己想來都有些可笑。
  一場模模糊糊的愛戀,說是自然而然的走到現在,好像並不為過,
但相對的,也一直少了那份確定感,如果現在有問我和妤珊是不是一對
?我想我還真的不能肯定的回覆出答案。
  那種感覺真的好討厭,晦暗不清的令人沒有安全感。
  不過,今晚我會尋找到答案的,我心媟t暗的這般決定著。
  「你在想什麼啊?想到還會笑?」
  「沒有…沒什麼…」我天馬行空的思緒讓她這一喊給召了回來。
  「嗯…我決定了!」她忽然雙手擊著掌,十分有精神的喊了一句,
我嚇了一跳。
  「決定什麼啊?」我像丈二金剛的迷糊。
  「我還沒輸啊!既然你和她還沒正式在一起,那麼我就還有機會,
   有和她公平競爭的機會,對不對?」
  我愣住了!這什麼和什麼嘛?那有人這樣子的?
  「我有說錯嗎?」她忽然露出有些狡獪的笑容,讓我一時之間忘了
該如何因應才好。
  「可是我……」
  「什麼可是不可是的?你反正又不會討厭我,而且你也說了,你是
   喜歡我的啊!只要我再努力一點讓你知道我的好,那麼喜歡就可
   能變成愛了嘛!」她笑瞇了眼。
  「可是那一天不一定會到來啊!」我終究忍不住的提醒她,這麼做
的風險似乎太大了些。
  「沒關係,我不怕失戀,至少你是明白我的心意,總比那種不明不
   白的暗戀好多了。」她很大方的說,一點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她的心意確實讓我很明白,我覺得她很勇敢,至少和我相比是勇敢多了
……
  本來我是想斷然拒絕她的,但看她這個樣子,叫我怎麼狠得下心如
此對她?……
  「郁芬…妳真傻……」我除了對她苦笑,實在拿她沒有任何辦法。
  咦?這句話好像曾在哪聽過耶?怎麼一想不起來?
  「好傻?不會啦∼」她搖著手笑說。
  「嗯…該下班了……」看了看手錶,己經快七點了,心堳o一直掛
念著妤珊。
  「嗯…是該下班了…明天你還得吃我的便當哦。」她眨著眼像個精
靈似的頑皮。
  「好……順便代我向伯母致謝,謝謝她的便當……」
  「那個……」她像是要解釋什麼,但又把話給吞了回去。
  「怎麼了?」
  「沒什麼…那我先回去了…明天見…」她搖了搖頭,便轉身跑回辦
公室去。
  「明天見……」我揚了揚手,心情卻是複雜的難以形容。
  我收拾著公事包,心情怎麼也輕鬆不起來,很難想像我會去傷害到
她,這並非我所樂見的,但還是發生了,唉∼
  我想問妤珊晚上想吃點什麼?便打了她手機,但那頭總是傳來要我
留言的提示,我在猜,她是不是一個人耐不住無聊,自個兒跑去外頭吃
飯了?我加快了腳步,趕去花店拿我訂的花。
  天啊!這花經過老板的細心包裝,真的很美,套句年經人的說法,
那真是美呆了!
  當我步出電梯來來妤姍她家門口,我特別深呼吸了幾口,好調適自
己不安的情緒,然後才按下電鈴。
  「你找誰?」應門的是個中年婦人,我頗為意外,妤珊呢?
  「呃…您好,請問妤珊在家嗎?」我想那是她母親吧。
  「你是李先生嗎?」她推了推那付架在鼻上的老花眼鏡,上下打量
著我,讓我覺得不太好意思。
  「我…我是…請問妤珊……」我的聲音不由自主的有些發抖。
  「她到機場趕飛機去了。」雖然隔著鐵門,但她的聲音仍十分清楚
帶點高亢的說著。
  又去高雄出差了嗎?怎麼不和我講一聲?我手上的綠色玫瑰頓時失
色不少,我也有種患得患失的落寞。
  「喔…謝謝……」
  「對不起…不知她有沒有說過什麼時候會從高雄回來?」在她就將
把門關上時,我想或許可以打聽到她的歸期也說不定,所以我停下了腳
步。
  「高雄?!她不是去高雄啊!」她對我的問題顯得有些意外。
  「不是去高雄?那…那是去台中嗎?」我也吃了一驚。
  「她是去美國唸書去了。」她推了推眼鏡笑著,眼尾的細紋也笑開
了。
  「美國?!…唸書?!……」腦子頓時一片空白,像是失了魂魄的
軀殼直直的僵在那。
  「是啊!她申請了一所好學校,她…」
  「請問她是幾點的飛機?」不待她說完話,我連忙打斷她的話,我
想如果時間來的及,或許我還來得及見上她一面。
  「呃…十點十五分的飛機。」她愣了一下,還是告訴了我正確的時
刻。
  「謝謝…」我急急忙忙道謝便飛奔到樓下,鑽進了車,油門一踩,
便高速向著機場飛奔而去。
  我超著車向前行駛,心堳o不明白,有千千萬萬個問號,為什麼她
要去美國唸書?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她不能理解我的感情?為什麼
她不給自己一個機會?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想到這堙A我整個人像是被掏空般的無奈,腦中唯一浮現的是她的
身影,娟秀的臉龐與帶點憂鬱的眉頭,還有那漂亮的美人尖,想起初相
識的情景,想著她的憂愁,想著她的臉紅,想著想著,我竟然流下淚來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走到這個處境……
  車才過土城,已經八點二十多了,不由的讓我心急如焚,我擔心她
只要一進了候機室,那麼一線之隔便會阻斷了我們的緣份啊!
  路上開始飄著細雨,在黑暗中更顯得淒迷,我和妤珊不知經歷過多
少個雨天,我原本以為雨是我們之間特有的媒介,因為她,我喜歡上下
雨的天氣,因為只要一下雨,就會讓我想起她,不論我身在何處,但現
在下的己經不是雨了,而是淚,是一點一滴打在車窗上的淚,也打在我
的心堙C
  這或許是老天對我的愛情致上哀悼的淚水吧……
  車速更快了,狠狠的追過同方向的車子,一輛又一輛,我聽著高速
運轉的引擎聲在嘶吼著,像是在為我吶喊,我只想快一點的到達機場見
上她一面,我拿起了手機撥著熟悉的號碼,想碰碰運氣,但好運似乎總
是不站在我這一邊,我氣得把手機甩到椅子上。
  『快啊!快一點!快一點!』我心堣斷的鞭策自己,油門踩得更
兇了些。
  車禍!
  「真是該死!」我用力的搥了拳方向盤脫口而出。
  真是氣死人,龍潭段本來就不好走了,再加上車禍,長長的車陣把
路面塞得死死的,這真是雪上加霜,不由的讓我為之氣結。
  我遲疑了一會兒,顧不了那麼多了,猛轉方向盤,硬是往路肩駛去
,順著路肩,我又向前衝刺著,我一向最討厭那種不守交通規則的人,
卻沒料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縱然有一點良心不安,但我也沒有第二
個選擇了。
  正當我由車陣旁呼嘯而過時,我聽到了警笛聲,我猶豫了一下,但
還是踩著油門向前跑,能跑多遠是多遠吧,我心堿O這麼盤算的。
  當警車以與我相當的高速並駛時,我看見對方的車窗搖了下來,警
察一臉氣極敗壞的示意我停車,說真的,我實在不想停車,甚至想跑給
他們追,但我又怕他們會開槍,所以我不得不慢下來,靠向路邊。
  「你開得很快嘛!一百五耶!趕著去投胎啊?」他拿著我的行照、
駕照,一邊開著紅單,快樂的享受著警察捉到小偷的快感,一邊算算自
己得來不易的業績,還不忘邊調侃我。
  「警察先生,麻煩你開快一點,我還要趕時間。」真是奇怪了,開
單子就開單子,幹嘛還要愚弄人,我心生不快的說,沒想到好像激怒了
他。
  「耶!你說那什麼話啊?我還只開你一張單子而已,剛才追了你老
   半天,我還沒開你不服取締呢,你還敢那麼囂張?」他停下了筆
站了個三七步,插著腰對我說。
  我想我沒那閒功夫和他耗,便不出聲,免得擔誤更多時間。
  「你要去找女朋友啊?」他把紅單遞給了我,要我簽名,大概被他
瞧見前座椅子上那束玫瑰,他有些好奇的問。
  「嗯…女朋友快飛了……」我邊簽名,邊露出苦笑。
  「快飛了?!」他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她要去美國,這是我最後表白的機會了……」我喃喃唸著。
  當我把簽好的罰單還他之後,他很熟練的撕下了一張遞給了我。
  「我可以走了嗎?……」
  「嗯…你走吧……」他退了一步,對我揮了揮手,示意我可以離開
了。
  「喂∼等等……」就在我發動了車子,正準備離去時,他又叫住了
我。
  「警察先生,你又有什麼事了?」我真是拿他沒轍,又不能對他發
火,真是叫我哭笑不得。
  「前面那段路到機場都還是有點塞,我幫你好了。」他很正經的說
,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幫我?!」我只是想再確認一下他要如何幫我?
  「我幫你開道,你就跟在我後面,不過你別跟太緊了,不然一個煞
   車你就會撞上我的。」他終於放下那鐵漢的冷漠表情,帶著一絲
和善的笑容。
  「那太好了,謝謝你!」我喜出望外,這下我可以名正言順的開快
車了,或許這一切都還來得及。
  當警笛再次響起時,我緊隨其後,路上的車自動讓開了路,紅白相
間的BMW跑在前面帶領著我向前一路奔馳,而我的一顆心卻早已跳出
,心繫著正在機場候機的妤珊。
  『妤珊…等我…拜託妳一定要等我……』我衷心的默默祈禱著,希
望她真的可以聽到。
  雨變小了些,視線也變得清楚了些,我們也銜接上了機場段的道路
,過了一會兒,我看見機場了,恰好一班飛機由我們的上方閃著燈號向
雲端飛去,我看了手錶一眼,九點四十二分……
  來不及向警察道謝,我把車丟在停車場,便捉著那把玫瑰,向機場
大廳衝,我看了看現在班機的狀況,原來她早已入了出境候機室了,我
心塈颿璊F,怎麼辦?怎麼辦?我還能怎麼辦?
  時間,九點五十一分……
  我喘著,汗如雨下的不知所措,忽然我看著航空公司櫃檯內仍有服
務人員在,便顧不了許多的跑了過去。
  「對不起…」她原本正在處理事情的手停了下來,她抬起頭來看了
我一眼,但神情是有點錯愕的。
  「有什麼需要我為您效勞的嗎?」她很客氣的笑著對我說。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