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
By 豪哥 (Danny)

  「為什麼說這樣重的話?」嘉慧顯然十分吃驚。

  「他另外有女朋友,我想我和他之間此為止了吧。」我語氣平緩的

說著。如此的輕鬆,讓自己也感到意外。

  「什麼!真的嗎?」嘉慧不敢相信我說的話。

  「算了.別再說了,去上課吧……」我不想再針對這個問題再談下

去,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就當沒發生過,我是這樣的告訴自己。

  本來嘉慧還想再問的,看我不願多談,也就沒再往下問了。當我們

推著機車時,子欽出現在眼前,當我們目光接觸時,我站在原地,他也

沒說話,只是直視著我……

  「你來做什麼?」我口氣冷冷的說。

  「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了……」他的語氣也是平淡的。

  「你我之間己經過去了,該沒什麼好談的。」我不急不徐的說,眼

光落在遠處。

  「宜君,妳知道為什麼嗎?……」他露出了一點哀悽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語,只是轉過頭來靜看著他,他又接著說。

  「我以為和妳在一起我不會有壓力,可是事實上,我的壓力很大,

   而這壓力來自於我自己本身,我很抱歉……」

  「你走吧!不論什麼樣的理由,我都不想聽,壓力也好,個性不合

   也好,總之,事實擺在眼前,也該落幕了……」我說著,眉心是

糾結的,正如同心堿O一樣的負氣。

  「宜君……」

  「嘉慧!我們走了!」我望著楞在一旁的嘉慧說著,而嘉慧則慌張

的不知所措。

  我拉著嘉慧坐上機車,便加大了油門往前衝去,才不理那個人。

  或許為了甩掉方才的不如意與滿腔怒氣,車速一直很快,到了個路

口轉角,一位老嫗忽然走了出來。

  「啊!危險!」嘉慧嚇得拍著我的肩大叫著。

  我緊急煞車,車頭卻偏掉,車身傾倒了下來,我用腳是支持著,或

許是好運吧,車沒倒下來,也沒撞上老嫗,只是她也嚇楞了;嘉慧連忙

下車探視。

  「妳沒事吧!」嘉慧彎著身問著。

  「夭壽喔!騎那麼快!」老嫗驚魂甫定,拍著自己的心唸著。

  「歹勢,歹勢……」我不斷的賠不是。

  老嫗揮了揮手,嘴手而嘟喃著,自顧自的過街去了。

  嘉慧回過頭來嘟著嘴說:「妳看,騎那麼快做什麼?」

  「對不起啦!我是氣壞了……」我像做錯事的小孩般認錯著。

  「妳和子欽之間,妳打算怎麼辦?」嘉慧看著我,等我的答案。

  「吹了吧!什麼都沒有了。」我邊說邊試圖把車重新發動。

  「哎喲!我的腳!」我頓覺一陣由下而上的刺痛感,在我的身體中

漫延著。

  「怎麼啦?」嘉慧順著我的眼光往下看去,又驚呼起來。

  「妳的腳踝擦傷了,還有點腫!」

  我想試著站起來,可是那股刺痛又襲擊過來。讓我失去平衡差點跌

了下去,幸虧嘉慧一把扶住了我。

  「妳行嗎?」

  「好像站不住了。」我額頭沁出冷汗,這下嘉慧更急了。

  「我去找子欽來幫忙。」

  「不要!嘉慧,千萬別找他……」我一口拒絕掉嘉慧的想抾。

  「那…那…怎麼辦?找誰好呢?」嘉慧亂了分寸,急著問我。

  「找死魚吧。」

  「喔……好,我馬上叫他來,妳先坐一下。」我蹬著單腳跳到路邊

,嘉慧扶我坐了下來,便騎著我的車,往學校方向去了;莫約十來分鐘

吧,二部機車的影子便映回眼中。

  「宜君,妳還好嗎?傷到哪了?我看看。」死魚跳下車跑了過來,

蹲在我身邊問我,眼光停在我的腳踝上。

  「糟了!比剛才還腫了。」嘉慧緊張的把手放在嘴邊嚷著。

  「看來要去醫院檢查下才好,怕骨頭受傷了……」死魚臉色凝重的

說。

  「不用啦,送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我苦笑著說,不想讓他們

這樣擔心。

  「亂來!明明那麼嚴重,不去檢查怎麼行?走!我看妳去……」死

魚很大聲的斥責著我,我楞了一下,沒敢回話,因為他的責罵中,除了

生氣之外,我也看到了關心。

  死魚見我沒答話,便一把把我抱了起來,天啊!他竟然這樣輕而一

舉的抱起了我,而我的左手也只能自然的環繞在他的脖子上。我驚慌了

,他怎麼可以這樣抱我?

  「放我下來,死魚,你要幹嘛?」我問著,還做了掙扎,想讓他放

我下來。

  「幹嘛?當然是帶妳去看醫生啊?不然妳以為我要幹嘛?或者妳想

   要我幹嘛?」他皮皮的對我說,但眼神仍是憂慮的。

  他這話中有話,我不禁一陣臉紅,又不甘白白受辱,只好回他一句

  「不怕等我好了跟你算帳?」

  「恭候比劃。」

  就這樣,我讓死魚帶去看醫生了,更可惡的是,到了醫院下車時,

他說抱不動我,就用揹的,還不時的回過頭用一種邪惡的眼神看我,這

下他可吃足了我的豆腐,便宜他了,我日後一定要討回公道的。

  醫生照了片子說是骨頭裂開,要我打上石膏住幾天,只不過這麼一

下下而已,竟會有那麼嚴重,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折騰了半天,看嘉慧

和死魚忙進忙出的,心堹u是過意不去。

  「對不起,這麼麻煩你們……」

  死魚看了看我,把椅子拖了過來,坐在我的身邊,敲了下我的頭。

  「死魚,你幹嘛?會痛哩!」我摸著頭抱怨著。

  「妳還知會痛啊?那騎那麼快幹嘛?不是很跩嗎?很會騎嗎?」他

邊說又邊敲我的頭。

  「好了,好了,別再敲了,我是病人咧,那有人這樣對待病人的啊

   ,你是在報仇啊?」嘉慧也前來拉住了他的人,他才停了下來,

但依舊吹鬍子瞪眼的看著我。

  「自己都不曉得好好照顧自己……」他氣呼呼的說著。

  「好嘛!算我不對嘛……」我像受了委曲,說著眼眶便紅了。

  這下可嚇住了死魚和嘉慧。嘉慧坐到床邊拉著我的手,輕輕的哄著

我。

  「宜君,沒事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別哭了。」嘉慧拍著我的肩安

慰著我。

  「對…對不起,我太兇了……」死魚擠出這句話後,便頹然的坐在

椅子上,沈默了下來。

  晚上,哥和小惠也趕來看我,我央求著老哥千萬別和爸媽說,不然

媽一定會罵死我的。

  「看看妳,就是毛毛臊臊的……那麼不小心……」老哥不免有些微

詞,我嬉皮笑臉的應著,但偷瞄了死魚一眼,他老大臉色可不太好看。

  「這樣我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閒,好好的休息一下嘛!」

  「還說這種瘋話,再瘋言瘋語的,我就和老媽說去。」老哥語帶威

脅,不過卻很受用,我可不要老媽跑來,那真會出人命的。

  「好啦!好啦!我會聽話,按時吃藥打針,快點好起來的,哥,你

   可行行好,千萬別和媽說啊。」我擺出一付可憐模樣,老哥只能

搖頭,也拿我沒轍。

  「對了,台生,還沒和你道謝呢。」老哥伸出手和死魚致謝。

  「張大哥,別客氣。」死魚倒是很世故的應著。

  小惠一直坐在我身邊,拉著我的手,只是低聲的問我有沒有好一些

,不時的握著、拍著我的手,讓我寬心不少。

  「晚上我留下來照顧我妹,你們大家忙了一天,回去休息吧!謝謝

   你們了。」

  「這樣也好,那我們走了。」

  頭等病房果然不一樣,設備也很不錯,還有電視、沙發、冰箱。剛

才聽嘉慧說,這是死魚決定的,看來老哥可要破產了,應該很貴吧。

  接下來二天,同學們可都來看我了,我才發現,怎麼住個院這麼累

啊,忙著送往迎來似的,活像應酬,死魚則是下了課便來陪我,還會帶

些我愛吃的東西來給我。

  看他也不再生氣的樣子,我也放心不少。

  「宜君,告訴妳件秘密哦!」死魚故做神秘狀。

  「什麼啊?」我喝著他帶來的魚丸湯,邊眨著眼看著他,嘴媮晹

顆魚丸咧。

  「我現在才發現,過去我錯看妳了。」他一本正經的說。

  「錯看我什麼?」我迷糊的看著他,不懂他在說些什麼。

  他低著頭想了下,沈默下來。

  「什麼嘛?」我急著問。

  「真要聽?」他賣關子的再問一次,明知這樣吊人家胃口最令人討

厭的。

  「嗯……你說啊……」

  「我過去一直以為妳是33A,現在才知該有34B吧……」

  我先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而他說完竟臉不紅、氣不喘的看著我

,真是……

  「要死了你……」我差點沒把魚丸給吐了出來。

  「哈∼哈∼」他高興的大笑出來。

  我想打他,偏他又跑開,我打不著,只能叫罵;其實是很難為情的

窘樣。

  當他坐回床邊的椅子上,我趁他不留神之際,一拳過去,沒想到拳

頭被他一把握住了。他順手使出個擒拿手,把我的手折向我身後,我身

體不自住的往前挺了些,和他之間靠的十分的近,我當場傻住了。

  死魚面帶笑容的看著我,我又脫不了身,越是掙脫著,越是痛,我

忍不住叫痛著,也不敢再亂動了。

  「還要逃嗎?妳讓我抱也抱了,揹也揹了,在古代的話,妳除了和

   我在一起之外,就只有一頭撞死的路可走了。」

  「你敢……」我抬起頭本想說『你敢這樣對我』,但才說了二個字,

後面的話卻無法說出口……

  本以為是句玩笑話的,但猛看見他的眼神中,有種與平日不同的眼

光,我心頭頓時給這眼神攝住了。只能開著口,卻沒有聲音。

  「宜君,我說的是真心話…」他放開了我,坐回椅子,但眼光始終

是盯住我的。

  「你…你…別再鬧了…」我第一次感到怕他,我怯怯的說著。

  「真的,我沒騙妳的,我是真的…真的喜歡妳…」

  「很久了…真的很久了…」他低下了頭,聲音沈了下來,有些落寞

,而我的心卻跳的很快速,我覺得耳邊隆隆作響……

  病房內一片沈寂,我不知該說些什麼……

  或許死魚也受不了這樣的低氣壓,站起身來,走了出去;我看著他

離去的背影,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心情卻是起伏不定,經歷了一次所謂

的愛情,即使是短暫的,我就算沒遍體鱗傷,也夠我受了,腳上的傷易

好,心理的創傷又怎能撫平,而死魚在此刻竟有如此的表白,又怎不令

我害怕、心驚?

  「今天好點了嗎?」是小惠走了進來,看著發楞的我問著。她不見

我答話,又略為彎了身看看我。

  「咦!怎麼了?」

  「沒事……」我回過神來,勉強給了個笑容。

  或許笑容太假了,小惠一眼便看穿了,她把帶來的水果放在床頭的

小桌上,轉過身來。

  「沒事才怪,看妳臉上明明就寫著『我不高興』四個字,還說沒事

   ?要不要說給我聽呢?」小惠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說。

  「真的沒什麼……」我沒打算把方才的事告訴小惠,堅持的說。

  「好吧!怎不見死魚人呢?」我的態度表明了不願意講,她沒打算

逼問下去,便張望著找死魚的人。

  「他出去了。」我淡淡的說著,同時伸手按了按搖控器,想看看電

視。

  「妳該不會是和他吵架了吧?」小惠似乎嗅到剛才彌漫的氣息,揣

測著。

  「沒啦!那有和他吵架。」我眼光落在電視中的主角身上,根本沒

看著她。

  就在此時,死魚走了進來,手上多了包鹽酥雞,他走到我的身邊遞

給了我,我看了看他,他仍是一臉的笑意,眼神又恢復到他原本該有的

樣子,我瞪了他一眼,接過了鹽酥雞。

  死魚居然買的都是我愛吃的東西,雞脖子、豆干、魷魚頭。是巧合

嗎?我露疑問的眼光,大概他也看出我的心事,也露出一抹奸笑狀,管

他那麼多,吃就是了,我招呼著小惠一同分享,心堳o暗忖著,他到底

對我還知道多少?……

  二天後我出院了,腳上打了石膏,行動不是很方便,但多虧了嘉慧

的幫忙,倒也讓我能順利的上、課。

  「宜君,妳好些了嗎?」順著聲音,我抬起頭望去,只見子欽站在

樓梯下看著我。

  「你來幹嗎?」我一手扶著牆,一手搭在嘉慧肩上,在他眼中一定

覺得我十分的狼狽。

  「難道做為妳的朋友不該來看看妳嗎?」他打量著我腳上的石膏,

眼中有點不忍神情,他往前走了一步想扶我,卻又停住了。

  或許是我本能的往後退,他才止住了步伐,我冷冷的說道:「你已

經看到我這付德行了,你可以請回了。」

  嘉慧拉了拉我的衣角向我示意不該如此冷漠的,我並沒有理會。

  「宜君,妳話一定要說得如此冷淡和傷人嗎?」子欽有點黯然。

  「不是我的冷淡傷人,相反的我才是受傷的人不是嗎?趁現在我們

   都還禁得起時成為一般普通朋友,或許還比較實際些,對你對我

   也都好。」我一字一字的說著,也是這幾天我一直放在心上的話

,如今終於說出了,心中反而踏實些。

  「妳真的這樣認為嗎?」子欽皺著眉問。

  我用點頭代替了回答。

  「我明白妳的意思了……」子欽將雙手插進了褲袋,輕嘆了口氣苦

笑著。

  「妳的腳還好嗎?」

  「包了那麼一大包,除了行動不太方便外,其他還好。」我不知他

是怎麼一回事,我怯怯的應著。

  「希望妳能早日康復,我走了。」

  「……」

  望著子欽的背影,我沒有哀傷,有的是種難以言喻的心情,算不算

失落,我也不明白,只覺得胸口很悶。

  「妳真的不後悔錯過他?」嘉慧冷不防的冒出這麼一句。我睜眼看

著她,頓時還真令我不知如何回答。

  「算了!當我沒問吧。」嘉慧搖著頭說著。

  靠著很勉強的一隻腳以及嘉慧的幫忙,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校門

,天啊!離回家的路還有好長一段呢,我要求嘉慧停下來,可以讓我喘

口氣,休息一下。

  「怎麼啦?」身旁一部機車停了下來,傳來熟悉的聲音。

  「宜君說累了啊,所以就在這休息一下嘛。」

  嘉慧也真是的,何必對死魚說得那麼清楚。

  「喔∼原來如此,我有辦法了。」

  死魚邊說邊把機車給停好,人便上前要抱我。

  「喂…喂…死魚你要幹嘛啦!放手啦你…」死魚根本沒理會我,硬

是把我從地上抓了起來,抱到機車後座。他倒是一點也不以為意,壓根

不理會我的抗議。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坐好囉。」死魚嬉皮笑臉的說著,發動了

車子,他向嘉慧打了聲招呼,便緩緩起動上路了。

  側坐的我,不得不環抱著他的腰,基本上我是因為物理原理才這麼

做的,沒想到死魚倒是一臉很滿足的樣子。

  「對嘛!要好好的抱好哦,抱緊點才不會掉下去哦。」

  這傢伙,本想敲他的頭的,或擰他的肉的,但怕有個什麼閃失,我

豈不傷上加傷了?只能忍耐他的無聊。

  「我自己可以下來。」一到了家門,我便說著,怕他又想抱我。可

是偏偏腳不爭氣,弄得上下不得的窘境。

  「逞什麼強啊!」於是我又『讓』死魚給抱了下來。

  「我扶妳上去吧。」

  我沒哼氣,也只有接受的份了。花了一翻功夫,我終於坐在沙發上

喘了口氣了,死魚為我開了音響,轉到了我最愛的電台頻道,又跑去廚

房沖了杯咖啡給我;我看著他在我眼前走來走去的忙著,有種很奇怪的

心情……

  「妳休息了吧,待會我會去買晚餐回來給妳吃的。」死魚露出傻傻

的笑容說著。

  「……謝謝」我實在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我一個人聽著ICRT的動人老歌,啜飲著香醇的咖啡,很是享受,

但一陣門鈴聲打斷了片刻的享受,我奮起身去開門。

  「張宜君小姐是嗎?」門口站著個送貨打扮的年輕人。

  「我是。」

  「這是一位陳台生先生要送您的花,麻煩請您在這簽名。」

  「哦……」

  「謝謝您!」

  「不客氣。」

  三十秒不到的過程,我手上多了一大束的香水百合了;我嗅了嗅

花的香氣,這可是我最喜歡的花了;咦?我不免心頭一怔,死魚怎知

我喜歡香水百合?還有,又怎知我習慣聽ICRT?又怎知我喝咖啡不

加奶精?我楞住了……

  打開了小卡片,我看到了死魚的告白,我心情是激動的,這個大

傻蛋……

  接下來的數日,死魚都會來接送我上、下課,會來照料我,我也

才發現這個傻蛋其實還蠻細心體貼的;好不容易腳上的石膏才拿掉了

,頓時覺得如釋重負,才明白健康的重要啊!石膏是拿掉了,醫生是

有囑附別做太激烈的動作,得讓腳多休息才行。

  「宜君,妳大概也悶很久了,今晚我們去夜市逛逛好不好?」死

魚走出醫院就向我提議著。

  「好哇!真的快悶死我了。」我爽快的答應了。

  我們走著笑著談著,吃碗麵線,吃臭豆腐,玩賓果,射氣球,還

我快樂極了,我可以感覺得,死魚也和我一樣快樂。

  「哇!死魚你快來看有撈金魚咧!」我急聲呼喊著身後的他。

  「小姐,小聲點……」死魚顯得有些難為情。

  周遭的人又種嘲笑的神情看著死魚,我才明白了。

  「好啦!以後會小聲點啦!」我吐了吐舌說。

  「回去了吧!今天玩很久了,別太累了。」死魚看我玩興不減,便

提出忠告。

  「也好!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囉!」

  我們慢慢的走向停車場,走在人行道上,看著過往的人,夜市真是

夜市,越晚越是熱絡。

  「宜君,有件事…想…想和妳說…希望妳能答應…」死魚停住了腳

步,結巴說著。

  我也停了下來。

  「…什麼事啊?」我竟也被傳染似的結巴起來,心怦然跳著,他該

是要開口正式要求我當他的女朋友了吧!臉似乎也跟著發燙。

  「我說真的…」

  「你要說什麼啊?」真氣人,說話吞吞吐吐的。

  「我說…請妳以後不要在那麼多人面前大聲嚷嚷叫我死魚好不好啊

   ?很丟臉的咧!」他煞有其事的說著。

  我聽了,差點快跌倒。

  「這算什麼?我本來就都叫你死魚啊,我以為有什麼了得的事要說

   呢?」我有點慍了。

  「那…叫我台生吧!」

  「……」我看著他不語。

  「我們算不算是一對啊?」死魚低聲問著,看得出來,他是很緊張

的,因為他的手不時的搓著。

  「我有說過要當你的女朋友嗎?」我狎笑著故意反問他。

  「妳不答應嗎?」死魚睜大了眼。

  「你也沒正式的向我提出啊?你以為一張小卡片能代表什麼?說不

   定你是找臭虫或屁仙代寫的也說不定。」我這樣說,就表示一定

要他自己當著我的面表白才行。

  「……」

  死魚沈默了三十秒吧!

  「妳願…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說完這句的同時,他臉竟然紅

了。

  不可否認,任何一個女孩子聽到男生當著妳的面說出這句話時,都

會有種甜甜的感覺。尤其是一個妳原本不在意的男生,而他卻默默的為

妳付出時,那種感動,是打從心底的觸動著。

  「好哇!夠乾脆吧!」我笑嘻嘻的回答著。

  倒是他像是給嚇了一跳,半天說不出話來,只傻傻的看著我。

  「怎麼?後悔向我告白啊?」我笑著說。

  「不…不…妳答應了?」

  我懷疑他的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對啊!你耳朵有問題啊?」

  死魚一把把我抱個滿懷,力氣之大,我真快喘不過氣來了。

  「放手啦!你要把我勒死啊?」

  「喔,我太高興了嘛!哈…哈…」這冒失鬼,竟放聲大笑了起來。

  「等等!有條件的哦。」我故做神秘的說著。

  「啊?條件?什麼條件啊?」死魚收斂了笑容,滿臉的疑問。

  「我還是叫你死魚比較習慣,我可不會叫你什麼台生的,太肉麻了

   。」

  「沒問題,死魚也行,大肚魚也行,吳郭魚也行,都好啦!」

  就這樣,我和死魚成為一對,這可是我從沒想過的結局呢!


  *    *    *    *    *    *

  「宜君,妳猜誰來看妳了。是爸媽還有大哥和大嫂咧。」死魚站在

房門旁向房內嚷著。

  「小聲點,你要嚇到孩子啊?」我比了個手勢說著。

  「來來來,給舅舅看看可愛的小姪女長得漂不漂亮。」老哥和小惠

湊過身來,看著我懷中的小女兒。

  「好漂亮啊!真可愛。」小惠逗弄著,滿臉笑意的說。

  「看來妳和大哥也要加加油囉!」

  「看他的表現囉。」小惠不好意思的說著。

  「名字想好了嗎?」老哥問著。

  「還沒有咧,宜君說要好好的想個好名字才行。」死魚坐在床旁,

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邊回著話。

  「名字是還沒想好,但乳名我是早就想好了。」我胸有成竹的說著

  「哦?叫什麼啊?」大家都一臉的好奇,眼光都投向我來。

  「乳名就和我一樣,就叫『小狐狸』吧!」

  語畢,四人相顧而笑。

  希望我的小狐狸能平安快樂的成長,這是天下所有母親的共同心願

,也許二十年後,小狐狸長大了,也會和我一樣的聰明呢!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