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羞∼女生愛男生
By Danny (豪哥)
「這我就不知道了,有沒有你自己不會去問向雲?」我的

口氣也是冷冷的。

  「什麼事要問我啊?」剛好向雲走了下來,不明究理的問

著。

  「沒什麼…沒什麼…我上樓去了。」陳建坤虛應著便上樓

去了,離去前他又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透著些怪異。

  「向雲,我問你…」我坐在後座,對方才的事,或著說是

對陳建坤這個人老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什麼事?」

  「那個陳建坤是幹嘛的?」

  「妳說阿坤啊?他是幹嘛的?他當然是個學生啊?」

  這白痴真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連話都聽不懂……

  「我是說,他是個怎麼樣的人?」我換成白話文問,他總

該聽得懂了吧。

  「阿坤是個比較外向的人,在學校很有女孩子緣,功課嘛

   就還馬馬虎虎的,還有啊,他家蠻有錢的。」

  我看他那一付輕浮的樣子,還正懷疑他這樣的人會很有女

孩子緣?原來是因為有點錢的原故。

  「妳幹嘛問這個?」

  「沒事沒事,你專心騎車吧。」

  到了學校門口,他把車停了下來,對我說。

  「從這妳比較近,妳先走吧,我要去停車場停車。」

  「嗯…謝謝…」我道過謝,卻不知該說什麼好。

  「那拜拜囉∼」他加了油門就要走人。

  「向雲!等一下!」我追了二步叫住了他。

  「還有什麼事?」他停了下來回頭望著我。

  「呃…是這樣的…我最近對網頁設計有些興趣…不知道你

   星期天有沒有空,可不可以陪我去書店選幾本入門的書

   ……」

  「可是我星期天要回家耶……」他露出有些為難的樣子。

  「哦…那就算了…」我頓時有些失望。

  「那…這樣吧,星期天我陪妳去買好了,我下星期再回家

   吧。」他停了二秒鐘的時間考慮,然後又對我說。

  「哇!你最好了!」我心情一下子又像飛上雲端般的快樂

起來。

  「喂∼妳真的好奇怪哦?這樣子妳也能高興成這樣?」這

是他第二次這樣說我了。

  「跟你說過多才次了,不淮再喂啊喂的叫我,叫我雅琪,

   否則以後我就不理你了。」我脫口而出,而他卻是呆呆

的看著我。

  「叫一次來聽聽……快一點!」看他活像個木頭杵在原地

,我不耐煩的催著他。 「雅…雅琪…」

  「我的名字那麼難叫嗎?幹嘛結巴?再來一次!」我不太

滿意的要求他重來一次,就像電影導演號令演員一般。

  「……雅琪……」他吸了口氣,緩緩的說出我的名字。

  「嗯,這還差不多,記住了,不淮再叫我喂了哦。」我再

次的叮嚀他,要他千萬記住。

  他只是一股腦的點頭。

  「那就說定了哦,星期天你早上十點來找我好嗎?」我把

約會的時間定了出來。

  他又是一直點頭。

  「那你快去停車吧。」我露出了甜甜的笑容,溫柔的提醒

他。

  「哦……」他回過神來,加了油車消失在我的視線。

  「阿坤,那個陳建坤嗎?」美莉叉著腰皺著眉來回踱著。

  「是啊!妳認識他嗎?」

  「那個自大狂,自以為是個大情聖的痞子。」美莉嘴角露

出冷笑。

  「痞子?」原本不發一語的小芸不禁疑問著,而我心中也

是有一樣的問號。

  「是啊!妳們沒聽說過嗎?」這下換美莉一臉的狐疑了。

  我和小芸對看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的甩著頭。

  「拜託∼妳們兩個怎麼那麼孤陋寡聞啊?」美莉簡直就是

叫罵著,令我和小芸更是傻眼了。

  「那個陳建坤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我們系上有二個女生

   先後被他給甩了,弄得二個女的還為他打過一架,這件

   事還喧騰一時耶,妳們難道都沒聽說?」美莉不可置信

的瞪大杏眼質問著。

  「嘿…嘿…這個嘛…沒聽說耶…」我想我大概笑得很勉強

  「我也沒有……」小芸也好不到哪去,說完了還吐了吐舌

頭。

  「唉∼妳們合起來是九十九……」美莉嘆了口氣說。

  「什麼九十九?」

  「妳們總有看過麥當勞的廣告吧,兩隻豬九十九…兩隻豬

   九十九…」她竟然手舞足蹈的唱了起來,還學著那種爆

笑的語調。

  我和小芸都笑了出來,不知何時,我們老大竟也有如此輕

鬆的一面,和平時冷漠的冰山美人完全不同。

  「笑!妳們還笑?總之這個傢伙妳們離他遠一點就是了,

   別去招惹他,尤其是雅琪,妳要特別當心了,他會盯著

   妳瞧八成是打妳的壞主意,妳要更小心了。」美莉正經

的重申著,我頻頻點頭,不敢多說一語。

  「小芸妳也一樣。」

  「嗯,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除了隅爾會想起那傢伙之外,倒還算是輕

鬆自在,沒什麼大事,課照上,飯照吃,覺照睡,但一到了週

六,我整個人的神經就緊蹦了起來,因為一想到明天就是星期

天,心頭就有種莫名的恐慌,也不知怎麼形容,反正就是很緊

張。

  週未老大回家去了,寢室只有我和小芸相依為命。

  「小芸,我問妳一件事……」小芸坐在桌前看她的書,卻

被我叫住了。

  「呃…什麼事?」她用書籤放到書中合起書本,望向我來

  「我該用什麼法子可以讓向雲說出那三個字啊?」我有些

苦惱的說著,因為我到現在還是沒想到什麼好方法。

  「那還不容易,妳就隨便拿個小說給他唸,然後就偷偷錄

   音,這不就得了。」

  「對耶!這倒是個好法子,我怎麼都沒想到呢?小芸妳真

   聰明。」我不禁豎起姆指對她連連稱讚。

  「不客氣。」她倒也欣然接受我的讚美。

  不過像小芸這樣單純的女孩竟然都想得到這種方法,不過

這樣好像有違我和美莉的約定,有些耍小手段的感覺。

  「小芸啊…」我又叫住了她。

  「什麼事?」她又被我打斷了看書的雅緻,她放下書本又

看向我。

  「這樣不太好吧?好像是用騙來的,美莉知道一定會罵人

   的啦!」

  「那妳就不要讓老大知道啊!」她狎笑著。

  「可是…這樣好嗎?」我還是有點不安。

  「那隨妳囉,反正時間到了,妳任務沒達成,丟臉的是妳

   又不是我,妳就自己看著辦吧。妳別再吵我了啦,我小

   說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她說完就又埋首啃書了,連

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只好一個人唉聲嘆氣的枯躺床上,我左思右想、前顧後

慮的,其實小芸說的也沒錯,等時間到了,任務沒達成豈不糗

大了?虧我還誇下海口耶,那我不就從此永無翻身之日了?好

,看來只有挺而走險一次了。

  隔天一大早九點多,我便頂著寒風站在宿舍門口等著他了

,看著門外下著細雨,不禁咒罵著氣象局怎麼那麼準,真是烏

鴉嘴,加上冷氣團的接近,果真是個又冷又溼的星期天。

  我手放在口袋堙A不時的摸著那數位式的錄音機,今天非

得要向雲乖乖就範不可,我正想著,就看到向雲遠遠拿把傘走

了過來。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他臉上露出一絲的抱歉說著。

  「啊…不會不會…我才下來一下下而己,沒有很久啦…」

我連忙搖著手解釋,財神爺啊,你要多晚來都沒關係的,只要

有來就好了。

  「…………」他看著我不語。