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尋找一個人
By Danny (豪哥)

  「事情是這個樣的,我有個朋友十點十五分的飛機,但是我有些話
  要和她說,不知可不可以叫她出來一下?……」我顧不得早已淋溼
的西裝和一臉的狼狽,提出了我的要求。
  「這個…先生…妳的朋友應該已經登機了耶…」她面有難色的望著
我說。
  這的確有些強人所難,但我不放棄!正如同我絕不放棄我對她的愛
是一樣的!
  「還有二十分鐘飛機才要起飛…小姐,拜託妳!…」我低著頭哀求
她務必要幫我這個忙,她看了看我手上的那一束花,心堣j概明白是怎
麼回事,但她實在沒法做這樣的決定,顯得很為難。
  「先生…你等一等……」看來她是願意為我試一試,因為她正走向
另一個男人,我猜那個人的階級要比她高上許多。
  我又低頭看了看錶,九點五十五分……
  「先生,我能為你效勞嗎?」那位主管模樣的男士走了過來,依然
十分有禮貌的問著,只是我不能理解,明明那櫃檯服務小姐已經和他報
告過了,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不得已,我又很快的講了一遍我的要求,他聽完之後一手摸著他的
下巴,皺著眉頭盯著我瞧了一會兒,然後走到櫃檯後打起電話,又是一
陣低語,還不時的回過頭來看看我。
  「好漂亮的花。」方才那位小姐看了看花對我說。
  或許她是想化解我的不安和些許的緊張,我看了看她,她一臉的笑
容可掬,但我卻只能勉強的牽動著嘴角擠出一點笑容。
  「謝謝妳……」
  我的目光還是專注在那個男人的身上,我十分的擔心,擔心時間正
一分一秒的流過,時間是不等人的。
  他終於講完了,他走向我來,臉色不是太好看。
  「先生……」他頓了頓像是不知該如何開口,然後又接著說。
  「很抱歉,你的要求我們幫不上忙,因為我們從沒有這樣的先例,
   況且飛機已經上艙門了,離開空橋了……」
  「很抱歉,幫不上你的忙………」他欠了欠身子,很誠懇的向我說
明。
  「謝謝…我明白…我明白…」我呢喃著。
  雖然我早已做了最壞的打算,但預設的打算被人宣判成為事實的那
一刻,心還是像被人狠狠的撕裂般的痛啊。
  我朦朧恍惚走在大廳堙A不知要往哪走,像個空有軀體的遊魂飄著
,腦中一片空白,她走了嗎?她真的走了嗎?我佇足在看得到它的地方
,看著它緩緩的滑動著,離我越來越遠,我揚起手向它道別,我想它載
著妤珊,載著我的愛情即將離去,不禁一絲的酸楚湧上心頭。
  它閃著一身的亮光,快速的消失在跑道,向黑夜的天際飛去,而時
間正是十點十六分……
  我抑著頭看它越來越高,終究消失在我的視線,我揮舞的手停了下
來,再會了…我的愛……
  走出機場大廳,冷冷的雨水澆在身上,冷意不是由身體感覺出來的
,而是由心底,由心底鑽出的寒意吞沒了我整個人,我痲痺得沒有任何
知覺,只是覺得好累好累,我分不清是身體還是心好累?
  「沒遇上嗎?」那位護送我來的警察,站在大門前問我。
  「……………」我沒有回答,也沒有表情,只是停著腳步看著他。
  他望著我一陣子,走了過來拍拍我的肩。
  「也許她會再回來的……」
  「也許…也許己經沒有也許了……」望著他離去的身影,我不由的
喃喃自語。
  手上的花已失去了光彩,或許花也能感受到失去女主人的痛苦吧。
我拿了個瓶子裝了水把花擺在電腦桌旁的櫃子上,我看著花不禁想起她
曾對我說過的話,她說聖誕節拿一束綠玫瑰向心儀的女孩示愛,是件很
很浪漫的事,可惜我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有這個機會了?
  「小璇,明天我不進辦公室了……我想休息二天……」
  「你幹嘛講話一付要死不活的樣子?是不是兩個女朋友都飛了啊?
  」不知情的小璇調侃著我,她卻不知她順口開開玩笑的事,居然與
事實相差無幾,這算是個灰色幽默嗎?
  「…………」
  「喂!你怎麼不說話?」她大概很難遇上我毫不反駁的時候,她又
問著,但少了那種嘲弄的語氣。
  「呃…沒什麼…只是在想事情……」我隨便扯了個理由,不想讓她
查覺有異。
  「你怎麼怪怪的?連話都變少了?」她的敏銳還是嗅出異狀了。
  「因為我感冒了,喉嚨很痛,不太能說話……」我還故意的咳了兩
聲,表示我真的不太舒服。
  「哦,好吧!那你自己多保重,我明天幫你請兩天假,不過啊…」
她話講到一半頓了一下。
  「不過什麼?」
  「嘿…嘿…有人明天會急得半死呢……」她故意裝出神密兮兮的口
吻來挖苦我。
  「好了,我累了,想去睡了……」纏鬥下去顯然對我十分不利,我
急於抽身。
  「好啦!好啦!不鬧你了,拜拜囉∼」
  握著手中的電話,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又撥了一次那個熟悉的電話
號碼,很不幸的,那個電話已經停話了……
  掛掉了電話,我躺在椅子上,把燈給關了,把自己關在暗夜之中,
透過窗子我看見了外面的天空,雨由天而降;我打開電腦,放著音樂,
手奡今菾s杯一飲而盡,辛辣立即傳遍喉嚨,嗆得我十分難受。
  空蕩蕩的黑夜堙A有著一首又一首的情歌在唱著,我跟著哼著、唱
著……
  『 我怕來不及 我要抱著妳
    直到感覺妳的皺紋 有了歲月的痕跡
    直到肯定妳是真的 直到失去力氣
    為了妳 我願意
    動也不能動 也要看著妳
    直到感覺妳的髮線 有了白雪的痕跡
    直到視線變得模糊 直到不能呼吸
    讓我們 形影不離
    如果 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
    至少還有妳 值得我去珍惜
    而妳在這裡 就是生命的奇蹟
    也許 全世界我也可以忘記
    就是不願意 失去妳的消息
    妳掌心的痣 我總記得在那裡

    我們好不容易 我們身不由己
    我怕時間太快 不夠將你看仔細
    我怕時間太慢 日夜擔心失去你
    恨不得一夜之間白頭 永不分離 』

  我的眼角隨著音符而跳躍波動,有些哽咽,我確實是來不及了,
我從不知道失去一個至愛竟是如此痛苦,真的,我真的從來沒有想到
過…….
  不知是酒精的作祟,還是我真的累了,竟不知不覺的睡著了,再
醒來時,外頭雨停了,頭隱隱約約作痛,大概是淋了雨受了風寒吧!
  我正起身想泡杯熱茶,我撇見電腦右下角,顯示著來信訊息,我
在想可能是一些網友寫來的信吧,便不想理會,直到我泡好了茶,坐
回電腦前,重新整理情緒後,便想著手繼續寫未完成的小說,但那右
下角的符號不斷的閃著,實在是十分礙眼,我還是移動游標,按下收
信的程式。
  妤珊!?
  是妤珊寄來的信?!我真是不敢相信,現在的她應該正在飛往美
國的途中,所以這封信,該是她事先寫好的吧。
  『 子豪:
       想了很久,我還是決定寫這封信給你,首先要先
     向你說聲對不起,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或許此時你
     會恨我,但請相信我,我是不願意你受到更大的傷害
     才會這麼做的。
       在這段認識你的時間,我真的過得很快樂,你對
     我真的很好,我也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卻十分的猶
     豫,我試著問自己能不能去接納你的感情?我能不能
     去負載你的愛?但答案是否定的,宇成、浩呆帶給我
     的創傷太深了,感情的路,我走得坎坷,我怕了,打
     從心堛漁`怕,相對的,我對你的感情也感到害怕,
     我怕你真的愛上我,我更怕自己也會愛上你,你明白
     嗎?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自私?或許這樣對你真的很不
     公平,但是我相信這樣對妳我來說都會比較好的。
       再過一週就是耶誕節了,郁芬是個不錯的女孩子
     ,你該好好把握才是,我希望在愛情的路上,你能平
     平順順的走下去,祝福你們。
       最後,我要向你提出一個請求,還記得你有一條
     手帕在我這嗎?現在我把它帶在身邊,讓我保留它做
     我一生的回憶好嗎?
    
                          妤珊 』

  看完信,我真是百感交集,我立即回信給她,但信的內容卻是十分
簡短。

  『 妤珊:
       我不知道我該說些什麼才好,所以我只要求妳
     一件事,請妳務必把附帶檔案打開聽完它。
       另外,我一直沒有當面告訴妳一句話,現在我
     想我必需告訴妳了……『我愛妳!』
    
     PS.如果可以,我希望妳能當面把手帕還給我,因
       為我有更比手帕更好的東西供妳一輩子回憶。 

                         子豪 』

  雖然我的聲音真的很破,我還是很努力的把這首歌清唱完,然後附
加在郵件中寄給了她。
  我知道,當信發出之後便是一場等待,只是要等幾天?還是一場永
無止盡的等待的差異罷了。
  請假的二天,我去了幾個和妤珊一起去過的地方,無非是想散散心
,但睹物思人,更憑添幾許思慕之情,夜間我就把自己的思念化為文字
寫給了她。
  郁芬果然如小璇所言,兩天之內打了幾次電話過來,一個勁的追問
我的身體好一點沒?吃飯了沒?還說要過來看我,真叫我有些吃不消,
我好說歹說,保証一定準時吃葯,而且一定回公司上班,才打消她登門
探視的念頭。
  二天後,我開始每隔幾小時便會去看看有沒有妤珊寄來的信,幾乎
到了有點神經兮兮的地步,我甚至不淮任何人使用我的電腦,因為我要
在第一時間內看到妤珊的來信。
  「不借?為什麼?」小璇睜大著眼看著我。
  「因為我在等一份重要的資料,梅去坐月子,她的電腦是空著的,
   要用用梅的電腦好了。」我如是的表示著。
  「………」她瞪了我一眼,沒說什麼。
  我等啊等的,盼啊盼的,就沒差眼成穿而骨化石,就是等不到,幾
天過去了,我的信心開始動搖了,取而代之是一連串的焦急不安和煩燥

  「來∼這杯咖啡給你。」才結束了一場會議,我拖著疲倦的身體回
到辦公室,小惠便遞過來一杯香氣四溢的咖啡。
  「謝謝妳…」我接了下來,看著她盈盈笑臉,心情也好了一點。
  「快喝看看,看看味道怎麼樣?」
  「很好喝,看來妳的手藝不比梅差了哦。」我稱讚著她煮的咖啡。
  「謝謝!」她眉飛色舞的坐了下來,愉快的說著。
  當夜我繼續為珍愛版寫作,我拿出過去段段續續和妤珊見面時的筆
記本,開始整理、思考如何下筆來表現她和浩呆的這段故事,在整理的
同時,我心堳雂ㄛO滋味,不曉得那種感覺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吃醋?
  我不時注意右下角的訊息,但惱人的是,每次我因它的提醒滿心期
盼的收了信,但結果總是讓我失望極了,我恨透這些寄發廣告信的人。
  咖啡即將冷卻,少了那份原有的香氣,我一飲而盡便端起杯子去廚
房,才走兩步,手機響了起來。
  「該不會是郁芬吧?」我自言自語著,放下了杯子,便去接電話。
  「喂…」
  「………」對方並沒有回應。
  「喂…請問找哪位?」
  「是我……你近來好嗎?…」那頭傳來的正是我魂縈夢牽的聲音。
  「妤珊!妳人在哪?在學校嗎?」我喜出望外的大聲叫著,因為收
訊不是很好,所以她的聲音有些斷斷續續的,我怕她一個不小心就會消
失掉了,所以我很著急。
  「學校?我在學校幹嘛?」都什麼時候了,她居然還有心情開我玩
笑?
  「妳不是去唸書嗎?要唸幾年?」
  「誰亂講的?我只是來美國出差啊!」
  「啊!?」原來她媽媽是騙我的?沒想到她媽媽的演技這麼好,不
過這不是最重要的事。
  「信妳收到了嗎?」
  「收到了……」她淡淡的說。
  「那妳聽了嗎?」我又問。
  「聽了……」
  「那妳覺得怎麼樣?」
  「…………」這次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妤珊……」我輕輕喚著她的名字。
  「什麼?……」
  「難道妳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我的口氣一定是十分悲淒的,
她沈默了好一陣子,才又開口。
  「你和郁芬還好吧?……」她根本就是在避重就輕,我不免有些慍
了。
  「明天應該就是耶誕夜了吧,你有沒有準備好東西送她?女孩子大
   概都喜歡……」
  「夠了!妳別再說了!這是我和妳的事,不要把郁芬扯進來!」她
話都還沒說完,我按捺不住的打斷她的話,或許她沒見我這般對過她,
她沒有再說話。
  「妤珊,妳聽清楚了,不管妳到了哪堙A我的心都跟隨著妳,妳這
   樣的不告而別,妳知不知道我這幾天是怎麼過的?我吃不好、睡
   不好,連工作都完全提不起勁,我像個沒有靈魂的植物人一樣,
   除了記得呼吸之外,和一個死人根本沒有什麼不同,妳到底知不
   知道我對妳的感情?妳到底知不知道我愛妳啊?」我一股腦的說
了一大串适,情緒十分激動,眼眶有點溼濡。
  「…………」
  「妳回答啊!妳說話啊!」我大聲的吼著。
  「子豪…你不要這樣子…不要這樣子…」她的聲音有些哽咽,不斷
的重覆著。
  「只要妳親口對我說妳不愛我,只要妳說得出來,我就不會再逼妳
   了,妳說啊!妳說啊!」我想我的情緒正處在臨界點上,像高空
行走鋼索一般,只要一個閃失,便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之中。
  「求求你別再說了…你別再逼我了…」她痛苦的說。
  「不行,今天妳一定要給我一個答覆,我要知道妳到底肯不肯讓我
   愛妳?」事情發展到這個田地,我沒有理由鬆手,我只能更加把
勁的催促著她表態。
  「我說不出來…………」
  「我們寫程式的人,是講邏輯判斷的,妳只要告訴我Y或N就可以
   了……」
  「嗯……」她應了一聲,但聲音是有些顫抖的。
  「Do you love me?……Yes or No?…」
  「Sorry…」
  「Thank you……」
  我雖然有些意外這會是她的答覆,我還是很平靜的接受事實,但是
我實在不知還能和她說些什麼,我頹然的把電話給掛了,或許她那一句
Sorry就說的夠清楚了。
  我的兩眼失了神似的空洞,我只是注視著正在撰寫的小說,腦中茫
然猶如一張白紙,挫折與沮喪正一步步蠶食著我最後的知覺,我開始把
所有與她有關的資料全部往垃圾筒與刪除的郵件中猛丟,我不知道我是
不是生氣?還是我覺得憤怒?只是我不由自主的這麼做了……
  就在我一一刪除文件的同時,不經意的,我又看見她第一次在公用
留言版上的那幾句話,我的手停了下來。回憶是件令人最難以抹滅的東
西,它總是無聲無息霸氣的強佔心頭最軟弱的那個部份,讓人無從反抗
,也無法拒絕。
  算了,還是保留下來吧……
  我是這麼告訴自己的,也許保留那一片片曾經擁有過的回憶,放在
心海深處,才是最美好的……
  工作是痳痺感覺的良方,忙碌使人忘記痛苦,像是暫時性的止痛葯
,我只是不斷的借由它來斷卻所有對妤珊的思念,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但我只知道它至少是目前我唯一能依賴的良方了。
  進了辦公室,我便排了滿滿一堆的工作,開主管會議、專案協調、
現場作業觀察、沙盤推演、提列預期效益評估報告、成本計算,我忙碌
不堪,但我卻沒有停下任何一分鐘來休息,只是不停的忙著。
  「豪哥,我們要先走囉!」小怡和小惠興沖沖的對我說著,我才知
道已經下班了。
  「呃…再見……」我目送了她們,又低頭算著我的成本。
  「豪哥,我也要走了。」阿宏說著,我看順仔也在收拾桌面了。
  真是奇怪了?怎麼大家今天好像都特別早走?
  「你還不走啊?今天是耶誕夜耶!」小璇的一句話才讓我明白這是
怎麼一回事了。
  耶誕夜…一個讓我難以釋懷的名詞……
  「把大門鑰匙給我吧……」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東西交給我
之後就可以走了。
  「今天你還要加班?!」她張大了眼看著我,一付不可置信的樣子

  「嗯,我想把這成本計算算好再回家。」
  「好吧……」她把鑰匙交給了我,很顯然的,她有話想說,但又不
知如何說,臉上的表情是不太高興的。
  「別說了,妳自己好好去玩吧…替我向邵先生問聲好……」
  或許我的態度讓她打消開口的念頭,她收拾完東西,有些悻悻然的
離開了我的視線。
  整個樓層的辦公室都已靜悄悄的了,幾個部門早已熄燈,我靠在椅
背上發著呆,這時突然想起了她……
  她過的好不好?現在在做什麼?那麼晚了,吃飯了嗎?今天是耶誕
夜,她會不會孤單?……
  想著想著,我根本無法再繼續工作下去……
  我拎著公事包,站在辦公室外,看著鐵捲門緩緩降下直到正確的位
置,我才順著樓梯向下走,傳來的除了自己的腳步聲,四週靜的讓人覺
得不舒服。
  走到一樓時,中庭的燈也關熄了,只留著一盞小小的夜燈,只能隱
約照亮角落一隅,電梯正好開了,電梯內的燈光投射在地上,瞬間我看
到一個人影,正站在中庭的角落注視著我……
  不過是別家公司的職員吧,我想,但等到電梯全開的同時,我看見
了她的臉,霎時原本規律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停滯不前。
  「是妳!?」
  「嗯…是我……」她帶著一點羞澀,說話吞吞吐吐的。
  我是十分吃驚的,我不敢相信,她會再次出現我的眼前,我是不是
在做夢?我連去掐自己一把的勇氣都沒有,因為怕這是一場夢,把自己
掐醒了她就會消失了,我寧可讓這個夢一直下去。
  我直著身子愣愣的站在樓梯上,直到發覺她手上拿著一把綠色的玫
瑰,就是她以前曾對說過的綠色玫瑰。
  「這是……」
  「我在飛機上不斷的想著你說的話,想著想著我就哭了……」她說
著眼眶竟也泛著淚水,即使在昏暗的微亮之下,仍是清晰可見。
  我強忍住自己的早已翻騰的情緒,我不敢出聲,怕自己再次的讓淚
水奔流。
  「我想收回那句Sorry……」她低下了頭說。
  「Do you love me?……Yes or No?…」我放下了公事包,向她走近
,直到我的身影佇立在她的面前,我拉起了她的手,緩緩的說。
  她抬起頭看著我,身子微微在顫抖著,她哭了……
  「Yes……」她撲進了我的懷堙A環抱著我的腰。
  「Thank you……」我撫著她的美人尖,眼眶的淚水正緩緩的滴了下
,滴到了她的額頭,我心痛的為她擦著。
  又下雨了,我說過,我和妤珊的緣份是和雨分不開的,我知道我這
輩子都不會再討厭下雨天了……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