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
By 豪哥 (Danny)

  「各位同學,老師現在出一個專題,要你們在一個月的時間完成,

   而這個結果將列為你們本學期的重要成績之一……」電腦講師口

若懸河的吱吱喳喳,台下的我早已一身冷汗,電腦程式設計是我最弱的

一門課了,這麼硬的東西為何要我這文弱女子必修咧?真是……

  「宜君,我和妳一組好了。」嘉慧自告奮勇的要和我一組。

  「喂,算我一份。」死魚看著我們,湊上一腳。

  就這樣,我們這組五人選定了,另外二個人也就是臭虫和屁仙了,

除了嘉慧電腦功力不錯之外,其他的四個人根本和電腦文盲差不多,看

來嘉慧要獨挑大樑了。

  「媽啊!設計一個系統啊?我不會啦!」我大叫出聲。

  「嘉慧,妳別指望我了。」死魚連忙揮手撇清。

  臭虫和屁仙一臉槁灰面無表情。

  「你們總要幫點忙吧。」嘉慧看著我們四個電腦智障,哭笑不得。

  「怎麼幫啊?」臭虫鑽出了臉問著。其他人的目光也不約而同的落

在嘉慧的身上。

  「首先呢,要先選定一個行業,看它是怎麼作業的,然後分析它的

   作業程序,再定出系統功能與需求,這樣我們便可以定出軟、硬

   體的規格,也知道該寫那些程式了。」嘉慧條理分明分析著。

  只見屁仙猛抓腦袋,我看了奇怪,便問。

  「屁仙你在幹嘛?」

  「嘉慧剛才說的好耳熟哦,好像剛才助教也這樣說的…」

  「啊!?」大家又不約而同的看著嘉慧。

  「呵∼呵∼」只見她聳聳肩擠了個笑容、

  「喔∼不會吧!」我真差點沒昏倒。

  小組會議結果;由我負責選定一個主題,並定出流程,其他的分析

與程式由其他人負責,這是什麼決議啊?和沒有決議沒什麼不同嘛,我

倒覺得自己被人坑了。

  整個晚上,我十分認真的在思考著這個電腦專題,可是我越認真,

腦子越是一片空白,而且是白的和一張白紙一樣,連一點雜質都沒有,

真可惱……

  鈴∼鈴∼鈴∼

  會是誰?

  我在安全栓的鉸鍊範圍內,打開了門,透過了窄窄的門縫看去,原

來是嘉慧。

  「妳怎麼來了?」我邊說邊退去門上的鉸鍊。

  「看妳屋堛瑪O還亮著,猜妳還沒睡就過來了。」她手上端著一小

盒的點心走了進來。

  「帶什麼東西來啊?」

  「小蛋糕。」嘉慧笑著說。

  「妳自己做的啊?」我想起她上次在超市『賢慧』的模樣,便這樣

揣測。

  「買的啦,我那有這麼行,又不是妳哥……」講到哥時,她臉上便

泛出不一樣的神情了。

  「哦!」我露出苦笑。

  「好吧,妳隨便坐,我去沖二杯咖啡來。」我請嘉慧坐下,便去廚

房沖咖啡了。

  咖啡的香味隨著熱水飄香,氣味溢出了杯子,把屋子弄成了滿庭芳

香,這便是我最愛喝咖啡的原因,我愛這股香氣……

  「宜君,妳在想什麼?」嘉慧掩身來到廚房,我卻不知,真被這小

妮子嚇到。

  「沒什麼,來,外頭坐。」我端起杯子,領她到客廳坐下。

  「妳家是做什麼的啊?」嘉慧沒頭沒腦的問我,我楞了下。

  「我老爸在一家公司做業務主管,我媽是公務員。另外除了老哥外

   就我這寶貝女兒了。」我啜了口香濃的咖啡又接著說。

  「妳在身家調查啊?」

  「…沒有啊…」嘉慧把點心盒打開,切了片蛋糕給我。

  「妳哥近來可好……」她還是問到老哥了。

  「算不錯吧,工作也穩定下來了。」我吃了口蛋糕說著。

  「妳喜歡我哥嗎?」我很直接了當的問著嘉慧。

  或許太過直接了,嘉慧倒是怔在那沒說話,頓時屋內變成了一片寂

靜,氣氛凝重了起來。好半天,嘉慧低下頭點了點。

  「妳哥知道嗎?」我們又沈默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問我。

  「……」我考慮著要怎麼回答,如果我說不,她會怎樣?如果我說

是,她又會怎樣?我處於一個無法回答的宭況。

  「嗯,應該感覺得到吧!」我還是老實的回答了。賣弄心機我可不

在行。

  「他有沒有說什麼呢?」嘉慧語中帶有一點興奮的問我。瞳孔也散

發出異樣的光彩。

  「……」我又退怯了,那殷盼的眼神讓我畏懼,我實在沒法去傷害

 一個人…

  「妳怎麼啦?」嘉慧像是催促般的問我。

  「我哥很喜歡小惠,妳知道嗎?」我還是用著平淡的語調說出實話

,同時我也不敢看嘉慧的表情,便低頭攪動著微涼的咖啡,又是一陣的

無語……

  「我知道。」

  我抬起頭,發現嘉慧並未如我想像般的脆弱,我原以為她會放聲大

哭,如同小惠那般,但她似乎堅強許多。只是方才眼中的光彩已不在了

,取而代之的是種難以言喻的失落。

  「對不起……」我握了握她的手,想給她一點安慰。

  「沒關係…別擔心我…」她勉強的露出一點笑容,而且十分短暫。

  「嘉慧……」

  「其實妳哥喜歡小惠我看得出來。眼神是不會騙人的……」她幽幽

的又接著說。

  「原本我以為我可以和小惠比較,後來我發現我不能,也比不上,

   我還是輸了……」

  「妳別這麼說,妳有妳的好,妳有妳的優點,又何必要和小惠去比

   較?」我急著想化解嘉慧的思路。

  「因為我們都喜歡上同一個男生啊……」她面無表情的說著。

  這句話讓我的胸口像觸電般的震動,我無話可說,只能看著她…

  「我該回去了…」嘉慧忽然起身要走。

  「妳…」我實在不知該怎麼才好,只能說出一個字來。

  「放心,原本不屬我的,我不會強求的,我曾說過,愛原本就沒有

   道理可言的,我也不想去找這個道理,一切都是緣份吧…」她並

沒有回頭,只是說著。

  「嘉慧,妳讓我上了一課,謝謝妳……」我站在門口送她,真誠的

謝謝她。

  嘉慧只對我苦笑一下,便轉身沒入在樓梯間了。

  我明白了愛不是佔有,而是深深的祝福……

  那一夜我沒睡好,不時的醒來,透過窗我看見嘉慧房堛瑪O一夜未

熄,我不免心頭一酸,我想嘉慧仍不是那麼堅強的,只是不願讓我看見

她的柔弱……

  隔天我在教室看見了她……

  「組長來了,組長來了…」臭虫老遠看到嘉慧便嚷嚷著。

  順著他的眼光,我看到嘉慧走了過來,盡管是張笑臉表情,但眼睛

看得出來有些腫。

  「嘉慧,妳眼睛怎麼啦?」死魚發現了她的不對勁,便追問起來。

  「沒…沒什麼…昨夜眼睛發炎…」嘉慧企圖掩飾的說道。

  「看醫生了嗎?」死魚關心的問著,臉也靠近了些。

  死魚這舉動倒讓嘉慧驚了一下,往後退了一步,連忙說著。

  「不礙事的。」

  「眼睛很重要勒,要小心哦!」臭虫也說話了。

  「是啊,是啊,我哥以前就小毛病不管,結果還動手術,醫生還說

   再晚幾天就沒子救了。」屁仙跟著說。其他人也跟著頻頻點頭。

  「我會注意的,如果今天沒有比較好的話,我會去看醫生的。」嘉

慧趕緊說會注意的,以免大家一直追問。

  「我會幫大家照顧她的,放心吧!」我也連忙為她解圍。

  「好吧!」

  「到底選什麼好啊,這個系統實作?」大家把焦點又回到了習作上

,真傷腦筋。

  「我看,做個錄影帶出租系統好了。」我做出決斷說著。

  「出租系統?」大家不約而合的說著。

  「嗯,這也可行…」身為組長的嘉慧表示讚同。

  「這行嗎?」屁仙覺得不太放心的質問我。

  「安啦,那老板我很熟,沒問題。」我拍胸脯的大發豪語。

  「那好,就由宜君負責先和老板溝通,然後再說了。」嘉慧下了個

簡單的結論,大家倒是很一致的點頭贊成。

  下了課我便隻身到錄影帶店去了,我站在店門口猶豫著,還在思索

該如何向老板開口……

  「小狐狸!妳怎麼會站在這?」有人對著我說話,打斷了我的思慮

,我回過頭望去,原來是子欽。

  「…我…我…我來租帶子的…」不知怎麼的,講話都結巴起來。

  「那怎麼不進去啊?站在門口就可以租了嗎?」子欽似乎看出我有

隱情故意挖苦我說著。

  「這…這…在外面看看海報不行啊…」我仍不服輸強辯。

  「是嗎?…」

  「喂,你這是什麼口氣啊?」我反問。

  「算了,我要還片子,妳一起來嗎?」他揚了揚手上的帶子對我說

著。

  我猛然想起,子欽不是唸資訊的嗎?說不定他可以幫上忙咧!我開

始對他擺出我自認最迷人可愛的笑容。

  「子欽,你先別急著還帶子,我有話問你。」我輕聲細語的說著。

  大概我的態度轉變的太快了吧,子欽可能一時調適不過來,竟楞在

那半天沒說話。

  「喂,你怎不說話?」我又細細的問了聲。

  「啊…沒事…沒事…」他抓抓頭像回過了神。

  「妳要問什麼?」

  「你有沒有做過一個系統的完成分析經驗啊?」我用試探的口氣問

道。

  「有啊,幹嘛?」子欽彷拂覺得有些不尋常,回話的語氣多了些防

衛的態勢。

  「我有個習作啦!不知做的對不對,沒人可以指點我勒?」我故意

說著。

  「哦,我看看。」子欽倒是很熱心的想為我診斷習作。

  「可是還沒定好架構啦∼」我苦笑著說。

  「那我怎幫妳看啊?」子欽不解的問。

  「哎喲∼和你明說了啦,事情是這樣的啦…」我乾脆的將事情的始

末向他交待了一遍。

  「不會吧∼現在要我來和老板談…」他驚訝的看著我。

  我裝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看著他猛點頭……

  只見他起先眉頭深鎖的來回踱步,又不時的停下腳步看看我,他看

我時,我就對他笑一笑,莫約有二分鐘吧,他停下了腳步直視著我……

  「好,走吧!」他鏗鏘有力的說出三個字後便一把拉著我的手往店

堨h了。

  他拉著我的手做什麼?這是我的第一個反應,我微弱的掙扎了一下

,但他卻更用力的握緊了,我有點驚,想大力的甩開,但有求於人的我

卻始終無法按照意志來行動……

  「老板…」子欽開口叫住了正在打盹的老板。

  「…有什麼事啊?」老板推了推那付黑邊的眼鏡,正視著我們。

  「是這樣的,我們想幫您免費設計一套電腦系統,讓您方便管理整

   個帶子出租狀況。」子欽鎮定的說著。

  「我己經有電腦系統在管理了啊,不必再麻煩了。」老板笑著說。

  「我們可以設計出比您現在用的更好哦!」子欽語氣堅定的說。

  老板仔細的看了看我們二個人。並沒有說話。

  「而且是完全免費的。」子欽的這句話或許正中下懷般的發酵著,

  不一會老板點了點頭答應了。

  此時我的手仍是被子欽緊握著,盡管子欽的態度是鎮定的,透過手

心我卻很明白他的心堜M我一樣的緊張,我看著他倒是很感激他的仗義

相助。

  「子欽,謝謝你……」我謝謝的對他一鞠躬,以表達我的謝意。

  「那堙A不客氣…」他不好意思的說著。

  「子欽,我還有一件事要和你講哦……」我仍是細聲說著。

  「什麼啊?我洗耳恭聽…」他略為靠近一些。並側著耳朵傾聽著。

  「…你下次再敢亂拉我的手,當心你會身首異處。」我對著他的耳

朵大聲的吼著。

  他先是一臉錯愕,然後蹲了下猛揉耳朵,看來我這下果真如雷貫耳

了吧。

  「小聲點嘛…大家都在看咧…」他笑著說。

  果真路上有一些人側目著,小姐我正在氣頭上,管他的。

  「我雖然有求於你,但你也不可以這樣隨便拉我的手啊,這是兩碼

   子事,請你搞清楚……」

  「宜君,對不起…」

  或許我的態度真的把他嚇到了,他連連向我道謙。

  「算了,下次別再這樣。」我略為恢復的說著。

  「我絕不再犯。」他比了個敬禮的怪模樣,又惹得我哈哈大笑。

  就這樣,子欽莫名奇怪的成為我們的顧問了,有時晚上我們總會聚

在一起討論內容,而我負責了整個需求調查的部份,也多虧了他陪我多

次和老板討論,才能完全確定整個系統的需求與結構。

  其餘的工作我差不多都使不上力了,叫我寫程式不如砍死我算了,

我只能在旁靜靜聆聽,我看著子欽和嘉慧討論的樣子,我忽然閃過一個

念頭,我暗笑著,而死魚恰好看見我的詭異笑容,便問眼神問我幹嘛,

而我也回了干你屁事的眼神給他,我想我該好好進行我的詭計了…

  「談完了嗎?」我不耐煩的打斷他們的討論。

  「呃,差不多了。」嘉慧看看手錶做了表示。

  「那等會一起去吃冰吧!」我大聲提議著。

  「好啊。」死魚這小子有時還蠻會迎合我的嘛。

  大家都沒有表示反對意見,我接著又說。

  「死魚請客。」我邊說邊看著死魚,只見他一臉的不服。

  「我又不是凱子,為何我要請客」死魚一臉無辜說。

  「喂,這奡N你老兄無所適事勒,我要負責調查需求,嘉慧要做整

   合工作,臭虫和屁仙要負責寫程式和測試工作,連子欽都來義務

   協助,你老兄毫無供獻可言,你負責請客是很公平的啊。」我這

席話說得臭虫、屁仙點頭稱是,死魚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請就請嘛,誰說不請來著…」死魚硬撐著說。

  當然囉,要給他個舒舒服服的檯階可下,這才不會得罪這大爺。

  「對嘛,你一向大方好客,對朋友最照顧了,大伙兒辛苦,你絕不

   可能坐視不管的,一定會好好招呼大伙的。」我故意扯開嗓子學

一口京片子說著,他老大倒也飄飄然的,露出得意的笑。

  「小事,小事,走!吃冰去啦!」他擺付豪氣干雲的呆樣,還真好

笑。

  嘉慧當然看出我搞的鬼,只是一股腦的搖頭,嘴媮椐岉W著。

  天熱吃冰最好,不用自己出錢的更好,吃起來又清涼又可口,我還

在動口前要大家禱告,感謝死魚賜給我們這麼豐富可口的銼冰;死魚可

樂歪了,也不知是不是興奮過度,他竟說以後每次研討完,他都免費招

待我們吃冰,當然囉,死魚博得滿堂喝彩;我心中暗忖著,方才這老兄

還說自己不是凱子,這下可成了標準的大凱子了,真爽!

  我就是這樣的使壞,才會給人稱為『小狐狸』,看來我也是江山易

改,本性難移啊!不過這只是牛刀小試罷了,我真正算計的事才正要上

場咧……

  「好晚了,該回家囉。」我看了看手錶,十點半了。

  「真的那晚啦?」嘉慧也看了看錶,驚訝時間竟過的那麼快。

  「是啊,我想走人了。」我邊說邊起身,而大伙也紛紛打算回籠去

了。

  「對了,子欽,你送嘉慧好不好?」我故意說著。嘉慧則是不解的

看著我。

  「女孩子晚上一個人走,不太安全,你就送一下吧!這可是紳士風

   度哦,除非你不顧嘉慧的安危,否則你就不會拒絕才是。」我這

下擺明子欽非送不可。

  「…沒問題。」子欽略頓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那妳呢?」嘉慧不明白我搞什麼,便問著。

  「我啊!要去幫我哥買點東西,週六他要用的,妳先回去吧,有子

   欽保護妳,我放心得下。」我看了子欽一眼,他老大臉上倒給我

個白眼。

  「那我先走囉∼」我和大家揮揮手,便騎上車揚長而去。

  什麼嘛,我把一個絕色美女交給你,可是你天大的福氣,竟敢給我

白眼,等以後你還會感激我咧;其實我那有要幫哥買什麼東西,為了給

子欽機會,我只好跑去錄影帶店和老板寒喧,順便看看有什麼片子可租

,我邊挑片子邊打哈欠,好累啊,我選了幾支片子,便回家去了。

  洗好澡已十一點多了,我喝著咖啡看著錄影帶,倒也不覺時間快速

的跳動,等我眼睛累的睜不開時,已是一點多了,我靠在沙發上便昏昏

沈沈的睡著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經常有意無意的為嘉慧與子欽製造機會,有時索

性我連研討會都不參加了,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倒樂得清閒,反正

今晚沒什麼事,我便跑去找小惠了。

  我按下了門鈴,小惠看到我便笑臉迎人的招呼我。

  小惠是個氣質絕佳的女子,看她小屋內的擺設便可以發現她的細心

,這點和個性大而化之的我截然不同。

  「喝點果汁。」小惠倒了杯果汁給我。

  「小惠,我有話問妳…」我連忙拉著她坐下,迫不及待的想問她話

,小惠則被我弄得一頭霧水。

  「什麼事啊?」小惠正經的看著我。

  「我想問妳,我老哥怎麼打動妳的啊?」我眨了眨眼,用種情報探

子才有的眼神看著她。

  「……」小惠臉整個紅到耳根了。

  「說嘛、說嘛…」我耍賴著。

  「妳哥那天晚上和我出去就對我說暗戀我四年了……」她娓娓道出

始末。

  「當時妳什麼反應啊?」我不待她往下說便急著問。

  「我當時嚇了一大跳,不知如何是好。」她的表情像是整個情緒又

拉回到那一夜般的迷惘。

  「然後呢?」我又問。

  小惠看看我,笑了又說。

  「妳哥便拉著我的手,親了我的手背,問我害怕嗎?」

  「害怕?」我不明白老哥為何這樣問。

  「嗯,他問我怕不怕他的真情會溶化我…」

  哇∼我托著雙頰,靜靜看著小惠臉上綻放的幸福,我仔細的聆聽她

的訴說,我霎時也跟著小惠走進了老哥的溫情世界……

  「我問他為什麼會到現在才對我說,他說始終提不起勇氣說,就把

   這樣的喜歡一直放在心堙A放在日記堙K…」

  「日記?」我怎不知老哥有寫日記的習慣。

  「嗯,日記他送給我了,不過不能給妳看,太肉麻了。」小惠滿臉

盡是幸福的笑。

  「他還送給我一首詞,妳等等…」小惠起身去取了封信給我看。

  「這個尺度還可以給妳看,順便妳看看妳哥的文學造詣如何?」小

惠有點俏皮的說。

  我點了點頭伸手接了過來,淡橘色系的信封,給人種溫暖的感覺,

我看了看信紙,同款式還帶點香氣,不是很濃郁的那種,看來老哥還真

用心,把信紙也先散發掉一些香味,以免過濃的香味反而惹人不快。

  老哥字跡工整的寫下……

    一位美女半掩面 眼也美兮眸也美兮,
    兩鬢細如雲如絲 如雲半天如霞半天;
    初上華燈戲風前 燈也可玩風也可玩,
    魚露白肚不覺眠 不想伊人誰想伊人。

                      ∼哲倫∼


  我笑了,我不是笑老哥的文學修養,而是笑他一定絞盡腦汁才寫出

來的,小惠看我一直在笑,又不見我答話,便問了。

  「寫得不好嗎?」

  「妳覺得寫得好不好?」我反問小惠。

  「我覺得還好啦。」

  「那就表示他寫的很好了,因為我哥是寫給妳看的,不是給我的,

   就算我說不好,別人都說不好,可是只要有妳的一聲『好』,他

   便會滿足了啊。」小惠明白我的意思,點了點頭。

  「妳才是他所在乎的,我不知老哥過去怎麼藏得過我的眼睛,但至

   少現在我十分明白他對妳的用心,我替妳高興,也為我老哥高興

   」我說出了我真正的感覺。

  「宜君,謝謝妳…」小惠緊緊握著我的手。而我也輕拍她的手,給

他一些鼓勵。

  「我該走了。」我放下了心中一顆未定的石頭。我了解小惠的感受

,一定像是在春風中的花,美麗嬌艷的開放…

  「大嫂,我走囉∼」我頑皮的向站在門口的小惠說著,她則是一臉

羞紅的不知所措。

  「呵∼習慣就好了啦!」我笑著說。

  小惠也笑開了,向我揮手道別。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卻莫名的沈重起來。我好像有一點明白

愛了,但又覺得哥傻,愛一個人為何要隱瞞那麼久,萬一機會不在,豈

不抱憾終身?我真是不明白……

  「宜君,妳快來看看這樣行不行?」屁仙不知急什麼,連番催促著

,我放下手中的小說,靠了過去。

  「妳看,只要掃這條碼,程式便會檢查客人還片的時間有沒有超過

   ,是不是很方便。」屁仙有些得意的說著。

  「不錯不錯,繼續加油。」我隨口說著。

  「看來再一星期便可完成了。」屁仙盯著電腦自顧自的說著。

  「那我們會提早完成囉?」我拍拍他的肩問著。

  「嗯!」屁仙嘴角上揚的應著。

  資訊中心怎麼晚上還那麼多人啊,真搞不懂,看大家都很專注的樣

子, 電腦真有那麼大的魔力嗎?讓人這般著迷,我還是繼續看我的小說

好了,正當我全神貫注時,不知是誰由後面把我的小說給抽走。

  「宜君,叫妳來不是讓妳來看小說的。」原來是嘉慧,身邊還有子

欽也站在一旁。

  「我又幫不上忙。」我無奈的說著。

  「那妳來當USER測試完成的部份啊。」

  「我當USER?」我當場傻住了。

  「是啊,需求是妳調查的,所以這系統符不符合需求就要由妳來試

   了啊。」

  「……」沒想到一直以為我可以高帎無憂的,結果竟是…

  「妳就來試試吧!」子欽也在一旁說著。

  「我教妳,這個系統由這執行,要先打密碼才可進入,然後選這個

   選項,然後……」一大堆的步驟,我看得眼都花了。

  「講慢點…太快我記不住啦!」我高喊了出來,頓時整個資訊中心

的人都抬頭看向這了,這下可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